品茅台看小說

「太少了,最低6萬孔秦幣一個人!」山龍一聽心理一緊,心落下來一樣透不過氣來。

「大家都這麼熟了,少點可以嗎?」山龍有些結巴了。

「一分沒得少,這都是看你是實在人,我也是給的實在價,你自己想好了再聯繫!」那邊掛斷了。

重生嫡妃:農女有點田 「夜空!太貴了!一來一回!我們兩個人最少要24萬孔秦幣!」山龍心都冷了。

司馬夜空也聽到了山龍的談話,漠漠的不作聲:這要是在之前,他眼皮都不會眨一下,可是現在,房子,車子,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銀行查封抵押了。還有自己的媽媽生病還要留些錢。伊麗爾雅的幼兒園現在也是舉步維艱。

「再找找看其他人的想點辦法?」司馬夜空說道。

兩個男人被困住了,就像在惡夢中,不明白突然之間,路全都堵死了。

山龍痛苦想起了還欠著銀行的錢還不了,他習慣性的用左手拿起了一支筆,算划著幾個數字。

「直接連上大腦意念算就好了!」司馬夜空看他多此一舉。

「腦袋都亂了!」山龍嘆了口氣。

司馬夜空突然看到山龍用左手:「你也是左撇子?」

「是!只是身邊很多人看不慣!你不也是左撇子嗎?我覺得很正常,就沒說!」山龍也看到司馬夜空這些天一樣是習慣用左手。

「我突然想起來有個左手聯盟的人一直要我加入,我沒同意,他說他一直是通過洲際海底隧道過來的!」司馬夜空突然想起來。

「我們修格政權一直視左手聯盟是極端組織,我也沒敢加入。」山龍也不太了解:「夜空!能不能試試請他們幫忙?」

「那人我在一次晏會見過,他見我吃飯用左手,就主動聯繫了我,說全球的左撇子都可以加入,我倒見他言談舉止素質很高,只是思維處事與我們文明人情社會不同。」司馬夜空回想起來。

「我們現在都走投無路了,找他試試吧!星月政權還說我們是吃貨,連哺乳蜘蛛都烤來吃呢?」山龍想省點錢,催著聯繫。

「吃那哺乳蜘蛛我見過,那些商人招待下面官員吃得,後面我們平民也崇拜那些官員,一樣吃起來了,聽說是只有那母蜘蛛肚子里的乳水很甜!」司馬夜空說著聯繫到左手聯盟那個人了。

「玉山兄!我想借你的通道去十字政權的耶城!」司馬夜空用大腦意想輸入字體。

「我給你電話!」對方回復。

司馬夜空的弦狐手環很快震動了,上面跳出一個如羊毛卷頭髮的中年男子。

「夜空!留下文字不方便,沒問題,今晚就可以!」玉山很爽快的答應了。

「我跟我朋友兩個人要多少費用?」司馬夜空直問。

「朋友相互幫助,洲際飛船是多少錢我們就是多少錢,大概今天是1.47萬孔秦幣!」

「那好!我們兩個人去,你看下我身邊的這位朋友!」司馬夜空把左手臂上的弦狐手環對向了他。

「沒問題!夜空!我們條件會比較艱苦點,你們可能要忍耐幾個小時!」

山龍聽到可以接受,示意司馬夜空可以。

「條件差點沒關係!」

「好!今晚12點給你地址!我跟你們一同過去。」玉山答應了。

司馬夜空收了弦狐手環,卻倒有點心不安了:「第一次合作,不知靠譜嗎?」

「聽說是左手聯盟的人行事與我們人情社會是兩個世界的做法,有人說是承諾的就會努力去做到,我們有很多人說是過於較真,偏極端!反正我們社會的人基本不喜歡!但我認為問題不大!」山龍倒自信起來了。

「我發現你接近他們做事風格!乾脆加入他們左手聯盟吧!」司馬夜空調侃起來。

「得了吧!自己都沒搞清楚,就算加入了,那我們社會的人還不排斥到牆角去了!」

「希望此行一帆風順!」

兩個男人,又回到了殘酷的現實之中,他們也從來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淪落到要偷渡般出境,前面的路,到底如何,他們內心都暗自擔憂。。。。。。

「夜空!這條路從來沒走過!一路上兩個人多照應下,我看山龍也是實在人。家裡你別擔心,我會照顧阿姨的!」司馬夜空遙望著夜空。他此時心裡五味雜陳:他想告訴伊麗爾雅,自己是沒有辦法才跟那貴婦上床了,為了要救出自己的母親。可是,要怎麼跟如此深愛自己的伊麗爾雅講呢?這幾天,突然感覺到,伊麗爾雅心理上一下成熟了很多:

可能是她從小吃苦長大的吧!司馬夜空內心這樣認為。

山龍背著一個舊背包,跟著幾個同行的人一起,站在那殘缺德舊圍牆下,點燃一根煙,大口的抽著:女朋友還是一直不接電話,算了,反正自己已習慣了一個人孤獨的出行。要是搞的跟分別似的,自己倒不自在。他自嘲笑了下自己,那種孤獨一身的感覺卻自然上了心頭。

「嗨!兄弟!這條道安全不!」山龍第一次這樣偷渡,心理實在放不下,想打聽下。

「我也是第一次!」

「兄弟!也是被限制出境的吧!」一個男人抽了一口煙說道。

山龍不語,想遞煙給他,那人舉舉自己手上正抽的煙,表示不要。

「不要怕!我都來回幾次了!你是欠了銀行錢出不去吧!這裡誰不是范了點事的,欠銀行錢被限出境的最多了!我都欠了銀行上千萬孔秦幣!」

那人又猛抽了一口:「我這不算什麼,還有欠上億的呢?」

「誰不想還錢,用得著這樣偷偷摸摸的!」

「我覺得申明義是英雄,幫我們出了一口惡氣!」

「這話可不能在其它地方說,小心點!」

「唉?一下太突然了,一夜之間的事!」

。。。。。。

山龍聽說這有人來回幾次了,心理稍安慰了些,見他們聊開了,就過來與司馬夜空站在一起了。

「山龍!你這背包太破了,換一個!」司馬夜空看著說道。

「一直背,沒捨得換!」山龍笑笑。

幾輛破舊的低空快車停在了這年久失修的球場的雜草間。

「把所有通訊設備都關了!出了事我們不管的!」

司馬夜空與山龍,被一起趕了上去。

「夜空!我的弦狐眼鏡在十字政權用不了!」山龍早就關了,他怕銀行的人找到他。

「我的弦狐手環在那邊可以用,我之前經常去!」司馬夜空失落了。

山龍拍了拍他的後背:同是天涯淪落人!

「現在有洲際飛船坐了,這海底隧道很少人坐了,主要是慢!就只有這半夜一班車了。」玉山帶著他們上了那洲際隧道快列。

司馬夜空與山龍兩人的心才稍安些。

那幾十道快列軌道,那寬廣的廣場,都證明著這裡以往曾經的人山人海,而現在看到的:地面上那骯亂的垃圾,腐銹的鐵柵,還有那斷了腳的長凳上放了幾個便當盒。。。。。。

「來!不管科技發展的多快!飯還是要吃得,吃了休息下,我們現在晚上,等到那邊也是傍晚了。」玉山提了盒飯過來,三人忙著打開吃了起來。

「到了那邊出去檢查時,你們不要說話,就當什麼都聽不懂,我們的人歸放你們過去!到時我們那有個地方可以住一晚,條件是很差,倒可以倒個時差!」玉山囑咐著,一邊觀察到山龍與司馬夜空兩人都是用著左手拿筷子拚命的吃著,匆匆點頭表示知道了。

一道狹長的閃電,連接海天!一道剛逝,又是幾道閃電交叉著耀閃當空!似想撕裂太平洋,驚烈的響聲一聲聲衝擊連天的海面,激怒的海浪滔天,風起雲湧!

太平洋西岸,華燈初上,一座不夜城又上演了。那螢屏上不斷跳動數字,都透著金錢永不眠的味道!

一列快車風馳電徹般飛穿太平海底之下,沖向那彼岸的不夜城!山龍與司馬夜空疲憊的抱著背包眯著眼睛又不敢入睡。。。。。。

入夜,南宮一燕聽到媽媽南宮夫人與誰吵了起來。她出去房間下樓梯走到一半,原來看到是她媽媽南宮夫人與她爸的全息影像在吵架。她一見扭頭又回到了房間,心中悶得慌:這還算是個家嗎?雖然它爸媽都很疼愛她!可是自己到了這個敏感的年齡,她此時需要的,是自己男人的愛,她不知怎麼一想到這,就想到了司馬夜空:

司馬夜空那天掉落壓在她身上的情景又浮現在她的腦海,她感覺忘不了她身上的氣息!

「這是怎麼了?」南宮一燕臉上一熱,「伊麗爾雅那麼漂亮,女人的天生直覺,那天與她對視的眼神,已感覺到伊麗爾雅那無言的警告:離我的男人遠點!」

南宮一燕又拿起了自己的夢境儀,看著那夢中的情景:聽說夢都是反向的告知!冥冥中夢中人在現實中已出現,老天能這樣安排,我為何不去爭取呢?這還是南宮一燕的性格嗎?

從小好奇判逆的南宮一燕又走向了樓上的那間小房間:怎麼司馬夜空在十字政權的耶城了!她看著那信號的定位,確定真的沒錯。

「在家聽著父母年復一年的無休止的爭吵,早已厭倦了這家,她不想呆在家裡,何不去耶城散散心,偶遇下司馬夜空呢!」南宮一燕開始收拾行裝,無意間又看到了申明義交給他們的那老舊的弦狐眼鏡,突然計上心來:這下有借口了,他可答應一起去完成申明義的囑託的!叫上亞琳吧,不會讓他覺得我去追他意圖明顯!

「亞琳!」南宮一燕撥通了她的弦狐眼鏡。

「南宮上尉!正想睡覺呢!終於想起我這個為你立下汗馬功勞的下屬了!」亞琳開玩笑起來。

「休假期間,別跟我這麼正式,累不累!」南宮一燕反感了,「一起去十字政權耶城玩玩怎麼樣?現在過去,正好是那邊白天。」

「不去!不去!我要睡覺!」亞琳敢忙拒絕。

「山龍也在那邊喲!在洲際飛船上眯下眼睛就行了。」

「是司馬夜空在那邊還差不多!」亞琳算是明白了。

「去不去嘛?」

「不去,太貴了,我老爸老媽生病都要花好多錢,我要省著用!」

「你這小精怪,好啦!所有費用我出,可以了吧?」南宮一樣還是了解她的。

「哈哈!。。。這個可以考慮,那我跟你去!」亞琳大笑著答應了。

「山龍!司馬夜空!我看了你們的初樣,跟其它公司寄來的初樣都比較了下,就品質與價格你們恆秀實業很有優勢,我們公司有意向選擇你們合作,接下來我們公司會去恆秀實業考查,請你們做好準備!」喬治高興的說。

「那我們馬上回去準備!」山龍與司馬夜空起身說道。

「哦!很欣賞你們兩位的工作效率,山龍!還是和原來一樣做事快!」喬治讚許。

「如果二位不見意的話,我想邀請你們參加今晚耶城有場智能穿戴產品的高端晏會,到時有全球很多重量級的人物出現,我想對二位的眼界與思路方向是很有幫助的。」喬治很有善意。

「謝謝!我們一定參加!」司馬夜空聽到有此機會,掩不住內心的興奮立馬答應了。山龍更是求之不得的點頭。

「好!我等下會發地址你們,請二位準備下盛裝出席!」

「沒問題!」司馬夜空與山龍在樓層懸停站上了一輛低空快車。

「還有一下午的時間,我們去哪?」山龍問道。

「去買西服!要盛裝出席!」司馬夜空提醒道。

不到10分鐘,低空快車按司馬夜空的要求懸停在一座氣派的商場車站旁。

兩人下車走進了這家高檔豪華的商場!

「先生!歡迎光臨!」一聲聲歡迎撲面而來。

「夜空!這些服務員都講我們的語言?」山龍有些驚訝。

「這些全部是類人機器人,能分辨出我們是修格政權的人,我們的類人機器人被限制只有權貴才能買了!唉!」司馬夜空想起自己投資類人機器人的銷售失敗,還在痛心。

「我們人都在跟機器人搶工作,差點沒砸掉都算好了!我就是沒把握住32歲前十年的時間賺到養老的錢!唉!」山龍後悔又嘆氣自己的能力。

「夜空!你看這裡這麼高檔,我沒錢買西裝了。」山龍心虛的不敢走了。

「先想辦法租吧!司馬夜空同樣在想這個問題。」兩個男人又都在為錢煩惱。

我們的文明是最忌諱談錢的,可是我們心底里卻是最愛錢的文明,這兩個年輕人到今天的地步,能說不努力嗎?不是,是司馬夜空那遲緩領悟到我們社會架構體系內中間層那隻手的意圖:上為最高者服務,下與民爭利,中為自己謀利生存!頗有些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民之大意。

「南宮上尉!司馬夜空到了奧達商業大廈420層!」亞琳湊過來看著信號移動。

「小聲點!叫我喃呢!你叫玉琳知道了嗎?」

「一時嘴快沒沒改過口嘛!」

「我們身為現職軍人,是不能亂出境的,你叫我喃呢!」南宮一燕提醒道!

「喃呢真有本事,我都心理好奇你的身份了。」

「我們快上車追過去!」南宮一燕橫了一眼亞琳。

兩人一到奧達商業大廈428層懸停站,就匆忙下了車,直追司馬夜空的信號而去!

「報告史密斯上尉,已精確查到,我們軍中失蹤的一個重力盔甲頭盔就在修格政權的領事館地下室!」

「裡面有格政派的人嗎?」史密斯上尉很關注格致派,視為勁敵。

「沒有,現在是修曉派執政,領事館當然也是修曉派的領事館!」下屬回道。

「訓練失事飛船上其它重力盔甲都找到了嗎?」史密斯上尉關切的問。

「其它都已找到!就差這頭盔!修曉派領事館的人也是陰差陽錯,從恐怖份子手上高價收買的!他們開始連信號源都不會關!我們輕而易舉就監測到了!」那下屬有些得意的說。

「那好!一定不能讓這頭盔被他們帶出境,我們馬上制定行動計劃,隨時準備動手!」

「史密斯上尉,有情報左手聯盟好像也得到了這個消息!也在打探這頭盔的下落!」

「哦!左手聯盟!橫跨星月政權,修格政權,還有我們十字政權籠絡全球左撇子的左手聯盟!不可小覷!」史密斯上尉突然命令:「對這兩天所有入境的外籍可疑人士進行排查!重點監控!」

「是!馬上執行!」

。。。。。。

「我們要裝作是巧遇!明白了嗎?南宮一燕叮囑。

「知道啦!我還會讓你失望嗎?」亞琳自信滿滿。

「還有第一時間通知他改口怎麼叫我們!知道了嗎?」

「知道啦!」亞琳有些不耐煩了。

「你看!是司馬夜空!你的夢中王子!嘿嘿!」亞琳輕聲的笑了!

「那不是山龍嗎?你喜歡的國字臉男人!呵呵!」南宮一燕反笑起她來了。

南宮一燕與亞琳在不遠處商店終於看到了他們,在一起看著衣服。

「我才不喜歡那樣滿臉沒笑容,整天憂鬱的男人!」亞琳抱怨道。

南宮一燕倒是看著她微笑不語。

「等下!心跳加速了!我要平復下心理!」南宮一燕深呼吸了幾口氣!「等他們走出來我們再過去,我們兩個女人還去看男人的衣服嗎?」

「哎呀! 我只能穿越一半 你真麻煩!走過去直接說剛好看到不就是了嗎?」亞琳心急得樣子。

「要是正巧碰上!」南宮一燕還是堅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