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江淮回到房間,無聊的玩手機。

蘇禹堯又是深夜才回來,還帶著一身酒氣,還夾帶著甜膩的香水味。

江淮嗅到這味道,很不給面子的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她揉揉鼻子,嫌棄的看著蘇禹堯。

蘇禹堯心裡也煩著這味道,但為了江淮的安全,只能先不告訴她。

同時他內心也有一點點想法,江淮如果懷疑他和其他女生有染,會不會吃醋更關心他一點。

他故意說道:「感冒了?」

江淮黑黝黝的眼睛盯著他,「沒有,你身上味道太難聞了。」

「我覺得還好。」

江淮心裡又開始不好受了,但是潛意識一直開導自己,蘇禹堯只是一年的合作關係,到期就說拜拜的那種。

那為什麼要把自己交託出去,嫌自己不夠賤?

更不應該關注他是不是和其他女孩子吃飯幹什麼了。

這些,都是他的自由。

再說,蘇禹堯要真的想幹什麼,又和她有什麼關係?

江淮,不要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江淮暗自告誡自己,她清了清嗓子,「那你覺得還行就好。」

蘇禹堯心底有一絲絲喜悅,江淮情緒不對,她果然還是關心他的。

「你怎麼了?」

江淮抬起頭,茫然的看著他,「什麼怎麼?」

說話能不能清楚一點。

「感覺不對。」蘇禹堯坐沙發上打開筆記本電腦,處理這一天堆積下來的文件。

「你都說感覺不對了,你的感覺只是你的感覺,又不代表其他的什麼。」

江淮翻了個身,心情不好就瞎掰。

「我能感受到你在想什麼。」蘇禹堯說的言之鑿鑿,一副掌握全局的模樣。

江淮不屑的笑出聲,「你以為你誰呀!知心姐姐?」

她說完就察覺性別不對,急忙改口,「哦,錯了,是知心哥哥。」

蘇禹堯:「……」

他喜歡用實力說話,「你是因為我今天沒有陪你不開心嗎?」

江淮:「……」蘇禹堯什麼時候改行當先知了?

這麼重要的事都不和她說一下?

其實有一部分原因還真是這樣,他把她帶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卻不和她一起。

隨隨便便把她丟酒店就了事,就不擔心她遭遇不測嗎?

怎麼也是他帶出來的人,上點心好吧!

而且丟酒店也就算了,自己還出去……

雖然不知道做了什麼,但是起碼說一下好吧,不聲不吭就走人,江淮感覺自己存在感為零,像極了宋承哥哥把她丟下的那一晚。

當然江淮對安全的想法是多慮了,酒店內部全是蘇禹堯的人,在酒店比其他地方安全多了。

就剩一個危險分子了。 「當然不是。」江淮立馬否認,「你把自己想象的太重要了吧。」

就算蘇禹堯猜測全對,江淮也不可能承認。

很簡單,就像江淮不會承認其實自己有點喜歡蘇禹堯了一樣。

蘇禹堯傲嬌的揚起眉,「我本來就很重要。」

江淮敷衍,「行行行,知道你重要。」

蘇禹堯哼了一聲,算答覆。

這小傲嬌脾氣!

蘇禹堯沉吟片刻,「等我忙完了我就帶你去玩吧。」

江淮不滿的撇嘴,「都出來度假還忙?」

「臨時有事就有點忙。」蘇禹堯眼裡閃過一道莫名的情緒。

「忙著喝酒撩妹?」

蘇禹堯揚起笑,直視江淮的眼睛,「江淮,吃醋了就直說,又不會笑話你。」

江淮:「……我不是我沒有!」

有這麼明顯嗎?

沒有吧……

蘇禹堯眼眸都是笑意,揶揄道:「有沒有你的表情比你說的話誠實。」

江淮:「……那我不說話了,你就靠看我的表情和我交流吧。」

蘇禹堯忍不住笑出了聲,眼裡流光溢彩,「你怎麼這麼逗?」

江淮瞪他一眼,拒絕說話,你才逗,你全家都逗!但她很快發現,不對呀!他犯規!

他這麼又轉移話題!

他這半天到底在幹嗎?

…………

第二天,天氣晴朗,陽光明媚。

蘇禹堯一大早就帶她下樓去到另一個房間。

裡面坐了好幾個女生,都很漂亮,金髮碧眼,也有些東方面孔,她們正聚在一起談笑風生。

脆的像鈴鐺一般的笑聲不曾間斷。

門一推開,她們立馬就局促的站起身,看著蘇禹堯那被上帝吻過的臉亂了呼吸。

江淮看著這些女生,愣了,狐疑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蘇禹堯眼眸深邃,他淡聲道:「你不是覺得無聊嗎,我抽不開身,叫了一些人來陪你。」

「哦……」

江淮還是愣愣的沒有緩過神來,直直的看著她們。

「怎麼了?不喜歡?」蘇禹堯低下頭詢問。

江淮搖搖頭,「沒有。」

「那你好好玩,放鬆一下。」

蘇禹堯也不做停留,簡單交代一句就單手插兜大跨步走了出去。

「你……」江淮急急的回頭,看他出去的背影還是咬著唇把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一位長相標準甜美的東方人笑意盈盈,熱情的和她打招呼,「江淮是吧?快點過來坐吧。」

其他的一些女孩子還沉迷在蘇禹堯的顏值上,眼裡有粉色的愛心。

「好……」江淮心裡空落落的,但也不會佛了別人的好意。

她上前幾步坐在了角落,和她說話的女生很自然的坐到了她旁邊,並給她倒了一杯酒。

她展現得體又不失優雅的笑,「我叫劉悅,你可以叫我悅悅。」

江淮顯然很是局促,接過酒杯輕輕抿了一口,「謝謝。」

「不客氣。」劉悅掃了一眼還在犯花痴的女生,甜美的臉笑了一下,「您別介意,畢竟蘇少的顏值實在是……太高了。」

江淮:「……不介意。」

介意的是隨隨便便就把她丟在人群堆里,她其實一點都不想和她們說話。 還不如一個人出去散心、拍照呢。

江淮性格上也是多多少少有些淡漠的,對於不熟悉的人也不想做過多的交流。

蘇禹堯走了這麼久那些女孩子還沒有回過神來,捂著胸口臉紅心跳。

劉悅瞭然的笑,捲起自己的一縷秀髮把玩著,著迷的說道:「蘇少對我們來說,就是落入凡間親吻我們的精靈。」

江淮一陣惡寒,還精靈……

蘇禹堯不應該是惡魔嗎?

她同情的看著這些跌入美夢的女孩子,無聲的嘆息,被表象迷惑了眼的小可憐們。

江淮還是不解的問:「為什麼是落入凡間親吻你們的精靈?」

劉悅嬌羞不已,紅著臉喝著飲料像陷進了回憶。

「因為他看了我們……」

江淮眼驀然睜大,精緻的小倆很是震驚,不就是在人群中看了你們一眼,你們就念念不忘?

太瘋狂了吧?

劉悅看江淮一副見鬼了的模樣,不好意思道:「蘇少太尊貴了,我們很少能看到他,更別提和他對視了。」

江淮:「……對視一眼就幸福成這副模樣?」

劉悅臉更紅了,白嫩的臉蛋紅撲撲的,耳根都染上紅。

她瓮聲瓮氣道:「不應該嗎?就算看他一眼就是值得一輩子炫耀的資本,更別提被他看見了。」

突然旁邊一個外國女生髮出一道尖銳的聲音,「MyGod,heisanangelinmyheart.」

一語驚醒夢中人,這下所有人都回過神來,瘋狂的尖叫歡呼,酒杯碰在一起,金色液體濺出形成一個好看都弧度又落下。

「Cheers。」

江淮坐在角落裡,縮成一團,害怕她們把酒濺到她身上。

待她們冷靜下來,金髮碧眼的女孩子就拿著酒杯走到江淮面前,笑臉依舊,沒有什麼惡意,「Hello,Chinesegirl,你和蘇少熟嗎?」

江淮抿著唇,一本正經道:「不熟不熟。」

她表示很詫異,風情萬種的撩了撩秀髮,「那怎麼是他送你過來的?」

獨裁情人 「一時興起吧!」江淮佯裝認真的思考,「要不,我幫你去問問?」

那女生立馬搖頭,小臉蛋上在散發粉紅色泡泡,「不要,這樣他會覺得我麻煩的。」

江淮:「……ok」不懂就問怎麼了?

那女生眼神逐漸明亮,看來是沒有想著蘇禹堯了,她看了江淮很久,皺著眉不知道在想什麼。

江淮被看的心裡發怵,下意識抹抹臉,尷尬的笑笑。

她可能意識到這樣太不禮貌了,抱歉的笑笑,碰了下江淮的酒杯,「不好意思,嚇到你了。」

江淮喝了一口紅酒,輕聲道「沒事。」

那女生友好的笑了,她由衷地讚美,「你真漂亮!」

「謝謝。」江淮禮貌的回復。

然後大家都來給江淮敬酒,江淮找不到理由拒絕,也招架不住她們的熱情,喝了不少。

江淮喝的暈暈乎乎的,癱在沙發上大腦逐漸放空。

屋子裡的女孩怎麼說也是練過的,千杯不倒不至於,但隨隨便便十幾瓶酒也是不在話下。

江淮看她們越演越烈,後來實在受不了就找借口上廁所出去了,那群人還在歡呼慶祝壓根就沒怎麼理會江淮要去哪。 江淮不是很清醒的推門走了出去,在衛生間洗了把臉就迷迷糊糊的出去了。

還好喝的不多,有點上頭而已。

江淮走到房間門口,握住門把手剛想推開又猶豫了一下,實在不想和她們交談。

沒意思還浪費時間。

全程誇蘇禹堯,煩死了!

還不如趁機出去看看,來這裡一天了都沒有好好玩。

機會把握在自己手裡,江淮很惋惜在這裡浪費的時間,在哪裡畫畫發獃不是畫畫發獃?

還不如不來呢!

思及此,江淮立馬改變方向,經過一間房時,怔住了。

那房間門沒有關嚴實,從外面看裡面能看見一半的畫面。

蘇禹堯矜貴的吸著煙,旁邊穿著清涼的一個妹子攀附在他身上。

他吐出薄薄的煙圈,全噴洒在那女人臉上,那女人不嫌刺鼻噁心,主動上前親了親蘇禹堯的嘴邊。

江淮整個人都愣住了,獃獃的看著這一幕,心臟跳的飛快,頭皮發麻。

蘇禹堯把她丟女人堆里是為了牽制住她?好讓她給他足夠的時間空間物色別的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