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蕭陽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再拖下去也釣不出什麼大魚了,掏出手機,摁下小白的號碼,沉聲道,"你來貝金翰一趟!"

李明洋幾人誰都沒有離開,有些好奇蕭陽會給誰打電話,今天這起事情明顯是有人針對蕭陽,所以,大家也樂意在這裡看熱鬧。再加上酒店來來往往的顧客,很快大家就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停車場這邊已經圍滿了一大群看熱鬧的人。

很快大家聽到一陣摩托車的轟鳴聲,一個留著一頭黃色長發,腳下穿著大鞋拖的年輕人騎著一臉嶄新的雷天轟鳴而來。

門口的保安立刻衝出來想要阻擋對方,小白猛地一抬車把,摩托車一聲轟鳴,然後整個前輪抬了起來,快速旋轉的車輪直接在距離對方臉頰不足十厘米的地方一陣旋轉,保安嚇得整個人一陣後退跌倒在地。

小白冷笑一聲,然後控制著車子來到蕭陽面前一個漂亮的甩尾停下,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蕭陽身旁的宋九九,眼睛頓時就直了,一臉艷羨的問道,"老大,這是你新泡的馬子?你這段時間走狗屎運了?找我來幹什麼,是不是要介紹美女給我認識?" 蕭陽伸手指了指一旁被砸的慘不忍睹的汽車,然後隨意的說道,"好好看看吧!"

小白看到一旁的一堆廢鐵,整個人眼珠子猛然瞪大,有些不可思議的張大了嘴巴,圍著汽車轉了一圈,然後才終於喊出了心中的悲憤。

"老大,我借給你才不到一天,怎麼就變成這樣了?是誰幹的,老子宰了他!"

"很明顯,這是有人針對我乾的,哦對了,剛才周圍保安隊長說了,酒店的監控視頻正在維修,所以沒有錄像,而且剛才在巡邏值班的保安也沒有聽到這裡有動靜,所以,小白,這件事情你自己處理吧!"

小白鴿冷笑一聲,"監控壞掉!還真是湊巧呢,看來有人還真不把我們當一回事啊!"

小白一把抓住面前的保安隊長,冷笑道,"是誰幹的,信不信我把你丟到海里去餵魚!"

保安隊長被一個比自己年輕很多的年輕人威脅,頓時有些下不來台,故作鎮定的冷笑道,"你以為這裡是哪?我可是告訴你,這裡是貝金翰,還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我管你什麼貝金翰,趕緊給老子交代是誰做的,否則我現在就讓你身上多出幾個窟窿你信不信?"小白一臉凶神惡煞的表情,配上一頭飄逸黃色長發,和身上的紋身,倒也頗具幾分威嚴。

聽到這邊的動靜,周圍突然一陣喧嘩聲,然後一群保安手拿橡膠輥跑了出來,將小白鴿和蕭陽幾人圍在了中央,眼神戲謔,只等老大一聲令下,眾人就會上前將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砸成肉餅。

當小白鴿出現的那一刻,李明洋就知道事情有些出現差錯了,神色不變的轉身來到一旁的年輕人身邊。

"二強,怎麼回事?"

"李少,這件事情我也不清楚了,這輛車確實是蕭陽開進來的,而且還有酒店的監視證明,我也不知道突然出現的這個傢伙到底是誰?"

李明洋的臉色有些難看,"我擔心事情會出現變故,你現在立刻去把監控錄像給毀掉,不要給對方留下一點的證據。"

"好,我馬上就去辦!"叫二強的年輕人略微有些慌張的從一側跑向監控室。

小白有些忍不了,當著這麼多人上去就給了對方一巴掌。打的保安隊長身體狠狠一晃。

保安隊長強忍著不讓身體打顫,"你們……是什麼人?這裡可是貝金翰……"

啪!

小白鴿沒有等對方講完直接一個耳光子扇過去,大咧咧的說道,"媽的,老子管你這裡是哪,老子的車在你這裡被人砸了,你找不出兇手,今天我就把你給砸了!"

"你說這件事情和你們保安沒有關係,我是不可能相信的,所以,我現在給你三分鐘的時間考慮,是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緊還是想要保住背後的那根大腿要緊!"

小白鴿居高臨下的說道,臉上的表情談不上友善。

保安隊長嘴角帶著血跡卻也顧不得去擦抹一下,視線下意識的朝著一側看過去,那裡二強和李明洋則是眼神冰冷的盯著這邊。

保安隊長知道,也許自己若是講出來了就一定會死的很慘,若是不說的話,恐怕還有一線生機。

搖了搖頭,保安隊長咬牙說道,"我真的不知道是誰幹的!"

"很好,你的骨氣讓我有些敬佩了!不過硬氣和傻逼只有一線之隔,你現在的表現就挺傻逼的!"

砰!

小白鴿再次一腳踢向對方的肚子,保安隊長整個人像是一頭蝦一樣身子縮成了弓形,然後一口酸水吐了出來。

幾輛警車突然出現,然後停在一群人周圍,車門打開,從裡面飛快的竄出警察,下車后迅速的將眾人包圍在中央,所有人全部被包圍了起來。

一二十名警察將面前的眾人包圍起來,然後從警車上走下來一個中年人,滿臉英氣,雙目有神,視線在眾人身上掃視一眼,聲若洪鐘的沉聲問道,"怎麼回事?"

"小白鴿,怎麼回事?你又在這裡聚眾鬧事?"

小白鴿冷笑一聲,"高警官,你最好看清楚了在講話,這一次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的汽車停在他們的停車場,結果卻被人砸成了這樣!你說,這個矛盾我該怎麼解決?"

高山心中一動,視線微不可查的向著一旁的二強和李明洋看過去,很快又迅速將視線轉移到一旁的汽車上,心中卻一陣無奈。

"明洋啊明洋,你說你去去招惹誰不好,為什麼偏偏要招惹他們這群人。"

不過李明洋的父親可是自己的頂頭上司,今天既然讓自己來了,無論如何也得把這兩個人弄出去。

高山來到報廢的汽車面前檢查了一番,然後才轉身看向保安隊長。

"這是怎麼回事?我要求調查酒店的監控錄像!"

保安隊長臉色難看,不過還是顫顫巍巍的說道,"酒……酒店的監控今天正在檢修,因此沒有錄像!"

"那你們的工作人員呢?難道沒有聽到任何的消息?"

"沒……沒有!"

"我需要帶你回去錄一份口供!"高山轉身看向小白鴿,"這件案子你可以報案,然後交給我們警方來處理!等有了結果我們會通知你!"

小白冷笑道,"不用了,高警官,你們警察的辦案水平我不信任,我還是自己來查吧!"

高山剛想開口問你想怎麼樣的時候,小白鴿已經閃電般出腳,然後一腳踹到對方的前胸上,保安隊長整個人在地上滾了幾圈才看看停住,不過嘴巴狠狠地撞到地上,兩顆門牙衰落了下來。

"小白鴿,你……"

高山有些惱怒的看著面前這個無法無天的混混,"你竟然敢當著警察的面公然打人?"

"高警官,你也看到了,用你的那一套方法根本就得不到任何的作用,所以,還是交給我來吧,我保證會查出到底是誰幹的!"

"媽的,若是讓你查出來了,今天老子豈不是白來了!"

心底一聲暗罵,高山冷聲喝道,"來人,把這些人全給我帶回局裡去!"

"憑什麼帶我們回去?我的車子被人砸爛了,難道我還不能夠打聽一下嗎?"小白耍無賴道。

"這件事情等到了局裡再說,你現在就是怪怪的聽命令!"高山沉聲道,只要自己能夠爆明洋帶回局子里,到時候他就可以安全離開,自己的工作也算是交差了。

"今天不解決這件事情,誰也別想讓我離開這裡!"

"你最好搞清楚,若是不配合警察辦案,後果你要自己承擔!"高山臉色鐵青,心中怒火,怎麼說自己才是警察,對方怎麼比自己還要牛氣一百倍。

小白冷笑一聲,"高警官,我也請你搞清楚,今天我才是受害人,所以,我有權知道誰是兇手!倒是你,萬般阻擋,似乎在故意的拖延!難道你和這件事情有什麼關聯……"

"你……你不要誣陷人,既然你說你知道是誰做的,現在就拿出證據來吧!"高山臉色陰鬱的說道。

"我不知道是誰做的,但是我知道這個傢伙知道是誰做的!"小白鴿指著面前的保安隊長笑著說道,"你給我十分鐘時間,我立刻讓他吐出是誰幹的!"小白氣呼呼的說道。

"唉!算了,還是我來吧!"

小白鴿剛想說話,一旁的蕭陽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走上前來對著幾人說道。

"你是誰?"高山有些疑惑的問道。

"這輛車是我開來的!"蕭陽指了指一旁被砸壞的車子平靜的說道,視線看著保安隊長,輕聲說道,"何必呢,真的要為了你那個背後的主子即使是被打死也不願意講出來嗎?"

保安隊長臉色淤青,心中一陣猶豫,他知道若是自己講出了誰是幕後黑手,那麼那兩個人絕對不會放過自己。到時候自己的結局只會更加的凄慘。

相反若自己把整件事情給扛下來,到時候恐怕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等著自己。

想到這裡保安隊長一咬牙,準備搏一把,"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蕭陽笑著搖了搖頭,"你的硬氣讓我都有點佩服了,不過,待會希望你不要後悔你現在的決定啊。"

從懷中拿出手機,蕭陽摁下了一個號碼,然後直接開口罵道,"五老豬,看熱鬧看夠了沒有,趕緊下來解決一下吧!"

蕭陽說完后抬頭看了一眼面前貝金翰大廈的上空,好像是那裡有人正站在頂樓俯視著這一切。

正當眾人在疑惑到底是怎麼回事,猜測蕭陽給誰打的電話時,一旁的貝金翰大廈電梯大門打開。

一群黑衣人氣勢十足的沖了出來,走在最中央的則是一位身穿西服,襯衣領口打開,露出肥肚子的大胖子,此人正是叱吒南陽市北城的張東峰,人送外號張五爺。

其實張胖子早就知道樓下的事情了,原本想要假裝不在,但是現在被蕭陽揭穿,張胖子不得不下來了。

"五爺?!五胖子?"

保安經理看到出現的這群人,再想起剛才蕭陽的那句話,整個人雙眼一翻,直接昏倒了過去。 雖然不清楚突然出現的這夥人到底是什麼身份,但是看到這群人的出場方式,所有圍觀的觀眾立刻自覺的讓出一條道路讓對方通過。

一行人直接闖入人群中,來到蕭陽幾人的面前,胖墩墩的張五爺嘴上叼著一根巨型雪茄,三步並排兩步的跑到蕭陽面前,直接繞過了旁邊的高山,來到蕭陽面前,滿臉的堆笑,臉上的肥肉都跟著一顫一顫。

"哈哈,蕭陽老弟,你什麼時候來的,來了竟然也不跟我打個招呼,還和我見外啊!搞這麼大的陣仗這是要做什麼?也太不給老哥面子了嘛!"

五爺雙手抓住蕭陽的手一臉虛偽客套的笑容,滿臉堆笑,讓人都一陣惡寒,不過卻沒有人敢出聲說一句話。

蕭陽臉色沉著的一把拍掉五爺的肥豬手,冷笑道,"老五,原本是不打算打擾你在上面和秘書親熱的,但是今天這件事情我還真的和你念叨一下啊,因為只有你才能夠給我主持公道!"

蕭陽拉著張五爺的手來到被砸毀的奧迪車面前,一臉悲痛的說道,"胖子,你知道嗎?我攢了多少年的錢,省吃儉用才買的起這樣一輛三百多萬的豪車……"

五爺臉皮一陣顫抖,想要糾正蕭陽這輛奧迪頂多三十萬,但是最終還是忍住了,現在還是順著這個傢伙為妙。

"你知道嗎老五,我可是費勁千辛萬苦才泡到一個妞,對方今天終於答應和我一起來貝金翰瀟洒一次,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嗎?原本以為這是一次兩個人美好的回憶,可是現在你看看,我的車竟然在你的店門口被搞成了這樣,老五,難道你不想給我一個說法嗎?"

五爺臉皮抖了抖,強壓下想要破口大罵的衝動,不過他知道自己現在必須順著這個傢伙,不然的話,誰知道他還會做出什麼荒唐的事情。

"蕭陽老弟,這件事交給我來處理吧,我一定給你個解釋,信得過我吧?"五爺湊過來用兩人才聽到的聲音輕聲說道。

上層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到時候自己可是要仗著面前的這位爺。

"好吧,這件事情發生在你的家門前,我相信你會給我一個很好的交代的!"蕭陽一臉信任的點點頭。

五爺對著蕭陽點點頭,然後轉身看向一旁的保安隊長,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你只有一次機會!"

"五……五爺!"

保安隊長整個人顫顫巍巍的張了張嘴,整個人早已經被嚇破了膽。

原本在他眼中一個不起眼的開奧迪的普通貨色竟然……竟然是和五爺平起平坐的身份,尤其是蕭陽稱呼五爺的那句五胖子,讓保安隊長的心臟差點直接破體而出。

要知道在南陽市道上,哪一位人物不論多麼牛逼,見了五爺不都得恭恭敬敬的喊上一聲五爺,可是面前這個傢伙竟然直呼五爺為五胖子,對方的身份該是何等牛逼。

"五……五爺!這件事情我……我真的不知道啊。"保安隊長一咬牙沉聲說道,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自己唯有咬緊牙關堅持到底,希望最後自己挺過去后對方會給自己相應的補償吧。

"很好!把他帶下去,從他的口中撬出到底是誰幹的!"五爺隨口說道,然後立刻從一旁出來兩個黑衣人上前一把夾住保安隊長就要離開。

高山站在一側,臉上的表情一陣陰晴變化,自從張東峰出來之後,自始至終從沒有看過自己一眼,也就是說,對方完全沒有將自己這個警察放在眼中。

"張先生,這個人我要帶到局裡審問,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高山沉聲說道。

張五爺這才象是剛剛發現身邊的高山一樣,有些意外的說道,"放心吧,在我這裡能夠更快的得到想要的結果,你們警察局的那一套審問犯人的方式不行!"

"張東峰,你不要太猖狂了,現在是法治社會,我讓你現在就把這個人交給我們帶走!"

被人三番四次的無視,高山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不禁大聲的呵斥道。

轟!

隨著高山的話音落下,周圍的一群黑衣人猛地做出一個攻擊的姿勢,驚嚇的兩旁的警察也全都舉起手中的手槍做好了防禦的準備。

"呵呵,五爺我在道上摸打滾爬的時候,你還不知道有沒有警校畢業呢,什麼時候輪到你對我大吼大叫了!"五爺從懷中掏出電話,然後沉聲說了幾句,接著便將電話遞到了高山面前。

"好好聽聽吧,你們的局長要和你講話!"

高山有些半信半疑的接過電話,輕聲喂了一聲,電話那頭傳來一道低沉充滿磁性的中年男子的聲音。

"立刻收隊回來報答!"

"局長!"

高山立刻一個嚴肅然後沉聲應道,不過心中卻充滿了震驚,對方竟然一個電話直接可以和局長通話。

"按我說的去做!"

"可是局長……這是副局長……"

"我說按我說的去做,難道你想丟官帽嗎?"電話那頭的聲音猛然變得低沉下來。

"是!局長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掛掉電話,高山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將手機送還給五爺,然後突然大聲喊道,"收隊!回局!"

其餘的警察一臉不解,有些疑惑的看著自己的隊長。

"我說收隊!立刻!"

高山臉色鐵青的大聲喊道,今天算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走的時候高山甚至連看一眼李明洋都沒有,反正這次是頂頭上司親自下的命令,到時候自己完全可以推卸責任。

站在一旁的人群中,李明洋臉色慘白的看著警察全都上車然後走遠,手掌輕輕的握成拳頭。

"李少,這件事……"一旁的二強早已經完全的嚇傻了,現在的事情發展已經完全超出了兩個人的意料之外。

"二強,這件事你得一個人扛下來!"李明洋突然咬牙說道。

"李少,你這話什麼意思?"

二強臉色難看,有些驚詫的看著面前的這個傢伙,心中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

"二強,你也看了,現在事情已經超出了我們的預料,若是繼續讓他們查下去,難保那個保安不會說實話,所以,與其這樣,不如你直接一個人將整件事情給擔下來,這樣最多就是賠點錢,你放心,到時候出的錢我來支付!"

李明洋沉聲說道,兩個人站在角落中,再加上此刻看熱鬧的人已經圍的太多,沒有人關注這邊的情況。

"李少,這件事情可是你讓我做的,你這樣做……"二強臉色有些難看的沉聲說道,他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想要來一手丟車保帥的計謀。

"二強,鎮定點!記住,若是我們倆都被抓住了,到時候就沒有人能夠將我們弄出來了,若是你一個人擔下來的話,我還可以幫你從中周旋,最多這件事情私了,當然若是進了局子,這件事情就更好辦了,我直接可以通過關係將你弄出來,你在擔心什麼?"

"可是……"二強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這是最後的機會了,若是你家裡還想繼續獲得商業上的支持的話,我想你應該知道怎麼做,要知道,在南陽市,可是有不少像你家這樣的公司想要獲得合作的機會!"

二強臉色一變,抬頭看了一眼面前的李大少,好像是第一天才認識這個人一樣。李明洋則是直接轉移了視線,不去看他。

"蕭陽老弟,放心吧,這件事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你看,要不我這裡有幾輛車,你看中那一輛就隨便開去如何?哈哈,就當是我送你你和弟媳兩個人的一個見面小禮物!"

五爺早就看到了蕭陽身旁的宋九九,因此並不介意主動給他們二人送個人情。

宋九九臉色一紅,但是她知道此刻自己確實扮演著蕭陽女朋友的角色,雖然羞澀但是並未出口辯解。

蕭陽突然撓著腦袋哈哈大笑,"那怎麼好意思呢,這件事情我相信是和五爺沒有任何關係的,但是五爺你竟然如此的夠意思,哈哈,我都不好意思了,就隨便從你的車庫裡開輛一百多萬的汽車過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