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好,為父的就不多說了,以後你們自己小心就好,要是遇上什麼事情,自己不能解決的,可以相互之間多商量商量,也可以給個信回來,當然要是為父不在,自己就看著辦吧。」

聽到他的話,兩兄弟頓時放開心了,一個勁的肯定自己不會這樣子的,絕對會仔細再仔細地,讓他放心就好,心中可是高興了,以後自由自在的生活再次來了,不滿意才不對勁呢。

陳宏看著他們的神色就知道了,不過也沒有多言,心中有所明白就好了,其他的他不會在意的,獲得機會也不錯,歷練就是需要如此,讓他們的心靈之路有一個迴轉的餘地,讓他們的嚮往有一個期待的肯定,這就是他們的將來吧,自己的路終究是要自己來走,強求不得。

「你們自己打算吧,走之前說一聲,為父不在阻止了,好好修鍊,未來還遙遠著呢。」

「是的,父親,我們知道了,一定會努力修鍊的,不會讓父親失望的。」

等到萬年之後,兩兄弟才踏上了自己修鍊之路,二女明顯有些不舍,不過也知道他們這是自己選擇的,不能怪別人,每一個生靈的修鍊之路都不同,他們同樣如此,尋找自己的路。

「他們又不是不會來,安心吧,他們會找到自己的路得,等到那個時候,你們也會為他們而自豪,有這樣的孩子更應該高興才對,好了,我們也回去吧。」陳宏拉著二女回去了。

只是二女還有些不捨得望了望混沌之門,最後在他的勸導下才迴轉起來,離開了。

收穫和代價是等同的,這一命運是註定的,要是一直處於他的庇護之下,永遠找不到自己的路,而如今,他們兩兄弟是找到自己的路罷了,將來會變得更加有力的。

次元間的旅者 隨後的日子裡,陳宏不是帶著二女遊玩就是修鍊,直到自己遇到了瓶頸,知道這時是不會一時半會突破的,有些心煩意亂,二女見了也為他著急,不過沒什麼辦法,實在是這一層次的存在,她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只能盡量的安慰他,讓他更好地平靜下來突破。

「哎,也不知道這一層會在什麼時候突破,真是鬱悶了,大道之門太難了。」陳宏自言自語,不過二女聽著也是擔心著,想要勸道一些的時候,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心中難受。

正當陳宏想要反過來安慰她們的時候,整個極天世界頓時抖顫起來,就算是在他們聖界也是如此,這是怎麼回事,就算是當初本土混沌世界熔煉時,都沒有出現這樣的事情,這是怎麼回事,讓他很是不解,馬上就調動界外混沌之中的分身查看起來,想要找到原因。

不久之後,就發現盤古世界變大了很多,那層膜更加亮麗一些,顯得很是深厚,看樣子是已經融合了猩猩世界了,不過就算是如此,也不知道讓整個界外混沌世界如此呀,這明顯是不可能的事情嘛,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了,要知道這裡可是他的地盤呀,不允許意外的。

很快本土大道傳來信息,一查看才知道,由於之前兩個混沌世界相互熔煉,以至於中間的混沌通道出現了異樣,還是因為以小容大的關係,讓其有些不穩,當初還不明顯,而這一次因為盤古世界熔煉猩猩世界時,控制不住力道,這不明顯的狀態出現了,才會發生這一幕。

但是就算是如此,也沒什麼呀,怎麼還會這樣劇烈呢,似乎還沒有停下來,之後本土大道緊急傳來消息說道:有一處漏洞出現,雖然憑藉著本身大道之力壓制住了,不過無法穩定,而且還有虛無之力在影響,只是不多而已,讓其真是穩定下來,不過這也是隱患所在。

一聽到這個消息,陳宏也是呆了一呆,不是說虛無之力不能存在於混沌之中嘛,怎麼現在又存在了,而且混沌與虛無可是不能相融相存的,這太不可思議了,真是一場奇觀呀。

好在現在問題還不大,虛無之力很少,但依然有著莫名的隱患存在,似乎會溝通其他的虛無之力,到時候整個混沌世界都要遭殃了,這才是最為危險的事情,真是沒想到原來還有這樣的事情呀,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讓他都不知道怎麼去說了,那麼結果會怎麼樣呢。

二女似乎看到他神色變化想要詢問的時候,卻被他阻止了,因為大道信息還在傳送,雖然斷斷續續的,可能也是因為不太清楚的緣故吧,但是還是傳來著各種信息,畢竟他現在已經差一點就能打開大道之門的頂級人物了,這可是有力的力量,怎麼能不用用呢。

之後陸續的知道,這虛無之力還會產生各類影響,其中之一就是能夠溝通虛無空間,也就是各個混沌世界中相隔的虛無世界,哪裡沒有任何生命的存在,不分時間空間,一點概念都不會有,一旦陷入其中,絕對是有死無生,不要想著奇迹的出現,非常的危險就是了。

其二就是能夠引動另外一個混沌世界的存在,相互勾連在一起,形成新的混沌通道。說道這一點,讓陳宏猛然的響起猛猩混沌世界的時候,不就是因為熔煉的緣故,讓他們的混沌世界不斷地與其他的混沌世界相接觸,原來如此,以前是以大吃小,明顯不大,看不出來。

而這一次呢,卻是一小吃大,效果就明顯了,再加上盤古世界吃掉大的猩猩世界,更加讓其本質出現了,這一直隱藏的虛無之力顯露出來了,真是沒想到這才是關鍵,也是連通其他的混沌世界的要素,只不過方向的不確定性,混沌世界可不少,而是很多很多呀。

誰知道下一個連接是哪一種,要是遇上了超級的混沌世界,那就是完蛋了,這才是最為悲哀的,這讓他哭笑不得,這也太遜了吧,哎,勞碌命呀,或許也是命中注定的,一旦真的內部沾上虛無之力,那麼就等待別人來進攻吧,或者自己去進攻,沒有其他的選擇條件。

就是不知道這個過程需要多少時間,是不是穩定,這都是關鍵,當然他不知道這些,需要漫長的時間來考察的,對於此陳宏也沒有什麼辦法,他還沒有達到大道級的存在,無法理解這些要素,關鍵虛無之力就算是大道級的也不能了解吧,奇迹呀,竟然這樣沾上了。

要是別人和他說會出現這樣事情,絕對是嗅之以鼻,可現在呢,那是本土大道的傳訊,如此就不一樣了,不會有什麼錯位的理解,明顯是擺在明面上的事情呀,怎麼能安心呢。

心中有些發愁,怎麼剛好一件事過去了,又一件棘手的事情來了,真是煩透了。 對於如此棘手的事情,陳宏還真的沒有辦法,他又不是超越大道級的存在,怎麼能有辦法呢,哎,一件件的來,而且還沒有相差多少時間,不是一條勞碌命是什麼,霉運呀。

說的也是,這才過去多少時間,沒有平穩多少年又出問題了,讓人怎麼活下去呀,而且又是一件超高難度的,最為艱難地還是不確定性,要是能確定還是好的,如此不確定的,讓他都難以控制把握,如此種種對於命運的未來,還是一籌莫展,只是自身有些自保而已。

說實在的,能提前爆發出來很不錯了,要是和猛猩混沌世界一樣,一點都不知道為什麼的,然後會一次次的接觸其他的混沌世界,只是他們幸運的沒有碰上那些經歷過的,或者超級混沌世界,否則的話,也不會留存到現在了,當然遇上了本土混沌世界,也命運終結了。

不知該感嘆還是該嘆氣呀,不過要是真的躲不過去,現在就是最好的,因為有了這一前提,就會讓所有的生靈都知道危機並沒有消失,只不過需要時間,至於多少時間會出現,不知道,這不是他們能控制,就算是本土大道也是一樣,對此完全是一竅不通,沒碰到過呀。

二女在他身邊,看著他很是鬱悶的樣子,就小心的在一旁安慰著,好在這時候震動輕了不少,讓她們以為沒什麼大事情,馬上就開始安慰著他,不用擔心等等這些話來。

陳宏聽著,心中很是感動,不過也沒打算隱瞞,對於自己的兩位妻子,不想瞞著她們,就將大道傳來的信息告訴了她們,讓她們自己也有一個準備時間,或者是不要輕敵,這個世間還有很多不知名的危險存在,只不過現在他們不知道罷了,這不就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宏哥,你說的是真的,怎麼會這樣呢,也不知道多少年會來一次,那麼不就是一點準備都沒有,要知道萬物生靈都有自己的打算,慾望都是無窮的,他們可不會相信這樣的言語,就算是信了,也是需要足夠的準備,萬一碰上了那些不可力敵的世界,不就完了嘛?」

「啊,是呀,夢夢說的不錯,宏哥,現在該怎麼辦呀,我們真的沒辦法預測到?」

「難呀,我又不是這天底下最強的人物,說不定還有比我更強的呢,不過現在還需要時間來驗證,說不定這是一次機遇也可能的,要知道現在的混沌世界是怎麼來的,還不是因為熔煉了其他的混沌世界生成的,只不過需要時間來消化,同時讓兩個世界的修士儘快的提升,否則一旦到了那個時候還沒有覺醒的話,後果不用我說你們也該知道,非常的嚴重。」

「恩,這一點倒是真的,必須要加強各自的力量,以供自身保護,對了我們極天世界有你在倒是不那麼害怕,不過盤古世界的生靈怎麼辦,難道就不管他們了,這樣不太好吧。」

二女明顯還有著仁慈的心理,主要還是他們的孩子還在盤古世界之中,不能不讓她們揪心不已,不過這也是表明了對於孩子的關愛,明顯很多的事情,怎麼能算是不妥的意思呢。

「你們呀,孩子長大了,我們管不了了,再像以前一樣壓著不好,反正修鍊之路上是不會有平穩的時候的,不過還是通知一下吧,省的到時候手忙腳亂的,亂了自己的陣腳就不好了,你們放心,我這個做父親的一定會照顧好他的,不過我也不可能一輩子看著,需要自立。」

二女也知道這些道理,就是心中有些放心不下罷了,不過以後不管是放心還是不放心,都得放下,對於孩子的將來,他們有自己的選擇,作為他們的母親應該是支持他們的,不能亂了他們的理想,要不然也不會有成功的孩子出現了,都是因為此才會有那一刻的成就。

陳宏看著她們,想了想也不知道說什麼,算了再次安慰她們一下后,就去大殿召集了四聖,將這件事說了一下,盡量的去準備吧,當然能夠避免不必要的死亡就盡量避免,現在是需要擴充實力的時候,絕對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盲目了,只管最強的,附帶著還是需要的。

誰知道對方的實力會怎麼樣,熟話說螞蟻多了可以咬死大象呢,這不就是一種典故,要是沒有牽制的力量,對於那些高手來說,本就是一種牽制,戰鬥起來會顧忌很多,以至於讓他們都不能發揮出來,這就是非常要命的事情,誰會願意放棄這樣好好地機會呢。

「是的,陛下,吾等知道怎麼做了,一定會將這幫小兔崽子好好地*練的,至於那十三尊聖位,我們也會盡量的照顧,當然不會去干涉,只要陛下每意見,屬下等誓死追隨。』「恩,這十三尊聖位,都不要去管了,看看誰能夠得到,算是朕給這個世界一個公平,聰明的人會知道怎麼做,傻掉的就不值得去珍惜,你們自己看好自己的屬下就可以,其他的就不用去管了,好好地去準備一下,這一次是過了,但不知道下一次是什麼會來呀。」

「是的,陛下,我們明白,一定會謹遵陛下的意思去辦的,請陛下放心,我們就告退了。」

陳宏揮了揮手,讓他們退下,自己去做好自己的事情吧,至於那十三尊聖位,他也是打定心理讓這世界的公平降臨,至於結果怎麼樣,他不關係,算是一種補償呀,哎,世間磨難多又多,不管是世人還是他都是一樣,一變不變的事物是不存在的,萬物都在演化之中。

離開了大殿之後,他就去了二女那邊說了一下,要去一趟盤古世界將事情說一說。

「這樣也好,不過夫君一定要將事情說得嚴重一點,不然的話,他們絕對不會願意的,從上古開始的傳說,就讓我們感覺到他們這些聖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不考慮對方的心理,只要考慮自身的麵皮,這一次夫君去,一定要將事情說得嚴重的不能再嚴重,如此才好辦事。」

「就是,就是,夫君,一定要說得嚴重很多,讓他們有一個緊張的狀態,當然說不定真的會被你說種呢,真的來一次意外的大災難,那樣對於他們也是一種鞭策,你說對不對?」

陳宏一聽,也知道二女說得有道理,對這些個自私自立的聖人,沒辦法多言,只能盡量的往嚴重的方向去說,說不定還有點效果,要是沒有這些的話,說不定就會失去效果,說了也說白說,如此一來,他心中有了定計知道該怎麼去說了,也明白這一次他的任務了。

「好,就按照你們說的做,這些個聖人就應該這樣,讓他們知道危險,否則說了也是白說,好了,我明白了,如此就這樣,那麼你們就在這裡休息吧,要麼就去修鍊,我這就去盤古世界了,這件事還是早一點說的好,要是出了什麼意外再說就晚了,誰知道會是什麼時候。」

「恩,那你就去吧,我們會照顧自己的,要知道我們現在都是聖人級了,放心了。」

陳宏點了點頭,再次安慰她們一下后,就打算啟程了,這件事還真的不簡單,不能以這樣簡單的事情來推卸的,對於任何一個生靈來說都是一種打擊,不能不謹慎小心呀。

盤古世界經歷了並和猩猩世界,變得龐大很多,資源自然也豐富很多,只是一下子還不能顯示出來,將來就能知道有多麼富裕了,至於陳宏的極天世界,完全是建立在他個人之上,他的實力強大,影響著極天世界的發展,至於資源那是不用多想,會自動從界外混沌中吸取。

這雖然很方面,不過對於陳宏的壓力很大,實力才是根本,沒有實力絕對沒有任何作用可言,也是世間萬物衡量的標準,這一點上是非常的肯定的,不用懷疑其中的確定性。

陳宏在感嘆一番后,鴻鈞道人就出現在他的面前了,似乎經歷一個假期的時光,變得神氣很多,整個顯得精神奕奕呀,不知道他怎麼去做的,難道有戀人了,真是奇怪了,難道這樣一個假期能夠讓他發生這麼大的變化,不可思議呀,太不可思議了,這是為什麼呢?

「道友好精神呀,朕真是佩服你,是不是有了女伴了,要是有的話,就請出來看看,讓朕也觀摩觀摩,品評一番,道友可不要吝嗇呀,朕可是期待的很呀,道友,道友……」

鴻鈞道人被他說得實在是沒話可說了,難道精神好一點,就是去找女伴了,這不是太那個嘛,哎真不知道怎麼說了,他心中一陣無語,怏怏的神色再次出現,變化速度非常的快。

讓人看了就是蛋疼,難道不是這麼一回事,陳宏心中暗暗地想著,不太可能吧,應該沒問題的才對呀,難道他猜錯了,不過他不會說出來的。 「道友,你就不要再取笑貧道了,好不容易有一個假期,讓貧道也開心開心,你就來了,真的不想讓貧道寧靜一下嘛,真是的,道友這一次來不會是又有什麼大事情發生吧,要知道一件大事才剛剛出現,貧道自認為應該不會這麼快呀,否則朕不讓人活下去了。」

「道友你還真的說對了,朕確實是有天大的事情要說,而且關乎整個本土混沌世界的事情,非常的重要,弄不好的話,說不定就會再次淪為別的混沌世界的養料,道友的前途就沒有了,這可是朕關心你才來的,要是道友不喜歡聽的話,朕就走了,說給朕的兩個孩子聽聽。」

「別呀,別呀,貧道錯了還不行嘛,道友儘管說,儘管說,貧道絕對沒有那個意思的。」

「那就好,不過道友難道就是這樣待客的,一個坐的地方都沒有,豈不是失了禮數。」

「看貧道的樣子,是貧道的錯,道友請,貧道錯了,錯了,道友請。」

鴻鈞道人馬上就有樣學樣的說著,然後就帶著陳宏前方紫霄宮,這樣的行為已經如火純清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被說了一下就說了一下,又能怎麼樣呢,誰叫他實力低呢。

到了紫霄宮后,鴻鈞道人很快就擺好了宴席,倒好了美酒,然後和陳宏一起喝起酒來了。

喝了一杯后,陳宏就說道:「這一次道友應該能感覺到盤古世界莫名的震動吧,那麼道友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嘛,這就是大事情,如果道友知道就說說,和朕得到的消息是不是一樣。」

鴻鈞道人一聽,心中一動,難道不是他想的那樣,當然既然他問了不能不回答,馬上就說:「還不是因為盤古世界吞併猩猩世界而結果,還能有什麼,要不是如此還能怎麼樣呀。」

抿了一口酒,搖了搖頭,然後他就說道:「哎,要是這麼簡單,朕就不會來了,這一次可不簡單呀,說不定整個世界將會在迎來一次戰鬥,應該說吞併戰爭,相通道友應該想到了吧,是的,就是混沌世界之間的戰鬥,絕對是危險無比,不要讓這次的心思影響了以後呀。」

鴻鈞道人一聽,手中的酒杯都差點掉了下來,再一次戰鬥,這不是要了他的老命了,要不容易過了一次,怎麼又要來,難道就不能再等等,或者就是在騙他的,世間哪裡會這麼巧的事情嘛,要是真的他還如此安穩的樣子,不像樣子呀,心中有些不確定了,慢慢的平靜著。

「不要認為朕說的是騙你的,要不是這一次盤古世界並和了猩猩世界,還真的不知道原來還有潛在的隱患在的,道友你知道虛無世界嘛,對了就是隔在混沌世界之中的虛無世界,那裡的虛無之力非常的強大,一旦被沾上了,那麼就不能再被甩掉了,相信你應該知道了吧。」

虛無世界,這一個名詞對於鴻鈞道人來說還是不陌生的,但是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更加不陌生了,經歷過混沌世界的戰爭后,更加明白虛無世界的厲害之處了,他要是不擔心那是假的,怎麼扯到這個事情上了,難道這一次與虛無世界有關,那就真的有大麻煩了。

「道友,不會吧,要知道虛無之力可不是那麼容易控制的,和混沌之力不相容的,要是真的出現了虛無之力,這混沌之處豈不是變成一個空洞了,這不太可能呀,道友你說吧。」

「道友說的真對,沒錯了,就是如此,在界外混沌一處所在就是出現了一個空洞,是的,這一次就是和虛無之力有關,相信你應該知道本土混沌世界吞併了猛猩混沌世界,但是道友可知道這其中出了問題,不,應該是隱藏的問題,要不是這一次盤古世界的合併也不會出現。」

「而且,這一次就顯示出了問題的所在,沒有錯,這一次就是因為并吞的時候,也將猛猩混沌世界的虛無空洞也吞併過來了,以至於讓這一隱患留了下來,讓問題會跟著下來,而且最為主要的就是,因為有了這個虛無空洞,就會吸引虛無之力,慢慢的吸引其他的混沌世界過來,相通道友貧道知道其中的道理了吧,要不是這一次巧合,可能回來一個突然襲擊的。」

鴻鈞道人這一次真的沒話說了,原來出問題在這裡,要是真的因為如此的話,其他的混沌世界其實會被吸引過來,然後形成一個混沌通道,就像是猛猩混沌世界一樣,當然要是低等級的也好,要是高的話,那麼就糟了,或許陳宏不會有什麼事情,但是他們就有問題了。

「道友,你說的不會是真的吧,這樣的話,豈不是時時刻刻的處於危險之中,讓人防不慎防了,難道真一點防禦力都沒有,就算是一點預知里也是好的,對了那個封印也行呀。」

「道友,你也不用想的那麼好,要是低等級的自然沒問題了,關鍵是那些高等級的,甚至超等級的,這一點是控制不了的,就算是朕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封印住混沌通道,要知道限制還是存在的,不是那麼一點點就可以做到,道友還是小心一點,問題還是很多的。」

這個答案,讓鴻鈞道人真的嚇了一跳,要是真的出現這樣的問題,後果就難了,要知道這個危險可是十足十的,最關鍵就是不確定性,就算是本土大道也沒有這個本事去控制,想要接觸虛無之力,豈不是自尋死路,鴻鈞道人還是知道這個事情的重要性,危機很大呀。

虛無之力呀,他嘴中默默地說著,他不是不知道這個重要性,虛無之力顧名思義了,一碰到絕對是變成虛無,就算是聖人級的,一旦碰到虛無之力後果難以想象,絕對不會有好事情出現,不死那是萬幸,要是死了也活該,虛無之力是那麼簡單的東西呀,心中變得緊張了。

「道友,這一次朕也沒有辦法了,封印也不知道管不管用,而且最關鍵就是不穩定性,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這才是關鍵,要是能夠穩定下來,還好,可惜呀,做不到這一點,真也是有愧呀,不過相通道友只要讓自己的子民努力修鍊,有一個準備就是最好的預備了。」

「俗話說,萬事都需要準備的,要是盲目的去做,甚至臨時而為,那麼後果會怎麼樣,朕就不用多言了,希望道友心中有一個準備,往壞的地方想才是最為關鍵的,只要把握了最壞的事情,才能積極的應對,希望道友能明白這個道理,不要以為想當然,也不要認為不會。」

鴻鈞道人沒有多說,起身向著陳宏一禮,心中非常的感激,要不是他來通告,說不定將來真的不知道怎麼死的,而且那時候盤古世界的力量還會剩下多少,這些都是關鍵,現在知道了,可以有效地控制一下,讓這些修士收斂收斂,好好地為將來做準備,這才是關鍵。

「是的,道友,這一次貧道錯了,不會想當然的,不過要是真的出了那樣的事情,希望道友能夠通告一聲,也好讓貧道等好好地準備一下,不至於浪費時間,錯過了最為有利的時間段,道友這一次來,可謂是預警鐘了,感謝道友的信息,貧道不知道怎麼感謝您了。」

「不用,這都是在為本土混沌世界做事,朕雖然差一步就能打開大道之門,但是這一步非常的艱難,朕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打開,只希望道友能夠盡量的留下一些有生力量,如此更好地應對將來的危機,不至於連做反抗的能力都沒有,這樣豈不是非常的悲哀嘛。」

「是是是,道友說得對,貧道知道怎麼做了,一定會轉告貧道的那幾個不孝弟子,哎。」

「道友也不用去計較,每一個生靈都有自己的性格,尤其是道友所能改變,只希望道友明白就好,吾等也可以好好準備一下,不至於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高端的存在還是需要的,就是不知道會在什麼來,朕會盡量的拖延,道友到時候可以自己想想了,好好準備吧。」

「恩,道友放心,貧道知道怎麼做了,就算是不為弱的,也要為強的,做些準備是應該的,要是那個混蛋還在這個時候搗亂,貧道也不會客氣,這一點道友放心,貧道明白的。」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那朕就走了,還要去看看朕的兩個孩子呢,算了,朕就不去了,麻煩道友轉告好了,孩子大了,不由爹了,哎,這樣吧,朕就走了,只希望他們好好的修鍊。」陳宏最後還是改變了主意,不想再去自己的孩子那邊了,只因為這樣會引起不必要的對抗。

「如此,貧道就代為轉告,請道友放心,貧道不會放任不管的。」鴻鈞道人鄭重的說著。

陳宏聽了后,也點了點頭,然後就揮了揮手,身影就消失在紫霄宮中,離開了。 看著陳宏離開了后,鴻鈞道人趕緊的將七聖叫來,同時也邀請了陳宇天和陳宇地來。

很快九人就到了紫霄宮中,相互之間也了解一些,對於這兩兄弟,七聖都知道厲害,也知道背景,心中感嘆呀,有一個好背景,就是有前途,看看現在都已經聖人的存在了,和他們都平起平坐了,不過他們心中都知道,論起分量來,還是比不上這兩兄弟的。

「這一次叫你們來,是剛才混沌聖尊來過了,有一點消息說了一下。」他說著頓了頓,明顯是兩兄弟神情緊張了,不知道他們的父親會不會出現呢,還是有什麼神情要說呢,鴻鈞道人笑著說道:「放心了,你們的父親並沒有讓你們回去,已經放手讓你們自己修鍊了。」

聽到這個消息,兩兄弟不知道是放鬆還是失落,不過馬上就收拾好心情,聽著他的話。

「恩,這一次消息很是嚴重,非常嚴重,你們都知道也參與過混沌世界的大戰,是的,這一次也是和這件事有關,不久的將來還會遇上,而且是肯定的,不過是時間不確定,會不會好運的不會遇上那些高級或者超級混沌世界,這些都不清楚,只是很隨機性,不能穩定。」

「師尊,怎麼會這樣呢,吾等才剛剛經歷過,怎麼沒有一個時間段來修養一下,難道想要徹底的毀滅吾等的世界,要是這樣直接來就好嘛,還猶豫什麼呢,師尊你就直言吧。」

「如此,為師就說了,你們應該知道虛無世界存在,那是無邊的虛無,沒有任何的活物,而這一次也是和虛無之力有關,本土混沌世界在最後合併的時候,也將猛猩混沌世界的虛無空洞吞併下來了,隱患也留下來了,這虛無空洞就是混沌通道的最原始存在,想必接下來的事情,你們可以想象到了,是的,接下來就是形成混沌通道,最後連接其他的混沌世界。」

「最關鍵就是不知道哪一個混沌世界,要是低級的或者和本土混沌世界差不多的還好,一旦超越很多,真是完全壓制的,你們說這個情況下該怎麼辦,是老老實實的等死,還是反抗呢,只不過那個時候,盤古世界還有實力去反抗嘛,都差不多被你們內鬥給耗光了吧。」

說到這裡,鴻鈞道人有些恨鐵不成鋼了,好好一個世界,被他們攪得七零八落的,現在更是連高級的天才都稀少了,讓以後的生靈怎麼生存下去呀,內鬥是最為要不得得,可是他們偏偏就是很喜歡,以至於不能改變什麼,讓他們自生自滅,可現在還能這樣嘛,明顯不能。

七聖,不應該是三清和西方二聖關係,這五聖就是關鍵吧,其他的二聖至今沒有立教,不過是為了自己的族人生存而已,這算不得什麼,每一個生靈都要生存,掙扎是必然的,如此一來爭鬥也是正常,可是這五聖之間,四教之內,爭鬥偏偏是最為嚴重的,怎麼放心呢?

這時候他們也知道鴻鈞道人為什麼這麼說了,顯然是因為這個問題極為嚴重,要是再不有效地限制住,他們還會有抵抗的能力嘛,顯然不太可能,也明白了這一次他叫他們來的意思了,趕緊的叫停,不能在爭鬥下去了,否則就不會有盤古世界的存在,不會有本土混沌世界的存在了,這不嚴重還有什麼更加嚴重的,生存的空間都沒有了,他們還能怎麼樣呢。

「師尊,我們知道錯了,以後絕對不會在內鬥,一定會相親相愛的,請師尊放心。」

「老師,我們也錯了,以後不會再和他們計較了,一定會努力教導弟子上進,為盤古世界和本土混沌世界留下一份有用的有生力量,請老師放心,我們佛教一定做到做到。」

聽著三清都肉麻死了,如此誓言旦旦的樣子,很是不甘心了,不過沒辦法,誰叫他們沒有本事提前說出來的,現在不就是看戲的時候,心中也只能忍著。這時候三清也感覺到自己還是比不上西方二聖,他們的關係多好呀,可是他們的條件比他們差多了,為什麼會這樣?

自我反省是要的,三清現在是無話可說了,至於女媧和後土本就是女流之輩,能夠盡量的抱住自己的族人就不做了,本打算想要聯合的,看這個架勢就不要好了,不過也明白現在生存有保證了,她們的族人有更好的發展方向,何樂而不為呢,何況這還是道祖親自說的。

有了一定的心理后,二女趕緊的說:「請道祖放心,我們會盡量的約束族人,不會讓他們去傷天害理,還是實在改不過來的,我們也不會庇護,請道祖懲罰就是,只希望自己的族人有一個生存的地方而已,現在盤古世界變大很多,地方也多了,懇請道祖施恩。」

鴻鈞道人聽后,點了點頭說道:「這樣也好,反正你們也是聖人,各自開闢一個空間出來,讓你們族人在裡面生活吧,省的到時候麻煩,需要什麼幫助,天道會相助的,儘管放心。」

有了他的承諾,二女真的是欣喜若狂呀,有了這樣的好事,以後就不用擔心自己族人在和其他的種族相衝突了,而且還有一個安全的生存之地,也讓他們安心不已,心中大大的鬆了口氣,以後也不就在煩惱了,其他聖人也不敢在說三道四了,心中執念也慢慢地降了下來。

至於其他的聖人聽著,心中很是不知滋味,他們是受批評,可是這兩個女人卻受到了表揚,甚至還能夠得到好處,怎麼能不嫉妒呢,不過沒辦法,誰叫他們有錯在先,有什麼有什麼注意呢,只能當做沒聽見,何況現在也不能在像以前亂殺一通了,需要真正的理由了。

「如此就好,你們心中有數那就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不過希望你們自己記住今天的話,要是哪個反悔,貧道就不是他的師傅了,那就是天道,天道至公,是什麼就是什麼,改不了的,好了,為師也不多言,希望你們好自為之吧,這天底下還有很多未出現的世界等著呢。」

「是的,師尊(老師)我等知道怎麼做了,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一定會約束他們的。」

「如此甚好,貧道也不想多說什麼事情,但是這一次也是第一次,還不清楚時間,要是有消息了,聖尊大人會傳來消息,不過你們也不要一輩子依靠,聖尊大人不會永遠的呆在這裡的,外面的世界很大,貧道不會認為他會放得下誘惑,何況出去看看還能提升修為呢。」

鴻鈞道人說的輕巧,不過也有道理,這些聖人也是這樣認為的,只是不知道他修為到了何種地步了,當然沒有哪一個會問出來的,就算是兩兄弟也是不會多言,靜靜地聽著。

「對了,你們兩兄弟要好好的修鍊,不要讓你們父親記掛,這一次好不容易讓你們自己來選,要是不行的話,你們父親會很失望的,到時候,會怎麼樣,貧道不知道,但是作為父母的失望那是一定的,嚴重一點的肯定會生存在他的庇護之下,永遠都不會有成長的機會。」

「道祖放心,我們兩兄弟不會讓父親失望的,一定能走出自己的路來,道祖放心就是。」

兩兄弟心中明白這算是考驗,過了,以後他們的父親基本上就不會在來管,失敗了,也就不會有機會了,這是一次轉折,至於會怎麼樣,那就要看他們的表現了。

「好了,都去準備吧,這一次為師的就說到這裡,不過為師提醒你們,不要以為只會碰到那些弱小的混沌世界,不會碰到強大的,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億萬分之一的概率,真是更低都有這個可能,希望你們心中好好地想想,不要自大,一切要從最壞的方向想。」

「是的,師尊(老師),我等知道了,絕對不會在意氣用事,也不會在糊塗了,您放心。」

鴻鈞道人也只能這樣說了,至於怎麼做,就看他們自己,嘆了口氣后,身影就消失在紫霄宮中,九人也知道他走了,也不再等待,相互之間點頭示意后,就趕緊的離開,往自己的駐地而去,那裡還有他們的事情好做呢,就算是兩兄弟也是一樣,都想要做到更好。

盤古世界由此開始新的一天,讓一眾眾生有了一個新的天地,不會再像以前那樣隨意的殺伐了,如此會引起天怒的,後果自然是極為嚴重,已經不是說說的樣子了。

至於女媧和後土,一回來后,就各自開闢了妖界和巫界,有了天道相助,非常簡單,而且各自的實力不弱,相比之下後土,無論是肉身還是元神都要強過女媧,不過都是女流之輩,她們倒是心心相印,沒有相互嫉妒,知道現在是關鍵時期,度過了這一段時間,以後會更好。

兩兄弟也是一樣,趕緊修鍊起來。 辦完了盤古世界中的事情后,陳宏就急忙的趕到了虛無空洞所在之地,一眼望去,正好在界外混沌中的一小片所在消失了,形成以虛空,一點動靜都沒有,但是他可不會認為這就是安全的,看看周邊是一點混沌之氣都沒有,彷彿很害怕,但又逃不走,只能被束縛在這裡。

虛無空洞非常的黑暗,比之混沌更加黑暗,一點光彩都沒有,就是一片空虛,不知道怎麼形成的,最後會怎麼樣,心中的疑問很多,不過就算是本土大道也回答不出來,只是這些虛無之力好像不會影響到本土混沌世界一樣,一直這樣慢慢的更替下去,不知道何時停止。

不要看這虛無空洞一動不動,其實它本身就是在動,只不過看上去這樣而已,虛無空洞就是這樣神秘莫測,陳宏可不敢過去試試看,能不能挺的過去。要知道一旦被虛無之力沾上,無論身體的那一部分沾上,一旦消失化為虛無,那麼永遠都不會有機會在恢復了,是永遠。

就算是陳宏這樣高峰的存在也一樣,或許更加更急一點的存在會抵抗住吧,至少他現在還不行,是的,他現在不行,所以只能遠遠地看著,觀望著,想要看看這虛無空洞的到底是怎麼回事,也能讓自己做一個準備,可惜呀真的看不出來,一點動靜都沒有,怎麼去觀察呀。

正當他不知怎麼辦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在前進,這一下讓他嚇了一跳,可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怎麼會出現呢,不可能呀,他現在不說實力了,也不說最高峰,但是這樣明顯不對勁呀,怎麼能毫無動靜的控制他前進呢,這不是讓他嚇一跳是什麼。

只是當他回想過來,想要掙脫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雖然還能掙扎,但是已經陷在虛無空洞的範圍內了,強大不知道多少倍的力量束縛著他,好像要將他吞噬一般,心頭變得緊張難耐,不知道如何應對了,實在是太突然了,一點反應都沒有,如此無聲無息的控制太可怕了。

可惜呀,現在已經晚了,他已經控制不住了,看著自己一點點的被拖向虛無空洞,心中的遺憾布滿了全身心,想想自己的妻子,想想自己孩子,多麼不舍,還有自己的子民,一旦他真的身死,整個極天世界都會為他陪葬,現在他已經沒有控制力了,為什麼會這樣呢?

他不過是來看看而已,說實在是也不過是遠遠的看看,怎麼會這樣呢,這個結果讓他無言以對,難道真的改變不了了,真要死了。原來他是很怕死的,多麼諷刺呀,多少年來他都是站在實力頂峰,控制著萬物生死,可是到了這一刻,才發現自己很弱,自己也有死的一天。

速度雖然很慢,但是讓他煎熬無比,還不如來痛快呢,這一點點的往死里去,真是活受罪呀,好在他的心境不弱了,逐漸的看來了,或許自己真的有此一劫,沒有辦法改變,對於心中遺憾已經沒有絲毫的隱藏,對於妻子的愛,對於孩子的關心,已經袒露而出,只是沒有人能夠在他面前出現,感受不到他的這份真意,一輩子或許就是最後一次了,諷刺無比呀。

「不用擔心,吾不會讓你讓你有事的,雖然吾不能控制虛無空洞的力量,但是在這裡還是本土大道之中,吾可以幫助你,不過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個回去,回到自己的愛人孩子身邊去,一個去往另外一個世界,另一個神秘的混沌世界,這一點吾控制不住,即使在這個過程中,吾的力量也可能會不斷地被消泯掉,要是不能及時的感到,汝的後果應該明白。」

「現在可以選擇,過一會兒再說就來不及了,汝快點作出抉擇,想要哪一個自己選吧。」

陳宏沒想到本土大道會給他這樣一個選擇,不過知道一旦有了本土大道的幫助,可他可以離開,不過這樣一來,他的道心會出現瑕疵,會留下不可晉陞的裂痕,即使將來有機會,也是渺茫的,可能一輩子就停留在這個境界了,沒有絲毫可能晉陞的機會了,怎麼選擇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