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王陽則是站在正門的位置,靠在牆壁上,似乎是在等待什麼。

遠處,佛爺一群人隱藏起來,一個個都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的情況。

佛爺抬起手腕,看著手錶,雨水幾乎就要模糊了他的視線。

正在這個時候,嚴碧洲貓著腰低聲說道:「還有一分鐘,就到時間了。」

要知道,這社團的崗哨那是每隔兩個小時就會換的,佛爺他們到達這邊以後,才意識到馬上就要到換崗的時間了。

要是他們這個時候幹掉了崗哨,就直接進去的話,恐怕走不出去多遠,就會被人給發現的。

所以,佛爺只好改變了計劃,兩邊分頭行動,幹掉崗哨之後並沒有立刻進去,而是等待著即將到來的崗哨。

佛爺很是緊張的盯著手錶,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短短的六十秒,卻似乎像是一個世紀那麼漫長了。

社團總部後門的位置,兩個男人穿著雨衣,搖搖晃晃的走向了後門。

其中一個男人醉醺醺的怒罵道:「老大這是怎麼了,非要我們冒著雨出來守夜,這哪裡有什麼好懼怕的啊。你看那兩個傢伙,凍得半死。」

另外一個男人打著嗝,雖然他沒有吭聲,不過從他的表情來看,恐怕也是對守夜的事情十分不滿的。

兩人走向了後門的位置,柳泉生和柳豐源冒充的守衛,自然是不費吹灰之力的幹掉了這兩個傢伙。

金色的蠱蟲躲在柳豐源的口袋裡,這小子手上握著匕首,那些血水很快就被暴雨沖刷的一乾二淨了。

柳豐源沖著耳麥說道:「佛爺,這邊已經搞定了,可以開始行動了吧,我都迫不及待想要抓到那個混蛋了!」

柳泉生看著社團內的方向,則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

總裁的懶妻 正是這個勢力,不久之前剛剛毀掉了霄漢手底下的一個公司,還弄傷了不少管理人員,這令霄漢損失巨大,同時也讓其餘的勢力更加肆意妄為了。

按照佛爺的意思,今晚他們就要把這個老大給弄出來,從他的身上問一問,這傢伙背後到底是什麼人在支持。

負責後門的柳家父子,已經做好了大幹一場的準備。

誰知,佛爺沉聲說道:「不要輕舉妄動,藏好那些傢伙的屍體,老大有麻煩了。」

「哈?」

「老大能有什麼麻煩啊?難道老大連來換班的兩個守衛都搞不定嗎?」

柳泉生和柳豐源面面相覷,要不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都要懷疑佛爺這是在講笑話了。 紅骷髏社團的正門處,王陽靠在牆壁上,等待著即將到來的要換班的守衛。

按照佛爺的計劃,王陽只需要幹掉這兩個傢伙,接下來他們就可以順利的潛入這個社團之中,不著痕迹的將這個社團的老大給弄走。

誰知,就在王陽剛等到那兩個守衛的時候,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這來的人不僅僅是兩個守衛,還有一大堆的人。

王陽靠在牆壁上,遠遠看去,對方起碼來了十幾個人。

王陽回過神,頓時沖著耳麥問道:「怎麼回事,老柳那邊有什麼情況嗎?」

「老大我這邊可是很順利啊,你還不快走!」柳泉生的聲音從耳麥裡面傳出來。

王陽皺起眉頭,他完全不知道現在這是什麼情況了,要說柳泉生那邊被發現的話,對方帶著這麼多人趕來正門還是有可能的。

然而,現在什麼事情都沒有,這似乎不像是被發現了吧。

王陽依舊靠在牆上,看似很是悠閑的樣子,實際上他的心中卻是一萬隻草泥馬掠過了。

因為這邊只有王陽一個人,即便想要矇混過關,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然而,這種時候王陽也不敢輕舉妄動,一旦他現在轉身就走的話,恐怕對方就算是瞎子,那也能看出來問題了。

萬幸的是,王陽將那兩人的屍體弄的很遠,暫時不需要擔心這件事情。

「喂,那個傢伙,過來換班。」

一群人朝著正門口這邊走過來,其中一個人抬起手,沖著王陽呼喊起來。

王陽楞了一下,遲疑著後背離開了牆壁,磨磨蹭蹭的朝著這群人走過去。

為首的兩個傢伙看樣子應該是來換崗的守衛,至於這些守衛身後的男人,氣勢就完全不一樣了。

十幾個男人穿著統一的黑色雨衣,隱隱約約能看到領口的位置,裡面似乎也穿著一模一樣的黑色西裝。

為首的兩個人率先靠近王陽這邊,而那些男人距離王陽則是還有十幾米遠的。

其中一個男人看著王陽問道:「那傢伙呢?」

王陽低著頭,支支吾吾的也沒有說出什麼東西來。

這個時候,另外一個男人笑罵道:「這些新來的傢伙就是靠不住,守夜都不老實,我看那小子是偷懶去了吧?」

「這……」

王陽仍舊低著頭,也不敢多說些什麼。

先開口的男人拍著王陽的肩膀,笑道:「行了,看你這傢伙還算是老實,你就直接說吧,那傢伙是什麼時候開溜的?」

「我……」

王陽很是絕望,難道要他告訴對方,實際上他們的守衛已經涼了嗎?

王陽的一隻手慢慢移到了后腰的位置,準備直接幹掉這些傢伙了。

此時此刻,那些男人也距離王陽越來越近了,王陽咬著牙,看樣子他只有先幹掉這兩個守衛,然後再想辦法逃走了。

只不過這麼一來,佛爺的計劃算是泡湯了。

只可惜佛爺千算萬算,就是沒有算到換崗的時候竟然還會有另外一批人出現。

王陽握緊了手槍,正打算動手,誰知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身後傳來了腳步聲。

「還有人?」

王陽猛地回過頭,因為這腳步聲可是從牆外面傳來的,之前的兩個守衛早就被幹掉了,這外面壓根就沒有守衛了啊。

伴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個男人啪啦啪啦的踩著地上的雨水,急匆匆的跑過來了。

王陽掃了一眼,結果發現這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嚴碧洲!

嚴碧洲一看到那兩個守衛,就是罵罵咧咧的說道:「你們這些傢伙不要故意造謠,我只是去方便而已,什麼時候開溜了啊?」

兩個守衛看著嚴碧洲,這才發現他的雙手抓著腰帶,這褲子都還沒提好呢。

與此同時,那些氣勢強大的傢伙已經靠近了。

一個氣勢強大的傢伙冷冷問道:「怎麼回事?」

「哦,沒什麼,我們在換班。」

人群之中,走出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這傢伙的身高起碼在兩米左右了,全身上下都是爆發性的肌肉塊,在黑色雨衣的掩護之下,要是不仔細看,簡直就是一個金剛的縮小版啊。

「這個守衛剛才不在,他去做什麼了?」小金剛看著來換班的兩個人,突然開口問道。

守衛解釋了一下,只說嚴碧洲是去方便了。

小金剛眯著眼睛,看著嚴碧洲說道:「你在哪裡方便的?」

此言一出,王陽的心都跟著提起來了。

男人們則是有意無意的站在了周圍,這看似很是正常的行為,實際上卻是無形中形成了一個包圍圈,直接將嚴碧洲和王陽給圍在了裡面。

遠處,佛爺等人看著這個情況,也都是心驚肉跳的模樣。

佛爺咬著牙,對著身邊的隼做了一個手勢。

狙擊槍的槍口,很快就對準了領頭的那個小金剛一般的男人,一旦那些傢伙發難的話,隼這邊必須在第一時間幹掉這個最為強大的傢伙,這樣一來王陽和嚴碧洲或許還有脫身的可能性。

嚴碧洲也不管王陽的臉色多麼難看,而是自顧自得帶著這個高大的男人,去了一趟牆外面的位置。

這小金剛竟然真的蹲下身子,像是狗一樣湊在牆壁下方的位置,聞了聞。

王陽看著這一幕,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他握著槍的手卻是不敢輕舉妄動。

在這些男人的包圍之下,即便是王陽,也不能保證自己可以瞬間脫身的。

小金剛聞了聞,很快站起身,瞪了一眼嚴碧洲,隨後沖著那些男人喊道:「沒事了,可以走了,我們已經耽誤很多時間了。」

十幾號男人冒著暴雨,很快就離開了這邊。

王陽看著這些人遠去的背影,卻是狐疑的很,因為這些傢伙都是徒步離開的,難道他們是要走著去什麼地方嗎?

十幾個男人冒著暴雨行走,這樣的場面想不引起人的注意,這都很困難吧。

嚴碧洲和王陽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像是換班后的守衛一樣,繼續朝著社團的內部走。

終於,等到那些男人的身影完全消失了之後,兩人才找機會動手,幹掉了門口的兩個守衛。

即便是在暴雨之中,嚴碧洲的額頭上也是蹭蹭直冒冷汗。

王陽很是讚許的看著嚴碧洲:「你小子還真是可以啊,竟然真的在那裡撒了一泡尿?」

誰知,嚴碧洲臉色蒼白的看著王陽說道:「老大,剛才那個高大的男人,你難道沒有印象了嗎?我們的麻煩大了啊!」 「高大的男人?」

王陽眯著眼睛,若有所思的回憶了幾秒鐘,隨即很快搖了搖頭,表示他根本就沒有什麼印象。

不過,眼看著嚴碧洲臉色蒼白的模樣,王陽心中倒是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別看嚴碧洲在王陽面前儼然就是一個小弟的模樣,實際上嚴碧洲這傢伙即便是在赤龍特戰隊的內部,那也是數一數二的好手,要不是這傢伙沉迷鴨王的工作,恐怕那是很有可能成為赤龍特戰隊的隊副的。

嚴碧洲蒼白著臉呢喃道:「歐伯特,老大,你完全不記得了嗎?」

「歐伯特?這名字有些耳熟啊,等一等,歐伯特!」

王陽的腦袋轟的一下,彷彿有什麼東西一下子碎裂開來,記憶的碎片隨之而來。

一開始,王陽只是覺得歐伯特這個名字很是耳熟,但是據他所了解,這樣的名字在米國人之中也是十分常見的了。

可是當看到嚴碧洲那十分難看的臉色之後,王陽這才想起,這個歐伯特到底是何方神聖。

「老大,什麼情況?」

佛爺等人趕到以後,剛好就聽到了兩人的話,佛爺很是納悶的看著王陽,因為王陽似乎想起了什麼的樣子,而是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了。

王陽深吸一口氣,冷冷說道:「這個歐伯特是個能人,不過他的能力還在其次,更重要的是這傢伙現在已經是隸屬於米國官方的人,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我看剛才那兩個守衛的態度,似乎很是忌憚歐伯特這一伙人,他們能在這裡自由出入,而且還能過問那守衛一些事情,恐怕和紅骷髏的關係不簡單吧?」嚴碧洲皺著眉頭,很是不安的嘟囔道。

正在這個時候,耳麥一端傳出了柳泉生的聲音:「喂,你們有完沒完啊,現在可不是聊天的時候啊,今晚的事情還辦不辦了?」

柳泉生的話令王陽瞬間回過神,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時間,沖著眾人說道:「行動開始!」

門口的守衛已經被幹掉了,紅骷髏的內部也只有一些巡邏的人,而且彼此之間間隔都很大。

王陽這些人不費吹灰之力,很快就潛伏到了目標所在的別墅。

這一次,王陽的目標就是這紅骷髏社團的首領,至於這首領叫什麼已經不重要了,反正在大嗎州這邊,大家都叫他紅骷髏。

別墅內還亮著燈光,雨夜中更是十分明亮。

王陽等人躲在遠處的一條巷子裡面,偷偷觀察著別墅周圍的情況。

這別墅的正門有四個守衛,都是全副武裝的傢伙。

很快,柳豐源那邊也傳來了消息,在別墅的後門也有四個守衛,而且這別墅的四周圍還有兩組守衛,時不時的會在周圍四處看一下。

面對這樣的情況,要想悄無聲息的潛入別墅,那就只有一個辦法了。

「幹掉他們!」

雨夜之中,嚴碧洲和孟星魂兩人穿著那些守衛的衣服,堂而皇之的走向了正門的四個守衛的方向。

與此同時,王陽和隼則是分頭行動,從別墅的兩邊靠近另外兩組巡邏的守衛。

後門的位置,柳泉生和柳豐源倒是沒有動手,因為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們是不會使用蠱蟲的。

雲貢山繞道後門,負責處理後門的四個守衛。

黑暗之中,時不時傳出一些細微的聲響,然而這些聲響在暴雨之中早就被淹沒了,別墅裡面的人更是沒有絲毫的察覺。

一群人順利潛進了別墅之中。

「你們怎麼進來了?」

嚴碧洲和孟星魂打開了正門,兩人一進大廳,迎面就看到了六個守衛,其中一個守衛很是納悶的看著他們問道。

兩人四目相對,很是默契的一左一右閃身而出。

咔嚓咔嚓幾聲脆響,大廳內恢復了沉寂。

嚴碧洲甩了甩雨衣上的雨水,冷冷的看著躺在地上的六個男人,低聲說道:「已經解決了,確認大廳安全。」

得到了嚴碧洲的消息,王陽眾人才從外面徹底進入了別墅之中。

而這個時候,雲貢山和柳家父子也從後門的方向進來了,所有人在別墅的大廳匯合了。

「老大,那傢伙應該是在二樓的一個房間,我進來的時候看到整個二樓只有那個房間有人影閃動。」柳豐源看著王陽,急忙說道。

王陽點點頭,示意嚴碧洲和孟星魂去把人弄過來。

幾分鐘后,兩人揪著一個十分消瘦的男人從二樓走了下來。

剛一看到這男人的時候,王陽都是被嚇了一跳,因為這個男人的身高實在是太高了,這男人要比嚴碧洲高出半個頭,起碼有一米九五的身高。

高個子的男人身材卻是十分的消瘦,他穿著一身睡衣,兩個袖子是挽起來的。

男人露在外面的胳膊瘦的只是皮包骨頭了,兩條腿在寬大的睡衣裡面,更是顯得十分詭異。

佛爺掃了一眼這男人,皺著眉頭說道:「這傢伙應該是個癮君子了。」

嚴碧洲和孟星魂早就將這人的嘴巴堵住了,並且還捆住了他的雙手。 禁歡:總裁的蝕心嬌妻 啞女驚華:鬼王逆天寵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