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真是甜蜜蜜,羨慕死我們這些單身狗啊。」韓一諾跟著戴依婷聊了一會兒后,心情好了不少,也有心情跟她開玩笑了。

「去你的,單身狗的鳥啊你,孩子都會打醬油了,少在那裝純情。」戴依婷笑得有些誇張,如果她猜得沒錯的話,很快簡少城跟簡少奶奶就要和好了,然後繼續恩恩愛愛……

如果他們真的和好了,真的得好好感謝一下她這個超級無敵大紅娘啊,她真的功不可沒!

戴依婷看了一眼時間,匆匆忙忙地對她說了一句:「好啦,那就先不跟你聊了,我繼續忙去了,等晚上見,爸媽也不在家吧,你自己讓人給你做點好吃的東西,然後好好休息休息下吧。」 兩個月後。

韓一諾已經完全適應了回到盛都的快節奏生活了,每日都奔波在公司與公寓里,周末或是平日里有閑暇的時候,都會去戴家別墅去看小宇,忙得幾乎沒有時間想別的。

是的,韓一諾最終還是決定留在盛都了,因為她認真地考慮了一下后,還是覺得,回來這裡比較好,更何況,她根本就沒有辦法放下簡少城。

她打定了主意,如果簡少城再次找她的話,她一定不顧一切的答應他,拋棄過去的一切,重新跟他在一起,然後……可能會過上幸福的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

然而,出乎韓一諾意料的,自從那天從簡家離開后,簡少城竟然一次都沒有再聯繫過她。

她想,簡少城肯定知道她已經留下來了,可是,竟然沒有任何的表示,這讓她心中有些沒有底了。

難道……簡少城是已經放棄了嗎?在她終於下定決心要回來的時候,他如果已經厭倦了,累了,想要放棄,那……怎麼辦?

韓一諾從來不是一個會處理這些事情的高手,她在兩個月前給簡少城打了個兩個電話,可是他都沒有接,在那之後,韓一諾就再也沒有找過他了。

雖然她不聰明,但是也知道,這代表的是什麼意思。

韓一諾輕輕地嘆了口氣,她現在也不是懵懵懂懂滿是幻想的少女時代的那個她了,再也不會把愛情當做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現在她已經有了小宇洛,有了她為之奮鬥的東西,還有了一個全新的愛她的家庭,還有一個對她好的不得了的孿生姐妹,還有什麼好憂傷的呢?

所以過了一陣子,韓一諾也漸漸地從那種悲傷的感情中走了出來,重新投入到了生活中。

就算是沒有了愛情,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事情值得我們去追求,不是嗎?

起碼,眼下最為重要的,就是為了小宇洛的未來而奮鬥,她會非常努力,連同孩子父親的那一份,都完完整整地交給他。

最終,韓一諾還是選擇了同意湯佳祁的提議,到了他的公司去「發展」,雖然也經過了面試之類的,但是也不過是走個形式而已,只要有這個姐夫在,她進去就是會被重點培養的對象。

更何況……她其實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小天賦的。

這已經是她進公司的四十八天了,公司對她們這批進入的公司的新人的培訓也到了尾聲,還有十二天就結束。

今天韓一諾跟往常一樣起了個大早,她匆忙起床,火箭一般的速度奔向洗手間,飛快的在半睡半醒之間洗臉刷牙然後嫻熟的化了個淡妝,從冰箱里拿出一個蛋糕,胡亂塞到嘴裡去,喝了幾口水后,就往公司里衝去。

盛都的車真的越來越多了,尤其是上下班,市區中心簡直擁擠的不能再擁擠,如果選擇開車的話,真的相當於自掘墳墓。

為了去公司方便,她在戴家的幫助下,在公司附近的一個小區里買了一幢公寓,她平日里就住在這裡,小宇洛在戴家有保姆跟戴爸戴媽照顧著,接送上學放學,她晚上不加班訓練的時候,一般都會回戴家去一起吃晚飯,陪著小宇睡著后,再回公寓。 在這些重新開始的日子裡,韓一諾一直在忙碌的奔波著,可是卻也前所未有的充實。

這種感覺,就像是,她人生中的前二十多年都已經虛度跟浪費了,現在才剛剛開始她的人生似的……

新的公寓雖然距離公司已經很近了,地理位置足夠優越,可是也要坐四站的地鐵才能到,早上上班的點,地鐵里也擁擠不堪,韓一諾每天都要打扮的漂漂亮亮,踩著高跟鞋去擠地鐵,也是挺不容易的。

到了公司時,才剛剛八點五十,還有十分鐘才到正式上班的點,她到了訓練室,一共五個一起訓練的女生,已經來了兩個,她們都在對著鏡子練習形體,臉上的表情冷漠而美麗。

對於韓一諾的推門而入,其中的一個女生一點反應也沒有,仍舊在自顧自的練習著,彷彿外界的一切都跟她無關一樣。

另外一個則稍微好一點,她對著韓一諾淡淡的點了點頭,露出一個微微的笑容,在韓一諾也回給她一個笑容后,她又轉過身去,繼續努力地練了起來。

對於這種淡淡的冷漠,韓一諾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了,她們六個人一起訓練,彼此都是一種競爭的關係,一批同時出道的新人,公司的培養肯定是有輕有重的,所以大家都非常努力,明裡雖然還是一派祥和,其實暗中的競爭已經是白熱化了。

韓一諾雖然算是「有後台」,可是既然進了公司,也要公事公辦的一起接受訓練,如果有了姐夫的護航,她就不努力的話,也不可能真的在這個圈子裡走下去的。

又過了五分鐘后,另外的兩個女生也來了,還差一個——也是這幾個人中,長得最漂亮的一個,她叫白流蘇。

還記得第一次聽她的名字時候,韓一諾微微驚訝了一下,竟然跟《傾城之戀》里的女主角重名,不知道她的父母是不是張愛玲的粉絲,所以才會給她取這樣一個名字。

不過,她的這張臉的確還能配得上這個傾國傾城的佳人名字,長得一副天生美麗的臉,身上的氣質很是柔弱,讓人有一種保護欲。

可是她本人性格卻又迷糊的可愛,經常會做一些傻事,引得韓一諾捧腹不已,說實話,在這其他的五個女孩子中,她最欣賞的就是白流蘇了,她這樣恰好的年紀,出眾的容貌跟氣質,性格也不壞,如果肯努力的話,一定會發展的不錯的。

正在胡思亂想著,負責訓練她們的老師走進來了,她掃了一圈,發現只有五個人時,精緻的眉毛幾不可見的輕輕皺了一下,似乎有些淡淡不悅地說道:「白流蘇呢?她又沒有來?」

一個留著漂亮長捲髮的女生漫不經心地說道:「誰知道呢,反正她還沒有出現在這個房間里。」

老師眉頭皺的更緊,她似乎是想說點什麼,最後卻只是淡淡的嘆息了一下,然後就清了清嗓子,朗聲說道:「今天訓練的內容依然是舞蹈,我發現有幾個人雖然唱功方面很不錯,唱歌也很有天賦,可是舞蹈真的是……」 那個老師說到這裡,突然停頓了一下,目光似乎淡淡的掃過韓一諾,然後,她又繼續說道:「雖然唱的好是個很大的優勢,唱得好長得又漂亮就更出彩了,只是……作為一個優秀的歌手,最好做到唱跳俱佳,如果偏科的太厲害,那麼你永遠成不了一個優秀的藝人。」

韓一諾被她的這一道目光掃了一下,臉上不由自主地紅了一下。

她知道老師的意思,因為在這六個人里,她的舞蹈功底基本上算是最差的了,當然了,前面提到的那個漂亮的白流蘇的舞蹈功底也不怎麼樣,她也不是音樂學院科班出身的,更沒有接受過舞蹈訓練,所以學起來也比較吃力。

相比之下,另外四個都是音樂學院畢業的女生,優勢就大的多了,還有兩個是專修舞蹈的——當然了,她們的唱功方面就稍微弱了一點,而且雖然漂亮,但是都比不過白流蘇。

老師講了差不多二十分鐘后,門口才出現一個漂亮的身影,她有些氣喘吁吁,平日里柔軟華順的長發也有些微微的凌亂,她一張精緻的小臉上一點妝容都沒有施,雖然她的樣子看上去還是那麼的美麗。

「對不起,我來晚了。」白流蘇低著頭,有些尷尬的說道。

老師皺了皺眉,她有些不太高興地說:「白小姐,你這是第幾次遲到了?如果覺得自己已經優秀到不需要接受這裡培訓的話,那麼就不用來了,反正白小姐一定會成為耀眼明星的。」

在這裡的大家都知道,白流蘇是有一定後台的,她其實跟韓一諾差不多,只不過,她的底細大家都知道,而韓一諾比較低調,而且湯佳祁也沒有特別關照過她,所以大家都不知道這其中的貓膩就是了。

可是白流蘇不一樣,她來的第一天,就是公司的一個高層送來的,所以,她成功的在剛來就成功的受到了除了韓一諾之外的女生們的嫉妒跟排擠,一直到現在,都已經訓練了一個半月了,仍舊沒有人跟她關係好。

就連韓一諾也有一兩個說得來的人……儘管是在表面上,可是,那白流蘇真的被孤立的有些凄慘。

「對不起,我只是住的有些遠,堵車堵的厲害,不小心就遲到了,以後會注意的。」白流蘇咬了咬唇,很不好意思地說道。

「進來坐下吧,等下還要進行訓練。」老師也沒有再刁難她,雖然她看不慣這些憑藉關係進來,而且對工作不認真上心的人,但是她也只不過是一個來上十天舞蹈課的老師而已,沒有必要跟她過不去。

畢竟,白流蘇也不是那麼好得罪的,她的背後有人。

大家都傳言她是那個公司高層的小情人,真的得罪了她,沒有好果子吃。

白流蘇走到韓一諾旁邊的位置上坐下,她把精緻的小提包放到桌子上,因為這個動作稍微大了一點,她的胳膊肘不小心蹭到了韓一諾身上,她轉頭看了韓一諾一下,對她歉意的笑了笑。

韓一諾也對她友好地點點頭,示意沒事。

然後,白流蘇轉過頭去,開始認真聽起來。 上午上完理論課後,又訓練了兩個小時,下午又去學形體氣質——甚至連走路姿勢,笑的弧度都要一一的調整,一連幾天的形體氣質課程學下來,韓一諾都覺得自己幾乎不知道該怎麼笑了,怎麼笑都覺得不對勁,不漂亮。

哎,如此看來,當明星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只看到他們台上的光鮮,背地裡到底付出了多少,恐怕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結束了一天的課程,跟往常一樣,韓一諾覺得自己還是累得渾身有些酸痛,不過今天下課還算是不晚,所以她打算回戴家去陪陪小宇洛,已經三天沒有見他了,真的太想念。

因為走得太匆忙,反而總會犯錯,韓一諾走到公司樓下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手機忘了拿,於是又匆匆跑回去取。

當她再次走到大廈外面時,卻意外地看到一個單薄的身影有些頹然地蹲在柱子后的台階上。

那個單薄柔弱的身影格外的熟悉,韓一諾一眼就認出來那就是跟自己一起訓練了四十五天的白流蘇。

本來韓一諾是不想管閑事的,畢竟她跟白流蘇也不算熟悉,也只是說過幾句話,打了幾個招呼的人而已,韓一諾現在也不像在學校里時,那麼喜歡交朋友,刻意的跟誰保持友好關係了。

可是,在韓一諾走過去幾步后,還是忍不住地轉了回來,她三兩步走到白流蘇的身前,低頭問道:「流蘇?你在這裡幹什麼?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聽到韓一諾的聲音,白流蘇似乎被嚇了一跳,她抬起頭來有些驚慌地看了一眼韓一諾,然後,她擺擺手:「沒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多謝你了。」

韓一諾更加疑惑了,看她這個樣子,明顯就是遇到什麼困難了,可是既然她不想說,韓一諾也不想繼續再追問了。

「沒事就好,不過,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告訴我就好。」韓一諾象徵性的客套了一下,然後,就準備轉身離開了。

然而,在她走出去三步的時候,身後卻傳來一個略帶遲疑的聲音:「哎,韓一諾……請等一下。」

韓一諾回過頭去,認真地看著她。

白流蘇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那個……我可以借你一百塊錢嗎?」

「可以啊。」韓一諾鬆了一口氣,原本還以為她遇到什麼大事了,原來只是想借點錢啊,早說不就好了。

她非常爽快地掏出錢包,抽出一張一百的遞給她:「一百夠了嗎?」

白流蘇點點頭:「夠了夠了,我身上還有一點,夠我今晚住賓館的了。」

「住賓館?你為什麼不回家呢?」韓一諾覺得有些意外,她記得一直都有車接送她回家,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非常霸氣的經常因為「堵車」而遲到,如果真的跟她們一樣擠地鐵的話,恐怕反而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

白流蘇嘆了口氣:「我無家可歸了,暫且在外面將就一晚吧。」

「那好,不過注意安全,一定要小心啊。」韓一諾覺得不管怎麼樣,都是人家的私事,她也不好過問太多。 「真的多謝你了,我一定很快還給你錢的。」白流蘇搖了搖手中的錢,眼睛亮亮的說道。

韓一諾笑了笑,再次準備離開這裡。

然而,沒有想到的是,韓一諾竟然再一次的被白流蘇給叫住了:「哎,對不起,請再等一下……」

韓一諾有些想笑了,她無奈地再次轉身,好笑地看著白流蘇:「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不用客氣,儘管說就好。」

「那個……你能借給我兩千塊嗎?」說完后,白流蘇似乎覺得又有些不妥,她趕緊擺擺手,「算了,算了,我不該提的,這一百塊就夠了,多謝你的雪中送炭了,我以後會還你的。」

韓一諾覺得有些奇怪,她這種態度真的太詭異了,跟往常的她有太多的差別,她之前絕對不是這樣吞吞吐吐,優柔寡斷的人。

「你到底出什麼事情了?可以告訴我嗎?如果需要幫助,我能做到的一定會幫你的。」雖然韓一諾不是一個特別喜歡樂於助人的人,可是,看到順眼的人,她還是非常樂意多幫一把的。

而且,她直覺白流蘇這個人以後可能會對她很有幫助的,多一個朋友也多一條路,能爭取的就爭取一點吧。

「也沒什麼大事,算啦,我……我也不該打擾你的,真的沒事了,你回家吧,別為了我耽誤工夫了。」白流蘇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把原本柔順的長發給抓的有些亂。

韓一諾仔細打量了她一番,突然開口說道:「你……該不會是,想要組房子吧?」

「你怎麼知道?」被猜中了心事,白流蘇明顯的吃了一驚,「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韓一諾笑了笑:「我胡亂猜的啊,沒想到就猜中了。」

「你……好厲害。」白流蘇又抓了抓頭髮,有些苦惱地站起身來,她煩躁地說道,「沒錯啊,我真的是無家可歸了,沒有地方可以去,所以……我就想借你一百塊錢先找個小旅店湊合一晚上,可是……過了今天,我還是沒有地方住啊,所以才想借你那麼多,只是,你跟我非親非故的,也不好借給我那麼多錢,真是有些冒昧了。」

「怎麼突然無家可歸了?」韓一諾有些疑惑,不是傳聞白流蘇家世很好嗎?

白流蘇咬了咬下唇:「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反正……很長一段時間,我可能都沒有辦法回家住了,只能想辦法租房子,只是,我又沒有錢。」

其實昨天晚上她就跑出來了,用身上僅有的一點點錢開了一個房間,然而沒有帶手機,也沒有鬧鐘,一不小心睡過頭了,今天早上才會遲到。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躲到什麼時候,只是,她知道,現在她的那個「家」,是不能再回去了,除非……

哎,真是糾結死了。

也許是因為今天韓一諾心情好,聖母心大發,也許是因為看白流蘇合眼緣,更大的可能性是因為白流蘇現在看上去真的是太可憐了,所以她竟然脫口而出:「不然,你先到我那裡住吧?」

果然,下一秒鐘白流蘇就瞪大了眼睛:「啊,我真的可以去嗎?」 「當然了,反正我一個人住也挺浪費的,我的公寓挺大。」韓一諾還算是真誠地說道:「既然你遇到一點麻煩了,不如先來我這裡,等以後處理好了再做打算也不遲。」

其實韓一諾也沒打算白流蘇真的能答應,她也只是客套一下,看小姑娘一個人蹲在公司門口的角落裡也挺可憐的。

然而沒想到的是,下一秒鐘,白流蘇竟然非常愉快地說:「好啊,那真是太感激你了,你真是個好人。」

莫名其妙的被發了個好人卡的韓一諾愣了一下,然後她還是飛快的反應過來,伸手拉住小姑娘的手腕,熱情地說:「那就一起來吧,正好有個伴兒,以後也可以一起來培訓。」

「好啊!」白流蘇的聲音聽上去都有些愉悅的不得了了。

到了韓一諾的公寓后,白流蘇驚訝地看著四周,讚歎地說:「哇,不是吧,這個房子都是你的?是你買的?」

「家裡人幫我買的,離公司近一點,而且這個小區環境還不錯,是吧?」

「真是看不出來,你竟然是個隱藏的富婆啊,之前那麼低調,我一直都沒有發現。」白流蘇打量了一下房子,「這麼大你一個人住真是浪費了,不如,就租給我吧,一個月多少錢你開,到時候我有錢了再慢慢還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賴賬的。」

「房錢就不用付了,都是一個公司的,房子我一個人也住不了,你來正好我也有個伴,就別提錢的事情啦,不然我真會狠狠心把你給趕出去的。」韓一諾開玩笑的說著。

「好啦,那我不給房錢了還不行嗎?」白流蘇笑了笑,漂亮的眼睛輕輕的轉了一圈,「那麼,我以後幫你打掃衛生,做飯洗衣服好了,賣身抵債。」

韓一諾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好,那就賣身抵債吧!小美人,買了你我真是賺了。」

帶著白流蘇在房間里轉了一圈,給她安排了一個房間,又告訴她廚房裡有青菜跟米,讓她自己做晚飯。

「難道你要出去嗎?」在韓一諾吩咐完后,白流蘇件她又要往門口走去,於是不解的問道。

韓一諾在門口換鞋子,她笑著說:「是啊,我回家看我兒子去,好幾天沒見他了,好想他。」

「什麼?你有兒子了!」白流蘇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她,幾乎要把下巴給驚掉下來。

韓一諾點點頭:「是啊,他都已經四歲了呢,很可愛的,以後有機會帶給你看看。」

「不是吧,都已經四歲了!」白流蘇眼睛瞪得更大,「你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歲的樣子,竟然有四歲的兒子了,天,你到底是多大的時候生的他?」

韓一諾笑了笑:「我二十二歲的時候生下的他,你說我多大了呢?肯定比你們這些小女生老多了。」

「神啊,真是一點都看不出來,你就是個大學生的感覺……」白流蘇有些挫敗地捏捏臉,「感覺我今年二十歲,已經比你要成熟了,真是不公平啊。」

「你就逗我樂吧,嫩的都能掐出水來,還在這裡擠兌我。」韓一諾已經完全換好鞋了,她站直身子,「那麼再見吧,有時間再跟你慢慢講我兒子的故事。」 韓一諾趕到戴家的時候,他們都已經坐在餐桌前等著開飯了,就連工作狂戴依婷都已經回來了。

看到韓一諾進門,小宇洛從沙發上一下子蹦起來,扔下手中的小畫本,愉快地撲向韓一諾:「老媽,你總算是來了,我還以為你今天又不回來了呢。」

韓一諾伸手抱住他:「我已經打電話給你外婆了,說好要回來的,一定不會食言呀!」

小宇洛把腦袋在韓一諾的身上蹭了蹭,撒嬌般的說:「老媽,那你上次答應過我,要帶我去遊樂園玩的,你可不能騙人哦。」

經過小宇洛這樣一提醒,韓一諾也想起來上周的某天,她在哄著小宇寫字跟算術的時候,他一直在耍賴,說如果老媽不帶他去遊樂園,就不要學習了。

韓一諾沒有辦法,只得胡亂地答應了他。

本來韓一諾還以為小孩子家家的,當時說過了,很快可能就忘記了,根本沒有想到他竟然到現在還記得。

她無奈地伸手摸摸他的腦袋:「我們今年都去過好多次了,你怎麼又想去了?」

遊樂場有那麼好玩嗎?真是不理解小孩子的世界啊!韓一諾只是知道每次進去陪著小宇洛玩一圈,回來渾身上下都要酸痛好幾天。

因為這個孩子也不知道是怎麼搞的,膽子大的不像是她親生的,每次玩都要挑最刺激的玩意兒玩,那些東西韓一諾別說是玩了,就是看看都會覺得心肝亂顫。

可是小宇洛又非要玩不可,她又不能不陪著……所以,每次都要捨命陪孩子。

小宇洛擺擺手:「老媽,別怕啦,這次不是那些了,我聽說依婷姨姨說,新開了一個哈利波特魔法主題公園,所以,真的好想去看看。」

哈利波特?啊哈,這小子竟然還對這個感興趣?

當初因為無聊,韓一諾曾經把哈利波特系列的八部電影從頭到尾重新看了一次,那時候小宇還只有三歲,他竟然也目不轉睛地陪著自己一直看了下去,而且看得津津有味的。

雖然這個號稱是兒童文學,兒童電影,可是有些地方韓一諾覺得也不是那麼容易理解的,所以……小宇真的理解了嗎?

而且回到盛都后,也不知道他跟戴依婷說什麼了,她竟然送給他一到七部的英文版的小說,他竟然還津津有味的看完了!

韓一諾從來都不知道,小宇洛的英語辭彙量竟然那麼厲害了。

不過,哈利波特主題公園,應該不會有那麼危險刺激了吧,於是韓一諾點頭:「好,等我周末的時候帶你去,不過,你一定要答應我,要一直乖乖的聽老師的話,不要調皮搗亂。」

小宇這個孩子鬼點子特別多,第一天在盛都的幼兒園上學,就把幾個小朋友給整得大哭不已,下午她去接他的時候,老師都來告狀了。

然而三天以後,幼兒園裡的小朋友,竟然有一大半都成了他的小粉絲,他說什麼就聽什麼,簡直建立起了自己的後援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