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雖說他們四人為了奪回詛咒娃娃闖入祭壇受傷慘重,可是最厲害的死神一直有王鈞抵擋,因此他們生怕王鈞也受傷了,到時候讓邪神鑽了空子。

「你們沒事吧?」王鈞注意著花玲瓏四人身上的傷勢,故作關心的問道。

「趕路勉強可以,但是短時間動手就不行了。」花玲瓏一邊說著,一邊取出生命之水分配給另外幾人。

四人同時飲下生命之水,隨即他們身上立即冒出一陣生命的氣息,只見他們的傷口上冒出綠芒,那些好似裂縫的傷口肉眼見的癒合。

不久之後,他們身上的外傷明顯癒合,王鈞心中不得不承認生命之水的效果非常不錯,或許比不上神愈丹的效果,可是比回春丹強一籌。

五人吐出一口濁氣,齊齊站了起來,道:「我們的傷勢暫時壓住了,只需要回到希望城修養幾年就可以康復。」

「對了,古韻呢?剛才在邪神大本營我不好詢問,怕引起死神的注意,是不是他另有任務?」王鈞故作疑惑的問道。

花玲瓏四人一聽還真的以為王鈞不清楚古韻的事情,頓時默默無聲的流下淚水。

花玲瓏滿臉傷心的道:「我們在祭壇之中遭遇了眾多的詭異襲擊,雖說受了不少的傷,但一直沒有任何傷亡不由的產生了一絲驕傲之心。」

「到了祭壇所在,那裡沒有任何人鎮守,我們以為邪神已經無計可施,可以輕鬆的取得詛咒娃娃。」

「當時我們五人唯有古韻消耗最小,因此一致決定由古韻動手拿祭壇上的詛咒娃娃,誰料到古韻的手剛碰到詛咒娃娃。」

「詛咒娃娃的眼睛就放出了一道滅神光,古韻一時沒有防備,當時就倒地不起,就連體內的神魂也被泯滅。」

王鈞聞言沒有多說什麼,不過心底對於花玲瓏的說法抱有一絲懷疑,一路上遇到了那麼多的危險情況,卻是在最後一刻大意下身死,怎麼都說不過去,只不過此事和自己的計劃並不衝突,道。

「既然你們身上的傷勢已經不耽誤趕路,我們還是趕緊回希望城吧!你們的盟主祝靈可還等著詛咒娃娃救命呢!」王鈞略有深意的看眼賈敬懷中的詛咒娃娃,淡淡的說道。

「是,大人。」五人聞言並未反對,他們也都清楚現在還是邪神的勢力範圍,真正安全的地方還要說是人族的希望之地希望城。

六人一回到希望城就收到了謝繆等人的迎接,不過出於保密的原因,幾人出城的事情並沒有對外宣布。

孟成焦急的問道:「東西呢?東西拿回來了嗎?」

「孟老幸不辱命。」賈敬謹慎的取出詛咒娃娃,鄭重的交給孟成。

孟成輕輕的撫摸著詛咒娃娃,一臉傷感的道:「當年我們蠻人拼死拼活都沒有拿到的東西,沒想到給你們幾個小娃娃拿到手了。」

「有了詛咒娃娃,盟主很快就能清醒過來,我現在就去為盟主招魂。」

「我們陪你一起去。」只要祝靈一天沒有恢復,賈敬心裡就不敢有一絲放鬆,連忙說道。

孟成遲疑片刻,微微點頭道:「也好,如果出了問題,有你們在身邊也可以儘快解決。」

不過謝繆不放心王鈞,道:「乾帝你也勞累了幾天,我這就安排人送你去休息。」

王鈞也不在意謝繆的排斥,微微點頭道:「麻煩了。」 「老大,我看你今天怎麼心神不寧的?」

易陽揉了揉眼睛。

「我也不知道,總感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那我要不要把中午的採訪推了?」

「不用了,不過告訴他們時間稍微短一點。」

坐在沙發上,易陽喝了一杯水,感覺心跳的還是厲害,但是又不知道什麼原因,時間很快就到了中午,易陽準時接到了對方的採訪電話。

「您好易總,我是深圳晚報的記者。」

「你好。」

「其實今天這個採訪我也是受人委託,有一位朋友說是您的熟人,但是聯繫不到您,希望通過我們和您聯繫,還希望您不要介意。」

易陽聽了一愣,熟人?他的熟人基本上都是這個圈子裡的,也都有他的聯繫方式,通過記者來聯繫的,他還真想不出來是誰。

「不知道是我的哪位朋友?」

「我讓她直接和您通話吧。」

「也好。」

得到易陽的肯定,話筒裡面傳來一些聲音,看樣子是正在交代什麼。

「喂,是哪位找我?」

易陽問了一句,但是電話里並沒有人回答,一時間雙方都陷入了沉默。

「你是……」

易陽還想要追問,電話里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當你老了,走不動了……」

易陽聽到歌聲直接站了起來,渾身顫抖,身邊的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都擔心的看著他,易陽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他的淚水早就不受控制,但是他又說不出來話,只能是默默的聽著,聽著電話裡面的歌聲,這些年的堅持,在這首歌傳出來的時候,他覺得值了。

一首歌唱完,兩邊都沒有說話,過了可能是很久,也可能是幾秒鐘,易陽哽咽著說了一句:

「我去接你。」

電話里也只傳來幾個字的回答。

「我等你。」

短短几個字卻說明了他們對對方的感情,聽著的人都不懂,但是他們懂,易陽拿到地址,定了最快一班去深圳的機票,而周子怡也被祝福包圍著。

「一月,你終於找到家人了,我真為你高興。」

「謝謝主任,要不是您,我恐怕早就沒命了,您要是不介意,等易陽來了我們認您當乾媽。」

「不介意,不介意。」

主任拽著周子怡的手,久久不願意鬆開,她真的捨不得,幾年了,她真的把這個孩子當成了自己的女兒。

周子怡和大家一一道謝,同時也收穫了大家對她的祝福,所有人都為她高興,很多人都哭了,一月在他們心中不僅僅是個病人,更像是家人,現在家人就要離開了,但是他們不能阻攔,因為他們知道,一月是去過更幸福的生活。

「還有多長時間?」

「十分鐘。」

在飛機上,易陽還能忍住,但是坐上了深圳這邊的車,他的隱忍已經沒有了,現在他最想做的,就是趕緊見到自己的愛人。

此時,深圳第一醫院外面掛上了條幅,寫的就是「恭喜一月回家」,知道易陽快到了,大家就在外面等著,但是周子怡不在,醫院的工作人員說,他們要考驗一下,看看易陽是不是真的愛她。

「來了,來了。」

車沒等停穩,易陽已經打開了車門,直接出去,在一群人中尋找,他不確定媳婦兒到這裡容貌有沒有改變,所以只能一個一個的看過去。

「易陽,不用找了,一月沒在。」

「一月?」

「哦,忘了說了,一月就是子怡,我們給取的名字,我們在這裡就是告訴你,一月是我們的,你要是敢欺負她,我們肯定要你好看。」

「別鬧了,趕緊讓他們團聚。」

易陽走到周子怡的病房外面,原本激動的心竟然安靜了下來,因為他知道,給他安全感的人就在裡面。

推開門,周子怡正笑著看他,模樣沒有變化,還是那個周子怡,易陽看著她,也笑了。

「媳婦兒,我來了。」

「我知道,你會來。」

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此時此刻,沒有人說話,大家都是靜靜的祝福著這對兒有情人。

「媳婦兒,你受苦了。」

兩個人分開,易陽看著周子怡,淚水有涌了出來。

「沒有,他們很照顧我,我給你介紹一下……」

周子怡把這些人都介紹給易陽,易陽也和他們打了招呼,對這些人他是感激的,如果沒有他們,可能現在媳婦兒已經不在人世了。

「還有一位,是這個科室的主任,今天有手術,要不是主任我也不能在醫院住到現在,我打算認她當乾媽。」

「你說的算。」

有了周子怡,易陽覺得自己身心都輕鬆了,有人管著他,不用他管什麼,這種感覺,他喜歡,特別喜歡。

「主任來了。」

有人喊了一句,易陽抬頭看去,是一位六十歲左右的老人,周子怡拉著易陽給老太太跪下,正式拜了乾媽,老太太笑的很開心,很開心。

在深圳住了一個晚上,周子怡也告訴他在他離開之後家裡發生的事情。

易陽走後,公司在女兒的帶領下發展迅速,很快成為了華國企業中的龍頭之一,比易陽那時候娛樂界的龍頭相比,含金量更高了,兒子也成為了研究院的領導,兒媳婦成了辦公室主任,幾個小的都上了初中,他們還是忘不了爺爺外公,經常會看易陽的照片說話。

後來周子怡在孫子十六歲的時候,去世了,在去世之前,她把那封信燒掉了,所以孩子們永遠不會知道這個秘密,後來渾渾噩噩的她就來到了這裡,沒等反應就出了車禍,後面就在醫院了。

「沒想到,那邊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這段奇妙的旅程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以後就隨著我們埋在地下吧。」

「我也是這麼想的,只不過我放心不下孩子們,沒有了我們,也不知道他們過的怎麼樣。」

作為母親,孩子永遠是她最擔心的人,不管孩子們年齡多大,成就多大,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易陽嘆了一口氣。

「現在我們不需要擔心他們了,只需要過我們想過的生活,這輩子,我們為了自己活著。」 易世界今天的人員很整齊,除了個別的來不了,能來的都到了,老闆突然就有老闆娘了,大家可是都好奇死了,其實這麼多年也不是沒人說過這個事情,甚至還有員工和易陽表達過愛意,但是都沒有成功,私底下就有說一些有的沒的,有的說易陽那方面不行,有的說易陽不喜歡女的,反正就是什麼都說了,當然,說這些的人最後也都離開了公司。

突然之間,老闆就發來消息,說老闆娘要來視察工作,這讓大家都興奮了,一個個都想著看看到底什麼樣的女人能把易陽給收了,還有就是給老闆娘留下一個好印象。

「大霖還有師兄他們竟然也在,太神奇了,不過想想再一次見面竟然都不認識了,還真是有一些傷感。」

周子怡已經和大霖視頻過了,師母當然要讓大霖認識一下,大霖周五回帝都,定好了一起吃飯,老郭也打來了電話,周子怡聽著熟悉的聲音客氣的語氣覺得有點兒不知道怎麼形容的感覺,特別是老郭媳婦兒,周子怡和她關係最好,現在也不認識了,而且兩個人還是有區別,老郭媳婦兒在這兒是絕對的女強人,在那兒就差著點兒。

到了地方,周子怡看著易世界公司的設計,和以前的那個完全一樣,她知道,易陽這些年都沒有放棄等她,好在,現在他們又在一起了。

「老闆好,老闆娘好。」

一進公司,大家齊刷刷的喊起了口號,這種場面周子怡見多了,所以沒有拘謹,大大方方的和大家打了個招呼。

「老大,難怪這些年你一直守身如玉,原來是有個這麼漂亮的大嫂啊。」

有不怕的上來開玩笑,易陽也高興,和他們互相逗著,易陽還特意召開了高層會議,讓周子怡和大家認識一下。

周五,易陽在家裡宴請了一些好朋友,也是為了讓大家互相認識。

「老師,我來了。」

大霖下了飛機就趕過來了,家都沒回。

「你倒是來的快。」

易陽打開門,大霖拎著東西站在門口。

「子怡,大霖來了。」

周子怡走出來,看著大霖,雖然已經視頻里見到過了,但是見到真人還是不自覺的愣了一下。

「太神奇了。」

「師母,您說我嗎?」

大霖沒聽清,以為周子怡在和他說話,周子怡也回過神兒來。

「沒有,快進來坐,下次不許拿東西了。」

「好。」

大霖見了師母,總覺得很熟悉,而且師母說話的語氣就像一個關愛他的長輩一樣,雖然兩個人年齡差不多,說起來易陽這輩子活的值,他快四十了,周子怡現在的年齡才剛三十,易陽給她辦身份證,說三十工作人員還覺得說大了,現在網路上都傳開了,易陽老牛吃嫩草。

「工作怎麼樣?累不累?」

周子怡坐在來就忍不住像以前一樣關心大霖,畢竟那時候她就把大霖當成孩子看的,現在見到了還是不自覺的說這些關心的話。

「還成,師母,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和您認識好久,感覺您有點兒像……」

「像什麼?」

「像我媽。」

易陽和周子怡都笑了,人和人之間,確實是有直覺這個東西。

過了一會兒何老師他們也上門了,大家都拿了好多東西,大多數都是補品,他們都知道周子怡住院的事情。

「孫浩,你問下馮鳴怎麼還沒來呢,還有王健他們,太慢了。」

「好的,我現在問。」

易陽在廚房忙活著,其他人打下手,周子怡在那坐著,她以前一般也不動手,有孩子們,她都是等著吃。

下午五點,所有人都到齊了,這些人就是易陽身邊最親近的人了,那個世界他還有二胖這個好朋友,但是這裡真的沒有,這些朋友都是後面認識的,今天能坐在這裡,也是因為得到了易陽的認可。

「感謝大家過來,不過今天邀請你們來可不僅僅是吃飯,還有好多事情,你們都要發揮自己的作用。」

「怎麼的,還要我們掏菜錢啊?」

何老師開了個玩笑。

「菜錢不用你們給,但是紅包你們是給定了,我和子怡打算十月一日舉行婚禮,酒店都訂好了,需要你們幫忙,何老師時間必須空出來,給我當司儀,李憲你們沒結婚的都是伴郎,還有井寶,我買了一套房子,你要負責幫我設計,裝修,這方面你不是經常說你最懂了嗎。」

面對這些任務,大家直接就接受了,作為易陽的好朋友,這些事他們必須辦。

這一晚上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最後易陽直接就斷片了,早上醒來的事情,他睜開眼,揉了揉腦袋,看到的就是桌子上的水還有葯,有了媳婦兒就是不一樣,易陽把葯吃了,出了卧室,周子怡正在收拾衛生。

「我來吧,以前也都是我做的。」

「沒事兒,快要事兒了。」

周子怡回了一句,易陽走過去,從後面抱住了媳婦兒。

「媳婦兒,我好害怕你知道嗎?」

「害怕什麼?」

「害怕你回不來了,真的,害怕只有我自己能回來,害怕失去你,我無數次想過,從這裡跳下去,或許我就能回去和你團聚,但是有個聲音告訴我,或許你會來找我,我給自己定下了目標,十年,如果十年的時間你沒有出現,那我就會離開這個世界,因為一個人在這裡,我找不到活著的意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