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陳洲這才拿出來一些筆記遞給葉宇說:「葉神醫,這是我之前研究的中藥配方,雖然都是針對一些簡單的病症,但如果成功的話,可以減少很多成本,你幫我過過目,看看這些藥草應該如何搭配比例才能夠做到藥效最佳?」

葉宇接過藥方,認真的看了起來。

甚至一邊看,他還一邊在紙上寫寫畫畫。

劉卻和閆瑞也沒有閑著,陳洲也給他們兩個拿出來同樣的筆記,讓他們給研究研究。

「這個藥方應該是治療感冒的,不過你這板藍根用的量太大,所以才會導致中藥無法成型。這樣,你把板藍根調低一些看看效果,還有這個,應該是針對風濕配置出來的,不過這蛇膽的量有點小了……」

葉宇在研究完之後,給陳洲指出來一些不足之處。

聽的陳洲是大為震撼,要知道,這些配方是他經過好多次鑽研,最終才形成的版本。到了葉宇這裡,對方只是簡單的看了幾眼,就能夠指出其中的不足之處,讓陳洲不得不佩服葉宇的醫術。

師承華老爺子,水平就是不一般。

「葉神醫,小子受教了。」陳洲恭敬的拜謝。

「別,別,陳醫生,別這麼客套。」葉宇急忙扶起他說:「而且你也別一口一個神醫的叫,我才接觸醫術不久,還處在摸索階段,當不得神醫,你還是叫我葉宇或者小宇吧。」

「這不太好吧?畢竟你師承華老爺子,怎麼也算是前輩,我怎麼能夠直呼你的名諱呢。」

「陳大哥,要不你也拜我師父為師,這樣以後咱們就真的算是一家人了。」倒是閆瑞,在旁邊笑著建議道。

拜師?

陳洲一愣,看了看閆瑞,再看看劉卻,最後把目光停留在葉宇身上,竟然含帶著一絲的期許。

「拜師的話也行,我不介意多收兩個徒弟。」葉宇苦笑著說:「只是跟著我學醫可能會有些累,尤其是你主攻的是藥草配方,可能會更累,不知道你能不能受得了。」

「師父請你放心,我生平最喜歡的就是跟藥草打交道,別人鑽研藥方會覺得累,然而我不會。」陳洲興奮的說,連師父都喊了出來,「如果可以,我甚至都想每天泡在藥草當中,再也不去理會世事。」

葉宇點點頭,他還真的需要陳洲這種瘋狂鑽研藥草的人。

畢竟他在傳承《五術醫典》之後,得到了很多古老的配方,而他自己又沒有太多時間去鑽研,如果陳洲真的拜入他的門下,那以後完全可以把這件事情交給他來做,自己便能夠安心的修鍊了。

「陳洲,你先別急著叫師父,我師承華老爺子,師門當中對徒弟的要求非常嚴格,你先聽聽我這裡的規矩,然後再決定是否拜師。」

葉宇嚴肅的說,陳洲點頭,他才繼續道:「第一,作為我門下弟子,不能憑藉自己的醫術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第二,成為華老爺子這一門,就必須要時時刻刻為光大師門著想第三……」

葉宇一連說了好幾天規定,陳洲卻沒有任何猶豫,就應答道:「這些都是我們從醫者的本分,不用你說,我也肯定要遵守的。」

「既然如此,那就行拜師禮吧。」葉宇笑著說。

他這樣,算不算是挖醫療小組的牆角呢?

先是把閆瑞給收入門下,現在又把陳洲給收了,不知道醫療小組的領導得知這些消息會不會氣的吐血。

不過葉宇不管那些,在陳洲正是拜入他門下之後,葉宇才認真的說:「陳洲,你是靠著鼻子的靈敏來行醫治病,對醫學上的知識掌握的還不是特別充分,這樣吧,劉卻,你把我給你的那些筆記留給你陳師弟,讓他這兩天好好鑽研鑽研,爭取在交流會上拿出一個好名次。」

「陳師弟,加油啊。」

劉卻從懷中小心翼翼的拿出葉宇給他的筆記,遞給陳洲,然後拍了拍後者的肩膀,鼓勵道。

只是在他說話的時候,臉上不自主的浮現出了一抹笑意。

不管是陳洲還是閆瑞,年齡都比他大,而他因為拜入師門比較早,所以就成了師兄,不自主的就有了滿足感。

葉宇會意這點,便出言敲打道:「劉卻,不能因為他們拜入師門晚,所以你就給他們擺大師兄的譜。我告訴你,在咱們這一脈,不論年齡,達者為先,如果你被他們兩個超越,到時候反過來叫他們師兄師姐,看你還怎麼得瑟?」

「啊?不是吧?師父,還有這麼一條規定啊?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呢?」劉卻一驚,急忙苦澀道。

「師父,你偏心。」

倒是閆瑞,看到葉宇把筆記給了陳洲,憋著嘴道:「我拜入師門比陳師弟還早,你都不給我筆記參悟,現在陳師弟剛剛拜入師門,你就如此優待,那以後還有沒有我的活路啊?」

「你跟他們不一樣,你有底子,可以傳祝由術,他們卻不行,只能安安穩穩的行醫。如果這點你都看不開的話,那就放棄祝由術,我把這個筆記也給你參悟。」

一聽這話,閆瑞立刻就蔫了,急忙撒嬌道:「師父,人家只是開個玩笑,不能作數的。」

「哈哈,我也是開個玩笑。」葉宇笑著說。

雖然他們之間是師徒關係,可畢竟年齡相差不多,總是有板有眼的講規矩,倒顯得太過死板,還是這樣彼此開個玩笑,調節一下氣氛比較好。

聽到祝由術,劉卻和陳洲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葉宇把這一切看在眼中,嚴厲的說:「陳洲,劉卻,你們既然拜入我門下,就要遵守我門中的約定,好好行駛自己的本分就行。至於祝由術,並不是為師藏著掖著,實在是你們現如今的條件還不足以駕馭。如果有一天你們也窺探到了這個門檻,那祝由術我也會傾囊相授。」

「師父,我們不是那個意思。」

「不是最好。」

葉宇又沖著陳洲說:「陳洲,你是不是已經成家了?」

「恩。」陳洲點頭說:「我老婆是省第三小學的語文老師,另外還有一個女兒,幾年九歲,在第三小學讀三年級。」

「竟然拖家帶口,這樣一來,我給你安排的事情怕是有些難度了。」葉宇皺著眉頭道。 「師父,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因為家庭而影響師父的安排,不管什麼活,我都能夠接下來。」陳洲急忙表態。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能夠讓他在藥草研究上佩服的醫生,他怎麼能夠錯過這種機會跟對方學習呢?

「哎,這樣一來的話,怕是要讓你跟老婆分開了。」葉宇苦澀的說:「我原本是打算把你帶到雲溪縣,在那邊的雲陽鎮……」

「雲陽鎮?我老家?」

「你老家?」

這次輪到葉宇發怔了,他突然想到陳真的來歷,莫非這個陳洲也跟陳家有關係?

「對,我老家就是雲陽鎮的。」陳洲解釋說:「我是陳家之後,可能你們會覺得我姓陳,自然就是陳家之後了。其實我說的這個陳家並非一般的陳家,而是在古代帝王當朝的時候,那個專門給皇帝提供丹藥的陳家。」

「你認識陳大海嗎?」葉宇突然問道。

「認識。」陳洲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說:「我知道這個名字,按照輩分來說的話,我應該喊他一聲爺爺。不過我們家搬遷的比較早,這個名字還是我從我爺爺那裡得知,並沒有真正見過陳大海爺爺。」

「這麼看來我是真的找對人了。」葉宇笑著說:「等這邊醫術交流會的事情過去之後,你去一趟雲陽縣,跟陳大海聯繫,先熟悉一下那邊的環境,等我從省城回去之後會給你一些丹方,咱們再具體研究煉丹的事情。」

「丹方?你竟然有丹方?」

陳洲驚愕的看著葉宇說。

「有丹方很奇怪嗎?」葉宇反問道:「再怎麼說我也是華老爺子的關門弟子,他老人家對丹藥可是很有研究。只不過家師仙逝的太早,這些丹方並沒有完全研究出來,還需要我們這些後輩繼續努力。而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所以這研究丹方的事情就要落在你的頭上了。」

「保證完成任務。」

陳洲激動的說。

開玩笑,他做夢都想復原丹方,只可惜陳家沒落,丹方已經全部流失,也就是他被雷劈了,嗅覺超於常人,才勉強能夠通過藥草配置不同類型的藥丸,距離丹藥相差的何止十萬八千里了。

今天拜了葉宇為師,竟然得知自己能夠復原丹方,簡直就是圓了他的夢啊,不激動才怪呢!

「別急著保證,畢竟你已經成家立室,還有了兒子,所以這件事情你最好跟老婆孩子好好商量商量,別影響到自己的家庭。」

「師父放心吧,小雅非常理解我,並且支持我為了夢想而奮鬥,要不然,憑藉我這種把藥草都帶到家裡來研究的姿態,早就被趕出家門了。」陳洲笑呵呵的解釋說。

「那行,今天很晚了,我就不跟你家人見面了。等交流會結束,咱們再找機會聚一聚。」葉宇點點頭道:「既然你們都已經成為了我的徒弟,我自然會想辦法照顧好你們的家人,不讓你們有任何的後顧之憂。」

聊的差不多了,葉宇等人這才告辭離開。

先把閆瑞送回家,然後他才帶著劉卻回酒店。

剛剛到酒店,葉宇就發現鍾建雷和冉樹德等人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見到自己回來,幾人幾乎同時起身迎了過來。

「鍾師兄,謝大哥,冉爺爺,徐爺爺,你們怎麼都沒有休息啊?等我有什麼事情嗎?」葉宇納悶的問道。

按說幾位老人這個點都應該休息的,要不然對他們身體的損害會非常大,所以在說話的時候,葉宇言語之中都蘊含了責備的語氣。

「葉師弟,我們是想找你商量點事情。」 總裁大人,別傲嬌! 鍾建雷作為代表率先開口道。

「什麼事情非要現在商量啊?難道不能等到明天再說嗎?你們都上了年紀,這雲海省的晚上又比較涼,萬一感了風寒怎麼辦?我怎麼跟你們的兒女交代啊?」葉宇非常無語的說。

鍾建雷卻笑了笑,苦澀的說:「葉師弟,現在就別考慮如何交代了,還是想想咱們應該怎麼去對付皮長軍吧?」

「對付他幹嘛?」葉宇一愣,有些好奇的問。

鍾建雷臉色一沉,悶聲道:「小宇,都到這份上了,你就別擱那藏著掖著了。皮長軍是什麼樣的為人,恐怕你比我們在場的人都清楚。咱們雖然提議通過體檢來確定那些病人的狀況,可誰敢保證皮長軍不會暗中做什麼手腳呢?」

「鍾師兄,那你說該怎麼辦?」葉宇反問道。

「我……」

鍾建雷看了看冉樹德和謝東林,見他們點頭,才再次開口道:「我覺得咱們應該安排人守著他們體檢。」

「如果被皮長軍發現我們安插了人手,他會不會反咬一口,說我們在做什麼手腳呢?」

「這個……」

鍾建雷尷尬了,他還真沒有想到這一點。

葉宇笑著寬慰道:「鍾師兄,冉爺爺,徐爺爺,謝大哥,你們就不用操心了,我早已經有了計策,只要他們敢暗中動什麼手腳,明天我一定會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你還留一手?究竟是什麼計策?跟我們幾個老東西說說,讓我們也好睡個安穩覺。」鍾建雷好奇的問,眼神都冒著精光,哪裡有點困意啊。

葉宇也明白這個道理,怕是今天不告訴他們真相,他們還真不一定能夠睡得著覺,所以便點點頭道:「不管他們這些人是不是有病,都要看皮長軍的臉色。為什麼會這樣呢?」

不等眾人回答,葉宇就自己回答說:「因為皮長軍是中醫協會的會長,位高權重,可以給他們想要的福利。」

「對,肯定是皮長軍許諾了他們什麼,否則話,這些人不可能任憑對方擺布。」

「既然是皮長軍許諾給了他們好處,那咱們只要拿下皮長軍就好了。」

絕戀情遊 「怎麼拿下皮長軍呢?」鍾建雷納悶的說:「中醫協會大部分都是他的人,咱們說話根本沒有用處啊。」

「鍾師兄,你可能忘記了一個人。」

幾個人都投來好奇的目光,葉宇解釋道:「皮亞新,他作為皮長軍的孫子,自然會跟皮長軍沆瀣一氣,參與那些齷蹉勾當。而眼下的事情卻並不能兩全其美,必須要舍掉一方。」

「如果他們不做什麼手腳,那在場的病號肯定超出五人,皮長軍會長的職位肯定會保不住,到時候他給那些人的承諾也就自然無法兌現,這樣一來的話,那些人還會對皮長軍言聽計從嗎?」

「還有另外一種情況,那就是皮長軍動了手腳,更改體檢單,把原本應該是病號的人改成沒病,這樣一來就損害了皮亞新的利益。」

葉宇分析道:「你們想想看,皮亞新是什麼人,他會善罷甘休?到時候爺孫兩個人一爭執,豈不是真相大白了。」

「高,實在是高,不用動一兵一卒,就能夠讓他們窩裡反,葉師弟,我發現你不單單醫術高明,這計謀用的也是非常熟練啊。即便是不當醫生,跑到軍部裡面當個指揮官也是綽綽有餘。」鍾建雷由衷的讚許道。

葉宇靦腆一笑道:「主要是你們太過擔心,所以沒有考慮到這點罷了。現在聽完我的分析,你們還擔心嗎?」

眾人搖頭,葉宇沉著臉說:「既然不擔心了,那就早點休息,免得你們的兒女知曉又來怪罪我。」

「哈哈哈,好,休息,休息。」

……

躺在床上,葉宇並沒有睡去,而是拿出彭斌給他的那個衛星電話研究了一下。

這一看不要緊,直接把他嚇了一跳。

通過說明說,他發現,這個衛星電話竟然含帶著整個天目組織所有成員,上上下下加起來總有幾百號人。

要知道,天目組織的審核異常嚴格,能夠進入其中的最起碼也是練氣第一層的修為。

妖精小姐姐別過來 也就說整個天目組織就有幾百號的修鍊者了,這還不算那些修鍊世家。

真要算起來,這整個華夏國不知道有多少修鍊者呢?

更何況,這還只是華夏國的,還不算那些國外的修鍊者。

只是想想,葉宇就覺得可怖,同時還有些擔憂。

自己的修為還是太低了,雖然比秦雷昌強上一些,可真要對抗那些修鍊世家,怕是還不夠啊。

不說別的,就雲海省的公孫世家,恐怕他都無法憑藉一人之力澆滅。

看來必須要抓緊提升實力了,否則別說報仇,憑藉他懷有《五術醫典》這種上古奇書,怕是保命都不夠。

這衛星電話還有另外一個特點,那就是電量足夠。

平時正常使用的話,足夠堅持一個月。即便是每天不停的接打電話,查閱資料,也能夠支撐十天半月之久。

這還不算,說明書上介紹說,這衛星電話還無視屏蔽信號。

不管是深山老林,或者是萬丈海底,亦或者是在別的國度,只要衛星電話不關機,就有信號,就能夠接打電話,收發簡訊。

這簡直就是手機族的最愛啊,哪怕葉宇不怎麼玩手機,也覺得自己撿到了寶貝。

一部手機就能夠擁有如此讓人垂涎的功能,那別墅和專車恐怕也不會差吧?

想到自己在雲河市的辦公場地以及專用車輛,葉宇竟不由得期待起來。 「爺爺,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這姓葉的軟硬不吃,非要通過儀器來決定病情,咱們還有必勝的把握嗎?」

另外一邊,只有皮亞新和皮長軍兩個人的房間內,前者忍不住開口問道。

皮長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說:「亞新,你放心,一切都在爺爺的掌控之中,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真的嗎?」皮亞新驚喜道。

「當然是真的啊,我可就只有你這麼一個孫子,而且還是從醫人員,肯定要保障你的身份地位不受到任何侵犯,否則的話,我這後半輩子養老豈不是沒有著落了?」

皮亞新忙慚愧的說道:「爺爺竟拿我開玩笑,不管如何你都是我的爺爺,我都會好好的孝敬你老人家。只是爺爺,你究竟有什麼對策?能不能提前給我透露透露?」

「這是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讓咱們明天拭目以待吧。」皮長軍搖搖頭說。

「連你老的親孫子都不能說?」

「不能說。」

皮長軍收起笑容,沉著臉道。

皮亞新也知道再問也問不出什麼所以然,便告辭離開。

回到自己的家裡,皮亞新左右都睡不好覺,只得拿出手機給他之前聯絡的那些病號打電話,可惜對方的手機不是正在通話中就是無人接聽,氣的他差點就把手機給摔了。

就這樣,輾轉反側,一夜無眠,等第二天起來的時候,竟盯著兩個大大的熊貓眼。

「皮亞新,你這是怎麼搞的?被別人揍的嗎?怎麼兩隻眼睛這麼黑啊?跟個大熊貓一樣。」葉宇進入會議室,看到皮亞新的情況,忍不住調侃道。

「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