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一大清早的鬼叫?

正常人也要被你嚇的心臟病了。

【我幹嘛?】

旺財號氣呼呼的,用著鼻子噴氣。

【神仙姐姐,你怎麼能將我一隻狗砸,丟在珊瑚礁中?!】

【萬一我被那些傢伙們吃掉怎麼辦?你又不是沒有看到,那些傢伙們一個個有多大,多猙獰!】

我這種體型,都不夠它們塞牙縫呢!

「你想被它們吃,他們也不一定吃啊?」

海域禁地,不愧是禁地。

此處白天是沒有什麼異常,可一到晚上,光怪陸離的傢伙們就開始活動了。

像什麼六頭大白鯊啊,三頭大章魚啊,多腳怪魚……

反正只有你想不到的畸形。

看著就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要不然旺財號也不會,直接被嚇暈了過去。

「再說了,我在我們兩個身上下了隱身術,它們看不到我們的。」

膽子小就要承認。

什麼怕死不怕死的?

根本就是借口!

【……】

旺財號氣鼓鼓著腮幫子。

氣到想變形!

啊啊啊!

我家神仙姐姐太欺負人了,太欺負狗砸了!

【神仙姐姐,我走了!】

旺財號說走就走,實體數據直接消失,化為一串代碼遁形於不爭的腦中。

「旺財,旺財?」

真生氣了?

嘿嘿嘿!

不爭緊張的表情,突然就變成了竊喜。

「華銳,快過來!」

不爭開口喊樓下的某憨憨。

「不爭,什麼事情啊?」

明不爭下床,將床下的布袋子拖出來。

「快來,幫我剝珍珠。」

一顆,兩顆,三顆……

不爭坐在華銳的身邊,看著他撬開一個個的扇貝,然後將扇貝里的珍珠剝出來。

二百八十八顆珍珠。

昨晚成效不錯!

「明不爭。」

這邊才將珍珠揣到自己的兜里,不爭便聽到了門外有人叫她。

我『傳家寶』怎麼來了?

不爭盯著門外站著的藍鳴,他又有任務了嗎?

「明不爭,我想要你。」

「噗——」

不爭剛喝到嘴裡的茶,直接噴了出來。

「你,你說啥?」

我『傳家寶』這是要搞啥?

我們才見過幾面啊,你就一臉正經的和我說這樣的話?

一臉正經,可這說出口的話,很不正經啊!

「我說,我想要你!」白衣少年的臉上,表情認真。

不爭:「……」

「明不爭,你為什麼不說話?」

「你,難道不想跟我嗎?」

藍鳴見眼前的小美人魚不做回答,緊接著,他便看到了眼前的石頭房中,又走出了一條美人魚。

這條美人魚他也見過。 「你以後就跟著我吧,你覺得怎麼樣?」周安還是想問問這個乞丐自己的想法,如果他不想跟著,那自己也不會強迫他,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他希望自己身邊的人都是自願留在自己身邊的,而他覺得這次也是一個緣分。

「我當然願意了,真的很感謝您。」幾乎是下意識的就答應了,這個乞丐本身就現在就沒有地方可以去,再說了還有一個老父親,他現在就算是要重新做回中醫,那也沒有那麼快,而且眼前的這個也不亞於自己的救命恩人了,他救治了自己的父親,而且又提出了這個要求,那自己自然是要跟著他的。

周安現在也十分滿意,今天又有了一個意外的收穫,便是這個乞丐。他覺得這個乞丐也是一個可造之材,應該也是經過系統的學習過藥材的,在這方面上有天賦,所以自己也算是得到了一個人才,有什麼事情還能一起交流一下。

等到處理完這件事情之後,周安也沒有忘記自己本來的目的,他是要帶著老闆娘去找強哥算賬的,這件事情也是時候有一個結果了,他本來就看不上強哥,自然也不會給他這個面子,該算的賬是一定要算的,而且這個總經理的人也確實該換了。

一旁的老闆娘被這麼一看,更是驚嚇不已,她還不知道,等會兒見了強哥之後會發生些什麼事情,總之一定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的,她自己平時最怕的人就是強哥,雖然平時也不會發脾氣,但是生氣的時候。也是很難以預料的,而且現在自己做出了這麼不理智的事情,很有可能會改變他們一大家子人的命運,這可不是說著玩的。

強哥聽說這件事情之後,痛罵了一頓老闆娘,真沒想到這個女人會做出這樣的事,實在是太欠缺考慮了,先不說他們根本就不是周安的對手。就憑周安現在才是自己的老闆,他們又能做什麼呢?

就她那個弟弟,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早就應該趕出去了,只不過自己體諒這是她的弟弟,也容忍了好久,一直沒有對他動手,現在卻做出了這樣的事,捅了這麼大一個婁子,那個女人居然還要暗殺周安,她以為她能做得到嗎?實在是太目中無人了。

現在周安來找自己,他也弄不清楚是什麼目的。,是總歸不會是什麼好事的,畢竟那個女人做出了這樣的事,不給一個解釋的話,肯定是說不過去的,只是他也不知道周安到底會怎麼樣。他只能希望周安能夠網開一面吧,畢竟他自己是沒有別的心思的。

強哥在聽到周安來到酒店之後,就立刻第一時間迎了上去。他知道,現在躲的話不是辦法,只能儘快解決這件事情,因為他知道自己躲也是躲不過的,還不如直接面對,看看周安到底想怎麼做。

總會有辦法的,車到山前必有路,他在這個行業從事了這麼多年,總不能就這麼被除掉了。

「大哥,我知道這女人做事不對,我替她向您道歉了,我心裡是別無二心的。」強哥知道自己一定要表明自己的忠心,不能讓周安覺得自己也要背叛他。這是一個人最忌諱的事情,如果自己表現出了這種想法,肯定會吃不了兜著走,現在周安心裡應該是極其憤怒的。他只能現在先哄周安。

「你的女人都想對我動手,你是不是也想對我動手呢?」這個女人不管再怎麼樣,她也是強哥的媳婦,現在這個女人對自己出手,那這個強哥也不會好到哪裡去,他本身就是對這個人充滿了忌諱的,也不想讓他在自己手下做事。

畢竟他之前也曾是別人的人,他還不屑於,也不需要這樣的人。所以現在要想辦法把他趕出去,或者直接解決了這個人也可以,這都要看強哥的表現了。

強哥的內心非常害怕他,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出自己的想法,他知道周安就像是一個笑面虎,可能有的時候表面看不出來什麼,但是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要變臉了,這種人是非常可怕的。

他當然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反擊,因為他深知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只是現在看來,也不知道有什麼應對的辦法,好像說什麼都是不對的。

而強哥身邊的一個小弟就看不過去了,他跟著強哥這麼多年,怎麼容許別人對強哥說出這種話呢?就算這個人是新來的老闆又怎麼樣,這麼不講道理,他早就看不下去了。

他直接在光明正大的就動了手,還沒到周安眼前,就被周安一個掃堂腿給弄倒了,非常滑稽,周安都不想親自收拾這個人。直接叫了身邊的一個手下,對他動了手。

強哥也不知道這麼不知道這個手下到底是怎麼想的,怎麼會在現在選擇動手呢,可能他不知道周安的厲害之處吧,但是他現在動了手就等於自己有了異心,想要對周安動手似的,他自己可是無辜的阿,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對周安動手。

都到了現在,強哥也想不了那麼多了,直接跪到了地上。

「周大哥,我真的沒有想要動手的想法,是這個人他自己想動手的,我從來都沒有過不該有的心思。」天地良心,他知道自己就不是周安的對手,怎麼可能想要對他動手呢?而且周安也沒有要把自己怎麼樣,還讓自己在這裡繼續工作,那也是不錯的了。

本來強哥身邊的人開始動手,周安還覺得強哥真的有這麼傻,居然選擇直接對自己動手呢,不過聽強哥這麼一說,他可能真的對自己沒有什麼別的想法。

但是他也不想讓這樣的人繼續在自己手裡幹下去了,這樣的人,他手底下是不需要的,他想去哪裡也與自己無關,他們畢竟曾經也是對立面,這種感覺是很奇怪的,他現在可以,忠於自己,以後也可以忠於別人,該怎麼讓自己去信任這樣的人呢。 腹黑王爺傾城妃 「明不爭,你是因為他,才不想跟著我的嗎?」

藍鳴看向華銳,眼底的怒氣,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知曉。

不爭:???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你到底想說什麼?」

女孩兒蹙眉,感覺自己理解的意思,和他理解的,好像不一樣啊?

「我想要你跟著我!」藍鳴努力平緩下自己的情緒,看向明不爭。

不爭:!!!

讓我,跟著你?

這麼簡答的意思,你竟然說成,想要我?

你知不知道,想要我有多少種解釋啊?

「跟著你幹嘛?!」

跟著你能吃香喝辣嗎?

我到這裡,只是為了跟著你這麼簡單嗎?

你還想不想當我的人了?!

藍鳴望著突然就很生氣,表情都變得陰翳起來的女孩兒,不明白她為什麼就生氣了?

「跟著我,有什麼不好?」白衣少年的語氣,因為明不爭的不善,反而變得柔和了起來。

「你跟著我,你想去哪兒,都不會有人欺負你。」

不爭:「我現在,也沒人欺負我!」

『傳家寶』你有點自知之明好嗎?

我還用得著你保護?

你忘記了,你大戰大章魚的時候,是我救了你?

「那,那你跟著我,我能,能……」

藍鳴半天,也沒能想出一個,比較誘人的回答。

「我能,載著你到處遊覽。」

最終,他還是想出了一個,讓自己滿意的回答。

不爭挑眉。

我『傳家寶』,好像有點傻。

重生萌妻:給陸爺撒撒嬌 千萬個能說動我的理由?

你最終就想到了這麼一個?

嗯。

也挺好。

不爭在藍鳴強烈的,徵求的眼神下,點了點頭。

藍鳴眼睛一亮:「明不爭你同意了?」

藍鳴與其說,讓明不爭跟著他,不如說,他就此跟在明不爭的身邊。

「那他怎麼辦?」白衣少年看向華銳,顯然對他很有敵意。

女孩兒和這條美人魚的關係,太好了一點,不開心。

「華銳,你說呢?」

不爭看向某憨憨。

華銳張口便道:「不爭去哪,我就去哪。」

我娘說了,要我這輩子都跟在不爭的身邊。

事實證明,跟在不爭的身邊,真的很好。

吃喝不愁,日子過的越來越滋潤了。

「不行!」藍鳴一聽這話,張嘴便拒絕了。

爭爭的身邊,有我一個便足夠,哪能再有別人?

這樣是不對的!

「為啥不行?」某憨憨聽到藍鳴說不行,當下也不高興了。

「不爭問的是我,又不是你,你說什麼不行?」

華銳看向明不爭,表情帶著委屈:「不爭,這一次,難道你又要丟下我,和他一起走嗎?!」

華銳目光落在藍鳴的身上,真的是沒有看出來,他有什麼好!

藍鳴:「你非要跟著爭爭幹什麼?」

華銳:「那你呢?」

藍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