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三下五除二,秦大少就完成了脫衣的過程,化身為狼。

「小妞兒,準備好了嗎?」他壞笑著問道。

看見汪小妞兒點頭,他腰一沉,進入到那片美好之中。

「啊!」她眉頭緊皺。

隨著一聲嬌啼響起,靈力進入汪雨嘉的身體,開始修復受損的部位。

很快,撕裂般的痛楚被暖洋洋的感覺所替代,不需要她出聲,秦大少已經開始埋頭苦幹了。

別說,在老爹的床上和他的寶貝女兒做某些事情,會讓人產生一種莫名的興奮,秦大少已經沉浸在這種興奮之中,攻擊的速度變得很快。

不一會兒的功夫,汪小妞兒登上了巔峰,心中些許羞澀完全煙消雲散,開始忘情的高喊著。

隨著兩人動作的不斷加快,厚重的紅木大床發出輕微的「吱呀」聲。

由此可見,未來老丈人汪昌嶺的「戰鬥力」還是很有限的。因為秦大少已經玩兒壞了好幾張床,這張床看起來已經用了很長時間,竟然還好好兒的,看來得給他弄點兒葯補一補,否則的話未來老丈母娘肯定會空虛的,嘿嘿。

靈力順利的幫她開拓經脈,最後在丹田形成一個氣旋。

由於前面那些女孩子都已經修真很長一段時間,為了不讓她們之間的等級拉的太開,秦大少動用了半個「儲存站」,直接讓她成為修魂期下品修真者。

雖說跟其他女孩子有些差距,但只要努力修鍊,肯定會在短時間裡趕上去。

汪小妞兒自己都記不清楚一共多少次登頂,她奮力迎合加上高聲喊叫,終於耗盡了最後一絲力氣。

秦大少不忍繼續辣手摧花,提前繳械。

歷時一個鐘頭,兩人都得到了最大的愉悅,相擁一起喘著粗氣。 手機鈴聲響起,汪小妞兒一個機靈從床上坐起來。

她拿起放在床頭櫃的上手機:「喂,爸爸!你和媽媽馬上就回來,不是說要到很晚的嗎?」

揚聲器里傳出一個很有磁性的聲音:「酒會實在是沒意思,留你一個人在家,我跟你媽媽還真有點兒不放心。我們這就回去,你想吃什麼,我路上買給你。」

小妞兒看了看時間,現在是下午六點,她嬌聲說:「其實我不餓的,而且也不是一個人,剛才我打電話給秦烽哥哥,他要過來呢。」

「是嗎,小烽要過去,那我跟你媽媽才得趕緊回家呢。」汪昌嶺笑著說:「這樣吧,我們請小烽吃飯,現在回去做有點兒來不及,乾脆直接到酒店定幾個菜。」

汪雨嘉心想姐夫老公已經陪了我一下午,可不是剛剛過來的。

掛了電話之後,她開始穿衣,雖然全身上下還是沒有一點兒力氣,但總得打掃「戰場」,不然會被爸爸媽媽發現。

秦大少幫她一起收拾,兩人細心的檢查房間里的每一處,確認沒有留下任何痕迹,這才放心。

臨走之前,小妞兒拿出空氣清新劑噴了幾下,用於掩蓋空氣中那股淡淡的魚腥味。

汪昌嶺帶著老婆回來的時候,兩人老老實實的坐在客廳沙發上,秦大少正在講笑話,把汪小妞兒逗的咯咯直笑。

「汪書記回來了。」他站起來打招呼。

「客氣什麼,別把書記掛在嘴邊,還是叫汪叔叔吧。」汪昌嶺笑著說,一臉和藹可親的表情。

秦大少心道其實叫叔叔也不太合適,最合適的稱呼是未來老丈人,當然了,他要是真這麼叫的話,估計汪書記會當場爆發。

淡定,還是蛋定一些比較好。

汪夫人和他寒暄幾句,然後去往樓上換衣服卸妝。

汪小妞兒被老爹支走,他沉聲道:「小烽,我聽說你要把公司遷到省城去,這是真的嗎?」

秦氏集團是平原市的明星企業,每年為經濟增長和稅收做出巨大貢獻,這讓剛上台的汪昌嶺很看重,這家公司要是遷走了,他可就沒有跟同僚們顯擺的資本了。

「是真的。」他點點頭,說:「雖然平原市的發展前景很好,汪叔叔又給了不少優惠政策,但還是無法跟省會相比的,所以我決定把公司遷走。當然了,原來的廠礦和店面,會繼續經營。」

汪昌嶺一臉的可惜,他是個政客,秦烽是個商人,大家站立的角度不同,看問題的方式也不同。他很希望秦氏集團能繼續留在平原市,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當官最看重的是政績,經商最看重的是利潤,總不能為了自己的政績,讓人家放棄更高額的利潤吧。

「哎,看來你已經決定了,那我就不說什麼了。」汪昌嶺嘆氣道。

秦烽知道他心裡想的是什麼,笑著說:「汪叔叔放心,我只是先把管理層遷過去,生產環節還是在平原市完成。當然我會逐漸在省城開設新的子公司,但那是需要一定時間的。再者說,難道汪叔叔甘心一輩子待在平原市,就沒想過去省城當市委書記,或者是當省長嗎?」

汪昌嶺的心猛的顫了一下,當初被連明飛壓著,他覺得自己能從二把手上升到一把手,是很困難的一件事,能在退休之前實現這個願望,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可連明飛很快就倒台,他順利轉正,過程極為順利。這讓他不由自主的提高了目標,自己才四十歲出頭,在上升一個高度甚至是兩個高度,都不是難事。

而且這話是從秦烽嘴裡說出來的,他能當上這個市委書記,嚴格來說就是佔了秦烽的光。

他搓著手,小心翼翼的問道:「小烽,你覺得汪叔叔有希望嗎?」

「當然,您年富力強,希望很大呢。」他笑著說:「到時候您升了省城市委書記,我的公司也差不多完成了搬遷,到時候業績不還是您的嘛。」

汪昌嶺心跳加速,一拍桌子說:「有小烽你的這句話,汪叔叔心裡也就有底了。以後呢,還要請你多多在領導們面前為我說好話,叔叔要是真的陞官了,絕對不會忘記你的。」

「呵呵,我一定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秦烽用上了保證的語氣,既然你汪大叔的女兒已經跟了我,我肯定會為你出力的,升官發財不在話下。

雖說秦烽並不太認識政界的人,可哪個當官的不得給魏擎天老爺子面子,請他幫忙一定能把事情辦成。

飯店把定好的酒菜送了過來,汪昌嶺熱情的請秦大少入席。

汪小妞兒雖然極力掩蓋,但還是被心細如髮的汪夫人看出不對勁兒,她小聲問丈夫:「昌嶺,我怎麼覺得女兒有些奇怪。」

「奇怪,哪裡奇怪了?」汪大叔不解,他覺得女兒除了有些慵懶之外,其他都很正常。

汪夫人搖搖頭說:「我也說不太清楚,就是感覺不對勁兒。」

汪大叔看了一眼女兒,又看了一眼秦烽,笑著說:「有個大帥哥坐在身邊,她肯定會表現出不自然。咱們女兒不小了,加上電視劇整天演你情我愛的橋段,現在的小孩子都早熟。」

汪夫人不由自主的也看了秦烽一眼,說:「小烽是個很不錯的孩子,年紀輕輕但是把公司管的那麼好,而且背後有那麼大的靠山,給咱們當女婿是個不錯的選擇呢。」

汪大叔眼睛一瞪:「他比小嘉大四歲好不好,再說了,人家是有女朋友的。」

「大四歲怎麼了,你不就比我大五歲的嗎?」汪夫人白了他一眼:「有女朋友怎麼了,又沒有結婚。再說了,就算結婚了,還可以離的嘛,咱家小嘉可是個美人兒坯子,長大之後肯定是極品美女,又不是配不上小烽。他倆真能結合的話,對你也是有莫大好處的。」

信息全知者 汪大叔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現在就開始讓他們培養感情?」

汪夫人神秘兮兮的點點頭,他們哪裡知道,自家女兒已經是秦大少的人了,這種做法算得上畫蛇添足。

最新全本:、、、、、、、、、、 貴族高中,三小魔女齊聚,穿著校服的她們,簡直就是青春的代名詞。

由於三個小妞兒的身體發育程度,遠遠超過了同齡的女生,遠處的幾個男生時不時的朝這邊看一眼,更有甚者已經開始吞口水了。

方菲看著汪雨嘉,問道:「小嘉,到底是什麼事情啊,不能在教室里說嗎?非得把我和小芷叫出來,我們很忙的。」

「對啊,我們很忙的。」黃筱芷附和道。

超級魔獸工廠 汪雨嘉眼眉一挑:「那我問你們,你們忙什麼呢?」

黃筱芷轉頭看著方菲:「對啊,我們在忙些什麼?」

「當然是忙著溫習功課。」方菲說這句話的時候,一點兒底氣都沒有。

小丫頭本來對學習就不太感冒,現在有了個有錢的姐夫兼老公,以後的日子根本不用發愁,更不會把學習當回事兒。

「切,你自己信嗎?」汪雨嘉白了她一眼,然後說:「姐懶得跟你們賣關子,實話告訴你們吧,我們是好姐妹了!」

黃筱芷哼道:「這還用你說嗎,我們一直都是好姐妹。小嘉你是不是吃錯藥了,又或者是早上忘了吃藥吧。」

「你才忘了吃藥呢。」汪小妞兒傲聲道:「我的意思是,從現在開始,你們不許再看不起我,因為我也是姐夫老公的人了,同時也具備了修真能力。」

「啊?」兩女一起瞪大了眼睛,不相信的看著她。

汪小妞兒俏臉一紅,哼道:「怎麼,只需你們做姐夫老公的情人,就不許我也做嗎?以後大家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不許孤立我,明白嗎?」

黃筱芷下意識的點點頭,方菲反問道:「姐夫什麼時候把你辦了?我怎麼沒聽他說過,你確定自己不是開玩笑?」

汪小妞兒說:「姐夫把你辦了的時候,也沒有跟我們說啊。這事兒是很私密的,怎麼可以隨便說給別人聽,你以為是講笑話呢。」

「好吧。」方菲只能接受這個事實,其實她心裡早就做好準備了,死黨成為姐夫的女人,是鐵板釘釘的事情,很早的時候就只剩下時間問題。

黃小妞兒開口問道:「小嘉,你現在是什麼等級?」

「下品修魂期。」小妞兒傲聲道。

方菲和黃筱芷臉上儘是羨慕,姐夫可真夠偏心的,一開始就讓她成為修魂期的高手,要知道她們兩個是經過刻苦修鍊,才進入修魂期的。

……

秦烽走進一條衚衕,對著牆角陰影說:「莎莎,找我什麼事兒?是死亡天使的人出現了,還是天理教的人?」

誤入狼懷:老公放肆疼 伊莎貝拉從黑暗中走出來,回答說:「是死亡天使的人,這次出現的是個等級相對較高的殺手,他跟蹤了你好一陣。」

「呵呵,這麼說來的確是高手,哥都沒有察覺出來呢。難道,是我的各項能力降低了?」他自嘲的說。

美女教官搖搖頭,說:「是對方比較謹慎,從不接近到距離你一公里的地方,你當然感覺不到。你暫時是安全的,對方在沒有摸清楚你的生活習慣之前,是不會貿然動手的。」

秦大少聳聳肩:「好吧,希望這次他們派來的人,不要太過令我失望。只有地位的高的人,才能從他嘴裡挖出更多情報。」

伊莎貝拉接著說:「你所關心的天理教,據說正在搞大規模的調動,應該和教主親臨有著密切的關聯,你得小心一些,還有姐妹們的安全,你得上心。」

他點點頭,說:「繼續監視。」

一公裡外的地方,有個歐洲長相的男子站在高處,手裡拿著望遠鏡。

從望遠鏡里,他只能看到秦烽站在一處陰影前,並沒有發現伊莎貝拉。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觀察,他確信目標人物是個高手,想要用常規的方式完成任務,簡直是天方夜譚。

就說現在吧,秦烽好像是一副毫無防備的樣子,可一旦他把狙擊步槍拿出來,就算是打光所有的子彈,也休想傷到對方一根毫毛。

只是他還不知道,自己的身後也多了一雙眼睛。

秦烽走出衚衕,把接下來的目的地,選在了平原市警察總局。

警局大門口掛著條幅:熱烈慶祝省城恐怖爆炸案告破,集中精力為市民創造一個和諧的環境。

這丫都是春節前的事情了,竟然還在宣傳。再者,人家省城警方破獲的案件,跟你們這些傢伙有一毛錢的關係嗎?

真事一群喜歡往自己臉上貼金的傢伙!

走出電梯,迎面而來的是羅曼大美女。她穿著黑色的緊身小西服,肩膀部位微微上翹,下面是一條同色的小裙,裙擺堪堪遮住一半的大腿,然後是兩條穿著紫色絲襪的美腿。

隨著兩條長腿的邁動,深色小皮鞋發出清脆的聲音。

「曼曼,你這是幹什麼去?」他笑嘻嘻的與之打招呼。

美女經理瞟了他一眼,哼道:「去給副局長送材料,是我們前幾次聯合行動的總結報告。」

「哪個副局長,最胖的那個傢伙嗎?」秦少眼睛一瞪:「可別說我沒提醒你,那傢伙是個**,你穿的這麼漂亮,人又長的這麼美,不怕他騷擾你嗎?」

美女經理盯著他的褲襠,說:「姑奶奶是誰想騷擾,就能騷擾的嗎?」

秦大少有一種蛋疼的感覺,嘿嘿笑道:「那是,除了我之外,敢於占你便宜的傢伙們,每一個有好下場。何領導在幹什麼,工作還是發獃?」

「當然是工作,你以為大家都像你,整天的遊手好閒。我還有事要做,沒空跟你在這裡白話,再見。」羅曼說完,邁腿就走。

這是怎麼了,跟吃了槍葯似的。

難道是因為何領導跟哥的關係變了,曼曼吃醋了?

很有可能,以前她們兩個是攻守同盟,現在何慕晴被秦大少徹底搞定,同盟也就不復存在,另一個成員舒雅靜早就是他的女朋友了,很顯然羅曼成了孤家寡人。

看著美女經理絕美的背影,他嘟囔一句:「早點兒選把自己洗白白送上哥的床,你不就跟她們一樣了,這事兒怪的著我嗎,是你自己不主動。」

(我愛我家書院)

【,謝謝大家!】 秦烽走進何慕晴的辦公室,走到她的身邊,動作自然的將何美女抱住,接著便是一通長吻。【風雲閱讀網.】

長吻過後,美女領導香喘著問道:「你怎麼又招惹上死亡天使了,人品大爆發嗎?」

秦大少眼睛一瞪,哼道:「天地良心,什麼叫我招惹上他們了,是他們招惹到我了好不好?我發誓之前跟他們沒有產生過任何的交集,是他們挑釁在先。」

何領導白了他一眼:「是嗎?反正在我看來,你就是個不甘寂寞的傢伙。姥爺說了,讓你抓緊時間搞定這件事,過陣子可能要給你新的任務呢,免得到時候你脫不開身,對任務產生影響。」

「什麼任務,事成之後有什麼好處?」他馬上雙眼放光。

美女領導對他表示更加的鄙夷,哼道:「姥爺沒告訴我,我哪裡知道?想要好處跟他提啊,你這個傢伙真是,升官發財了不說,還把老爺子嘴疼愛的外孫女騙到手,現在還想要好處,做人不能這麼唯利是圖。」

秦大少馬上換了一副表情,信誓旦旦的說:「好吧,哥打算yin民服務,絕對不再提好處這兩個字。可老爺子也太看得起我了,死亡天使這個組織的嚴密程度,不亞於死亡島,是說搞定就能搞定的嗎?」

「那你別閑著,趕緊查啊。」何領導重新坐在轉椅上,說:「我已經委託國際刑警、美國中央情報局、英**情六處等等部門,讓他們全力協助。」

秦大少聳聳肩:「沒用的,該知道的我們已經都知道了,我們想知道的同時也是他們想知道的,他們同樣查不出來那些關鍵內容,所以最好還得靠自己。」

美女領導有自己的目的,說:「有幾個合作夥伴,總比孤家寡人要強。另外,你沒看出這是一招兒打草驚蛇嗎,死亡天使應該會很快得到消息,這麼一來,他們就不得不抽調人手,加強己方的防禦。而你這邊的壓力,就會相對少一些。」

秦烽由衷的豎起大拇指,贊道:「聰明!還有一件事告訴你,他們派了第二批人過來,我們應該很快就能得到新的情報了。」

美女領導高興的說:「那就好。」

兩人聊了一會兒,他見時機成熟,說:「晴晴,我建議咱們把辦公地點搬到省城去,你有意見嗎?」

「為什麼,在這裡不是挺好的嗎?」她不解的問道。

「因為我的公司要搬過去,那代表我得跟著過去,你是我女朋友,難道不跟著我一起嗎?」他笑嘻嘻的說。

美女領導眼眉一挑:「靜靜肯定同意了是吧?還有曼曼,她是你公司的人事部經理,公司都搬走了,她當然也要跟著走,是唄?」

「是這樣!」秦大少點頭說。

「好啊,你們都商量好了,最才通知我!」美女眼睛一瞪。

秦少解釋:「不是這樣,其實我也是剛剛才跟曼曼說的,她表示無所謂,你跟靜靜肯定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難道還需要我多說嗎?再者,省城的各項條件比平原市還是強很多的,比如交通,幾大航空公司的航班直通全國各大城市,平原市的小機場只有區區幾條航線,能比嗎?」

美女領導點點頭:「算你說的有道理,不過既然大家都是修真者了,以後肯定是要駕馭飛劍的,跟航班有什麼關係嗎?」

說話的時候,何慕晴故意眨了幾下大眼睛。

「呃!」秦大少詞窮,嘟囔道:「反正我已經決定了,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美女領導白了他一眼,伸個懶腰道:「換換環境也好,在這裡的確待膩了。不過既然這是你提出的建議,關於搬家、選工作地點這些事情,你一個人搞定,姐懶得管。」

好吧,不就這點兒小事兒嗎,哥一句話,有的是跑腿兒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