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不承認自己是強者,哪怕所有人都這樣認為,他卻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有血有肉的軍人!

因為,很多人都把鬼閻王當成了真正的強者,甚至視他同救世主所差無二了,強者能夠扭轉乾坤,改變命運,不光是改變自己,還能拯救和覺悟很多人。

鬼閻王終歸還是人,血肉之軀,又怎麼能做到神才能做到的事情呢。

「鬼閻王自謙了。」喬辰逸抬眼望了望手術室,道:「只要願意戰鬥下去,那就是強者,不光你是,顧彤那丫頭也是。」

別因她是女人,而小看顧彤。

喬辰逸相信,顧彤小小的神軀里,潛藏著巨大的正能量。

而且,這是他們首城相遇后,喬辰逸才如此想的事情。

雖說不知顧彤這丫頭究竟經歷了什麼,但是喬辰逸可以確定,她肯定懷有心病。

厲焱菲薄的唇開啟,有些深思的意味,道:「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多謝辰逸哥指點了。」

喬辰逸雖然沒有明言,但是旁敲側擊,皆有暗示。

他這是關心則亂了,因為擔心顧彤承受不住,所以倍感焦灼。

殊不知卻忘了,顧彤本身,也是有所能量了。

逆向思維來想,若是顧彤不是厲焱的女人,而是戰友,現在厲焱坐在這裡,肯定會臨危不亂,因為他相信顧彤的實力。

這就是親近人的影響力,能夠讓理智到巔峰的人,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

手術室。

室內光線充足,卻也無法遮蓋住壓抑的氣氛。

每一位醫生的臉,都是嚴肅的,他們看上去無比的緊張,他們爭分奪秒,搶救著手術台上的病患。

早在十分鐘前,血庫就把最後的兩包血送往手術室,這些血液只能支撐一個小時。

醫院的醫生見到這樣的情況,接連傻了眼,四個小時都不一定能夠搶救的手術,要改成一個小時,他們這是在跟死神抗爭嗎?

然而,就在這時,軍區派來的年輕醫生顧彤,強行打斷了他們的思考,道:「放棄病人的胳膊,以止血為主,若是實在不行,就做截肢手術,全力對付腹背傷口,爭取時間,一個小時內完成手術。」

沒有任何的商量。

也不允許任何的討論。

更沒有要求患者家屬簽字,這個小姑娘就擅作主張,要切除病人的胳膊。

安全醫院的主刀醫生微楞,道:「這位長官,我們沒有權利做主,若是沒有患者家屬簽字,出了事,我們都要上醫療法庭的。」

顧彤拿著止血鉗,其上夾著棉花,正在處理傷口周邊的殘留物,道:「患者的父母無法抵達,現在是非常時刻,只能特殊情況特殊對待了。」

小玉曾經說過,她的父親出了事,而她之所以成為這副樣子,全都是她母親害的。

就是因為這樣,根本沒有直系親屬,會來給她簽字。

主刀醫生再次猶豫,道:「可是這不符合章程……」

醫院有醫院的規矩,這樣處事,絕對不符合章程,主刀醫生也是怕了,所以不敢擅自妄為。 顧彤也在醫院待過,所以了解醫院的規矩,道:「這個患者牽連重大案件,警方已經介入調查了,她是直接證人,若是她的生命受損,那麼案子的線索也會中止,所以,必須救她!」

無論如何,小玉她都是救定了。

雖說沒有詢問本人的意願,可是顧彤相信,憑藉小玉強烈的復仇之心,她願意承擔這分痛楚。

……

「你的腎……」

「沒有,已經沒有了,他們奪走了我的腎臟,他們還想要我的心臟,我的血,他們想把我養成一個血庫,一個替別人服務的天然血袋子!」

「媽媽把我賣了以後,我被羅宏控制了兩年,這兩年裡,我掌握了很多羅家的噁心事,羅家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雖然我只知道一部分,可是卻足夠他們吃一壺的了。」

「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被他們抓住,所以,我想把這些都告訴你,行嘛……」

……

顧彤回想起,曾經同小玉的對話。

小玉的悲痛,恨意,痛苦不堪。

顧彤都明確的感受的到,所有的一切,都是小玉曾經經歷過的傷,她把這些全部轉化成了活下去的希望。

她想活下去。

她想手刃仇人。

她想替自己報仇。

顧彤不由想到了前世,失去舌頭,沒有雙腿的她,又是如何的苟延殘喘。

可是,哪怕是這樣,她還是沒有放棄恨意。

只有更恨,沒有放下。

哪怕最後缺氧慘死,她也想活下去。

死有何難,生才不易呀。

……

顧彤的思緒抽離,眼神變得堅定了,她不管暴不暴露醫術了,動作飛快的開展了手術。

她的動作穩准狠,一看就是有過多年手術經驗的主治醫生。

『嘶……』

周圍的醫生皆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根本不敢想象,這位年紀不大的軍醫,居然擁有這樣高超的醫術。

她的動作老練諳熟,已經讓手術室的醫生們咋舌了,因為他們所見過的最著名的醫生,執行過上千台手術的教授,也不過如此。

她就好像是專業的主任、教授,只要是她存在,他們就能安心一樣。

可以的。

若是由這位軍醫主刀,他們沒準能夠救活患者。

幾乎就在這一剎那,所有的醫生全都升起了這個可怕,甚至還有不切實際的想法,而且這個想法,自從升出,就久而久之沒有消散,就好像是深深的刻在了他們的腦袋裡一樣。

整個手術室的醫生,全都忙碌了起來,他們訓練有素,配合有序,皆都聽從顧彤的指令,一絲不苟的進行著手術。

二十分鐘左右的時間。

顧彤終於完成了腹部的手術,她最後將其縫合,額頭上都已經滲出細汗了。

手術室助理醫師替她擦了擦汗,道:「軍醫,她的背後也有傷。」

這個顧彤知道!

只是後背的傷勢,卻不致命。

顧彤抬了抬眼,掃向了院方的主刀醫生,微微一驚,道:「你給它縫合了?」

主刀醫師擦了擦傷口周邊,後退后一步,將其縫合的工作,交給了助理醫師,道:「我把血管縫合了,暫時能夠止血,不會影響手術進行,至於這條胳膊日後如何,就看患者的命數了。」 果然是主刀醫生,技術就是不一樣。

能夠利用最為保守的治療方式,暫且給小玉留下了一條胳膊。

當然了,這若是換做了顧彤,也會選擇這樣的治療,能夠保證胳膊留下來,才是最好的選擇。

顧彤心中一喜,卻也沒有多聊,道:「患者還有背部的傷口,細菌處理乾淨后,趕快縫合。」

主刀醫生點頭,道:「行。」

這一段對話落下,手術室再次開始忙碌了起來。

所有的醫生,都已經忙成了陀螺,圍繞著整個手術室亂轉。

……

不知道究竟過去了多久……

手術終於完成了。

『叮–』手術室滅了燈,表示手術已經結束了。

厲焱和喬辰逸心中一喜,他們趕忙起身,奔著手術室的門走了過去。

『吱嘎–』手術室推開了一個縫隙。

醫生們推著還在昏迷中的小玉出來了,現在剛剛完成手術,卻不代表小玉徹底沒事了,剩下的還需要看小玉的生命力了。

厲焱和喬辰逸看著小玉被推走,卻也沒有跟過去的意思,他們伸長了脖子,窺探著手術室中,卻遲遲未曾見到顧彤的身影。

十分鐘左右的時間。

顧彤褪去了防塵服,摘下了沾滿鮮血的手套,略帶倦容的走出了手術室旁邊的房間。

厲焱三步化作兩步走了上去,他單手攬住顧彤,道:「你沒事吧?」

顧彤搖了搖頭,道:「我沒事,就是有點累了。」

高強度的手術堅持下來,而且神經一直處於極度緊張的狀態,但凡是個人都會受不住吧。

喬辰逸趕忙張羅著,道:「快過來坐一會。」

厲焱扶著顧彤,緩步坐在了長廊的椅子上休息。

喬辰逸貼心的遞過來了一瓶飲料,有種讓其補充能量的架勢。

顧彤接過了水,喝上了一口,道:「辰逸哥,小玉到底牽連什麼案子呀?」

喬辰逸微微一怔,道:「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但應該也是大案子了。」

顧彤垂了垂眼皮,道:「七刀,刀刀致命,恨不得砍死她,滅了口,被害地點還是安全醫院,這確實是大案子。」

她是手術的醫生,自然最為清楚小玉的情況,那個殺手的手段了得,而且非常的陰狠,恨不得宰了她,讓她做鬼都不能安寧般的狠辣。

喬辰逸抿了抿唇,道:「小玉檢舉的案件本身,我不知道,不過我的同學,剛才來電,同我說了一些小玉自身的事,我也挺同情的……」

顧彤抿了抿唇,道:「她被母親坑害,腎臟被人割了的事吧。」

喬辰逸啞然,隨即道:「也不全是了……小玉被害的經歷完整,所說的案情詳細,她把所有的罪責,都怪罪在她的母親身上,卻從未懷疑過一個人。」

厲焱挑了挑眉,搶先道:「他父親?」

若是記得無錯,小玉同父親很親,並且從未懷疑過他。

喬辰逸點了點頭,道:「根據調查,羅宏害小玉至此,就是為了給他青梅竹馬的女友治病,而他的青梅竹馬,就是小玉親母的小女兒,而按照時間來算,小玉親母懷孕時,還未跟小玉父親離婚。」 若是按照小玉生母的為人,這個小女兒,是小玉父親的,還是出軌對象的,都還未可知。

只是……

根據時間推斷,小玉的父親很有可能認為,這個小女兒,就是他的親生骨肉了。

再加上,小玉對於父親的描述,足以見得,她父親愛慘了她親母。

若是這樣。

小玉的父親,也不是沒有賣掉小玉的理由。

喬辰逸繼續道:「而且,這兩年小玉的父親,曾多次聯繫過小玉親母,除去問小玉近況外,還多次提起複婚的事。」

因為復婚,就可以賣了女兒嗎?

多麼卑鄙的人家呀!

小玉無疑是被雙親拋棄,她的父母給予她生命,明明應該是最親近的人,可是卻也是害她最深,恨不得奪回他們賜給她一切的人。

削骨還父,割肉還母,簡直毫無人性!。

聽上去,就是孩子不懂事要挾父母,父母可憐心酸的故事。

可是誰曾想,這個世界上,還真有這麼狠心的父母,他們恨不得要回給予小玉的一切,哪怕是血肉。

顧彤自認為見識過了人間的悲涼,可是卻從來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凄慘的事情,她苦笑一聲,道:「還真是狼心狗肺,虎毒食子的父母呀!」

喬辰逸沒有說話。

厲焱沒有出聲。

他們耐心的觀察著顧彤,唯恐她會更加傷心。

他們此時能做的不多,陪伴就是唯一的事了。

『鈴鈴鈴–』

顧彤的手機響了,她拿起手機卻見是陌生的號碼,她接起道:「喂。」

電話那頭是青年男子的聲音,道:「你好,請問您是顧彤長官吧,我是首城辦案處的寧樊維,喬辰逸的同學,我剛聯繫不上他,打電話給軍區,他們告訴我,打您的電話能夠找到他。」

顧彤的手機聲音比較大,周圍的兩個男人都能聽見了。

顧彤伸了伸手,順勢將電話遞給了喬辰逸。

喬辰逸接過電話,拿出了自己的手機,道:「樊維,不好意思,我的手機沒電,自動關機了。」

寧樊維道:「沒事,找到你就行了,我現在已經到了安全醫院了,你在幾樓呢?」

喬辰逸微微一愣,道:「我在三樓,你怎麼來安全醫院了?」

寧樊維嘆了口氣,道:「別提了,你安排給我的丫頭,不是出了事嘛,局裡對於這件事情特別重視,讓我過來看看,我剛跟重案組交接完,了解了一下這丫頭的事,哎,我跟你說,這個案子挺嚴重的……」

喬辰逸瞥了一眼顧彤,道:「得了,電話裡面也說不清楚,你上樓再說吧。」

寧樊維感覺有理,道:「行,我現在馬上進電梯了,很快就到了。」

「嗯,行。」喬辰逸掛斷了電話,道:「寧樊維已經到安全醫院了,等會就過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