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陳靖從對方手中接過還在燃燒的雪茄,放到面前的桌子上輕輕地碾滅,然後才從口袋中掏出一個精緻的鐵盒子,從裡面取出一隻香煙,放到嘴中給自己點燃一根,緩緩地吐出一個煙圈,陳靖才再次將視線集中到面前的黃天身上。

"黃叔叔,首先我請你不要搞錯了我的意思,我可沒有說要直接取代你的位置,我的意思是讓你還是繼續做你現在的職位,而唯一改變得是你要聽命於我的吩咐,也就是說,你只是一個傀儡,或者是簡單一點,你只是我手下的一條狗!"

"我殺了你!"

黃天終於忍受不住對方的侮辱,猛地跳起來想要掐住陳靖的脖子,不料陳靖的速度更快,雙手猛地抓住對方的脖子,然後猛地向下一壓,同時抬起膝蓋,一個膝撞頂在對方的肚子上。

接著陳靖雙手拽著黃天的一根胳膊,從一側猛地一甩,將近八十公斤的黃天給摔飛了出去。

身體在地面上摔倒然後滑行出去,黃天的身體撞倒了一旁的盆景和屏風,最後撞到立柱上才停下來,身體摔得七葷八素,再加上上了年紀,早已經沒有了當年的實力和體力。

陳靖伸手從一旁福伯手中接過手槍,然後一步步的走向黃天,臉上則是帶著陽光笑容。

"其實我這個條件多好啊,做條狗難道不好嗎?每天都有骨頭可以吃,重要的是你還擁有你現在擁有的一切,誰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一切就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對不對?"

黃天掙扎著站起來,臉上帶著血跡,身體靠在立柱上,手掌在背後一陣摸索,突然彎腰從地上抓起盆景的木架朝著陳靖砸去。

身體一閃躲過對方的攻擊,陳靖一腳提在黃天的肚子上,將他再次踢到柱子上,手中的東西也掉落到地上。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

陳靖冷哼一聲,然後舉槍瞄準對方的膝蓋,想要給他一個小小的教訓。

咔!

意料中的槍響並沒有傳來,陳靖有些疑惑的舉起手槍檢查,退下槍栓之後卻突然發現竟然沒有子彈。

砰!

突然背後傳來的一股巨大力道擊中陳靖的背部,然後陳靖向前一個趔趄,手槍從手中脫飛而出。

感覺到背後傳來的巨大痛楚,陳靖詫異的回頭一看,沒有想到竟然是福伯抓住一把木椅砸的自己。

"沒有想到啊,你竟然敢背叛!"

福伯臉色緊張的雙手舉著椅子,大聲喊道,"黃爺快走!"

說完再次舉起木椅朝著陳靖砸過來,只是福伯的年齡實在是太大了一些,力道不足,陳靖這一次十分輕鬆的躲過了對方的攻擊,然後一拳擊中福伯的下巴,緊接著一腳將福伯給踢飛了出去。

"真是低估了你的忠誠度呢,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

"不過……再次之前我還是先解決你的問題最好!"

陳靖冷笑一聲,從腰間掏出一把軍刀,緩步朝著對面的黃天走去。

"你不要過來!"黃天大聲喊道,掙扎著想要超門口跑去,不過卻被陳靖三兩步擋住了去路。

有些驚慌的從地上撿起一根斷掉的椅子腿,黃天不斷的向後退縮,臉上的表情已經不復剛才的鎮定。

"陳靖……我……我認輸了,你要什麼我都給你……"

"哦?真的?"陳靖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乖乖的做條狗吧!"

"去死吧!"黃天瞅准對方走神的空隙,舉起手中的木頭朝著陳靖砸去。

砰!

陳靖再次用刀將對方手中的木棍刺飛,然後一耳光扇在黃天的身上,將對方扇飛到一旁差一點摔倒。

陳靖冷笑道,"看來你還沒有做一條狗的覺悟,我再來給你一點提示。"

說完,陳靖對著門口位置拍了拍手,"把人帶上來吧!"

"把人帶上來!"

隨著陳靖的一聲冷哼,門外突然走進來幾個手下,然後推著幾個人走了進來。

看到走進來的幾個人,黃天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陳靖你不得好死!老子跟你拼了!"

黃天再次從地上爬起來想要和陳靖拚命,但是卻被對方再次輕鬆的制服,一腳踢倒在地。

陳靖來到到面前的三個女人面前,在對方面前轉了一圈,然後伸手從其中一個女人身上撩起一縷細發,輕輕的放到鼻尖聞了聞,然後做出一個陶醉的表情。

"黃叔叔,真是沒有想到啊,人到中年竟然還如此的老當益壯,三個女人,我真想問問你能夠喂得飽他們嗎?"

三個女人面露恐懼之色,渾身瑟瑟發抖,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黃天臉色陰沉的趴在地上,嘴角帶著血跡,眼睛狠狠地瞪著陳靖,恨不得直接將對方生吞活剝。

"陳靖,禍不及親人,你竟然使出如此歹毒的手段,你會遭報應的!"

"報應?少開玩笑了,黃叔叔,若是真的有報應這一說法的話,你應該比我最先接受報應吧?要知道你可是做了不少的虧心事啊?走黑道的誰的手上沒有帶點血呢?"

陳靖笑著轉到對面三個女人中年齡最大的一個面前,對方此刻此刻雙手緊緊地護著懷中一個不足十歲的孩子,臉上也是充滿了恐懼。

"這位就是黃叔叔的正室吧?想不到上了年齡還是如此的美艷,人比花嬌,黃叔叔的艷福確實不淺啊!"

陳靖笑著看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女人,然後突然蹲下去看著躲在對方身後的小男孩,眼神中充滿了玩味色彩。

"黃叔,老來得子一定很幸福吧,不過你也知道,若是老來喪子黑髮人送白髮人的話,那種感覺才是令人痛不欲生的!黃叔,你一定不想要體驗,對不對?"

"陳靖,你敢……你若是敢動他們一根手指頭,老子保證你會死的很慘。"

陳靖笑著伸手去抓面前的孩子,對方則是害怕的躲向母親的背後,陳靖臉色一愣,一把抓住小男孩的胳膊,直接給拽了出來。

"求求你不要傷害我的孩子,求求你……"

女人大聲哭泣的求繞道,不過陳靖還是用力一拉,將孩子掙脫了媽媽的懷抱,把孩子給提了起來。

"求求你放了我們吧!求求你……"

女人還想上前拉扯陳靖,不過卻被身後的手下一把給拉到了後面。

"放開他,放開我兒子!"黃天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剛想衝過來卻被一旁的兩個手下給制服押在陳靖面前。

陳靖單手提著小男孩,笑著說道,"黃叔叔,我這個人一向很好說話,我最討厭的就是使用這些手段了,但是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得看人家配合不配合,你這樣讓我很難做啊!這麼年輕的一個小生命,若是真的就這樣沒了,你說……以你的年齡,還有那個能力再生一個嗎?"

"嘿嘿。"

一旁陳靖的幾個手下跟著嘿嘿大笑起來,笑聲中充滿了猖狂。

"陳靖!你……會遭報應的!"黃天臉色鐵青的沉聲道,"你一定會遭報應的!"

砰!砰!

抓著黃天的兩個手下突然對著黃天的肚子就是一拳,然後兩個人抓住對方就是一陣拳打腳踢,黃天甚至根本都沒有反抗的能力,整個人蜷縮著趴在地上,雙手緊緊護住頭部,不讓自己受重傷。

"好了!"

等兩個人踢打了近一分鐘之後,陳靖才沉聲制止,然後將手中的孩子在黃天面前晃了晃。

"黃叔叔,考慮的怎麼樣啦?只要一個決定而已,你就可以繼續做你現在的位子,不會有任何的改變,每天依舊錦衣玉食,還有三個如花似玉的女人,這樣的生活可是不少人做夢才會出現的情景。"

"當然,你若是不答應的話,那麼我只能夠把這個小雜種給帶回去了,我可是養了幾條藏獒,我想它們一定十分喜歡我給它們改善伙食。"

陳靖的臉色轉向身後的三個嚇得瑟瑟發抖的女人,笑著說道,"至於黃叔叔這三個如花似玉的女人,你就放心吧,小侄一定會幫你好好的照顧的,我在床上的功夫可比你要強太多了!"

黃天臉色屈辱,臉上被血跡染紅,雖然滿心的屈辱,整個人卻無能為力,不甘心的看了一眼空中的兒子和一旁的幾個女人。

"看來黃叔叔是決定做英雄了,既然如此,小侄只好不客氣了!"陳靖笑著說道,然後舉起孩子說道,"把這個小傢伙帶回去,直接扔到藏獒籠里!"

"不要!"

黃天突然大聲嘶吼道,有些不甘的握緊拳頭,"不要!不要……我同意了!"

"哦?你同意什麼?"陳靖一臉人畜無害的笑道。

"我同意了,以後全都聽你的!"黃天趴在地上沉聲說道,這輩子他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屈辱。

"黃叔叔,我想你還是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要找一條狗,一條會聽主人話的狗!"陳靖笑著伸手捏住手中孩子的脖子。

"不要……不要,我願意,我願意做你的一條狗,一條絕對聽話的狗!"黃天有些緊張的看著陳靖手中的孩子,連忙說道。

"很好!你看,有時候做個決定其實並不難嘛,只是黃叔叔你總是如此的頑固,弄得我們大家都這麼的難堪!"

陳靖將孩子放到地上,然後小孩跑回到自己媽媽的懷中,陳靖則是一臉笑意的伸手入懷,掏出一個小玻璃瓶,裡面裝的是藍色的藥液,亮閃閃的很好看。

"黃叔叔,你可不要說我不相信你,只是我怕你會隨時反悔,那時候恐怕對我們大家都不好,所以,你只要把這瓶東西喝下去,我們之間就真的沒有任何的恩怨了,到時候你也可以繼續做你的老大,我絕對不會插手的!"

雖然明知道對方拿出來的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黃天還是不得不伸手從對方手中接過了這瓶藍色的藥液。

看了一眼這瓶裝著未知藥液的東西,黃天的臉皮抖了抖,並沒有發問這裡面是什麼,因為他知道就算是問了陳靖也不可能告訴自己。

緩緩地打開瓶塞,然後猛地一仰頭,將瓶中的藥液全都倒進口中吞了下去。 看著對方吞下整瓶的烈焰藥液之後,陳靖才笑吟吟的拍了拍黃天的肩膀,笑著說道,"放心吧,我說到坐到,絕對不會幹涉你的位子,你現在可以繼續做你的老大了!"

緊接著陳靖從口袋中再次拿出一瓶同樣的藥液,在黃天的眼前晃了晃。

"黃叔叔,不要怪小侄沒有提醒你,這一瓶東西你最好是貼身保管,最遲明天,你就會知道這東西對你的生命有多麼的重要了!到時候我想恐怕不需要我再說話,你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陳靖笑著將藥液放到對方手中,心中冷笑,只要你怕死,你以後就得乖乖的給我做條狗。

有了這樣好東西,辦起事來果然是事半功倍啊!

想到這裡,陳靖不禁哈哈大笑起來,最後聲音越來越大,猖狂的笑聲回蕩在整個別墅中異常的毛骨悚然。

黃天滿臉鐵青的握著手中的藥瓶,好幾次都想將這瓶東西扔到地上,但是卻始終無法下決心,原因只有一個,他不想死。

陳靖不在理會已經吞下烈焰藥液的黃天,轉身緩緩來到黃天的三個女人身邊,笑著打量了一圈,然後目光集中到最左邊的一個容顏嬌媚的女孩子身上。

這個女孩子恐怕還沒有二十幾歲,臉色嬌羞,一直緊張的低著頭不敢直視陳靖,瘦弱的身體瑟瑟發抖。

陳靖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抵在對方的尖翹的下巴上,然後緩緩地將對方的臉蛋給抬了起來。

梨花帶雨,嬌柔嫵媚,令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懷中把玩一番。

"你叫什麼名字?"陳靖一臉玩味的笑道。

"小婉!"女孩子略帶哭泣的小聲說道。

"你是黃天包養的情人?"

"我……"

女孩子似乎有些委屈,眼淚控制不住的順著臉頰流出,一個勁的小聲抽搐著。

"回答我的問題,認真回答!"陳靖霸道的用手抵著對方的下巴,不讓對方將腦袋別過去哭泣。

"我……我是音樂學院的學生……是……是黃爺在一次活動的時候看中了,然後……然後……"

接下來的話女孩子沒有講下去,但是陳靖已經完全可以想象。

黃爺在一次活動中看中了這個猶如是江南水鄉如水般的女子,以他的能力稍微使點手段然後就將人家給上了。

時候給點好處,名牌包包,大把的鈔票,然後再稍微給點威脅,這樣下來,對方就只能乖乖的成為黃爺圈養的金絲雀。

這幾乎是有權有錢人一貫用的套路,基本上被選中的女孩子都沒有敢反抗他們的,畢竟一點小小的威脅就能讓他們妥協。

"還真是個可憐的女孩!"陳靖輕輕的伸手在對方的臉上輕輕的摩擦著,然後手指順著對方臉頰一路下滑,從修長的脖頸一路向下,最終劃過胸前的一道深溝,到達飽滿的山丘。

一把握住一抹飽1滿,女孩子心中空絕,渾身瑟瑟發抖,卻不敢做出任何的反抗,只能夠站在原地,咬著牙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音。

"跟我走吧,從今天開始,你屬於我了!做我的女人,你願你嗎?"

女孩子低著頭忍受著胸前傳來的疼痛,不讓自己發出任何的聲音,偷偷地看了一眼對面的黃天和一臉玩味笑容的陳靖,再次低下頭去,輕輕的點了點頭。

"哈哈哈,好!我們走吧,只要你能夠把我伺候好了,我保證不會虧待你的!"

陳靖大笑一聲,然後伸手攬住女孩子的纖腰大搖大擺的走出了房間,身後的幾個手下也緊跟著從房間中走了出去。

背後的黃天臉色鐵青,看著自己的女人被人大搖大擺的帶走,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加屈辱的?但是黃天並沒有講話,因為他知道若是自己反抗的話,無非帶來的又是一陣拳打腳踢,女人沒了自己還可以再找,還是生命最為重要。

"老公!"

等到眾人全都離開,兩個女人才衝過去來到黃天面前,一把抱住對方大聲的哭了起來



"滾!"

黃天一把推開面前的女人,臉色鐵青,他何時受過這樣的屈辱。

"陳靖!這個仇我早晚會……"

黃天的話還未講完,頓時痛呼一聲,整個人痛苦的跌倒在地,有些恐懼的看著身上發生的變化。看著皮膚彷彿是被腐蝕了一樣一片片的褪落。

"葯……趕緊給我葯!"

……

三天的考試很快就過去了,大學中的考試明顯沒有初中或是高中那樣緊張的氛圍,事實上除了那些奔著獎學金去的好學生,大部分的人都並不在意這些考試,只要不掛科就好。

這也造成了大學中很多學生考完試成績一出來基本上都是在60、61、62左右徘徊,用馬小寧的話來說,這就是絕對不浪費一點分數,分數高了浪費,分數低了掛科,六十分剛剛好。

當然這其中還有一個奇葩故事,據說南洋大學曾經出現過一個風雲學長,在一次考試的過程中,不到二十分鐘就交卷了,而對方剛剛走出去沒有幾步又退回來然後把交上去的試卷其中一道題給直接劃去,接著對著老師笑笑就走了。

當時的監考老師很疑惑,於是兩個老師就現場給這個傢伙閱了卷,結果發現對方的試卷幾乎只做了前半部分,後面的幾乎是一題未做,而這個傢伙似乎是有意的,每一道題都是很有針對性的選擇,結果最後的成績出來,不多不少,正好六十分,也就是只要是被他答過的題全都做對了。

很明顯這位風雲學長是故意的,據說把當時的兩個閱卷老師弄得頗為無奈,不過這件事情卻在整個學校中傳為美談,這位學長也理所當然的成為了所有學生嚴重的"考神"被尊稱為"六十哥!"

當然大學中的故事還有很多,哥的傳說也有很多,比如還有"種子哥。杜蕾斯哥。泡麵哥"……哥的故事只存在於傳說中,只可以被崇拜,不可以被模仿。

大學考完試之後便是寒假,所有的學生可以自行離校,成績學校會公布到學校的學生系統中,比高中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因為沒有參加考試,蕭陽今天直接開著那輛自己也不知道主人是誰的大眾車來到學校中,今天不管怎麼說都應該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考完試原本就該瘋狂一下。

剛剛把車子駛進校門口,蕭陽正準備往女生宿舍區先去接上夢萱,只是剛剛到了女生宿舍樓下,蕭陽才發現,今天這裡的車還真是多,樓下的停車位幾乎全都被停滿了。

轉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停車位,正當蕭陽準備停車進去的時候,從背後突然駛過一陣疾風,然後一輛炫酷的大紅色寶馬跑車迅速的超過蕭陽,然後動作極為流暢的搶先在蕭陽前面停進了這個唯一的停車位。

車上坐著的是一個帶著墨鏡的小青年,停好車下車后,蕭陽年摘掉墨鏡,然後得意的朝著蕭陽豎了個中指。可能是在取笑蕭陽剛才停車的"笨拙"。

蕭陽無奈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年頭,傻逼還真是多!

原本蕭陽只是想來接上夢萱,然後出去和宿舍的幾個傢伙吃頓飯,畢竟蕭陽對夢萱還是有些擔心的,經歷了那晚的綁架驚險之後,因為第二天還要趕著考試,蕭陽便直接把夢萱給送回了學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