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剛才我看你釋放魔法的時候,很明顯火系魔法掌握的最多,而相比之下暗系魔法、木系魔法掌握的最少,這可不是好現象。你現在實力還不算高,所以有些影響還看不出來,但如果你一直這麼下去,那將來很有可能會出問題,步了那些已經失敗的全系魔法師的後塵!這點一定要謹記!」

聽到露西亞的告誡之後,李彥心中也不禁直呼僥倖!現在火系魔法確實是他的主打魔法,不論是實戰中還是修鍊中,他對於火系魔法的使用都是最多的,哪怕是混合魔法都主要考慮火系魔法,確實顯得有些偏科了。

露西亞讓李彥釋放魔法,主要是為了找出李彥的弱點來,很明顯,對於暗系魔法和木系魔法,李彥確實掌握的最少,平時修鍊的時候也沒有特別的注意。

李彥雖然是一位穿越者,在精神力上有著巨大的優勢,但他也不敢保證將來這些問題會不會出在自己身上。

如果真的出現了,正像露西亞所說的,到時候再想要改正就來不及了……

露西亞能主動把全系魔法師的一些禁忌告訴李彥,不管有沒有用,李彥心中都是萬分感激的。

這是李彥和露西亞的第一次見面,露西亞就給李彥指出了一些修鍊上的不足,李彥可不會自大的認為自己的魅力無人可擋,想必露西亞也是看在梅琳達的面子上又或者是看在自己走上了全系魔法師這條道,這讓她有些睹物思人吧?

不管是什麼原因,對於露西亞的指點,李彥都不能不表示一下。

他深深地向露西亞鞠了一躬,尊敬的說道:「謝謝您的指導,以後我會注意這些的!如果有朝一日我真能在全系魔法師這條道上有所建樹,您今天的指點功不可沒!」

露西亞笑了笑,就像是看自己的弟弟一樣看著李彥,說道:「我也只是把我知道的一些情況告訴你,算不上指點。和你在冒險的時候指點梅琳達的魔法經驗相比,我這不算什麼。」

看出李彥還想說些什麼,露西亞根本沒給他開口的機會。

「好了,下面我就要施展『柔水牽繞』了,你可要仔細看了!」 第418章現學現賣

聽到露西亞要示範「柔水牽繞」了,李彥連忙打起精神聚精會神的感應著露西亞周圍的狀況。

像這樣描繪魔法陣的過程,用人的肉眼是看不到的,只能通過精神力來感應,有些魔法師學習魔法陣特別的費事,主要就是由於他們的精神力不足,或者是自身的感應能力太差。

李彥雖然在這兩方面都沒有問題,但當初梅琳達可是說露西亞就演示一遍的,所以他也不敢大意。剛才的指點只能說是一些偶然因素湊在一起的結果罷了,並不能說明露西亞就對李彥另眼相看了,所以李彥可不會忘乎所以的認為露西亞能夠耐心的給他反覆描繪「柔水牽繞的」的魔法陣。

露西亞描繪「柔水牽繞」的時候,故意把描繪的過程給放慢了,這也是怕速度太快李彥的感應跟不上。現在她描繪魔法陣的速度,基本上和在課堂上教授學員魔法陣的速度差不多,唯一的不同點是在課堂上她需要反覆演示好幾遍,而現在她只需要演示一遍就夠了。

在露西亞描繪魔法陣的過程中,李彥一邊感應著「柔水牽繞」的魔法陣,一邊拿其他水系魔法的魔法陣來進行比較,這樣有利於加深他對於「柔水牽繞」的理解和掌握。

所有的高級魔法都是從低級魔法中演化而來的,所以哪怕複雜了無數倍,但魔法陣的根基依然是那些一級魔法的魔法陣,李彥在露西亞剛剛描繪了一半的「柔水牽繞」的魔法陣的時候,就已經差不多分析出「柔水牽繞」的魔法陣的大體規律了,不過他還是專心的等到露西亞把整個「柔水牽繞」的魔法陣都描繪完了,這才靜下心來仔細的回味著剛才感應到的「柔水牽繞」的魔法陣。

露西亞和梅琳達都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李彥。

李彥的這個舉動很正常,魔武學院的學員在初次感應導師描繪魔法陣之後,基本都是這樣的反應,這個時候不能打擾到他們,否則很容易導致他們遺忘了剛才通過感應記下來的魔法陣。

謊顏 等到李彥睜開眼之後,梅琳達才搶先問道:「怎麼樣,都記下來了嗎?如果沒記住的話,老師還會再給你演示一遍的。」

露西亞瞪了一眼擅作主張的梅琳達,並沒有出言反對,如果李彥真沒記住的話,那她不介意再演示一遍,不過這麼一來她對於李彥的看法就不免要降低一些了。

「呵呵,謝謝你的好意了,我已經記下來了!」李彥感激地看了梅琳達一眼,知道她是怕自己沒記住,所以才會這麼說的。

不過如果這樣都記不住的話,那李彥也沒臉說什麼挑戰全系魔法師的道路了。

「哦?真記下來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啊,要不你在這裡釋放一個『柔水牽繞』看看?」

雖然早就知道以李彥的天賦,再加上自己故意放慢了描繪的速度,他把魔法陣全部都記下來是應該的,不過當李彥親口承認以後,露西亞還是不免有些詫異。

要知道這可是四級魔法的魔法陣啊!不是一級二級魔法的魔法陣那麼簡單,即便她已經放慢了速度,可如果是放在她教的魔法班的話,不反覆演示個三五遍,那些學員是不可能全部都記住的。

李彥就算比他們聰明,可也不會差這麼多吧?

露西亞當初學習「柔水牽繞」這個魔法的魔法陣的時候,可也反覆看了兩三次呢!

李彥沒說什麼,他只是靜靜地站在巨大的試鍊石前面,心中默默地把「柔水牽繞」的魔法陣快速的描繪了兩遍,然後才開始集中自己的精神力,正式準備釋放「柔水牽繞」了。

由於是第一次釋放這個水系的四級魔法,所以李彥在用精神力構建魔法陣的時候特別的小心,生怕和剛才露西亞描繪時的魔法陣不一樣。

這麼一來,李彥準備「柔水牽繞」的魔法陣的時間竟然一點兒也不比剛才露西亞繪製魔法陣的時間少……

當然,李彥之所以這麼慢,一方面是由於李彥力求完美的結果,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初次釋放這個魔法,還有些不熟悉的緣故,等到李彥能夠熟能生巧的掌握了「柔水牽繞」這個魔法的時候,速度就不會像現在這麼慢了。

又過了片刻,李彥終於把準備好的「柔水牽繞」的魔法陣釋放出去了,只見兩道有成人大腿粗的水柱逐漸在李彥身前浮現出來,然後晃晃悠悠的向試鍊石所在的方向飛了過去。

在飛行的過程中,這兩道水柱不住的在改變著方向,顯然李彥在釋放出「柔水牽繞」之後並沒有放鬆,而是在進行著微調,好能讓水柱前進的路線不會出錯。

不多時,兩道水柱便一上一下的把試鍊石給纏繞了起來,不過由於試鍊石的特殊材質的原因,兩道水柱纏繞的時候顯得並沒有什麼力量,與其說是纏繞,還不如說是合圍更加合適。

即便是這樣,李彥的表現也已經非常驚人了。要知道大多數魔法師,在第一次釋放魔法的時候,許多人根本就釋放不出來,他們只能經過反覆練習,才能慢慢掌握釋放魔法的要點,像李彥這樣只是看了一遍就記住了魔法陣,然後沒用多長時間就能夠真正釋放出來的人,整個魔武學院都沒有幾人能夠做到。

梅琳達對於李彥的表現一點兒也不感到詫異,對於她來說,李彥就相當於她的半個導師,能做到這點很正常,如果做不到那才叫做奇怪呢。

可露西亞的表情就不是那麼的自然了,看到李彥,露西亞就會不由自主地想起剛才她談到的那位天才魔法師。

他們不但都是全系魔法師,而且都是那麼的天才……

「露西亞導師,還請您指點。」李彥這個時候可沒有注意露西亞的神情,在把「柔水牽繞」消除掉以後,李彥便迫不及待的向露西亞求教起來了。

露西亞是水系大魔法師,對於「柔水牽繞」這個魔法肯定有自己的理解,如果她能指點幾句的話,那肯定要比李彥自己悶頭在那裡胡思亂想的研究省時省力得多。

露西亞被李彥的話聲給驚醒過來了,她略顯尷尬的笑了一下,然後才品評起李彥的魔法來。 第419章改變想法

「你能做到這點,已經非常不容易了,如果我還要挑刺兒的話,那可就有些不近情理了。」

露西亞這時恢復了她魔武學院的魔法導師的身份,開始正式對李彥剛才釋放的「柔水牽繞」進行點評了。

「從你剛才只能把水柱分成兩道看,你現在對於分神控制精神力的方式還不熟悉,或者說掌握的還不到位,所以你接下來一定要加強這方面的練習。」

這點正是李彥要學習「柔水牽繞」的目的所在,露西亞能一眼就瞧出李彥的弱點所在,看來她這個魔法導師果真是名不虛傳。

「不過以你現在的年紀來看,你能有現在的實力已經非常誇張了,所以我建議你不要急著提升自己的實力,一定要把基礎打牢。如果你現在只是一味的求快的話,那將來你就要花費十倍百倍的力氣來彌補現在的漏洞,到時候可有你受的。」

對於露西亞的告誡,李彥虛心的接受了,這都是露西亞的經驗之談,李彥可不會不當一回事。

「好了,別的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你應該對自己要走的路有清醒的認識才對,我要是再說下去並不利於你自己的發展,也顯得有些羅嗦了。」露西亞並不是一個非常嚴肅的人,特別是在熟人面前更是如此,先前之所以沒有表現出這一面來,主要還是由於她想起了那位天才魔法師的緣故。

現在露西亞的心情已經調整過來了,自然不會再像剛才那樣鬱鬱寡歡了,那樣不但自己不舒服,恐怕就連李彥和梅琳達都會感覺不自在的。

「對了,李彥,你能不能說說你是怎麼想要加入傭兵團的呢?你這個年紀,可正是系統的學習魔法知識的時候,老是在外面跑來跑去的,難道不耽誤修鍊嗎。」

露西亞本身是一個傳統的魔法師,或者說是一個典型的學院派,她對於那些年紀輕輕不老老實實地修鍊,跑到外面去參加傭兵團整天冒險的另類魔法陣非常不理解,不過她不會像有些人那樣當面指責李彥的不是,而是想要弄清楚李彥心中的想法,看看到底是自己的理解有誤差了,還是他們真的靜不下心來的問題。

這個問題李彥已經對不少人解釋過了,現在多一個露西亞也不算什麼。反正像他這麼年輕就加入傭兵團的雖然稀少,但也不是沒有,不算是什麼驚世駭俗的舉動。

「呵呵,其實在我看來,不論是魔法師還是斗師,修鍊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戰鬥,既然是這樣,那我何必又捨近求遠,悶頭在家裡修鍊呢?參加傭兵團,雖然可能導致我修鍊的時間少了,不過卻讓我對於魔法的理解更加深刻了。這點其實你可以問梅琳達,她和我們一起冒險了三個來月,雖然非常累,但想必她的收穫也不少,到底有沒有用她的話肯定要比我更有說服力。」

李彥可還沒忘了要把梅琳達給招進星輝傭兵團的事情呢,露西亞這關要是過不了,那不論林娜和艾瑪他們如何努力都是白費,所以現在最為緊要的就是讓露西亞不再反對梅琳達加入傭兵團才行。

梅琳達倒是沒想那麼多,聽到李彥把自己給扯了進來后,她便應和著說道:「是啊,老師,我在和星輝傭兵團一起冒險了三個來月後,感覺自己對於魔法的理解更深了,就連這段日子上課聽講的時候都感覺更加輕鬆了呢!」

聽到梅琳達的話后,露西亞顯得很無奈,她是個純粹的學院派,卻不想自己精心挑選的親傳弟子卻更加嚮往傭兵的生活,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叛逆嗎?

不過對於梅琳達的話,露西亞倒也贊同一部分,這些日子以來露西亞能夠感受到梅琳達對於魔法的理解更加深刻了,不過她還不清楚這到底是李彥在一旁指點的好處,還是冒險的生活帶來的好處。

從露西亞的內心深處講,她是希望梅琳達能夠像自己這樣老老實實地在魔武學院中修鍊的。等到梅琳達畢業后,最好也能像她一樣成為魔武學院的導師,這麼一來也算是接班兒了吧。

不過顯然梅琳達並不這麼認為,在從星輝傭兵團的駐地返回魔武學院以後,她就沒少在露西亞的耳邊描述他冒險的經過,話語間透露著一股不舍的情懷。

這也讓露西亞非常警惕,梅琳達現在還只是一個中級魔法師,這麼早就參加傭兵團的冒險不但自身非常危險,恐怕也會影響到她的修鍊,這可是露西亞不願意看到的情況。

李彥也清楚露西亞心中的顧忌,他笑著說道:「其實在我看來,兩者之間並不是沒有相同的地方。就拿梅琳達來說,她現在整天在魔武學院中系統的學習魔法知識,但這並不利於她的理解,如果在她上課學習的間隙,能夠去玩面真正檢驗一下她所學到的知識,做到學以致用,這不但不會影響到她的修鍊,反而更讓她發自內心的有了學習的慾望。

打個比方說,學院上課是土壤是陽光,而出外歷練則是風雨。如果只有土壤和陽光,那樹苗即使能發芽成長也會非常的脆弱的,說不定一陣大風刮來就能把樹苗給折斷;只有經歷過風雨的考驗的樹苗,才能夠茁壯成長,最終成為參天大樹!

您覺得是這個道理嗎?」

李彥這一番比喻,終於打動了露西亞。她對於梅琳達的喜愛,既有姐妹之情,又有母女之情、師徒之情,所以她不想梅琳達過的不開心,平時她只是在梅琳達的修鍊上給出一些合理的建議,並沒有硬性要求她該如何做,這都是為了培養梅琳達的獨立自主的能力。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梅琳達也不可能到胖子哈吉的寵物店去打工了。

而聽了李彥的話后,露西亞也不由得開始思索她給梅琳達指定的修鍊道路死不是正確了。

一直在學院中修鍊沒有錯,有無數的魔法師都是這麼過來的,其中也有不少最終成為絕世強者,所以李彥的說法並不全對。

不過結合到梅琳達身上來看,梅琳達的性格中就有冒險激進的一面,如果強行把她困在學院這一方天地中,那很可能導致她漸漸喪失了修鍊的興趣,最終使得實力停滯不前,這可就不是露西亞希望看到的結果了。

難道真應該給梅琳達更多的自由,讓她按照自己的本性行事?

露西亞這時候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第420章李彥的選擇

露西亞最終能不能改變她的想法,李彥並不能肯定,不過從露西亞那猶豫的眼神中李彥看出此時她心中充滿了矛盾,畢竟是堅守了二十多年的信念,要是被自己這幾句話就輕易改變了,那露西亞的意志也太薄弱了。

所以李彥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太多,在闡述完自己的想法之後,李彥便主動提出告辭了。他來這裡的目的已經達到,並且還意外的得到了關於全系魔法師方面的指導,可以說收穫頗豐,大大超出事前的預計,所以他沒有理由再在這裡閑待著了。

不過梅琳達並沒有和李彥一起返回胖子哈吉的寵物店,而是留下來和露西亞說著什麼,從她那不住燃燒著熊熊八卦之火的眼神中,李彥猜她是打算向露西亞詢問關於那個天才魔法師的事情了。

這已經涉及到露西亞的隱私了,梅琳達是露西亞的得意弟子,勝似親妹,她問一下沒有什麼,可李彥知道自己不應該繼續聽下去,便獨自離開了露西亞的宿舍,向胖子哈吉的寵物店走去。

在返回胖子哈吉的寵物店的路上,李彥一直在反覆琢磨著露西亞關於全系魔法師的話。

均衡,這是露西亞著重要告訴李彥的,也是那位天才魔法師最終失敗了之後總結的經驗教訓,而李彥本身也想到過這個問題,只不過一直重視不夠,或者說每當出現特殊情況的時候,李彥顧不得考慮均衡的問題,能解決眼前的問題才是最重要的!

可這麼做對嗎?

正如露西亞指出來的那樣,李彥對暗系魔法和木系魔法的關注非常少,並不是李彥不想把注意力放在這兩系魔法上面,只不過是由於這兩系魔法的用處對於李彥來說並不怎麼大,這才導致他一直沒怎麼修鍊這兩系的魔法。

對於這兩系魔法,李彥也有自己的認識,雖然不一定正確,但至少在大方向上不會錯。

作為唯一一個和光明系魔法相互克制的系別,暗系魔法其實具有非常強的操作空間,如果運用的好了,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這點李彥並不否認。

如果說和幻系魔法師戰鬥會讓敵對方摸不到頭腦的話,那和暗系魔法師戰鬥就會讓敵對方感覺痛不欲生。

暗系魔法中的直接攻擊魔法甚至比光明系的攻擊魔法還要少,不過暗系魔法卻多了許多削弱類的魔法,比如持續流血、虛弱無力、失明頭暈等各種讓人感覺不痛快的狀態,所以除非是到了真正的戰場上,沒有人願意和暗系魔法是戰鬥。

因為那不是在戰鬥,那是在找虐!

不過暗系魔法也有自己的弱點,那就是正面攻擊力不足,雖然能給敵人造成不同程度的削弱,但很難直接重創敵人,這也就使得暗系魔法從來都不是喜歡進攻的魔法師的首選魔法。

李彥現在在星輝傭兵團中主要的作用就是提供強大的攻擊輸出,而這點卻是暗系魔法所不具備的,所以為了配合星輝傭兵團的作戰方式,李彥也只能把暗系魔法給忽略了。

而木系魔法雖然有強大的攻擊魔法,但對於環境的要求卻非常高,比如一些沒有植被的地方,想要釋放木系魔法那就困難許多,正是因為這個缺點才讓李彥對於木系魔法沒有太多的興趣。

其實所有系別的魔法對於環境都有一定的要求,比如火系魔法在潮濕多水的地方釋放就比較困難,水系魔法在乾燥悶熱的地方釋放比較困難,而風系魔法則需要空曠寬敞的地方才能釋放出最大的威力來,從這點上說,木系魔法需要植被的要求並不算過分。

不過相對來說,絕對的潮濕多水、乾燥悶熱或者是地勢狹小的地方並不多見,大多數地點都是混合型的地理地貌,所以其他魔法在實際釋放的時候並沒有多大的苦困難。

但木系魔法就不一樣了。

在野外釋放魔法,可能植被的問題還不突出,但木系魔法師畢竟人,他們不可能一輩子都生活在野外,絕大多數時間他們都需要和人打交道,生活在城市中的。

城市中的植被就不是那麼常見了。雖然在城市的大道兩旁也會種植一些樹木,家中的花園也能栽上幾株花花草草,可和整個城市一比,這些植被的數量就太少了,根本不能滿足木系魔法的需要。

還有一點也是李彥以前捨棄木系魔法的原因,那就是木系魔法在釋放的時候,只能在相應的植被上釋放相應的魔法。

比如說周圍有樹木,那就可以釋放和樹木有關連的魔法;周圍有花草,就可以釋放和花草有關的魔法;周圍有蔓藤,那就可以釋放和蔓藤有關的魔法。

這樣雖然能發揮出木系魔法的最大威力來,但也限制了木系魔法的選擇性,不利於木系魔法師的發揮。

正是由於木系魔法有著這樣那樣的缺點,所以在整個斯坦恩大陸上,木系魔法師可以說是最少的,甚至比暗系魔法師還要少。

雖然在望幽森林中,木系魔法師能夠發揮出最大的效果來,不過光憑這點,還不足以讓李彥對木系魔法另眼相看,畢竟星輝傭兵團不可能一輩子都在科里安諾城過活,將來肯定還會到別的地方的。

如果在那些地方沒有望幽森林這麼好的環境,那木系魔法豈不是就發揮不出作用了?就好比在帕薩拉曼城的海魔獸攻城戰,站在城頭的時候怎麼辦?帕薩拉曼城的軍方可不會特意在城頭種上一些植物。

在心中把暗系魔法和木系魔法的優缺點都通盤考慮了一下,李彥發現自己以前的選擇並沒有錯,暗系魔法和木系魔法確實不怎麼適合自己,不過又想到露西亞的告誡,李彥也不得不提高了對暗系魔法和木系魔法的重視程度。

雖然在實戰中沒有多少機會使用這兩系魔法,但平時修鍊的時候多用用總可以解決偏科的問題吧?

戰鬥的時候使用一些強力的攻擊魔法,比如火系魔法、風系魔法等等,需要做輔助的時候用一些輔助魔法,比如光明系魔法、水系魔法、土系魔法等等,實在用不上的那就只能在修鍊的時候用用了……

不過這麼一來,李彥不禁又產生了一個問題,除了斯坦恩大陸上大家熟知的七大系別魔法之外,其他的變異系別魔法又該怎麼辦呢?

這些變異系別對全系魔法師將來的成長有作用嗎? 第421章我怕疼

變異系別的魔法沒有人能幫得上李彥,就連露西亞知道了估計也無計可施,畢竟整個斯坦恩大陸上掌握了變異系別魔法的魔法師實在太少了,他們光是學習這一系魔法都忙不過來呢,哪還有多餘的精力去考慮全系魔法師的問題?

不過這個問題對於李彥來說可不算是小問題。他現在掌握的變異系別魔法就包括了幻系魔法、冰系魔法和雷系魔法,另外兩系的變異魔法主要是李彥還沒有遇到,不然也肯定不會放過的。

這麼一來,李彥不擔把七個主要系別的魔法都學了,就連它們的變異魔法也不想放過,這要是讓露西亞知道了,肯定會責怪他貪多嚼不爛的。

李彥也清楚自己有些貪心了,也知道這樣並不利於他的成長,不過在面對一種新的魔法的時候,他還是會忍不住去學習掌握,就好像癮君子看到了毒品一樣。

對此,李彥也只能儘可能地做到全部都照顧到,不過變異魔法畢竟是變異了的,李彥不可能花費和七大系別的魔法同樣的精力去學習。

一方面是由於變異魔法的數量太少了,李彥即使是想學也學不到。像雷系魔法,李彥到目前為止也只學會了「閃電鏈」這一個魔法,即使李彥想學其他的雷系魔法都沒地方學……

在所有的變異魔法中,只有冰系魔法掌握的人稍微多一些,在斯坦恩大陸上算是有一個比較系統的劃分,除此之外,斯坦恩大陸上已知的變異系別中,幻系魔法和金系魔法都沒怎麼流傳下來,更不要說那些還沒被大家確認的其他系別的變異魔法了。

一邊走一邊想,很快李彥就回到了胖子哈吉的寵物店。

看到李彥回來了,林娜自然是高興萬分,馬上上前詢問他學習的情況,而胖子哈吉則對李彥沒有一點兒興趣,不住的向李彥身後瞧。

「你再看也看不出一個梅琳達來!」李彥白了這個見色忘友的胖子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胖子哈吉對於李彥的挖苦絲毫也不在意,確認了梅琳達確實不在李彥的身後,他便神秘兮兮的拉著李彥的手,悄聲問道:「李彥,你和梅琳達去她的導師的宿舍的路上,有沒有談起我?」

李彥一聽,更加無語了,他們是去學習魔法的,可不是去幫胖子泡妞的!

「我說胖子,你現在都已經知道了梅琳達的心意了,怎麼還這麼沒有底氣?這麼長時間你都忍過來了,再多忍一段時間不行?」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胖子哈吉也知道自己問的問題實在有些白痴了,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才把注意力轉到李彥學習魔法的事情上來。

「李彥,你魔法學的怎麼樣了?可別告訴我,你沒學會!」

指染成婚:老公別太急 李彥對於胖子哈吉終於忍無可忍,他馬上豎起了一根中指,然後鄙視的看了胖子哈吉一眼,驕傲地說道:「別用你那愚笨不堪的智商來判斷哥的實力!區區一個四級魔法,哥當然是看了一遍就學會了,這有什麼難的?切!」

「真學會了?要不你給我們演示一下怎麼樣啊?」胖子哈吉直接無視了李彥的中指,繼續挑釁著。

胖子哈吉雖然不是魔法師,但他和梅琳達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對於一些魔法師的常識還是知道的,一般魔法師新學會了一個魔法陣后,想要成功釋放出魔法來,怎麼也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才行。

李彥不可能在梅琳達的導師那裡練習釋放「柔水牽繞」,胖子哈吉判斷李彥現在根本就釋放不出來,所以才會顯得這麼囂張的。

李彥沒有辯解什麼,而是先給林娜使了一個眼色,然後便開始準備起「柔水牽繞」來。

看到李彥二話沒說就開始釋放魔法了,胖子哈吉不免又有些擔心了,萬一李彥真的釋放出來了,那自己豈不是很沒面子?

胖子哈吉雙眼轉了轉,忽然開口說道:「李彥,這裡可是我的店,你要是把我的店給搞的亂七八糟的,回頭我可到奧克里曼大叔那裡告你去!」

胖子哈吉打的是好主意,如果李彥真的釋放出「柔水牽繞」來了,那自己正好可以用這個來威脅他,讓他心生顧忌,最好能打亂他準備魔法的步驟才好。

「嘻嘻,胖子哈吉你真是不學無術!」林娜在一旁笑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