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裡臨近第三街區平民區…

他很快聯想到一件事,訝異道:「這是…那小子的地方?」

李仲幗笑著點頭,「你以為他從廢棄機械庫拿了那麼多東西,能放在哪?

家裡?

他沒那麼蠢。」

哈克雷撇了撇嘴,那小子,偷來各種零部件,妄想以一人之力,打造一艘橫渡星際的飛船。

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李仲幗雙手負於身後,在這臭不可聞的垃圾堆中,神情始終坦然自若。

仔細觀察,可以發現,無數蒼蠅肆虐,卻沒有一隻敢靠近他三丈之內。

他的目光落在倉庫的鎖頭上,輕聲道:「他妹妹安排的怎麼樣了?」

哈克雷恭敬道:「有白澤前輩親自護送她去星際超能學院,應該萬無一失。」

說這話的時候,哈克雷的神情,始終有些愁眉不展。

李仲幗看出他的心思,道:「你跟我那麼久了,又不是外人,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猶豫再三。

哈克雷決定不吐不快。

「林天那小子,真的能完成那件重任么?

他既沒經過專業的訓練,又沒異常出彩的經歷,要論身手,也僅僅比普通人強大而已。

即使他是「被詛咒的人」,體內流淌著強大力量,可沒有專業的修鍊引導,無法發揮真正的實力。

空中星獄那麼多罪犯,不乏一些真正的狠角色…

軍’火大亨華爾茲,殺手奈落,摩亞,都能輕易將他打倒。

更別說實力還在他們之上的柯基。

還有一名叫飛的劍士,連白澤前輩都提過此人,肯定也是非凡之輩!

空中星獄的獄長和幾位副獄長也不簡單。

星獄里關係錯綜複雜,自成體系。

我是真怕他出什麼意外…

到時任務失敗還枉自搭上一條命,要是引起柯基的警覺,那就更難辦了。」

這些話,哈克雷句句發自肺腑。

林天雖然演技高超,嘴不饒人,鬼點子,小手段不少,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這些都如夢幻泡影,不堪一擊。

他對此基本不抱希望。

不知道李仲幗為什麼對他如此信任。

面對哈克雷上尉對林天的質疑,李仲幗只是淡然一笑。

「你太小看他了。

一年前,他就能憑一己之力,打倒一位實力C級的雇傭兵。」

哈克雷反駁道:他本就擁有非凡力量,加上投機取巧,未必不能做到,可那又能證明得了什麼?

空中星獄的人,可比一個實力c級的雇傭兵要強大難纏太多…

他又身兼重任…

以他的性格和那不饒人的嘴。

我只能想象到他在星獄里被人揍的起不來的樣子,還怎麼去帶柯基越獄?

自保都成問題…」

李仲幗聞言失笑。

「我倒覺得他並不會吃虧,反而只有欺負別人的份…」

他的手,落在倉庫上的鎖頭上。

輕輕一按,手指粗純鋼打造的鎖頭應聲而斷。

「你不妨進去看看,或許對他的印象,會有所改觀…」

哈克雷並不廢話,推開了倉門。

當他進入雜亂的倉庫內,看到那件東西時。

心中瞬間燃起一股前所未有的震撼。

即使是當初第一次開上探索艦,遇上反聯盟的星際悍匪,生死之戰中,也沒現在這麼吃驚!

李仲幗就站在他的身後,順著他的目光,嘴角有一絲笑意。

「他是一個真正的絕世天才,我沒見過比他更優秀的人。」

哈克雷的面前,一艘二十幾米長,五六米高的微型飛船不斷刺激他的眼球。

身為星際聯盟的精英上尉,又擔任探索艦艦長。

以他專業的眼光,可以看出眼前的飛船已經完成的八九不離十。

只要裝上曲速引擎和供給能源,足以在星際中遨遊穿梭。

飛船的外觀內飾雖然不怎麼新穎,甚至有點難看。

但一想到這是那小子用無數廢棄零件重新製作拼合起來的,心裡就有一股直衝腦門的血氣。

一個人,

沒有專業的培訓!

沒有專業的知識!

更沒有專業的設備!

是怎麼做到這一步的?

哈克雷再怎麼窮盡想象也描繪不出他對這種事的感受。

除了震撼還是震撼!

「呼~」

吐出悶在心中的一口氣,哈克雷對林天以往投機取巧,會演戲,愛嘴貧的印象瞬間顛倒。

畢竟,一個憑一己之力,用廢棄機械零件設備製造出一艘飛船的人。

哪有那麼簡單啊!

真是一個變態般的存在!

他的心裡莫名的輕鬆不少。

或許,那傢伙真的會給他們帶來意外和驚喜。



片刻后。

兩人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垃圾場中,李仲幗指著身後的倉庫道:「回到聯盟基地,找人把這些東西處理,別留下痕迹。」

「是。」

哈克雷恭敬的答了一句。

此時的他,對眼前男人的話,再無任何臆想。

他的眼光如此獨到,做的每一件事,必有他的用意。

林天的事,今天實在給了他太大震撼。

對於他來講,單槍匹馬打造一艘星際飛船,可不比帶人越獄來的簡單,甚至更難。

哈克雷心裡,隱隱對林天開始期待起來…

李仲幗的目光望向遠方,有些深邃。

「接下來,我準備派個人去跟他接頭,裡應外合。」

哈克雷仔細琢磨這話,輕聲問道:「您準備派誰去?」

「星際聯盟的精英肯定不行,自身行為痕迹太重,得派一個信得過的新人。」

「新人?」

哈克雷突然想到什麼,驚訝道:「不會是…」

「讓小雪去吧,她正好缺一個鍛煉的機會…」 空中星獄,工廠。

僅僅一個小時過後,林天已會熟練的踩著機子縫衣服。

樣子老練到一旁的光頭都有些不敢置信。

「我說兄die,你以前是不是干過這個,這才多大一會,怎麼比我還熟練?」

林天一笑,敷衍道:「接觸過,又不是什麼難事,看幾遍就會了。」

心中暗道:他娘的老子飛船都能一個人造,做一個裁縫,還不是手到擒來?

不過這麼牛’逼的事,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嘛!

林天的天賦讓人意外,光頭也樂的清閑,自己忙自己的事去了。

一遍又一遍縫衣服,林天心中有股怨氣無處發泄。

如果有得選擇的話。

寧願去干苦力,哪怕是汗流浹背,累到四肢無力都行。

總比坐在車間里,跟個娘們一樣,做一個裁縫來的強。

林天用力的踩著半自動化的縫紉機,每縫一次,心裡的怨念就增加一分。

這他娘根本不是男人該乾的事啊!

他突然想起來一首歌,十分契合現在的心境,不知不覺就輕輕哼了起來。

自從我與你分別後

我就住進監獄的樓

眼淚呀止不住的流

止不住的往下流

二尺八的牌子我脖子上掛呀

大街小巷把我游

手裡呀捧著窩窩頭

菜里沒有一滴油

監’獄里的生活是多麼痛苦呀

一步一個窩心頭

手裡呀捧著窩窩頭

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喂,兄die,不要這麼拚命吧,機子都快被你踩爆了。」

光頭又不知何時走了過來,俯身在林天耳邊小聲道:

「你那麼賣力幹嘛,做的再多,也只有八九十星幣,你以為他們會給你加工錢啊,別做夢了。

再說,你應該也不是缺錢的人。」

林天停下手中的活計,道:「那我現在找個地方先睡一覺行不行。」

「當然不行。」

光頭指了指車間門口的幾名星管。

「你要是不怕挨揍,儘管去睡。」

「又不能睡,又不能跑,還要做事,那你教我怎麼做嘛。」

「你就不會偷懶啊,手放慢一點,腳踩輕一點,人放輕鬆一點,沒事可以去上個廁所,喝口水,抽個煙啥的,這些星管又不管。

聽我的,盡量做一條鹹魚。

這樣你就會發現,一天很快糊弄過去了。」

光頭悄悄指了指周圍的人。

「大家都這樣,哪像你,剛剛機子都快踩冒煙了,那賣力的樣子,等下星管一過來,一對比,還以為兄弟們都在偷懶呢,你可別讓大夥難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