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哪兒都疼!」狼爺特別享受的看著狄笙。

「酸疼還是怎麼個疼法?」狄笙問道。

「酸疼是什麼病?」狼爺不解的問道。

「要感冒的話,就容易酸疼,嗓子也不舒服,渾身沒勁兒!」狄笙把自己有過的癥狀說了說。

「那我就是酸疼!」狼爺想了想說道。

狄笙眉頭一蹙,「你確定是酸疼?要不我陪你去看看醫生,我們去個小地方,嗯?」她聽著狼爺的『那就是』心裡有些狐疑。

「不用!」

狄笙想了想,道,「我給你做好了早餐,給你端上來,待會兒我給你拿些沖劑一類的葯喝一些,今天你就在床上睡一天,行嗎?」想了想又覺得有些不落忍,「你先吃飯,吃完飯我去主屋拿葯,我今天不上班了,在家陪著你,好嗎?」狄笙手指穿插在狼爺發間。

狼爺眸光一亮,「好!」

他那眼神落盡狄笙眼裡,心裡更加不落忍。

「那你等著,我給你端飯去!」狄笙俯身低頭吻了吻狼爺,她想把溫暖都給他。

「不用,我下去就是!」狼爺堅持起來,狄笙也沒跟他爭。

一身家居服,狄笙挽著來狼爺下了樓。

端茶倒水,喝一碗盛一碗,儼然就把狼爺當成了小孩子。

伺候著狼爺吃完,夫妻倆走了上來,「你去床上休息,還是在沙發上?」

「我去書房!」

「不行!生病就得休息,去卧室!十點我過來!」狄笙扶著狼爺朝樓上走去。

迫於狄笙的『虎威』狼爺老老實實的躺在了床上。

狄笙到主屋的時候,小傢伙正要去上學,「媽媽今天有事兒讓古影姑姑送你!」

「好!」小傢伙由著傭人幫著他把書包背上。

看著小傢伙坐車離開狄笙轉身上了樓。

三樓,她停住了腳步。

砰砰敲開了宋淑梅的門。

「你沒去上班?哦,快進來!」說著宋淑梅推開了門。

狄笙看了眼房間,「大哥在嗎?」

「上班去了,找他?」宋淑梅示意狄笙坐下。

「找他找你都一樣,我來是想跟嫂子道個歉!」狄笙脫掉外套看著宋淑梅說道。

「什麼意思?」宋淑梅倒水的動作愣住了。

「昨晚蕭沉跟左璇的事兒是我設計的!」狄笙開門見山的說道。

這話讓宋淑梅整個人僵住了,她沒想到會是狄笙,更沒想到的是狄笙竟然會直言不諱的把這件事兒告訴自己。

「嫂子,你看這個!」狄笙把姜宇浩交給自己的紙條遞給宋淑梅。

宋淑梅展開字條——

蓬萊對去歸常晚,

復道中宵留宴衎。

綠槐夾道陰初成,

竇武忠謀又未行。

「什麼意思?」宋淑梅看向狄笙,這詩看著有些面熟卻總覺得哪兒不對,而且這跟她說的訂婚宴的事兒有什麼關係?

狄笙淡然一笑,「這四句詩嫂子應該都不面生,每一句都是唐代詩人的著作,但組合起來卻讓人覺得彆扭,不過,嫂子不妨把第一句的最後一個字摘出來,第二行的倒數第二給字摘出來,依次遞減,第三行的倒數第三個字,以及第四行的倒數第四個字,你連起來看看!」

「晚,宴,陰,謀,晚宴陰謀!」宋淑梅臉色突變,怔怔看著狄笙。

狄笙點了點頭,「這紙條是有人夾在這本書里快遞給我的!」狄笙隨便編了個理由說道。

「你怎麼也沒跟我們說!」宋淑梅略有些不滿,說了他們早作預防。

「嫂子,我說了,你就能保證很多事情不會發生?你知道對方要做什麼嗎?」狄笙反問道。

宋淑梅蹙了蹙眉頭。

狄笙接著說道,「不瞞嫂子,這件事對方是沖我而來的,你知道他們想做什麼嗎?他們要陷害的是閻遜,如果計謀得逞,到時候臉上沒光的是嫂子你,而我確實他們要借嫂子的刀來殺的人!」

宋淑梅眉蹙的越來越緊,「到底怎麼回事,你說的雲里霧裡的,這件事兒管左璇跟蕭總什麼事兒,你不會說他們就是要陷害遜兒的人吧?」

「正是!」狄笙介面道。

「他們害閻遜,為什麼?」宋淑梅有些狐疑的看著狄笙,她覺得狄笙的話沒什麼可信度,關鍵是左璇跟蕭沉跟他們或者跟閻遜沒什麼衝突矛盾,為什麼要陷害閻遜。

「原因就是想借嫂子的手除了我!」見宋淑梅不解,狄笙接著說道,「剛開始,我也不知道晚宴有陰謀是什麼意思,但我分析了最近我們家發生的事兒,嫂子,接下來的話,是我猜測的,但我想你可以跟大哥核實。

前陣子,大哥有些悶悶不樂而且跟顧文正,蕭沉頻頻見面對嗎?」

宋淑梅點了點頭。

「如果我沒猜錯,最先知道大哥外面有人的應該是蕭沉或顧文正,而大哥的消沉可能是被威脅的緣故,只是他們或許沒想到大哥的事情竟被別人暴漏了出來。

所以,拿捏大哥的把柄沒了,他們想要用大哥除掉我的手段就無法實施。

可他們怎麼會就此甘心?

所以我就想到,或許晚宴上不排除他們搗鬼。

於是我就讓記宇他們秘密調查他們的行蹤,你知道我們的人在晚宴上看到誰了嗎?」

「誰?」宋淑梅心裡隱隱有了這個人的名字。

「叢麗!」宋淑梅陡然一驚,果然是她。

「叢麗被人送進了婚房,同時對方給閻遜發了簡訊,等閻遜進了婚房他們的人離開開始在人群里散播消息,而指使這些人的人,竟然是左璇,嫂子,如果叢麗跟閻遜被人捉姦在床,你的矛頭會指向誰?」狄笙反問道。

宋淑梅臉色沉了下來,狄笙接著說道,「你的矛頭會指向我,因為你會覺得叢麗是我安排進去的,嫂子,你不知道的是,發現叢麗懷孕的那天,我讓華娜跟叢月帶她去醫院,結果在醫院裡她走丟了,一直就沒找到!

就因為你不知道,你一定會認為是我把人安排進去的,尤其是事發后我跟你說叢麗早就丟了,你不但不信,你還會覺得我是在推卸責任,嫂子,這是人之常情,換做我我也會這麼想!

我從來不是善人,有人三番兩次想陷害我,我也會反擊,所以才發生訂婚宴上的一幕!」狄笙淡淡的看著宋淑梅。

「叢麗呢?」宋淑梅比較關心這個問題。

「她?當時宴會上的人比較多……」

嗡嗡的手機聲打斷了狄笙的話,她說了聲接電話起身走到了窗口,「影兒,你說!」

「叢麗失蹤了!」叢月剛給她打了電話,說就一轉眼的工夫人就沒了。

「我知道了你回來吧!」她本來還想編個慌來著,現在看來不用了。

「嫂子,叢麗失蹤了!」狄笙晃了晃手機。

宋淑點了點頭,「所以,陷害遜兒的是左璇和蕭沉?」

「最起碼我分析的是這樣,如果叢麗跟遜兒真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我就是嫂子最大的敵人。

本來他們是威脅大哥除掉我,而現在是不需要威脅,只要在適當的時候吹吹風,大嫂,你我必是死敵!」

「吹吹風?」

「比如有人告訴你,我之所以做這些就是為了報復你,你會信的!人都是自私的,所以宴會上的事兒不是我幫大嫂,而是幫我自己,我不想自己陷於兩難之地,我今天的話,你完全可以考證,大哥,閻遜應該能給你答案!」

此時此刻,宋淑梅覺得狄笙的話百分百可信,只是,她有些疑惑左璇,「她為什麼這樣害你?」

「大嫂,從我進門,她什麼時候沒害過我?到底她為什麼害我,我還真就不知道!」狄笙無奈的嘆息。

宋淑梅現在滿滿地都是后怕,她真不敢想一旦叢麗跟閻遜的事兒鬧出來會是個什麼局面!

「老四家的,我知道我做了不少錯事兒,這兩次你的情誼我記在心裡了,不管左璇為什麼害你但她是想毀了我,這是不爭的事實!

你說上次的事兒會是左璇嗎?」宋淑梅想說些感謝的話,但總覺得說不出口,話到嘴邊轉換了話題。

宋淑梅說的上次的事兒是指害死馮燕,借她的手害狄笙孩子的幕後兇手,狄笙搖了搖頭,「不像是她的手段!那個人計謀很深,不像是年輕人的作為,而且,我覺得她這陣子都不會有動作!」

嗡的,兩人放在茶几上的手機響了,宋淑梅先一步打開了手機,只一眼,笑了。

狄笙不用看就知道是什麼消息,一定是昨晚的『直播』!

打開手機,果然如此,「誰錄得?當時都誰進房間了?」

宋淑梅一愣,她還以為是狄笙的手段呢,「當時進去的人呢很多,誰知道誰,不管誰,這都給我解氣了!我看她怎麼嫁人!」宋淑梅恨恨地嘲諷道。

「嫁人還是嫁的出去的,只是想要嫁得好,恐怕就沒這麼容易了!」狄笙感慨了一聲,「時間不早了,我不打擾嫂子了,先回去了!」

狄笙前腳一走,宋淑梅後腳拿起手機給小嫂子撥了過去。

十分鐘后,狄笙看到司機的車停在了主屋門口,宋淑梅乘車而去。

她拿了葯直接裝在口袋裡,拿著手機去了狼閣。

此時。

華新國際。

蕭沉正主持會議,他伸手按開多媒體大屏幕,剛要說話,一段極盡曖昧的嗯啊聲從視頻里傳了出來,會議室的女經理下意識低下了頭,那聲音,以及那啪啪啪的動靜都讓人面紅心跳,甚至不少經理都有了反應。

他刷地臉漆黑一片,拿起遙控器按下退出,結果,遊戲依然在繼續,遙控器瞬間失靈,有大膽的同志餘光一直瞥著多媒體大屏幕。

高清的屏幕上,那些細節完全沒經過處理,兩人的細微表情變化都盡顯盡致淋漓。

嘭地聲,他把遙控器砸咋了桌子上,「滾!」

會議室里的高層文件都沒拿的逃命似的跑了出來。

蕭沉冷冷看著還在繼續的屏幕,他猛地拿起座椅狠狠砸了上去,嘩啦一聲,畫面終結。

只是,他這裡的是終結了,此時辦公室里,每個人的郵箱里都收到了一份視頻,那畫面,太美,趕緊下!

不單單是華新國際,京都城的大公司小公司,全都收到了這份意外的禮物。

於是乎,今天網路瞬間流行了一句話,『有郵箱的地方就有左璇(蕭沉)!』

左致遠直接從公司開車離開,他無法面對這些人,每個人看他的眼神都帶著譏笑。

尤其是公司懂事,竟然有不識趣的,當著他的面肆無忌憚的談論畫面里的女主角身材火爆。

中午時分,狄笙接到電話,說姜宇浩找到了。

「人在哪兒?」

「他媽昨天出了車禍,現在被轉到了京都醫院!」古影淡淡說道。

「嚴重嗎?」狄笙攪動著鍋里的水餃。

「不輕,腿撞斷了,人也到現在還沒醒,不過,呼延說了,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就是受些罪了,畢竟年齡在那兒!」

「蕭沉還是左璇做的?」狄笙認定是這兩個人所為的,除了他們絕對不會是別人,姜宇浩除了因為自己而得罪了他們。

「沒查出來!」確實是查不出來,就是很普通的肇事。

「你在那邊陪著,我明天過去,隨時給我電話!」人沒事兒她就放心多了,她今天去也沒用,再說狼爺還病著,更何況現在她去反而坐實了自己的罪名。

目前蕭沉跟左璇也只是懷疑自己,再說,她已經漸漸把左璇的視線從自己身上拉開,她就等著見成效了。

「好!」古影淡淡應了一聲。

掛了電話,狄笙覺得自己越來越自私,尤其是今天她給宋淑梅透漏的消息,完全就是有意借宋淑梅的手除掉左璇,她知道宋淑梅會按自己的想法做的。

她每一步都算計的很好,包括跟宋淑梅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經過自己反覆琢磨才說的,她變壞了,不再是原來的狄笙了,生活,真他媽的改造人,比回爐改造的還徹底。 狼爺喜歡生病。

被媳婦當寶兒照顧的感覺很爽。

鞍前馬後的噓寒問暖,想吃什麼做什麼,飯後水果,切得特別精緻,還不用自己動手。

要不,他明天繼續生病?

「晚飯給你做好了,生病了吃些清淡的,我先回去,晚上來,嗯?」狄笙拿下圍裙準備進浴室沖個澡,做完飯她身上有股飯菜味道,這樣回去一定會被發現的。

狼爺臉拉了下來,看了眼時鐘,「八點回來!」

「那怎麼行?八點兩個小傢伙都還沒睡覺,十點,今天最晚十點,嗯?」狄笙吧唧親了狼爺一口,那跟哄小孩子一樣一樣的。

不過,人狼爺就吃這套。

從狼閣出來有些涼,她緊了緊外套,進主屋的時候遇到了剛回來的閻遜季唯凝。

「四嬸!」閻遜開口,而後看了眼身邊的季唯凝。

季唯凝往前走了一步,「四嬸!」

狄笙淺淺一笑,「回來了?」

「嗯!」今天他們回了季家,本來季太太要留他們吃晚餐的,但季唯凝堅持回來吃。

對季唯凝的決定閻遜很滿意。

宋淑梅見兒媳回來了,趕緊招呼著人進門,挨個兒的又給介紹了一遍,狄笙掃了眼客廳,沒有左璇的身影,這是沒回來還是……

「左璇表姑身子不大舒服子樓上,以後有機會看到!」宋淑梅拉著人坐到了沙發上。

安淳滿臉的春色,悄悄拉過狄笙,「你是沒看到她回家的那張臉,我聽今天來店裡的顧客說,他們公司的滾動屏幕上都是播的那畫面,太勁爆了!」

「現場直播你都看了,這還稀罕?」昨天她可是親眼看著安淳進去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