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這第一層拔舌地獄中,居然看不到十八翼麟刺蟾的身影,這非常的古怪,他們分明是看到了這個生靈沒入此地了。

但這四周,卻不見身影,難不成是進入到了第二層的剪刀地獄之中?

「十八翼麟刺蟾囚禁在此地,實力不弱反增,或許還真有資格進入到剪刀地獄之中,只是不知道其他的生靈是否還在?」牧雲喃喃的說道。

對於這仿造的十八層地獄,他也不是特別的清楚,只知曉這是那些高僧用來囚禁這些惡靈的牢獄而已。

拔舌地獄的東南角落中,有一個樓梯,一路向下,來迴旋轉,裡面似乎更加的黑暗恐怖,看不到絲毫景象。

這是旋轉木梯,是溝通十八層地獄的連接通道,下方的生靈被禁錮根本就無法衝擊上來,有法則限制。

而上方的生靈,也無法下去,唯有掌控著這旋轉木梯的奧義,方才能夠從容出入,否則想要強力破開,根本不可能。

「旋轉木梯的封印被撕裂了,也就是說第二層剪刀地獄中曾經囚禁的生靈可以出現在第一層了。那麼,十八翼麟刺蟾一定是衝下去了。」牧雲說道。

隨後,兩人一起踏入到旋轉木梯之上,一陣天旋地轉,通向地下更深處,來到這第二層剪刀地獄。

剛一入其中,兩人便同時皺眉,這裡的氣息更加的沉悶陰冷,有陰風在呼嘯出來,特別是在最中央的一柄巨大的剪刀,令人心悸。

那是一把暗黑色的剪刀,非常的巨大,散發出無比恐怖驚人的氣息,隱約可以看到,在那剪刀之前,還有一道身影沉浮。

「十八翼麟刺蟾!」

見到那一道身影,牧雲瞬間便辨別出來,正是那十八翼麟刺蟾,只是此刻去似乎被禁錮在這裡了。

「不對,這不是真神,是一道化身,似乎還掌控了此地?那原本封印在第二層的惡靈呢?」

牧雲神色微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在這第二層拔舌地獄之中,居然同樣不見那十八翼麟刺蟾的身影,只有一道化身殘留在此地,掌控那暗黑剪刀。

「咔嚓!」

暗黑剪刀猛然張合,一聲鏗鏘席捲整個剪刀地獄,剎那之間便看到無數的剪刀暗影朝著兩人衝殺而來。

更有陰風陣陣,恐怖到了極致,散發出極為冰冷的殺意,令人心頭狂顫不已,這暗黑剪刀乃是佛教重器。

「當!」的一聲,牧雲出手,將從第一層帶出來的鐵鉗轟擊而出,與那剪刀虛影猛烈的碰撞起來。

火星四濺,鏗鏘作響。

無論是鐵鉗還是暗黑剪刀,都是佛教重器,非常強大恐怖的存在,在這劇烈的碰撞中,傳來了陣陣沉悶的聲響。

「區區化身,也敢猖狂!」擎天戰神冷笑一聲,大手猛然拍打而出,狂暴的殺意席捲整層地獄。

「轟隆!」

暗金剪刀被轟飛開來,那一道十八翼麟刺蟾化身更是渾身劇顫,張口噴血,踉蹌倒地,露出憤怒的神色。

「居然不曾死?」擎天戰神露出了詫異的神色,他的一擊之下,何等的霸道,卻不曾滅了一道化身。

「是蛇蛻!」

牧雲平靜的開口說道:「這一道化身的身上披著一張蛇蛻,應該是九彩吞天蟒的蛇蛻,看來這第二層剪刀地獄曾經鎮壓的便是此物。為了掙脫開來暗黑剪刀的酷刑,不惜耗損生機進行蛻變,留下了一張蛇蛻。這九彩吞天蟒的防禦驚人,你這一擊之下不曾將其斬殺,也情有可原。」

「九天吞天蟒也不見了?」擎天戰神眉頭微皺,按理說在這第二層地獄中,應該還有一個惡靈。

但是,此刻卻感受不到分毫氣息,甚至連那十八翼麟刺蟾都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本身就已經非常的詭異了。

「莫非,九彩吞天蟒也進入到了最下層,被嚇壞的?」擎天戰神說道。

而後他露出了一絲冷漠神色,盯著地面上的十八翼麟刺蟾化身說道:「別以為你披著一張蛇蛻便可以無礙了,再接我一招。」

「砰!」的一聲,擎天戰神鐵拳橫空,凌空轟殺而出,恐怖的威壓封鎖了八方,那十八翼麟刺蟾化身避無可避,頃刻崩裂。

煙消雲散,就連那蛇蛻都寸寸崩滅,化作飛灰。

地面傳來哐當的聲音,正是那一把暗黑剪刀,失去了控制之後墜落在地,被牧雲大手一揮捲起。

隨後,他盯著剪刀地獄的旋轉木梯說道:「下去看看!」 看著十幾輛小車在那麼個小場地內碰來碰去,宋千月一下子也來了興趣,不過這一次陳天倒是沒有參加,讓嘟嘟和宋千月兩人去了。

頓時,兩人坐上一輛「子彈頭」碰碰車,極其囂張的出發了,開始尋找第一個要撞車的目標。不過還沒等到他們撞上別人,那傢伙突然一個調轉車頭,先是狠狠的撞了一下她們,害的兩人被撞的猛然後退,連連尖叫。

陳天站在外面等著,不遠處是那幾個跟過來的宋千月的保鏢,陳天沒在意,人家也是盡職盡責,為了宋千月的安全著想。

不過就在陳天回頭一瞥的時候,卻猛然發現有些不對勁,其中一個保鏢躲開了人群走到了另一個地方在接電話,人太多,聲音太雜,距離又遠,陳天聽不到那保鏢在說什麼,不過卻是看到那保鏢點了點頭,又看了宋千月這邊一眼,而後說了一句什麼,掛了電話又走了回來。

陳天心頭忽然升起一絲不安,因為從那保鏢看宋千月的眼神來判斷,已經隱隱流露出了一絲殺意,而且嘴角還泛起了一絲冷笑,雖然當那保鏢在察覺到陳天在注視他的時候,反映很快,很好的掩飾了自己的表情,可是那一幕卻還是落在了陳天眼裡!

「哎呀,你笨死了,讓我來!」嘟嘟和宋千月接連被撞,宋千月已經有些暈頭轉向的開始迷糊了,嘟嘟撅了撅小嘴,示意讓她來看車。

宋千月剛想說什麼,可是這個時候她的電話卻響了,掏出電話一看,宋千月先是愣了一下,繼而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帶著嘟嘟走出了碰碰車的場地,宋千月接聽了電話!

「什麼?爺爺他,他已經……已經……」宋千月滿臉的震驚,話未說完已經變的有些哽咽,兩隻眼睛都變紅了。

本來還沒玩盡興的嘟嘟準備發兩句牢騷,可是看到宋千月這樣,愣了愣,沒說話,這小丫頭也是個人精,從宋千月的表情就看得出宋千月是遇到了大事。

宋千月說了不到兩句就掛了電話,整個人像是一下子沒勁了似得蹲在了地上,眼淚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哭了,這丫頭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大聲痛哭!

陳天幽幽嘆了一聲,猜測著宋千月的爺爺應該已經搶救無效,歸西了,所以宋千月才會如此痛心大哭,畢竟在整個家族裡只有爺爺對她最好,而現在這個老爺子駕鶴西去,宋千月卻是連最後一面都沒能見上,一時間失去了最親近的人,再加上心裡的內疚和自責,這個丫頭終究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這個時候,陳天沒有過去相勸,因為這不是能勸的了的,而且這種事,哭出來反而會更好,要是一聲不吭全憋在心裡,那倒真有可能憋出事來!

陳天和嘟嘟站在旁邊等著,而此時宋千月的八個保鏢也都走了過來,他們似乎也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並沒有去勸宋千月,只是靜靜的等著!

差不多了過了兩三分鐘,宋千月的哭聲漸漸變小,這個時候一個保鏢才走上前去,「大小姐,要不我們先回酒店吧!」

「不!」宋千月猛的抬起了頭,梨花帶雨,雙眼泛紅,不過神色卻似乎變得比以往更加堅決,堅強!

狠狠的抹了把眼淚,宋千月竟然自己站起了身,「陳天,走,我們繼續玩!」

「呃……」陳天也有些納悶,這丫頭莫非是受到了大刺激,神經混亂了?

「我看今天也玩的差不多了,咱們先回去再說!」

「不,什麼玩的差不多了,好多地方還沒玩呢,我要去玩蹦極!」宋千月神色十分堅決!

「蹦極?」陳天一驚,這丫頭現在處在這麼大悲的情況下,怎麼敢玩那種極限運動,萬一心臟受不了,那可是會出人命的!

「你瘋了吧,現在去玩蹦極,不行,必須馬上回酒店!」陳天現在可是受龍影所託來保護宋千月的,他絕不能允許宋千月出什麼事,而且宋千月還是寧小小的朋友,陳天更不能讓她出事!

「不回去,要回去你回去,我自己去!」宋千月這丫頭的性格還真是很倔,說著竟真的一個人朝著蹦極的地方走去。

「大小姐,我們先回酒店再說!」其中一個保鏢趕忙攔住了宋千月。

「滾!」宋千月一把推開了保鏢,「我今天非玩不可,誰要敢攔我我就跟誰急,你們要非把我拉回酒店,我就從酒店樓頂自己蹦下去!」

陳天滿頭黑線,這丫頭還真是一個極品啊,從酒店樓頂蹦下去?那百分之一萬的會被摔成肉泥的!

保鏢們也很無奈,他們跟隨宋千月不是一天兩天了,顯然很清楚這位大小姐,絕對的說的出做得到,所以一個個也都不敢再攔著宋千月,甚至還有兩個保鏢有些求助似得看著陳天!

看哥頂個毛用,陳天心裡有些鬱悶的嘀咕了一句,拉著嘟嘟的手跟著宋千月走向了那個玩蹦極的地方!

看來,這丫頭是非要瘋狂一把了!

到了蹦極台上,本來那工作人員看著宋千月眼睛有些泛紅,還準備問兩句,否則出了人命他們也脫不了關係,可是當宋千月冷冷的說出了一句,「我沒事」,並且甩出了幾張大紅皮之後,那工作人員還是同意了!

本來陳天不放心宋千月,想要陪著她一起玩,但是當看到蹦極台下是一個大大的氣墊床時,也就稍微安心了許多,有這東西在,哪怕出了意外,也死不了人吧,更何況那麼高的地方蹦下來,就是自己跟著也是白瞎!

而在宋千月登上蹦極台的時候,期間一個保鏢本想跟上去,但是卻被陳天給攔住了,這個保鏢正是剛才打電話的那個。

「上面有工作人員,咱們在下面等就行了!」陳天很友善的笑了笑。

「可是……」保鏢張了張嘴,卻是被另一個保鏢拉了一把,沒能把話說完,最後也沒跟著上了蹦極台,而陳天卻是心中冷笑,好傢夥,看來還不是一個人!

上面的工作人員替宋千月系好了安全帶,而後再三叮囑了兩句,宋千月忽然閉上眼睛平躺著身子就下來了,極快的速度加上自由落體,那一瞬間的巨大衝擊著實讓陳天嚇了一跳,儘管他心境平穩,知道這不過是個遊戲,出不了人命,可是還是難免心中一驚,這丫頭雖然不是擺明了尋死,但是心恐怕是死了一半了!

從幾十米高的地方瞬間落下,哪怕換做是陳天恐怕也會忍不住尖叫,但是宋千月那丫頭從始至終竟然連一聲都沒發出,活脫脫的像個「死人」,隨著拴在腰間的紐帶,猛的一上一下,起起伏伏,表現的極為的平靜!

不知道情況的人還都以為是宋千月膽子夠大,事實上知道內情的陳天卻是暗嘆,這個時候表面的越平靜也就意味著內心的不平靜,這事不好弄啊!

本來陳天以為保護宋千月只需要防著對方的刺殺,暗殺就行了,哪曉得還會遇到這種情況,外來的力量陳天有信心抵擋,但是要是這宋千月一心尋死,陳天可就沒招了,除非他一天真的二十四小時的貼身保護宋千月,而且甚至連宋千月上廁所的時間都不能獨自去,這是一個很頭大的問題!

一直來來回回的盪悠了好幾次,宋千月才被工作人員放了下來,不過這妞似乎還不滿意,來到陳天的面前,第一句竟然是:「走,去鬼屋!」

陳天咧了咧嘴,「妹呦,你這是故意找刺激呢!」

宋千月沒理會陳天,一聲不吭的朝著鬼屋走去,而陳天拉著嘟嘟在後面趕緊跟上,倒是那八個保鏢,稍稍落後了一些!

進鬼屋的時候,陳天本也想讓宋千月一個人進去得了,但是嘟嘟這丫頭也是個專找刺激的小妖孽,非要也進去看一看,陳天無奈,只能跟著兩女一起進了這種鬼屋,不過當他進去之前,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八個保鏢竟然不知所蹤!

陳天眉頭微皺,剛才出現的的那股不安再次蹦了出來,他雖然從不懼怕什麼危險,但是現在有宋千月和嘟嘟跟著不得不萬分小心,可是當他準備去喊宋千月的時候,那丫頭卻已經一頭鑽了進去。

陳天大急,連忙跟上!

這個鬼屋很大,一共上下兩層,而且夠深,裡面的裝修和布置也的確十分的唬人,並非陰暗的伸手不見五指,那都是扯淡,因為要是那樣的話,遊客根本就看不見路,還怎麼玩下去?走下去?

有燈光不假,不過燈光卻是暗的可憐,而且是那種綠油油的光澤,指不定在那個小仡佬里裝了個小燈泡,散發著迷離森然的光澤,周圍還放著淡淡的音樂,只不過這些「音樂」都是經過電腦處理,合成的專門配音,比如什麼陰森,慘厲的叫聲,相當的勾人心懸!

而自從進來以後,嘟嘟就一直抓著陳天的衣服,這小丫頭雖然大膽的狠,但是猛的進入到這種環境中來,還是難免忍不住心揪,發寒,而陳天擔心宋千月,腳下的步子不由有些加快,更是還沒走出兩步,旁邊突然鑽出來一個披著白衣,臉上掛著長舌頭的傢伙,有點類似於神話地獄中的白無常!

陳天原本神經就崩的緊張,猛的看見這傢伙,差點一腳踹過去,嚇得那個「白無常」趕緊閃到了一旁,惡狠狠的瞪了陳天一眼,鑽到另一個縫隙里消失了! 一路向下,空無一物。

鐵樹地獄、孽鏡地獄、蒸籠地獄、銅柱地獄……

牧雲和擎天戰神兩人一路快速的衝擊,卻根本不曾見到那十八翼麟刺蟾的身影,甚至原本囚禁在此地的惡靈全部消失不見。

這太過詭異了!

鎮壓在此地的惡靈實力都非常的恐怖,按理說也不會因為擎天戰神的降臨而撤退,並且此地的旋轉木梯封印都撕裂了,這更加詭異。

「那些惡靈,都去了哪裡呢?」牧雲眉頭微皺,此刻他已經來到了最後一層刀鋸地獄之中,卻依舊感受不到絲毫氣息。

「會不會已經逃離此地了?」擎天戰神說道。

佛教起源之地大法門寺,非常的恐怖,鎮壓在此地,自然無人可逃。但大道皇庭卻遭到了進攻,化作了廢墟。

這還真有可能給這些生靈可趁之機,找到了出口離開此地,但牧雲卻不贊同這個看法,若真是如此,這十八翼麟刺蟾為何不曾離開?

當然,更重要的是,那石頭堡壘的封印還是今日藉助他的天地道劫方才開闢了一條裂縫,至於逃走,無從談起。

「嘩啦……」

就在此時,牧雲忽然聽到了一聲浪潮拍打的聲音,不由得神色驟然一變,身形閃爍出現在刀鋸地獄的西南角。

在這裡,出現了一個洞口,四周有明顯的出手的痕迹,似乎是有強者在此地聯手將其擊穿。

「有洞口,莫非是順著這裡逃走了?」牧雲神色微變,隨後和擎天戰神互相對視一眼,縱身而下。

「嘩啦!」

兩人落入到一條地下暗河之中,被浪花席捲,沖入到了水中,就當他們要沉浮起來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根本做不到。

身軀不斷的下墜!

「弱水,不,是更為厲害的三千弱水!」牧雲的腦海中閃爍出了這個信息,這世間有弱水,鴻毛不可浮。

弱水也分種類和強弱,但其中最為恐怖的便是三千弱水,任憑你是何等修為,只要未曾成就仙帝,便不可浮。

一路下墜!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方才腳踏實地,入目則是一片荒涼,四周到處都是風沙起來,宛若來到了戈壁灘中。

環顧四周,黃沙漫天,隨風起舞,噼啪作響。

誰也不曾想到,在這十八層地獄之下,居然還有如此洞天,想來應該是那大法門寺的高僧專門構建而出,模模擬正的第十九層地獄。

「嗖嗖……」

遠處,都沙漠之舟在移動,閃爍出絲絲肅殺的氣息,非常的駭人,地面之上隱約可以看到一些屍骸。

「羽翼麟刺蟾,九彩吞天小蟒……看來那些惡靈果真是進入到了此地。」牧雲喃喃說道,目光鎖定遠處的沙漠之舟。

「轟隆!」

地面隆隆震顫,有巨大的建築浮現而出,那是一尊尊佛塔,每一座佛塔的頂部,都有一尊佛陀盤坐。

只是,那些佛陀早已死去,只剩下了袈裟在閃耀出驚人的光澤。佛塔金黃,有光明之力流轉。

「噗!」的一聲,一艘沙漠之舟靠近,尚未移動的瞬間,那四周的佛塔之上便有一層光明之力爆發開來。

而後,便有一隻巨大的佛掌凌空碾壓,崩滅沙漠之舟。

「佛陀神印殺陣!」看到這一幕,擎天戰神不由得動容說道,這是佛教的一門無敵殺陣,是守護之力。

顯然,是在禁止這些沙漠之舟靠近,也不知道其中蘊含著什麼危機,被如此的針對。

「這些沙漠之舟有古怪,散發出了黑暗氣息,這裡莫非是有黑暗生靈存在?」擎天戰神皺眉說道。

他一步邁開,出現在一艘沙漠之舟前方,微微皺眉。

「這是黑暗九族的法器,居然散落在此地,這上面還有不少黑暗生靈的屍體,是意念在操控,想要脫離此地。」

「難道說,這大法門寺真正要鎮壓的是這些黑暗生靈?」

牧雲兩人駐足,紛紛露出古怪的神色,那佛陀神印殺陣不針對他們,進入其中也不曾出現任何危機。

但,只要那些沙漠之舟靠近,便會在這瞬間產生進攻,將其湮滅,這四周,數不清的佛塔林立,場景駭人。

「為了布置這一座佛陀神印殺陣,居然坐化了這麼多的佛陀,難怪佛教會衰敗了,在這裡死的人太多了。」牧雲喃喃說道。

眼前這些佛塔之上的屍體,每一尊都是非常恐怖的存在,屬於金身羅漢級別的存在,卻全部隕落。

可想而知,這沙漠深處,必定是有大恐怖,為了將其鎮壓,不惜自身隕落,也都要守護住這裡最後的門戶。

而那被鎮壓在十八層地獄中的惡靈,不過就是幌子而已,真正的危機來自此地!

「該死的……」

就在此時,有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剎那之間便有成千上萬的沙漠之舟席捲而來,朝著兩人轟殺。

沙漠之舟上,都承載著黑暗生靈的屍體,煞氣非常濃烈,凌空而來,氣勢驚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