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哼!」劉威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劉太的眉頭起來,不悅地說:「死鬼,你給什麼臉色兒子看啊,難道不知道他差點就沒了么?」

劉威氣極,坐到了床邊,說道:「差點就沒了?沒了更好,省得給老子惹麻煩!」

他也是鬱悶啊,自己英雄一世,卻生了這麼一個混蛋兒子出來,除了享樂,什麼也不會,什麼也不懂!

這些年來,應該說從劉子聰十二歲那年有了男人的衝動開始,這小子就開始禍害那些女人,從小學的女同學,到家裡的女傭,慢慢發展到女老師、各種良家婦女,以及那些漂亮的女明星!

自己知道的都有幾十個了,還有更多是自己不知道的,這十多年來,這混蛋玩過的女人,至少也有一百個以上!

以前那些女人就罷了,都是一些沒有什麼勢力的,自己倒也不會管他。但是這一次不同,這小混蛋居然將主意打到了自己的死對頭身上,想將那兩朵連自己也喜歡的姐妹花吃掉,這就惹出大事了!

想到剛才接到的電話,劉威真有一種活剮了這混蛋的衝動,如果不是他惹下這場禍事,自己會那麼低聲下氣么?

「你說的什麼混賬話?兒子不是你的?」劉太大怒,差點就一巴掌揮過去。

「就因為是我的兒子,我才想一巴掌打死他!什麼玩意啊,好的不學學壞的,除了禍害女人,他還會幹什麼?」劉威悻悻地說。

越說,他就越是惱火,惡狠狠地看著劉子聰,說道:「你這個混賬東西,我為是跟你說過了么,千萬別打那兩個女人的主意,你為什麼不聽?現在好了,把柄落在人家手裡了,你讓我以後怎麼辦好?」

「還有,你也真沒有用,那麼多人保護你,居然還讓人偷進來了而一無所知,如果對方狠一點,你現在還有命在?你知不知道,你這一次丟的不是人,而是我們15K的面!」

劉子聰讓他罵得滿臉通紅,卻一句話也反駁不了,自己也真是夠窩囊,到最後昏迷為止,都沒有能察覺到半點不對。

「好了,現在事情也發生了,你罵子聰也沒用,還是想想辦法怎麼應付那些人吧!還有,將那些人查出來,看看到底是誰有這麼大膽,居然敢把主意打到我兒子身上來了!」劉太不悅地說。

「哼,真是氣死我了,家門不幸啊,竟出了這等不肖子!」劉威無奈地嘆息著,卻也拿劉子聰沒辦法,誰讓他是自己唯一的兒子?

「我去一下廁所!」劉子聰掙扎著起來,走進了廁所里,一來是真有點急了,二來也是想避開一下。

劉威夫婦無奈地搖頭,都是唉聲嘆氣起來。

過了一會,廁所里傳出了驚天動地的一聲慘叫……

「怎麼回事?」劉威陰沉著臉。

一群醫生圍在劉子聰的病床旁邊,各種儀器用在他身上,檢查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卻硬是檢查不出什麼原因。

事實就是,劉子聰那傳宗接代的玩意無法挺起來了!

當劉威聽到自己兒子發生這種事時,差點沒暈過去,對方沒殺死他,卻給了他這種比死還痛苦的懲罰!

劉太更是硬生生的暈了過去,她無法接受這種現實,特別是醫生還檢查不出原因來,也就是說,都不知道怎麼治!

「庸醫,一群庸醫!」劉威看到這群醫生一個個搖頭,頓時大怒,一頓罵劈頭蓋臉的朝著他們撒下去。

「劉先生,我們醫院在這方面不是專家,我建議你們將他轉到男科醫院,他們才是專科醫院。」一個醫生小心翼翼地說。

劉威一愣,然後下意識地點了點頭,對啊,兒子得了這種病,普通的醫院是治不了的,電視廣告中經常吹的那家醫院,應該可以治好吧?

「罷了,轉院,馬上幫我們辦手續!」劉威只覺得自己的臉面在這一天全部都丟光了,如果患這病的不是自己唯一的親生兒子,他都想將他一把掐死算了!

港島的狗仔隊是全世界都有名的,估計跟英倫那裡差不多有各一拼,也許是因為曾經受到那個國家百年的統治,連這一點本事也學到了。

所以,大半夜就傳出了諸多花邊新聞,首先就是現在名聲鵲起的天使花姐妹跟一個青年男子有親密行為,疑似情人。

不過這一個信息沒有多大的可信力,因為給出的配圖不給力,而且雙方也只是交談了幾句。

隨後又爆出天使花姐妹讓人劫持,手下的保鏢都讓人打得身受重傷,差點死去,不過事隔一個小時后,天使花姐妹和她們的經紀人重新出現,並表示受到神秘人相救,並沒有受到傷害。

而先前的青年男子非常巧的再一次出現,這一次是碰巧在路邊救起她們三人,並帶回了酒店。這下子,人們對於他們的關係再一次產生了諸多猜測……

最重磅的消息傳出來了,劫持天使花的人,赫然就是15K的太子爺劉子聰!

而這個在港島臭名昭著的色中餓鬼,這一次卻受到了重創,不但沒有得到天使花姐妹,而且男人身上最重要的一個部件,也受到了神秘創傷……

這些信息一個接一個的爆出來,個個都跟天使花有關,讓她們的知名度得到了一個極大的提升。

一大早,這些消息便在網路上爆炸出來了,那些忙於上班的人們,在公車上,地鐵上,輪渡上,都津津有味的議論著這些事情。

林凡一覺睡到天亮,起來后也沒有換衣服,就穿著一套睡衣,打開了陽台門,走到陽台上欣賞早上的海景。

早上的海景還不錯,雖然不比晚上的好看,但空氣格外清新,林凡看了一會,便在陽台上施展拳腳,晨練起來。

這陽台也真夠大,即使林凡的動作不小,但依然沒有什麼障礙,的確對得起那天價房價。

「咦,林大哥你住在這?」正當他緩緩收拳之時,卻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林凡一愣,轉頭看去,正好就看到慕容靜站在自己旁邊的陽台上,一臉驚喜地看著他。

雖然林凡也知道她住在這間酒店,但當時大家也沒有說起具體的房號,沒想到卻是鄰居!

「你們就住在這間?」林凡也是一呆,問道。

「對啊對啊,真是有緣啊!」慕容靜興奮地說。

「靜靜你在跟誰說話?」慕容清一頭從房間里出來,她身上穿得很清涼,一件薄薄的半透明睡衣,看上去還有點迷迷糊糊的樣子。

林凡的眼睛很好,所以一下子就穿透了她那件睡衣的阻擋,看到了某些東西,而且還看得很清楚,讓他的鼻子一癢,甚至有點不對勁了。

他嚇了一跳,哪敢再看,只能將目光移開,打招呼說:「清清,早啊!」

「林大哥,怎麼是你?」慕容清好象清醒了一些,然後看到了林凡,頓時欣喜地叫了起來。

「嗯,我就住在這啊!」林凡努力控制著自己的眼神,不敢看她,否則就要出醜了。

「太好了,我還說早上就要離開了,怕找不到你呢!」慕容清歡呼道。

兩間房子的陽台相隔不到一米,說話就跟面對面差不多,慕容清還特別跑到最近的地方,這讓林凡更加的不自在了。

他想退後一步,可是那樣的話有點太明顯,所以,只能控制自己的眼睛不看她,只是臉上有點紅了起來。

「咦,林大哥你幹嘛臉紅了?」慕容清奇怪地說。

「……那個,剛才打了一陣拳,熱的。」林凡只能找借口。

「打拳啊……林大哥,你能不能教我?」慕容清睜大了眼睛,一副嬌憨的樣子,說道。

「是啊,我也想學,剛才林大哥打得可帥了!」慕容靜也歡欣地說。 面對慕容姐妹的熱情,林凡只好說:「如果有時間,我會教你們一些合適的拳法,不過現在最好還是不要,萬一讓人拍到你們跟我這麼親密,那些媒體又該炒作了!」

說到這點,慕容靜的臉上露出了羞澀,想到剛才自己從網上看到的信息,那些人居然說自己兩姐妹都跟林大哥好!

「林大哥,一會一起去吃早餐好不好?」 田園首輔的寵妻日常 慕容清並不知道那些東西,她才剛剛睡醒。

「這個,好吧,那我進去換衣服了。」林凡點頭說。

看到林凡逃一般的進去了,慕容清有點奇怪,自己有那麼可怕么?

「姐,你都讓他看光了!」慕容靜也注意到了這一點,然後看了一下慕容清,才發現她的情況,頓時羞澀地說。

「不會吧?」慕容清低頭看了一下,然後臉色便紅了,自己半邊的球體都從衣服裡面擠出來了!

她臉色大紅,心裡怦怦亂跳起來,連忙跑進了房間里,一頭撲到床上,嘴裡說:「死了死了,真是丟臉死了!」

慕容靜走到她身邊坐下,輕笑道:「行了,看了就看了吧,反正以後也是要讓他看的,難道你還打算讓別人看么?」

「你壞死了,不早一點告訴我!」慕容清氣道。

「我也是才看到的啊!都怪你自己,幹嘛穿著睡衣出來?」慕容靜好笑地說。

「靜靜,你說那個傳說會不會是真的啊?」慕容清紅著臉坐起來,說道。

「應該是吧!」慕容靜臉色也紅了起來。

「可是,萬一他有了老婆的話,我們怎麼辦?」慕容清有點擔心地說。

「對啊,他那麼優秀,肯定會有很多女孩喜歡的。」慕容靜也有點無奈地說。

兩姐妹在房間里呆了好一會,慕容靜才說:「好了,先不想這些了,吃早餐去吧,別讓他久等了!」

兩人再不耽誤,用最快的速度換好了衣服,臨走前,又對&視了一眼,然後不約而同地回到梳妝台前,拿起那些化妝品,化起了淡妝。

「嘻嘻,不知道他喜不喜歡我們化妝?」慕容清嬌笑道。

「應該會喜歡吧,我們只是化一點淡妝,我猜他不會喜歡濃妝的。」慕容靜說道。

「走吧!對了,要不要叫上方姐?」慕容清問。

「不用了,我們自己去。」慕容靜搖頭說,方萍對林凡的態度並不算好,她去了氣氛會讓破壞的。

兩人一出門,就看到幾個保鏢站在門口,見到她們出來,馬上就恭敬地叫了一聲:「兩位小姐,早!」

「我們要去吃早餐,你們不用跟著。」慕容清淡淡地說。

「小姐不可,我們的任務就是保護好你們的安全,必須時刻跟在身邊的。」一個保鏢吃了一驚,連忙說。

「我們有更厲害的人陪著,而且還是在酒店裡,不會有什麼危險的。」慕容靜也開口說。

「這……兩位小姐,求求你放過我們吧,如果讓上面知道我們保護不周,就會炒了我們的!」幾個保鏢臉色大變,出聲說道。

這時候,林凡也出門了,慕容姐妹一看,馬上就走到他身邊,嬌笑道:「林大哥,我們走吧!」

「小姐,聽我一言!」看到兩人一左一右跟在林凡身邊,幾個保鏢更急了,連忙攔住了他們,說道。

「你們真是煩死了,都說了不用你們保護了,林大哥的身手比你們強上百倍,有他在,我們不會有事的。」慕容清不悅地說。

幾個保鏢非常尷尬,當眾讓自己的保護對象貶低自己,的確是一件不愉快的事,但他們也知道,不有得罪這兩個小祖宗,否則的話,自己這份工作就完了。

還是林凡明白事理,朗聲說:「讓他們跟著吧,這是他們的責任,別為難他們!」

「好吧,那就跟著吧,不過不許走得太近!」慕容清皺眉說。

幾個保鏢一聽,頓時十分高興,同時朝林凡投去了感激的目光,這個人簡直就是救了自己一命啊!

餐廳就在二樓,設有包間,以慕容姐妹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在大廳吃了,否則又會引起轟動。

三人走進了包間,而幾個保鏢就站在外面,他們是不敢跟自己的僱主一起吃的。

這樣的陣仗自然引起了別人的注意,不過由於三人走得非常快,加上有保鏢擋著,也沒有讓人看出來,所以雖然驚訝,不過港島的有錢人本來就多,而且都喜歡帶著保鏢出行,所以也沒有引起太大的轟動。

「想吃點什麼?」坐下來后,林凡並沒有去點,而是將菜單遞給了慕容姐妹。

慕容姐妹也沒有客氣,雖然剛才經過了那些尷尬事,但她們生性單純,很快就將事情拋到了腦後,笑嘻嘻地接了過來,然後小聲地討論著該吃什麼。

正在這時,房門讓推開了,方萍一臉嗔怒地走了進來,狠狠地瞪了林凡一眼,然後才對慕容姐妹說:「你們兩個還真夠&大膽,不知道外面正對你們的事議論紛紛么?」

「方姐,你想吃點什麼?」慕容清卻不理她說什麼,反而笑嘻嘻地問。

「清清,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的話?」方萍氣呼呼地說。

「方姐,你也真是的,人家說什麼你就信什麼,難道你不知道真相么?」慕容清不高興地說。

方萍氣道:「我是知道啊,可是有什麼用?那些媒體才不會管那麼多,他們是逮住什麼就寫什麼,隨便寫都可以,反正他們只是用猜測的口氣來寫,然後就讓人想入非非了!」

「所以說,隨他們寫唄,我才不會理會。」慕容靜開口說。

「靜靜,你怎麼也也這麼說?你難道不知道,這樣的影響很大么?老闆昨晚還說了,不能讓事情擴大,否則對你們的前途會有很大影響的!」方萍氣苦地說。

慕容靜笑眯眯地看著她,說道:「方姐,你又錯了,林大哥是我們的救命恩人,雖然外人不知道真相,但他們也看到了是林大哥他們拉著我們回來的,也就是說,在外人的眼裡,林大哥對我們也有恩,我們為了感謝他,請他吃頓早餐應該不是什麼過分的事情吧?」

方萍為之語塞,這話也有道理,知恩圖報是做人的基本準則,如果慕容姐妹連一點感激的行動也沒有,那倒會受人非議。

只是,她還是有點擔心,或者說對林凡本來就有一種偏見,所以還是悶悶不樂。

但慕容姐妹也沒有再理會她,開始跟林凡討論起吃什麼的問題來了,讓方萍更加的鬱悶。

「方姐,少東家來了!」包間的門讓推開,一個保鏢探頭進來說。

方萍的臉色微變,朝慕容姐妹看了一眼,彷彿在決定著什麼一般,過了一會,才說:「請少東家進來吧!」

話音剛落,一個爽朗的笑聲就響了起來,然後,便看到一個白衣青年走了進來。

「少東家!」方萍站了起來,叫道。

「方姐,幾天不見,你更加有魅力了,哈哈!」來人有點輕佻地笑道。

方萍眉頭暗自皺了一下,這個青年是自己老闆的兒子,裴英才,不過他卻一點才也沒有,更談不上什麼英明神武,純粹就是一個紈絝公子。

最讓方萍煩惱的是,這個裴英才還是一個滿腦子色料的人,最見不得美女,如果說劉子聰是一個殘暴的色中餓鬼,那麼裴英才就是一個陰險的色胚。

這個混蛋仗著自己父親的權力,表面上沒有什麼,但暗地裡卻對天娛的一些二線女星做了很多壞事,什麼手段都有,性格柔弱的,他就強上,事後給一點好處;烈性一點的,他就會找到對方的弱點,最後使用一些陰險的手段。

總之,這些年來,讓他禍害過的女星也不知道有多少了,只不過,也不知是他做得太隱秘,還是裴俊林被瞞住,反正也沒聽說他受到什麼懲罰。

方萍也是從一個很要好的姐妹那裡知道這些隱秘事的,只不過,那個姐妹也是非常慎重地警告她,千萬別惹到這個陰險小人,否則很難討到好處。

之前並沒有聽說他對慕容姐妹有什麼想法,但方萍可一點也不敢放鬆警惕,生怕自己手中這兩朵花也讓他看上。

但現在看來,事情有點不對勁了,這個花花公子不可能無端端的過來探班,一定是帶著目的來的!

「少東家過獎了,方萍有自知之明,早就人老珠黃了!」方萍勉強一笑,說道。

「這兩位,就是我們公司現在最具人氣的天使花姐妹吧? 借心暖愛 還真是美如天使!」裴英才卻將目標放到了慕容姐妹上,笑吟吟地說。

「少東家果然好眼力,她們正是天使花姐妹!」方萍心裡一涼,這個混蛋果然是為她們兩人而來的!

「這位呢?」裴英才又看向林凡,眼裡泛過一絲殺氣,問道。

「這位林凡先生是昨晚從路邊救起我們的恩人,今天早餐們請他吃頓早餐,以示感謝!」方萍暗暗叫苦,說道。

「原來你就是外界傳得沸沸揚揚的那個人啊!」裴英才冷笑一聲,說道。 林凡自眾這個裴英才進來之後,便將一分精神放到他身上,很快他就看出來了,這是一個典型的花花公子!

而且,這人天性涼薄,沒有什麼親情可言,林凡敢打賭,即使是他家裡的人妨礙了他的利益,他都敢廢掉對方!

換言之,這是一頭白眼狼,一頭完全就養不熟的白眼狼!

他看似沒有什麼心計,但實際上卻是狡計百出,非常的陰險,屬於那種會咬人的狗,不叫,卻兇狠無比!

本來他一直跟慕容姐妹討論著吃什麼早餐的,就算是裴英才進來也沒有停下來,而慕容姐妹本身並不認識這個少東家,所以也懶得去理會。

現在,戰火燒到自己身上了,林凡終於停止了跟慕容姐妹的討論,將目光投向了裴英才,淡淡地說:「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裴英才冷笑一聲,不請自坐,說道:「我不知道你是出於什麼居心,是想出名?還是想弄臭她們兩個的名聲?總之,我懷疑你不安什麼好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