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周晴雯:「……你這是安慰人嗎?為什麼我更傷心了。」

江淮很奇怪,「……我有說過要安慰你嗎?」

「那你?」周晴雯不知道江淮要幹什麼了,「導演為什麼不罵你?」

暗夜殘情:首席的纏寵 「我沒犯錯為什麼要罵我?」江淮皺著眉頭反問,「再說,他也不敢罵我啊。」

要是讓蘇禹堯知道江淮被罵了,那江淮的導演生涯就是到此為止了。

「好吧,知道了。」

江淮看周晴雯心情沒有這麼低落了,就拍拍手,招呼她,「起來吧,開工了。」

「好的。」周晴雯擦擦了眼,狠狠的吸了一下鼻子,給自己打個氣,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加油!

奮鬥!

美好就在前方!

「你怎麼不起來?」周晴雯還蹲在原地,和江淮面面相覷。

她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江淮臉色一下子很難看,等了半響,她才默默的說道:「腿麻了,起不來,你呢?」

「我蹲的時間比你久,你說呢……」

「好的,懂了。」江淮默默的說道,「下次哭不要蹲著哭了,太麻煩了,坐著哭吧。」

「我覺得可以……」

……

江淮就因為安慰了一次周晴雯,就是收穫了一個好朋友。

周晴雯平時沒事也是愛鬧騰的,平時沒事就會拉著江淮去玩什麼的。

「江淮,你去逛街嗎?」周晴雯從外面進來,朝坐在房車裡的江淮說道。

江淮打了一個哈欠,興緻缺缺,她什麼都不缺,蘇禹堯給她布置好了一切。

「不是很感興趣的樣子。」江淮伸了一個懶腰,慵懶的說道。

「不是,江淮,你是女生嗎?逛街都不敢興趣?」周晴雯很是詫異的看著她,從她的面前把劇本移開。

江淮的目光跟著劇本移動,昨晚蘇禹堯弄太晚了,她都沒有機會背台詞什麼的。

「我就是有點懶。」江淮揉了揉脖子,眼神空洞的說道。

「我看你不是懶,是從遠古時期穿越來的吧,都不出去拋頭露面的。」

「遠古時期都是女性出去打獵養活族人,我要是遠古來的我現在就在外面奔波勞碌了。」

「啊?」周晴雯愣愣的說道,「我說錯了嗎?」

「錯了。」江淮點點頭,好心的和她說了一個錯誤點。

「那你就是封建時期來的,那時候的女孩子都不可以出來瞎逛,要呆在家裡相夫教子。」周晴雯想了想,給出了另外一個答案,「但是你不一樣,你不是相夫教子,你是努力工作。」

江淮笑眯眯,「我當你誇我敬業。」

「敬業是一回事。」周晴雯眯眼說道,「但是不能一直敬業啊,都沒有了娛樂活動什麼的,不覺得人生太無趣單調了嗎?」

江淮笑眯眯的說道:「有啊,聽著導演氣勢洶洶的罵人不也是一種樂趣嗎?」 周晴雯:「……我懷疑你再說我?」

「不用懷疑,就是說你。」江淮抬眸看了她一眼,很快的說道。

一點面子都不給別人留了……

「……嚶嚶嚶。」周晴雯假意哭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復正常,「麻煩你做一下女生好吧,長了所有女人羨慕的臉,妒忌的身材,就不能把愛逛街也傳承下去呢!」

「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去嗎?」江淮很認真的看著她說道。

周晴雯一臉八卦,覺得江淮這是要說出什麼驚天秘密的時候,或者是有其他不能讓別人知道的隱情。

就在她做好姿態,用八卦的眼神望著她時,江淮說話了。

江淮說的一本正經,「我不出去是給你們自信,讓你們活在你們最美的夢裡,我出去了你們的美夢就破碎了。」

周晴雯一臉黑線,「要不是知道你懶,我差點就信了。」

「走吧。」江淮看了眼時間,差不多都沒有她什麼事了。

剛剛好她也想給蘇禹堯買點東西。

「去哪?」周晴雯還是茫茫然。

「你說去哪?」江淮都要無語了,「不是你說去逛街嗎?現在你還問我。」

「啊?」周晴雯興奮的抓著她的手說道,「我剛剛一直在心底diss你呢!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改變主意了。」

這下換江淮黑臉了,「你diss我還要當著我的面告訴我,故意的嗎?」

「不是,我覺得你不會在意。」周晴雯一點也沒有尷尬的表情,她很不在意的說道。

相處下來,她發現她們對江淮的不好的看法都是偏見,江淮比這裡的所有人都好相處,但是前提是你要自己先去主動了解她。

而且,江淮脾氣什麼的也挺好,對一些流言蜚語甚至是風言風語都不會放在心上。

她能保持自我,也能看淡所有東西。

這些世俗的感覺都是影響不了她。

「這麼了解我?」江淮瞪了她一眼,慢慢的說道。

「一般了解。」周晴雯站起來拉起她,「不是說逛街嗎?現在走吧。」

現在差不多是下午六點多的樣子,深秋了,天黑的比較快。

「好。」江淮拉上她的手借力站了起來,她拿起桌上的手機給蘇禹堯發了消息說可能會晚回。

蘇禹堯沒有回。

江淮就當他默認了,收回手機帶著周晴雯去奢侈品專櫃。

別看周晴雯平時大大咧咧還有點傻乎乎的,藏不住事的人一般都是家裡保護的特別好的。

她家挺有錢,有能力讓她天真不受傷害,零花錢什麼的給的挺多。

江淮看著她這一趟行雲流水的消費,有點詫異,她這是把她這部劇的所有片酬搭進去了也不夠她手中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包吧。

「江淮,你怎麼光看著我買呀?」周晴雯買了這麼多,心滿意足,笑容就沒有停過,「你沒有想買的嗎?」

「沒有看到合適的。」江淮淡淡的說道,看著周晴雯提著挺費力的就像幫她分擔一點。

「你提的累不累,我幫你。」江淮友好的笑笑。

「好啊。」周晴雯巴不得這樣,立馬把左手提著的,順勢給了她,「那我們繼續買吧!」

江淮接過,震驚了,「你還要買!我都以為你要回家了才幫你提的。」

周晴雯對於這個說法很是鄙夷,「能不能做女人就做的像點,哪有這麼快都不逛了的,太給女人丟臉了。」 江淮咬牙切齒,「……我看你是沒有經歷過社會的毒打。」

「啊啊啊啊!」周晴雯看江淮真的有些不耐煩了就出殺手鐧撒嬌,「我們就接著看一下吧,你還什麼都沒有買呢!」

「我還沒有挑好。」江淮有些泄氣,很是糾結的說道。

蘇禹堯的品味太過於刁鑽了,這些東西雖然是價格不菲,出了貴也算是低調奢華有內涵。

但是,在蘇禹堯的標配裡面還是入不了他的眼睛的。

他用的所有東西都是世界頂級好的。

「那不是剛剛好嗎?」周晴雯借坡下驢,「反正時間還早,我們還有時間慢慢挑,總會調到喜歡的是不是?」

「是。」江淮想開一般笑了,隨即話鋒一轉,皺著眉頭說道,「但是我就覺得你買了這麼多東西,我們還怎麼挑?」

「提著就是了。」周晴雯也是提的很累,特別艱辛,可是想大了裡面都是剛剛看上眼的東西,又覺得一切的一切都是這麼幸福美滿了。

累一點苦一點算什麼?

「誒,服了你了。」江淮也知道從她嘴裡是怎麼都聽不到好主意的,但是看她一臉渴望的樣子,江淮也不忍心拒絕她。

只好,打個電話,讓樓下候著的保鏢們上來做苦力。

「江淮,你幹什麼?」周晴雯看著江淮悶不吭聲的走到商場設置的長椅坐下,然後拿出手機打電話。

她頓時就愣了,現在不應該站起來繼續血拚嗎?

「坐一下。」江淮回了她一句。

「哦,累了是吧。」周晴雯不情不願的走過去挨著江淮,念念叨叨,「累了坐一下也是可以的,但是時間不等人哦。」

「我是怕你累著。」江淮煩死周晴雯的念念叨叨了。

「我?」周晴雯很不可一世的笑了,「逛街這種東西我是從來都不會認輸了,像它承認累不可能的。」

「好的。」江淮笑眯眯,「我就等著看你打臉。」

「啊?什麼意思啊。」

「等下你就知道了。」

絕世高手 保鏢動作很快,聽到江淮的指令立馬就上來了。

他們恭敬的站在江淮的面前,詢問一般說道:「江小姐?」

「你們幾個就在後邊幫忙提東西吧。」江淮很冷靜的吩咐道。

然後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放在一邊的大大小小的包。

「好的。」保鏢們齊聲說了一句,說完就很自覺的領起包。

他們的動作太過於整齊劃一,讓很多人注目。

「走吧。」江淮滿意的看了他們一眼,對著周晴雯淡淡的說道。

周晴雯也愣了,這不是說江淮耍大牌的那些保鏢嗎?

怎麼也來了?

「他們一直跟著我的。」江淮解釋道,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想問的是什麼,「只是你們沒有發現而已。」

「好吧……」周晴雯臉色不是很好的說道,「嚇死我了,還以為來打架的。」

「想什麼呢。」江淮忍俊不禁,「不是說逛街嗎?快點啊。」

「對對對!」周晴雯想起這個事來,立馬挽著江淮的手走在消費的路上。

一路上,周晴雯都有些害怕,不是放的很開,還頻繁的轉過頭去看那些保鏢。

要是目光和他們對視了,就扯開嘴角笑,笑的很蠢。

「你怎麼回事?」江淮看著她反常的樣子慢慢的說道,「怎麼感覺不像你了。」 「大姐,你要是發現你後面跟著那些氣場這麼強大的人,你肯定也和我一樣。」周晴雯小說的說道。

「強大?」江淮聽到這個詞就笑了。

她是沒有見識到蘇禹氣場有多強大,不然也就不會覺得保鏢氣場太強大了。

「對呀!」周晴雯壓低了聲音說道,「你不覺得嗎?他們看起來就是凶神惡煞的,但是又好高冷的樣子。」

「嗯。」江淮說道,「那要不要我讓他們回去,不要嚇到你了。」

「不要。」周晴雯立馬搖頭拒絕了,她說的一本正經,「他們還在幫我提東西呢,逛完再讓他們回去。」

「想法不錯。」

「那是!」周晴雯一副就是我的表情,拽著江淮就進了一家手錶專賣店。

「你缺手錶啊?」江淮皺了皺眉頭,想著這貨什麼都不缺啊。

「不缺的。」周晴雯特別有興緻的看著專柜上的手錶,眼神都恨不得貼在上面,「我就是覺得特別好看,好看我就想買。」

「哦,那你應該活的蠻辛苦的。」江淮若有所思道,「片酬的錢夠你買嗎?」

「不夠。」周晴雯看的眼都直了,她說道,「但是我的零花錢夠啊。」

「這樣啊。懂了。」江淮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周晴雯聊著,突然眼神一撇看到了一個製作特別精美的表。

黑色的,簡約風,邊框雕刻著花紋,在溫暖的燈光下熠熠生輝。

江淮眼神一下子就被這塊表給吸引了。

導購小姐眼力見很好,立馬走過來給她講解。

「小姐,你真有眼光,這是我們這裡最好的一塊表,品牌很大的。」

「是嗎?」江淮有點心動了。

「是的。」

周晴雯也八卦的湊了過來,「這表很好看,不過這麼是男款啊?」

「這個就是男款的。」導購小姐說道。

周晴雯有點惋惜的說道:「啊,那就很可惜了。」

「沒事,就它吧。」江淮沉吟許久,就打算把這塊表給買下來了。

周晴雯詫異,睜大眼,「江淮,你要戴男款?」

江淮瞪她,「我除了自己戴就不能送給別人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