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唉喲警察同志,我是受害者啊」

年輕人手上一痛,發出了一聲痛呼,心中終於明白,眼前這個美女警察,並不是好惹的,再也不敢打什麼主意,老老實實的喊了起來。

「受害者?」

曾小美雖然對這個年輕人沒有一點好感,但是她也不是一個濫用暴力和職權的人,聽他說話變老實了一些,便放開了他的手,皺著眉頭,極為懷疑地道。

「是啊,你看看,我哥,還有我朋友,還有這些,全都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都被人打了。」

年輕人伸了一下手,趕緊的指著那些倒在地上呻吟的人道。

「李子傑?」

曾小美的目光忽然看到了旁邊的一張臉如同豬頭般,正在不停的呻吟的李子傑的身上,一雙美目之中,不由得露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神色。

李家的照牌,雖然在她的眼裡,不算什麼,但是在g市,可絕對是響噹噹的招牌啊,居然有人敢當街打李子傑?而且,看這樣子,還是故意給他難堪的,以她的目光,一看便看了出來,他看起來腫得可怕,但是實際上的傷害,卻不是多重。

其他那些人,也全都是這樣,唯一一個傷得比較深的,就是那個年輕人說是他哥的那個傢伙。

「嗚嗚……」

李子傑也看到了曾小美,一張豬頭般的臉已經看不出什麼神情,但是一雙眼晴里,卻露出了又畏懼,又羞惱的神色,心中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想要說些什麼,卻由於一張嘴形完全變了形狀,完全的發不出完整的聲音來。

「看來,傷得不嚴重呀,趕緊的送去醫院救治吧。」

曾小美眼裡露出了一絲譏誚的望了李子傑一眼,目光再在年輕人身上轉了一圈,也懶得再多說什麼,轉身便直接向外走了出去,她現在已經基本可以確認,這是李子傑他們這是帶著一幫紈絝子弟出來搞事,結果被另一幫紈絝子弟給收拾了。

對於這種二世祖的事情,她可沒有那麼多過剩的時間和精力去管,也不願意去管,反正,像這些二世祖,本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給人教訓一下也好。

她現在正在頭痛著另一件事呢,位於g市遠郊的幾個區最近連續的接到報案,有小孩失蹤,一開始,還沒有引起注意,但是最近一個家長鬧大了,報上了市局,雖然這個案子報上來后,並沒有引起市局的太多的關注,只是當成一綜普通的兒童走失案,但是曾小美卻敏感的感覺到,這件案子並不簡單

第二百八十二章長點記性

第二百八十二章長點記性,到網址 第二百八十三章真有不貪錢的男人在聽到案子的第一時間,曾小美的腦子裡,就聯想到了上次的那個號稱已經破了的販賣兒童團伙案,普通的市民不清楚,但是她可是最清楚的,當時結案的時候,就還存著很多疑點,感覺到,那可能只是一個團伙的小窩點,而不是一個團伙的。

現在這些小孩失蹤案,很可能就是上次的那些販賣兒童的團伙,又出來作案了,而且,這次他們比上次行事更加機警,更加狡猾了,連作案的地址,也選擇了比較偏遠的那幾個區。

「喂,警察同志,我還沒有說完呢……」

年輕人沒有想到這美女警察問都不問一下,就要離去,頓時著急地道。

「你自己慢慢說吧,我沒有功夫聽。」

曾小美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便轉身快步的向著自己警車而去。

那個年輕人還想要再去說什麼,李子傑已經伸手攔住了她,和g市的幾乎所有的世家子弟一樣,李子傑的心中,對於這個曾小美也是有著一種深深的畏懼。

打小就認識她的李子傑可是非常清楚,這個女人在美麗的面龐背後,是怎麼樣的一種惡魔的本質,那什麼野蠻女友,和她比起來,簡直就不值一提,別說他了,就連他那個最能打的二哥,打小也就沒有少被她收拾。

萬一要是惹惱了她,她可不會管他現在是不是傷者,是不是受害者,直接再給他來上幾下,可就不妙了。

「李少,這是怎麼回事,這個美女警察是誰啊,你認識嗎?這麼拽?」

年輕人看著曾小美窈窕的身形快步的離去,疑惑的望著李子傑問道。

「嗚嗚……」

李子想要給他解釋一下,但是嘴上受傷實在太嚴重了,嘴裡只是發出嗚嗚的聲音,而且剛說了一會,曾小美離去,神經鬆了下來,臉頰上的那種痛,又重新感覺清晰了起來,露出了一個痛苦的神色的道。

「算了,李少,我還是先打個120,給你們治好傷再說吧。」

年輕人看著李子傑那悲慘的模樣,又轉頭看了一下周邊那些一個個呻吟的屬下,以及自己那個堂哥,臉上頓時也沒有繼續追問曾小美的興緻,意興索然的揮了揮手,拿出了手機”>。

「等你治好之後,和我好好的說一下,剛才那個小子的情況,這個小子,竟然敢勒索我,還打了你和楓哥,我們絕對不能就這麼放過他」

拿出手機”>之後,年輕人看著李子傑的神情,又眼裡露出了一絲怨恨的神色,說了一句,這才撥下了120。

「嗚嗚」

李子傑聽到年輕人的話,腫得像豬頭般的臉上,那雙已經如同熊貓眼般的眼睛里,露出了一絲驚喜的神色,使勁的像雞啄米般的點著頭,他現在對蕭易,簡直就是恨比天高,仇比海深。

……………………

「學姐,好了,這裡應該安全了。」

最紅顏:男裝王妃亦傾城 拉著張語涵走了幾十米,轉了兩個彎,完全看不到剛才那個事發的現場之後,蕭易停下了腳步,鬆開了張語涵的手,向她笑了一下道。

「蕭易,今天你又救了我一次,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張語涵感覺到手上突然一空,心中似乎也有一種突然空落落的感覺,眼裡微微的露出了一絲失望的神色,但是馬上,便恢復了正常的感激的望著蕭易道。

雖然這次的事情,不像之前那樣危急,就算是蕭易不來,她也還是有辦法脫身的,但是畢竟蕭易是幫了她,而且幫她出了一口氣,而且那樣的話,她就算能脫身,恐怕也還得再受一點委屈才行,她的心中,對於蕭易,是真誠的感激的。

「學姐,不用客氣,我也是正巧路過而已。」

蕭易也忍不住的覺得有些巧,似乎每次碰到她,她都是有麻煩的,只是這些話,他自然不能說出來,只得笑了一下,把手裡的那張支票給她遞了過去道,「對了,學姐,這是那個傢伙對你的賠償。」

「這個是你要過來的,我怎麼能要呢,你收著吧。」

張語涵看著上面的支票,登時便不由得一陣無語,本來是她被人敲詐勒索的,沒有想到事到後來,竟然演變成了現在這樣,敲詐的人反給她賠了這麼一筆錢。

當時聽到蕭易開口反敲詐他們的時候,她只是在旁邊站著,並沒有說什麼,那時候,她已經準備,無論蕭易能不能成功,她都一定會幫蕭易成功,有她在,不論這幾個人是什麼人,她都一定會乖乖的讓他們交出來。

但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蕭易竟然自己就真的敲詐成功了。

但是這筆錢是蕭易費力討來的,她哪能要過來呢,再說,她也不在乎這個錢,但她感覺,蕭易是很需要的,因此,連忙擺了擺手道。

「學姐,這錢雖然是我要過來的,但是這是我幫你要的,這是人家賠償給你的各種損失費」

蕭易收起臉上的笑容,神情嚴肅地道。

說著,也不由張語涵說什麼,便直接把支票塞到張語涵手裡,「學姐,你拿著吧,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說完,便直接快步的轉頭向前面的路口走去。

「蕭易」

張語涵沒有想到蕭易說走就走,愣了一下之後,連忙沖著蕭易喊了起來。

「學姐,下次遇到這種事情,一定要第一時間打電話”>報警,別和他們廢話。」

蕭易回過頭,向張語涵笑了一下,便趕緊的轉身伸手向一輛掛著空車標記的計程車揮了一下,快步的沖了過去。

張語涵還想要再說什麼,但是蕭易的身形,已經直接消失在前面一輛大客車的後面了,待大客車離去之後,蕭易的身形也已經不見了,也不知道是走遠了還是坐上的士走了,她只得無奈跺了一下腳,止住了話語。

他明明應該很需要錢的,但是這一百萬到了手裡,他卻毫不猶豫的就給了自己,一點也沒有想要的樣子。

這可是一百萬呢,不是一百塊,一千塊,也不是一萬塊呢

原來,世界上,真的有這種完全視錢財如糞土的男人的

好一會,張語涵才把目光從前方收了回來,低頭望著手裡的那張一百萬的支票,不知不覺的痴痴的呆了起來,臉頰上,不知不覺的浮起了一絲淡淡的紅霞。

第二百八十三章真有不貪錢的男人

第二百八十三章真有不貪錢的男人,到網址 第二百八十四章我真的預約了啐,都想哪去了

原來,他也是學過功夫的,怪不得,上次說讓他有事找自己的時候,他並不怎麼以為然了,一副對自己很有信心的樣子了。

許久,張語涵從那些亂七八糟的念想著回過了神來,暗暗啐了一口自己,回想起之前蕭易敲詐他們的情形來,臉上不由得浮起了一絲的淡淡的笑意。

他可真是夠暴力,也真夠直接的。

不過,他這個方式,還真的挺有效的,看著最後那個小子那副軟蛋的模樣就覺得解氣……

和之前那囂張的威脅她的勁兒,簡直完全是兩個人……

不過,他雖然學過一點功夫,但是那些人,可全部都是……

只是一轉瞬間,張語涵忽然想起了什麼,眼裡,便不由得浮起了一絲淡淡的憂慮的神色。

總之,蕭學弟救了自己這麼多次,幫了自己這麼多回,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因為自己的事情,出半點意外的,要是那人敢做出什麼舉動來,可別怪我張語涵完全不顧那點情面了

張語涵的那恬淡的目光之中,驀然之間,露出了一絲堅毅而凌厲的眼神,整個人的氣勢,也和她之前的柔柔弱弱的典型江南女孩的那種氣質,完全判若兩人。

還有這個人……

張語涵低下頭,認真的看了一下上面支票本上的字,「錢小傑。」

「錢家,應該就是隔離d市的那個錢家了,還有那個李少,應該就是李家的人吧,哼哼」

看清上面的三個字,張語涵的美目之中,一絲寒氣一閃而過。

………………………………

省人民醫院,老舊的中醫診樓三層,終生名譽院長安錦華安神醫安老的獨立診室內。

名聞天下的安老安神醫正一臉焦慮的在辦公室里來回的踱步走著,他的目光,不時的抬起頭,看一下頭頂牆上掛著的那個老式的掛鐘。

在診室內的一張診椅上,坐著一個形容枯瘦,臉色暗淡的中年男子。

兩個護士,正安靜的站在那個中年男子的身後。

不會真的被那個丫頭的烏鴨嘴說中了,蕭易今天又來不了吧。

安老抬起頭,看了一眼頭頂已經指向了二點十分的鐘,銀亮的眉頭,焦慮的神情,越發的濃郁了起來。

他倒是不信小丫頭說的,蕭易會是個騙子什麼的,但是他卻不由得有些擔心,蕭易不會臨時又有什麼事情,來不了吧,如果這樣的話,那可就遭糕了,他今天特意的把人家從d市叫過來,要是再次失信於人,可怎麼辦呢,這還是小事,最多他這張老臉,豁出去幾分而已,更主要的是,病人可真沒多少時間可以耽擱了啊

「安老,你別著急,興許那個神醫,正在來的路上呢。」

中年男人看著安老臉上焦慮的神情,寬聲的安慰道。

只是說話的時候,他的眼底深處,卻還是閃過了一絲難以言喻的失落,和一絲淡淡的譏誚,同時心中嘆息了一口氣,看來,今天恐怕,真的是又如之前所料,要失望而回,白來一趟了。

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那個所謂的神醫,果然應該是如安老那個孫女分析的情況那樣,應該是個江湖騙子吧。

他和安莉莉的想法一樣,倒不認為安老會忽悠他,只是,他也覺得,安老的醫術自然是二話沒得說的,絕對是首屈一指,但是安老一生醉心醫術,在人情世故方面,難免就相對會差了一些,對外面的世界,了解的難免也就少了一些,容易上人當,也是正常的。

「嗯,應該是這樣的,小錢,你放心吧,他答應過我,就肯定會來的。」

安老臉色有些勉強的擠出笑容,向中年男子笑了一下,也不知道是為了讓自己相信,還是為了讓小錢相信,特意的加重了語氣道。

說完,他的目光,又浮向了頭頂的掛鐘。

……………………

醫院的門口。

掠愛成歡:狼性老公太霸道 蕭易匆匆的從計程車上下來,便趕緊神情焦慮的直接快步的向著門診大樓走了進去,一把伸手拉住一個護士,便直接問道,「你好,護士小姐”>,麻煩問一下,安神醫的診室,在哪個位置?」

「丈夫,請問你找安老,有預約嗎?」。

護士小姐”>停下腳步,有些疑惑的望著蕭易。

「有,有預約。」

蕭易連忙點了點頭,報出自己的身份道,「我是蕭易,你問一下安老,便知道的。」

綜恐:喪屍生存守則 「哦,這樣,安老的診室是……」

「你是什麼人?幹什麼?」

護士剛準備告訴蕭易安老的診室的地址,便聽到一個帶著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直接打斷了護士的話。

「張主任。」

護士一聽這個聲音,頓時臉上露出了一個畏懼的神情,低聲的向著男子打了一個招呼。

「這位醫生,我想要找一下安神醫安老,麻煩你告訴我一下他的診室地址。」

蕭易抬起眼,看了一下這個說話的男人,看他約摸四十歲上下,一臉嚴肅,更主要的,是披著一件醫師專用的白大褂,上面有掛著主任醫師的名牌,便趕緊直接向他道。

「找安老?」

中年男子淡淡的輕蔑的望了一眼蕭易,「你有預約嗎?」。

「有,有預約的,你聯繫一下安老,問一下他就知道了,我叫蕭易。」

蕭易連忙點了點頭,再次說了一下。

「蕭易?」

中年男子眉心皺了一下,望了他一眼,隨即拿起一個手機”>,當即打了一個電話”>,「喂,小麗,查一下,安老的預約,有沒有一個叫蕭易的?」

「哦,沒有是吧。」

只是約摸過了一分鐘左右,中年男子聽到對面傳來的答案,便直接放下電話”>,目光冷冷的望著蕭易,也不說話,眼神中,帶著一絲不屑和譏誚的神色,一副你還有什麼話好說的神態。

「我不是預約的病號,我是一個醫生,安老找我來幫忙的,你可以直接問一下安老。」

蕭易一看中年男子的神情,便知道,他一定是誤會把自己當成一個預約病號處理了,連忙著急的解釋道。

————————————————————

第二百八十四章我真的預約了

第二百八十四章我真的預約了,到網址 第二百八十五章熟人「醫生?安老找你幫忙的?」

中年男子眼裡的神情,已經不再只是不屑和譏誚了,眼角浮起了一絲輕蔑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蕭易之後,眼裡便直接的露出了一個厭惡的神情,淡淡地道,「丈夫,麻煩你,注意一下規矩,安老的診號非常的有限,每一個病人,都是非常辛苦才預約到的,希望你明白這一點,不要企圖破壞規則,而且我告訴你,安老的眼裡,最容不得沙子,就算你用邪門歪道混進去,沒有預約,他也是不可能給你看病的,你可以死了這條死了。」

說完,中年男人便直接準備轉頭離去。

他的心中,現在已經認定了,蕭易就是企圖插隊的混蛋病號了。

在之前,他路過,聽到蕭易在向護士問安老的診室,他就有些奇怪了,要說這個醫院,最有名氣的醫生,無疑就是安老了,有哪個病號,會不知道安老的診室呢?就算不是安老的病號,也大多數都知道呀。

而且,他居然還敢向護士撒謊,結果一問,果然,就是如他所料的,一下便穿梆了。

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小子,看起來年紀也不大,估計也不會是什麼危急病人,居然被他一問,什麼謊話都敢編,居然還敢說他是醫生,還是安老找來幫忙的?

開玩笑,也不看看他那樣,有哪點像醫生的樣子?還是安老請來幫忙的?

這年頭,這些年輕人,真是太沒道德了,連說個謊話都這麼不職業,連個草稿也不打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