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師弟還需繼續挑戰,先行告辭!」

只見林錚手持排名牌拱手抱拳,待得葉展點頭,這才朝著前方的擂台趕去。

前一百強的內院弟子實力恐怖,林錚與蕭鈴兒前進的速度終於得到一絲減緩,但是他們二人還是沒有被人半路攔下,不停的突進著。 內院排名戰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所有人都在挑戰,被人打敗的弟子大部分都受傷了,勝利的人也有大部分受到輕傷,這倒是讓那些等待他人受傷的弟子撿了便宜,故意在對方受傷的時候挑戰,因此有不少人拿下一個好的名次。

但是好景不長,這些弟子剛剛拿到排名牌的時候,就又被人當軟柿子給挑戰了。

這些是比較會去動腦子的人,而林錚與蕭鈴兒卻都是要以實力打上去才會善罷甘休的人,所以一路高歌猛進,也讓不少一百強的弟子側目而視。

正當所有人將精力放在內院排名戰的時候,沒有人察覺到某個角落裡走出了一個灰袍長老,以及一個外院弟子。

這兩個人正是岳鏡,岳天。

岳鏡與岳天眯著眼看著內院排名戰其中的一個少年,眼中迸發出一絲危險的氣息,同樣也有著一絲風雨欲來的殺機。

「伯父,林錚在內院排名戰當中的表現很強,這也應了侄兒昨晚的那些分析!」

當看見林錚竟然憑實力攻進一百強時,岳天心中掀起一陣陣驚濤駭浪,頓時殺心大起,殺機四溢。

「不錯,這林錚看起來是煉體境九重巔峰,但戰力卻是遠超神通境二重強者!」

岳鏡面色肅穆,眼神陰鷙,看著遠處廣場某個擂台上的少年,同樣是殺心大起。

原本岳鏡只是覺得岳天所說的話有很大的可能,但是今天林錚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頓時就讓他確定分析出來的一系列事情就是真正的事實。

林錚就是殺害岳山的兇手!

此刻,岳天與岳鏡一致確定下了此事。

只是岳天與岳鏡卻不知道他們所分析出來的事情完全是牛頭不對馬嘴,而且他們卻還把這件事情的錯全部歸功於林錚。

要知道若不是岳山對林錚下殺手,林錚又哪會輕易擊殺前者?

「如此看來,這林錚的還在隱藏實力?沒想到這個小子的成長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岳鏡再度眯起了眼,看起來很是冷靜,但是他藏在袖子當中的雙拳早已拽的鐵青。他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將林錚殺掉,但是他卻不能。

「伯父,林錚不僅殺了堂哥,更令您的弟子死的渺無音訊,如今他的實力之強在短短的一個時辰便打到了一百強。我們再不阻攔出他的腳步,恐怕到時候出手殺他也難啊!」

岳天面部扭曲顯得猙獰恐怖,咬牙切齒的模樣彷彿恨不得要將林錚給千刀萬剮了。

「我們派出去的普通內門弟子無法阻擋住林錚,反而被他十招之內解決了,這等實力放眼整個武院弟子都不超過二十人。若是等他打進前十,被內院諸多長老看中其天賦的話,那個時候我們就更加舉步艱難了!」

岳天咬牙切齒,沉聲說道。

「說的有理!但是現在廣場上弟子無數,更有一名實力不比我低的長老神念覆蓋,我無法暗中下手阻攔住林錚。」

只見岳鏡點了點頭,陰鷙的目光放在林錚身上,一眨不眨,殺機涌動。

「現在我們只有等待,唯一的希望就是我事先安排的晁野、羅剛、洪方三人能夠阻攔住林錚前進的腳步了!」

深吸口氣,岳鏡眯著眼,詭異的舔了一下嘴唇,而後轉身離去。

岳天微微一愣,隨後看著林錚臉上出現一絲冷笑,最後跟著岳鏡轉身離去。

這三個名字在武院極為響亮,岳天自然清楚這三個人的實力有多強,現在全部都是內院當中的百強。

且不說晁野、羅剛這兩個一百強弟子擁有著神通境二重巔峰的實力,足可戰勝一個神通境三重強者。最後的洪方更是真正恐怖的一個人。

因為這個名叫洪方的人具有恐怖天賦,二十有三的年齡就以單人支劍衝破重重防線,殺進了前十強,整個武院的前十強,在前十強中佔據第五的位置,他的前面就是屠涯。

所以岳天才會在離去的時候冷笑起來,他對洪方的實力十分了解。現在他眼中,林錚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在進入前十強,就因為有一個洪方在!

……

內院排名戰未曾停下,林錚也在不停的挑戰著,所以也不知道有誰在前面等待著自己過去。

經過一輪又一輪的挑戰賽,林錚與蕭鈴兒這兩個在百強眼中還有些不夠的人卻讓所有人刮目相看。

在武院就是以實力來看人的,現在整個武院所有弟子都不敢小看林錚與蕭鈴兒,甚至還有一些百強拿他們兩個來跟自己比較,最後的結果就是沒有結果。

因為這些百強弟子也不知道真正對戰林錚,或是蕭鈴兒的時候,他們會贏還是輸。

同時還有一些弟子在潛意識中不想與林錚對戰,同樣也有一些不在乎名次的弟子期待著與他一戰。

所以現在幾乎所有目光都在林錚身上了,在所有人眼中的他是當之無愧的一個百強,甚至還要更高,因為他沒有停下。

林錚抓起剛剛入手的一個七十多名的排名牌,就朝著下一個擂台竄去,絲毫沒有在意他人的目光。

當林錚躍上一個六十多名的擂台時,卻發現這個守擂者有些眼熟。

「李賀師兄?!」

林錚微微一愣,看著眼熟的守擂者,下意識的喊出了名字。

不錯,這個排名六十多的守擂者正是李賀,也就是之前與林錚一同到惡龍寨執行任務的內院弟子,同樣也是屠涯武者小隊的隊員。

「呵呵,林師弟別來無恙!」

李賀頭戴玉冠,手上依舊是那把紙扇,書生氣息十分濃重,但是林錚可不敢小看他。

林錚微微一笑,持劍抱拳道:「惡龍寨一別,足有半年未曾謀面。如若今日不是內院排名戰,我便與師兄一醉方休,但今日還是手底見真章吧!」

「正有此意!」

李賀『啪』的一下將紙扇合上,對著林錚抱拳說道。

「請賜教!」

林錚深吸口氣,收斂笑容,便起頭來。

「接招!」

一聲冷喝響起,林錚身影便的模糊起來,徑直朝著李賀衝去,瞳孔中戰意蒸騰。

只見李賀微微一笑,雙腳沒有絲毫動作,因為威脅林錚的是他的雙手以及紙扇。只見他手腕扭轉,紙扇朝前輕揮。

整個擂台的天地靈氣瞬間狂暴起來,一排以靈氣凝成的氣流尖銳凌厲,速度更是恐怖,眨眼之間就到了林錚眼前。

林錚面色凝重,心中一凜。當下運氣全身靈氣,生生震開那一排氣流。

「不好,上當了!」

心中猛地一個『咯噔』,林錚這才發現那一排氣流並不強大,而李賀的實力卻能佔據在六十多名的位置上,實力恐怖又哪會發動如此無力的攻擊,顯然是有詐。

緊接著,前面李賀的身影便隨風而逝,正是殘影。

「林師弟,你可要小心了!」

突然之間,林錚後方便傳來李賀的聲音。

這頓時讓林錚瞪大眼睛,因為他感受到幾排實質性的銀針,還有恐怖的氣流。他絕對相信要是被擊中的話,自己就等同於敗了,也就無法挑戰慕容情與之一戰。

唰!

一道破風聲響起,林錚就好像一個鬼魅般速度快到難以想象,竟然生生躲過了李賀的攻擊。

李賀面色愕然,有些不可思議,緊接著他又皺下眉頭。

只聽「蒼龍一劍!」

林錚的身影出現在高空中,整個擂台的天地靈氣全部都被他調動起來,捲動狂風呼嘯,那聲音就好像龍吟一般。

李賀頓時變了臉色,當下撤身到后,雙手開始動作起來。

「神通:萬箭穿心!」

只見李賀全身上下的靈氣凝成一個個恐怖的氣流,其中更是有從身體竄出來的有色氣流,擂台頓時出現幾道裂縫並且迅速蔓延開來,彷彿要四分五裂一樣。

吼!

劍氣凝成的一條蒼龍仰天長嘯,而後左右搖晃朝著李賀衝擊過去。

同一時間李賀合上紙扇,單手一揮。猛然間,無數道恐怖的氣流迅速出擊,全部都往那條蒼龍衝擊過去。

狂暴的天地靈氣全部都匯聚在了兩個人對轟的中間,一陣陣旋風圍繞著兩個人不停盤旋,長發狂舞,腰衫飄飛。

轟!

林錚的蒼龍劍意,李賀的萬箭穿心相互衝擊在了一起,一時恐怖的氣浪席捲而去令特製的擂台連續出現裂縫。

兩個人沒有分出勝負,因為還在相互衝擊著。

林錚眼神戰意滔天,冷峻的面色雷打不動,登時運起全身靈氣加持在蒼龍一劍上,試圖攻破萬箭穿心。

同一時間,李賀也不甘示弱,動用所有靈氣加持在萬箭穿心上與之爭鋒相對。

蒼龍一劍狂暴非常,萬箭穿心在不停的抵制著,李賀的臉色已經變了。

轟!

蒼龍一劍徹底攻破萬箭穿心,那些恐怖的數萬道如箭的氣流全部泯滅,朝著李賀衝擊過去。

李賀不敵,連忙躲閃,蒼龍一劍衝擊在地面上瞬間出現猶如蜘蛛網般的裂縫。

那些觀看的人一個個臉色驚駭,目瞪口呆,皆是在心中暗自慶幸有法陣保護,不會泄露靈氣,不然還真會誤傷一大半的人。

雖然李賀躲閃開了蒼龍一劍,但還是受到靈氣衝擊,臉色有些蒼白。

「龍吟起毀天滅地!好一個蒼龍一劍啊!」

李賀心中掀起一陣陣驚濤駭浪,震驚林錚實力的同時,也放聲大喝,幾乎每一個人都能聽見。

「林師弟一劍可抵千萬軍。為兄敗的心服口服!」

緊接著,李賀緩過來后,臉上再次出現一絲儒雅笑容,只是顯得有些蒼白,不過並無大礙。

「李師兄謬讚了。」

林錚微微搖頭,恭聲說道。

二人交談一番,最後林錚拿著六十多名的排名牌繼續趕去挑戰。 林錚與李賀的一戰,再度掀起了一陣狂潮,特別是後者當時對前者的蒼龍一劍評價時,更令不少人側目。

說起來李賀的實力很高,只是不願意去挑戰而已。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今天這第一戰卻敗在林錚手中,這頓時讓那些曾敗給李賀的人知道不是這個新進弟子的對手。

蕭鈴兒更是在戰鬥中留意林錚的戰鬥,最後取勝的時候,她才動手將對手一招擊敗。

這兩個脫韁野馬不停的前進。很快,林錚就碰上了一個五十多名的弟子,幾乎可以說是對方找他的。

因為這個人名叫晁野,也就是岳鏡派出來阻攔林錚繼續前進的一個強者。如果成功阻攔住後者前進,那麼他將得到很多好處。

雖然挑戰失敗的人有第二次機會,但是這個第二次機會只能挑戰先前打敗自己的一個人挑戰,這就是規矩。

「林師弟近日在武院可是名聲大震!如今竟然以內院新生身份打到百強,師兄可是對你十分的感興趣,也非常期盼能夠跟你打一場。」

晁野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熱情的『誇獎』著林錚。

這個晁野的年齡大約在二十到三十之間,乃是一個健壯青年,手中的大刀足有幾百斤中,但在他手裡卻是輕若無物。

「師兄過獎了,眼下切磋才是你我的目的,我們還是開始吧!」

林錚不留痕迹的皺了皺眉頭,他隱隱感覺這個晁野有些問題。這是自己的敏銳直覺告訴他的,所以他並不想跟對方多說什麼,同樣也為了能夠儘快打到前三去。

「哈哈——,林師弟果然是性情中人,如此甚好!」

晁野哈哈大笑,再一次的誇獎著林錚,但是眼中卻有著一絲隱晦的寒意。

「請賜教!」

林錚雙手持劍,面無表情的對著晁野拱手抱拳。

「請!」

晁野也沒有擺什麼師兄的架子,同樣對著林錚拱手抱拳,但這卻是他故意而為,暗中可是有很多人說他笑面虎呢。

深吸口氣,林錚抬頭看向晁野,漆黑深邃的眼睛迸發出一絲戰意。

恐怖的威勢油然而生,擂台地面的塵煙四滾而開,周圍的靈氣也漸漸狂暴起來,兇悍無比。

「龍踞淺灘!」

林錚一聲冷喝,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瞬間就出現在晁野面前,簡單是先用靈龍劍法來試探對方的實力。不過這一招『龍踞淺灘』卻非常的恐怖,因為只有恐怖的劍招才能逼迫對手展露出真實的實力。

狂暴的天地靈氣形成一條條氣流,儼然被林錚帶動形成劍氣朝著晁野衝擊過去,同時一條用劍氣形成風龍也逼迫過去。他的攻擊幾乎是全面覆蓋,不給對方一絲躲閃的機會,也不給他防禦的機會,只有反擊的機會。

重生后她成了腹黑大佬的心尖寶 不過晁野可沒有想過要躲閃或者防禦,因為他所接受命令是阻攔林錚前進,將其重傷。

「刀傲九天!」

只見晁野嘴角掛著一絲冷笑,粗獷的嗓音如同悶雷一樣炸響,重重回盪起來。

銳不可當的劍氣與霸道狂傲的刀氣狠狠衝擊在一起,狂暴的天地靈氣瞬間形成一股捲動的風勢,在二人周圍四處徘徊。

兩個人的動作沒有絲毫變化,穩穩的也沒有半點顫動,因為二人在這一次衝擊上已經開始對抗起來了。

隱約中,林錚與晁野的劍氣與刀氣形成一個圓錐形氣流,在那裡不停的相互衝擊著,二人也在不斷的輸送靈氣,試圖壓迫過去。

猛然之間,謫仙劍與對方的霸刀衝擊在了一起,鋒利的刃口交錯在一起。

晁野嘴角上出現一絲不易察覺的森然冷笑,看起來眼神也是有一種『奸計得逞』的感覺。

林錚一直都在注意著晁野,他粗獷的外表會說出那般文縐縐的話來,這已經讓他察覺有些不對勁了。

現在看見對方隱晦的表露出這種神情,林錚頓時一愣。緊接著,一股恐怖的力道猛然震在雙手,手腕頓時麻痹,隨後就是鑽心入骨的疼痛。

突然之間被對方狂暴的力氣擊傷,林錚也因此放鬆對劍氣的控制,所有一股排山倒海之勢朝著自己的瘋狂湧來。

只感胸膛一悶,而後就好像有什麼重物砸在自己身上,林錚的身體頓時倒飛而出。

「好恐怖的力道!」

林錚心中掀起一陣陣驚濤駭浪,腦海中全部都是晁野的恐怖力氣,而且速度還十分的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