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一番交代后,眾人出發前往比賽的小世界。

右使府邸內有通往小世界的傳送陣。

隨著踏入這座小世界,秦天感覺渾身一松,在混沌城的壓制全部消失不見。

這座世界說是小世界,但面積卻不小,甚至還要比道翎界大上許多。

同時,這個世界被強者進行過加固,就算主宰們在這裡打個天翻地覆,也不可能將這小世界給打碎。

皇普雪也跟著一起過來了,並介紹道:「第一輪比賽為淘汰賽,與上屆不同的是,這次的淘汰賽不是一對一,而是小隊賽,一個小隊有十名成員,而晉級單位也是以小隊晉級,所以,你們現在就可以挑選隊員進行磨合,這樣在比賽時,才更有默契!」

這次,西鴻混沌域參賽的主宰共有三千一百名,剛好可以組建三百一十個小隊,這其中包含了西鴻大帝麾下,各大主宰世家以及閑散主宰。

西鴻大帝的麾下來了數十人,兩尊**、五尊天王,數十尊帝將,其中九人乃是前十的有利爭奪者。

本來秦天以為他們會一起組隊。

但這西鴻大帝都選擇了挑選其他人成為他們的隊員,被挑中的人都極為高興,因為這數十人實力都極強,跟著他們,完全可以躺著晉級。

「你也來我的隊伍吧!」

突然,兩尊帝將之一的女性帝將青嫚道。

這讓秦天一愣,對方居然會選他,要知道,西鴻大帝麾下的九人挑選的可都是世家主宰,這青嫚已經挑選了八名世家主宰加入她的隊伍。

「怎麼,你不願意?」

青嫚臉色微微一沉,其實她心中卻有些好奇,為何雪姐會讓她挑選這個消散主宰加入她的隊伍,她和皇普雪關係頗好,因此,她也知道,皇普雪對任何一名男子都不假以顏色,但卻提出讓她關照一個叫秦天的男子。

「願意,當然願意,感謝帝將大人!」

秦天連忙道,這青嫚在一百零八尊帝將中實力算是頂尖的,一身修為達到了主宰後期,但真實實力卻可和主宰圓滿相抗。

看到這一幕,不少的閑散主宰都露出了羨慕之色,而那些沒有被選中的世家主宰,眼中卻閃過鬱悶和無語之色,這青嫚主宰居然挑選一尊閑散主宰也不挑選他們,豈不是說他們不如那個閑散主宰。

很快,大家都完成了分組,皇普雪發放了相應的隊牌。

而他們的對手,則是來自東矇混沌域拿著相同隊牌的小隊。

青嫚拿到的隊牌為一百七十九號。

「兄弟,了不起,居然能讓青嫚帝將挑選你入隊!」

大家各自散去后,一名隊員語帶調侃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秦天苦笑著搖搖頭,說實話,他還真不知道青嫚帝將為何會挑選他。

接下來,大家進行了一番自我介紹。

其實,另外八人都來自主宰世家,彼此都還算熟悉,唯獨秦天是陌生人。

另外八人來自不同的世家,修為最強的也就主宰中期,其中有三人才主宰初期,但他們修有戰技和秘法,即使處於同個境界,他們也要比大部分閑散的主宰強大。

在西鴻混沌域的主宰們來到這個小世界后,東矇混沌域的主宰們也到了,這其中,有一個秦天的熟人,那就是東辰聖子。

當初,他被秦天打得肉身崩潰,如果不是那枚金符帶著他逃走,恐怕已經死在秦天手上。

不過,經過千餘年的修養,他已經重回巔峰,並且,實力還更進一步,達到了主宰後期。

「是他!」

秦天的氣息對東辰來說,他實在太深刻,所以,他一來到這個世界,就感應到了秦天的存在。

頓時,他臉上浮現出一層猙獰色,暗暗吼道:「秦天,這次,本聖子要你死!」

秦天也感應到了東辰聖子的存在,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不知道在這裡打死東辰聖子會不會惹得東蒙聖帝出手?

應該不至於,大帝也是要臉的,在公平公正的比賽上,他對參賽人員出手,恐怕西鴻大帝也不會坐視,也就是說,他有了打死東辰聖子的機會。

這個傢伙逼得他不得不逃離道翎界,自己安逸舒適的生活也被打破。

不打死他打死誰!

「刷!」

人影閃過,一道人影出現在半空,正是東辰聖子。

「秦天,出來!」

一時,西鴻混沌域一方的主宰的目光都落在了秦天身上。

「尼瑪!」

秦天暗罵,他一心想要低調,不想太早被注意到,但東辰聖子的到來,讓他無法再低調和隱藏。

邁步間,秦天來到半空中與東辰聖子對峙了起來。

「東辰聖子,我們又見面了!」

「這次,我會宰了你!」

東辰聖子咬牙切齒的道。

「巧了,我也想弄死你!」

秦天微笑著道。

看著這一幕,西鴻混沌域的主宰們臉上都浮現出極為好奇之色,這個秦天居然與東辰聖子有仇,但東辰聖子顯露出的修為已經達到主宰後期,而秦天顯示的修為不過是初期。

完全沒有可比性。

「你們都小看他了,這個秦天已經達到主宰後期!」

北宮伯玉突然開口。

「什麼?」

「主宰後期?」

「難怪青嫚帝將會挑選他!」

眾人驚呼。

「我們走著瞧!」

東辰聖子怨毒的瞪了眼秦天,扭身離去。

而秦天也回到了自己的隊伍。

「秦兄弟,你牛啊,居然是主宰後期!」

他剛回來,就有一名隊友說道,語氣中帶著試探。

既然修為已經暴露,秦天也不再隱瞞,將隱匿起來的氣息釋放了出來,感應到他的氣息,眾人都不再懷疑。 三日時間一晃而過。

十億觀眾也來到了這個小世界,不過,他們卻與參賽者隔離了起來,免得他們被波及。

不過,先進行的比賽是聖尊級的。

聖尊的比賽規則則是以千人隊為晉級單位,畢竟他們的數量太多,如果也十人一隊,不知道要打多少年。

但西鴻混沌域的聖尊數量要高於東矇混沌域,所以,有二十多萬西鴻聖尊需要互相淘汰。

按照隊號,東矇混沌域與西鴻混沌域的「一號千人隊」紛紛脫離隊伍,然後廝殺在了一起。

東矇混沌域和西鴻混沌域自來都不和,而且,弄死對方的聖尊還會有獎勵,所以,雙方一交手,就尤為劇烈。

直把兩域的觀眾看得驚呼連連。

一個時辰后。

西鴻混沌域一方的聖尊一隊取得了勝利,擊殺東蒙聖尊五百七十二名,當然,自身也損失了兩百多人。

一隊的戰鬥結束,馬上雙方的二隊又沖了上去。

因為雙方的號碼都是各自安排的,所以,不到交手,雙方都不知道對方實力的虛實。

兩個第二隊的交鋒在一個多時辰后也分出了勝負,不過,這次東蒙一方取得了勝利,自此,一勝一負,打了個平手。

第三隊打得尤為慘烈,雙方都不願意認輸,因此拼到最後,雙方都只剩下幾人,最後,西鴻一方以微弱的優勢取得了勝利。

這一戰看得許多觀眾都沉默了,實在太慘了。

聖尊啊,那可是一個大世界的頂級存在,但在這裡,卻成片的死亡。

而在觀眾席的部分聖尊更是充滿了慶幸,幸好他們沒有參賽,不然,他們他們可能戰死在這場比賽中。

比賽並沒有因為觀眾的感嘆和沉默停止。

依舊在進行著。

每天都有將近兩萬尊聖尊在廝殺。

數月時間一晃而過,聖尊賽的第一輪淘汰賽結束了。

西鴻一方底蘊還是要比東蒙深厚,進入第二輪的人數更多。

不過,雙方都有在第一輪淘汰賽中受了重傷的,對此,他們可以選擇退賽,在見識到比賽的慘烈后,不少人都選擇退賽。

畢竟完成第一輪,就已經有一萬混沌秘晶的獎勵,沒有必要繼續去拚命,誰的修為都不是從天而降,而是苦苦修鍊所得,之前,大家各自比賽,死亡雖有,但不會像這次那麼慘烈。

值得一提的是,鞠言和白千城都順利通過了第一輪。

接下來,將是主宰境的淘汰賽。

雙方的十名主宰各自越眾而出。

西鴻一方的第一主宰隊是由北宮伯玉率領的。

東蒙一方的第一主宰隊只是由一個主宰中期率領。

雖然雙方都不知道彼此是如何分配隊伍的,但對對方的強者還是有一定了解的。

因此,東蒙一方的主宰隊看到北宮伯玉后臉色陡然變得極為難看,眼神中更閃過一抹懼意。

「我不屑殺你們,自動認輸吧!」

北宮伯玉輕蔑的掃過東蒙一方的主宰隊,語氣傲然的道。

聞言,北宮伯玉的隊員都露出了遺憾之色,東蒙主宰一隊可是有三尊主宰中期,如果將他們殺掉,可獲得二百九十萬混沌秘晶的獎勵。

可惜,北宮伯玉看不上,他們沒法發表意見。

聞言,東蒙一方的主宰一隊成員都是一喜,北宮伯玉實在太強,就算他們十人聯手都不是他對手,更何況,他身邊還有九個隊員,因此,他們是半點勝利的可能性都沒有。

但東蒙主宰一隊的隊長正準備認輸時,耳邊卻響起一道聲音。

一時,他的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

「哧吟!」

東蒙主宰一隊的隊長陡然拔出了長劍,他指著北宮伯玉:「北宮伯玉你休得小看我等,就算是死,我等也不會認輸!」

聞言,九名隊員都無比詫異的盯著那名隊長,難道自家隊長得了失心瘋,居然做出這等失智之事。

明知必敗,還打個屁啊。

「很好,我倒是小瞧了你們,居然敢有勇氣和我們交手!」

北宮伯玉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殺!」

北宮伯玉動手了。

他化為閃電,陡然出現在那名隊長身前,抬手落下。

「噗嗤!」

血霧噴濺,那名隊長瞬間被拍成粉碎,並且,殘餘的能量將這團血霧中的生機也盡皆磨滅,使得對方無法重組身軀。

看到這一幕,東蒙一方的主宰們都暗自打了個冷顫,這個北宮伯玉好狠的心。

一掌拍死那名隊長后,北宮伯玉又挪移到另外一名主宰中期身前,再次抬手落下,噗的聲,這尊主宰中期也步了同伴的後塵,被一巴掌拍死。

「太兇殘了!」

見到這一幕,東蒙的主宰齊齊吸冷氣。

而觀眾席上,前來觀戰的小公主在滿臉興奮,看向北宮伯玉的眼神充滿了崇拜。

隨著北宮伯玉的動手,他的隊友也跟著出手。

一交手就失去了兩尊主宰中期,剩下七人已經完全失去戰鬥意志,根據比賽規定,隊長可代表整個隊伍認輸,一方認輸,另外一方不得繼續攻擊。

假如隊長先死亡,剩下的人需要堅持一個時辰,然後過半成員選擇認輸,也可以認定他們認輸。

因此,東蒙主宰一隊,就算想要認輸也沒有機會了。

在北宮伯玉的帶領下,不到二十個呼吸,東蒙一隊正式覆滅。

北宮伯玉帶來的開門紅使得西鴻一方的主宰士氣大振,反觀東蒙一方的士氣則有些低落。

其實,東蒙一方的主宰都看出了,那名隊長是想直接認輸的,但有人給他傳音,逼得他不得不和北宮伯玉繼續交手,最後才落得一個全軍覆沒的下場。

當然,大家也能理解,畢竟一開場就認輸,這對東蒙一方來說未免太失顏面,但理解歸理解,是不是日後東蒙一方為了顏面也能犧牲他們呢?

不然,這些主宰也不會因為一場落敗就士氣衰落。

而取得了勝利的北宮伯玉也沒有露出任何得意的表情,他的表情很平淡,好像取勝就是理所當然。

雙方的第二支主宰小隊上場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