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所以八年前葉青龍失蹤之後,他的內心世界幾乎是崩潰的。

所以……才慢慢地有了後來的『紈絝』葉新禮。

他的本質並不壞,定君山身陷幻境之時,他總是覺得哥哥葉青龍就在旁邊,像過去那樣,溫和地露出笑容,讓他不要害怕。

也正因如此,夏雨行破除術法之時,龍玖和蘇赤心會聽見他一直在喊哥哥。

從那以後,葉新禮又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對夏雨和六號甲面心懷感激的同時,也覺得很對不起葉青龍。

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這麼多年,說是失蹤,其實哥哥多半已經成為枯骨塵埃,消散於人世。

而自己不但沒有因此振作,反而就此墮落了下去,每天無精打彩,憑著老爹的威風,迷陷於風月,沉淪於市井,掏空了身體,腐朽了精神。

哥哥葉青龍可以說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正所謂虎父無犬子。

而他,就真的是虎父……犬子了!

始終麻木於『我至少沒有做什麼過份的壞事』,『修鍊也沒有完全放下的』這些自我暗示。

最主要的是『哥哥這麼強大都被人害了,我再怎麼修鍊,也無濟於事的……』這一條,讓他一直都無法自拔。

而葉未央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同樣是因為這個理由,許德厚對於兒子許則中的放任也是如此。

他們這一輩是過來人,更加看得透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從同輩人物陸子臣、薛長泰、許重坤的失蹤,再到後來韓老的女兒韓曉筱,後面幾年,又有張豐年、宗百鍊、聶飛蓬這些小輩俊傑突然消聲匿跡,實在是太說明問題了。

葉青龍並不是單獨被針對,只是其中一個目標而已,皆為當代人物中的奇才,許重坤還是許則中遠房的堂弟,土系的才能甚至在他之上。

這怎麼看都有點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意思,那與其變得優異而被害,還不如讓小子們輕輕鬆鬆地多玩幾年,只要別太過份就行。

於是,許則中和葉新禮這兩個南方特行界大紈絝順理成章地就誕生了。

好在葉新禮浪子回頭,可惜許則中沒有了這樣的機會。

「人啊,在生死之間走過一遭,好像是能有所領悟的!」葉新禮也沒有去阻止藍藍寶兒她們議論自己,笑著對常月說道,「從定君山回來以後,不知怎麼的,腦中一直有個聲音揮之不去,讓我挺起來,我其實是有那個天賦的,要連著則中那一份……」

「那你不怕今後變強大了,也被人……」常月開玩笑地說了一句。

「那還真輪不到我,有夏公子頂著呢!」他也知道了,夏雨行其實還沒有死。 閑話了一會兒,相互也算是有了不錯的交流,便都各自修鍊去了。

院子里非常大,功能區也很多,有些部分早就被改成了修鍊的場所。

如今雖然並非真正的亂世,但妖魔鬼怪也是時隱時現,偶爾起勢,軍隊確實是主要作戰單位,可很多關鍵時刻,還是需要有『尖兵』突出的。

因為本身不是特行者,所以常月更加註重身體素質的鍛煉,槍法也練得『梆梆』響。

當她射完一輪的時候,霍少誠、路源他們回來了。

嚴格來說,這兩個南方軍區特行組的年輕精英才是起得最早的,比葉新禮還要早。

他們保留著很多軍隊的作風,負重出去跑了一大圈;一起回來的還有郝夢晴,只不過她沒有負重,強度稍微弱了一點。

主要是為了懷念當初和宗百鍊一起的感覺。

以前郝夢晴去軍中找宗百鍊的時候,常會看見他和霍少誠、路源這一伙人在一起訓練。

軍中紀律性很強,宗百鍊又是個極有原則的人,所以很少能單獨陪她。

郝夢晴也不在意,不過以她的身份,留在旁邊住一段時間也沒人會阻攔的。

從那個時候起,霍少誠和路源私下裡已經叫她嫂子了,就是當著宗百鍊的面不太敢叫。

他雖然沒有明確反對,但一個眼神就能讓這兩小子既敬且畏,真的能感受到那種所謂『鐵血戰場』的味道。

三個人跑完回來,還要繼續進行個人的專項修鍊。

看到大院各處傳來的波動,知道其他人應該也起來有一會兒了。

「大小姐和小苗姑娘他們都很勤快啊!」路源一邊卸下負重一邊說道。

「我倒是更在意,蒼生牧的公子哥似乎真的變得不一樣了!」霍少誠也卸下了負重,仔細地感受了一下葉新禮的練功房。

「但願他不再是以前那個紈絝廢材……否則大家住一起,只能相互不痛快!」路源的實力要弱了一籌,感知沒有那麼強。

「他這個人本來也不壞的,小源你要加油了!」郝夢晴對葉新禮的了解更多一些。

應該說,這些人里,就屬她和葉新禮的關係最近了。因為郝南究和葉未央、許德厚一直以來都有交集。

同在帝國南方區,一個是官方的老大,另外兩個則是實力最強的非官方組織首領。

即使不怎麼對付,卻也免不了要經常打交道。

三年前,葉未央許德厚跟郝南究並非一路人,他倆被鬼咒控制后,接到授意才逐漸軟下來,慢慢向這位南方區特行界的最大掌權者靠攏。

當然,甄北粹之所以會走這一步棋,也是因為郝南究本來就有收服蒼生牧的打算。

他既然想要做南方的『土皇帝』,那麼把南方最大的民間組織攬入囊中,自然是極為緊要的。

郝南究有這種打算不是一年兩年了,而葉未央和許德厚也都是聰明人,知道他一口吃不下,激化矛盾更不現實,所以一直採取著表面客氣,非暴利少合作的策略。

反正……接觸的次是真的很多,小輩之間肯定也少不得被安排到一起,相互了解了解。

仲夏夜之戀1 在葉青龍還沒有失蹤,葉新禮仍是個靦腆乖乖男的時候,郝夢晴就認識他們了。

其實……還要更早一點,早在九年前,許重坤還在『蒼生牧』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有了交集。

那時的葉新禮和郝夢晴都還是花季雨季的少男少女,葉青龍倒是已經嶄露了頭角。

他給郝夢晴的感覺,就是一個溫暖包容又可靠的大哥哥。

雖然郝夢晴自小就獨立堅強,但也免不了對他起一些崇拜之心的。

如果沒有後來的宗百鍊,如果葉青龍沒有失蹤,或許,他真的也是個很值得考慮的對象。

至少,郝南究那時是很有意向去把二人撮合的。

雙方的條件確實也都是極好。

而葉新禮,當時郝夢晴只是覺得他很好欺負,沒想到後來出了那麼多變故。

許重坤失蹤了、葉青龍失蹤了、宗百鍊……也失蹤了,葉新禮由靦腆男變成了紈絝。

而蒼生牧的兩位伯伯彷彿也越來越感到不安,前兩年終於忍不住倒向了父親。

一切看起來還挺合理的,誰知道背後有那麼離奇『鬼怪』的原因。

相對而言,葉新禮能振作起來,她倒沒感覺特別意外,稍微有點驚訝的,是這小子認真起來進步還真快,所以才對路源說了一些勉勵的話,同時也不希望相互之間起什麼衝突。

郝夢晴雖然個性硬朗,卻也不是好事之人,而路源這小子她了解,別的都好,就是比較容易炸。

「嫂子你就放心吧,咱不會給宗大哥丟人的!不是,嫂子……」路源說著摸了摸自己的光頭,發現郝夢晴的話里有別的意思,「你是覺得那個姓葉的小子,他……」

「他現在的實力,恐怕不會比我弱的!」霍少誠說得很篤定,然後認真地看了路源一眼。

「真的假的,少誠哥……」宗百鍊不在了,這小光頭現在就服他。

見路源被看得有點虛了,郝夢晴在一旁暗笑,同時也很慶幸,沒有宗百鍊的時候,霍少誠很快地成長了起來,她這個做人家『嫂子』的,總也會有些欣慰。

「真的!去修鍊了!」郝夢晴說著便走向了自己的訓練區,霍少誠和路源兩個人便也都跑去修鍊了。

過了一個小時左右,眾人陸陸續續地走出訓練房,到餐廳就餐。

路源碰到葉新禮時,臉上有些壞笑,「葉公子,聽說你們家的木系異能很厲害,咱們什麼時候一起練練,交流交流,也有助於相互提高。」

對這位紈絝,他還是難敢以往的印象。

「大家叫我小葉就行了,我們家的異能厲害,但是我不厲害啊!……」葉新禮自嘲了一番,「路兄如果真的要指教我,可得手下留情,以後大家都在一起出任務,多交流熟悉是也挺有必要的。」他怎麼會聽不出路源話里的意思,但也明白,這主要是因為自己以前的口碑不好,而且相互之間的交流切磋,確實有益於實戰能力的提高。

「交流可以,別傷了和氣!」這時,常月也坐了下來。

「放心吧,大小姐!」霍少誠朝她微微含首,眼睛里好像在說,『我會看住這小子的』。

然後,郝夢晴、葉新禮、霍少誠、路源、常月、小苗這一支六人小隊就在移風市及其周邊展開了第一天的巡察。

藍藍和寶兒實力很弱,現在蠱裔的能力對蟲子效果也確實很不明顯,索性就被留在大院里繼續研製蟲粉了。

在城中轉了一圈,小苗都感受不到毒蟲的氣息,她在隊伍中的職責之一,就是識別並尋找潛在的蟲獸。

蠱裔之人,自小與蟲為伴,這方面的能力都比較出眾,而小苗作為下一代的領軍人物,資質當然是更為出色的。

城裡沒有蟲子倒也挺正常,軍隊的布防本來就嚴,而且這塊兒也不止他們一隊特行者。

讓人沒想到的是,他們首次處理的事情,竟然是來自『人類自身』的動亂。

那是移風市的中心廣場,正在舉辦一場歌舞會演。

本來這種事情是晚上做比較好,但現在不是時局不太平嘛,晚上人聚集得多的時候,如果發生些什麼意外,比如蟲獸突然來襲之類的……會更加難控制。

而人們總是需要一些娛樂活動的,調節情緒,放鬆精神。世界上一下子有了那麼多威脅人類安全的怪物,群眾的神經都很容易緊張,容易引起群體性的壓抑。

唱唱歌,跳跳舞,看看錶演,是很好的釋放方式,晚上要盡量少活動,那就安排在白天嘛。

但是誰能想到,白天突然也失控了,還不是因為這塊兒的主防的蟲獸。

就是看錶演的一部分人似乎是不明原因的突然哄亂起來,周圍的人也就跟著亂。

稍微過了一會兒,也就完全不明白具體的起因了。

而這時,霍少誠他們的車子剛好從附近開過,也便過來協助了。

他們到的時候現場已經完全失控,軍警拿著槍也不敢開啊,那些都是人,又不是怪物。

眼睜睜地看著很多人死於相互踩踏,心中急不可奈,卻也無計可施。

本來一些安保人員,防暴警察衝過去是維持秩序的,但過不了多久竟然也加入了混亂的行列,實在是讓人驚恐。

「我……這個,這場面,咱們能做啥!?」路源一下子有點看傻眼。

「我好像聞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葉新禮的眉心皺了皺,然後手掐印訣,其中一塊區域里突然冒出了許多嫩綠的枝條,將人們三五個一組分隔開了。

那些人還想繼續拉扯,但枝條的柔韌性很強,一時都扯不開,幾乎被固定在了原地。

接著,藤條中散發出一絲絲清新的生機,被縛之人突然就從暴躁中脫離了出來,有點面面相覷。

「我幫你!」郝夢晴似乎也看出了些什麼,黑色的能量縱橫插入人群里,幫著分隔,以此減少葉新禮的負擔。 「我們要怎麼做……」路源又擼了下自己的光頭,他的異能是力量,軍中訓練的主要也是將力量與格鬥、槍械融合的技巧,在這種場面上好像很難發揮作用。

「衝過去,看那些特別激烈的,就打暈!」霍少誠多少也看出一點不對勁的地方,迅速作出了反應。

「啊?打暈!?」路源懵了一下。

「對,照我說的做,這不難吧!」霍少誠接著又對常月和小苗道,「麻煩大小姐聯繫一下其他編隊,小苗姑娘注意周邊有沒有別的異常!」

「好!」兩人應了一聲,都即刻行動。

路源也已經照他的吩咐衝進了人群里,小夥子年紀不大,實戰經驗還是很豐富的,知道打什麼地方人最容易暈,本身就是力量型的異能者,又經過了長期的訓練,打普通人這點力道拿捏起來不要太容易。

霍少誠自己則是在外圍遊走,順手打暈一些人的同時繼續觀察著整體的情況。

郝夢晴的異能其實有點像是結界,一種黑暗能量的結界。當然,結界本身就是一種能量的形態。

『黑暗吞噬』——是一種特殊而強大的異能,郝南究統御南方特行界這麼多年,可不是單單憑著手段與算計,強大的自身實力總歸還是最重要的。

郝夢晴自然也繼承了這項異能,關於黑暗這種東西,道家書典中曾有一些說法,言其是光明的起源,可以包容一切,為原始之能量。

而『黑暗吞噬』的屬性和用法,也不止一種。

可以開啟吞噬之力,將物像碾壓消滅,那樣輸出的能量會相對多一些,殺傷力也大。

不過具體的效果當然是因人而異的,跟使用者的功力深淺有關,同時還取決於作用對象的強弱。

也可以像郝夢晴現在這樣使用,將黑暗當作一種結界類的能量,把事物隔離開來。

在她的認知中,黑暗起源的說法可信度很高,因為父親郝南究的黑暗吞噬,是擁有一定滋養和治癒能力的,雖然程度比較淺,雖然她自己尚未領悟,但黑暗這種神秘而古老的東西,確實不像普通人認知的那般單純。

她的黑暗能量放出去,主要是將混亂人群進行比較大塊的分割,順便重點照顧一些踩踏較為嚴重的區域。

剩餘的細活,就交給葉新禮了,新綠的枝條一幕一幕地編織過去,透出清爽的生機,安撫著躁動的情緒。

維持治安的軍隊警察看到這些非常規手段,都知道是特行者來了,便也自覺地予以配合。

自從全球進入禍亂時代以來,很多重災區,或者靠近危險地域的城鎮,都頒布了特殊時期的法令。

其中就有將人群的勞動和出行時間調整錯開,保持街道上暢通無阻這一條。

所以此處發生了意外,各方面的援助都還是挺及時的,不會因為哪裡堵車、加塞什麼的而被延誤。

這次事件就是一個很好的正面例子,因為當葉新禮逐漸開始力有未逮的時候,又一支援助也趕到了。

他們家的木系能力確實強,這一點,路源沒說錯,不是恭維也不是諷刺的話。

有些時候,看起來差不多,或者是同種類型的異能,實則會有很大的區別。

最典型的就是夏雨行,他所使用的地、水、雷、火,皆是包含了這些元素的全面屬性,甚至衍生能力,這是一般特行者想都不用想的。

金、木、水、火、土這五行,每一種,都是涵蓋很廣的能力,很多特行者,比如會土系異能的,可能只是開發了其中的一項或兩項屬性。

而葉家的木系異能,涵蓋的面還是比較廣的。

所以葉新禮喚出的枝條里,會有發人清醒的生機,但他的這種附加屬性領悟的也還不夠,畢竟不是主攻項,使起來要費更多的力。

幸好,道盟的一隊人馬及時趕至,清空符、凈心咒、破邪咒、金光咒等不斷打出,穩住了局面。

善後事宜一般都是警察來做,但特行者們解決完問題,還想留下來調查也不會有人反對。

這次群體踩踏,場面看上去恐怖,幸而死者只有個位數,受傷的人倒真不少,關鍵是,怎麼會突然躁動起來的,竟然沒有一個人能說清楚。

根據台上表演人員的回憶,他們走到其中一個疑似的起源方向,有個人戰戰兢兢地說好像是旁邊人一直在跟唱,聲音太大了,他突然不耐煩,提醒了一下,也不知怎麼的,手上就用了太大的力氣……

警察在旁邊當場就想帶人走,被葉新禮阻止了,他現在滿腦門子的汗,不時地看向四周,嘴裡說著,「不是他!可……怎麼會這樣呢?……」

常月揮了揮手,軍警的成員雖然聽不懂怎麼回事,卻都知趣地去別處忙了。

「你是不是說……心魔!?」道盟帶隊的兩人,皆是與柳紅魚同輩,說起來也算是上一輩的特行者了,其中一個還去過定君山,所以也會產生這樣的懷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