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醫院那邊你們派人手了沒有?」宋堇安打斷他們兩人的對話,覷眉問道。

「已經派了,輪班制,而且紫荊苑那邊也加大巡邏了。」曹威點了點頭,非常認真的點了點頭。

「把桌上的東西收拾下,你和田顏兩人依舊組隊去跟查兇手的下落,尤其是他消失的那段路畢竟嚴查,一旦有線索不能輕舉妄動,要注意自身安全。」宋堇安緩緩起身,囑咐完后,就回到辦公桌上,拿起手機:「我去趟傅柒晗家,看從她口中還能不能問出點什麼線索,最好能把兇手的樣貌畫出來。」

「好。」

「明成,你去把所有的監控調回來,重新認真再篩查一遍,不許有任何的遺漏。」

「好,我現在就去。」

宋堇安把任務分配完了后,也隨著他們出了辦公室,開始分頭行動,自己開車來到紫荊苑小區傅靳恆和傅柒晗所住的公寓樓。

她其實也不知道傅靳恆所住在那棟樓以及門牌號,只好和保安亮明身份,由保安告知后才去了A棟1310,按了門鈴,門很快就被打開了,來開門的正好是打算一身正裝的傅靳恆,看似是要出門的樣子。

傅靳恆剛剛心裡還對警方派來保護他妹妹的人有些不太滿意,畢竟是個男的,雖說是警察,但同在一個屋檐下還是有很多不方便的,他這拖拖拉拉的也沒出門,沒想到現在一開門就看到讓自己神清氣爽的身影,眉頭輕佻了下,勾了勾唇角:「宋警官,早上好,請進。」

看著傅靳恆帶著笑意側開身子,宋堇安心裡莫名染上絲絲怪異的感覺,便開口解釋了句:「我來看看傅柒晗……。」

「她在裡面呢!」傅靳恆笑了笑,用眼神示意了下裡面。

宋堇安抿唇,舉步走進去,在玄關處稍稍停頓了下,身後的傅靳恆便傳來道悠揚好聽的磁性嗓音:「家裡平時就我一個人住,晗晗也是前天才回來搬到我這裡的,所以沒有女士拖鞋,直接進去就好了。」

宋堇安一愣,回頭瞥了他一眼,沒多說什麼,踩著腳上的馬丁短靴走了進去,和坐在客廳的陶奇勛打了個照面,陶奇勛就給她使了個眼色,示意人在自己房間里。

「晗晗吃過早餐就回了房間,精神狀態相比昨天晚上的要好很多,還請宋警官在詢問問題的時候多注意下她的情緒,我檢察院那邊還有事,走不開,晗晗的安危就麻煩兩位了。」傅靳恆走過來,抬起手腕看了下時間,淡漠的搜啊了眼陶奇勛,又意味深長的看向宋堇安,嘴角勾著抹淺笑。

宋堇安一回身,就對上他那雙閃著不明笑意的黑眸,愣了下,隨即點頭:「傅檢放心,我會把握分寸的。」

「如此,我就放心了。」傅靳恆笑著挑眉,在準備轉身離開時,眸光不經意的掃過陶奇勛,停頓了下,回頭道:「我有個小小的建議,還望宋警官考慮下。」

「說。」

「我妹妹畢竟是個女孩子,你們派個男警官來雖然說是對她的安全有了更大的保障性,但是……畢竟男女有別,共處一室,還是會有很多的不方便的,我說這些並不是對這位警官有任何的不滿,只是就事論事。」

宋堇安睨了眼陶奇勛,沉默了會:「傅檢說的是,是我考慮不周了,我們隊里現在人員緊缺,確實是沒有很好的人選來保護她,我派陶奇勛過來的主要原因是他很可靠,可以絕對保證傅柒晗的人身安全,今天我會做出調整的。」

「那就有勞宋警官了。」傅靳恆滿意的笑著,又和陶奇勛點了點頭,抬手腕看了下時間:「時間來不及了,我就先走了。」

「傅檢慢走。」

目送傅靳恆離開后,宋堇安就回身道:「我進去看看她。」

「嗯。」陶奇勛點了點頭,繼續坐在沙發上,給她指了一扇房門。

宋堇安朝著那扇房門走過去,輕輕的開門看了眼,發現傅柒晗抱著一隻海豚玩偶睡著了,便也沒有打擾,躡手躡腳的退了出來,回到客廳,坐在單人沙發上:「你今天早上來的時候有什麼發現?」

陶奇勛搖了搖頭:「沒有,我來的時候,傅檢帶著傅柒晗在吃早餐,吃完,那個傅柒晗就直接回房休息了,就傅檢和我聊了幾句,然後就也回房換衣服了。」

「今天就要辛苦你了,負責保護她的安全,她去哪你就得去哪,要寸步不離的,至於傅靳恆說的那個,我回隊里去和上面說下情況。」

「好。」

「另外,等傅柒晗醒了之後,你也不要著急去問她關於昨天晚上的事情,別刺激她的情緒,畢竟昨天晚上她被嚇得不輕,循序漸進的慢慢來,如果她暫時不願意提起你也不要再多問了,到時候我來想辦法就行了。」宋堇安往門口方向走了兩步,就停了下來,不放心的囑咐他道。

「我知道了,宋隊,你就放心吧!我會注意這些細節不會再去刺激她的。」陶奇勛認真的點頭,信誓旦旦的應著。

「兇手那邊應該還不知道我們紫荊苑這邊布控了,也不知道傅柒晗身邊會有警察,你保持警惕,但也別過分緊張,給兇手察覺出來了什麼,不然抓捕上可能會有難度。」

「是,我明白。」

和陶奇勛囑咐完后,宋堇安這才放心的離開傅靳恆所住的公寓,回隊里和上面討論保護傅柒晗的事情,但由於兩個月前,他們支隊被調走了六個精英去外省做特別小組訓練去了,本來宋堇安是其中的一名,但當時她手裡有個案子正好是接近尾聲的關鍵時刻,離不開她,就沒讓她去了,所以現在隊里的人力確實是緊缺,尤其還要身手好的女警,更是少之又少。

她們小隊就她和田顏兩個女的,田顏也是剛從警校畢業出來的,實戰經驗不足,而且格鬥方面確實是差了點,宋堇安把陶奇勛安排在傅柒晗身邊,主要原因是陶奇勛的格鬥和反偵察能力強,雖然性子有時候有點直和犯傻,但關鍵時刻還是挺靠譜的。

要從別的隊里借人也是個難事,畢竟別的隊里也在忙,人力也是緊缺的。

「既然這樣,白天傅柒晗的安全就交給陶奇勛,晚上你就去接手,你是個女孩子,晚上要方便得多。」思前想後了很久,楊支隊最終給出答覆。

宋堇安聞言,詫異的睜大了眼睛:「楊支隊,我晚上……那意思就是我晚上要和傅柒晗住在一起?」

「這是保護證人最基本的一點,首要任務就是要保護她的人身安全不受到任何威脅,而且,傅柒晗是你們這起案子的唯一突破口,保護證人這個想法也是你提出來的,現在隊里人力緊缺,想要有反偵察能力和格鬥力跟那個兇手搏鬥的人除了你我也想不到誰了,而且你還是這個小隊的隊長,晚上由你接班最合適不過了,白天就讓陶奇勛負責,醫院那邊也需要讓人24小時輪班保護,這些天你們就辛苦一些,儘早把兇手抓拿歸案才是最要緊的。」對於宋堇安的詫異,楊支隊也給了個很好的理由給她。

而這個理由讓宋堇安沒辦法反駁,因為現在這事情就是如此,醫院那邊要派三撥人輪番保護,而這些人已經是從別的小隊里借來的,這事在往別的支隊或者小隊里借人,估計別人都會有意見,還會對他們小隊有所不滿的。

以大局為重,最後,宋堇安無奈的妥協了楊支隊說的這個提議,因為確實是找不到別的辦法,讓陶奇勛晚上也陪著傅柒晗,確實有點說不過去,而且傅靳恆也肯定是不會同意的。

「上次兇手犯案的時候被傅柒晗擾亂了,我們既要防範兇手會對傅柒晗報復和再次傷害那個女孩之外,還要注意他會不會再次行兇作案,畢竟那個女孩中了兩刀,按照你的那套推理來說,如果刀數代表天數的話,他再次犯案的可能性會及其高,而且他在傷害那個女孩時,我們是不知道他要捅多少刀,而是被傅柒晗打斷了,這些天的兩個區域的巡邏不能有所鬆懈。」

「楊支隊放心,這點我已經想到了,也和支所里的人說過了,他們說會全力配合的。」

「那你去忙吧!」

「是。」

***

上午十點多左右,傅柒晗就迷迷糊糊的醒來了,拖著懷裡的那隻海豚玩偶從床上下來,打著赤腳往房間外面走,不停的揉著眼睛,小聲喊道:「哥……。」

一直坐在客廳的陶奇勛聽到聲音,便轉頭看過去,就見傅柒晗披著一頭栗色的波浪卷頭髮,顯得有些亂糟糟的,身上穿著藍粉色的長款睡裙,手裡還牽著海豚玩偶的鰭,白皙的玉足什麼也沒有穿踩在微涼的地板上。

入秋的緣故,T市的天氣急驟降溫,雖然有太陽,但微風中依舊透著種刺骨的涼意,在家裡光著腳踩著地板,還是很涼的。

見狀,陶奇勛連忙起身走過去:「傅小姐,你醒了。」

傅柒晗努力睜開那雙睡眼惺忪的眸,望著陶奇勛那張帶著溫和笑意的俊容,也回想起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時候見過他一次,說是警方派來保護她的。

漂亮靈動的星眸在整個屋子裡梭巡了一圈,將海豚玩偶抱在自己懷裡,問道:「我哥呢?怎麼就只有你一個人啊?」

「傅檢一大早就出門了,說是檢察院那邊有工作,走不開。」陶奇勛站在她旁邊,眼睛也沒敢往她身上瞅,就微抬著眼睛望著前方的天花板,有些僵硬的回。

「哦哦!」傅柒晗萌萌的點了點頭,不經意的掃了眼陶奇勛,發現他有些古怪,便用手中的海豚玩偶尾巴輕輕戳了下他的手臂,又隨著他的目光看向不遠處的天花板:「你在看什麼?天花板上有東西嗎?沒有啊!光禿禿的啥都沒有。」

被她這樣一說,陶奇勛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瞥了她一眼,轉身往客廳走去:「沒什麼。」

看著他的背影,傅柒晗撇了撇小嘴,回到房間換了一套衣服,又重新洗漱了一遍,從廚房櫃檯里拿了兩瓶飲料過去,遞給他一瓶,陶奇勛接過,便說了聲『謝謝』。

「你要冰的嗎?冰箱里有冰的。」傅柒晗擰開瓶蓋喝了一口,看他沒有打開的意思,便一邊仰頭喝,一邊斜睨著他問。

「不用,不用。」聽言,陶奇勛連忙擺了擺手拒絕。

傅柒晗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自己在喝了兩口后,發現他還是不喝,就好奇的問:「是不愛喝這個嗎?」

「額……不喜歡太甜了的。」

「那你早說呀!還有好幾款不怎麼甜的,也有咖啡,你要喝嗎?我幫你去拿。」說著,傅柒晗就打算起身。

「不用,真的不用。」見她要起身,陶奇勛下意識伸手拉住她的手腕,傅柒晗一愣,垂眸睨著自己的手腕處,陶奇勛也隨著她的目光看向手腕,怔了下,猛地收回手:「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謝謝你的好意,但……現在是在任務期間,喝的就不用了。」

傅柒晗挑了挑眉,也沒有說什麼,看向電視,發現電視上放的就是一部警匪片,撇撇嘴,不太喜歡看,但看陶奇勛那麼專心致志的樣子也沒好打擾,只是看著看著她也覺得有點好看了,便好奇的問:「哎,你覺得兇手會是誰?」

「那個醫生的嫌疑很大,但是我沒太想明白他是怎麼做的不在場證明的。」陶奇勛糾結的擰著眉頭,在心裡細細琢磨了番,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你還真把自己當成裡面的破案警察來了?看個電視劇還那麼較勁。」看他如此惆悵的樣子,傅柒晗就忍不住笑著吐槽著,看著那裡面的醫生,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畫面,抱著海豚玩偶的手一緊,又連忙伸手巴拉了下陶奇勛:「陶奇勛,我想到了一件事情。」

「嗯?」陶奇勛看向她,發覺她的臉色慘白,有點不太對勁,走到她身邊,蹲下來問:「想到什麼了?你別怕,我會在你身邊保護你的。」

「就是……昨天晚上我在看到那個男的傷害那個女孩子時……。」傅柒晗身子一顫,唇色都白了幾分:「我好像聞到了一股獨特的香味,好像是香水味,但又覺得不太像,反正那種香味我沒有聞過。」

「香味?」陶奇勛認真思索了番:「你說的那個香味會不會是那個女孩子的身上的香水?通常女孩子也會打香水吧!」

「但是……他在追我的時候,我也聞到了,而且比我看到的時候那種味道更佳濃,具體是不是那個女孩子的我也不知道,當時我太害怕了,所以也沒有去留意。」傅柒晗動了動唇瓣,仔細回想了下昨天晚上的情況,但一想到那個男人對她的笑,她渾身就冒冷汗。

看出了她的反常,陶奇勛知道這個時候不能讓傅柒晗再受任何刺激,便連忙出聲終止她的回憶:「那就別想了,很謝謝你能提供那麼重要的線索,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了,我會告訴宋隊的。」 由於傅柒晗提供的這個線索非常重要,警方也按照這個路線進行追查,調查所有有關香水和花香有關的東西,而陶奇勛則從早上到晚上一直守在傅柒晗的身邊。

暮色降臨后,傅柒晗就接到了傅靳恆打來的電話,說是晚上要加班,可能回來的要晚些,晚飯讓她自己和那個警察一起吃。

傅柒晗聽著其實有點小失落的,但也理解傅靳恆作為一個檢察官,有些事情他是推脫不了的,往大了說,他們其實也是掌控著別人的生死和命運的。

不過好在身邊還有個陶奇勛,讓她有些許的安全感,不至於那麼害怕。

她被警方當證人保護起來的這件事情傅靳恆並沒有告訴家裡人,也為的就是不讓他們去擔心,等這個案子的兇手歸案后再說也不遲。

傅靳恆一般情況下都是在外面吃飯,基本不在家裡做飯,這套公寓里以往也就他一個人住,每個星期定期都會有保姆來打掃,廚房裡也是一塵不染,冰箱里除了喝的以外就沒有任何吃的了。

所以中午傅柒晗和陶奇勛兩人是點的外賣,接收外賣的過程中,傅柒晗都沒有露面,也是因為陶奇勛怕兇手來個偽裝什麼的來故意接近傅柒晗,雖然有些過於戒備,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的心是沒錯的。

晚上,陶奇勛問了傅柒晗想吃什麼后,就也點了外賣,傅柒晗想著,中午飯都是他給了,晚飯不能讓他給,但她身上確實是沒啥錢,想了想就問道:「陶奇勛,你微信號多少?我加你。」

陶奇勛滿臉疑惑的看著她,但也沒有拒絕,就直接打開自己微信的二維碼給她掃,加過之後,陶奇勛也沒有多問一嘴,就把手機收起來了。

半個多小時后,門鈴響了,傅柒晗緊張的抬眸看向他,陶奇勛笑了笑,起身往外走:「應該是外賣到了,別怕,我去看看,你坐在這裡別動。」

「嗯。」傅柒晗緊緊的抱著手中的海豚,吞了吞口水的看著門口的方向。

套氣息走到門口,從貓眼看了下外面的人,在看清外面的人時,心裡的警備心一下就放鬆了下來,將門拉開,笑著喊道:「宋隊,你來了。」

「嗯。」宋堇安一手提著水果和零食,另一隻手拿著個黑色的雙肩包,走了進來,看著盤著腿坐在單人沙發上的傅柒晗,發現她神色異樣,便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這麼緊張?」

「沒事,我們剛剛點外賣了,傅小姐一聽到門鈴聲就害怕緊張。」陶奇勛將門帶上,跟了上來,問:「宋隊,你怎麼來了?」

「我今天和楊支隊商量過了,你一個男孩子晚上守著傅柒晗確實是不太好,所以,晚上由我來保護她,白天還是你負責。」

陶奇勛聞言,看了眼傅柒晗,就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那我現在走了?」

「你剛剛不是說點了外賣嗎?那就把晚飯吃了再走吧!」

「是,好。」陶奇勛笑著點了點頭,撓了撓頭問:「宋隊,你吃晚飯了嗎?」

「我一個多小時前吃過的,不用管我。」宋堇安將手中的袋子放在桌面上,把雙肩包放在沙發上,看著傅柒晗,神色淡淡:「我幫你帶了點吃的,謝謝你今天給我們提供的線索。」

傅柒晗看著有些冷淡的宋堇安,想著昨天她那麼溫聲細語的安慰著自己,便笑了笑:「謝謝你。」又想到她剛剛的話,問道:「所以在沒抓到兇手之前,這些天晚上你都要和我睡嘛?」

「額……也不是,我會睡在客廳,我陪著你只是為了保證你的安全而已,並沒有別的意思。」宋堇安抿著唇,思慮了下,然後認真的做出解釋。

「沒關係,晚上睡沙發多冷啊!我哥這裡就只有兩間房,我不介意一起擠著睡的。」傅柒晗甜甜一笑,對這個昨天保護她又給與她溫暖的大姐姐相當有好感:「那個……我能叫你姐姐嗎?叫宋警官叫著太生疏了。」

「都可以,你喜歡怎麼叫就怎麼叫吧!」宋堇安淡淡的揚了楊嘴角,語氣顯得雲淡風輕。

很快,門鈴聲再次響起,將他們點的外賣送到,傅柒晗和陶奇勛兩人坐在餐桌上把晚飯吃完,陶奇勛就帶著垃圾準備離開,臨走前還問道:「宋隊,那我明天早上幾點來啊?」

「八點之前吧!」

「好,那我先走了,明天早上給你們帶早餐來。」說著,陶奇勛目光落在傅柒晗身上:「你有什麼想吃的可以發微信告訴我,反正你剛剛也加我微信了。」

「嗯。」傅柒晗甜甜一笑,點頭,目送陶奇勛離開。

偌大的公寓里在陶奇勛離開后就只剩下宋堇安和傅柒晗,宋堇安環視了下整個公寓,發現她來那麼久了,也沒看到傅靳恆,便問道:「你哥……額,傅檢還沒有回來嗎?」

「嗯,他傍晚打電話回來說要加班,會晚點回來,讓我待在家裡不要亂跑。」

聽傅柒晗說完后,宋堇安也就默默的收回了視線,也沒有多說什麼。

臨近十點左右,傅柒晗就起身去洗澡洗漱了,還把公寓里的房間結構給宋堇安介紹了一遍,就說:「那堇安姐,我有些困了,就先睡了,你要睡覺的時候直接進來就好了,門我不反鎖。」

「嗯。」宋堇安回頭看著正在打哈欠的她,淡聲應了句。

「那晚安啦!」

「晚安。」

看著傅柒晗抱著海豚玩偶進了房間后,宋堇安收回視線,拿起遙控換台,轉到一個自己比較感興趣的一個電視上,但看了幾分鐘后,她的思緒就轉到了這個案子上來了。

不知不知覺的,時間就過了十一點了,聽見門口傳來輸入密碼的動靜,宋堇安壟斷思緒,警惕性的扭頭看向門口處,聽見開門以及關門的聲音后,沒一會,就看見一抹身穿深色風衣的熟悉俊影映入她犀利的眼眸中。

傅靳恆扯了扯領口的領帶,在看得到宋堇安時,帥氣的俊容上染上抹詫異,也是明顯愣了下:「宋警官?」

宋堇安看著他那疑惑不解的樣子,向來冷靜沉著的她心裡忽然有些不自在,臉上也劃過一絲尷尬,緩緩站起身來,唇瓣動了動,好半響才出聲解釋:「為了方便保護傅小姐,這是不得已的辦法,還望傅檢諒解。」

傅靳恆聽著她的話,好好會意了番才明白她話里的意思,其實他比較驚訝的是,這麼晚了她會出現在他家裡,不過被她這樣一解釋,傅靳恆也大概明白了,應該是今天早上自己出門的時候那番話的緣故吧!

陶奇勛雖然有保護傅柒晗的能力,但終歸來說是個男的,而傅柒晗也是剛成年的女孩子,多多少少是會有些不方便的,所以,晚上才由宋堇安來作為保護傅柒晗的人選吧!

這樣想來,傅靳恆挑了挑眉,覺得這樣的結果自己還是挺滿意的,原本充滿疑惑的俊容上忽然換上帶有深意的笑,走過去,將公文包放在單人沙發上:「原來如此,明白了,我也諒解,只是……都已經十一點半了,宋警官還沒睡,難道……是在等我?」

宋堇安抿唇,不畏的對上他的雙眸,也不否認:「也有這方面的原因,我忽然住進你家裡,怎麼也要和你說一聲才是。」

傅靳恆揚著眉頭,點了點頭,坐了下來,臉上的笑意不退:「那另外的原因方面呢?方便透露嗎?」

看著傅靳恆這饒有深意的笑,宋堇安莫名覺得沒底,有些捉摸不透這個男人的心緒,是他城府太深了,還是什麼原因,總覺得他在面對自己時和在看自己時表現出來的從容感讓她有些壓迫感。

「也沒什麼,剛剛在想案子,想得有點入神了,不知不覺就這個點了。」宋堇安收回視線,重新坐在沙發上,若無其事的開著口。

聽著她這淡漠的口吻,傅靳恆卻聽出了她等他只是在想案子的同時順便等了,並不是故意去等他回來的,想著,傅靳恆微覷起眉頭,轉移話題問:「今天晗晗說什麼了嗎?案子有什麼新的進展沒有?」

他其實也是希望這個案子儘早破案的,畢竟這樣對他妹妹也少了威脅,但想著接下來這段時間宋堇安會和他同住一個屋檐下,他又有些期待了起來,剛覷在一塊的眉頭瞬間又舒展了起來,還透著幾分愉悅感。

他對這個女人還是有幾分好感的,但具體的好感也說不上來,只是一看到她那冷漠的樣子,就也會想起蘇硯郗那張冷漠的俏容,只是她眉宇間少了蘇硯郗那份柔和,而蘇硯郗少了她與生俱來的英氣和凌厲的氣場。

「傅小姐說……。」

「別傅小姐,傅小姐了,直接叫名字好了。」宋堇安剛開口,傅靳恆就打斷了她的話,還補充了一句:「沒那麼多講究的。」

宋堇安睨著他,總覺得他後面那句話有別的意思,但也沒有可刻意去揣摩,很自然的接話:「晗晗說昨天在那個兇手靠近她時,她聞到了一股特別濃郁和獨特的香味,我們今天排查了許多花店和香水店,都沒有聞到什麼覺得奇怪和獨特的香味。」

「獨特的香味?」傅靳恆眯了眯眼,思慮了番后:「晗晗大學的專業就是化學,而且她在香水方面有著超高的天賦,自己還會研配香水,所以嗅覺上也十分靈敏,要比我們正常人要靈敏許多,通常有時候我們聞不到的氣味她卻能聞到,如果她都說那個味道很獨特很濃郁,我們不應該以她的判斷去決斷那個味道的濃與淡,單以她所說的獨特去判斷會好一些,另外……。」

傅靳恆說著,稍稍頓了會,面上的表情也有幾分嚴肅:「我不站在她哥哥的立場上,我是介意你們在尋找這個味道的時候可以帶著她,肯定會有所幫助,而且……她生性好動,在家裡待最多兩天她就會熬不住的,一定會想著出門的,站在她哥哥的立場上,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她能夠安全。」

「這點你放心,如果傅檢同意讓我們帶著晗晗破案,我們絕對會保證她的安全的。」其實帶著傅柒晗一起破案這個想法,她今天就有了,但是怕傅靳恆會不同意也沒有著急說出來,沒想到傅靳恆會先提出來。

「宋警官這樣說,我自然是相信的。」傅靳恆笑了笑,緩緩起身,拿起一旁的公文包:「不過具體的你要和晗晗商量,她已經成年了,有些事情有自己的決斷和想法了,她如果同意,你們也有信心保護她的安全,我是完全沒有意見的。」

剛打算回房時,傅靳恆忽然想道:「宋警官這些天不會都要住沙發吧?」

「晗晗說不介意和我擠一擠。」

傅靳恆挑眉:「那就好,我還怕讓宋警官睡沙發委屈了。」

看著傅靳恆回了房間,宋堇安莫名鬆了口氣,心裡想著明天要和傅柒晗商量下一起查案的事情,一邊從黑色的雙肩包里拿出洗漱用品前往浴室。

她在來之前是洗過澡的,所以現在只要簡單洗漱下就好了,門她也是虛掩著的,並沒有關緊和反鎖,在倒入洗面奶在臉上輕搓出泡泡時,浴室的門忽然被推開,傅靳恆走了進來,兩人四目相視,都愣在了原地。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傅靳恆,看著滿臉白色泡沫的俏容,忍不住笑了出來:「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裡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