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透過人群,看到地上躺著的已經燒焦了的人時,心中、猛然的一沉,腳步猛然的滯住,雙腳似乎突然間沒有了力氣,無力或者是不敢再向前移動。

其中的一個家衛發現了他,不由的微微一愣,隨即驚愕地喊道,「冷少爺,你怎麼會在這兒?」

冷魅辰的雙眸從地上那個屍體上移開,似乎不敢再去看,而心中卻仍就有些不相信,現在躺在地上的那個人,會是風兒,遂冷冷地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沉聲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剛剛的那個家衛被他的氣勢嚇了一跳,隨即略帶恭敬,卻又隱著幾分害怕地說道,「昨天晚上,有兩個黑衣蒙面人深夜潛入傲睱山莊,我們大家本來是一起將他們圍住的,但是卻沒有想到,他突然從懷中不知取出一絲什麼東西,在空中一揚,我們便都暈了過去。」

冷魅辰的雙眸猛然的一沉,劍影卻恰恰在此時走了過來,沉聲道,「是一種散。」剛剛他過來的時候,已經在家衛說的那個地方檢查過了。

冷魅辰的身軀再次的一僵,雙眸再次地望向地上的屍體,從身形上來看,她似乎與楚風差不多的高,只是現在已經被燒的面目全非的,根本就看不出人樣,又怎麼可以確定她就是楚風呢,或者,她根本就不是…….

雙眸微微一閃,再次掃向那幾個家衛,沉聲道,「你們確定,這個人,一定就是你們家小姐?」

家衛微微一愣,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疑惑,略帶懷疑的說道,「冷少爺的意思是說,她不是我家小姐?但是若不是我家小姐,怎麼會在我家小姐的房間呢?,門外守護的門衛可以做證呀,而且若是她不是我家小姐,那我家小姐又在哪兒呢?」

他們也希望現在躺在地上的這個人不是他們的小姐,但是小姐卻是千真萬確的不見了,而且這個屍體也是從小姐的房間中找到的呀。

冷魅辰微微蹙眉,突然想起一直跟在楚風身邊的那個丫頭,遂再次問道,「整個閣院中,只找到一個屍體嗎?不是有一個丫頭,一直都與你家小姐一起住的嗎?」

婚妻如故 家衛們面面相視,這才想起為可到現在都沒有看到紅玉,紛紛疑惑地說道,「是呀,怎麼沒有看到紅玉呀,紅玉去了哪兒?」

冷魅辰的雙眸猛然的一寒,眸子深處快速地閃過一絲精明,卻也隱著幾分懷疑與猜測,這裡面一定有問題,要不然那個丫頭不可能會不見了。

家衛們紛紛去找紅玉,他便慢慢地靠近地上躺著那個屍體,全身上下,一團烏黑,根本就分清鼻子,眼睛,更別說確認,她是不是楚風了。

他慢慢地半蹲下來,細細地觀察著,希望可以找到一絲線索,一絲可以證明她不是楚風的線索,因為此刻,他完全不能相信,她就是楚風,這件事,太過怪異了。

沒有理由,刺客只是將那些家衛迷暈,而只燒死楚風。

沒有傷害暈倒后的家衛,證明這兩個人並非兇殘之人,而且如果不是兇殘之人,就不可能做出那般兇殘的事來。所以,他暗暗地感覺到,整件事情串起來,似乎有些矛盾。

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是先要證明,面前的人並非楚風。

冷魅辰正在深思中,便看到一個家衛,拖著迷迷糊糊地紅玉急急地走了過來,「冷少爺,我在出了傲睱山莊的第二個巷子里發現了紅玉,但是她似乎也昏迷了。」

劍影快速地走向前,細細地觀察一了一下,臉色也不由的一沉,冷聲道,「少爺,也是散。有可能也是那兩個人乾的。」

「把她弄醒。」冷魅辰望向紅玉的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沉思,紅玉,為何會在外面,而沒有與楚風在一起,她不是應該時時刻刻地保護著楚風的嗎?

劍影不知道給紅玉聞了什麼,紅玉便慢慢地醒了過來,睜開雙眸,看到圍在她身邊的人,猛然的一驚,快速地跳了起來,大聲地驚呼道,「我….我這是在哪兒?」

雙眸猛然掃向身邊的屍體,再次猛然的躍起,「啊!,這是什麼?」

冷魅辰看到她的表情,雙眸不由的一沉,難道這個丫頭也是什麼都不知道嗎?難道是他猜錯了?

其中一個家衛已經忍不住,憤怒地吼道,「紅玉,你昨天晚上去哪兒了,為什麼不好好的待在小姐的身邊、」

紅玉微微一怔,「我….我替小姐去送信呀。」雙眸微轉,望到冷魅辰時,不由的微微一愣,驚呼道,「冷少爺,你怎麼會在這兒呀?」

冷魅辰卻並未理會她的驚呼,略帶急切地問道,「送信?送什麼信?風兒要你去給誰送信。」

紅玉微微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略帶懊惱地說道,「冷少爺不說我都忘記了,小姐昨天晚上是讓我去翌王府給冷少爺送信呢?」

冷魅辰猛然的一滯,快速地喊道,「信呢?拿來?」心中快速地閃過一絲激動,卻又隱著一絲害怕,激動是因為風兒竟然會給他寫信,而害怕是因為,怕是風兒知道了什麼,而遭人滅口。 ?第122章冷魅辰的痛(3)

「哦。」紅玉輕輕地應著,然後將手伸起懷中去取信,但是手伸進去,卻猛然的僵住,臉上也快速地漫過一層害怕,顫顫地說道,「我的信呢?」

雙眸獃獃地望著前方,似乎在回想著什麼,思索著什麼,只是雙眸卻越睜越大,而裡面的害怕也一點一點地變成恐懼與驚愕。

「我的信………我記得昨天晚上,我剛出了翌王府,沒走多遠,就突然暈倒了,後面的事,我便完全不知道了,啊!我家小姐呢,我家小姐怎麼樣了?」說話間快速地轉身,望向楚風先前住的閣院,看到前面的一片灰燼時,不由的瞬間呆住,雙眸中是難以置信的錯愕,喃喃地低語道,「怎麼會這樣,這是怎麼回事呀?」隨即快速地轉向一邊的家衛,急急地喊道,「小姐呢,小姐呢?」

那個家衛,雙眸微微一閃,不忍在望向地上的屍體,陰沉的臉上,閃過一層傷悲。

紅玉的圓睜的眸子中閃過一種不知是怒,是急,而是恨的火光,急急地說道,「我問小姐去哪兒了,你望著地上那個黑胡胡的東西幹嘛?」

冷魅辰望向紅玉的雙眸瞬間陰沉,看來這個丫頭是真的不知情,他本來,還以為楚風會與這個丫頭在一走呢。

家衛小心地望了紅玉一眼,身軀不由的微微一顫,似乎被紅玉的樣子嚇到了,顫顫地說道,「她..,她就是小姐。」

紅玉猛然的驚住,身軀頓時一動不動的僵在了那兒,似乎瞬間被冰成了一個冰雕的塑像,唇顫顫地輕啟,難以置信地說道,「你….你說什麼….你說那是小姐?。」僵滯地轉過頭,將對雙眸望向那個家衛,卻突然放聲笑道,「你在開什麼玩笑,她怎麼可能會是小姐。」只是放聲的大笑中,卻聽到出絲毫的笑意,只讓人感覺到她出自內心的恐懼。

「是….是真的…….」家衛再次顫顫地開口,「昨天晚上有人闖進了傲睱山莊,將我們迷倒后,放火燒了小姐的房間,我們醒來時,便只找到了這具屍體。」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小姐絕對不會死的。」紅玉猛然的止住笑,卻發瘋般地吼道。雙眸望向冷魅辰時,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希望,就如同一個快要沉入水底的人,猛然捉到了一根稻草一般,急急地喊道,「冷少爺,你一定知道我家小姐在哪兒,求求你,告訴我,我家小姐在哪兒。」

冷魅辰的雙眸微微一閉,再次睜開時,下意識地再次望向地上的那個屍體,不,他也絕對不相信,那個屍體會是他的風兒,但是,風兒現在到底在哪兒呢,突然想起剛剛紅玉說的,風兒昨天曾經讓她去送信的,不由的急急地問道,「你家小姐有沒有說是什麼信?」

紅玉猛然一愣,暫時的回復了平靜,微微思索道,「昨天晚上小姐回來后,就交給我一………….」

「回來?」冷魅辰微微一愣,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疑惑,沉聲問道,「你家小姐從哪兒回來?」他記得,他前天來傲睱山莊的時候,就沒有見到風兒,難道風兒這幾天都不在傲睱山莊。

「小姐不是前兩天就……….」紅玉看到冷魅辰的疑惑,想都未想地,快速地說道,卻突然想起,小姐不讓她告訴冷少爺那件事,遂略略改口道,「小姐這幾天說有事要做,一直不讓紅玉跟著,所以紅玉也不知道小姐去了哪兒。」

冷魅辰看到她的躲閃,雙眸猛然的一沉,冷聲道,「你會不知道你家小姐去了哪兒?」

紅玉的身軀不由的一顫,驚愕的抬起眸子望向他,卻仍就堅持道,「我真的不知道小姐這幾天去了哪兒呀。」不止是小姐不讓她告訴冷少爺,小姐的那個太公也一直都警告她,千萬不能告訴冷少爺,否則會害了小姐與冷少爺的。

看到紅玉的堅持,冷魅辰的雙眸微微一寒,卻並未再繼續追問她,反而轉移了話題,「那麼,你家小姐的信中大體是什麼意思?」

「這個……….,」紅玉微微愣住,略帶猶豫地望了他一眼,然後輕聲道,「這個,我也不知道。」小姐昨天晚上突然回來,說要她把一封信送去翌王府,交給冷少爺,說她在傲睱山莊等她的迴音,本來,她也是十分的好奇,但是看到小姐一臉急切的樣子,她便沒有敢多問,急急地出了傲睱山莊,卻沒有想到………….

難道她離開后,有人闖入了小姐的房間,然後放了火,將小姐……..想到此處,紅玉猛然的驚住,雙眸再次望向地上的那個屍體,那個身軀雖然被燒得面目全非,但是身形倒是與小姐很像………….

紅玉急急地搖著頭,慢慢地後退,後退,口說喃喃地說道,「不..,不可能….這不是真的……」

「你的意思是,你昨天離開的時候,你家小姐還在房間里。」劍影看到快要失去理智的紅玉,不由的輕聲問道,現在唯一的線索都在這個丫頭的身上,她可不能有什麼差錯。

「不..,不是的,她絕對不會是我家小姐的…….,」紅玉卻如同沒有聽到劍影的話,仍就不斷的搖著頭,向後退著。

看到紅玉的樣子,冷魅辰的心中也猛然的一寒,再次沉聲道,「你家小姐可能真的出去了,你想一想,她能走哪兒?」聲音中帶著一絲淡淡的試探,而雙眸中卻快速地閃動著一絲複雜的情緒。

紅玉這才停下了後退地動作,雙眸略帶迷惑地望向冷魅辰,似乎在對他說,卻更似在喃喃低語,「我家小姐會去哪裡?我家小姐會去哪裡?」」雙眸猛然的一閃,「我家小姐她……,。」

卻在此時,看到楚傲天與阮無睱急急地趕了過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楚傲天一臉陰沉地望向周圍的家衛,雙眸掃過四周,望向被燒成灰燼的房間時,猛然的一僵,目光微微的轉動,最後定格在地上的屍體上。

「老爺……..」家衛們低低地喊道,卻又都不敢開口,或者亦是不忍開口。

紅玉獃獃地望著楚傲天夫婦,完全忘記了自己腦中剛剛閃過了什麼,只是雙眸中快速地漫過濃濃的傷痛,顫顫地喊道,「老爺,夫人。」說話間,淚水便忍不住地滑落了下來。

阮無睱亦是一臉驚愕地望著面前的一切,只是她沒有去看地上的屍體,而是直接望向紅玉,急急地喊道,「紅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說話間,沉重地垂下頭,老爺與夫人,從小對她那麼好,但是現在,她竟然沒有照顧好小姐,她真的是該死。

「你怎麼會不知道,小姐不是一直都跟你在一起的嗎?」阮心睱有些氣惱地喊道,自始至終都沒有去望地上的那個屍體,因為她根本就不相信,那會是她的風兒。

「你……夫人,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沒有照顧好小姐,請夫人懲罰我吧,不過夫人要如何懲罰我,我都毫無怨言。」紅玉內疚地說道。

阮無睱直直地望向她的雙眸中,並沒有太多複雜的情緒,只有憤怒,不由的怒吼道,「我懲罰你做什麼,你只要告訴我,風兒去了哪兒就可以了。」擺明了是自欺欺人。

楚傲天的雙眸微微一沉,眸子深處漫過一層,無法控制的傷痛,緊緊地攬過激動到有些失控的阮無睱,沉聲道,「夫人,冷靜一點。」

阮無睱的雙眸快速地轉向他,難以置信地吼道,「你要我怎麼冷靜,我們的風兒不見了,你要我怎麼冷靜。」

一雙漫是憤怒,卻仍就不失美麗的眸子掃過在場的所有人,急急地說道,「你們還不快點去找小姐。」

「夫人。」楚傲天用力地摟住她,「冷靜一下,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說。」他知道她不願相信,地上躺著的那個屍體就是風兒,他也同樣的不願相信,但是事情總要先弄清楚了再說。

「說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楚傲天嚴厲的眸子再次掃向護衛。

一個護衛再次將事情細細地跟他說了一遍,最後補充道,「我們現在,也不確定,這是不是小姐。」

聽到那個護衛的話,阮無睱的雙眸狠狠地瞪向他,「你在胡說什麼,她怎麼可能會是風兒。」說的話,竟然跟紅玉有著幾分相似。

第122章冷魅辰的痛(3)

「哦。」紅玉輕輕地應著,然後將手伸起懷中去取信,但是手伸進去,卻猛然的僵住,臉上也快速地漫過一層害怕,顫顫地說道,「我的信呢?」

雙眸獃獃地望著前方,似乎在回想著什麼,思索著什麼,只是雙眸卻越睜越大,而裡面的害怕也一點一點地變成恐懼與驚愕。

「我的信………我記得昨天晚上,我剛出了翌王府,沒走多遠,就突然暈倒了,後面的事,我便完全不知道了,啊!我家小姐呢,我家小姐怎麼樣了?」說話間快速地轉身,望向楚風先前住的閣院,看到前面的一片灰燼時,不由的瞬間呆住,雙眸中是難以置信的錯愕,喃喃地低語道,「怎麼會這樣,這是怎麼回事呀?」隨即快速地轉向一邊的家衛,急急地喊道,「小姐呢,小姐呢?」

那個家衛,雙眸微微一閃,不忍在望向地上的屍體,陰沉的臉上,閃過一層傷悲。

紅玉的圓睜的眸子中閃過一種不知是怒,是急,而是恨的火光,急急地說道,「我問小姐去哪兒了,你望著地上那個黑胡胡的東西幹嘛?」

冷魅辰望向紅玉的雙眸瞬間陰沉,看來這個丫頭是真的不知情,他本來,還以為楚風會與這個丫頭在一走呢。

家衛小心地望了紅玉一眼,身軀不由的微微一顫,似乎被紅玉的樣子嚇到了,顫顫地說道,「她..,她就是小姐。」

紅玉猛然的驚住,身軀頓時一動不動的僵在了那兒,似乎瞬間被冰成了一個冰雕的塑像,唇顫顫地輕啟,難以置信地說道,「你….你說什麼….你說那是小姐?。」僵滯地轉過頭,將對雙眸望向那個家衛,卻突然放聲笑道,「你在開什麼玩笑,她怎麼可能會是小姐。」只是放聲的大笑中,卻聽到出絲毫的笑意,只讓人感覺到她出自內心的恐懼。

「是….是真的…….」家衛再次顫顫地開口,「昨天晚上有人闖進了傲睱山莊,將我們迷倒后,放火燒了小姐的房間,我們醒來時,便只找到了這具屍體。」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小姐絕對不會死的。」紅玉猛然的止住笑,卻發瘋般地吼道。雙眸望向冷魅辰時,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希望,就如同一個快要沉入水底的人,猛然捉到了一根稻草一般,急急地喊道,「冷少爺,你一定知道我家小姐在哪兒,求求你,告訴我,我家小姐在哪兒。」

冷魅辰的雙眸微微一閉,再次睜開時,下意識地再次望向地上的那個屍體,不,他也絕對不相信,那個屍體會是他的風兒,但是,風兒現在到底在哪兒呢,突然想起剛剛紅玉說的,風兒昨天曾經讓她去送信的,不由的急急地問道,「你家小姐有沒有說是什麼信?」

紅玉猛然一愣,暫時的回復了平靜,微微思索道,「昨天晚上小姐回來后,就交給我一………….」

「回來?」冷魅辰微微一愣,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疑惑,沉聲問道,「你家小姐從哪兒回來?」他記得,他前天來傲睱山莊的時候,就沒有見到風兒,難道風兒這幾天都不在傲睱山莊。

「小姐不是前兩天就……….」紅玉看到冷魅辰的疑惑,想都未想地,快速地說道,卻突然想起,小姐不讓她告訴冷少爺那件事,遂略略改口道,「小姐這幾天說有事要做,一直不讓紅玉跟著,所以紅玉也不知道小姐去了哪兒。」

冷魅辰看到她的躲閃,雙眸猛然的一沉,冷聲道,「你會不知道你家小姐去了哪兒?」

紅玉的身軀不由的一顫,驚愕的抬起眸子望向他,卻仍就堅持道,「我真的不知道小姐這幾天去了哪兒呀。」不止是小姐不讓她告訴冷少爺,小姐的那個太公也一直都警告她,千萬不能告訴冷少爺,否則會害了小姐與冷少爺的。

看到紅玉的堅持,冷魅辰的雙眸微微一寒,卻並未再繼續追問她,反而轉移了話題,「那麼,你家小姐的信中大體是什麼意思?」

「這個……….,」紅玉微微愣住,略帶猶豫地望了他一眼,然後輕聲道,「這個,我也不知道。」小姐昨天晚上突然回來,說要她把一封信送去翌王府,交給冷少爺,說她在傲睱山莊等她的迴音,本來,她也是十分的好奇,但是看到小姐一臉急切的樣子,她便沒有敢多問,急急地出了傲睱山莊,卻沒有想到………….

難道她離開后,有人闖入了小姐的房間,然後放了火,將小姐……..想到此處,紅玉猛然的驚住,雙眸再次望向地上的那個屍體,那個身軀雖然被燒得面目全非,但是身形倒是與小姐很像………….

紅玉急急地搖著頭,慢慢地後退,後退,口說喃喃地說道,「不..,不可能….這不是真的……」

「你的意思是,你昨天離開的時候,你家小姐還在房間里。」劍影看到快要失去理智的紅玉,不由的輕聲問道,現在唯一的線索都在這個丫頭的身上,她可不能有什麼差錯。

「不..,不是的,她絕對不會是我家小姐的…….,」紅玉卻如同沒有聽到劍影的話,仍就不斷的搖著頭,向後退著。

看到紅玉的樣子,冷魅辰的心中也猛然的一寒,再次沉聲道,「你家小姐可能真的出去了,你想一想,她能走哪兒?」聲音中帶著一絲淡淡的試探,而雙眸中卻快速地閃動著一絲複雜的情緒。

紅玉這才停下了後退地動作,雙眸略帶迷惑地望向冷魅辰,似乎在對他說,卻更似在喃喃低語,「我家小姐會去哪裡?我家小姐會去哪裡?」」雙眸猛然的一閃,「我家小姐她……,。」

卻在此時,看到楚傲天與阮無睱急急地趕了過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楚傲天一臉陰沉地望向周圍的家衛,雙眸掃過四周,望向被燒成灰燼的房間時,猛然的一僵,目光微微的轉動,最後定格在地上的屍體上。

「老爺……..」家衛們低低地喊道,卻又都不敢開口,或者亦是不忍開口。

紅玉獃獃地望著楚傲天夫婦,完全忘記了自己腦中剛剛閃過了什麼,只是雙眸中快速地漫過濃濃的傷痛,顫顫地喊道,「老爺,夫人。」說話間,淚水便忍不住地滑落了下來。

阮無睱亦是一臉驚愕地望著面前的一切,只是她沒有去看地上的屍體,而是直接望向紅玉,急急地喊道,「紅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說話間,沉重地垂下頭,老爺與夫人,從小對她那麼好,但是現在,她竟然沒有照顧好小姐,她真的是該死。

「你怎麼會不知道,小姐不是一直都跟你在一起的嗎?」阮心睱有些氣惱地喊道,自始至終都沒有去望地上的那個屍體,因為她根本就不相信,那會是她的風兒。

「你……夫人,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沒有照顧好小姐,請夫人懲罰我吧,不過夫人要如何懲罰我,我都毫無怨言。」紅玉內疚地說道。

阮無睱直直地望向她的雙眸中,並沒有太多複雜的情緒,只有憤怒,不由的怒吼道,「我懲罰你做什麼,你只要告訴我,風兒去了哪兒就可以了。」擺明了是自欺欺人。

楚傲天的雙眸微微一沉,眸子深處漫過一層,無法控制的傷痛,緊緊地攬過激動到有些失控的阮無睱,沉聲道,「夫人,冷靜一點。」

阮無睱的雙眸快速地轉向他,難以置信地吼道,「你要我怎麼冷靜,我們的風兒不見了,你要我怎麼冷靜。」

一雙漫是憤怒,卻仍就不失美麗的眸子掃過在場的所有人,急急地說道,「你們還不快點去找小姐。」

「夫人。」楚傲天用力地摟住她,「冷靜一下,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說。」他知道她不願相信,地上躺著的那個屍體就是風兒,他也同樣的不願相信,但是事情總要先弄清楚了再說。

「說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楚傲天嚴厲的眸子再次掃向護衛。

一個護衛再次將事情細細地跟他說了一遍,最後補充道,「我們現在,也不確定,這是不是小姐。」

聽到那個護衛的話,阮無睱的雙眸狠狠地瞪向他,「你在胡說什麼,她怎麼可能會是風兒。」說的話,竟然跟紅玉有著幾分相似。 ?第123章冷魅辰的痛(4)

冷魅辰在此刻走到了楚傲天的面前,沉聲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確定這個不是風兒,再想辦法去找風兒。」

楚傲天微微錯愕地抬起雙眸望向他,「辰兒,你也來了。」剛剛因為太過急切,一時間沒有注意到其它,「但是現在她已經被燒的面目全非了,要如何確認呀?…….」楚傲天的臉上有著一絲為難,亦隱著一絲害怕,他的心中亦是害怕,那個屍體會是真的風兒。

「幹嘛要確定,她根本就不可能會是風兒?」「阮無睱卻急急地打斷了他的話,「你們現在就快點去找風兒,風兒一定是一個人偷偷跑出去玩了,你們快點去找。」

冷魅辰聽到阮無睱的話,雙眸微微一閃,他也希望,那個屍體不是風兒,但是總要先確認了才行呀,遂脫口道,「風兒的身上,有什麼特別的……….「話語微微頓住,猛然想起風兒的身上的胎記,不知道,被燒成這樣,還能不能看得出,但是想到此處,心中卻不由的劃過一絲害怕,若是真的有,那是不是就可以確定那就是風兒,那豈不就….,

心中猛然的一痛,就突然一千根的針齊齊地扎了進來,不見滴血,卻痛到窒息。

楚傲天的身軀亦猛然一滯,是呀,喃喃地說道,「風兒的背後有一塊胎記,不知道還能不能….,。」話語亦猛然的頓住,聲音中竟然帶著一絲輕顫。

阮無睱聽到他的話,也猛然的僵住,雙眸終於望向了地上的屍體,卻不斷地搖著頭,喃喃低語道,「不..不會是風兒的。」

「對,不會是風兒的,不會是風兒的。」楚傲天也低低地附和著她,只是望向地上的屍體的雙眸中卻蔓延著害怕,既然知道,有那樣的方式可能會確定,那到底是不是風兒,但是他卻不敢靠近。

冷魅辰的身軀也僵滯地立在哪兒,雙眸也是下意識地望向那個屍體,但是卻也不敢再向前靠近一步,原來,只是要去確認那是不是風兒,竟然會是那麼的難。

頓時,所有的人都不約而同的僵在了那兒,所有的人,都想要知道答案,但是所有的卻都害怕去揭曉答案。

最後,大約過了一刻鐘的時間,紅玉終於忍不住了,她知道,自己再這樣下去,一定會崩潰的,她深深地呼了一口氣,然後喃喃地說道,「她絕對不是小姐,我要證明,她不是小姐。」然後略帶輕顫地向著那個屍體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