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倒是葉楚這邊院子里傳來的動靜,引得了歸魂鎮上的一些高手的注意,紛紛將神識向這邊投了過來。

「哼!」

感受到有多股神識向這邊探來,葉楚揚手打出了一片銀光,封堵住了院子的入口,將那些神識全部擋在了外頭。

「怎麼了?」郝媚嬈有些擔憂,以為要發生什麼事了。

葉楚咧嘴笑著說:「沒什麼,你先在這裡休息下,我出去轉一轉……」

「大白天的,又想去禍害誰……」郝媚嬈頗為不滿的冷哼一聲。

葉楚想了想說:「要不嬈姐跟我一起出去轉轉,看看我是去禍害誰了……」

「出去呀……」郝媚嬈看了看中間的主卧室,「妙彤一個人還在這裡閉關呢,我們出去了,她不會有事吧……」

「放心吧,她一時半會兒還無法出關,我用大陣護住她……」葉楚說完,甩手打出了十幾面紅色的陣旗,將這座院子的法陣再次加固。

「你這是什麼法陣?」郝媚嬈嘖嘖稀奇,竟然沒有感覺到什麼力量。

葉楚說:「這叫十二周天陣,除非對方有準聖人的實力,否則進入此地,會有大麻煩……」

「你得教我這陣法……」聽到有這麼強的威力,郝媚嬈也被嚇了一跳,自己面對上-宗王都只有逃的分,若是有這十二周天陣,起碼有自保之力了。更新最快最穩定)

葉楚卻嘟著嘴說:「教我這法陣的人說過了,除非是自己老婆,否則不能外傳……」

「混蛋,又想吃豆腐……」聽到葉楚如此無賴的託辭,郝媚嬈心中暗暗鄙視葉楚,不過嘴上卻是甜膩膩的說,「好弟弟,你就教一教姐姐嘛,姐姐對法陣可是很有興趣的哦……」

「不行的,嬈姐你知道我這個人很講原則的,那人雖然不是我師父,但是畢竟也是這法陣的創始人,我還是得尊重人家的意願的……」葉楚一臉正色說。

「葉楚,你不教我,我就睡了妙彤!」 重生之這酸爽的人生 郝媚嬈突然說。

葉楚臉色一僵,無語道:「你睡了妙彤?你拿什麼睡她?」

「嬈姐,你不會是人.妖吧?」葉楚表情誇張的退後了幾步,捂著嘴看著郝媚嬈,打量著她兩條腿的中間。

郝媚嬈氣的臉色發白,粉拳緊握,咬著銀牙道:「葉楚,你別逼我,羽化仙體在羽化成功之前,無法與男人圓房,可我可以親她的嘴,和她抱在一起,抓個遍!」

「呃,你怎麼知道羽化仙體的事?」葉楚臉色立即沉了下來。更新最快最穩定)

之前他並沒有和郝媚嬈說譚妙彤是羽化仙體的事情,也吩咐了譚妙彤不要告訴她,她是怎麼知道的。

郝媚嬈臉色也黑了下來:「哼!我知道你一直不相信我!要不是我看過一本古書,知道羽化仙體的事情,你們會瞞我一輩子吧?」

說完郝媚嬈真的生了氣,轉身也進了主卧室,留下一句話道:「我把古書送給了妙彤,妙彤可能是有所收穫,才閉關的……」

房門被她重重的關上,只留下一臉鬱悶的葉楚。

「這叫個什麼事嘛,我解釋的機會也沒有呀……」葉楚冷哼一聲,氣呼呼的說,「罷了,唯小人與女人難養也,好男不跟女斗,本少先出去透透氣……」

在這院子里憋了好些天,葉楚當真是有些憋壞了,他急著要出去找個機會,驗證一下現在自己的實力,驗證下萬法紫金青蓮的威力了。

他立即走出了院門,踏上了歸魂鎮的街道,閑庭信步的走在街道上。

可能是由於剛剛院落中自己擋下了不少強者的神識探查,現在一走到路上,立即就有十幾股強大的宗王神識鎖定了葉楚,其中還有數股帶著極強的敵意與殺氣。

「不知死活……」

葉楚的感知力驚人,自然可以感知到這些帶著殺氣的神識,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繼續漫步在有些陰森的街道上,旁若無人的進入了歸魂鎮上的唯一一家餐館。

「葉楚你來了……」

一走進餐館,一個又矮又瘦的老嫗便來到了葉楚的面前,像個鬼魅似的,長相也奇醜無比。

「還是老樣子嗎?」葉楚曾來過這裡兩回,與這老嫗也算相識了,她是這裡的老闆,兼服務生,兼廚師等各種身份。

葉楚點了點頭:「麻煩前輩了……」

老嫗也是一修行者,而且還是一位天五境的宗王強者,葉楚自然對她還是有些客氣的。

「有什麼麻煩的,你是客人……」老嫗微微一笑,對葉楚說,「你且在這裡休息片刻,我馬上就來……」

葉楚點了點頭,打量了一下餐館的情況,此時除了自己之外,就只有那邊角落中還有一個戴著面具的黑袍人。

戴面具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在這歸魂鎮上,有不少人都戴著面具,或者都是為了來打劫遺址***來的修行者的吧,都不想以真面目示人。

像葉楚這樣,以真面目坐在這裡大吃大喝的修行者,的確是少數。

感知到葉楚在打探自己,黑袍人也扭頭過來,一雙大眼中閃爍著驚人的光華,毫不避諱的盯著葉楚。

「你想殺我?」男人的聲音極度沙啞,有些冷漠的問葉楚。

葉楚笑了笑說:「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這男人似乎太敏感了,覺得別人只要關注他,就是想要殺他。

葉楚感知了一下這男人的修為,大概也就是天四境左右,自己若真的要殺他,應該是舉手的事情。

正如自己在院內與郝媚嬈所說,的確是突破了,而且從天四境升到了天六境的實力。

符篆的數量並沒有增加,但是葉楚的符篆卻徹底的融合了,四道符篆合成了萬法紫金青蓮,光是這一道符篆就足以令他的實力暴漲了好些倍,達到了天六境的水平。

對於他這樣的融合方式,並不能單純的以符篆的數量,來確定他的水平。

「你很狂妄……」男人咧嘴笑了,聲音中帶著一抹不屑,「融合了幾道符篆就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

葉楚聽完,心中一震,這人如何能知道自己融合了符篆。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哦?莫非你想試試?」葉楚坐了下來,抿了一口茶,眼中卻是帶著一絲挑釁的烈火,直逼向這個面具男,「出來打劫,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怎麼?莫非是長得太難?」

「你嘴很損……」面具男卻沒有立即發飆,而是灌了一口烈酒。更新最快最穩定)特么對於1’51書我只有一句話,更新速度領先其他站n倍,廣告少

「本少向來光明磊落,對於一些陰暗小人,那可是深惡痛絕的。」葉楚撇了撇嘴,有些不屑此人,要打就打嘛,在這裡搞什麼口水仗。

面具男冷哼一聲,對葉楚的話不以為話,繼續喝酒。

見對方竟然還沒有發怒,葉楚有些小意外,覺得這個男人有些意思,不過既然對方不出手,那也就算了,沒得找不自在。

很快葉楚要的幾個小菜便上來了,吃著熱氣騰騰的飯菜,葉楚食慾大開,而那面具男則有些怪異一個勁的喝酒,沒多久的功夫就搖頭晃腦了。

這時老嫗也坐到了葉楚的桌邊,葉楚低聲問她:「那傢伙哪來冒出來的?」

「呵呵,每回有遺址消息時,他都會過來的……」老嫗低聲傳音葉楚,「葉楚,你應該也是為神跡遺址中的寶貝而來的吧,如果想得到寶貝,跟緊他就行了……」

「怎麼?他知道些什麼內幕?」葉楚有些吃驚。

神跡遺址,這種東西太過懸乎了,同時相當於這神域中的禁地,與情域中的幾大禁地也是類似。

老嫗並沒有言明,只是告訴葉楚:「老嫗在這歸魂鎮上快一千年了,這處神跡遺址基本上每五十年便會出現一次,這個怪人每回都來了我這裡喝酒,每回他來了沒過幾天,便有人從神跡遺址中出來了……」

「還有這種事?」 百花圖卷 葉楚心中一怔,笑著對老嫗說,「前輩,您如實告訴我,您現在是什麼境界了,是隱藏了修為吧?」

老嫗也沒有生氣,笑著問葉楚:「你覺得我現在是什麼境界?」

葉楚吃了口菜,喝了口酒,微笑著著老嫗:「應該最少達到天九境了,距離准聖人之境只差一步了……」

「你……」老嫗枯眼一震,喚發出前所未有的光華,有些吃驚的問,「你如何出來的?」

葉楚笑道:「沒想到還真的蒙對了,前輩您在這歸魂鎮呆了千年,怕也是為了尋那一線生機吧……」

「是呀,難呀……」老嫗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我怕是古今最悲慘的一位了,竟然卡在准聖人之境長達千年,慚愧呀……」

葉楚說:「前輩莫要灰心,以我觀察,這回前輩您有可能突破了……」

「你如何知曉?」老嫗眼中放光,著葉楚,「莫非你知曉占卜之術?你是天機谷的人?」

傳說天機谷的人,可以預測未來,也可以到一個人的命運,老嫗卡在准聖之境的入口上近千年,自然也知道許多秘辛。更新最快最穩定)

葉楚也沒有否認,有些神秘的說:「前輩眉心閃爍,隱隱透著聖威了,這是即將涅槃之兆。」

「葉楚,還請你助老嫗一臂之力,如若成功突破准聖,老嫗必有重謝!」老嫗這下子也放下了身段,向葉楚求助。

她近來的確是眉心閃爍,連她自己也感覺到快要突破了,只是心頭隱隱有些不安,似乎要出別的大事。

由宗王步入准聖,這其中牽扯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聖人和王者,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存在,即使前面加了一個「准」字,也代表離聖人近了一大步。

老嫗身處准聖之門長達千年,就可知這突破的難度有多高了,一百位宗王巔峰,能成功步入准聖之境的,怕是一成都不到。而一旦去衝擊准聖,若是失敗,十有**就會隕落,一世造化止步於此。

葉楚喝了一口小酒,抬頭對老嫗說:「前輩,這突破之法小子的確是沒有,要是有的話,怕是現在早就被無數宗王巔峰強者給盯上了。只是我觀前輩你近來應該是有一次突破的機會,你自己如何把握了,我能給你的只有一句小小的提醒罷了。」

「葉楚,你說……」老嫗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豎耳聽著。

葉楚側眼瞄了瞄那邊的面具男,已經喝醉了趴在桌沿了,口水都流了一地了。

「小心煞氣,突破之時,遠離歸魂鎮,靜養三年再突破……」葉楚低聲傳音老嫗。

「小心煞氣?靜養三年?這是為何?」老嫗有些不解,但心中卻似乎有了一絲明悟。

葉楚故作神秘的說:「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說完他立即起身離開了,只留下了老嫗,靜坐在桌沿,枯眼中突然閃出兩道白光,心中激動的自言自語:「我明白了!原來是因為我在這歸魂鎮呆太久了,反倒是影響了自己的心智,每回突破的時候都是選擇在這歸魂鎮立即突破,這會影響我的道!」

「葉楚,他到底是何人?難道真是天機谷的傳人?」

著葉楚離去的方向,老嫗眼中露出了詭異之色,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心中自語道:「既然可以清楚我的修為,這個小子真是不簡單呀,年紀輕輕就達到了天六境的高度,而且還將符篆給融合了。此等天縱之姿,將來必成大器,甚至有機會爭奪一下至尊位,不如將寶貝孫女下嫁給他……」

「哈欠…哈欠…哈欠……」

此時即將走出歸魂鎮的葉楚,突然連打了幾個噴嚏,低聲自語的說:「又是哪家的妹子想我了,能不能低調一些,相隔著億萬里的也這麼想我……」

歸魂鎮就只是兩條百里長的街道,出了歸魂鎮,眼前便是一片綿延幽暗的山脈。

由於裡面有大量的原始古樹,遮住了下方的陽光令這山脈之中幽暗無比,也成了大量陰魂聚集之地。

出了歸魂鎮,葉楚便步行進入了這片原始森林,迎面而來的就是一陣陣陰風魂氣,打在臉上令人不免有些寒冷。

周圍充斥著各種陰魂的嘶吼聲,怪叫聲,令這一帶成為了一片陰森之地,葉楚卻是渾然不覺,也不交織出防禦靈氣。

葉楚直接任由這些陰風魂氣打在臉上,一旦打在他的臉上就會直接被震散掉。

… 【★不要忘記點擊本吧右上角的「簽到」★】

【歡迎大家到3g為犀利增加點擊量,投推薦票。更新最快最穩定)】

——

《絕世邪神》最近100章連載貼

《絕世邪神》全部章節連載貼——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葉楚一路前行,令林中的陰風魂氣都十分忌憚,見到葉楚過來立即向四處潰散,不想去觸葉楚這個霉頭。

此人身上的陽剛之氣太重了,即使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數以萬計的陰魂撲向他,也會瞬間被震成飛灰,沒有陰魂敢再往上沖了。

葉楚倒是瀟洒自在,取出一壺絕世好酒,一邊在林中漫步,一邊喝著美酒,一邊還在哼哼著歌曲,只是這些歌曲沒有人可以聽得懂。

「是誰在唱歌,聽見了寂寞,白雲悠悠,藍天依舊,淚水在飄泊……」

「在我的心上,自由的飛翔……」

葉楚的歌聲,算不得特別好聽,也許是由於喝了酒的緣故,甚至還嚴重的跑調了,而且這曲子的節奏,實在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可以感同身受的。

前面出現了一條清澈的溪水,旁邊有一塊草地,葉楚便坐了下來。

「嗖……」

這時遠處草叢中閃過了一道身影,葉楚往那邊一指,一道銀光收了回來,一隻血淋淋的大野兔被他點死了。

「光喝酒沒有肉怎麼行呢……」葉楚哈哈笑了笑,將這隻大野兔丟進了溪水之中,三下五除二的功夫,便將它的皮毛,內臟給處理乾淨了,用一根木棍給穿了起來。

生火就更加簡單了,葉楚搞來了一些枯樹枝,雙眼一閃,便將這枯樹枝給點著了,將大野兔掛在了上面開始烤了。

葉楚也不著急吃,就用樹枝的火慢慢烤,要將這肉質緊實的大野兔給烤出真正的香味來。

大野兔油脂極為豐富,才一會兒的功夫,就看見一滴滴的金黃的油脂往下滴落,落在火堆中發出一陣陣噼哩啪啦的響聲。

「好久沒享受這種天然的美味了……」

葉楚一邊喝著酒,倚在一棵大樹下,嘴角帶著一抹笑容,看著眼前的那隻金黃的大野兔,香氣四溢,沒想到這種鬼林中出來的生畜的肉竟然還這麼細嫩。

「嗖……」

就在野味馬上要烤成的時候,一道光影卻突然竄向了大野兔,葉楚臉色一變,伸手往火堆上一抓,將大野兔給抓了過來。

「嘶……」

不過他還是慢了一些,一隻白色的狼頭馬身的生畜,被他搶掉了一隻大野兔的腿肉,轉眼就被他一口給吞進了肚。

「好香……」狼馬口吐人言,嘴角帶著明亮的口水,扭頭又看向了葉楚,威脅葉楚道,「小子快把剩下的烤肉給本聖,本聖會饒你一條小命的……」

「口氣倒不小……」葉楚一口撕下了另一隻兔腿,吞進了自己的腹中。

狼馬立即露出了尖長的獠牙,對著葉楚嘶吼道:「小子,你這是在激怒我,你要為此付出代價!」

「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