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23601;20687;26159;65292;37027;40657;33394;25163;25484;20043;20013;30340;20687;26497;20102;33258;24049;30340;36523;24433;65292;22312;25215;21463;30528;29983;21629;28040;36893;30340;24773;20917;30340;26102;20505;65292;33258;24049;65292;20063;30340;30340;30830;30830;65292;22914;21516;26159;23427;y299;y224;ng65292;20063;22312;24930;24930;30340;65292;26377;20102;29983;21629;28040;22833;30340;36857;35937;65281;

36825;31181;36857;35937;65292;19968;28857;28857;30340;65292;31359;25172;21040;20102;33258;24049;30340;36523;19978;65281;

36825;26159;33831;21271;65292;20174;26469;37117;27809;26377;32463;21382;36807;30340;25915;20987;65281;

33258;20174;33831;21271;20986;29616;22312;33258;25104;19968;30028;30340;20061;22825;24320;22987;65292;33831;21271;65292;36824;20174;26469;27809;26377;20307;39564;36807;36825;31181;24863;35273;65281;

29983;21629;20043;36947;30340;25915;20987;65292;29983;21629;21093;22842;33831;21271;25104;38271;21040;20102;29616;22312;65292;22836;19968;27425;65292;26377;30528;19968;31181;25112;26007;20043;20013;30495;30495;27491;27491;30340;20852;22859;65281;

33831;21271;24863;35273;65292;20197;21069;36935;21040;30340;25915;20987;65292;37117;22826;24369;23567;20102;65281;

19981;36807;65292;33831;21271;20063;28165;26970;65292;39539;26434;30340;29983;21629;20043;36947;30340;25915;20987;65292;19981;21487;33021;20570;21040;30495;27491;30340;35753;33258;24049;29983;21629;27969;36893;65292;21487;26159;65292;21040;24213;26159;20160;20040;65292;35753;36825;26679;19968;31181;24773;20917;20986;29616;65311;

29983;21629;20043;36947;30340;25915;20987;65292;24456;24378;22823;65281;

36825;26159;33831;21271;30340;24863;35273;65281;(26410;23436;24453;32493;12290;25163;26426;29992;25143;35831;21040;38405;35835;12290;)(網) 第一千零五十章逆轉

至少目前為止,蕭北經歷了那麼多次的大大小小的戰鬥,只有這一次,才讓蕭北有了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甚至,自從蕭北真正的擁有著在擊殺了鷹長空從而得到了的殘界之後,從來的戰鬥之中,蕭北,都沒有產生過一絲絲的戰鬥的疑惑。

一絲絲的戰鬥瞬間之中產生的疑惑,蕭北都不曾真真正正的產生過,可以說,蕭北自從用有了殘界之中,戰鬥的自信程度,是百分之百!沒有懼意沒有疑惑沒有拖沓,有的是嚴密的邏輯強大的自信不盡的戰鬥想法,攻擊,等等等等!

這不是自戀,而是單純純粹的自信,這是一種戰意洶湧,勇往直前的戰意澎湃的表現現在,雖然,蕭北卻是產生了一絲的疑惑,這些疑惑,全部都是因為這個生命之道的攻擊!

這是蕭北首次,對敵人的攻擊雖然知道一定有破解的方法,卻是在短時間之內,根本沒有想到什麼!

當然,這破解之法,要刨除掉使用著殘界,如果是使用著殘界的話,那麼大可不必如此讓蕭北費神。

「蕭北,你躲到哪裡,都不可能消除生命剝奪對你的影響,哈哈,哈哈你死定了!」無數的狂暴能量之外,是青的狂吼,狂吼聲音之中,夾雜著的,是戲謔。

不過,這一切,蕭北都沒有聽到。

準確的說,現在的蕭北,在青的生命之道的攻擊之中,已經將自己的全部心思,都放入到了如何的破解這個生命之道的疑點之中,毫無疑問,這些疑點,直到現在,短暫的剎那之中。蕭北並沒有感悟到什麼,但是,蕭北卻是突然發現,似乎,自己有了控制減緩青的生命之道的攻擊生命剝奪的作用效果的有效武器自己的殘界!融合了之後擴展了有了生命之道濃鬱氣息的殘界!

而且。所謂的應用殘界。並不是躲進到殘界之中,而是直接的利用融合了之後的殘界的生命之道的氣息!

這是剎那之中,感覺到自己的生命之道氣息也如同前方包裹著自己的黑色煙霧雷電正中央之處的那個朦朧自己一樣有著生命氣息的消逝之後,蕭北做出來了的策略!

以生命之道。對抗生命之道!

青的生命之道的攻擊,顯然是駁雜的,蕭北可以感覺的出來,而融合了之後的殘界的生命之道,卻是純純粹粹。強大無比的,不然的話,也不會讓蕭北和天眉師傅等,可以在殘界之內修鍊而修為境界提升加速很多。

蕭北是可以操控殘界的,雖不至於完完全全徹徹底底的了解掌握殘界,但是也可以說是隨意的擺弄殘界沒有多少的制約。

可以說,只所以蕭北堅持著,不躲入殘界之中,而是針對著青的生命之道的攻擊。一方面是因為蕭北需要對生命之道有著更多的鑽研,從而將自己有數的那些攻擊,變得都更加強大起來,摻雜進入空間之道,生命之道。這樣,再加上因為星石不間斷的補充著功力能量的關係,每一次蕭北戰鬥,便多出來了很多的保證攻擊。這樣無疑會讓蕭北的戰鬥力,呈現著幾何倍數的遞增增長而除了這些之外的。便是蕭北動的攻擊上面有關的另外的念頭!

既然,生命之道,可以在噬食蟻青的手上發揮出來帶有著另類的極端的攻擊方式,讓蕭北出現這種感覺生命在不斷消逝著的生命剝奪,所以,蕭北想著的,就是讓自己,也掌握這種強大的生命之道的攻擊,即使初開始,自己不能夠將這種生命之道的攻擊應用到自己的武氣擬化攻擊之中,但是,只要找准了這個生命之道的生命剝奪的攻擊的套路,然後,將這種套路挪移到殘界之中,讓殘界的生命氣息噴湧出來這樣一種極端的生命之道的攻擊.那也會是超越很多普通攻擊的攻擊,足夠作為僅次于波動攻擊底牌的攻擊!

這,才是蕭北犯險的原因所在!

而現在,形勢已經刻不容緩了,如果蕭北在不出動一些抵禦,單純的這麼的讓青的生命之道的攻擊的話,蕭北身上的生命之道的氣息就會變得越來越弱,那樣就會很糟糕了!

「咔嚓!」

一到巨大的景雷聲!

遠端位置處,那本來就已經膨脹起來了的噬食蟻青,身體,居然再度的膨脹了起來,達到了足足將近一千米的地步!

而那些噬食蟻群,則是再度的縮小!

顯然,是青為了防止這一次的攻擊對付蕭北不了,產生不了太大的作用效果,而再度的想要引動別的攻擊!

轟!

爆裂的聲音!

巨大的轟鳴聲,讓整個這一處本就狂暴的能量都是直接的震蕩了起來,想成了名副其實的音爆!

那是青的身體,在向著蕭北這裡瘋狂的挪移了過來!

一張口,那碩大的青的口器,便直直的奔著蕭北所在的地方襲擊而去了,哪怕,那個地方,還有著巨大的青之前發動的攻擊的黑色煙霧雷電生命之道的攻擊手掌!

「小!」

咔嚓!

在青伸出那龐大的口器的時候,嘶吼了一聲!

那碩大的手掌,開始了蜷縮!

這是要生生的將蕭北給完全的包裹到其中!

「我看你往哪裡逃!」

青心中歡快的想到!

一想到蕭北居然傻到直接的進入到了自己的攻擊範疇,讓自己發揮出來最強大的噬食蟻家族的看家本領,有關生命之道的攻擊,青的心中,就是前所未有的歡暢!

那一種之前一想到蕭北,就會莫名在青的心中產生出來了的恥辱的感覺,自信被打擊掉了的感覺,在現在的這個時候,才出現了一瞬之中的消失!

青感覺,一切,都是十分的值得!

哪怕,這個攻擊,已經現在瞬間青澎湃著的強大實力,都是需要無數的噬食蟻族人的生命奉獻出來了的,在青看來,也是值得!

噬食蟻,是一種群居的妖獸,有著相同的血脈本源不假,但是,也並不是說,所有的噬食蟻,都是可以直接的相互之間的噬食掉了,然後填補到另外的噬食蟻的口中的,這需要的,不單單是需要一些秘法之類的,還需要的,就是血脈的足夠相近。

這種足夠相近,才能夠確保,在使用著一些秘法手段的時候,讓一個噬食蟻,通過不間斷的噬食另外的噬食蟻,來確保有所收穫,直接的有著修為境界實力的提升,或者,一如青這樣,有足夠的資本,來產生出來強大的生命之道的攻擊。

而這種足夠相近的血脈,事實上,必須要,同父同母!

可以說,只有同父同母,產生出來了的下一代,才會有著這樣的血脈足夠相近的事實!

事實上,青,帶領著的這些噬食蟻,表面上看起來,彷彿都是不能夠化作人型,並且智商智慧比較低下,明顯照著青的血脈差上了很多的噬食蟻,可是,實際上,這些噬食蟻和青,本質上面並沒有任何的明顯的區別,哪怕是那些血脈,也是和青,完完全全都是一樣的!

只是,有著一些細微到極致的需要生命之道來辯解的差異,才導致了青的身體,是像是進化一般的,有著可以化作人型的情況發生!

這些周遭的噬食蟻。事實上,是青的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

每一個,都是!

也正是因為此,青才可以這麼容易的讓他們每一個之間,都是十分的協調,每一個之間,都是有著一種一呼百應的狀態產生!

也正是因為這些噬食蟻,是青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的血脈,所以,才導致了青可以噬食掉他們,來換取青的攻擊,青的實力的膨脹!

不然的話,青根本就做不到這一點!

自然,這些,蕭北,也早就在對著那些被他抓捕到了殘界之中的噬食蟻的搜魂之中,知道了這件事情。

基於此,蕭北對於青的兇殘,又有了一分見識!

那生命之道的生命剝奪攻擊之中,蕭北,已經釋放出來了殘界的生命之道的氣息!

因為對生命之道的感悟不夠,所以並不會釋放出來極端的生命氣息消逝的那種氣息的蕭北,剛一釋放出來殘界之內的生命氣息,便感覺到,身體周遭暖洋洋的,一種充滿了精神力的感覺,讓自己的身體,瞬間的達到了緩和的程度,甚至,有了一絲絲的更好的提升!

畢竟,之前蕭北連續使用了波動攻擊,本身是有著傷勢的,但是,現在,這些傷勢居然有著復甦的跡象!

「咔咔。咔咔」

連續的震蕩聲音,就好像是有著什麼脫落一樣!

細細看去,便會發現,那是之前蕭北可以感覺到的青發動的生命之道攻擊的巨大黑色煙霧雷電手掌!

此刻,那手掌,正在蜷縮,本來,毫無疑問,看樣子就知道,是準備直接的捏碎蕭北的!

但是,現在,那上面的黑色煙霧與雷電,正在層層的分離!

這也導致了,那最中間位置處像是蕭北的那個身影,正在慢慢分裂! 人面不知去,桃花依舊笑 那璀璨的星光,正在慢慢消失!

「不,怎麼可能,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青長大了準備噬食的口器之中,無數的鮮血狂迸而出!(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手機用戶請到閱讀(網)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教育你,又如何?(三終)

那是因為青的身上,本來高昂膨脹之極的生命之道的氣息,突然之中,一下子完完全全的逆轉了起來

就像是生命氣息,遭到了抑制,使得青的身上,出現了青發動出來了的那個生命之道的攻擊生命剝奪的氣息

這樣的氣息,代表著的,是生命之道的另外一個極端,這樣的極端,導致了的,自然是青直接受到了逆轉攻擊,造成了反噬

反噬之下,青,當時身軀馬上就是直接的萎靡了起來

那長大了的口器,也是呈現出來了頹廢的態勢,看起來,就像是馬上張不開一樣

那些青口器之中噴湧出去了的鮮血,也是發出來嗤啦嗤啦的響動,攪動著周遭,不斷的有著另外的空間細密裂縫出現,所以,可以想象,現在青的身體,到底達到了多麼龐大的地步

不過,這種暫時亦或者提升了很多可以保持著的強大,已經因為逆轉反噬,除下了萎縮

很快速的,萎縮便加劇了起來

任何事物,要麼不動,要麼一動就十分的快速,當青開始萎縮了之後,這一種狀態便迅速的開始了蔓延開來

很快速的,青的身上,那逆轉反噬出來了的生命之道導致的生命消逝的速度,便加倍的提升了起來

青的身軀,開始了再度的萎縮.青的不遠處,那黑色煙霧雷電環繞著的手掌,已經處處殘破

在殘破之中,一股接著一股的璀璨星辰光芒,映照了四周的一切

這一回,那璀璨的星辰光芒,不再是被生命之道的強大氣息模擬出來了的,而是實打實的出現了的璀璨星辰的光芒,這些光芒。如此匯聚之下,出現了的,是一陣耀目非凡的景象,幾乎是瞬間,便將那些之前青發動出來了的黑色煙霧之類的。全部都給粉碎掉殘破的黑色煙霧雷電手掌。雷電的光芒,一丁點都不再出現,而除此之外的,便是黑色煙霧。也開始慢慢的有了散去的跡象

雷電光芒的消失,黑色煙霧的散去,還有,青身體的萎縮,氣息的停頓消散。都在說明著,蕭北的反擊,起到了應該有的作用

並且,蕭北的反擊,十分的強大

因為,現在,青的身軀,還是在移動之中停頓著的

可以想象,時間有多麼的短暫。蕭北的攻擊就起到了效果,十分非凡的作用效果

此刻,在黑色煙霧手掌之中不斷澎湃著的那些星辰光芒之中,蕭北的身上,一股接著一股濃烈之極的生命氣息。正在狂涌而出

如果,現在不是這個充斥著生命之道反向極端的那種死亡氣息,生命消逝的氣息存在著,而是變成為了對面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存在。那麼,可以說。對面的那個生命存在,在這股從蕭北的身軀之上澎湃著的生命之道氣息的包裹對撞之中,將會得到無窮的妙處,至少,也是會有著傷勢的變好,沒傷勢的變得更加的強大,說不得就會瞬間有了一個極其強大起來了的參悟,那樣的話,毫無疑問,將會值得無比不過,現在,在蕭北的對面,卻正好是和這股生命之道的氣息相反的氣息,所以,衝擊起來了,也更加的強大

蕭北緊張的心情舒緩了下來。

這緊張的心情,不是因為蕭北沒有在青的生命之道的攻擊生命剝奪之中沒有事情而舒緩的,而是因為殘界的原因舒緩。

這是因為,雖然,在之前,蕭北就已經想到了運用著融合之後的殘界的生命之道的氣息,但是,蕭北卻也有著一個擔心。

這個擔心,完全是因為對於殘界之內的生命之道的氣息,蕭北並沒有多少把握,確定到底是有著多少

因為,蕭北對殘界的掌控,並不是十分的完美無缺,或者,可以說,融合了之後的殘界,雖然有生命之道氣息的湧入,可是,這氣息的湧入,蕭北還么有暫時只到底是那裡湧現的可以操控的之類的,所以,雖然修鍊的時候,看起來不管自己和天眉師傅橫香師母,噬食蟻小白吸收多少,都會有更多的出現進行著填補,可是,畢竟,那樣的消耗,是緩和的,不是激進,而且,也並沒有消耗多少可是,這一次,不一樣,幾乎是瞬間,龐悍的量度的生命之道的氣息,便直接的洶湧而出了,這樣子的洶湧而出,讓蕭北感覺必須要有條件節奏的查看一下,擔憂一下

這只是對一種未知情況結果的擔憂。

直到現在,蕭北釋放了融合之後的殘界無數的生命之道的氣息,但是,那殘界之中,還是有著無數的生命之道的氣息進行著填滿,這讓蕭北略微有些擔憂的心情,一下子完完全全的舒緩了起來。

同時,這也讓蕭北發現,似乎,這些生命之道的氣息,是殘界本身就帶有著的

這種生命的氣息,似乎,是殘界不知道從那裡吸允的,本身就一直有,不停頓這種狀況,讓蕭北更加驚喜

「青,這一回,我捉捕不捉捕你,可真的是個難題了,擊殺你吧,我會得到你的皮囊,但是,卻會讓噬食蟻家族忌憚,說不得有些畏手畏腳,到時候就得我利用搜魂之法從你意識靈魂處得到噬食蟻妖獸家族的所在了,這樣太浪費時間而不擊殺你,現在的情況,卻有說不過去。」

心情舒緩了的蕭北,彷彿是自言自語的說道。

但是,顯然這並不是自言自語,因為在此刻,蕭北的聲音,如同嘶吼一樣,動用了龐悍了的功力能量之中,四周狂暴的能量炸響的聲音,都抵擋不過蕭北的聲音,讓蕭北的聲音,傳的很遠很遠

「不過,毫無疑問你還有密招,這些從你同父同母的噬食蟻妖獸家族的族人意識靈魂紙張就知道,所以,如果你使用燃燒你生命退步為代價,現在就潛逃了的話,那麼我也不深究了,只是當這次是教育你一回了,下回的話,可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蕭北繼續彷彿自言自語的說道。



蕭北伸出璀璨星辰的武氣擬化的巨大拳頭,只聽見一聲巨大的響動,那黑色煙霧還剩下的一些,全部都被拳頭狠狠的擊碎了

「教育你,又如何?我說過,要教育教育你,就教育教育你,不服氣的話,青,你不逃,我可要擊殺你了,而不是僅僅的教育了」

蕭北說道

這次,聲音更加的渾厚

近處,百米之內,萎縮著的青,又變回了人類的身形,這樣的身形之下,青的臉色,已經慘白,嘴角指出,鮮血遍布,那看起來就知道是有著問題的煞白神色的臉上,流露出來了的神情,是一種深深的暴怒

這種暴怒,夾雜著的,是一種深深的屈辱感覺

蕭北的話,很好的驗證了之前蕭北所說的,教育著青

而青,就在短短的剎那之前,還在對著蕭北說蕭北死定了

現在,蕭北卻根本就沒有任何事情,還憑藉著只是涅槃者中期頂峰的修為境界實力,將青犧牲掉了那麼多噬食蟻妖獸家族兄弟姐妹生命而匯聚出來了的強大生命之道的生命剝奪攻擊給完全的擊廢了

這樣的情況之下,本來,青就感覺,自己再度的受到了極其大的侮辱,自信被瞬間擊飛了出去

這還不算,現在,蕭北直接說出來了他搜尋了某個噬食蟻兄弟姐妹的意識靈魂,知道了青的生命之道的氣息是仰仗著噬食蟻同父同母的族人兄弟姐妹來產生出來的自己堂堂的噬食蟻妖獸家族最具有潛質的第一,居然接二連三的被一個涅槃者中期頂峰的武道修士戲耍,還用這些戲耍在言語上面進行著攻擊

「蕭北,蕭北」

不過,雖然現在青暴怒無比,感覺到恥辱無比,很不能夠將蕭北切成一片接著一片,然後將蕭北直接生吃了,可是,青卻更多的,有著的是一種恐懼

青對於蕭北,產生了恐懼駭然的感覺

在蕭北對著青現在說話的時候,青已經產生了懼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