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姬辰天也被震得耳膜隱隱發痛,急忙後退千丈,撐起超流護罩,卸開這聲波攻擊。

「轟隆——」六足鐵甲象兩隻前腳跨步震地,連約戰台都有些晃動起來。

穩住身形,姬辰天有些手足無措。第一時間更新面對如此龐大的巨象,真的不好下手,除非以真元化形,或者乾脆用武道真形來與之對抗。

不過看起來這巨象的力量肯定十分強大,這渾身披甲般的皮膚也好像很堅固,所以姬辰天決定先試試看。

「呼——」粗大的象鼻忽然甩出,朝姬辰天掃來,破空的爆響緊隨其後。巨象更是怒道:「人族,竟敢傷吾族弟,死罪死罪!」

象鼻如同巨蟒捲來,姬辰天下盤紋絲不動,雙臂平舉,在狂風撲面之時,灌滿真元的雙臂猛地推出雙掌,捲起恐怖的氣勁風壓。

隨著一聲沉悶的巨響傳出,卻不見象鼻震開,也看不到姬辰天被拋飛。第一時間更新

眾人仔細查看,才發現姬辰天竟然被象鼻給纏住了!

數十丈長的象鼻可柔可剛,在接觸到姬辰天的雙掌之後,巨象就改變攻擊方式,直接將姬辰天給捲住,象鼻如蛇身一般使勁的將姬辰天絞在裡面。

姬辰天此時仿如深陷泥沼牢籠,象鼻的每處肌肉都被巨象控制的十分完美,沒有留下任何縫隙讓姬辰天逃脫。

只要姬辰天身形一動,露出的空間立刻就被象鼻上的肌肉給迅速填滿。而這彈xing十足的象鼻更是將姬辰天的掙脫力量全部反彈回來,讓姬辰天一時間竟然脫不開身!

另外一邊的端木雄風也是身形狼狽的破開黑霧,全身覆蓋著青sè神兵套裝,也不知道是人級哪一階的品質。

「哼哼……滋味如何?要不要再嘗一遍!」黑彘獸咧著大嘴,滿不在乎的對端木雄風吼道。

「如果你只有這點能耐,那就去死!」端木雄風有些惱怒,覺得自己真是太倒霉了,明明那姬辰天輕易就解決了對手,自己卻遇上了專克jing神力的黑霧!

聽著黑彘獸話中的意思,端木雄風知道對方非常得意,當即排空一掌,層層疊影中,青sè大掌後來居上,就在黑彘獸身形竄出想要避開的時候,狠狠的印在了黑彘獸的側腰,將其拍飛百餘丈。

一擊得手,端木雄風身形電shè飛空,翻轉身形朝下方探出青sè大手!

急速下落中,青sè大手高頻晃動,掌心的紋路呈現出迷幻的圖案,令黑彘獸剛剛抬頭看了一眼就昏頭轉向。

「端木雄風的青元掌越來越jing湛了!」見過這一手的人都嘆道,覺得端木雄風不愧是端木子,這身形騰挪配合掌法,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空中翻騰幾圈,黑彘獸四蹄穩穩著地。嘴上的兩道丈長的銀sè獠牙突然寒光大盛,噴出兩道銀sè光柱直衝雲霄,恰好對準了從天而降的青sè大手。

「轟——」銀sè光柱並非凝實之物,撞擊到青sè大手上立刻就被壓成盤狀,但也造成了猛烈的爆響,令青sè大手被震退飛起。

「你以為這樣就能避開嗎!死來!」端木雄風卻早已不在上方,身形不知何時出現到黑彘獸身側,開口之際,又是大掌拍出,與青元掌招式不同的是,此時中指與食指併攏,小拇指和無名指併攏。

整個手掌按下,真元凝聚出丈許大小的翠綠掌形,正是端木家的另一套頂級絕學——大葉手!

大葉手與青元掌不同,青元掌幾乎避無可避,同時無堅不破;而大葉手則是摧毀一切,密集的勁力一旦爆開,便是成千上萬道氣勁同時切割激shè。

黑彘獸若是避不開,整個身體就會被刺出無數窟窿。

不得已,黑彘獸又噴出黑霧,身形高速竄出,看到黑霧中爆出無數氣勁,急忙吼道:「停手!別以為本大爺怕了你!現在本大爺沒空跟你死斗,換下一個!」

黑寶石般的兩顆眼珠滴溜溜的轉著,黑彘獸忽然盯住滿頭白髮的辛受,喊道:「那未老先衰的傢伙,輪到你了,給本大爺出來!」

辛受一夜白髮,前些年受盡嘲笑譏諷,直到成就辛子,他才知道這滿頭白髮意味著什麼。雖然家族的人不再嘲笑他,甚至還道了歉,但心中的yin影卻沒能驅盡。

此刻聽到黑彘獸罵自己未老先衰,隱藏的怒火頓時飆升而出。身形晃動間就升空而起,漫天銀髮爆shè飛出,仿如道道鋼絲,遮蔽半邊天空。

「晦氣……」黑彘獸見辛受如此誇張的出場,便知道這人也是硬茬子,身子一抖,馭使數百根長毛在周身來回飛動,做好防禦。

再說姬辰天這邊,那飛天貂被救醒之後,暴跳如雷,跳上六足鐵甲象的背上,惡狠狠的喊道:「九哥,用力!我要他被擠成肉漿!」

「十弟放心,就算是先天十層的人族高手,也破不開我這碎天絞!」六足鐵甲象大嘴開合,呼出強勁的氣流,對自己的實力十分自信。

姬辰天聽不到六足鐵甲象的話,他現在主要是試探這些妖族王子的實力,根本無需認真。

稍微掙扎了一圈,便知道這箍緊的力量跟北山傲的全力相差不大。只是不知道北山傲肉身防禦如何,這巨象的皮膚可是有著強勁的韌xing,防禦力極強。

有了結果,姬辰天不再和這六足鐵甲象啰嗦,恐怖的巨力頓時爆發出來,在撐開象鼻的剎那,身形高速震顫,徑直穿破象鼻肉壁,反手一握,將已經破損的一段象鼻瞬間捏爆。

「唧——」象鼻爆成一團碎肉血沫,劇痛直衝六足鐵甲象腦域,造成渾身氣息不穩。飛天貂在上方被顛簸飛甩,趕緊抓住一根長毛,急道:「九哥!怎麼了!」

文娛幕后大佬 「死——!」六足鐵甲象張嘴怒吼,劇痛強烈的刺激著它的神經,象鼻的殘狀更是讓它暴怒不已。不顧一切的將山柱般巨腳猛的抬起,朝姬辰天極速踩下。

「九弟小心!」數百丈外的一頭十丈高下的妖獸突然吼道。

但此時暴怒的六足鐵甲象根本聽不進任何語言,兩隻前腳狠狠的轟踩而下。

姬辰天冷笑著迎向遮天而下的巨腳,雙臂如鞭迅速揮出,迎空凝聚兩道百丈大手,在六足鐵甲象右腳離地不足十丈之時,猛的左右拍開。

「喀嚓,喀嚓嚓——」只聽兩道延時數息的骨裂聲響起,六足鐵甲象的兩隻前腳從膝蓋處往下盡數被拍斷。

「轟隆——」殘廢的兩腳觸地,更清晰的痛感刺入腦海,令六足鐵甲象根本無法控制平衡,整個身形頓時前傾,小山般的象頭轟然砸落地面。 ?重達上萬噸的六足鐵甲象轟然砸落,將整座闊雲山都給震顫起來,對面的黑彘獸和十位諸子也都嚇了一跳,保持安全距離后,個個舉目眺望。

「好個姬子,竟然如此厲害!」能看得見的先天後期強者們都心中贊道。

面對體型如此龐大的妖獸,大多數人都會選擇以武道真形對抗,少數人會利用速度優勢來游斗,只有極少的一部分對自己實力極為自信的人才會以肉身硬抗。

而在他們看來,姬辰天不僅以肉身硬抗,更是顯示出連巨象都比不上的恐怖力道,那一瞬間拍斷直徑十數丈的巨腿所需要的力道簡直令絕大多數先天後期強者望而卻步。

高空之上的雲海涇渭分明,一半是人族極道強者,一半是妖族的合體大妖。。

見到六足鐵甲象十分悲劇的被自己的體重給砸暈,人族極道強者們暗自偷笑,合體大妖們則是喘著粗氣,將雲海弄得雲氣滾滾,混亂異常。

「不堪一擊,別擋路!——下一個是不是該你了!」姬辰天懶得理會昏迷不醒的巨象,一腳踢向準備攔路的飛天貂,而後身形瞬移般越過巨象身體,朝著剛才發聲的那頭妖獸喊道。

妖族王子個個都是以真身露面,相距或長或短,這第三頭妖王子身旁三百丈外還有一隻鳥形怪獸,姬辰天瞟了一眼,發現這妖獸似乎是雷鷹。

「姬子是,果然有些手段,不過到此為止!」這頭狀如青牛,但卻在腦袋頂部獨生一黑角的妖獸噴出一道白氣,昂然的邁著穩健的步伐走了出來。

認出這是獨角兕大妖,姬辰天感應其體內轟轟作響的心跳聲,知道這大妖並不畏懼自己。

一陣狂風颳起,姬辰天身形閃避開去,發現身後的巨象和飛天貂全部消失。再回頭一看,那巨象和飛天貂已然回到了原位,只是巨象依舊昏迷著。

「剛才是誰出的手?竟然快到連我都看不清!」姬辰天心中有些詫異,但也僅此而已。

「好了,快點做好準備,我可要攻擊了!」就在姬辰天有些分神的時候,這頭獨角兕竟然好心的提醒了一句,讓姬辰天覺得這頭獨角兕的腦袋是不是有病。第一時間更新

區區先天五層境的大妖,姬辰天隨意的說道:「別磨蹭了,快點拿出你的絕招來,我沒多少閑工夫。」

「呼呼——」獨角兕的兩個大鼻孔噴出白氣,四蹄同時震地,整個身形就這麼平直的升空百丈。

不知道這獨角兕要做什麼,姬辰天只好耐心等候。

獨角兕平直升空,又平直落地,見姬辰天毫不在意的表情,大嘴微微顫動,看起來好像是被大風吹起的樣子。

「哞嗚——」在落地的剎那,四蹄卻高速點出,同時張嘴大吼。

姬辰天只感腳底忽然傳來一陣麻木感,隨後這種麻木的感覺迅速貫穿全身,令身體篩糠般顫抖起來。。正要穩住身形,驅逐這種感覺,卻又被轟鳴的聲浪淹沒。

還未回過神來,只覺胸口被堅硬之物撞擊,姬辰天暗道不好,立刻順著這股力道飄飛退走。

「今ri便是你死期!哈哈哈——」獨角兕一擊得手,四蹄揚起,數十丈長的身形電shè而出,前蹄高頻彈踢,將姬辰天翻滾的身形再度轟飛。

緊追不捨,獨角兕連環踢出,身形更是一躍來到姬辰天跟前,張嘴噴出白氣,將姬辰天熏得暈頭轉向。

忽然猛地停住身形,瓮聲瓮氣的笑道:「人族姬子,不過如此!」頭頂的黑sè獨角詭異的朝前彎曲,對準了姬辰天飛落的方位。第一時間更新

輕微的嗡鳴聲響傳開,震顫的黑sè獨角散發出一道道聲波,竟然引動狂烈的風暴,將姬辰天周身的空氣全部引爆成罡風氣勁,呼嘯著全數朝姬辰天奔襲而去。

觀戰的眾人見姬辰天竟然瞬間失去先手,被這頭獨角兕轟擊的幾無還手之力,都十分驚訝。

「姬子不會是剛才用力過猛,現在耗盡真元了?」有人不由得猜測道。

「有可能!不過那獨角兕的攻擊也非常古怪,好像能讓人失去控制力,要不然姬子也不會這麼久都不反擊。」也有人兩邊都分析,聽起來還是挺有道理。第一時間更新

「不是說去試探嗎?姬子不用太認真?怎麼搞得好像他在和妖族王子進行生死戰似的?」

「這你就不懂了……」

眾人各有猜測,有對有錯,但都不能緩解姬辰天受到的連環攻擊。

實際情況是,姬辰天這邊在發現身體麻木的瞬間,就搬運真元,卻覺得壓制麻木感的效果太差,於是轉而用神術驅散,才將這麻木感消除。

但是獨角兕的一聲怪吼卻又將他震得暈乎乎的,等到好不容易穩住jing神力海,姬辰天便知道自己大意了。

數息時間,就令自己數度限於劣勢,姬辰天終於認真起來。。穩住身形之後,無視奔襲而來的罡風氣勁,身上驟然爆發出一股極強的氣息,將罡風氣勁盡數排開,在周身形成一道幾乎真空的環境。

見到自己如此迅猛的攻擊都未能傷到對方分毫,獨角兕心神一凜,臨空翻身落地,四蹄猛的踐踏地面,本體忽做躍起的姿勢,上方立時騰起大小和本體差不多的妖元虛影。

千餘丈距離,瞬息及至,妖元虛影直接轟破姬辰天的氣息屏障,二十餘丈的身形同時急速壓縮,最後變成丈許長短的青sè獨角兕,朝姬辰天衝撞過去。

姬辰天眼神微眯,低吼一聲,放出超流護罩,籠蓋三丈方圓。雙腳死死的釘在地面,準備硬抗這次衝撞,看看這獨角兕的妖元攻擊到底能達到什麼程度。

隨著妖元獨角兕轟然撞上超流罩,許多人預料中的撞擊爆響並沒有傳出。

只見水質般的超流罩迅速被牽扯擠壓,全部凝聚到妖元獨角兕撞擊的部位,全力抵抗著這強勁的衝擊力。

然而僅僅是一息時間,超流罩就分崩離析,妖元獨角兕絲毫無損的再度竄進,黑的發亮的妖元獨角直插姬辰天胸口。

只是姬辰天早已做好準備,全身上下覆蓋著只比真身大上半截指頭的武道真形,形成一道極強的防護。

「砰——呼——」妖元獨角兕撞到姬辰天,卻連姬辰天的身形都無法撼動,本身就變成了扁平狀,隨後煙消雲散。

獨角兕見自己的妖元攻擊毫無效果,頓時雙目瞪起,直接出動真身,震地竄出,朝姬辰天撞了過來。

「不錯!」姬辰天沒有任何收斂氣息的意思,依然身覆武道真形,對著高速竄來獨角兕贊了一句,隨後右手兩指並出,朝獨角兕一點,再猛地將雙指朝天抬起。

「轟——!」一股籠蓋十丈的狂暴氣流從獨角兕身下憑空升起,將來不及躲避的獨角兕直接沖飛千丈。

見到姬辰天這麼一手,幾乎所有先天境都被震撼的無以言表,基本沒有誰看懂這種隔著數百丈施展的攻擊招式。

而最令人膽寒的是,姬辰天只用了兩指!

對面的辛受和黑彘獸也被這股幾乎衝破雲霄的氣流給驚得停住了攻擊,各自退開百丈,心神受到了極大的衝擊。第一時間更新

「這姬子太恐怖了!就算是大哥也絕無可能勝得了!」黑彘獸稍作比較,就有了結果,想到剛才自己說的話,心中有些發慌。

端木雄風yin沉著臉,心裡抓狂的吼道:「我一定會超越你!你給我等著!」

散浮生他們更是獃滯的看著獨角兕轟然砸落地面,那震起的塵埃氣團真實的告訴他們,獨角兕就這樣被姬辰天兩指給搞定了。

「姬子戰力已經遠超其他諸子!」對比黑彘獸和端木雄風、辛受的對戰,很多人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類似的念頭。

「沒有先天十二層的實力,根本破不開姬子的防禦!」關注了整個過程的人還得出了另一個令他們震驚莫名的結論。

姬辰天也感到一些吃驚,自己被封印的時候雖然已將這套《空冥指》學會,但還沒有真正對敵施展過。如今諸暨拿出的實力也就兩成左右,沒想到竟然有如此威力,這戰力堪比先天十層境武修的獨角兕就這樣被一指解決!

「果然不愧是頂級絕學,前輩給出的功法,彷彿是給我量身定做一般……」姬辰天有些感慨,自己五年時間修鍊了五種功法,攻擊手段得到了極大的提高。

又是一陣狂風刮過,姬辰天沒有捕捉到任何身影,那昏迷的獨角兕卻又被搬運回原處。

「莫非也是神通?」姬辰天有些猜測。

高空之上,妖族那邊的雲海又捲起無數雲氣,隱隱傳來咆哮聲,也不知道是對本族王子不滿,還是對姬辰天這個人族感到憤怒。

人族這邊的極道強者們,也是面有驚容。

「你們姬家沒有這種指法?」姬辰天的實力固然極強,但在他們眼裡,最關心的還是那指法。

姬家這邊二十來人自是搖頭不知。

聽到對面雲海傳來怒吼咆哮,有人擔心的說道:「讓姬子去試探似乎不太合適,再這樣下去,那幫老妖恐怕要找我們麻煩。」

「怕什麼,我還巴不得姬子將這些妖王子全部打昏打殘,到時候我們人族就能輕易取勝,十萬里地界到手,那我們人族的疆域就佔到了雲洲的二分之一!」同樣有人想到好的一面,說得大家都極為舒心。

「其實最強的應該是排名前三的妖王子,都是有荒古大妖血脈的存在,搞不好十位諸子中沒人能打贏。」青雲宮的一位滿頭紅髮的五行尊者語氣中有些擔憂,目光看著雲海下方的散浮生。

聽到這位五行尊者的意思,大家都覺得有些難以置信。於是,就有人問道:「你們青雲宮的青雲子也不行?」

畢竟,在他們看來,隱而不露的青雲子應該戰力非常強才對。 ?連續的大動靜,讓看不見的許多人都伸長著脖子,卻又滿臉失望。 蜜寵辣妻:老公輕一點 各大勢力的先天後期高手們見此,便將情況描述了一遍,讓自家後輩們都了解到約戰台上發生的事情。

「原來姬子到約戰台去了!」聽完姬霖秋的轉述,大家才明白姬辰天的去向。

「他們連一個黑彘獸都搞不定,姬子就已經搞定三位妖王子,姬子果然是最厲害的!」姬幕強大掌拍地,歡呼雀躍。

「那還用說,昨天那端木子被嚇得一路逃遁,很明顯不是姬子對手,還有那北山子……依我看,姬子可能是雲洲諸子中最強的!」姬柏也開口響應,神sè十分得意。

姬霖秋心中十分感慨,剛才看到姬辰天被獨角兕連環攻擊的時候,可以說自己非常擔心。誰想那不過是姬辰天在故意放水,當他試探出獨角兕的攻擊強度后,瞬間就解決了戰鬥。

劍宗雲部這邊,師希芸也從師門長輩們口中獲悉了戰況,當得知姬辰天被六足鐵甲象捲住之時,頓時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上;而後聽到六足鐵甲象被姬辰天輕易擊潰,面巾下又綻放無人察覺的笑容。

接著又聽到在獨角兕的迅猛攻擊下,姬辰天幾無還手之力,師希芸又緊張起來,恨不得立刻飛身入場。

最後得知姬辰天用了一招威力奇大的指法將獨角兕擊飛,師希芸才暗中鬆了一口氣。聽到前輩們對姬辰天的各種高度評價,心中念道:「要想幫到他,我還要加倍努力才行……」

約戰台上的十位諸子回過神來,看到姬辰天身形化作殘影消失,出現在第七王子身前數百丈。個個都打足了jing神,想看看接下來姬辰天會不會施展更強的手段。

「你也別試探我們了,就你這水平,是試探不出我們真正實力的,不如好好看著吧!」辛受這時將氣息收回,對著兩眼暴突的黑彘獸說道。

黑彘獸完全沒理會辛受話中的貶低之意,心臟撲通撲通的異常跳動,看著那仿如螻蟻般的身形,想到之前那恐怖的攻擊,身形就有些發顫。

見黑彘獸沒有回過神來,辛受也懶得理睬,回到原位,注意力完全轉移到了姬辰天身上。

姬辰天隨意掃視了仰頭俯視自己的這頭巨獸,認出這排第七的妖王子是一頭立身高達五六丈的三sè雷鷹。當即平和的說道:「開始吧,別浪費時間。」

雷鷹倨傲的俯視姬辰天,心知三位義弟的排名雖然比自己低,但實際戰力和自己相併不大,卻全部在數招內被這螻蟻般的人族解決。

眼前這人族非常恐怖!雷鷹心中有些緊張,紫眸聚焦而下,將注意力提高到了極致!

「你很強,但我會將你撕成碎片!」雷鷹展開數十丈長的鐵翼,捲起一陣狂風,身影瞬間扶搖而上,出現在千丈高空,又猛地急速俯衝,閃著金屬光澤的鷹爪朝姬辰天破空扣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