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驟然間,萬丈內都是化為荒誕,千萬道黑色枯葉如刀片一般,形成狂烈的刀鋒氣旋沖著秦石便狂襲而下。

「石頭!」紫玲莎在遠處見狀驚喝聲,這簡直就是要將秦石千刀萬剮。

邪魔這時也是驚吼:「小子!」

咻!砰!

然而,在這時,從秦石的身後,一道倩影突然爆射而出,跟著大地被寒冰凍結,一張巨大的冰晶巨盾從天穹上張開,將秦石牢牢的護佑在寒冰當中。 一座高達千丈,高聳入雲的冰山崛地而起,在那剎那間將秦石牢牢護佑,數十根鋒利的冰錐在這時也爆射晴空,與那千萬道枯葉形成的絞肉機相互衝撞一團。

砰!

周遭頓時驚起巨浪,數十根冰錐與千萬道枯葉相助交錯間,引起無窮無盡的餘威風浪,只見,距離最近的忘神樓幾乎在瞬間被斬斷成千百萬塊,然而任憑交鋒點多麼兇險,枯葉卻是無法再朝前逼近半分,這讓閆龍在遠處玉眼一寒,閃爍幾分冰冷,落在出現的倩影上。

「是什麼人,竟敢和我溟組做對?」

秦石也是微微驚訝,他剛剛是真的感受到死亡氣息了,這閆龍的實力根本不是他現在能對抗的。

「雪心!」秦石喝聲。

沁雪心身著素衣,玉面決絕的擋在秦石身前,她餘光瞄了眼秦石后閃爍起幾分幽怨,這讓秦石先是愣了下神,旋即便想明白,沁雪心正因為他故意的支走而生氣,尷尬的抓了抓腦袋。

旋即,沁雪心沒有開口,目光死死的凝視向閆龍:「想要殺他,除非你先殺了我。」

看清沁雪心的嬌容,閆龍美眸間閃爍起幾分迥異,旋即她突然發出銀鈴般的輕笑:「呵呵,真是意外,竟然是你?這下有趣了,兩個組織里比較看重的人竟然同時出現,小丫頭,你放心,我是不會殺你的,留著你可還有大用處呢,不過你既然來了,這次就隨我回魔界吧,本來是不想這麼做的,以為放任你,能夠煉造出你無情寡義的心,卻沒想到竟然因為這小子的出現功虧一簣,那就莫怪我們用其他的辦法,抹除你的情感了。」

言罷,閆龍手印再開,她沖著沁雪心虛空一握,一張巨大的黑色蛛網如炮彈般被她射出,那蛛網十分的纖細,但卻異常鋒利,可謂是無堅不摧,照比剛剛的枯葉絞肉機還要銳利,那巨大冰山幾乎是在瞬間被這蛛網分割成千萬塊小碎塊,沖著沁雪心便撲捉去。

沁雪心玉眼一寒,她輕盈的朝後狂閃數步:「冰地囚牢!」

驟然,天穹大地,乾坤之間產生極強寒意,只見沁雪心前方百米之處的空氣都是被凍結成冰晶,地面和雲霄之間上下交錯,一根一根粗壯的冰柱刺出,一上一下正好相互吻合住,將那黑色蛛網給從外圍再度包裹。

這冰柱,和先前的冰山也是天壤之別,其分子的凍結密度之可怕,甚至是連秦石的靈魂都無法穿梭,幾乎是沒有絲毫的縫隙,硬度上更是幾百倍的提升,令本來其鋒利的蛛網也無法破碎。

見到這幕,秦石暗驚:「兩人剛剛都是在彼此試探?這才是兩人的全力?」

下一霎,他古怪的望向沁雪心,嘴角忍不住的抽動幾下:「雪心的修為又精進了?這寒冰中蘊含的靈力純度……是半步界境?」

紫玲莎在遠處也是黛眉輕蹙來:「半步界境?真是個變態……!」

秦石、紫玲莎、沁雪心,這三者幾乎代表了三個域的青年一輩,然而沁雪心的成長速度還是遠超兩人。

秦石苦嘆聲:「追逐了八年,沒想到我們之間還是有這麼巨大的察覺,不過剛剛閆龍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他們想要抹除沁雪心的情感?當年在焚天宗,甄淵也說過這種話,溟組究竟想要對雪心做什麼?」

「小子,溟組對這小丫頭的看重,甚至是遠超過你的,這小妮子對溟組肯定有著巨用。」

「這一點我知道……但是無論溟組想要做什麼,我都絕不會讓他們得逞的。」秦石決心道。

蛛網被擋下,閆龍的玉面鐵青到極致:「呵呵,真不錯,沒想到你的成長速度竟然如此之快,照比我們計劃中的還要提前了很多,不過你以為同為半步界境就能夠擋下我么?天真,異魔現世!」

閆龍胸膛猛的爆出黑焰,那黑焰在空中極快的變化成滔天巨獸,凌空的發出聲震耳咆哮,伏擊便沖著沁雪心撲去。

「好恐怖的力量波動!這是怎麼回事?」紫玲莎驚道。

「小傢伙,那閆龍連接了遠古戰場,將魔界的巨獸給引來了,這巨獸實力幾乎是無限接近界境的!」邪魔提醒道。

秦石在後方猛的捏緊拳。

砰!

沁雪心製造出的冰牢在瞬間被那巨獸給撞碎開,旋即就見巨獸虛空的伸出巨手沖著沁雪心抓下,那巨獸實在是太多龐大了,絲毫不比先前的鯤鵬巨魔要小,最可怕的是從巨獸體內散發出的力量,是比閆龍還要恐怖的氣息,若是被他抓住,雪心必會重傷。

「雪心!」

秦石在後方黑眸一寒,他幾乎是潛意識的俯身,眸呲欲裂的就騰空躍起,閃到沁雪心身前。

「石頭!」沁雪心花容失色,而這時天穹上突然被撕開道巨大的裂痕,連續三道倩影這時同時破空而出,這三道倩影剛剛出現,周圍的空氣都好似凝固起來,在三人身上皆是散發出超凡入聖的波動,任何一股,都在界境之上,沁雪心下意識的止住步伐,她揚起玉面微微一驚:「師父?」

看見三道倩影,秦石和紫玲莎也是微微一驚:「宗主!師父?」

三道倩影立於高空,中央的赫然是青雪宗:何舒寒,在她身旁的兩人則是方青和婉月,何舒寒冷眼的掃視一番,旋即玉手捏合,屈指一彈,一道寒可徹骨的冰劍射出,直接擊穿那巨獸的胸膛,那巨獸猛的發出聲巨吼,生生被湮滅。

「溟組現在真的是可以了啊,堂堂一十二魔尊的三魔尊閆龍魔尊,竟然對幾個晚輩下這般殺手,你就不知道點廉恥嗎?」擊毀那異界巨獸,何舒寒輕視的掃視向閆龍。

見到三名域主,閆龍魔眼瞬間凝固,這時她再也不淡定了,她雖然身為溟組的魔尊,但和這三位域主相比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一人就足夠他狼狽而逃了,何況這一來,就是來了三位?

「呵呵,真是好大的風啊,竟然同時吹來了三位域主?這種情況,在人界可是千年難遇啊,我也是有夠榮幸的了?」閆龍牙縫裡擠字道,蛇蠍在她身後更是縮起脖子,大氣都不敢在多喘一下,開玩笑,這可是人界八大巨頭的三名啊,隨便一人,隨便出手,都能秒殺他幾百次。

方青冷道:「少廢話,你在溟組,也算是位大人物,以你的輩分對幾個晚輩出手難道就不怕落人口舌嗎?」

「我溟組可不在乎這些,何況本身就是他們自己找上門來的。」閆龍不屑道。

「哦,也對,我忘了,你們溟組,根本不知道臉皮是什麼東西,不過閆龍,我記得,溟組與八域之間,可是有著協議,這幽庭殿屬於我煉域之地,你們在這裡這樣大放猖獗,可是打破了協議啊,我現在將你留下,應該並不算過分吧?」婉月突然上前,她玉手輕輕揮動下,頓時便見空間粉碎開,閆龍幾乎是不受控制的,猛的被巨大壓力給震住,身軀都是不由自主的半蹲下去,腳掌直接深陷到大地裡面半米多深。

閆龍一咬嘴唇,全身煞氣被調動,也是無法和婉月抗衡。

鳳霸天下:拒做帝王寵 「閆龍魔尊!」蛇蠍露出驚色道。

閆龍死死瞪向三人,暗罵:「該死的!這三個老不死的,看來今日想要拿到八荒勾玉是不可能了,不過也不要緊,以這小子的性格,只要她在我手上,不信他不乖乖的交出八荒勾玉!」

想到這,閆龍突然仰起頭,逞強的笑道:「三位,今日算是我認栽了,不過你們記住,你們的好日子快要到頭了!」旋即,她從秦石和沁雪心的身上掃視一番:「兩位,別急,我們後會有期,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等到那個時候就算是在多人,你們也不會像今日這樣好運了!我們走!」

言罷,閆龍轉身,抓起蛇蠍的肩膀,玉手化為鋒利的魔爪,直接將空間碎裂出個通道來,身軀一閃的消失在這幽庭殿。

秦石見狀眉頭皺起,他喝聲:「宗主,快攔住她!」

未料,秦石開口,方青三人卻始終沒有動作,一直安靜的看著閆龍離開,這讓秦石面龐變的極為難看,他實在是想不明白,以方青三人的實力,任何一人,只要願意,足矣秒殺閆龍,為何遲遲不做反應?反而要放虎歸山呢?

「小子,在閆龍身上,有三張流露界境氣息的空間捲軸,如果我們三人出手將她擊殺的話,那三位定會通過空間之力趕來,這樣的話,勝負就難分了,而且如果溟組真的派來三名界境,這幽庭殿方圓千萬米內,數千萬的百姓定會遭到波及。」何舒寒看出秦石的疑惑,淡淡道。

「小子,她說的不錯,如果溟組派出界境,那層面就不同了,那等於是引起人魔兩界的大戰,而且界境交手所波及的程度,可遠非你們剛剛那麼簡單,這裡又本是人界,若真是交起手來,對你們十分不利。」

聞言,秦石一愣,他是沒料到,在閆龍身上竟然還有這種東西?不由間,他心底突然升起后怕,若不是三位域主出現的話,他想今日光憑他和沁雪心三人,絕不是閆龍的對手。

「真是驚險啊。」 突然,秦石心底升起巨大后怕,當然最讓他心存餘悸的還是沁雪心,溟組對她的關注始終熾熱未減,如果剛剛雪心真的被溟組帶走,那他恐怕會自責此生的,他緊緊的捏緊拳,這次和閆龍交手,他心底最深處的恐懼越發濃重,他很清楚,既然說雪心對溟組有重用,那現在只能說明時機還沒有到,若是真的時機成熟,溟組定會想盡辦法,將雪心抓走,他決不能看到那一天。

「師父。」這時,沁雪心微微的底下螓首,目光有些迷離不敢和何舒寒對視。

「真是不讓人省心的啊,罷了罷了,下不為例!」何舒寒瞪了眼沁雪心,旋即無奈的搖搖頭,之後望向秦石,玉眼中閃爍擔憂。

秦石也察覺到這一個細節,他明白何舒寒的擔憂,以他現在的能力根本無法保護沁雪心,反而總是令沁雪心陷入到危機當中。

「行了,你也別這麼苛刻,都是年輕人嘛。」婉月輕笑道。

「哼,這不還是因為你們煉域才惹來的麻煩?」何舒寒沒好氣的冷道。

婉月撇撇嘴,倒是沒有狡辯:「確實,這次是我煉域失策,沒想到溟組竟然隱藏的這麼深,若不是及時發現的話,定會釀成大禍。」

言罷,婉月也是有些生氣的瞪向紫玲莎:「你個死丫頭,這麼大的事情竟然不向我彙報?」

紫玲莎尷尬的乾笑聲:「那個……那個,其實我是準備彙報的,這不是沒有來得及嗎。」

「哼,回域中后我再找你算賬!」婉月哼聲,旋即她道:「不過好在,這次沒有讓溟組得手,想要用幽庭殿引發本域與荒域大戰,真是夠可惡的。」

聞言,秦石也是鬆了口氣,這次雖然沒能將這裡溟組的勢力連根拔起,不過也算是這麼多年以來他首次對溟組進行反抗了,而且也擊殺了溟組兩名魔矢,並且干擾了溟組的計劃,暗道:「只要他們拿不到翡翠輕盈舞,我們就還有時間,看來最近我要去趟荒域才行。」

「小子,看來你不用去了!」

突然,邪魔道,聞言秦石不禁一怔,旋即他黑眸中微微閃動驚色,只見閆龍褪去后剛剛露出的青霄這時突然掀起狂烈風暴,漫無天際的黃沙卷土升空,令整個幽庭殿都是陷入到昏暗當中,如一片被沙塵暴所席捲的城市,他驚道:「好恐怖的荒蕪之力!」

沙暴同時引起了三名域主的注意,婉月冷笑聲:「呵呵,說曹操,曹操就到了啊。」

沙暴中央,一道裂口,兩道身影通過空間傳送出現,其中為首的是名中年男子,這男子氣場十分的強烈,令周圍的沙暴劇烈顫抖,那逼人的界境氣息毫不遮掩,無疑是荒域的域主孔鬼,在他身後的是名古稀老者,滿頭鶴髮,秦石對他也不陌生,是荒域赫赫有名的景才長老。

從兩人面容上能夠察覺到,兩人的情緒十分激動和躁動,特別是景才,他握著金龍拐杖的枯手都在顫抖,老眼間充滿肅殺,見到兩人,方青三人微微驚愕,婉月冷笑聲:「呦,這是什麼風?竟然把荒域的兩位給吹來了?真是難得啊,四域域主同時匯聚在我煉域,不知道我是不是應該為此感到榮耀。」

荒域和煉域兩域的關係始終比較緊張,不過意外的是對於這次婉月的冷嘲熱諷,孔鬼沒有給予絲毫的回應,反而十分冰冷的怒喝:「婉月,我就只問你一次,剛剛在這裡的溟組女子呢?她在哪?」

秦石愣了下,暗道:「荒域也發覺到了嗎?」

婉月性格強硬,孔鬼這般明顯的威脅讓她十分不爽,撇嘴道:「呵呵,真是有夠好笑的了,你找人,我怎麼會知道?再說,你別忘了,這裡是我煉域的地盤!」

「那就別怪我了!」

孔鬼枯手猛的托起,只見在他掌心中,出現一個沙盤狀的光球,從這光球中猛的噴射出狂怒之力,如黃沙瀑布一般流向幽庭殿,受到那狂怒之力的侵蝕后,整個幽庭殿竟然都瞬間瓦解?瓊樓玉宇,卵石路面,大街小巷,彷彿瞬間被風蝕腐化一樣,本來牢固的岩石全部都化為細沙,放眼望去千米內瞬間變成一片沙海。

「孔鬼?你瘋了?」

婉月玉面失色,玉手瞬間托起紫黑色的邪力,一面巨大的煉獄結界當場凝成,其中充滿十分悲慘的嚎叫聲,猶如人間地獄一般,沖著孔鬼暴擊下去。

「我給過你機會,你既然不說,我就將這裡全部拆了!」孔鬼聲音沒有絲毫情感,另一隻手順勢擊出道荒蕪漩渦,與婉月的煉獄結界在瞬間產生驚天地的衝撞。

砰!

大地當即變的混沌不堪,秦石和沁雪心三名晚輩感受到這巨大的衝擊都是嚇了一跳,秦石甚至覺得,這種程度的爆炸,估計可以瞬間令他粉身碎骨,方青這時反應算快的,祭出誅天劍,立於晴空,張開萬劍結界,這才令幽庭殿免受波及,不然秦石想不用上孔鬼,光是剛剛的爆炸,就足矣令這萬里夷為平地了吧?

婉月這時也是慌了,她是沒想到孔鬼竟會出全力的,她怒喝:「孔鬼,難道你忘了八域協議了嗎?你是想要引起兩域之間的大戰嗎?」

「若是我找不到她,別說是兩域大戰,就是你們三域加起來,我也不會停手!」孔鬼聲音越發的震撼,他掌心的沙盤不斷擴大,這時候下方的幽庭殿幾乎一半都淪為沙海的一部分去。

「該死的!這瘋子!」婉月氣急敗壞的跺腳!

「冰河冰川!」何舒寒這時輕盈的躍上前,她玉手間有冰龍纏繞一圈,旋即猛的投入到下方沙海之中,隨之那沙海上凝結起透徹冰晶,這才令幽庭殿風化的速度銳減下來,旋即,她黛眉輕蹙的望向孔鬼,道:「孔鬼域主,那溟組女子已經用空間大陣離開這裡,莫要傷及無辜才是!」

「她用空間大陣離開這的?」孔鬼狐疑的瞄眼何舒寒,這才緩緩的收起沙盤,他周身的氣息都在狂顫,可見他的憤怒,而後他幾乎猶豫都不猶豫,轉身就欲離開。

見他離開,何舒寒追問道:「孔鬼域主莫急著走,有什麼事不妨說出來?我們說不定能夠幫上什麼忙呢?」

「哼,不必了,我自己會想辦法找到她的!」孔鬼和景才這時撕裂空間,直接遁走。

這短暫的變故來的太過突然,來也快去也快,但是就這短短瞬間,幽庭殿卻是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創,連先前秦石與蛇蠍兩人那般打鬥都沒有過的程度,秦石眼角不禁的抽動幾下,暗道:「這就是界境的全力嗎?真的是太可怕了。」

婉月玉眼噴射寒光,見孔鬼離開后怒罵道:「這個瘋子,真是服氣!真以為我煉域是好欺負的,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任他胡鬧了是嗎?哼,行,來人!」

咻!數名煉域弟子這時從遠處閃遁來,婉月轉身沖著幾人下令道:「回去通知各大長老,令他們全線警戒起來,調動我域所有九天之境以上弟子,我今天非要去荒域討個說法不可!」

何舒寒兩人見狀皺起黛眉,何舒寒上前阻攔道:「婉月域主,我勸你最好別把事情鬧大了,剛剛荒域域主的情緒十分波動,想必是受到了什麼刺激,如今大敵當前,別因為溟組,自亂了陣腳。」

「但是……但是……我虧我就這麼認了?」婉月看著下方滿目瘡痍的幽庭殿:「我可咽不下這口氣!」

這時,從荒域一方,一道身影疾馳閃掠,直接抵達到婉月的身前,這身影的修為也不簡單,擁有域境圓滿的修為,見到他何舒寒三人都是一愣,何舒寒道:「神弦長老?」

「這人是誰?」秦石好奇道。

沁雪心輕聲解釋:「此人不簡單,你別看他年紀輕輕,其實已經活了數千年了,算是荒域最頂尖的幾大長老了,和景才平輩。」

「什麼?他竟然和景才平輩?」秦石咂了咂舌,不由他又上下打量起這神弦一眼。

「喝,真是可以啊,剛走了一個,又派一個過來是嗎?行,我現在就將你留下!」見到神弦長老,婉月玉手瞬間捏合出極苦玄力,起手就欲沖著神弦長老的胸膛拍下。

方青和何舒寒見勢不妙連忙出手,一張寒冰盾升起這才擋下婉月的一掌。

神弦這時抱拳對婉月道:「若是這一掌,能化解婉月域主心中的憤怒,那我甘願承受下這一掌。」

「一掌?便宜你了!」婉月沒好氣的瞪眼道。

「婉月域主,我代表荒域,是為了來給貴域道歉的,因為我域的小公主被溟組抓走,剛剛域主大人才會失態,不過他已經意識到錯了,刻意讓他過來跟您道歉,並且這幽庭殿的所有重鑄耗資,我域願全部擔起。」神弦客客氣氣的笑聲。

而他的聲音落下,周圍的氣氛卻是發生古怪,無論是何舒寒三人還是秦石三人,眼神瞬間都是變的陰冷起來。

秦石猛的捏緊拳,沁雪心在他身旁,能清晰的感受到巨大怒火。

「溟組抓了賢惠?」 沁雪心和紫玲莎二女都是知道秦石和孔賢慧之間的交情,兩人當年在亂域所經歷的生死劫難,註定讓兩人成為異性兄妹,可以說孔賢慧是秦石異性朋友中,罕見的知己了,當聽到孔賢慧被溟組抓走時,他的面龐瞬間凍結,怒火中燒。

突然,他想起剛剛蛇蠍的話,自責的捏緊拳罵道:「該死的!我早該料想到的,原來他們早就將矛頭轉向孔賢慧!」

三名域主這是也是黛眉輕蹙,何舒寒輕點螓首道:「難怪,剛剛孔域主會如此憤怒,這樣想來倒也是人之常情。」

婉月撇了撇嘴,能感受到她的怨氣也沒有剛剛那麼濃重了,她瞪了眼神弦道:「算了,這話可是你說的,幽庭殿重新建設的費用全部由你們荒域支付!」

「這是當然,只要婉月域主能夠消氣,我這就回域中調動各大名匠,保證讓幽庭殿恢復的完好如初。」神弦笑呵呵的答應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荒域的翡翠輕盈舞應該也在荒域小公主身上吧?」方青這時突然開口。

神弦面龐扭曲幾分,生硬回道:「不滿三位,翡翠輕盈舞確實在我們小公主身上。」

三名域主的玉面都難看起來:「那也就是說,荒域的兇器最終也沒能逃過溟組魔爪了?這樣的話,八域兇器,七樣都已經被他們奪取,就只剩下亂域的八荒勾玉沒有落到他們手中了。」

「這樣的話,情況對我們十分不利,我想溟組應該已經確定了神器方位,如果被他們拿到神器的話,他們恐怕就不會這麼安生了,等到時候必將是我人界的浩劫!」何舒寒這時開口,她轉身沖婉月和方青道:「兩位,雖然我等各自代表各域,不過人界災難我等皆是無法逃出,大敵當前,我等都有責任,我想,是時候八域該聯手了,你們說呢?」

「何域主說的不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等身為八域的域主,如果溟組真的得到神器,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們,不如我們趁他們之前先聯盟起來,這樣,起碼不會被他們輕易攻破。」婉月認可道。

方青也是支持的點頭:「嗯,不過此事還需要從上記憶,光是我們三域的話力量肯定是遠遠不夠!」

「抵抗溟組聯盟的話,我們荒域也願意盡綿薄之力。」神弦這時淡淡一笑。

「這樣就已經有四個域了,何宗主您在八域中地位極高,其餘四個域就由您去傳達吧?」婉月轉身道。

對此何舒寒沒有推脫的便答應下來,只是停頓片刻后她道:「傳達沒有問題,但我想至少有兩個域,應該很不希望和我們聯合。」

「亂域,和風域么?」其餘三人很輕易的就猜出何舒寒意指,方青冷道:「不要緊,多他們兩個不多,少他們兩個不少,他們與溟組接觸密切,帶上他們反而對我們不利。」

「那就這樣定下了,宗內還有些瑣事待處理,等到都處理好后我會傳音給諸位,然後共同商議本次聯盟的事宜,幾位覺得如何?」何舒寒輕道。

三人相覷一眼,都是表示無異,何舒寒這才輕點螓首,旋即她轉身瞪向沁雪心,道:「小丫頭,隨我回去吧。」

沁雪心聞言,抿著紅唇的點下頭,她也知道她這次擅自離開宗內肯定惹怒了宗內長老不滿,所以想要再堅持說留下來陪在秦石身邊是肯定不可能的,為此她依依不捨的望向秦石,小聲道:「我要走了,你自己小心,別衝動的做傻事,凡事記得你還有我。」

秦石心弦蕩漾,他深吸口氣上前,一把將沁雪心抱在懷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