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先別不信,我問你,你了解我們莫家嗎?」

「三流家族,還需要了解嗎?」趙武亮不屑的道。如果不是那柳清雅和慕容瀚田在邊上,趙武亮早就一掌將這少年拍死了,哪還會和他唧唧歪歪的。

莫天搖了搖頭,道:「如果你知道莫家在幾千年前是什麼樣的狀態,就不會這麼說了。」

「哼!一個三流家族,幾千年前還可能存在?……你當你這個莫家是當年的……呃……」

說了一半,趙武亮突然停住了,臉色變的很古怪。

莫天嘴角揚起一絲笑容,說:「我這個莫家就是當年的……莫家!」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includevirtual=””.qrcode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5px5px;overflo: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padding-t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微信號ap_17K),《化魔決》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 ??「你開玩笑的吧?」趙武亮沉聲道。

「剛才那一劍招,趙家主難道沒有一點印象嗎?」莫天沒有直接回答趙武亮的話,而是反問了趙武亮一句。

趙武亮腦中回想起剛才那可怕劍招,莫天以丹成期的修為,一招殺死了孫德重創了孫凱坤,這一劍招的強大超出了趙武亮的認識,在他所知的各種武學法術中,從來不知道有人能夠通過武學或者法術越級殺掉比自己修為高的敵人,就算是偷襲也很難得手。

「噬天一劍……這的確是很強大的劍招……」趙武亮一邊回想當時那可怕的劍意,一邊低聲自語。突然,他的眼睛瞪大了許多,眼角有些微微抽搐的說:「噬天一劍……不會是那位……上仙留下的吧?」

莫天微笑不語,看著趙武亮身體輕微的顫抖,想來是想到這一招是誰創造出來的了。

噬天一劍很早就失傳了,就算是趙武亮也沒有真正見到過,不過他活了八百年,在七百多年前應該還有記得這一劍招的人,趙武亮應該聽說過。

趙武亮深深的吸了口氣,看著莫天的雙眼問:「莫上雲……是你什麼人?」

「是我莫家的老祖宗。」

趙武亮蹬蹬的往後退了兩步,雙眼有些失神,他還清楚的記得自己剛開始修仙的時候,他的師傅對自己說的話。

人類今日能夠在大地之上天空之下生活,全都是當初莫上仙為我們掙來的,千萬不要招惹莫家,不論是任何時候……

趙武亮沖毫不猶豫的沖莫天一抱拳,真誠的道:「趙武亮無意冒犯莫家,之前有得罪之處,還請莫家主多多包涵!」

莫天擺手道:「你不用對我這麼客氣,我抬出老祖宗來也不是為了壓你,只是想要對你證明,莫家在百年內會崛起,並且在這一屆的家族大會之上奪得第一,而關於公孫家族仙使一事,待我回去和老祖宗商量看看該怎麼做。」

「我相信莫家一定能夠崛起的。」趙武亮沖莫天點點頭,等回過神來,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驚叫道:「你剛才說什麼?回去和老祖宗商量?」

「嗯,這件事事關重大,確實需要回去和老祖宗商量商量。」

趙武亮很丟身份的吞了口口水,有些艱難的開口問道:「你說的老祖宗,應該指的……不是莫上雲莫上仙吧?」

「當然是莫上雲了,老祖宗不就一個嘛,還能有別人?」莫天感覺趙武亮的話有些可笑。

趙武亮這次激動的渾身都在顫抖,往前走了兩步,不敢相信的道:「不可能的!幾千年了,聽前輩們說莫上仙後來遭受人們的背叛,肉身被毀,應該已經死……呃,不是,應該已經離開了人世,怎麼可能……」

莫天抬手制止了趙武亮繼續說下去,開口道:「老祖宗肉身是毀了,但他用無上神通鎮住了自己的三魂七魄,成為了一個魂修者。」

「魂修者……對,如果是莫上仙的話,肯定有這個能力!」趙武亮當然知道魂修者的是什麼意思,能夠成為魂修者的人都是擁有無盡神通的。

等趙武亮將這個讓人震驚的消息消化后,突然沖著莫天單膝跪倒在地!

除了聽到莫天說話的慕容瀚田和柳清雅之外,所有人都被這一幕弄傻了,感覺比剛才莫天一劍殺死孫德重創孫凱坤還要有震撼力!

趙武亮是什麼修為?渡劫中期的修仙者,在人界任何地方都可以橫著走,幾乎是看誰不順眼都可以揮手解決的強者。莫天呢,只是一個丹成期修為的少年,趙武亮怎麼會給這個銀髮少年下跪呢!而且看模樣還是一臉的虔誠,這個世界真的變了嗎?貓都開始怕老鼠了嗎?

「趙家主,你這是做什麼!快起來。」莫天上前將趙武亮攙扶起來,就沖趙武亮這一跪,莫天就原諒了趙武亮之前的所作所為。說實話,趙武亮其實並不像孫廣志那樣的壞,他投靠公孫家族,是真的為了自己的家族打算,光是趙武亮還記得莫上雲對人類的恩惠這一點,就證明趙武亮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

「趙家願意追隨莫家的腳步,請莫家主原諒我的無禮,在此表示我最真誠的歉意。」

趙武亮的意思是之前對慕容家族的所作所為,和與孫家同流合污的作為。

「趙家主能夠如此明事理,我豈會為難,公孫家族仙使的事情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聽到,這也要多虧了趙家主才是。」莫天說。

趙武亮起來后嘆了口氣,看了看莫天又看了看自己的兒子,道:「莫家主真是少年英雄啊,與莫家主一比,我那兒子可真是不成材。」

莫天有些無語了,趙康的樣子雖然還是一副少年的樣子,但怎麼也有一百多歲了吧,自己可才十六歲,兩人能比嘛。

不過莫天還沒有傻到直接說出來,只是道:「貴子也很聰明,不過行事作風有些太過卑鄙了,還要請趙家主認真管教。」

莫天話一出口,趙武亮就明白莫天什麼意思了。自己兒子做的事情他都清楚,之前幫助孫家那個敗類孫德一起欺負一個小姑娘,現在得知那小姑娘是莫天的表妹后,趙武亮恨不得親手宰了這個兔崽子,如果下得去手的話。

「從今天起,如果犬子再敢做出一件壞事的話,我會親手清理門戶的。」趙武亮說道。

莫天點點頭,他相信趙武亮會做到這一點的。

「既然如此,我還要趕回去與老祖宗說一下仙使的事情,孫家的事情還要勞煩趙家主多多費心了。」

趙武亮應了一聲,他活了這麼多年,自然知道該怎麼做,從明天開始,孫家就要從四季城裡面除名了。

「莫家主,我明天就和公孫家族脫離關係。」 三界勞改局 趙武亮說。

「千萬別,既然已經走出了這一步,我們就利用一下。」莫天制止了趙武亮這麼做。

趙武亮一愣,問道:「為什麼?」

莫天笑著說:「千里之堤潰於蟻穴,有時候從內部進攻,更加容易控制局勢。」

趙武亮一聽就樂了,感情這銀髮小子是想要來個內外夾攻,趙家已經成為了他的武器,放入千里長堤中的蟻穴。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莫天看了看慕容瀚田,慕容瀚田對莫天點點頭,莫天的話他都聽見了,該怎麼做他自然也是清楚的很。

「那這裡的人?」莫天看了看那些已經被發生的一系列事情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的客人們,詢問趙武亮。

「莫家主放心,等會我會將這些人全部控制起來,今天這裡發生的事情也很簡單,莫家主得到一名神秘女子的幫助,不但擊殺了孫廣志、孫德和孫凱坤,還救走了慕容瀚田,沒讓我的鴻門宴成功舉行。」

莫天聽完后沖趙武亮笑了笑,轉身招呼柳清雅和慕容瀚田,帶著和其他人一樣不知所措的慕容太離開了孫家府。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includevirtual=””.qrcode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5px5px;overflo: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padding-t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微信號ap_17K),《化魔決》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 ??「莫少俠,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趙武亮怎麼對你……感覺很尊敬的樣子?」離開孫家府老遠了,慕容太終於將心中憋了半天的疑問問了出來。

「他並不是對我尊敬。」莫天道。

看慕容太鬱悶的的表情,莫天說:「你父親知道原因,回去有空讓慕容前輩和你說。」

「哈哈,小孩子一邊待著去,大人的事不用知道的太多。」慕容瀚田今天心情特好,本來慕容家都快要面臨滅族的危機了,可現在情況大幅度轉變,反而是孫家玩完了,慕容瀚田別提多開心了,也難得的開起了玩笑。

慕容太看了看走在柳清雅身邊的莫天,心中嘀咕:小孩子應該在那邊吧。

到了慕容家,莫天對慕容瀚田交代了幾句,讓他還是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平常要裝作一副和趙武亮水火不容的樣子,來欺騙公孫家族的眼睛。

「這我知道,莫少俠,我有個事想要和你說。」慕容瀚田將莫天拉到一邊,隨手布置了一道禁制,防止別人偷聽。

「什麼事?」

慕容瀚田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想要讓你幫我和你那老祖宗問一問,有空我能不能去莫家看看他。」

「看我老祖宗?我老祖宗有什麼好看的?」莫天奇怪的道,不就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嘛,又不是什麼國寶。

「你老祖宗在以前可是所有修仙者崇拜的偶像,嘿嘿,我就是其中之一。」

慕容瀚田這麼一說莫天倒也能夠理解,莫上雲在老一輩的心中的分量可是不輕的,慕容瀚田這要求倒是合情合理。

「行,我回去幫你問一下。」莫天點頭道。

見莫天答應了,慕容瀚田笑著拍了拍莫天的肩膀,說:「這事不算小,我就不留你們吃個飯什麼的了,等日後你們再來四季城,我在好好招待你們。」

莫天叫來了莫葉,將回去的事情一說,小丫頭有些不願意。

「哥,我能不能暫時不回去啊?」莫葉抱著莫天的胳膊嘟著嘴撒嬌道。

「為什麼?在外面被人欺負還沒被欺負夠?」莫天問道。

莫葉小臉有些泛紅,輕聲道:「我把我對你的……想法全都寫在留下的那封信上面了,現在回去……我老爸還不知道要怎麼訓我呢。」

莫天摸了摸莫葉的小腦袋,說道:「你回去你老爸高興還來不及呢,不會訓你的。至於你對我的想法……我在這裡要先跟你說聲抱歉。」

莫葉疑惑的抬起頭,問:「哥你為什麼要道歉呀?」

莫天嘆了口氣,略微有些尷尬的低聲道:「你對我的感情超出了兄妹之情,似乎莫家所有人都能看的出來,而我……直到看到你那封信才意識到。」

「噗嗤~」莫葉一下子笑了出來,趁機抱住莫天的腰說道:「哥你在感情上面木訥是出了名的,你要是能夠感覺到那就不是我哥了。」

被莫葉這麼一說,莫天更加的尷尬了,在慕容父子兩人充滿笑意的目光中,連忙施展開御劍飛行朝著莫家的方向飛去。

在飛行中,蕭千雪出現在莫天的背後,趴在莫天背上和莫天說話。

「公子,沒想到這一屆的仙使竟然是公孫家族,你打算怎麼辦呢?」

感覺到背後那柔軟的觸感,莫天精神一震,心跳加速了幾分,耳邊聽到蕭千雪問話,平穩了一下心神回答說:「人類的修仙者剛剛渡劫成功,進入仙界的時候,不管有沒有突破,都是沒辦法斗過仙使的,強行突破幾乎是不可能。」

渡劫期的修仙者渡劫成功后,可能立刻就會進入下一個修為等級,也就是仙界中最低的修為等級,也可能依然保持渡劫期的修為,需要修鍊一段時間才可以成為仙界中最低等級的仙人。

那麼現在的情況是,仙使雖然是仙界中實力最低的,也就是和渡劫成功的修仙者修為差不多,但他們對新的力量已經掌握的很好了,剛剛從人界飛升過去的修仙者就算和仙使一個修為,由於無法熟悉自如的控制更加強大的力量,也就很難戰勝仙使了,所以說強行突破幾乎是不可能。

而仙界有仙界的規矩,從人界飛升上去的人第一個見到的人就是仙使,仙使會指引所有剛剛到仙界的人該怎麼做,而一般情況下,仙使會將剛到仙界的人拉到自己所在的勢力中,來壯大自己的勢力。

比如說這一屆的仙使是公孫家族的人的話,那麼這些仙使肯定會優先將優秀的人給拉入公孫家族,至於看不上眼的,應該會送到仙帝那邊去。

仙使是仙帝千年賜封一次的,而仙帝的勢力就相當於仙界的官府,能夠與仙帝的勢力相抗衡的勢力不會太多,但莫天這些也是從一些典籍中了解到的,具體的只有進入仙界才知道了。

「所以公子的打算呢?」蕭千雪輕輕的用自己光滑的臉頰廝磨莫天的臉頰,那光滑細嫩的觸感讓莫天有種親吻的衝動。

好在莫天的定力還算強大,在伏魔劍震動幅度變大的瞬間強制穩定心神,這才沒有出醜。

站在莫天身前的莫葉小拳頭握的緊緊的,一臉醋意的偷偷轉頭看趴在莫天背上的蕭千雪。

「強行突破!」

蕭千雪一愣……

「可公子不是說剛剛渡劫成功的修仙者想要強行突破仙使的封鎖幾乎是不可能的嘛,怎麼……」

莫天笑道:「幾乎是不可能就代表還有一些可能,我若是羽化飛仙伏老與老祖宗肯定是和我一塊的,再加上你,來幾個仙使都不夠看的。」

蕭千雪這才想起來莫上雲和伏老的存在,是啊,一個莫上雲就可以掃光那些仙使了。

「那就這樣做不就好了,公子你怎麼好像還有些什麼顧慮。」蕭千雪問,如果這個方法可行的話,為什麼莫天剛才還會露出一些猶豫不定的表情呢。

「有老祖宗和伏老在的話,強行突破公孫家族仙使的阻攔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仙界究竟是什麼樣子,什麼情況我們都不清楚,突破了仙使的阻攔我們該去哪裡必須有一個計劃,若是隨便亂晃,公孫家族在仙界中發展的勢力會很快找到我們,老祖宗再厲害也不可能對抗仙界中的公孫家族,必須找一個落腳的地方。」莫天道。

「那莫家以前沒有成仙的人在仙界發展了勢力嗎?我們可以去那裡啊。」蕭千雪道。

莫天點點頭,眼睛微微眯起,眺望出現在視線範圍內莫家的輪廓輕聲道:「我就是這個打算。」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includevirtual=””.qrcode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5px5px;overflo: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padding-t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微信號ap_17K),《化魔決》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 ??莫雄風也不知道在做什麼,在院子里來回的踏步,不時的開始打坐修鍊,可沒過幾分鐘,又睜開眼睛,滿臉的焦慮。

莫天等人回來后莫家又熱鬧了起來,血靈、聖夢雨、穆婉柔等莫天的熟人都跑出來了,還有莫家弟子,整個沉悶的莫家因為莫天的到來而變的熱鬧起來。

穆婉柔永遠是最熱情的一個,毫不掩飾對莫天的愛意,衝上來就是一個擁抱,在莫天懷中全身發熱,如同在擁抱太陽一般。

莫天在穆婉柔額頭上面輕吻了一下,放開穆婉柔朝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莫正雄與流蘇兩人走去。

「爹、娘。」莫天沖自己的父母打了聲招呼。

「天兒,這位姑娘是……」莫正雄看了看跟在莫天身邊的女子問道。莫正雄和流蘇兩人這段時間閉關已經有所突破,雙雙達到了元嬰期的修為,但竟然還是看不透莫天身邊女孩的實力,不禁大感疑惑。

「這位是柳清雅柳姑娘,是我在外面一處遺迹中遇到的,和我一起回來是有事情想要和老祖宗……咳咳,和我上次帶回來的兩位前輩商量。」莫天差點說漏了嘴,中途連忙改口。

莫正雄沖柳清雅點點頭,柳清雅行了個禮后直直的站在莫天身邊,身上那如劍一般的氣質讓不少人都紛紛側目。

流蘇對莫天時不時從外面帶回來一個實力強大的女孩子已經習慣了,龍族血族的女子現在都在莫家了,多一個如劍一樣英氣逼人的女子也無所謂了。

當流蘇無意中看到藏在莫天屁股後面的小丫頭的時候,終於鬆了口氣,看來莫天出去的目的是完成了。

莫正雄也看到了莫天屁股後面的小尾巴,沖著莫雄風所在的方向吼了一嗓子。

「老弟,你女孩可是回來了,別再那裡裝用功了。」

從來沒有人感覺莫雄風的身法速度那麼快,幾乎是一溜神人就已經出現在了莫天面前,看到莫天屁股後面露出來的的兩個小辮子時,眼睛微微泛紅,用力的眨眨眼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一把扯住了一根小辮子用力一拉。

「呀!臭老爸,痛、痛、痛、快放手!」莫葉大叫著被莫雄風拽了出來。

「你還知道痛?你知不知道你那封信讓你老爸有多痛?」莫雄風鬆開手后瞪著眼道。

「對、對不起嘛,但我的感情確實是真的,我不想讓老爸你為難,只能離開莫家了……」莫葉低著腦袋不敢看莫雄風的眼睛,小手不斷的揪著自己的裙擺。

「你!」莫雄風舉起大手一副要打莫葉的樣子,莫葉腦袋一縮,緊緊的閉上眼睛準備挨這一下。

不管怎麼打,反正都打不掉我對錶哥的感情。小丫頭心中在吶喊。

婚約首席請走開 可莫雄風的巴掌並沒有落下,反而是一把將莫葉摟在了懷中,眼淚還是沒有忍住落下了一滴,深深的嘆了口氣道:「為難什麼,你都決定了,我這個當老爸的還能怎麼辦呢,怪只能怪老爸太寵你了。」

莫葉猛然露出了驚喜的表情,一把將莫雄風推開,望著他的雙眼激動的問:「老爸你願意成全我和表哥了嗎?」

莫雄風一個腦瓜崩敲在了莫葉小腦袋上,笑罵道:「你表哥可從來沒有說過他喜歡你,是你單相思好不好,老爸只是不管你對你表哥的感情了,如果你能讓你表哥接受你,老爸也不會反對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