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再次聽到周子強的聲音,楚柏秋終於反應過來了。

他翻過身看著周子強,一臉激動和不敢置信,「你……你是小強?」

小強一出,周子強的臉便僵住了,然後抱著他大哭出聲,「秋哥!你終於想起來了!」

楚柏秋被抱住,還有點不真實的感覺,總覺得眼前這一切都是虛幻的。

這都多少年了,他怎麼可能還有機會見到周子強呢?

「你……是真的嗎?」楚柏秋愣愣問道。

「秋哥,我當然是真的!」周子強鬆開抱著楚柏秋的手,認真地看著他說道。

看著周子強眼淚鼻涕都出來了,楚柏秋才有了點真實感。

「真的是你,還是那麼愛哭鼻子。」

這話一出,周子強哭得更大聲了,「秋哥,你想起來了!你真的想起來了!」

雖然倆人只是差了幾歲,但楚柏秋和周子強就不是同一類人。

楚柏秋一直都很冷靜自持,從來不會在大家面前哭。

可周子強不同,那個時候他最單純膽小,有點什麼事情就哭。

這麼多年過去了,楚柏秋最記得的便是周子強了。

當初最喜歡哭的是周子強,楚柏秋是從來不哭的。

可今天終於見到面了,楚柏秋也忍不住心中的痛苦和傷心,跟著嚎啕大哭起來。

他的哭聲悲切,好像要把這些年的苦都哭出來。

雲千幽他們在一旁看著倆人抱頭痛哭,也忍不住眼眶濕潤。

「你怎麼會在這裡?」

哭了好一會之後,楚柏秋才想起來問題,「對了,我怎麼也在這裡?這裡是什麼地方?」

周子強鬆開手,抹了抹眼淚,「秋哥,你是被小小姐帶回來的!」

「小小姐?」楚柏秋重複了一遍,剛哭過的腦袋有點沒轉過彎來。

「我好像見到小姐了……」他獃獃地說著,然後不經意地轉頭,在看到一旁俏生生地站著的雲千幽時,瞳孔一縮,脫口而出,「小姐?!」

脫口而出之後,他才反應過來,不對,這不是他們小姐!

這小姑娘比他們小姐長得更漂亮!

雲羅伊已經是少有的美女了,而這個小姑娘的風采更甚一籌!

「她不是小姐。」周子強笑了,楚柏秋就好像當初的他一樣,抓著雲千幽就叫小姐。

「她不是小姐?」楚柏秋還是傻乎乎的,「那她是……」

「她是小姐的女兒,咱們的小小姐!」

這話一出,楚柏秋整個人如遭雷擊,立刻失了神。

「小小姐?!」 楚柏秋有點反應不過來,「這是小姐的女兒?」

他覺得自己在做夢,做了十幾年的夢。

要不然,怎麼會突然就見到了小姐的女兒呢?他們小姐明明也就十來歲啊!怎麼可能就生孩子了!

「是啊,這是小姐的女兒,她叫雲千幽!」周子強帶著一絲驕傲說道。

「雲千幽?雲?」楚柏秋混沌的腦袋突然清醒了過來,「小小姐姓雲?隨小姐的姓?」

「是啊!」周子強點頭,臉上揚起大大的笑容,「咱們小小姐特別厲害!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你也是她救回來的呢!」

「什麼?!」楚柏秋覺得自己剛清醒了一下的腦袋突然又懵了,「你沒跟我開玩笑?」

「當然沒有!」周子強認真點頭,「小小姐可是最厲害的呢!要不是有小小姐在,你……」

這個消息衝擊力太強了,楚柏秋覺得自己這些年來白過了,所以沒能立刻理解周子強的意思。

冷魅老公小嬌妻 既然無法理解這個意思,他只能先轉移話題,「那小姐呢?她在哪裡?」

左看右看沒發現雲羅伊的身影,楚柏秋的臉色頓時大變,「小姐不會是?!」

後面那個字他沒敢說出來,就被雲千幽打斷了,「你放心,我娘現在很好,不過她現在不在這裡,她在洛林縣待得好好的。」

聽到雲羅伊還好好的,楚柏秋原本狂跳的心也終於慢慢平息了下來。

小姐還活著,那就好!

確定雲羅伊還活著,楚柏秋的腦子終於重新動了起來。

「你……說你叫什麼名字?」

周子強剛想說他已經介紹過了,就被雲千幽抬手攔住。

「雲千幽,我叫雲千幽,我跟我娘姓。」雲千幽重複一遍。

「你爹呢?他是誰?」他的眼神變得銳利。

「我爹啊……死了吧。」雲千幽聳聳肩,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就算沒死,應該也差不多了。」

雲千幽如此不孝的口氣沒讓大家有什麼特別反應。

在場的眾人都知道,雲千幽只有一個母親,父親什麼的,那都是浮雲。

「他叫宮易軍?」楚柏秋再問道。

「是吧。」雲千幽撇撇嘴,「好像是這個名字。」

看出雲千幽的不以為然和對宮易軍毫不掩飾的厭惡,楚柏秋的心中思緒複雜,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

但可以看出,這中間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讓她變成這個樣子。

「你和你娘……現在怎麼樣了?」

楚柏秋猶豫了一會,這才問出來。

雲千幽看了他一眼,看出他的難為情和不一樣的心思,微微一笑,眼中意味不明。

「我和我娘都很好,現在我們都過得很好。」她認真道,「我娘現在已經是武尊了,哦,很快就會成為武侯了。」

「小姐能修鍊了?!」楚柏秋驚訝地瞪大眼睛,滿是驚喜。

「是的,她已經可以修鍊了。」雲千幽點頭,「只是當初她吃的是假的育靈丹,所以才一直無法修鍊。」

「該死的宮家!」楚柏秋狠狠地錘了一把床沿,痛得他臉色都變了。

廢話,只用肉身的力量來對抗這些堅硬的東西,不疼死自己才怪!

但楚柏秋卻想起,自己已經無法修鍊了。

現在的他,已經不是當初前途無量的那個楚柏秋了!

想到這裡,他的表情頓時難看了許多。

感覺到他的低沉失落,周子強趕緊打岔問道:「秋哥,你這些年到底去哪裡了?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被問及這些年的痛苦,楚柏秋的表情頓時一變,渾身散發出冰冷至極的寒意。

房間內的氣氛有點沉重,壓得人都喘不過氣來。

好半天,楚柏秋才緩緩開口。

掌心刺 「當初,小姐被測出無法修鍊。之後,宮家給她找來了一顆育靈丹。但吃了育靈丹之後,她還是無法修鍊。」

楚柏秋的聲音低沉,語氣沉重,思緒已經飄回到了當年。

當初,雲羅伊吃了宮家給她找的育靈丹,還是無法修鍊。

雲羅伊無奈只能放棄,但楚柏秋卻覺得,宮家不懷好意,找的育靈丹肯定不是真的!

所以,他便出去尋找育靈丹。

但這一去,他就回不來了。

他被一群人抓走,帶回了他們的大本營。

之後,他便開始了痛苦的暗無天日的生活。

他每天都被逼著吃各種有毒的毒藥或大補的丹藥。人在屋檐下,他只能低頭。

那麼多東西進了肚子里,他所受到的折磨外人根本無法想象。

當時,他已經是武宗了。

二十齣頭的武宗,這是多麼強悍的存在!

但在那些人的手中,他只不過是一隻小小的蟲子,他們想要如何折磨就如何折磨。

在這些東西的摧殘下,他的真氣暴漲,迅速成為了武皇,然後又成為了武帝!

但是,這對他來說不是幸運,而是更大的痛苦的前奏!

因為他的抗體強,雖然被折磨得很慘,但還是咬牙堅持住了。

但正因為他的堅強,所以那些人變本加厲,在他的身上試驗各種毒藥。

他所經歷的痛苦,外人根本想不到!

但是,他都乖乖承受著,一點點卸下他們的防備。

幾年後,在一次難得的機會中,他終於成功從那裡逃了出來!

但是,逃了出來后,不代表他就此解脫了。

他的體內充斥著各種毒,而且他的真氣也無法使用,他的面容變得蒼老,他的身體變得虛弱。

他想要找到雲羅伊,但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能力回到帝都。

輾轉流浪后,他最後在深州城落腳。

而他並沒有什麼生存的技能,加上他幾乎已經是個廢人了,所以只能到碼頭去搬運重物。

一天天,一年年,他也這麼堅持下來了。

他能夠感覺到,自己身體里的毒已經越來越控制不住了。

往常他還能保持清醒,現在是吃著飯就會暈過去。

他不怕死,他只是想找到雲羅伊,看看她過得如何。

他很怕雲羅伊會過得不好,以宮家的狼心狗肺,她到底會如何呢?

「只是沒想到,在我臨死前,還能見到你們。」

說到最後,楚柏秋的臉上帶上了一絲笑容。

他說的話讓大家都紅了眼眶。

「你說什麼呢!」周子強皺眉瞪他,但因為眼中淚水,並沒有太多威懾力。 第六七一章兇手

楚柏秋心裡悲哀又平靜。

知道小姐現在過得好,他也就放心了。

「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小姐,別讓宮家的人再欺負她。」他對周子強說道。

周子強皺眉瞪眼,「你這是幹什麼呢!」

這話聽著怪奇怪的,好像在交代遺言。

楚柏秋笑了,那張皺紋遍布的臉上盛滿了安寧。

「我知道我現在的身體是怎麼樣的,你不用安慰我了。」

到了這個時候,他比以往都更加平靜。

「你也不用傷心,咱們能夠再見一面,這已經是老天爺最大的恩賜了。」

周子強心頭咯噔一跳,趕緊轉頭看向雲千幽,「小小姐,你不是說沒事嗎?」

雲千幽也被楚柏秋的臨終遺言弄得哭笑不得。

「秋叔,你已經沒事了。」她認真對楚柏秋說道。

「是啊,你已經沒事了!」

得到雲千幽的證明,周子強立刻說道。

「你們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的身體是什麼情況。」楚柏秋笑了笑,「小小姐,你長得和小姐可真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