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們小兩口,捨不得分開。」莫問調笑了一句。

「在一起久了,突然分開有些不習慣罷了,分開終究是遲早的事。」向月收拾起心底的惆悵,兩個預感都十分准,卻高興不起來。

「蘇家門第非凡,以你的身份想要明媒正娶恐怕不易,做一個妾室不成問題,看得出他非常喜歡你,將來的地位也不會比正妻差,你不用多想。」

莫問替她分析道。

「莫老是你想多了。」

越是大的家族越是重視門當戶對,這一點早在望天宗想致向月死地的時候,她已經清楚明了的體會到了。

不過她若真心想與蘇馳風在一起,門戶之見又怎麼可能阻礙得了?

戀愛的滋味不管多美妙,隱藏在深處的地方,始終有一抹痛楚牽動著她的內心,不會使她因愛智昏。(未完待續。) 「小烏你快跑,別管我……快跑!」

步入陡縣不久,前路一陣雞飛狗跳,就看見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慌不擇路地迎面跑來,頭髮散亂,滿身的污泥,像個小乞丐。

小女孩人小腿短,根本跑不快。

向月的雙眸不由波動了一下,那小女孩污泥的衣裳竟然是天星門特有的式樣。

跑在小女孩身後不遠的是一個二十齣頭的黃臉女子,沾著污泥的衣裳還沾著血跡,同樣是天星門的服飾,她一邊奔跑,一邊抓起路邊能抓的東西,向後面緊追不捨的兩個蒙面男子扔去。

兩個蒙面男子露在外面的一對眼睛精亮,都已達到小成境修為,強壯的手臂左右格擋,輕易震開了扔來的東西。

武夫階的黃臉女子剛與兩蒙面男子拉開了一些距離,立刻就被追近,眼見就要被追上。

向月快走幾步,橫插而入,攔在了那兩個蒙面男子的前路。其中一個蒙面男子眼睛凶光一露,揚起一掌,掌緣帶著淡白光芒,如刀刃般猛劈向月。

「攝魂!」

一股無形的仙力穿透了這個蒙面男子的天靈蓋,此人渾身一僵。

在烏麻族,向月的仙力增長不少,她想試試攝魂能夠定魂小成境修為的人多久的時間。

早在去烏麻族之前,在沒有消耗仙力的前提下,她可以連續施放兩次攝魂,所以面對兩個小成境修為的人,絲毫不會給她造成壓力。

定魂凶獸疾影豹十息左右,曾經定魂莫問,只有一息。

有了進步的仙力,是否能使攝魂的威力也有所增進呢?

「敢傷當家的,找死!」

莫問對向月脾氣溫順,但對其他人暴戾之氣絲毫未改,騰空一步,就跨到了這個蒙面男子的上方,一掌下去,就將人給擊斃了。

「啊!」

另一蒙面男子嚇得大叫,扭頭就逃,一個能騰空的人,凡是修鍊之人都知道意味著什麼,不逃的話,那就是找死。

陡縣沒有官兵駐守,行人見到殺人,早紛紛避開,無人多管閑事。

「莫老,跟我去追她們。」

沒有試驗出攝魂對小成境修為的定魂時間,向月無奈一笑,卻發現那黃臉女子拉著小女孩跑到了縣城門口處,一個轉彎就看不見了,連忙去追。

莫問自從稱呼她為「當家的」開始,真心實意的為她做事,騰身就到了前頭去。

「當家的幫你們,你們一句感謝的話都不說就跑了,真不像話。」

等向月跑出縣城,莫問像老鷹捉小雞似的將那黃臉女子和小女孩捉了回來,嘴裡哼哼著,就要將兩人扔到地上。

「莫老別傷了她們,我跟她們有點淵源。」向月趕緊制止。

莫問一聽,手一縮,止住了扔勢,將兩人輕輕放下。

「多謝姑娘相救。」

那黃臉女子驚慌的臉色,十分蒼白,趕緊謝恩,聲音卻掩飾不住的恐懼,緊緊摟著小女孩,剛逃脫出狼爪又入虎口了嗎?

兩人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

「你們不用怕,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你們跟我去旁邊。」

縣城門口行人往來不方便說話,向月帶著他們稍微走了一些路。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向月。」

向月從兩人沒有反應的表情上,可以看出她倆根本不知情,是費雲英沒有在天星門裡提過,還是她倆在天星門中的地位不高,不到能夠知情的資格?

「我來自始新天星膳樓。」

聽到這句,那黃臉女子和小女孩子的表情立刻露出了驚訝之色。

天星膳樓是天星門營利的店鋪,這是每一個天星門人都知道的事,那麼面前這個叫向月的人也是天星門的人了,就是不知是哪一邊的人。

一大一小兩人仍然十分戒懼。

叛亂髮生后,天星門分為兩派,一派忠於乾達婆,以聲討叛徒的費雲英為首。

另一方以新任門主馬媚為名,霸佔天星門,殘害忠良。馬媚一直不在門中,常堂薇閉門不出,職權最大的便是兩個長老,一個宇文水,另一個紫幽蘭。

自然紫幽蘭早已經被向月暗暗除去,這個消息馬媚一邊的人無從得知。

馬媚與方伯玉的關係在天星門裡已經不是秘密,桃花寨參與天星門變之中也順理成章,然而凡是天星門的人卻不知神秘女人的存在,這就是向月最忌憚警戒的事,才不得不下令捨棄根據地,以保全忠誠之人的性命。

「我是費雲英這邊的,不會害你們。」

向月美眸閃爍著睿色,她感覺得出那黃臉女子是費雲英這邊的忠誠之人。

天星門少有青壯年男子,因為男尊女卑的觀念註定女子大多處於弱者地位,天星門收留的大多是孤兒寡母,還有病殘老弱。

那兩個蒙面男子身強力壯,明顯不是天星門的人,只能是叛亂一方,說不定正是那神秘女人派來的。

不過讓向月意外的是,那黃臉女子沒有對向月提出疑問,反而問小女孩道:「小烏,她說的是真的嗎?」

向月眨巴了一下雙眸,對上小女孩那雙烏黑的圓眼睛,彷彿有被看穿內心的錯覺。

巫族後裔?

向月的腦海一下子跳出了這四個字眼。

意念一動,向月直視小烏眼眸深處,一片白霧茫茫,雖然看不見其他,但這片白霧對向月來說太熟悉了,在她第一次以魂魄之體進入腦海空間時不就是一片白霧嗎?

這是同一種性質的白霧。

小烏的魂魄具有修鍊仙力的潛質,而有這種潛質的人正是巫族後裔的特徵,不過小烏未成就魂魄之體,並不具有實質性的仙力。

「小珍姐,這位姐姐沒有說謊。」

小烏收回了注視向月的雙眼,認真的回答那黃臉女子。

「你叫什麼名字,費雲英回到天星門后,天星門發生了什麼,將你知道的告訴我。」向月問那黃臉女子。

那黃臉女子顯然是非常相信小烏的眼力,終於放下了戒心,告訴向月。

她叫周珍,天星門發生叛亂后她與小烏一起被關在地牢里,外界發生的事知道並不多,只知道關在地牢里的還有綠宮堂堂主梅姑和紅宮堂堂主洪萍等許多人。

在昏暗的地牢里不知被關了多少天。

一天牢門打開,褐宮堂堂主丁雪杏將梅姑和洪萍等修為較高的人帶走了,周珍等修為低下和小孩子被安排送出天星門,由丁雪杏的助手趙貞玉帶領去東陽郡柳家莊。

誰知剛出天星門不久就被紫宮堂襲擊,這群人中只有趙貞玉修為高點,其他不是小孩子就是像周珍修為低下的人,趙貞玉一人保護不過來,死了不少人,幸運的是不知從哪裡冒出一伙人衝散了紫宮堂眾人,周珍等數人才逃了出來。

紫宮堂倒沒追來,卻遭遇了一批蒙面人的追襲。(未完待續。) 周珍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幾次生命攸關的時刻總會出現一伙人衝散人群,這夥人也不跟蒙面人打,完全是製造混亂來的。

與周珍一起的人也被沖得分散了,最後就只剩緊緊拉著小烏的周珍兩人。

兩人慌不擇路,不辯方向,就逃到了陡縣。

聽完周珍所說,向月知道周珍在天星門地位的確不高,所知顯然不會多。

早在以前費雲英就告訴過她,丁雪杏假意投降,保全下了褐宮堂,想來是費雲英聯絡上丁雪杏將關在地牢的兩個堂主放出去,然後聯合幾個堂主共同對付兩個背叛的長老,這都是事先與費雲英商量好的。

向月叫白娟和其竽兩人帶著銀兩去通知費雲英,不管成敗如何,天星門的人必須換去衣裳,化整為零,到柳家莊聚合。

那伙製造混亂的人不用猜,必是田豐辰派去的,算他幫上了忙,至少周珍和小烏因此逃了出來,希望有更多的人活著吧。

至於那批蒙面人肯定是神秘女人的手下,向月心中後悔,剛才應該將另一個蒙面男子也擊斃,以那神秘女人的手段,想要從那蒙面男子口中打聽出什麼是不可能的。

那麼就見一個殺一個,否則難泄心頭之恨。

「沒人告訴過你們要換去天星門的衣裳嗎?」

向月微微皺眉,穿著天星門衣裳到處跑,這麼醒目的目標,豈有不被敵人發現?

「有,門中沒有多餘的衣裳,我們要去城鎮購買,銀兩都在貞玉姐身上,我們受襲分散了,我沒有錢。」

周珍回話,心中奇怪,不知道向月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姐姐。」

小烏拉了拉向月的衣擺,圓眼睛含著霧氣,欲哭的樣子,又帶著怯懼道,「張爺爺他們好可憐,仇堂主把他們都殺死了。」

向月揉了揉小烏的頭頂,憐憫道:「小烏別哭,也不要怕,告訴姐姐,張爺爺是誰,仇堂主又是誰,為什麼要把他們殺死?」

飽受恐懼與疲於奔命許多天的小烏「哇」的哭了出來,好像孤兒找到了分散的親人,撲到向月的身上,緊緊抱住她的腰,泣不成聲。

向月望向周珍,周珍的眼睛也紅了,畢竟是成年人,能夠控制住情緒。

天星門多年來收留了不少老弱病殘的人,小烏口中的張爺爺不過是其中一人,天星門這些年來入不敷出,窮困潦倒,吃飯都成了問題,但大家相互照顧,吃不飽卻還不到餓死的地步。

然而在發生叛亂后,原本紫宮堂的堂主錢幽蘭升任為長老,仇堂主成為紫宮堂堂主,當日就將一群年老體弱、有病和殘疾的人都殺了,堂而皇之的說是為了振興天星門,門中不養廢人。

周珍因為資質較差,修鍊成就有限,與年幼的小烏都屬於老弱病殘一類,好在兩人身體健康,平日里掃地做飯,幹活勤快,幸免於難。

那日血流成河,死了許多人,小烏親眼看到這一場血腥情景,受了不小的驚嚇,無怪乎到現在還在害怕。

向月蹲下身,抱住小烏,輕輕撫摸著她的背,安慰道:「小烏以後跟著姐姐,姐姐會給張爺爺他們報仇的。 天下第一妃 小烏一定餓了吧,我們進縣城去。」

「我們會不會給向姑娘帶來危險?」周珍擔憂。

「有老頭子我在,誰傷得了當家的。」莫問在一旁聽得清楚,哼了一聲,當他不存在啊。

「這位是莫老,是我們天星膳樓的鎮店長老。」

向月介紹了一下莫問,也沒隱瞞道,「莫老,天星門是我師父早年創立的,都是一些無家可歸的可憐人,你也聽到了門中發生了些變故,等我收復了天星門,我想把他們接到店裡,我會多開幾家店,讓他們以店為生,能夠溫飽。」

「當家的你……像你這樣好心的人真是……真是太可貴了。」

莫問聽了后竟然哽咽了,經歷過被人背叛,遭人暗害的他,尤其覺得好心人的珍貴。

向月倒是愣了一下,沒想到他還有這麼感性的一面,笑道:「我沒那麼好心,忠誠善良的人才值得我相幫,背叛者死。」

「對,當家的說的太對了。」

莫問突然變得一臉戾氣,「余不爭和魏豪違約加害我在先,我必不放過他們,當家的,以後若有他們的消息,請允許我為此事做個了斷。」

「莫老你放心,你答應我幫我看店的那時起,我們就是自己人,如果有他們的消息,我不會置之不理,記得要支會我一聲。」

向月印象中的余爭世為人隨和,就怕其中有什麼誤會,怕莫問衝動,使事情一發不可收拾,便有此一說。

向月牽著小烏的手,大模樣大樣走在陡縣的街道,周珍跟在後面,提心弔膽,生怕又有蒙面男子殺出來。

殊不知向月就等著他們能來,得以除去。

經過剛才周珍和小烏遇襲的地方,那個被莫問擊斃的蒙面男子不知被什麼人處理了,屍體已經不見。

經過一番談話,向月得知小烏是乾達婆五年之前所救,她的父母被北魏亂兵打死,當年她三歲不到,根本不知道父母是什麼來歷,所以絲毫不知她是巫族後裔。

自從具有魂魄之力后,向月對未發生而即將發生的事,預感特彆強烈,或許這就是巫族後裔天賦異稟之處,而小烏的天賦便是能夠識人謊言。

知道周珍和小烏連日逃命必定疲勞過度,不會有心思享受好酒好菜,向月在路邊買了些吃食,找了家客棧住下,然後一起吃。

安頓好了兩人,天色已近傍晚,由莫問在客棧保護她們,向月匆匆出去給她們各買了兩套衣裳,才休息。

天一亮,向月就帶著莫問四人離開了陡縣。

要在山林眾多的地方找人,實在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一路莫問不辭耗費內力,騰身半空四下眺望。

兩天後。

「五里左右有人打鬥。」莫問從半空中躍下。

「過去看看。」

向月等人火速跟著莫問趕往那邊。

遠遠就聽到兵刃撞擊聲和呼喝聲,到了近處,地上七、八具屍體,有二具是穿著天星門衣裳。

只見前方,天星門明顯勝券在握,二、三個天星門人圍攻一人,見狀,向月鬆了口氣。

不對!當中有三名蒙面人竟然協助天星門。

就在向月察覺不對勁時,周珍看清打鬥中人的面目,驚聲叫道:「是貞玉姐,她們有危險,那個人是仇堂主。」

「就是她殺死了張爺爺他們,姐姐,要為張爺爺他們報仇。」小烏伸手指向一個穿紫衣的人。

穿著紫色天星門衣裳的不正是叛變的紫宮堂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