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慕雲傾瞪大眼睛,就看著容衍將黑布蒙了過來,卻完全沒有反抗,接著,容衍湊近她耳邊,溫熱的氣息一點點傳來,「乖,不要輕易暴露出自己的能力,在這裡等著,不要將黑布拉下來,等我幫你取下。」

慕雲傾竟然鬼使神差的點頭了,就好似容衍的話帶著某種魔力,讓她很自然的就接受了。

伏海郡的人見此,全都惱怒起來。

「想要談情說愛還是去陰曹地府里吧。」男子冷笑一聲,看著容衍的眼神極其不屑,「兩個凡人還妄想跟我們斗嗎?簡直是做夢!」

男子話音剛落,脖子上就多了一隻手,袖長的五指鉗住他的脖頸,骨節分明。

只要對方一用力,他的脖子就會被擰斷。

所有人在這一瞬都愣住了,每張臉上都滿是錯愕。

這怎麼可能?一個沒有仙根的凡人,竟然可以在他們完全沒有看到和察覺的情況下,靠近到他們身邊。

「說的話真是讓人不爽。」容衍聲音很輕,雙眼冷漠到失去神采,幾乎全被死亡的氣息浸染。

只見他緩緩收攏五指。

被他控制住的男子立刻就咽氣了。

整個過程,周圍的人竟然都忘了要阻止,完全被男子身上的氣勢震撼住。

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在一個凡人手中竟然如螻蟻一般渺小,對方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將他們殺死。

這種感覺讓人恐懼,深深的恐懼。

男子身上彌散出來的死亡氣息,讓他們想要逃跑。

「幾個凝基後期的修為,根本就不需要本仙君以仙力解決。」容衍的聲音很小,卻鑽進了幾個人的耳中,炸開。 容衍的話如驚天霹靂,讓幾個人頭暈目眩。

剛剛對方說什麼?仙君?

這個人到底是誰?

就在幾人疑惑的時候,他們恍惚間看到容衍臉上出現了銀色面具,只不過再眨眼便消失了。一行人頓時驚恐萬分,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眼前的人是墨華君?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墨華君怎麼會沒有仙根?又怎麼會在這裡?更何況墨華君向來不喜歡多管閑事的。

可再轉念一下,下面那個女子好像就是墨華君收的徒弟……

眾人一下子傻眼了。

「哼,伏海老怪真的應該自己來才對。」容衍說著,抬手……

一道白色光暈在指尖跳躍閃動,緊接著,在這些人恐懼的眼神下,將其全部殺死。

一個活口也不留。

隨後他揮了揮手,屍體全都消失了。

這時他轉身,看著站在地上的慕雲傾,那條黑布依舊在眼睛上並沒有拿下來。

他敢這麼做,是知道只要慕雲傾答應了的事情,就會做到,她說了不會將黑布拿下來,那必然是不會拿的。

容衍緩緩落地啊,站在了慕雲傾面前,

對方一動不動。

容衍抬手,將黑布拿了下來。

陽光瞬間擠進眼中,讓慕雲傾的視線變得明亮起來,同時看到了容衍的臉,閃爍的光線下,容衍的面容再度和某張臉重合。

慕雲傾趕緊低頭,眨了眨眼睛,緩和了一下后才抬頭,這時一切變得清晰。

空中,那十幾個人全都消失了。

半點蹤影都沒有。

她甚至沒有聽到殺戮聲,沒有聽到嚎叫聲,只有幾句簡單的對話……

現在看起來,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空蕩蕩的天空,只剩下了藍天白雲。

「他們哪裡去了?」慕雲傾問。

「已經全都離開了,我師父的名號還是有用的,本來我還想動手,不過想到對方是修仙者,勝算應該不大,所以就放棄了,還是將師父老人家搬了出來,剛好伏海老怪當年受了點我師父的恩,所以……」

慕雲傾打斷他的話。

「剛剛,你跟他們說話的時候,沒有說到你師父。」

容衍一怔,而後笑道,「這種事情,當然不需要張揚了,小聲和他們交談便可以了。」

慕雲傾想起來,方才容衍的確壓低聲音說了什麼話的,難道是這個?

再看容衍的樣子,沉穩冷靜,目光堅定。

慕雲傾看著他,腦海中仔細回想剛剛容衍與那些人的對話,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覺得容衍有什麼在瞞著她。

可回想之後,又想不到什麼。

慕雲傾蹙眉,最終只能放棄。

「既然人已經走了,那我沒收拾一下也離開吧。」

「好。」容衍點頭。

兩人準備回去房中簡單收拾一下,然後還未進屋,便察覺到有人過來,傾覆而來的威壓比剛剛的那些修仙者更甚。

兩人停下腳步,扭頭看去。

「站住,我們的人剛剛在這裡失去了消失,你們做了什麼?!」

其中一人話音剛落,慕雲傾便扭頭看向站在她旁邊準備回房的容衍,「你,到底是誰?」 容衍的話如驚天霹靂,讓幾個人頭暈目眩。

剛剛對方說什麼?仙君?

這個人到底是誰?

就在幾人疑惑的時候,他們恍惚間看到容衍臉上出現了銀色面具,只不過再眨眼便消失了。一行人頓時驚恐萬分,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眼前的人是墨華君?

不可能! 玉堂嬌 絕對不可能!墨華君怎麼會沒有仙根?又怎麼會在這裡?更何況墨華君向來不喜歡多管閑事的。

可再轉念一下,下面那個女子好像就是墨華君收的徒弟……

眾人一下子傻眼了。

「哼,伏海老怪真的應該自己來才對。」容衍說著,抬手……

一道白色光暈在指尖跳躍閃動,緊接著,在這些人恐懼的眼神下,將其全部殺死。

一個活口也不留。

隨後他揮了揮手,屍體全都消失了。

這時他轉身,看著站在地上的慕雲傾,那條黑布依舊在眼睛上並沒有拿下來。

他敢這麼做,是知道只要慕雲傾答應了的事情,就會做到,她說了不會將黑布拿下來,那必然是不會拿的。

容衍緩緩落地啊,站在了慕雲傾面前,

對方一動不動。

容衍抬手,將黑布拿了下來。

陽光瞬間擠進眼中,讓慕雲傾的視線變得明亮起來,同時看到了容衍的臉,閃爍的光線下,容衍的面容再度和某張臉重合。

慕雲傾趕緊低頭,眨了眨眼睛,緩和了一下后才抬頭,這時一切變得清晰。

空中,那十幾個人全都消失了。

半點蹤影都沒有。

她甚至沒有聽到殺戮聲,沒有聽到嚎叫聲,只有幾句簡單的對話……

現在看起來,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空蕩蕩的天空,只剩下了藍天白雲。

「他們哪裡去了?」慕雲傾問。

「已經全都離開了,我師父的名號還是有用的,本來我還想動手,不過想到對方是修仙者,勝算應該不大,所以就放棄了,還是將師父老人家搬了出來,剛好伏海老怪當年受了點我師父的恩,所以……」

慕雲傾打斷他的話。

「剛剛,你跟他們說話的時候,沒有說到你師父。」

容衍一怔,而後笑道,「這種事情,當然不需要張揚了,小聲和他們交談便可以了。」

慕雲傾想起來,方才容衍的確壓低聲音說了什麼話的,難道是這個?

再看容衍的樣子,沉穩冷靜,目光堅定。

慕雲傾看著他,腦海中仔細回想剛剛容衍與那些人的對話,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覺得容衍有什麼在瞞著她。

可回想之後,又想不到什麼。

慕雲傾蹙眉,最終只能放棄。

「既然人已經走了,那我沒收拾一下也離開吧。」

「好。」容衍點頭。

兩人準備回去房中簡單收拾一下,然後還未進屋,便察覺到有人過來,傾覆而來的威壓比剛剛的那些修仙者更甚。

兩人停下腳步,扭頭看去。

「站住,我們的人剛剛在這裡失去了消失,你們做了什麼?!」

其中一人話音剛落,慕雲傾便扭頭看向站在她旁邊準備回房的容衍,「你,到底是誰?」 容衍扭頭看她。

「我是容衍。」

慕雲傾盯著他看,一雙眸子一眨不眨。

對方口中的消失,她想自己應該沒有理解錯誤。雖然面前的人不知道那些人去了哪裡,但她知道。

那些人死了。

所以容衍剛剛說的話……不是真的。

慕雲傾第一次覺得容衍除了讓人覺得強大,還很神秘,她對容衍身份的了解一直都只是蒼國鎮南王而已。

總裁假正經 「那現在這些人又找來了,是不是還要搬出來你師父呢?」慕雲傾突然笑了一下。

容衍面色不改,卻也沒有動。

他靜靜的看著慕雲傾,「當然了。」

慕雲傾此時覺得容衍讓她更加的捉摸不透了。

那就讓她看看,容衍會如何做。

只見容衍和她說完之後轉身,聲音幽幽的傳來,「你在這裡等著。」

慕雲傾沒有動,只安靜的看著容衍想要做什麼。

然而,當容衍剛邁步出去,空中突然傳來另外一道聲音,「伏海郡的人在這裡幹什麼呢,做見不得人的事啊?哦,不對,你們伏海郡的人做事向來是能將聲勢做的多大就多大,今天是怎麼了,竟然還幹起來偷偷摸摸的事情了?」

慕雲傾立刻抬頭去看。

發現雲笙帶著一行人出現在空中。

「是玄秘宗的人,我奉勸你們最好不要管閑事!」一名男子說道。

「哼,今天我們還真不是來管閑事的,我可是專門來的。」雲笙抬起下巴,桀驁的笑著,「你沒看到我帶了人來嗎?」

果不其然,在雲笙後面,跟了十幾個人。

「看來不需要我出手了。」

容衍轉身又走了回來,站在慕雲傾身側,有雲笙他們在,伏海郡的人起不了什麼氣候,自然也就不需要他們動手了。

見容衍退了回來,慕雲傾瞳仁微縮,深深看了一眼后又重新看向雲笙。

此時的情況,容衍當然是不會做什麼了。

他剛剛是不是知道雲笙會出現,所以才故意上前的?

慕雲傾不得知。

伏海郡的人見到雲笙後面跟來的人,全都遲疑了片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