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滅情,這不是妒忌,是東西兩方向來水火不相容。在天魔與西方神殿中,我寧願選擇與天魔為伍,至少他是光明正大的魔。他們那群神棍的存在,與東方的瀛洲里那群東瀛武者一樣噁心。」

看了一眼這個固執到近乎變態的老男人,滅情師太眯起雙眸。這個男人,對東瀛存在著絕對的敵意,只要是東瀛乃至瀛洲的人,不管是不是古武者,只要被他碰上,下場絕對是死無全屍。當然,對西方諸國,他也帶著仇恨。不過,這一切都不怪他,在他剛剛出生的那個年代,華夏正遭受著來自八國國家的侵略。在他長大一點后,華夏正處於風雨飄搖中,當他中年後,華夏更是被東瀛國險些滅掉,他的家人在那一場劫難中,被侵入華夏的東瀛國士兵殘殺,南京那三十萬生靈中,便有他一家十幾口。因為內心滔天的恨意,他這個上個古武戰場里的幸村者,終於覺醒,而後劍破蒼穹,以最跋扈囂張的姿態進入到蓬萊,后拜入蓬萊最大的宗派中成為了一名固執到近乎變態的異類武者。三大仙山大戰的真正拉響,最大的原因便是他的出現。自從他出現,蓬萊與方丈兩山與瀛洲的戰鬥便從暗地裡拉上檯面,瀛洲更是藉此機會發動了上百次偷襲。每一次戰鬥,殺敵最多的,便是張楚這個帶著兩世記憶的異類。

他總是以邪魔的殘忍手段來維護他內心深處那永不熄滅的正義之火,正道中人見到他,他是和藹可親的。邪道中人見到的,他是邪惡而殘忍的。他更是一個近乎瘋狂的愛國者。

「我們走吧!很顯然天魔已經在暗中布置一切了,我們也是時候做準備應對接下來的暴風雨。」一直沒有說話的神秘人看了一眼沉默的滅情師太,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他馬上騰空而起,在高空拉出一條長長的弧線瞬間沒入雲端。

見那男子離開,滅情師太也在看了一眼張楚真人後騰空飛去。

張楚真人沒走,而是在環視了四周一圈后,面色微微一沉,「出來吧,朋友。」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一直站在山腳的李君臨面色微微一緊,他早就將氣息隱藏了起來,還是被張楚真人發現了,真是一個妖怪一般的存在呢。

正當他準備走出去時,他對面的山峰上突然閃出一道身影,而後穩穩地落到張楚真人身前。

桑弘虯!

看著落到張楚真人身前的身影,李君臨不禁一愣。桑弘虯還真是無處不在,不過,他不明白桑弘虯為何選擇在這個時候出現,要知道,張楚真人的強大可不是現在的他能所匹敵的。

看著落下的桑弘虯,張楚真人眼中閃過一抹殺機,冷冷地問道:「是閣下帶走了木川?」

「木川?」桑弘虯炸了眨眼,笑著說道:「我乃堂堂夜靈家族大少爺,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可不會去做。」

「你是夜靈家族的人?」張楚真人瞳孔一緊,眼中殺機再次暴漲,「閣下身為夜靈家族的人,為何不遠千里來到華夏,難道夜靈家族又在打華夏古武界的主意?」

「前輩誤會了。」桑弘虯臉上笑容依舊,「我雖然是夜靈家族的人,但從小在華夏長大,更是華夏古老的諸子百家中陰陽家的傳人。我現在的身份,乃是陰陽家大弟子。」

「你是陰陽家人?」

「如假包換!」

「敢跟我去蓬萊么?」張楚真人眼中的殺機未減,沉聲說道:「到了那裡,你是不是陰陽家的傳人便知。」

「正有此意!」

「走吧!」張楚真人也不怕桑弘虯逃跑,話音落下的同時便轉身騰空飛去。

見張楚真人說走就走,桑弘虯嘴角閃過一絲奸詐,隨即轉身看向李君臨的方向。

與此同時,李君臨也抬頭向他看來,在他身邊,赫然躺著失去知覺的木川。

桑弘虯向李君臨輕輕點了下頭,馬上騰空緊追張楚真人而去。

「老闆,你抓這人來做什麼?」目送桑弘虯離去,顧傾城看了一眼地上的木川,接著說道:「他是三大仙山的人,將他抓到這裡,會不會引來三大仙山的人前來?」

「無礙,」李君臨緩步走到木川身前蹲下,輕聲道:「張楚真人他們沒有來尋找此人,說明此人在三大仙山地位並不高,他的消失或許有人會過問,但不會有人為他大動干戈。但他對我來說,卻是很重要,有他在,我便可了解一下三大仙山的情況了。」

「老闆難道要去三大仙山?」

「我不知道,」李君臨搖了搖頭,接著說道:「我只是憑感覺罷了,如果三大仙山與西方神殿是駕馭在這個古武界上頭的存在,那早晚有一天,我會去那裡。最重要的是,那裡總是有一道聲音在呼喚我,就好像當初的入海口一樣,我被一道來自靈魂的聲音吸引。」

「哦。」顧傾城眨了眨眼,是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入海口一戰,我並不關心。我來到這個世界,除了美人圖,其他的事情我都不關心,不管是活著的,死了的,還是半死不活的,我都不關心。而我現在做的一切,全憑感覺,我也相信,來自靈魂的那道聲音,是真實的存在,更可能,那是典賣靈魂之前的我。」 崑崙秘境中,崑崙子安靜地躺在總殿廣場上,一襲白布裹著的他,幾十年來第一次如此安靜,而他的這安靜,讓廣場上所有人有點喘不過氣來。

在他身前,龍崎同樣安靜地站著,他雖然身上有崑崙掌門的信物,但幾乎全軍覆沒的崑崙秘境中只有少數幾個崑崙弟子還勉強站著,他這個臨時的掌門,形同擺設。在他身後,密密麻麻地站著從五台山趕回來的五台弟子。

華夏古武界四大巨頭,如今已去其三,只剩下五台一脈。只剩下五台一脈的四大巨頭,再以無法支撐華夏古武界的大旗。

一陣狂風掃過,安靜的廣場上響起了衣衫被帶動的聲音,一直站著不動的龍崎也在此刻微微動了一下,隨後一言不發的單膝跪了下去。

從他來到這個崑崙秘境,崑崙子就是瘋瘋癲癲的,崑崙子更是令人討厭的存在,因為他瘋癲,在他眼裡,一切都是玩物,每個崑崙弟子都是他的玩伴,也正是因為這些,他的存在讓除軒轅天華以外的所有崑崙弟子所討厭。而現在,從花澤淚嘴中得知了一切的他,終於在這個令他討厭的瘋老頭身前跪下了那從未跪過的膝蓋。

在崑崙一脈大難臨頭的時候,誰會想到,這樣一個讓崑崙上下都討厭的存在居然守住了崑崙,更是守住了那傳承千年的崑崙總殿。每個崑崙弟子都很清楚,崑崙總殿一旦被摧毀,傳承了千年的崑崙派將從此消失在古武界的舞台上。因為這總殿是整個崑崙秘境的核心,是所有崑崙重要傳承信物保存的地方。

「師叔,一路走好。」

單膝跪下后的龍崎緩緩抬頭,注視著那張在這一刻無比和藹滿是皺紋地臉龐,接著輕聲說道:「這些年來一直對你抱有偏見,但因為掌門幾番相勸,弟子們才沒有表現出來。現在您用您的瘋癲守護了崑崙一脈千年的傳承,讓弟子無顏面對。弟子向你發誓,只要弟子不死,崑崙不滅!」

龍崎此刻的這番話,讓他自己都沒想到,在未來的那麼一天。他以與崑崙子同樣瘋癲的姿態,讓崑崙一脈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當然,站在他身後的那個男人,不再是崑崙子,更不是軒轅天華,而是那被世人稱為魔的男人。

花澤淚一直沉默著站在一邊,與五台山趕到的武者一樣保持著絕對的沉默。這個四大巨頭間的劫難,同樣也是整個華夏古武界的劫難。如今的四大巨頭已經名存實亡,而四大巨頭的存在,一直是制衡著華夏古武界的關鍵。現在四大巨頭已去其三,華夏古武界中一些邪惡中人必將因此而興風作浪。制衡著古武界與普通人世界的紅鼎陳浮屠走了,制衡著華夏古武界的四大巨頭不存在了,這世界,還不亂?

所有的平衡不再存在,正是群魔亂舞的時代!

此刻的花澤淚無法想象,接下來的華夏,將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古武界中人進入普通人世界?基本被壓死了的**中人藉助古武者死灰復燃?

這一切的一切,沒有人能預料得到,當然,顧傾城這個先知能力者或許能洞悉這一切!

四大巨頭在葉洛帶領的八百紅甲陪同下終於走進了崑崙秘境,原本準備以殘軀瘋魔一回的四大巨頭,在走進崑崙秘境見到裡面地獄般的畫面后,他們知道,戰鬥已經結束了。

一直跪在崑崙子身前的龍崎在感知到四大巨頭的氣息后,突然站起,轉身便向廣場入口閃去。

他剛剛閃到入口,四大巨頭便出現在他視線中。

當他見到軒轅天華的瞬間,這個年近中年的漢子,終於忍不住,視線瞬間模糊,整個人更是無助地跪下。

「掌門!」看著走近的軒轅天華,龍崎抬起頭,哽咽著說道:「崑崙,完了。」

龍崎話音落下的同時,站在廣場上的所有人馬上向兩邊散去,為他們讓出一條大道。

大道盡頭,是一襲白布包裹著的崑崙子。

視線第一時間接觸到那白布中躺著的崑崙子,軒轅天華身子微微顫了一下,不過,他馬上恢復正常,沉默著一步步向崑崙子靠近。

緊跟著來到這廣場上的葉洛第一時間便見到了站在崑崙子身邊的花澤淚,當軒轅天華走到崑崙子身前的同時,他馬上快步來到花澤淚身邊,四周環視了一圈后輕聲問道:「大當家呢?」

「追女人去了。」

反應遲鈍的葉洛兩眼一瞪,沒好氣的說道:「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去——」

話還沒說完,他馬上面色一喜,「你是說!」

「嗯。」花澤淚點了點頭。

「大個子也去了?」

花澤淚再次點了點頭。

「真好,」葉洛將身體放鬆下來,接著輕聲說道:「我聽聞大當家開酒吧的時候,身邊有幾個女人。真希望她們都能回到大當家身邊。」

「這應該不關你這小屁孩的事吧!」

「什麼小屁孩,我都十七了。」葉洛狠狠地瞪了一眼花澤淚,接著說道:「再說,這怎麼不關我事了,那些女人的安全可是直接關係著紅鼎的崛起與否。若是今天被抓一個,明天被抓一個,大當家還怎麼操心紅鼎崛起的事。」

花澤淚微微一愣,詫異地看了一眼葉洛。這傢伙雖然歲數小,但看事情卻是這般清晰。若再給他點時日,恐怕又是個人精要誕生了。

就在這時,天上幾道身影劃過,不等眾人回過神,李君臨帶著顧傾城穩穩地落到廣場上。

他剛剛落下,一路追趕終於追上李君臨的趙鯉昆肩扛著昏迷著木川也飄落了下來。

「真是一群殘忍的傢伙呢!」

落到廣場上的李君臨掃了一眼躺在地上屍體,然後翹首看向軒轅天華等人所在的方向,眉毛微微一皺!

他很明顯地感知到了四大巨頭的生命氣息,正以驚人的速度消失。

什麼人,居然能讓四大巨頭以這樣的方式死去?

「是煉獄。」一旁的顧傾城彷彿知道李君臨心底在想什麼似的,輕聲說道:「在天山秘境的時候,他們便身受重傷了。」

「他怎麼會這種武功?」

「怎麼了?」顧傾城詫異地問道。

微微頓了一下,李君臨猛地瞳孔一緊,冷冷地說道:「這是美人圖上唯一一個西方女人所攜帶的武功,他一定找到了那個女人。」

「什麼武功?」

「魂絕!」 華夏古武界四大巨頭遭遇毀滅性的劫難,天山,青城,崑崙三派名存實亡,唯剩下五台一脈獨撐大旗!

先是制衡古武界與普通人世界的紅鼎陳浮屠如流星般隕落,再是四大巨頭的名存實亡,華夏古武界的內亂,終於爆發!

被四大巨頭死死壓制了多年的門派,隨著他們的隕落而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而被紅鼎壓制的華夏黑惡勢力,也在四大巨頭遭遇劫難后死灰復燃。他們更是與古武界門派相互合作,漸漸地,黑惡勢力的成員被輸送進古武門派,而古武門派也派出門下高手進入黑惡勢力助紂為虐。

不少古武門派更是為了他們需要的利益,派出門下精英公然創立黑惡幫派,憑藉著強大的古武走私,販毒,更有甚者,將腳步跨入到了軍火交易的行列…

崑崙秘境中,軒轅天華在生命走到盡頭前為崑崙子舉行了一場不算盛大的葬禮,葬禮結束的同時,四大巨頭也倒了下去。

在生命流失殆盡的最後一點時間裡,四大巨頭均傳話要見李君臨。

聽到四大巨頭要見自己的李君臨很是詫異了一下,在這個時候,他們要見應該是他們門下的弟子才對。不過他沒有猶豫,一個人走進了四大巨頭所在房間。

剛走進房間,李君臨頓時愣在了當場。

只見四大巨頭均紅光滿面地坐在椅子上,見他走來,四人的視線馬上齊聚在他身上。

不過,他愣了一下后馬上釋然,很顯然,此刻的四人已是迴光返照了。

不等他徹底回過神來,坐在最前頭的軒轅天華猛地站起,而後在李君臨驚訝的目光中一閃而至,掌心同時貼在他左胸。

在軒轅天華掌心貼在他左胸的瞬間,李君臨本能地向一邊閃去,同時警惕地看著軒轅天華,沉聲問道:「前輩這是為何?」

「果然如此!」

僅僅貼了李君臨左胸一下,軒轅天華便得到了自己的答案,只見他緩緩抬頭一眨不眨地看著李君臨,「君臨小友,老夫如此,實乃逼不得已。因為我們四人的生命都走到了盡頭,我們必須看清你到底是誰。所以,剛剛冒昧了一下。」

「我到底是誰?」李君臨微微一愣。

「是的。」青佛站了起來,接著說道:「我們就長話短說吧,請問小友,你心臟可曾受過傷?」

「心臟受傷?」李君臨此刻是完全跟不上四大巨頭的節奏了,再次愣了一下后,他眼前馬上浮現制服酒吧門前第一次與桑弘虯戰鬥時,因為一時大意被桑紅虯一劍洞穿了心臟,當時的他更是被崩塌的酒吧埋葬。不過,他並沒有感覺到生命的威脅,僅僅在被埋葬了片刻后便恢復了正常。但因為當時戰鬥忽略了這一細節,若不是青佛此番一問,他還真將這事忘在了腦後。

見李君臨沉默下來,青佛輕輕點了點頭,向軒轅天華點了點頭,道:「看來有那麼一回事了。」

「不管再強大的武者,只要心臟被洞穿,幾乎不可能活下來,哪怕有真氣護著心臟。而他活下來了,只有一個可能,他沒有心臟。」

「是的。」青佛話音剛剛落下,軒轅天華馬上點頭,接著說道:「我剛剛沒感覺到他的心跳,更是能感知到他心臟處是空的。」

「這就對了。」

一直沉默著的雪自然也站起來,緩步來到李君臨身前後接著說道:「君臨小友,我相信,來到這個世界的你,或許帶著某種使命,但拋開這使命后,你完全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更不知道,你活著還有什麼意義。而因為這些迷茫,你對所有人的生死都不在乎,對所謂的爭霸也好,勾心鬥角也罷,都不感興趣。」

「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我們得出一個結論。你是黃泉老祖的唯一弟子,天梟!當然,這僅是你在華夏古武界的名字,在西方的古武界,你還有一個名字,天魔!你歷經六世輪迴,只為第七世的你能蕩平一切,殺你想殺的人。但是,你知道就算你歷經六世輪迴,也不可能在第七世戰勝整個世界的強者,於是,你在每一世隕落之前都將那一世的神功封印在了一名女子身上,因為那名女子得到了你的一些力量,她們就算死去,也會在輪迴轉世后將你的神功帶著轉世。而你為了確保在輪迴轉世后能認出那個攜帶了你神功的女人的音容相貌,你便將她們畫在了一張畫卷上,於是便誕生了美人圖的傳說。現在的你已是第七世了,所以,美人圖上一共有七個女人。前六世轉世過來的六名女人,都帶著你的神功秘籍。而這一世的那個女人,則在你將心臟移出,靈魂典賣之前得到了你所有黑暗的力量。你沒有心臟,是你以無上法力將心臟保護在了一個只有你知道的地方,只要你心臟不滅,你就不會再死,不會再歷經輪迴之苦。將靈魂典賣,不過是個假象,因為你還沒找齊美人圖上的七個女人——」

「當然!」

雪自然不管李君臨聽還在沒聽,視線一眨不眨地看著李君臨,接著說道:「我們這一切都只是推測,畢竟,你很在乎第七世的轉世。所以你很早就在布置著一切,當今的全球古武界,有不少你的信徒,其中不少人更是將靈魂典賣給了第一世的你,從而獲得你部分的黑暗力量禍亂天下。不過,我還是確定,你就是天魔。我們之所以將還未覺醒的你叫來,不為全球,只為華夏古武界!」

說這一席話后,雪自然沉默了下來,但看著李君臨的視線始終沒有眨一下。

李君臨此刻的內心是震撼的,他完全沒想到,四大巨頭居然將這一切分析得如此透徹,但他是不是天魔這一點,他自己也很懷疑。不過,他確實將靈魂典賣給了第一世的天魔,這世界難道有人在輪迴轉世后將靈魂典賣給上一世的自己?

這未免太荒誕了。

不過,有一種可能,那便是第一世的靈魂不滅!

一陣沉默后,李君臨看了四大巨頭一眼后開口說道:「如果,我真是天魔的第七世轉世體,四位前輩將如何?」

「求小友一件事。」

雪自然眉頭輕輕跳了一下,接著說道:「就算你是天魔,體內也流淌著身為炎黃子孫的血液,所以,希望你在我們四個老傢伙死後,將華夏古武界守好!有一點我們很像,那便是,除了華夏古武界以及整個華夏以外的一切存在,我們從不在乎。」

依然不給李君臨說話的機會,一旁的軒轅天華接過話,面色凝重地說道:「我們很清楚,在我們死後,華夏古武界將爆發前所未有的內亂,古武界的內亂,將可能會波及到普通人的世界中去。在這個時候,必須有一個人站出來將內亂平息,重新制定華夏古武界與普通人世界的秩序。在這個時候,我們能找的人,只有你。」

「我?」

李君臨微微一愣,「為何是我。」

「唉!」軒轅天華微微嘆息一聲,道:「這也怪華夏古武界這五十年來人才凋零,就算有那麼幾個天才,也因為各種原因消失了。當然,我們選擇你,只是我們四大門派的一個選擇。你能否擔任新秩序的制定者,還需要一個人的肯定。」

「誰?」

「蜀山秘境,韓楊!」

。 蜃南市北。

因為冷不為葬身於蜃北后便一直緊閉的野狐幫大門,終於在陽光升起的同時悄然打開。

而敲響野狐幫大門的,是三名身著中山裝的年輕男子。打開大門的野狐幫成員見是三名陌生男子,不禁微微一愣,隨即詫異地問道:「你們找誰?」

「找你們當家的。」

為首的一名年輕男子眨了眨眼,笑眯眯地說道:「我知道你們野狐幫在冷不為葬身蜃北后便徹底沒落,我們現在過來,就是找你們現在的當家,共商大計,讓野狐幫成為蜃南乃至整個華夏的數一數二的幫派。」

「就憑你們?」野狐幫成員掃了三人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哪裡來的回哪裡去,爺沒心情和你們玩。」說完,順手將門狠狠地關上。

不過,門剛剛關上,馬上被一道狂暴的力量撞開。只聽得嘭地一聲悶響,結實的大門應聲破碎,那名野狐幫成員更是被強大的衝擊力震得口吐鮮血倒飛出去。

一拳將大門轟碎的男子舉步跨進門內,在環視了四周院子一圈后,他嘴角彎起一抹冷笑,「昔日蜃南數一數二的幫派,居然沒落到這等地步。冷不為若是地下有知,就算死也不瞑目啊。」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院子四周馬上湧出十幾名野狐幫成員,其中幾人手中更是拿著手槍,槍口在第一時間將三名不速之客鎖定。

「讓你們當家的出來吧,」無視那一支支鎖定自己的手槍,男子緩步向前,接著冷冷地說道:「識相的,就放下你們那些沒用的傢伙,不然,你們的下場將會如那道大門一般,死無全屍。」

「是誰找我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