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玄陰現身之後,純陽這才說道:「阿雲,陰陽鏡現在已是與你融為一體,只要你心神一動,他的儲存空間便是自動打開,而你現在,就可以將陰陽鏡召喚出來了」。

聞言,葉雲便是點了點頭,隨後隨手一召,旋即那陰陽鏡,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上,然後心神一動間,那陰陽雙魚的交界之處,便是隱隱的射出了一道水晶般的光線,而伴隨著那光線的出現,那交界之處的弧線,隱隱的打開了一條縫隙,而也就在那縫隙打開的一瞬間,一股奇特的吸力,便是突兀出現,然後在葉雲將陰陽鏡對著那九系靈物接近而去之後,那所放置著九系靈物的寶匣,便是漂浮而起,然後,就盡數的被那股吸力,吸進了那陰陽鏡中心的那條縫隙之中。

收好九系靈物之後,葉雲便是又將陰陽鏡召回了體內,而玄陰,也是隨之回到了葉雲的體內。

而收好靈物之後,密道之中也是顯得空蕩了起來,可是葉雲卻是走到了這密道盡頭的那堵牆的近前,隨後,在牆壁之上,摸索了一番之後,他的手,便停在了一塊稍微凸出一點的青石磚之上,然後用力這麼一推,旋即,整個牆面都是開始震動了起來,而隨著那牆壁震動的越加厲害,那牆壁便是以中心為界,開始向著兩側是緩緩地挪了開來。

片刻之後,隨著牆壁振動的停止,一條通道,便是在葉雲的前方出現,而葉雲在建到通道出現之後,便毫不猶豫的,便是邁步走了進去。

而就在葉雲走進通道之後,那堵牆便又是合攏而上,而此時的葉雲,則是站在了一間不算太大的密室之中,可是,這密室之中,表面看來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但葉雲卻是在此時,雙手飛快的結印,然後,在手印結成之後,葉雲的嘴裡便是叨叨咕咕的也不知道在叨咕些什麼,可是就在葉雲那叨咕之聲落下之後,葉雲結成的手印,便是猛然拍地,旋即葉雲一聲大喝,道:「給我起」。

而伴隨著葉雲這一聲的落下,這間不算大的密室中心處,便是緩緩地升起了一個兩米多高的石台,隨後,在石台完全的停止下來之後,葉雲便走到了那石台的一側,接著像拉門一般,就將一面看似石壁的牆面給拉了開來,然後,展現在葉雲眼前的,便是一具看似像龍一般的黑**獸的屍身,而葉雲本來是不認識的,但是有著歐陽海川的靈魂記憶,葉雲才知道,原來這隻看起來形狀有些像龍,通體成黑色的魔獸,就是那可以利用左眼來控制於人的「幽冥鬼蛟」。(未完待續。) 幽冥鬼蛟的屍身被純陽從那升起的石台的石櫃之中給取了出來,然後便是擺放在了地面之上。

幽冥鬼鮫的屍身一經擺好,它那龐大的身體,才完全的展現在了葉雲的視線當中,就見著幽冥鬼蛟的身軀,足有數十丈大小,水缸般粗細,全身呈現純黑之色,葉雲站立在幽冥鬼蛟的頭顱前端,竟然是連其鼻子的高度,都是沒有達到。

葉雲目光直視之處,正是這幽冥鬼蛟的左眼之處,但很顯然,它的左眼已經是被人在它臨死之時給取下去了,成黑洞一般的眼眶之中,黑色的血液已經是結成了血枷,但是可能是那石櫃里有著保存東西的特效,儘管不知這幽冥鬼蛟已經死了多久,可它的肉身,卻是保存的相當完好。

葉雲通過幽冥鬼蛟的靈魂記憶得知,其實幽冥鬼蛟的全身,不僅只是左眼可稱寶物,而是它的全身上下,都是可以稱得上是絕對的寶物。

而葉雲之所以來此,就是想將這幽冥鬼蛟的屍身,給弄走。

繞著幽冥鬼蛟走了一圈,葉雲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將自己的腰帶給取了出來,隨後對其一召,隨後,那龐大的幽冥鬼鮫的屍身,便是被裝進了空間腰帶之中。

見到葉雲收起了幽冥鬼蛟的屍身之後,純陽這時才走到葉雲的近前,隨後開口笑著說道;「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我想,我們三人接下來可能要忙起來吧」。

聞言葉雲嘿嘿一笑,然後撓了撓頭,訕訕的笑道:「嘿嘿,還是純陽前輩懂我!」。

看著葉雲此刻那燦爛的笑臉,純陽也是會心的一笑,隨後又是在次的開口說道:「我們忙不忙倒是小事,但我現在就像知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出去,如果這裡在沒有什麼值得你去關注的東西的話,我想我們還是儘早離開這裡的好,畢竟時間太長,你就不怕你那兩個小女友傷心難過嗎」?

「是啊」葉雲被純陽這麼一點撥,這才意識到這一點,隨後,也不做過多的停留,轉身就對著出口行去。

而由於有著歐陽海川的記憶,走出密室也很是容易,隨後,在大約過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后,葉雲便是已經出現在了,一間寬敞而且豪華的房間之中了。

這裡是歐陽海川所居住的頂樓之中,而這裡的布置,絕對可以稱得上,富麗堂皇,如果要是與皇上的寢宮相比,葉雲感覺也是不逞多讓。

來到這裡,葉雲便是有停住了身形,隨後對著牆角處的一張寬大的紅木桌走去,然後,雙手按在那紅木桌上所擺設的一隻筆筒之上,隨後用力的一轉,隨後,葉雲身後的那堵牆,便是在吱呀之聲中,向著兩側是打了開來。

而就在那牆壁打開之後,葉雲與純陽,便是見到,一套全身呈現出一股雷系波動的鎧甲套裝,此刻正掛在裡面,而且裡面不僅只是有著整套的鎧甲,而且還有著一把閃爍著絲絲雷弧的紫色長槍。

葉雲看著這套鎧甲與那把紫色長槍,旋即臉上便是洋溢上了一抹無以復加的興奮之色,然後激動無比的說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堪比下品聖寶的高級靈寶套裝,雷龍戰甲嗎!太好了!太好了!」。

此時葉雲激動的神情難以用語言來表達。隨後,葉雲毫不猶豫的,將中指咬破,旋即對著那戰甲之上輕輕一彈,隨後,在葉雲的血液在被彈到那戰甲之上后,那雷龍戰甲翁的一聲,便爆發出了一股強橫的元力波動,隨後在那股強橫的元力波動不斷地暴涌間,竟然是詭異的與葉雲體內的那一絲雷系之力產生了共鳴,隨後,在共鳴之聲,在葉雲的心頭響起之時,那雷龍戰甲便是光華一閃,隨後化作了一道流光,便是射進了葉雲的體內。

喝啊!

戰甲入體,葉雲仰天一聲暴喝,而隨著這一暴喝之聲的響徹,那進入葉雲體內的戰甲,便已是出現在了葉雲的身體之上。

紫光繚繞,絲絲雷弧在鎧甲的表面不斷承環形之狀閃現而出,而每伴隨著一道圓形的雷弧出現,一道道噼啪之聲,也是隨之響起,同時,葉雲的氣息也是猛然飆漲到了元武境七星的層次。

純陽在一旁,目露震驚的看著此時身披雷龍戰甲的葉雲,不由的微微搖頭,旋即猶如自語一般的說道:「真是個好運的孩子呀,竟然連高級靈寶套裝都能輕易得到,不得不說,這等運氣,還真讓人無語啊!」。

純陽的震驚葉雲自然是不知道,因為他此時也是陷入到了震驚之中,他感受著從哪鎧甲之上所加持在他身上的那股力量之感,心中的那份震驚與興奮,不言而喻。

片刻之後,葉雲這才將氣息收回,而伴隨著氣息的收回,雷龍戰甲,也是在其身體之上是消失而去。

收回氣息,葉雲這才又將目光注視到那把紫色的雷槍之上,隨後,也是將血液滴上之後,那把雷槍,也是進入到了葉雲的體內。

將雷龍戰甲與雷槍滴血認主了之後,葉雲在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情,片刻后,才與純陽是走出了房間,而就在葉雲快要從樓上到達一樓之時,純陽便是回到了葉雲的體內,而葉雲則是展開靈魂力,向著拍賣場是查探了過去。

此時的拍賣場大廳之中,已經是一片狼藉,各種兵器,書籍,丹藥,藥材,珍奇飾物等等,是散落一地,可是,大廳之內卻是無一人來收拾,這不得不讓葉雲感到有些疑惑。

而看到這大廳之內無人之後,葉雲這才從樓上下來,然後便是來到了大廳之中。

來到大廳,看著這滿是狼藉一片的大廳,葉雲突然笑了,旋即淡笑著開口說道:「老師,我只是請你把人都嚇走,也沒讓您將這裡弄成這樣啊,您說我現在,就連想要找些武學,都不好找了」。

「還找什麼找,你想要的,我都替你收好了,行了別在這裡耽擱了,還是儘早離開為妙」瘋癲老人提醒道。

聞言,葉雲點了點頭,隨後展動身形,便是直接跑出了皇城拍賣場。

可就在葉雲剛剛跑出拍賣場,一道帶著極為悲傷的女子聲音,便是突然驚呼出聲,道:「阿雲……..!」。

而隨著這一聲的傳進葉雲耳中,葉雲就是一驚,旋即轉頭對著那聲音之處看去,旋即,他便是看到,此時的狄雪是一身灰塵刨土的坐在一旁的地面之上,而她的旁邊,則是與她形象差不多的石媚兒,而此時的石媚兒,好像是因為勞累過度,已經是沉睡了過去。

見到兩女,葉雲便是直接跑了過去,然後看著兩女這般模樣,葉雲的心裡儘是愧疚。

有一句古話叫做心有靈犀一點通,這句話放到這時,顯得是極為的貼切,因為,就在葉雲剛剛來到石媚兒他們近前之時,原本還在沉睡的石媚兒,突然間猛地睜開了眼睛,然後,那一臉儘是灰塵的臉龐,便是瞬間移向了葉雲的身上,然後,不可思議的怔怔的看著葉雲,旋即猶如自語般的低聲喃喃道:「我不是在做夢吧,阿雲,真的是你回來了嗎?」說著石媚兒便是用右手狠狠地擰了一下自己左臂。

嘶…….!

一股疼痛之感瞬間充斥著全身,但是就是這股疼痛之感,卻是讓得石媚兒雀躍不易,可是就在石媚兒剛要起身對著葉雲走去之時,突然石媚兒神情一滯,然後整個身體,便是對著一側是倒了下去。

「媚兒!」見到這一幕,葉雲嚇了一跳,然後趕忙便是對著石媚兒是沖了過去,接著便是將師妹兒是牢牢的抱在了懷裡。(未完待續。) 翌日的清晨,當石媚兒從昏迷中蘇醒過來之後就欲起身,突然,她便覺得自己的手,好像被什麼東西給束縛住了,旋即猛然側頭對著自己的一旁看去,然後,她便是看到,一個男子正握著她的手,在其身邊熟睡著,而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葉雲。

看著葉雲在自己身旁熟睡,石媚兒則是甜甜一笑,然後,就保持著這個姿勢,一直笑盈盈的看著自己心愛的男子。

咚咚咚。

可就在石媚兒專心致志的看著葉雲之時,房門卻是突然的被人給輕輕的敲響,而伴隨著房門被人敲響,葉雲,則是猛地太頭,然後還呈現出一種困意的目光便是瞬間移到了房門之處,全然沒有發現,此時的石媚兒,正一臉笑意的看著他。

葉雲輕輕地鬆開了石媚兒的手,然後轉身便是伸著懶腰,就對著房門之處是走了過去,隨後,在打開房門,然後看到敲門之人竟是狄雪之後,葉雲便是哈欠的對狄雪說道:「你怎麼不好好休息,跑這來幹什麼」?

聞言,狄雪一揚秀髮,美美的一笑,道:「我來看看媚兒,順便也來看看你,怎麼不歡迎啊」。

「哪有,只不過媚兒還沒醒,進屋說話,聲音要放小一些」葉雲迷迷糊糊的小聲囑咐道。

可是就在葉雲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很是溫婉的聲音,便是從屋內是傳了出來。

「公主請進吧,我已經醒了」。

說著話時,石媚兒已經是走下了床榻。

狄雪走進房間,便直對著石媚兒走出,然後兩女就像姐妹一般,就到了一遍閑聊去了,將葉雲全然的當成了空氣,置之不理了。

由於石媚兒的醒來,葉雲也是因為高興,困意瞬間是一掃而空,隨後,他便是走到屋內,坐在一張椅子上,便是聽著兩女的聊天。

而就在兩女聊著一會之後,突然,狄雪便是看向葉雲,而此時的葉雲因為聽著兩女的聊天,時間長了,剛才一掃而空的困意又是涌了上來,旋即兩眼朦朧的就欲昏昏欲睡之時,狄雪便是大聲說道:「阿雲!」。

好嗎,這一聲突然的在屋中響起,猶如憑空響起了一聲雷鳴一般,將葉雲頓時就給驚醒了,然後葉雲是雙目圓睜的看向狄雪,緩緩地說道:「公主殿下,你沒聽說過,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嗎,有事,好好說嗎」。

看到葉雲被自己嚇了一跳,狄雪與石媚兒都是憋不住的笑了起來,而兩女在自己面前那種會心的笑,突然讓得葉雲覺得很是溫馨,可是就在他看向兩女之時,一道身穿著粉紅色琳琅裙的美麗身影,便是在他的腦海之中是緩緩出現,然後,那道身影,對著葉雲溫婉一笑,道:「阿雲,我好想你,你也在想我嗎」?

「十四娘」葉雲不知不覺間,便是輕聲開口道。

可是就在那三個字剛剛被葉雲說出之時,葉雲就有種瞬間落進了冰窖般的感覺,隨即,太猛然回過神,然後他便發現,此時坐在床榻之上的兩女,正用著一種極為不善的眼光看著他。

「不是……..你們幹什麼…….用那種眼光看我呀」葉雲心裡有些不安的說道。

「我們兩個大美女在這,可你卻想著別的女人,這樣做,你也太傷人吧」這句話,狄雪確實是怒極而說,雖然,狄雪知道葉雲在龍門鎮還有著一個未婚妻的存在,而她也認了,誰讓自己喜歡這個男人呢,可是,葉雲也不能在她還在身邊的時候,卻還想著那位吧,而且還在自己要與他說話之時,叫出了那女子的名字,這分明就是,無視她的存在嗎。

這可是將狄雪徹底激怒了,而葉雲也是知道自己走神了,旋即急忙解釋道:「我不是有意的,我剛才看到你們兩個在那笑,我就感覺很是溫馨幸福,隨後,我就想到如果十四娘在這的話,然後你們三個都是如此開心的,在我面還如現在這樣那該有多好,所以,我就情不自禁的,就叫出了她的名字」話道尾音,葉雲的聲音則是越來越小,最後就像是蚊蠅一般,細不可聞了。

聽到葉雲這麼一說,狄雪的臉色才稍微的緩和了一些,然後看向葉雲說道:「算你會說話,那這次我就饒了你,但是,再有下次你再敢無視我,我就……..我就……..!我就………!哎呀………!」狄雪從來就沒有說過什麼狠話,因此呀,說到最後,她都不知該怎麼說下去了,所以,急的自己是一頓跺腳。

葉雲看著,也不敢多說什麼,而一旁的石媚兒卻是安慰狄雪,道:「好了,有什麼好動氣的,你既然對他不忍說出狠話,那就不要說了,但是,要有哪天,他有負與你我之時,咱們兩人,就直接…….」說到這呀,石媚兒用手做了一個咔嚓的手勢,隨後,在狄雪見到石媚兒比劃出那個手勢之後,不由的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她笑了,葉雲卻是驚呆了,他沒想到石媚兒平時看起來挺溫柔的,但是,在剛才,她比劃出那個動作之時,他很是清楚的看到了,石媚兒的眼中,有著一絲厲色在其臉上浮現了出來,雖然只是一瞬,但是葉雲還是清晰的捕捉到了。

咚咚咚。

而就在葉雲心中對石媚兒那一瞬間的狠厲而感到不可思議之時,房門便被在次的敲響了。

葉雲一個激靈,便是將心裡的那種感覺壓下,然後起身,就再次的來到了門前,旋即,將房門打開之後,皇後娘娘的身影,赫然便出現在了葉雲的視線之中,隨後葉雲趕緊見禮道:「葉雲見過皇後娘娘」。

聽到葉雲口中所說,石媚兒與狄雪就是一愣,旋即,都是由床榻之上站了起來,然後趕忙過來見禮,但是,卻是被娘娘給阻止了。

而等到娘娘走進屋中之後,目光便是灼灼的看向了葉雲,隨後一笑道:「葉雲接旨吧」。

聞言,葉雲就是一怔,但旋即,還是立刻的跪了下去。

而當葉雲跪下之後,娘娘則是開口說道:「宣皇上口諭,葉雲在複賽之時成績優異,但因思家心切,則獲得青卡而不上交,想要以此而退出決賽,而此舉動便是犯了藐視國家之重罪,但因葉雲年紀上小,念家心切,皇上則不予追究,但是命葉雲,後天準時參加決賽,不得有唯,欽此」!

聽得娘娘宣完口諭之後,葉雲不由得笑了,旋即沒有說接旨就站了起來,然後對著娘娘說道:「娘娘,是不是公主在皇上面前說了我不殺狄倩兒的事,因此皇上才在讓我參加決賽的吧」。

娘娘一笑,旋即點了點頭,但是卻沒有開口說話。

而葉雲看到娘娘沒有否認,隨後,他又是說道:「可是娘娘,就算讓我回去參加決賽,也不能給我亂加罪名啊,分明是皇上針對我才是,怕我進入決賽,獲得前五的資格,因此命人在我獲得資格之後,半路堵截我才是,可是怎麼的就又成了我的錯了呢?這個旨我若是接了,那我的這個罪名不久落實了,所以,這個旨我不能接,除非…….」。

說到這,葉雲偷偷的撇了一眼娘娘。

而娘娘此時正一臉笑意的看著葉雲,隨後在葉雲的那眼神撇來之時,娘娘便笑著說道:「除非什麼,但說無妨「。

聽到娘娘這麼說,葉雲嘿嘿一笑,隨後訕笑著說道:「我還沒有兵器呢,昨天您也知道,我還沒有挑到兵器,就發生了地震,所以,我想要請皇上下令,命最好的鐵匠,給我打造一樣兵器,不知,可行啊」。

皇後娘娘還以為葉雲會提出什麼要求呢,原來就是想要一把兵器,因此皇後娘娘便是一笑,道:「這個要求不需要讓皇上下旨,本宮就能幫你實現,不就是一把兵器嗎,一會,我就帶你去選」。

「不是的」可就在皇後娘娘話音落下之時,葉雲卻是說道:「娘娘,我要的兵器是一對」說著,葉雲的手掌就是一番,然後一張圖紙,便是出現在了葉雲的手掌,然後遞給娘娘道:「我要的兵器是這樣,你們這根本就沒有,所以,還是請娘娘找人給我按照圖紙,打造一對吧」。

娘娘看了看圖紙,旋即就是一愣,然後雙眉微皺,道:「這種兵器還真是頭回見過,那行,我會命人給你儘快做好的」。

「那就多謝娘娘了」葉雲恭敬的說道。

「那你能告訴我,你所打造的這一對兵器的名字是什麼嗎」娘娘也是十分好奇,便隨口問道。

葉雲一笑道:「這對兵器的名字,叫做,「雙節棍」。(未完待續。) 兩天的時間飛逝而過,決賽的日子便轉眼即來,而在決賽的日子來臨之時,葉雲也是利用那兩天的時間,將境界給徹底的穩固了下來。

清晨,陽光透過窗口斜射進葉雲的房間之時,葉雲整盤坐在床榻之上,微閉雙眼間澎湃的元力至其身體之上,浮現而出,猶如波紋流動一般,使其頭髮與衣袍都是在這股如波紋的元力流動間,無風自動了起來,顯得極具視覺衝擊力。

片刻之後,元力慢慢消散於無形,而這時,葉雲也是從修鍊的狀態之中,退了出來。

咚咚咚

葉雲剛剛退出修鍊狀態,房門便被敲響,聽到輕敲房門之聲,葉雲輕吐一口氣,旋即道:「進來吧,門沒上鎖」。

隨著葉雲這句話的傳出,石媚兒雙手托著一件黑色的衣袍,便從外面是走了進來,然後,在見到葉雲走下床榻之後,便將手中的衣袍,遞給了葉雲,然後,在葉雲穿戴整齊之後,石媚兒在其身後淡淡的說道:「決賽馬上就開始了,但是你的兵器還沒有做好,真的沒事嗎」?

「沒事,放心吧,就算沒有兵器在手,那些人想要勝我也沒那麼容易」說話間,葉雲轉過身,目光看向石媚兒,旋即又說道:「去給我助威吧,怎麼樣」。

「嗯!」石媚兒點了點頭,道:「一會,我會陪著你去的」。

兩人說完,便是相視一笑,隨後,在石媚兒回去,精心的打扮了一番之後,兩人便就欲離開房間趕往決賽地點。

可是就在他們兩人剛剛走出屋子之時,紫軒與柳清白兩人,也是趕了過來,說是也要去為葉雲加油助威,因此四人便是一同離開了念懷香所,向著比武的地點是昂首而去。

比武的地點,是設立在九宮之外的那個巨大的比武場上,而此時,場外已經是站滿了人,而十六名參賽選手,已經是站在了那巨大的比武場中心之處。

皇上與娘娘,在比武場外的北側,面南背北而坐,而兩旁則都是眾多大臣的坐席,但是此時很顯然已經到了比試開始的時間,可是,卻遲遲沒有開始,這讓的在場的那些看比武的觀眾都是有些疑惑不解,但是,皇上與皇後娘娘,都是沒有著急的意思,那麼,那些看比武的,也只能耐心的等下去了。

不一會,葉雲的身影,便是在石媚兒與紫軒還有柳清白的陪襯下,有那木門之處顯出身來,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葉雲便是洒然的登上了比武場地,隨後,腰身挺直,左手倒背,右手輕撫與胸前,面色淡然間,一股一代宗師的防範便是從其身上是增現而出,那般神采,看得一些人,都是有些呆了,但是也有一些人,是以為葉雲是故作高姿態,吸引人的眼球罷了。

但不管別人怎麼看,葉雲就是以這種姿態,走到了那十六名參賽者的近前,然後,在站好之後,目光依然淡定如水,平靜的讓人感覺不出一絲的興奮與緊張。

見到,葉雲到來,皇上這才命身旁的那位老太監宣布比賽的開始,可就在那老太監向前走了兩步,即將宣布比試開始之時,突然,一個護衛便是跑到了場上,然後,來到最北邊的位子,對著皇上是單膝跪地,道:「啟稟皇上,葉雲所需兵器已經造好,武大師已命人帶來,正在通武門前等候,不知可否傳進」。

聞言,皇上淡淡的說道:「讓他進來吧」。

「是」通稟之人贏了一聲之後,便是急沖沖的離開了,而就在此時,皇上便側過頭,對著娘娘說道:「我還真想看看,葉雲所要打造的那對兵器,到底有何奇妙之處」。

聽皇上這麼一說,你娘也是一笑,道:「我也很是期待呀」。

而就在娘娘話音剛剛落下,一個少年便是托著一個不太大的鐵盤,便是來到了場上,然後在皇上面前是雙膝跪地,對著皇上恭敬的說道:「小人鑄造師學徒,李健楠,參見陛下」。

「嗯」皇上笑著嗯了一聲,然後道:「你速速將兵器送與葉雲那裡吧」。

「是!」李健楠應了一聲,旋即轉身托著那個鐵盤,便是對著葉雲就走了過去。

李健楠來到葉雲近前之後,便是將盤子雙手上舉,遞向葉雲,隨後在那鐵盤在遞到葉雲面前之後,葉雲這才將目光土盎微微的移了過去,然後他才看到,在那鐵盤之上,還有著一塊紅布鋪蓋在上面,隨後,葉雲便是一把將那快紅布掀開,接著,一對閃耀著金銀兩色的奇異棍子,便出現在了葉雲的視線之中。

而這奇異的棍子,就是雙節棍。

這對雙節棍,呈金銀兩色,中心的連接鏈子,則用的是黑金剛打造而成,堅硬無比,不易折斷,而且整體看來,這雙節棍上,還有著一股淡淡的金系的元力波動時隱時現,由此可以看出,這對雙節棍應該是屬於下品靈寶之列。

雙節棍的總長為八十厘米,兩棍各為三十厘米,而鏈子則只有二十厘米,雖然這雙節棍看起來沒什麼,但是,在葉雲的眼裡,卻是勝過他身懷的各種靈寶級別的兵器了。

葉雲面無表情的將雙節棍摺疊的拿在了手裡,然後,當李健楠走下比武台之後,皇上身旁的那位老太監,這才開口宣佈道:「今天的決賽,比試的方式為抽選對手,我這裡有著一個箱子,裡面所裝有十八顆木球,而木球之上,有著從一到九的兩組數字,因為我們只有十七人,因此,每拿到兩個數字相同的,便是為比試的對手,而沒有拿到相同號碼的,則為成功晉級,比試的方式,我宣布完了,但在此我要強調一點,比武之時點到為止,切莫故意傷人性命,如有違反者,重罪論處,大家都懂了嗎!」。

「如果聽懂,就到我這裡來抽取號碼吧」。

老太監話音落下,旋即葉雲等十七人,便都是走上前來,然後,在老太監所準備的那個箱子里開始抽取號碼。

葉雲站在最後,沒有與那些人蔘糊到一起,而是等到他們都抽取完了,他才再去抽取。

終於,在那十六人都是抽完之後,葉雲便是走到了那箱子近前,可是就在他準備伸手就要去抽取號碼之時,突然,那些剛剛抽取完號碼之人,都是在葉雲的背後,指著他說道:「不會吧,人家還沒有抽取號碼呢,就成功的進入到了下一輪,這也太好命了吧」。

聽到此話,葉雲先是一怔,可緊接著,他便直接將箱里所剩的最後兩個木球,都是給拿了出來,然後定睛一看后,他的臉上便是掀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因為呀,他所拿的那兩個球,都是五號,而這就是說他,不用比試,就以成功的,進入到了下一輪了。

而就在所有人都是抽取完號碼之後,老太監便是在台上,高聲的宣佈道:「我宣布,青少年擂,決賽第一輪的淘汰賽,現在,開始」。

老太監的話音一落,隨後其餘的十五人,都是走下了擂台,而剩下的兩人,就是都抽到了一號的兩名參賽者,而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金戟戰神展天華的弟弟,展天傑,與號稱奪命雙鉤的殷天離,可是就在眾人都以為,這是一場精彩的對決之時,突然,展天傑便是將右手高舉而起道:「我棄權」。

這一聲傳出,頓時台下都是響起了一片的噓聲,而殷天離也是一愣,旋即目光看向展天傑,說道:「天傑,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如今實力完全有能力與我一戰,可你為何要這樣做!」。

「天離兄,我知道咱倆完全可以一戰,但是,我不想那個小子,撿便宜,他能不用打就晉級,那我就送你進入下一輪,總之我的想法就是,我寧願送你晉級,我也不想看到他得意」。

「你是為了雪兒公主吧,因此,你若不能與他一戰,你寧願放棄,好給他留下一個強有力的對手是吧,天傑」殷天離說道。

「不錯,所以天離兄,你就替我,跟他一戰吧,我知道,你也是在等待著與他一戰,因為,他是有史以來,唯一戰勝過我哥哥的人,而你一直視為戰勝我哥哥為目標,因此戰勝了我哥哥的他,也就成為了你非要打敗不可的對手,所以,你不也在一直在等待這一天的到來」展天傑淡淡的說道。

「呵呵」聽得展天傑這一番話,殷天離不由得一笑,旋即道:「那就多謝你了,天傑,你的好意,我殷天離記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