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

艾麗兒當即站了起來,「母鬼,太好了!」

兩個女孩也不管那些袋子里的既神秘又怪異的生物了,向老人家跑了過去。

…………

很晚,很晚,很晚了……

艾麗兒與雪露相互攙扶著回來了。

按門鈴,按門鈴――

沒人睬她們。

「想想也是,那麼晚了,小雨她們一定睡著了。」艾麗兒只得拿出鑰匙,開門。

門打開的一瞬間――

「哦呀,雪露,我們走錯地方了,這裡不是我們家!」

雪露點頭,「嗯,這裡確實不是我們家!」

兩個女孩轉身向外面走去,「呵呵呵……雪露,為什麼我的鑰匙能打開這個屋子的門?!」

雪露想了想,「艾麗兒,為什麼我看著房子的外面覺得很熟悉?!」

再轉身,艾麗兒、雪露又折了回去,怒,「你們幾個敗家子都快點滾出來!!」

這已經不能再稱之為家了,客廳的地板上堆滿了衣物、書籍、箱子、椅子、沙發……還有一張床,那是張小雨的床。樓梯上全是零食,撒的到處都是的零食,而且二樓樓梯的扶手處還掛著一床被子,更過分的是,雪露還有艾麗兒的成熟的內衣、內褲不知為啥被掛在了吊燈下面…………

張小雨從掀倒的沙發下面爬了出來,緊接著爬出來的是吸血鬼妹妹、?娥還有赫麗貝爾。

抖,抖,抖――

艾麗兒、雪露全身都在顫抖,她們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蘿莉神用手按住張小雨的腦袋,然後向艾麗兒打招呼道:「喲,艾麗兒,還有波動女,你們回來了。」

吸血鬼妹妹嚴肅說道:「姐姐,你要知道戰爭總是伴隨著犧牲的!」

?娥躲進了張小雨的蘿莉筆記裡面去了。

張小雨,突然掙扎著撞向了儲物箱,「砰――」

「啊――啊――啊――――我死了,死了,什麼都不知道,你們什麼都別問我…………啊,我不能呼吸了。」張小雨有模有樣地在地下做著垂死的最後掙扎。

吸血鬼妹妹用尊敬的眼神看著張小雨,「……蘿莉少年,狡猾的孩子!」

「你們、你們……把你們通通都關進地下室里!!」 「喲,大哥,你的多動症看好了么?」

封唯向張小雨靠了過來。

「嚇?!」

張小雨倒是先吃了一驚,多動症,那是啥?

小雨同學忘記了自己請病假的理由。

「a子,快放暑假了呢。」

張小雨這麼說道。

「全國的學生們都在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封唯一邊看著手中的漫畫一邊回答道。

「你說得太誇張了點。」

「也許吧,不過啊,至少我很期待暑假的到來哦。大哥,你呢?」

「暑假么?」張小雨自言自語說道,我很期待么,其實仔細想想如果放暑假了的話,我要天天待在家裡,而家裡又有那麼多的問題兒童,「……我暑假裡將如何面對自家的那幾位房客呢?」

「a子,最新的和諧漫畫出來了么?」

「一起看吧。」

封唯向張小雨貼了過來。

「噗通――噗通――噗通――――」

張小雨發現自己的心跳有異,嗯,怎麼回事?為什麼覺得背後有殺氣。

「咳哼哼~~~~~~」

霜如玉從張小雨和封唯的背後走了過來,「你們的感情好到讓我嫉妒呢。」

轉身,張小雨看到了霜如玉,還有站在她旁邊的冰墨。

「喲,大家早。」

張小雨首先打招呼。雖然她現在是蘿莉不是紳士,但紳士風範十足。

冰墨拉著霜如玉向後退了三步,「鬼畜學姐,請不要靠近我們。你喝的那種喝了會讓他摸女孩屁股的奇怪藥水現在還起作用嗎?」

「冰墨醬。」張小雨向碧皇學院的學生會會長靠近。

冰墨拉著霜如玉的手繼續後退,始終和張小雨保持著三步的距離。

「那個,我現在不會對你們做奇怪的事情啦,所以請不要刻意躲著我,ok?」

冰墨隨即就明白了,「哦,原來是這樣啊,鬼姐,你的意思是說你不會摸我們的屁股,對不對?」

「嗯,嗯!」張小雨點頭。

冰墨瞅了瞅張小雨,然後又瞥了一眼封唯,恍然大悟道:「鬼姐,原來你現在想要摸雄性生物的屁股啊,真不愧是我認識的小雨學姐呢。」

「嚇?!」

呃,這是什麼邏輯啊,不想摸女孩的屁股=想要摸雄性生物的屁股?

張小雨突然覺得冰墨的推理能力特別像他家的?娥女士。

霜如玉指著張小雨,詫異道:「小小雨,是這樣的嗎,你就那麼想摸小唯的屁股嗎,你就那麼不想摸我的屁股嗎?你和小唯在我不知道的時間裡已經發展成為這種關係了么?」

張小雨還沒來得及解釋的時候,封唯已經嬌滴滴地把屁股向張小雨靠了過來,「唔,既然這是大哥的願望,我定當不吝自己的臀部。摸吧,摸吧,人家這是第一次,請大哥溫柔一點!」

張小雨很「溫柔」地把封唯踹開了。

「噢,大哥,請再用力地踹我的臀部吧!」

封唯的臀部又貼了過來,而且那傢伙仍在在看手中的漫畫,是半蹲著向張小雨貼過來的。

霜如玉:「小、小雨,你們已經發展到那麼重口味的程度了嗎?說,還有什麼你們不敢做的事情?!」

張小雨:「…………」

冰墨雙手做喇叭狀,對張小雨用唇語說道:「你?使?用?了?蘿?莉?筆?記――」

只是動了動嘴唇,沒有聲音。

眼鏡娘想對我說什麼?張小雨暗自道。有什麼話不能當著霜如玉還有封唯說出來么。

不該問的不要問,再好的朋友也有自己的**,「何況我和眼鏡娘的關係很平常,只是見到面我先向她打招呼的程度。」如果在路上遇到我的話,她應該不會主動向我打招呼吧…………

「霜女士,可以把你的課堂筆記借給我看一下么,最近落下的知識總要補上來的。」

「不要!」

霜如玉一口回絕。

「請羅列出來不借給我的理由,第一條……第二條……第三條…………」

霜如玉不好意思說道:「第一條,我的字很醜,不想讓小雨你看到。第二條,我在課堂筆記上寫了很多肉麻的情話,也不想讓小雨你看到。額,第三條是最主要的啦,我、我在筆記上面了很多那方面的塗鴉…………」

「霜女士,請務必把課堂筆記借給我一閱!」

「……小雨,你是想看我畫的塗鴉吧?!」

「很想看!」

活著的生物都具有好奇心,而人類的最特別。

「小雨,要不然我做你的家庭教師好了,免費的,而且還有特別服務!」

「霜女士,我同意!而且我只要那個特別服務,輔導什麼的,不管它們了!」

「小雨,學習是不分時間與場合的,我們現在就去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學習吧!」

「喔喔喔――舉雙手贊同!」

「啪――啪――――」

冰墨用捲起的海報分別敲了一下副會長,還有張小雨。「去上課去!」

「學習什麼的去教室或者圖書館就好了,那裡的人多,才能減少你們放錯誤的頻率,懂了嗎?」

冰墨已經把話說得很明白了,副會長、鬼畜學姐,絕對不讓你們兩個單獨在一起學習!

…………

怪物聚在了一起。

站在最前面的是灰太郎。

灰太郎後面站了一排三支角的羊。細羊羊,爛羊羊,飛羊羊,霉羊羊,蠢羊羊。

用雙腳站著走路的羊,和狼和睦相處的羊,長相怪異的羊。因為是怪物,因為是歇彌爾,因為是妄。

灰太郎:「我的好友啊,可愛的雄性小羊們,你們為什麼也來現世了?」

霉羊羊皺著眉頭,「倒霉透了,為什麼我剛來現世就被人潑了一身水,而且還被樓上掉下來的花盆砸了兩次,跟過分的是我摔倒在馬路上的時候被一排大卡車碾了過去。到現在我的小蠻腰還直不起來呢!」

霉羊羊就是被幸運女神拋棄的歇彌爾。

細羊羊扭了扭他那過分纖細的腰,這才是真正的小蠻腰!「灰太郎,葯夜叉命令我們來幫助你從蘿莉筆記的主人那裡把它搶走!」

「咳哼哼~~」灰太郎拉低了頭上的那頂綠帽子,「細羊羊,這樣不好吧,你怎麼能直呼主人的名字呢?」

「灰太郎,你就不要再裝乖乖狼了。」飛羊羊背後的那對小翅膀扇啊扇的,「那個母夜叉老是發明一些奇怪的藥水,而且還拿我們做實驗,大家都討厭她,不是么?」

爛羊羊,全身的羊毛支離破碎的,「看到沒,看到沒,我就是被咱們的主人欺負的最慘的羊啊!她說什麼羊毛出在羊身上,所以隔三差五就拔我身上的羊毛,我估計她的羊毛大衣快織成了!」

蠢羊羊吼道:「你們那點p事算什麼啊,勞資以前多麼聰明的一隻小羊啊,自從喝了主人發明的喝了會讓他變傻藥水,你們看看,你們瞧瞧,俺現在都叫蠢羊羊了!」

灰太郎嘆了口氣,「好友們,我比你們不幸多了,以前我的性取向可是正常的啊,自從喝了葯夜叉的喝了會讓他搞基藥水就變成同性戀了!」

唉聲嘆氣,長吁短嘆,一隻狼,五隻羊,六隻妄。

細羊羊拍了拍灰太郎的肩膀,「好友,我終於知道為啥你看我的眼神那麼下流了!」

灰太郎笑而不語。

「哎呀!」

霉羊羊突然跳了起來,「誰啊,這是誰啊,誰把狗x放在我的腳下面了,好臭,好臭!」

眾羊與狼果斷地拉開了與霉羊羊之間的距離,和那傢伙靠的太近的話,霉氣會傳染的!

爛羊羊問道:「灰太郎,你來現世那麼多天了,為什麼還沒有把蘿莉筆記搶回來?」

「因為我喜歡玩遊戲啊。」

灰太郎笑道。

「嘖嘖!」飛羊羊在灰太郎頭上飛起來轉了一圈,「你還是那麼貪玩!」

蠢羊羊:「好友,你的遊戲進行到哪一步了?」

灰太郎:「……呃,還是不告訴你了,就算告訴你,你也聽不懂的,不是么?」

因為你是蠢羊羊,腦袋似乎很悲劇的樣子。

蠢羊羊去一邊畫圈圈了,「葯夜叉,俺畫個圈圈詛咒你,詛咒你…………」

灰太郎安慰蠢羊羊道:「不要那麼傷心嘛,等我們拿著蘿莉筆記回去的時候請求葯夜叉再發明一種喝了會讓他變聰明藥水不就好了么?」

蠢羊羊:「灰太郎,你什麼都別說了,俺眼淚汪汪的感激你。」

灰太郎不懷好意笑道:「蠢羊羊,只要你肯答應做我的男朋友就好了。」

「俺靠!」蠢羊羊指著灰太郎的腦袋,「俺就知道狼給小羊拜年――沒安好心!」

霉羊羊終於把腳上踩著的狗狗的消化道裡面排出來的東西清理掉了,「晦氣,晦氣,真是晦氣!倒霉透了!」

「磅――」

霉羊羊被不知從哪飛來的井蓋打中了。

眾羊一致嘆氣道:「這倒霉的孩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