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怎麼就忘記了,她這個師傅可是個很厲害的陣法師呢。待在小院兒里,確實是個不錯的主意。

幾個師弟師妹看著前面的那抹淡定從容的身影,莫名的,方才要麼焦慮要麼興奮的心情也跟著慢慢平靜了下來。不管是什麼樣的情況,似乎只要看見了她,他們就覺得心裡有了底,什麼事兒都有了主心骨一般。

北冥乾眼睛掃了那北冥君樓一眼,並沒有多為難他。

別以為他看不出來。整個北冥家學院,就數這個胖子最精明,患難指不上,享福沒個夠。但是,就這個胖子的修為卻讓他始終看不明白。沒人見過他動手,但他卻見識過他小院兒外的那個陣法。

以北冥乾這麼多年的經驗來看,這樣的人一般都有些深不可測的歪才。

他自持身份,也不會去輕易招惹他。反正這人除了行為古怪,貪財成性以外,也沒有做旁的事情,倒是讓他少了些戒心。只要不是刻意對付北冥家族,那就由著他去。不過是多個人,少個人的事情,也省得這人和自己心中生了嫌隙,在下面給他搗亂,讓他操心。

只是,似乎自從那個死丫頭選了這個胖子之後,他就覺得事情好像出現了什麼問題。

可到底是什麼情況,他也是想不通,弄不明白。而且,在他的心裡,那個丫頭雖說有些能力,但還是太弱小了,這樣關注她都覺得是給了她的臉面了。

北冥乾說過之後,又換了一個長老。宣布從明日開始,每天早上辰時,準時在廣場授課。半年之後,每個學生還要通過一個過關的考試。只有考試前一百人,才能進入接下來的步驟。之後再半年淘汰成五十人,之後半年剩三十,最終留下最終的十個。明年再來一次,如果名次有變化,進入最後的決賽。

芷月心中有了數,這就是為兩年後的帝都學院做準備。這個課她倒是要去認真聽的。

結束返回,北冥君樓一行依然接受著最多的注目禮和譏笑地問候。

你是我的私人領域 只是這一次,沒人再受到打擊。芷月說的對,修真之人,如果那麼在意別人的看法,那不如回去算了。

一進了小院兒,胖子就徑自回了自己的其中一間屋子,又去雕刻了。芷月叫住了幾位師弟師妹,將上官君樓的話一一轉述了。

看著眾人一副無所謂的表情,芷月又道:「別以為族長是在危言聳聽。之前你們在麒麟上為何會突然之間結束任務,被迫回來。我告訴你們,是因為出現了邪修。」

北冥壯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低低嗯了一聲:「我小時候家族旁邊的一個小村子,一夜之間遭人屠盡,死狀慘不忍睹。我記得當時我還小,不懂事,硬要跟著大人們過去看,結果嚇得三天都沒睡好覺。邪修當真是很討厭,很殘忍。怪不得所有正道人士都誓與邪修為敵……」

說著,北冥壯抬了眼,眼中閃過一抹興奮的光芒:「師姐,族長說但凡能提供邪修的信息和協助抓捕的都能得到很高的積分,還有丹藥和功法獎勵……」

「不許去——!」芷月的聲音冷厲,神情也變得極其嚴肅。此刻的她似乎是渾身充滿了威嚴和霸氣的女王,令人無端端生出無比敬畏之心,將幾個小夥伴全嚇了一跳。

「想要活命就不要踏出小院兒半步。這一次的事情有蹊蹺,絕不是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那個東西我見過,武將之下無人能夠對付。若還認我這個師姐,就給我老老實實待在小院兒里。」

她嚴厲的目光一一掃過各位師弟師妹,在得到了他們肯定的答覆之後才緩和了一些道:「至於什麼丹藥和功法,只要你們功力達到,自然都會有的。不要急於一時。」

看著這些年齡比她大很多,但還是一副不諳世事模樣的師弟妹們,芷月嘆了口氣,還是覺得自己有義務教他們一些人情世故了。

「你們怎麼也不考慮考慮。以你們幾個的修為和資歷,能拼得過那些已經在中階班裡待了很久的師兄師姐們嗎?即便你們最後冒死得了獎勵,眾目睽睽之下,你們敢接嗎?恐怕還不等你們焐熱,換來的就該是被人殺人奪寶的下場了吧……」

幾個人面面相覷,最終還是低下了頭。在這一點上,他們還真是沒有想到。

學院里也是小社會,誰都知道要拼了命的往上爬,去求那一飛衝天的機會,卻也不能忽略,人性,本來就是複雜的。誰能擔保沒有陷阱在等著他們。芷月說得對,這件事,還是躲著點兒的好。

看著幾個小傢伙靜下了心來,芷月這才放了眾人回去修鍊。

隔天,北冥君樓果然守信,丟了基本書到芷月的桌上,便揚長而去。

芷月拿起一看,正是那幾個小傢伙正適合修鍊的高階功法。芷月抿唇一笑,她就知道,這個胖子一定不是像表面表現出來的那樣不堪,他一定是一個有故事的男人。

幾位師弟師妹接過功法皆大喜過望,一個個來到北冥君樓的門前磕頭拜謝。

之前他們來此多少是為了北冥芷月而來。而從這一刻開始,他們也算是真心實意融入了這裡,第一次真正的為了自己的選擇而感到慶幸。

芷月當然樂見其成。如今有廣場授課,她的任務可輕鬆多了,盡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事情上面了。 第一百五十章什麼意思

北冥芷月不動聲色低著頭,卻突然又感覺那道隱約帶著警告的視線又一次落到了她的身上。

芷月有些厭惡,微不可查的將自己的身影又向旁邊挪了挪。她很巧妙的利用了站在她前面那個體格碩大的擋箭牌。直到讓北冥君樓寬寬胖胖的身體將自己完全遮住,她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別怕,那就是只紙老虎,你們只要待在小院兒里,任何人也為難不了你們。」

耳邊,突然聽到北冥君樓那略帶戲謔的聲音。這個時候聽到,卻讓北冥芷月感到一陣溫暖和窩心。

「嗯。知道了,謝謝師傅。」芷月小聲道著,嘴角已經微微扯了起來。

她怎麼就忘記了,她這個師傅可是個很厲害的陣法師呢。待在小院兒里,確實是個不錯的主意。

幾個師弟師妹看著前面的那抹淡定從容的身影,莫名的,方才要麼焦慮要麼興奮的心情也跟著慢慢平靜了下來。不管是什麼樣的情況,似乎只要看見了她,他們就覺得心裡有了底,什麼事兒都有了主心骨一般。

北冥乾眼睛掃了那北冥君樓一眼,並沒有多為難他。

別以為他看不出來。整個北冥家學院,就數這個胖子最精明,患難指不上,享福沒個夠。但是,就這個胖子的修為卻讓他始終看不明白。沒人見過他動手,但他卻見識過他小院兒外的那個陣法。

以北冥乾這麼多年的經驗來看,這樣的人一般都有些深不可測的歪才。

他自持身份,也不會去輕易招惹他。反正這人除了行為古怪,貪財成性以外,也沒有做旁的事情,倒是讓他少了些戒心。只要不是刻意對付北冥家族,那就由著他去。不過是多個人,少個人的事情,也省得這人和自己心中生了嫌隙,在下面給他搗亂,讓他操心。

只是,似乎自從那個死丫頭選了這個胖子之後,他就覺得事情好像出現了什麼問題。

可到底是什麼情況,他也是想不通,弄不明白。而且,在他的心裡,那個丫頭雖說有些能力,但還是太弱小了,這樣關注她都覺得是給了她的臉面了。

北冥乾說過之後,又換了一個長老。宣布從明日開始,每天早上辰時,準時在廣場授課。半年之後,每個學生還要通過一個過關的考試。只有考試前一百人,才能進入接下來的步驟。之後再半年淘汰成五十人,之後半年剩三十,最終留下最終的十個。明年再來一次,如果名次有變化,進入最後的決賽。

芷月心中有了數,這就是為兩年後的帝都學院做準備。這個課她倒是要去認真聽的。

結束返回,北冥君樓一行依然接受著最多的注目禮和譏笑地問候。

只是這一次,沒人再受到打擊。芷月說的對,修真之人,如果那麼在意別人的看法,那不如回去算了。

一進了小院兒,胖子就徑自回了自己的其中一間屋子,又去雕刻了。芷月叫住了幾位師弟師妹,將上官君樓的話一一轉述了。

看著眾人一副無所謂的表情,芷月又道:「別以為族長是在危言聳聽。之前你們在麒麟上為何會突然之間結束任務,被迫回來。我告訴你們,是因為出現了邪修。」

北冥壯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低低嗯了一聲:「我小時候家族旁邊的一個小村子,一夜之間遭人屠盡,死狀慘不忍睹。我記得當時我還小,不懂事,硬要跟著大人們過去看,結果嚇得三天都沒睡好覺。邪修當真是很討厭,很殘忍。怪不得所有正道人士都誓與邪修為敵……」

說著,北冥壯抬了眼,眼中閃過一抹興奮的光芒:「師姐,族長說但凡能提供邪修的信息和協助抓捕的都能得到很高的積分,還有丹藥和功法獎勵……」

「不許去——!」芷月的聲音冷厲,神情也變得極其嚴肅。此刻的她似乎是渾身充滿了威嚴和霸氣的女王,令人無端端生出無比敬畏之心,將幾個小夥伴全嚇了一跳。

「想要活命就不要踏出小院兒半步。這一次的事情有蹊蹺,絕不是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那個東西我見過,武將之下無人能夠對付。若還認我這個師姐,就給我老老實實待在小院兒里。」

她嚴厲的目光一一掃過各位師弟師妹,在得到了他們肯定的答覆之後才緩和了一些道:「至於什麼丹藥和功法,只要你們功力達到,自然都會有的。不要急於一時。」

看著這些年齡比她大很多,但還是一副不諳世事模樣的師弟妹們,芷月嘆了口氣,還是覺得自己有義務教他們一些人情世故了。

「你們怎麼也不考慮考慮。以你們幾個的修為和資歷,能拼得過那些已經在中階班裡待了很久的師兄師姐們嗎?即便你們最後冒死得了獎勵,眾目睽睽之下,你們敢接嗎?恐怕還不等你們焐熱,換來的就該是被人殺人奪寶的下場了吧……」

幾個人面面相覷,最終還是低下了頭。在這一點上,他們還真是沒有想到。

學院里也是小社會,誰都知道要拼了命的往上爬,去求那一飛衝天的機會,卻也不能忽略,人性,本來就是複雜的。誰能擔保沒有陷阱在等著他們。芷月說得對,這件事,還是躲著點兒的好。

看著幾個小傢伙靜下了心來,芷月這才放了眾人回去修鍊。

隔天,北冥君樓果然守信,丟了基本書到芷月的桌上,便揚長而去。

芷月拿起一看,正是那幾個小傢伙正適合修鍊的高階功法。芷月抿唇一笑,她就知道,這個胖子一定不是像表面表現出來的那樣不堪,他一定是一個有故事的男人。

幾位師弟師妹接過功法皆大喜過望,一個個來到北冥君樓的門前磕頭拜謝。

之前他們來此多少是為了北冥芷月而來。而從這一刻開始,他們也算是真心實意融入了這裡,第一次真正的為了自己的選擇而感到慶幸。

芷月當然樂見其成。 重生之鑽石豪門 如今有廣場授課,她的任務可輕鬆多了,盡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事情上面了。 第一百五十一章四時扣鎖

每天早上辰時的講課,芷月沒想到,就是上官君樓讓她教給幾位師弟師妹的東西。

這些東西雖然重要,可就像是現代的應試教育,為了考帝都學院而設立。而且,那裡邊的內容甬長而繁瑣,芷月並不想在這上面浪費太多的時間。

她在問過了北冥君樓之後,得到了確切的消息,這第一輪的篩選,就是考的這些東西,因此,她決定不再去湊這個熱鬧。因為她的記憶力好,看過一遍,這些東西已經記在了她的腦子裡,再去關注這個,純粹就是浪費時間了。

不過,幾個師弟師妹還是要去的。他們每天為了這個辰時的課業,卯時就要出發向著主峰趕路。

芷月乾脆找了一本輕身訣教給了他們。除了北冥肖驍本身就是風系修士不用這個功夫,其餘人等皆是在這一個時辰的趕路過程中獲益匪淺。

當旁人譏笑這幾個沒有飛行器,靠腿跑步的弟子的時候,他們的輕身訣卻在一點點的進步之中,從開始能夠做到堪堪不遲到,到後來的半個時辰抵達,他們的戰鬥力算是有了一個突飛猛進的進展。

而此刻的陶然居之中,北冥君樓已經開始了對芷月系統的陣法教授。

很詫異於芷月的陣法造詣。胖子有些吃驚卻並不心動。他的情況特殊,雖說表現出來一副貪得無厭,乖張無恥的樣子,可其實,他還真看不上這些個東西。

他倒是對於芷月的學習能力非常得震驚。北冥君樓完全是依照自己的學習速度在教授。可是北冥芷月的情況卻讓他大為震驚。

自己數年才能完成的一個公式推演,這個女娃最多一個晚上便全部搞定,那些陣法之中龐雜繁蕪的知識體系,枯燥乏味的公式運算,她也悉數統統吃下,不說是神人才能做到,至少在北冥君樓的印象里,還沒有一個人能夠像這個女娃一樣做到如此快速而穩定的吸收。

北冥君樓直到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是挖到了寶。他也算是活了幾百年的老人了。因為自己的事情,他一直居無定所,四處漂泊,雖然是一身的本事,還真就沒個衣缽傳人。

自發現這個女孩兒之後,雖然也動了好好教導的心思。但看她的修為不高,他也就不是太上心。想著來日方長,這孩子還太小了。可如今看來,就算他全心教授,用不了幾年,他也就該黔驢技窮,教無可教了。

不過,北冥君樓心裡卻隱隱生出了新的希冀出來。也許,自己做不了的事情,這個孩子能幫他做到。自己一直以來的心結,也能叫這小丫頭幫著自己解開……

這樣一想,北冥君樓突然間豁然開朗。從這一天起,才開始系統地認認真真教授北冥芷月。

他們一個認真教,一個仔細學,邪修事件還沒有過去,芷月的陣法和機關術就已經是突飛猛進,一路高歌了。

這一天,結束了一天的學習和修鍊之後。眾人都回房休息去了。芷月卻關起了房門,取出了自己的紫金匣子。

再一次看到這個母親留下的東西,芷月的心情委實有些複雜。在今天學到的機關術里,她接觸到了這種東西。

這種技術叫四時扣鎖,在機關術里不算最高深難懂的,但卻是最精細難製作的。

因為它的紫金體,六塊表面有四面是需要將陣法融入到雕刻之中的,刻壞了任意一刀,便能令整個作品前功盡棄。而且時間也要掌握精確,解鎖沒有任何技巧,靠的就是一個巧字。

這精緻的匣子,有四面皆是精美浮雕,分別是四種不同形態的美麗花卉:含苞待放的迎春花,心花怒放的粉荷蓮葉,玉露含羞的菊綻絲絛,傲雪寒霜的倔強臘梅。四面雕刻皆是栩栩如生,美輪美奐,每個細節的處理都是那麼精巧,讓人簡直是對這個製造者的工藝驚嘆不已。

可芷月關注的不是這個匣子的精巧程度,美麗樣子,她看的是這個花卉的四種形態規律。

「春三月,此為發陳,天地俱生,萬物以榮;這該是第一幅,含苞待放,春意盎然。夏三月,此為蕃秀,天地氣交,萬物華實;這該是第二幅,絢爛嬌艷,驕陽似火。秋三月,此為容平,天氣以急,地氣以明;這該是第三幅,玉露含羞,只爭朝夕。冬三月,此為閉藏,水冰地坼,無擾乎陽。這是第四幅,傲雪寒霜,養精蓄銳。」

芷月一邊細細地觀察這四副浮雕,一邊嘴裡輕輕念叨著這其中的規律。

「這所謂天機,倒映的就是天象。一年有十二個月,一日也是十二個時辰……」

芷月唇邊突然揚起了一抹明麗的微笑。

「這十二個時辰也可分為春三月,夏三月這樣的時辰點,只要將他們在一日之中的固定時間,將特定的雕刻置於陽光明媚之處,讓它們這四象,充分沐浴到十二個時辰之中配套的陽氣和陰氣,之後便會有明示給我,這可真不愧是大師之作。」

此刻,北冥芷月的心中因為解開了一道謎題而感到欣喜,同時也隱約猜到,在這片大陸,能做出這麼精美匣子的人,大概除了她這個隱藏不露的師傅,就只能是那個被叫做鬼才的鬼谷大師了。

知道了開匣子的方法,剩下的就是動手了,今日已經來不及,要放到明早辰時開始了。芷月收了匣子,正打算睡下。突然感到小院兒周圍起了一圈微微地震動。

那震動很輕微,但是芷月還是清晰地感覺到了。

有人入侵——!

芷月咕嚕一聲翻身而起,急忙出門去看。

果然,在小院兒的四周隱約升起了一道隱隱約約的氣罩,它如有實質般散發著盈盈的光澤,在一片暗夜之中尤其醒目。

芷月急忙出門去看。卻見北冥君樓已經負手立於了屋頂之上。

芷月輕聲叫了句「師傅。」卻見北冥君樓向她勾了勾手指。芷月飛身而起,站在了北冥君樓的身邊。卻突然間發現自己可能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她黛眉微微蹙起,詢問的眼神望向了北冥君樓。卻見他嘴角擎笑,一副嘲諷表情望著眼前的一幕,非但沒有動作,反而還懶洋洋憑空捏出了一隻酒壺,美美地灌了一大口…… 第一百五十一章四時扣鎖

每天早上辰時的講課,芷月沒想到,就是上官君樓讓她教給幾位師弟師妹的東西。

這些東西雖然重要,可就像是現代的應試教育,為了考帝都學院而設立。而且,那裡邊的內容甬長而繁瑣,芷月並不想在這上面浪費太多的時間。

她在問過了北冥君樓之後,得到了確切的消息,這第一輪的篩選,就是考的這些東西,因此,她決定不再去湊這個熱鬧。因為她的記憶力好,看過一遍,這些東西已經記在了她的腦子裡,再去關注這個,純粹就是浪費時間了。

不過,幾個師弟師妹還是要去的。他們每天為了這個辰時的課業,卯時就要出發向著主峰趕路。

芷月乾脆找了一本輕身訣教給了他們。除了北冥肖驍本身就是風系修士不用這個功夫,其餘人等皆是在這一個時辰的趕路過程中獲益匪淺。

當旁人譏笑這幾個沒有飛行器,靠腿跑步的弟子的時候,他們的輕身訣卻在一點點的進步之中,從開始能夠做到堪堪不遲到,到後來的半個時辰抵達,他們的戰鬥力算是有了一個突飛猛進的進展。

而此刻的陶然居之中,北冥君樓已經開始了對芷月系統的陣法教授。

很詫異於芷月的陣法造詣。胖子有些吃驚卻並不心動。他的情況特殊,雖說表現出來一副貪得無厭,乖張無恥的樣子,可其實,他還真看不上這些個東西。

他倒是對於芷月的學習能力非常得震驚。北冥君樓完全是依照自己的學習速度在教授。可是北冥芷月的情況卻讓他大為震驚。

自己數年才能完成的一個公式推演,這個女娃最多一個晚上便全部搞定,那些陣法之中龐雜繁蕪的知識體系,枯燥乏味的公式運算,她也悉數統統吃下,不說是神人才能做到,至少在北冥君樓的印象里,還沒有一個人能夠像這個女娃一樣做到如此快速而穩定的吸收。

北冥君樓直到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是挖到了寶。他也算是活了幾百年的老人了。因為自己的事情,他一直居無定所,四處漂泊,雖然是一身的本事,還真就沒個衣缽傳人。

自發現這個女孩兒之後,雖然也動了好好教導的心思。但看她的修為不高,他也就不是太上心。想著來日方長,這孩子還太小了。可如今看來,就算他全心教授,用不了幾年,他也就該黔驢技窮,教無可教了。

不過,北冥君樓心裡卻隱隱生出了新的希冀出來。也許,自己做不了的事情,這個孩子能幫他做到。自己一直以來的心結,也能叫這小丫頭幫著自己解開……

這樣一想,北冥君樓突然間豁然開朗。從這一天起,才開始系統地認認真真教授北冥芷月。

他們一個認真教,一個仔細學,邪修事件還沒有過去,芷月的陣法和機關術就已經是突飛猛進,一路高歌了。

這一天,結束了一天的學習和修鍊之後。眾人都回房休息去了。芷月卻關起了房門,取出了自己的紫金匣子。

再一次看到這個母親留下的東西,芷月的心情委實有些複雜。在今天學到的機關術里,她接觸到了這種東西。

這種技術叫四時扣鎖,在機關術里不算最高深難懂的,但卻是最精細難製作的。

因為它的紫金體,六塊表面有四面是需要將陣法融入到雕刻之中的,刻壞了任意一刀,便能令整個作品前功盡棄。而且時間也要掌握精確,解鎖沒有任何技巧,靠的就是一個巧字。

這精緻的匣子,有四面皆是精美浮雕,分別是四種不同形態的美麗花卉:含苞待放的迎春花,心花怒放的粉荷蓮葉,玉露含羞的菊綻絲絛,傲雪寒霜的倔強臘梅。四面雕刻皆是栩栩如生,美輪美奐,每個細節的處理都是那麼精巧,讓人簡直是對這個製造者的工藝驚嘆不已。

可芷月關注的不是這個匣子的精巧程度,美麗樣子,她看的是這個花卉的四種形態規律。

「春三月,此為發陳,天地俱生,萬物以榮;這該是第一幅,含苞待放,春意盎然。夏三月,此為蕃秀,天地氣交,萬物華實;這該是第二幅,絢爛嬌艷,驕陽似火。秋三月,此為容平,天氣以急,地氣以明;這該是第三幅,玉露含羞,只爭朝夕。冬三月,此為閉藏,水冰地坼,無擾乎陽。這是第四幅,傲雪寒霜,養精蓄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