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此刻,賭天宮的一位老者漫步從人群走出,接著右手一揮撤去了賭戰陣法,待陣法消失,聶天的身影緩緩從虛空降落而下,來到了那老者面前。

雖然賭天宮乃是金家的產業,但是聶天一點都不擔心賭天宮會耍賴,畢竟打開門做生意,信譽最主要,賭天宮的信譽遠遠超過了仙王骨架的價值。

但是暗中,賭天宮會不會對他下手,聶天就不清楚了,畢竟金家的金千鈞被他所敗,這絕對是狠狠打了金家一巴掌。

「仙王骨架是你的?」聶天的目光淡淡的掃了不遠處的金千鈞一眼,諷刺道:「賭戰還未結束,你金千鈞就自詡乃是仙王骨架的主人,真是令聶天刮目相看!」

話落之後,聶天邁起了腳步,朝賭天宮大殿而去,而金千鈞的神色卻無比蒼白,他是青年榜第一人,卻敗在一個毫不起眼的人手中,而且還自詡骨架主人,這臉打的可是很響。

隨即,金千鈞欲要朝聶天邁步而出,卻被金家的金甲長老金莫蒼拉住了手臂,金莫蒼道:「你想幹嘛?」

「我要他死!」金千鈞冷漠的對著金莫蒼吐出一道聲音,聲音之中的殺戮氣息極其可怕。

「千鈞,你知道我來此是幹嘛的嗎?」金莫蒼吐出一道聲音之後,見金千鈞露出一抹疑惑之色,接著繼續道:「就是怕你坐下蠢事,其實在賭戰之前,我就已經料到結局,而且我還是奉族長之命保下聶天!」

「聶天?」聞言,金千鈞一愣,看著金莫蒼道:「他不是聶風嗎?」

「這隻不過是他的化名!」金莫蒼看著金千鈞,淡淡的開口道:「仙宮之爭未結束之前,聶天不能動,金家還要利用他得到仙宮的繼承權,不過我保證,一旦仙宮之爭結束之後,聶天隨你處置!」

「為何是他,難道大伯以為整個古風郡都就沒有人可以代替古風郡得到仙宮繼承權嗎?」金千鈞很不服氣,今日他可是遭受到奇恥大辱,然而,羞辱他的人,他卻還不能誅之,他怎能容忍?

「不錯,他是七絕妖孽,奪得仙宮繼承權,他的希望很大!」金莫蒼看著金千鈞,繼續解釋道:「這千年以來,古風郡人才凋零,遠不及其他城郡的人才傑出,如今,古風郡都終於出了一個七絕妖孽,若是不加以利用,仙宮恐怕將與古風郡沒有任何關係了!」

「難道大伯認為我這個青年榜第一天才,也沒有任何機會得到仙宮繼承權嗎?」金千鈞似有不甘的說道。

「你在古風郡雖然算是天才,但是與其他郡都的天才想比,恐怕……」

金莫蒼看著金千鈞,他之言,一點都沒錯,仙宮之爭,將聚集雲海域數百個郡都的妖孽天才,到那時,絕對是天驕雲集,即便金千鈞是雲海域的天才,但是與那些如日中天的郡都想比,還是第一天才嗎?恐怕前十都占不上吧。

聶天進入了賭天宮大殿之後,只見賭天宮掌事拿出一枚戒指,交給了聶天,聶天將之接過,神念侵入其中,頓時眼中射出一道鋒芒。

仙兵與仙王骨架果然都在戒指之中。

隨後,聶天把戒指收了起來,對著賭天宮的那位執事開口道:「多謝了!」

「老夫之前說過,倘若你贏得賭戰,仙兵與仙王骨架一併歸還,何須答謝之禮!」

那掌事看著聶天,含笑的說了一聲之後,眼眸瞟了不遠處的金莫蒼一眼,見金莫蒼點頭之後,那掌事繼續道:「賭天宮還是要奉勸聶公子一句,重寶加身,路上恐怖不會太平,若是聶公子願意的話,賭天宮可以免費護送!」

「不用了,聶某自有自保的能力!」聶天平靜的回應一聲,不管賭天宮處於何意,聶天都自當謹慎。

「既如此,那好吧,不過在下還要奉勸聶公子一句,路上千萬小心!」那掌事叮囑了一句之後,便就轉身離開。

就在這時候,有不少雙眼睛都朝聶天投了過來,大部分都透露著一抹不善之意,仙王骨架加上一把仙兵,足夠令任何人心生貪婪之意。

尤其是冷海、肖天河、代風華、古元朗、侯天明這幾人的目光之中,都已露出一抹冰冷的殺意,在大陣之中他們被壓制了境界,不是聶風對手,但是在陣外,就大不相同了,畢竟他們現在已經是巔峰狀態。

「聶兄今日的表現,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啊!」這時候,上官無涯含笑的來到了聶天身邊,繼而,目光掃了一眼四周,低語道:「路上不會太平,聶兄為何不讓賭天宮護送?」 聞言,聶天皺了皺眉,開口道:「上官兄難道認為賭天宮的人護送就會安全嗎?」

「那當然!」上官無涯含笑道。

「你兄為何這麼肯定,據我所知,賭天宮可是金錢名下的產業之一,而且我在陣中嚴重羞辱了金千鈞,上官兄認為金家會放過我?」

聶天含笑的看著上官無涯,繼續道:「如果我讓賭天宮護送,恐怕與引狼入室沒有什麼區別吧!」

然而,還不待聶天的話音落下,只見沈潔潔漫步而來,美眸瞥了一眼聶天,淺笑道:「你這傻瓜恐怕就有所不知了吧!」

「不知什麼,難道沈大小姐以為賭天宮會老實護送?」聶天更是有些不解的問道。

「不錯!」

沈潔潔點了點頭,繼續道:「仙宮之爭即將來臨,正是用人之際,尤其是你這種絕代天驕,古風郡自然不會錯過,所以現在金家不會把你怎麼樣,而且剛剛賭天宮出言要免費護送你,就是怕你會出現什麼意外,不能代表古風郡出戰!」

此言一出,聶天似乎明白了其中道理,他乃是來自天隕城,而這天隕城正是古風郡統轄範圍,也就是說,他也是古風郡之人,若出戰仙宮,所代表的自然是古風郡都。

隨即,聶天與沈潔潔的美眸對視,憨憨笑道:「我明白了!」

「現在明白,有個毛用,你已經拒絕了人家!」沈潔潔無語的瞪了聶天一眼,有時候,這傢伙倒是很可愛哩。

「沈大小姐什麼時候說話這麼粗魯了,很不像沈家那位玉潔冰清的大小姐樣子哦!」上官無涯含笑的打趣道。

「本小姐是什麼樣子,要你管!」沈潔潔瞪了上官無涯一眼,隨即芊芊玉手挽在了聶天的肩膀上,淺淺笑道:「聶風我們走!」

這動作太親密了吧?

聶天感受到手臂上傳來的柔軟感覺,頓時苦笑連連,可以不要這麼誘惑嗎,我已經是有妻室的人了。

這種親密的動作,頓時也引來了不少嫉妒的目光,古風郡都的沈家大小姐玉潔冰清,咋現在不是傳聞中的那樣了哩?

天賦好,果然佔優勢啊。

見此一幕,上官無涯也著實有些無言,沈潔潔從始至終可是都沒正眼看過金千鈞一眼,難道要被這傢伙俘虜了?

青年榜上的天驕對沈潔潔可都心存愛慕之心,礙於沈潔潔是金千鈞指腹為婚的未婚妻,他們心中才沒敢心存任何妄想,如今看到沈潔潔對聶天這麼親密,不得不讓人心中有種失落之意。

尤其是金千鈞,如今的臉色更是青紫交加,難看無比,那可是他的未婚妻,就這樣便宜了那小子?而且家族還偏偏不讓他動那小子,這使得金千鈞有種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感覺。

至於聶天自然也感受到了來自四周的不善之意,隨即對著沈潔潔苦笑道:「沈大小姐若再親密一些,恐怕聶某想走都走不了了!」

「噗嗤!」

沈潔潔的美眸看著聶天淺淺一笑,清純動人,使得周圍圍觀之人一陣失神,平日里可是很難看到沈潔潔會心的笑容,這笑容真的很美、很美,美得令人心顫。

就在聶天、上官無涯、沈潔潔三人正欲離開之時,卻見一道劍氣無雙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見此一幕,上官無涯含笑道:「劍兄難道也惦記上仙王骨架?」

「要你管!」劍無痕瞥了上官無涯一眼,沒再多言,繼而,目光看向聶天,含笑道:「在下劍無痕,劍家子弟,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額!」聞言,聶天有些意外,原本他想著劍無痕出現,正如上官無涯所言惦記上了仙王骨架,如今看來,並非如此,只是想結交而已,繼而,聶天道:「聶風!」

「在古風郡都,從沒有出現聶風這一號人物,今日真是令劍某刮目想看,他日若有機會,劍某定當再次領教!」說完之後,劍無痕的身上隱隱瀰漫出了一股若有若無的劍氣。

「隨時奉陪!」聶天含笑的回應了一聲,劍無痕之前在大陣之中雖然有些狂傲,那畢竟是一個天驕的傲骨,他聶天何嘗不狂傲?

而且,就因這席話,聶天也看出了此人並非什麼陰險小人,而是一個光明磊落的漢子。

若是平常,聶天必然也耐心和對方交流,但是現在是非常時期,他有仙兵與仙王骨架在身,有很多人惦記上了,因此,要儘快離開才是。

剛走幾步,卻見一人攔住了他的去路,對著聶天道:「你保不住兩件寶物,何不交予我替你保護?」

聶天的目光緩緩抬起,淡漠的看了對方一眼,此人正是被他之前擊敗的肖天河,顯然對聶天的仙兵與骨架惦記上了。

仙兵暫且不說,就說那仙王骨架,其中可是蘊含了恐怖的仙氣靈力,對天象境之人而言,乃是絕佳的修鍊寶物,而且其中的骨頭更是可以鍛造出一把上好仙兵,乃是有市無價的東西,任何人都想要。

「滾!」聶天對著肖天河冷漠的吐出一道聲音,使得肖天河頓時目光中透露著一抹冰寒的殺意,然而,聶天直接無視,朝殿外邁步而出。

「肖天河,看來你根本不夠分量啊!」這時候,侯天明對著肖天河冷笑一聲,接著攔住了聶天的去路,邪笑道:「我勸閣下還是識時務些,不要為了一具骨架,把命都丟了,這樣吧,侯某願意出高價買下你的骨架如何,一來,可以讓你甩掉這個燙手的山域;二來,你也可以得到一筆仙氣靈石,何樂而不為?」

「你難道沒有聽到我剛剛之言嗎?」聶天的目光掃視了侯天明一眼,繼續邁步離開。

這時候,上官無涯與沈潔潔沒有說任何話,只是淡漠的看著這一切,繼而,隨同聶天一起離開了賭天宮。

然而,他們三人剛剛離開,身後就有不少人追逐而去,離開了賭天宮,聶天與沈潔潔、上官無涯走在最前面,身後跟隨了很多人。 然而,他們三人剛剛離開,身後就有不少人追逐而去,離開了賭天宮,聶天與沈潔潔、上官無涯走在最前面,身後跟隨了很多人。

「你說這聶風能保住骨架與仙兵嗎?」聶天身後,有人開始低語道。

「應該保不住了吧,想奪他骨架的人可都是榜上天驕,外界可不同於陣中,陣中的時候,那些天驕都被壓制了境界,而如今都已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這可不一定吧,聶風那邊可是有上官無涯與沈潔潔兩人,而且上官無涯可是與金千鈞戰成了平手,他若出手誰能阻擋?」

「你認為他們兩人會出手嗎?要知道,榜上青年除了金千鈞之外,基本都在這裡了,一旦出手,上官無涯與沈潔潔一下子就要面對其他榜上七人,而且還不僅如此,甚至還有半仙強者也惦記上了仙王骨架,這樣一來,將是眾矢之的!」

「……」

這時候,侯天明似乎還不打算放棄,依舊追上聶天,威脅道:「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保護不了骨架,我用同等的價格向你購買,已經給你天大的面子了!」

「我說候天明,你煩不煩,聶兄已經說過不賣了,你還這麼死皮賴臉,難道侯家人都是如此嗎?」上官無涯不悅的對著侯天明開口道。

「難道你想插手?」侯天明冷漠的對著上官無涯開口道。

「插手又怎樣?你,上官某還不放在眼中,還有你們一些人,都是不知所謂!」上官無涯的神色陡然間冷了下來,一時間使得諸人愣在了那裡,看著趨勢,上官無涯恐怕是鐵了心的要幫助聶風退敵。

「上官兄,不必與他們一般見識,我們走吧!」聶天含笑的看了上官無涯一眼,似乎並不在意。

侯天明等人看著聶天的背影,神色之中終於透露出一股冰冷的殺意,此人真是不知好歹。

「你們怎麼看?」這時候,代風華淡漠的掃了一眼侯天明、肖天河、古元朗……等人。

「不識抬舉,殺!」古元朗開口道。

「那仙王骨架又歸誰?」

「有能者居之!」

「好,我喜歡有能者居之,這句話!」

待他們的協議達成一致之後,瞬息,目光死死的鎖定了聶天,待走出了百里之外以後,終於古元朗縱身一躍,攔住了聶天、沈潔潔、上官無涯三人的去路。

「交出骨架與仙兵,給你留個全屍!」古元朗冷漠的開口道。

「不知所謂!」聶天冷哼一聲,身上驟然間瀰漫出一股冷漠的氣息,一股股恐怖的劍氣席捲而起,繼而,眼眸轉過,朝其他人看了一眼,道:「你們呢,也想置聶某於死地?」

「難道你沒有聽到么?交出仙兵與骨架,給你留個全屍!」肖天河輕蔑的吐出一道聲音,早在大陣之中,他被聶天誘殺,就已心生殺意,更何況如今聶天還身懷重寶。

「願賭服輸,枉你們還是青年榜上的天驕,與你們齊名,真是令我感到恥辱!」這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從人群之中傳出,繼而,只見劍無痕漫步而出,朝聶天這邊走來。

「劍無痕,難道你也想幫他?」肖天河感覺很是意外。

「不是幫他,而是看不慣!」劍無痕淡漠的回應了一聲,繼而,一股無形的劍氣開始綻放,使得整片空間颳起了輕微的劍之風暴。

如此一來,倒是令人及其意外,聶天那邊如今加上劍無痕,已經有三位天驕願意幫著聶天了,而且這三人都是榜上靠前的天驕。

這一幕,使得圍觀之人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上官無涯與金千鈞可是並列第一的天驕,劍無痕在大陣之中又是擊敗了沈潔潔,位列青年榜第二,至於沈潔潔則是第三。

這些人若是戰起來,恐怕很精彩吧。

只不過讓諸人無解的是,聶風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使得榜上三大耀眼的天驕,都甘心情願的幫他?

這一刻,侯天明等人的臉色不怎麼好看,對面三人可都是古風郡最傑出的的天驕人物,雖然他們這邊還有六人,倘若真戰起來,必然沒有什麼好果子吃。

想到這,侯天明朝前邁出一步,對著聶天輕蔑道:「難道你只會龜縮在別人的背後,尋求保護嗎?」

「一群手下敗將,真不知道你們的臉皮是不是銅牆所鑄,竟然這麼厚,聶某要是與你們同境界的話,直接可以把你們踩死!」

聶天毫無情面的反駁了一聲,頓時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愕然的神色,聶風難道不是天像八重?那他是何境界,莫非是天象七重?若是如此的話,在大陣中,就算他沒有被壓制境界,豈不是,也是與金千鈞同境界相戰?

越想,諸人越覺得不可思議,在他們心中一直以為聶天是天象八重,在陣中沒有遭到壓制,所以才打敗了金千鈞。

然而,如此一來,事實似乎並非如此,倘若聶風真是天象七重的話,那在陣中與金千鈞一戰,也算是同境界相戰,卻打敗了金千鈞,這是不是意味著聶風的天賦比金千鈞與上官無涯還要恐怖?

至於別人是何想法,聶天沒空去管,他依舊沒有綻放出他的武道境界,因此,諸人自然還是看不出他的武道修為。

「哼,武道為尊的世界,只在乎勝負,沒人在乎你修為如何,難道說你與大帝境之人相戰,大帝也要壓制境界不成?」這時候,古元朗戲謔的說道。

「你們真是可悲,既如此,聶某與你古元朗一戰,又如何?」聶天諷刺一聲,然而,此言一出,上官無涯有些意外,剛想說什麼,卻被聶天拒絕,聶天道:「上官兄,我自有分寸!」

話落,聶天開始朝古元朗漫步而出,眼眸之中儘是殺機,瞬息使得古元朗心中暗暗竊喜,天賦雖不錯,卻禁不住激將,也是個愚蠢之人。

想到這,古元朗跟著漫步而出,至於其他人紛紛後退,很快,中間的一片場地空了出來。

至於,侯天明他們並不擔心仙王骨架會被古元朗所得,原因很簡單,即便是被古元朗奪了,再從他手中奪回來便是。 至於,侯天明他們並不擔心仙王骨架會被古元朗所得,原因很簡單,即便是被古元朗奪了,再從他手中奪回來便是。

「愚蠢之人,也是死有餘辜!」

話音落下之後,整個空間爆發出了一股股可怕的風暴,隨即只見三尊星辰天象,將這片空間籠罩了起來,化作一座牢籠把聶天囚禁其中。

牢籠內,有可怕的殺伐之光帶著恐怖的毀滅洪流,朝聶天席捲而去,那可怕的殺伐之光,彷彿斬滅所有。

「誰才是愚蠢之人,一戰便知!」

聶天身影衝天而起,一股可怕的劍威剎那間席捲開來,滔天劍芒斬滅一切,頃刻間,只見牢籠之內皆是恐怖的劍氣漩渦。

「破開!」聶天冷哼一聲,一柄巨劍赫然從虛空之中斬下,仙威誅滅一切,隨即,只聽得轟隆一聲巨響,只見那堅不可破的牢籠,剎那間被聶天一劍斬成兩開。

聶天的身影直接從牢籠之內爆射而出,使得古元朗神色一驚,立即召喚出神兵巨斧,追逐聶天而去,然而,就在這時,飛馳的聶天,猛然轉身又是一劍斬殺而出,恐怖的仙兵長劍爆發出轟鳴不斷的響聲,仙威好似誅滅一切。

感覺到一股龐大劍威壓迫而來,古元朗雙手握住巨斧,一斧開天,這一斧落下,好似開天闢地,劈在了聶天的仙兵之上。

「嘭!」一道脆響之聲瀰漫而起,光幕席捲虛空,剎那間,聶天感受到一股恐怖的破壞力順著手臂,直入心扉,一口鮮血差點脫口而出。

但是,古元朗也不好過,只見他的臉色青、紫相交,甚是難看,甚至手臂之上都已青筋暴起,隨即,一股恐怖的氣息瀰漫而起,顯然也在強力鎮壓體內之中的那一股外界力量。

「哼,靠仙兵增強力量,算什麼天驕!」古元朗平息了體內的氣息之後,對著聶天不屑地吐出一道聲音。

「你之言,真是可笑,我記得剛剛有人說過,強者為尊的世界,只在乎勝負,如今,我有仙兵,自然要用仙兵補我境界上的不足!」聶天諷刺的吐出一道聲音。

聞言,古元朗神色難看,繼而,冷漠道:「依仗仙兵,你以為就有活路嗎?」

「起碼不會死在你前面!」話落,聶天不再多言,立即腳踏虛空,朝古元朗衝擊而去,這時候,在他身後,好似凝聚了一尊仙尊虛影,俯瞰蒼生,手中的仙劍爆發出一股恐怖的仙威力量,朝古元朗斬殺而去。

於此同時,聶天的星辰天象跟著綻放而起,乃是妖尊大鵬天象,擁有無上的妖威,席捲天地。

「我看你能支撐多久!」古元朗冷哼一聲,天象境之人使用仙兵,體力的消耗可是巨大的。

話落的這一剎那,古元朗周身好似有一股恐怖的古念爆發,三尊星辰天象照耀全身,手中巨斧閃爍了駭人的毀滅光華,頓時無盡的斧芒爆發而出,化作一道恐怖的牢籠朝聶天怒殺而去。

古元朗的古念之力極強,再配合他的星辰天象,竟使得聶天腦海一陣轟鳴,好似被古念穿透,好在聶天的意志力強大,只是稍受影響。

「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