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顯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啊!

既然如此,那不如就去噁心噁心那坤空一族與神鳳一族。

我就是對你們兩族擺明的加價了。

這又如何?

正如我不能講你們謀划我的事情挑明一樣,我這樣做了,你們怒又如何?

這就是葉一鳴真實的想法,而且他也這樣做了。

很快一個消息,有丹堂放出來,驚呆了無數人。

「喂,你聽說了嗎,那葉一鳴煉製覺醒丹的費用似乎漲價。」

「不是吧?都那麼貴了,居然還漲價?漲多少了?」

「十倍?」

「啥?十倍?瘋了,那葉一鳴搶劫啊!」

「呃,不對,這一次有些不一樣,雖然漲價了十倍,但我們去找葉一鳴煉製覺醒丹的話,還是與之前一樣的價格。」

「暈了,這啥個意思啊?」

「噓,我悄悄告訴你,這一次丹堂放出話來,說是漲了十倍價格,可詭異的是,一般人與之前照舊,也只有神鳳一族與坤空一族,找葉一鳴煉製覺醒丹的時候,才會是十倍價格!」

「嘶,這又是鬧哪一出啊?那葉一鳴這是針對坤空一族與神鳳一族?」

「嗯,看來就是了!」

「……」

很快,整個天方城,甚至周邊的部落族群勢力。都知道了這件事。

沒錯,煉製覺醒丹的費用確實漲價了,而且這一漲價就是漲了十倍。

可讓人們想不通的就是,這個所謂的漲十倍價格,只是對於坤空一族與神鳳一族。

雖然想不明白,但眾人倒是知道了一點。

這消息可是來自葉一鳴。也就算是說葉一鳴這是沖著坤空一族與神鳳一族去的。

對於這樣的情況,可是有不少人好奇。

不少人就開始打聽,葉一鳴與坤空一族還有神鳳一族的關係了。

這一打聽,還真讓人打聽出不少事情。

葉一鳴與坤空一族之間的關係,貌似非常的惡劣,下界三千神道界那天合密界之中,葉一鳴更是與坤空一族發生了死戰,可是徹底的死敵關係了。

如此一來,葉一鳴對其漲價。到也算是正常。

可對於神鳳一族眾人就看不懂了。

人們可記得很清楚,幾年前女帝大人親自下界去三千神道界,不但接回了瑤公主,甚至還帶回了一個神鳳一族的天才。

而那天才據說還是葉一鳴的女人,那這麼說來,葉一鳴與神鳳一族的關係,應該不錯。

可現在又是什麼情況?

甚至在挖掘之中,前段時間。葉一鳴開價三倍煉製神鳳一族求取的覺醒丹一事,也被人爆出來了。

這讓人們知道了。看來葉一鳴與神鳳一族之間的關係,並不什麼和睦啊!

這一下,人們總算是明白了。

葉一鳴之所以針對坤空一族與神鳳一族,無外乎是雙方有仇。

嗯,這就是無奈的事情了。

面對這樣的結果,眾人都是在看笑話。

呵。誰叫你神鳳一族與坤空一族如此囂張,現在遭報應了吧!

很快,人們也就習以為常,不怎麼在意了。

可這其中還是有一些人,看到了不同的地方。

有仇?

不合?

的確這算是其中一個理由了。

但問題是。為何只針對坤空一族與神鳳一族,那神龍一族呢?

要說仇怨,葉一鳴與神龍一族之間,那才在真正的死敵吧!

神龍一族可是下達過追殺葉一鳴的命令,葉一鳴也曾經殺過不殺了神龍一族的人,尤其是三千神道界那神龍皇朝的太子,貌似也有一兩個死在葉一鳴手中,或是被葉一鳴廢了。

與這個相比,葉一鳴與坤空一族、神鳳一族之間的不合,那充其量只是有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了。

可為何,現在坤空一族與神鳳一族,都遭受到了葉一鳴的報復,而那神龍一族卻是相安無事?

一些精明的人,將這事與葉一鳴之前被擄走一事,開始聯繫起來,隱約想到了什麼。

但無論如何這都只是猜想而已。

可是這個猜想,已經在不少人心中留下了影子,不少勢力的視線,不由的向坤空一族與神鳳一族投了過去。

若是其他時期下,換作其他任何一人,這些大勢力都不會關心。

可這一次的葉一鳴卻是不一樣了。

還是因為那覺醒丹啊!

經過了第一次,天方城那些勢力可不想第二次了。

此時此刻的天方城,整個巨城都已經徹徹底底的被監視起來了。

現在就算是極限境的強者,一旦進入天方城,都會被第一時間察覺到。

除非是想四帝一級那樣的強者,可這樣的強者,會對葉一鳴出手嗎?

而且就算是有,那樣的強者一出現,怕便會第一時間被同階強者的四帝發覺了。

天方四帝雖然之間有些摩擦,可一旦對外,那可是團結的。

這樣的團結,根本沒有幾個極限境的第三步強者,會冒然跑到天方城來。

……

坤空一族族群領地,一間大殿上。

此刻這大殿聚集了不少人,仔細一看,便那個發現,聚集在這裡的人,除了坤空一族平常管事的高層,就是那些極限境的強者了。

「欺人太甚,那葉一鳴欺人太甚。居然敢這樣對待我坤空一族,一定要給他一個教訓!」一位極限境第一步的強者怒吼道。

這他剛以吼完,坐在他對面的一個同是極限境第一步的強者,冷笑了一聲,道:「教訓?怎麼教訓?難道在派人去天方城送死?要知道現在的天方城可是龍潭虎穴了,恐怕就是暗影門都不會接這樣的任務了。坤空豹你清醒一點好不好,別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真是有夠無腦的!」

「坤空無鋒你說什麼?我無腦?有膽子你再說一次?」

被自己對頭如此譏諷,那坤空豹怎麼能忍受得住?

「哼,說就說,你以為我會被你這無腦的人?」坤空無鋒不屑的冷笑的說道,「難道我說錯了嗎?若不是你們幾個執意要對那葉一鳴下手,會出現今天這樣的情況嗎?這不是無腦是什麼?」

但這一句話一出口,那坤空豹就徹底忍不住了。

「坤空無鋒。你真該死!」

低吼一聲,那坤空豹氣息一震,便想出現了。

但就在這時,一直坐在主位上的以中年男子,猛地冷喝了一聲:「夠了,都給我安靜一點,我是叫你妹來向計策的,不是讓你們窩裡反的。坤空豹、坤空無鋒你們倆若是再鬧,就給我滾出去!」

霸氣!

光如此呵斥兩個極限境強者。這中年男子當真霸道。

可面對他這一喝,無論是坤空豹還是坤空無鋒,瞬間閉嘴了。

顯然這中年男子的身份不簡單了,當然了最重要的是,恐怕對方的實力也是不簡單啊!

中年男子一出手,不但是坤空豹與坤空無鋒。在場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哼,就知道自己人吵,現在讓你們想辦法都想不出來,我坤空一族要你們何用?」

見此刻瞬間安靜下來,但同樣沒有說出什麼辦法。那中年男子心中很是不爽。

能爽就見鬼了!

坤空一族與其他勢力不一樣!

因為想到自己一族與葉一鳴的關係,他們可是沒有第一時間找上丹堂,讓葉一鳴幫坤空一族煉製一些覺醒丹。

但覺醒丹的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

就在坤空一族準備厚著臉皮,去找丹堂的時候,鳳珏卻是出現了,而且還帶來了神鳳一族的意願。

對葉一鳴下手!

得知神鳳一族的來意,坤空一族不少人就心動了。

與其去求助自己的敵人,倒不如將敵人徹底掌控住,這樣一來,可就是能擁有無盡的覺醒丹了。

這怎麼看,都是很划算的一筆買賣啊!

所以,在坤空一族某些人,也就是像坤空豹這樣的人主張下,坤空一族決定聯合神鳳一族對葉一鳴出手了。

而坤空長空作為與葉一鳴交過手的人,對葉一鳴的情況,基本比較了解,就成為了不二人選。

這就有後來的事情了。

可惜這個計劃失敗了!

在坤空長空魂玉破碎的那一刻,坤空一族的高層們就已經知曉了。

然後這些高層沒有與可惜坤空長空的死,而是擔心葉一鳴回到天方城之後,會有怎樣的舉動。

甚至坤空一族的高層,已經做好了面對來自丹堂的壓力,甚至女帝宮的質問。

他們也大定注意了,一切罪過都拋給坤空長空。

反正坤空長空已經死了,算是死無對證,只要他們咬定不知情,無論是丹堂還是女帝宮,也不更硬怪罪於他們吧?

就算是因為這樣,與丹堂、女帝宮交惡,那也只能無奈的認了。

誰叫他們計劃失敗了呢!

可讓坤空一族這些高層意外的是,葉一鳴回到天方城之後,居然沒有公布這件事。

一時間不少高層,還認為葉一鳴是在進入天方一域之後,終於知道了他們坤空一族的強大,不敢與自己坤空一族作對了。

可這想法剛有,還沒多久,就被這覺醒丹暴漲十倍價格,給震驚到傻眼了。

坤空一族這才知道,葉一鳴不是怕了他們坤空一族,而是根本就沒怕過他們坤空一族。

這特殊的漲價就是證明。

可面對如此讓他們憤怒的漲價,坤空一族卻是有些無話可說,像是憋了一口氣,怎麼也放不出去。

因為他們知道葉一鳴之所以,不說出他們坤空一族與神鳳一族,才是綁架他的罪魁禍首,那是對方明白,奈何不了自己坤空一族與神鳳一族,這才沒有說出來。

這算是有苦難言了!

可現在,同樣的,面對葉一鳴如此行為,坤空一族可是奈何不了葉一鳴。

怎麼奈何的了?

去找葉一鳴理論嗎?

不用多想,坤空一族的高層也知道,對方肯定會回一句:「你愛要不要,我又沒逼你!」

所以,這一次輪到坤空一族有苦難言,有火發不出了。

沉默了一會,那中年男子始終有些不耐煩了,不由的微怒道:「怎麼了?都啞巴了?這麼多人就沒有一個想到辦法?」

眾人依舊還是一陣沉默以對,最終一位極限境第二步的強者,輕輕嘆了一口氣。

「唉,算了,這已經沒辦法了,十倍就十倍,覺醒丹我坤空一族不能不要。要不然用不了多久,我坤空一族便會落於其他勢力下風,三千神道界的地盤,怕就是保不住了!」

這老者前一句話,引起了現場不少騷動。

尤其是那坤空豹,臉色猛地一變,張嘴就打算反對。

開什麼玩笑,我堂堂坤空一族,怎麼可能對區區一個葉一鳴服軟?

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