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楊凌說完這句話,慢慢的閉上了雙眼,等待着我的審判。

我看着地上的楊凌,緩緩的鬆了一口氣,說道:“你在這裏呆着吧,我會讓你來救你的,我只知道,你被鬼王的人打傷了,其他事情,我一概不知道。”我說完蹭的一身便離開了這裏。

什麼事情都不知道,楊凌露出了一個笑容,自己做了這麼久的食屍鬼,當初還真的沒有看錯人,族長也沒有看錯人,或許他就是那個所謂的食屍鬼之王吧!能夠達到第十解放狀態的食屍鬼吧。

不一會兒,就有兩三個食屍鬼看見楊凌躺在地上,連忙背了回去,緊急治療了。

我也迴歸了戰場之上,其實我該休養了,畢竟開啓了第六解放狀態,這種狀態之下,我只有虛弱!而且兩三天再想要開啓食屍鬼的能力,都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我不能夠怯場,我怯場了,那就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失敗!

我作爲第一人,一旦我怯場了,休息了,或者是受傷了,那麼結果只有一個!士氣大減,雖然我不是這個隊伍裏面最強大的,但是我這個隊伍裏面第一個發起號動的人,所以,我不能夠倒下,我要戰鬥!我要持續戰鬥!

纏綿入骨:總裁欺上癮 我咬了咬牙,甚至牙齦都被咬出了紅紅的血液,我的神智才勉勉強強的撐住了,這個時候我發現霍正和食屍鬼族長兩人陷入了苦戰之中,當然了,和他們對戰的當然是屍王,屍王已經是一個亭亭玉立的美女了,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小身體了。

我快速的掏出小黑猛地捅了我的左手手心一下,強烈的疼痛感,將我的戰鬥意志再次拉起來,我仰天怒吼一聲,緊接着快速的衝了出去,向着屍王的方向而去。

我衝擊而來的過程之中,雙手手訣一打,快速的將符咒丟了出去,屍王顯然是感覺到危險的信號,猛的後撤了出去,沒有想到會有突然一個強有力的戰力加入,屍王斜眼看過去,發現是我,頓時有些吃驚,掩嘴笑着說道:“沒有想到,在這裏遇見你。”

“好久不見,屍王。”我站直身子,強做冷靜的模樣說道。

屍王的確很漂亮,可以說除了師妹和蘭夢瑤之外最漂亮的女人了,當然了,屍王的外貌比師妹和蘭夢瑤更加的美麗,但是屍王我卻根本不在乎她是否是漂亮的女人,反正最後總有一戰!

屍王淺淺一笑,摸着自己的下巴,歪着腦袋說道:“沒有想到,在這裏會遇見你,上次遇見你,我可是打算打斷你的腿的打算呢。”

屍王說完這句話,又是咯咯一笑,很是好奇的看着我。

我想要給屍王臉色看,但是我卻無法做出來,我點了點頭,說道:“恩,我知道,屍王,我很疑惑,也很好奇,爲什麼你要跟着鬼王?你的屍教很好啊,爲什麼要跟着他,你不知道等他恢復了實力之後,絕對有可能將你這個有威脅的屍王給滅掉!”

屍王淺淺一笑,笑眯着雙眼,說道:“你是在擔心我嗎?上次一別之後,你給我留下的印象可是很好呢,我還說準備將你抓來當我的壓寨老公呢,怎麼樣?願意嗎?”

我搖了搖頭,說道:“屍王,現在我們是在戰鬥,說這個話題,是不是有點太過於那個了?我們是對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億萬老公寵妻無度 “哎,我原本還想要好好的調教你一番,但是你不願意跟着我,我也是沒辦法了,那我只好,將你殺死。”屍王話音一落,快速的衝擊了過來,我想要動彈,但是速度根本無法提起來,可惡!

我想要動彈一分,但是身體根本不允許,眼看着我就被屍王五馬分屍的時候,兩個身影衝了過來,擋在前面,擋住了屍王的這一擊,但是我也能夠感受到透過兩個身體傳出來的力量,我差點沒有倒下。

我現在都有點想要罵娘了,這個該死的楊凌,不知道是哪根筋犯了糊塗,跟我打一架,我知道楊凌其實是很想殺我的,但是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好不容易找到了機會,肯定不會放過的。

我暗罵一句,緊接着身子快速的閃躲了起來,速度很快,我也不想就這樣被打敗,而我再次看的時候,發現霍正和食屍鬼族長兩人已經躺在地上了,嘴裏不斷的溢出鮮血,想必已經是受了重傷了。

我低着頭,有些難過,爲什麼自己這個狀態還要上來幫忙,反倒是害了霍正和前輩。

我捶了錘地面,爲什麼要上來幫忙!這個時候,屍王也走到了我的面前,站在那裏,掩嘴笑着說道:“你說已經受了重傷了,連站都站不穩了,還想着戰鬥?你這是想要送死嗎?就算是送死也不要送到我的面前,你可是我重生之後,第一個見到的男人,說實話,我還是有點捨不得殺你的。”

“呵呵,是嗎?不捨得殺我是嗎?只要你願意退兵,讓你的屍教擊退鬼王的人,我就跟着你走!你要將我殺了還是颳了,都隨便你!”我擡起頭,看着屍王說道。

屍王卻沒有答應,而是用手指颳着我的右臉頰,說道:“我怎麼捨得呢?當然了,你現在無疑就是我手中的一個東西,隨便我擺佈,你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的。”

我心中滿是絕望,但是現在的我根本無法做到任何的反抗,只有被屍王擺佈,甚至連自殺都無法做到。

“天雷咒!”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極其的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我一驚,連忙回頭看去,發現一個極其熟悉的身影!我差點失聲喊了出來“師……額,叔!”

來者正是我的師傅,蘇啓晨!而蘇啓晨的身邊還跟着一個女人,美豔之極,我看得出來,正是小蝶,我的雙眼一直開啓着,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小蝶居然重生了!真的重生了!師傅做到了!師傅做到了這逆天的一次!

“子良,你沒事吧。”蘇啓晨一個箭步衝到了我的身邊,扶起我,緊接着餵了一顆丹藥進我的嘴裏,隨之,蘇啓晨吩咐我原地打坐,吸收丹藥的藥力,而他則去會一會,這個所謂的屍王!

“屍王大人,蘇啓晨見過。”蘇啓晨對着屍王鞠了一躬,看起來,蘇啓晨極其的尊敬這個屍王,但是實則不是,是因爲屍王救過蘇啓晨一命。

“哦,蘇啓晨啊,我還以爲你死了,沒有想到你還活着,怎麼?你現在是想要來保護你的寶貝徒弟嗎?”屍王眉頭一挑,緊接着冷目一掃,看着蘇啓晨說道。

蘇啓晨連忙抱拳,說道:“不敢,蘇啓晨還沒有這個本事,在下並不是來保護我的徒弟的,而是來幫我徒弟來殺你的。”

“哦?哈哈!你想殺我?蘇啓晨,你別忘了,當初是誰救的你的命!是誰給煉屍煞的地方?是誰讓你的小蝶活過來了,是我,你最好給我永遠牢記着一點。”屍王有些惱羞成怒的說道。

蘇啓晨依舊麼有其他的表情,連忙低頭說道:“屍王大人,我並不敢,您的恩德重於山,我知道,但是我也知道,全世界人類的安全重於我,一旦阻止了鬼王,我蘇啓晨一定會將屍王大人你給復活的,或者說,是將屍王大人你給放掉。”

“什麼!?蘇啓晨!你有種再說一句!信不信我一秒鐘就快要要了你的命!”屍王咬了咬牙,雖然有着美麗至極的面容,但是猙獰的表情還是看起來有些可怕。

蘇啓晨呼了一口氣,說道:“屍王大人,你也應該知道,小蝶和你是一樣的,都是從屍煞輪迴重生而來!所以說,我們這一邊完完全全有實力能夠將你抓捕,或者說,將你殺掉,保存三魂七魄!” 屍王咬了咬牙,緊接着怒吼一聲,身子快速的向着蘇啓晨的方向衝了過來,而這個時候,小蝶動了起來,一個箭步,右手一個格擋,擋住了屍王的進攻。

屍王對於小蝶的能力有些驚訝,雖然不如她,但是成長到這種地步,真的太過於恐怖了!這個蘇啓晨到底做了什麼!讓這個小蝶成長到了這種地步!

我雖然雙目緊逼,但是我的耳朵能夠聽見,我的感知也是存在的,所以知道外面發生的一切事情,屍王的能力很強,說不定,師傅和小蝶加起來,真的可以打敗屍王。

“小蝶的實力爲什麼這麼的強大,到底是爲什麼!”屍王一陣驚訝,忍不住問了出來。

蘇啓晨淺淺一笑,包含愛意的看了小蝶一眼,接着說道:“因爲她知道我愛她。”

小蝶也是扭過頭,看着蘇啓晨含情脈脈的一笑,緊接着雙脣吻在一起,居然毫不顧忌屍王的存在,屍王見到這種場景,頓時大怒,頓時披頭散髮,向着蘇啓晨和小蝶的方向就飛了過來。

蘇啓晨怒吼一聲,緊接着雙手手訣一打,數十丈符咒瞬間飛了出去,感覺就像是天女散花一般,咚咚咚咚的爆炸聲,但是對於屍王卻是沒有起到作用,屍王徑直的衝了過來,想要直接殺掉蘇啓晨,但是小蝶怎麼可能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右手反勾,緊接着一下子抓住了屍王的右臂,將其往後一扔。

而這個時候我也是醒了過來,發現蘇啓晨、小蝶正在和屍王大戰,我想要去幫忙,但是由於休息時間不夠,我無法動彈。

“你們都該死!”屍王雙目通紅,手舞足蹈的向着周圍打來,而這個時候,小蝶也是雙手橫擋一下,緊接着一聲令下,有些艱難的擋住了屍王的力量,果然,小蝶的實力不足以和屍王對抗,加上蘇啓晨都是有點困難。

我咬了咬牙,使出全部力量,緊接着猛地揮出一張符咒出來,細眼一看,是一張增血符!我低吼一聲,增血符在屍王的身邊爆炸了起來,頓時屍王的背部被爆炸出一個深深的凹痕,我都快看不下去了,如此美麗的背部被我炸成了這樣,但是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我快速的扭轉想法,向着一旁躲去,因爲知道屍王的目標會轉向我。

我現在沒有多少的力量,連逃跑都是問題,所以一旦抓住,或者是被擊中的話,那就只有一個死字!我滾動了三四圈之後,身體居然有些挺不住了,開始動搖了起來,緊接着噴灑出了一口鮮紅的血液

屍王見我吐血了,時機一到,向着我的方向就是衝了過來,小蝶和蘇啓晨怎麼可能放任屍王如此一般的囂張,猛地一沉氣,向着屍王的方向中間方向就是一個攔截!

“破!”蘇啓晨低吼一聲,地上連續爆破了起來,數幾十聲爆炸了起來,讓人無法直視,而我也是躲到了安全的地方,當然了屍王就沒有這麼的幸運了,一聲尖嘯,將周圍的爆炸物居然騰空停住了,我看着也是覺得一震,沒有想到屍王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這種地步了,與以前的屍王的實力查的太多了,現在我的,只有被虐殺的份,當然了,我也不是這麼讓人就這樣壓着打!

我就地打坐,知道蘇啓晨會保護我,快速的恢復着自己的身體,能夠多恢復一點實力,那麼對付屍王,就多一點力量,我一個人不行,還有大家!我們的隊伍和鬼王的隊伍一直是持平狀態,而這個時候,顯然我的隊伍已經有了上風的樣子,但是依舊沒有見到鬼王的出現,難道鬼王已經死了?不可能吧!

我閉着雙眼,冷淡一笑,突然,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被什麼東西侵蝕了一般,不斷的侵蝕我的神識,我知道是什麼東西!該死的!是這個半神,又想着奪取我的身體,現在我的身體又是極其的脆弱!

不!我不會讓你這麼容易得逞的!要是讓你這麼輕鬆的得逞了,那我還叫王子良了?我悶哼一聲,緊接着快速的一揮手,想要將心裏面的半神給壓制住。

這個時候,半神開口道:“哈哈,王子良,你小子也有今天?你的身體已經不受你的控制了!我想要奪取他,也只不過是時間問題,乖乖的讓我奪取身體吧!我可以考慮給你留一個全屍的!不,是三魂七魄都給你留着,哈哈!怎麼樣,是不是該考慮一下!”

我咬了咬牙,依舊用着自己最後的真氣抵抗着“你休想!老子就算是死,也要帶着你一起下去!不會讓你得逞!”

“是嗎?你現在能夠自殺嗎?你根本沒有能力了,你以爲我會傻傻的答應你?答應你老實的呆着?我要是就這樣呆着,豈不是傻?哼!我很佩服你,你的意志力強悍,能夠抵抗我數幾次的奪取,但是這一次,你沒有那麼幸運了,你的身體能量處於竭盡狀態,根本沒有辦法和我抵抗了!你的身體屬於我了!”半神極其狂妄的叫了起來。

我咬了咬牙,想要用力咬破嘴脣的力氣都沒有,難道我王子良就要在這個時候被半神給吞噬掉嗎?不!我不要!我要活下去!我要殺掉鬼王!我要找到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我要找到我的朋友!

我要保護我的弟子蘭夢瑤,我要保護我的師妹!我要活下去!我不要受別人的控制,滾出去!給我滾出去!

我的強大意志力突然浮現出來,讓半神都有些反應不過來,正疑惑怎麼辦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被拒之門外了,彷彿再也不可能進入我的身體的時候,我清醒了過來,慢慢睜開雙眼,露出了一個笑容,我勝利了,我打敗了半神,想要奪取我的身體,這輩子永遠別想!

而且,我的狀態是否的良好,我揮了揮手手臂,一股力量涌至而來,我也不知道這股力量是哪裏來的,但是我知道應該與半神有關,這麼說起來,還得多感謝半神了,而此時的半神在我的身體裏面不斷的怒吼着,讓我放他出去,但是當他發現自己的半神之力已經完全沒有了的時候,頓時害怕了。

“叔!小蝶阿姨,我來了!”我一個箭步飛躍到了面前,一股強大的吸力將衆人都是爲之一震,蘇啓晨一陣疑惑的看着我說道:“子良,我不過是給你了你一顆丹藥,你怎麼變得這麼強了?怎麼回事?”

“師傅,我巧妙的獲得了半神之力,這件事情以後再說,現在還是先解決掉屍王再說吧。”我看着眼前的屍王冷聲說道。

屍王咬了牙,雙眼細眯,死死的盯着我說道:“王子良!你怎麼可能會擁有半神之力!你到底是怎麼得到的!?你要是說了,我可以保證你不會死在這裏!”

我冷冷一笑,說道:“我是用我的生命換回來的,屍王,給你最後一個機會,離開這裏,並且保證不再出現!否則,我有生之日,一定會殺了你!當然了,在我的要年終的時候,我也會殺了你,我知道你是永生之體,但是我還是有擊殺你的本事!”

我的這番話完全就是瞎話,什麼半神之力,我能夠感覺到我的這個半神之力是有時限的,而且過不了多久,就會迴歸到半神的身上,所以我要儘快解決掉屍王纔是最重要的,不然的話,我們這一戰就真的很辛苦了,而且我一旦恢復了原本的身體,那麼我就相當於是一個廢物一般,根本沒有什麼用了。

“你!你是在威脅我?”屍王雙眼細眯,冷森森的說道。

我昂着頭,一臉傲氣的說道:“你可以這麼理解,你也可以理解爲,我給你一條生路。”

我的這番話,真的惹怒了屍王,屍王猛地仰天長嘯,緊接着身形一閃,向着我方向而來,招招致命,我能夠感覺到屍王的憎恨感,我現在能夠清楚的知道,屍王爲什麼會給鬼王賣命了,其實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成神!

但是,成神真的很容易嗎?如果容易的話,那麼鬼王爲什麼不去成神?真是扯犢子!但是我並沒有和屍王說這麼多,因爲知道,我說了她也只是當做耳邊風一樣,愛聽不聽,甚至有可能會更加的生氣,所以我還不如索性不說。

“來吧! 蔓蔓情陸 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半神之力吧!”屍王再次仰天再次怒吼,緊接着身形再次一閃,衝到了我的而勉強,對準了我的腹部就是一擊,我看的清清楚楚的,屍王這是想要一擊要了我的命啊,我快速的掏出小黑,猛地向下一切的,擋住了屍王的這一擊,沒有想到發出了鏗鏘一聲,就像是碰撞到鋼鐵之上,極其的刺耳。

“來啊!”屍王再次叫囂,不斷的向着我方向進攻,每一次都是下了死手的,我知道我的半神之力有時間限制,所以我也沒有浪費,每一擊都是全力以赴,蘇啓晨和小蝶見我有些困難,正準備進來幫忙的時候,我連忙阻止了“別進來!她很危險!”

我說的危險,其實不是指的她,而是指的我,我在戰鬥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麼半神之力會愈加濃郁起來,而且每一次揮拳,都會帶着熱血沸騰的感覺,來吧!這一點和我食屍鬼的身體極其的相像,彷彿結合了一般,我能夠深深的感覺到,半神之體彷彿打開了食屍鬼第十層的大門。

我欣喜諾狂,沒有想到半神之體居然將我的第十解放狀態給弄出來了,這怎麼可能不讓人興奮?我嘴角上揚,露出一個極其鬼魅的笑容,緊接着手中的小黑居然被我耍的極其的有動作,有節奏感,彷彿我就是在跳舞一樣。

我一聲令下,緊接着手訣一打,雙手的符咒一下子給打了出去,我知道,我的食屍鬼血液在作祟,在讓我戰鬥!讓我繼續下去,我只想說,來吧!戰個痛快!不管你是敵是友,我都要戰鬥下去! 我低吼一聲,緊接着手中的小黑飛了出去,而此刻,屍王也是不好受,沒有想到我的力量又一次增加了起來,頓時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

我雙眼細眯,不斷的進攻,不斷的追殺!每一次收割,都帶着一塊血肉,每一次動作,都帶着極其鼓舞的律聲。

戰鼓擂,我衝到了屍王的面前,緊接着快速的一揮手將其屍王的身體一下子擊飛了出去,但是我並沒有結束戰鬥,而是加快速度,向着前面衝擊,一下子衝擊到了屍王的面前,再次一拳,但是這一次屍王學聰明瞭,左手一個斜動將我的拳頭給打偏了,從而,屍王得到了喘息的機會,快速的後撤了十多步,緊接着低吼一聲,怒視着我。

我慢慢的站直身子,感覺身體的力量都極其的充沛,但是我很清楚,我的半神之力正在不斷的消失,回到半神的身體裏面,我呼了一口氣,再次躍起,一腳衝了出去,對準了屍王的腹部就是一腳。

但是屍王是何等人物,怎麼可能會連續中招,而且還是在我的身體能力不斷流失的情況下,一個右手格擋,將我擋住了,緊接着隨手一抓,抓住了我的右腳,隨之猛的甩了出去,速度很快,我被抓住了右腳,隨之,便被拋了出去。

穿越孿生:惑君側 然而,屍王並沒有就這樣打算放過我,之前被壓着打,可是很窩火的!

好不容易抓住這麼一個機會,怎麼可能會輕易的放過我,快速的高空之上,對着我的腹部就是猛烈錘擊,我的腹部就像是被卡車撞了一般,整個身子都快要被壓扁的感覺。

“子良!”蘇啓晨見我被壓着打,頓時着急了,帶着小蝶一下子飛了過來,緊接着擋住了屍王的進攻,我吞了吞口水,沒想到這個半神之力來的快,走的也快。

“子良,你有沒有事情?”蘇啓晨將我抱在懷裏,關心的問道。

我擺了擺手,笑着說道:“我沒事,你們快去對付屍王吧,不能夠給她喘氣的機會!這裏是最好殺掉她的時候了,上吧!我馬上就趕來!”

蘇啓晨當然也知道這個道理,見我有自保的能力,便帶着小蝶一躍而上,開始和屍王糾纏了起來,而我其實並不好受,半神之力迴歸到了半神身上,我就像是嚥了氣的氣球,雖然我不能夠將半神怎麼樣,但是半神也不可能把我怎麼樣,如果要奪取身體的話,也只有等我下次受傷的時候了,當然了,這個也不知道是多久了。

“小子,怎麼樣?半神之力的滋味如何?是不是很爽!?”半神狂妄的說道,緊接着快速的在我的腦海之中來回遊走,還時不時的說道:“小子,是不是感覺很爽?是不是還想要再次得到我的半神之力,很簡單,只要你將身體給我,我就可以時不時的給你力量!讓你感受一下!”

我冷笑一聲,緊接着說道:“不是我的力量,我不稀罕,再說了,我把身體交給你了,我還活得下去?肯定早被你給弄死了。”

半神也沒有抱怨,而是笑吟吟的說道:“小子,我覺得你是一個不錯的人才,這樣吧,我將我的半神之力給你,然後你給我找一具強大的身體就行了,不過我覺得那個屍王的身體不錯,不過是女的,我不要,想必那個鬼王的身體也一定很強悍吧。”

我愣了愣,鬼王都是住在別人的身體裏面,那個只不過是一個廢物身體,進去裏面還不是一無是處,我聽見這個條件不錯,便答應了下來“你的條件很不錯,說吧,你怎麼給我力量?給我多少力量?”

半神見我這麼爽快的答應了,有些意外,但是半神想要急切的得到自己的身體,所以也沒有想這麼多了,也是爽快的說道:“這樣吧!我給你一半的半神之力,到時候我到了新的身體之後,我再全部給你。”

我笑了笑,在腦海裏面和半神擊掌說道:“很好!”

而這個時候,屍王和蘇啓晨、小蝶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了,只要有一個不注意的話,很有可能會被擊殺掉,所以他們幾個人都是保持着高度戰鬥狀態的樣子。

我閉上雙眼,感受着半神給我傳輸的半神之力,雖然只有一半的力量,但是足夠了,我快速一躍,將直接開啓了食屍鬼第七解放狀態,這種感覺從未有過的!好強大!好強大的力量!我不自覺的笑了起來,緊接着快速的一躍,向着屍王衝了過去。

原本他們都是處在白熱化的戰鬥,我這麼一加入的話,屍王必死無疑!三對一!我快速的怒吼,開始代替了小蝶的位置,和屍王展開了肉搏戰!

你一拳,我一拳的動作,屍王原本漂亮的臉蛋,被我活活打成了豬臉,看上去,我都有些於心不忍了,但是屍王必須死!這樣的危害,留在以後,絕對可以毀滅人類!所以不能夠再給他們發展的機會了!

我右手一抽,將背後的黑劍一下子抽了出來,快速的甩給了蘇啓晨,我知道蘇啓晨並沒有武器,所以戰鬥起來,會有些無力,而我,則只是需要肉搏的!只需要身體的碰撞,身體的強烈撞擊打鬥!

我雙拳捶打,碰撞在一起,居然發出了極其轟鳴的響聲!

每一次戰鬥都是熱血沸騰,每一個動作都是惹得心中動搖幅度!我怒吼一聲,再次和屍王開始戰鬥之力,我知道我的第七解放狀態是不可能屍王的,所以我開啓了半神之力的,雖然力量不是很大,但是對付屍王還是應該持平了,我扛着屍王,他們則是在後面不斷的打!不斷的消弱着屍王的實力。

“你們!給我滾開!”屍王見到這種情況,感覺身體越來越扛不住了,雖然她是永不死的,但是這樣下去,終究會被打死的!

我感覺到屍王的身邊的氣息開始狂暴了起來,甚至力量增幅了一個度!我也是不甘示弱,怒吼一身,身子一沉,快速的開啓了第八解放狀態!

而這個時候,食屍鬼族長也醒了過來,看見我開啓了第八解放狀態,頓時傻眼了,這個原本實力不是很強的小夥子,怎麼一下子變得如此之厲害?難道是隱藏實力了?不可能啊!之前我依舊查探過了,他的實力也不過是第六解放狀態的樣子,現在居然達到了第八解放狀態,他纔是……他纔是食屍鬼的天才!

我雙臂張開,緊接着怒吼一聲,我的一吼,帶着濃重的高溫侵襲!灼燒感不斷的讓屍王后退,屍王有些驚訝的看着我,爲什麼,爲什麼他一下子能夠變得這麼強!這個看起來還不超過二十五歲的小夥子,居然能夠這麼強的爆發力!?到底是爲什麼!?

其實,說打底,還是半神的半神之力十分巧合的打開了食屍鬼第十層的封印!讓我成功的踏入了第十層的境界,當然了,我還沒有體驗過,但是我知道一定非常厲害,就算是屍王也不一定會是我的對手,畢竟我有一半的半神之力,還有十層的食屍鬼力量!

“不!不可能!我是不會死的!我是永生之體!我是永生之體!”屍王仰頭,對着天空大聲的吼叫了起來,彷彿下一刻,自己就真的永生了一般。

“屍王,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是被我們永世消滅,還是被我們輪迴重生,你自己選擇吧。”我站在屍王的面前,一股傲氣凌人的說道。

屍王連連喘了幾口氣,接着說道:“哈哈,我不會死的!我是會死的!你們是殺不死我的!我可是屍王啊!來啊!你們不是很能夠打嗎?來殺我!我倒要看看,你們到底有什麼本事!到底有什麼本事能夠殺掉我!?”

我輕嘆一口氣,緊接着說道:“既然如此,就別怪我們了,我們不可能讓你存活下去,你畢竟是永生之體,已經造成了這個世界的不平衡了,所以,請原諒我們的做法。”

“呵呵,原諒你們的做法?那我問你,到時候小蝶怎麼辦?她可是重生而來的,也和我一樣,是永生之體!那個時候你該怎麼做?”屍王極其輕蔑的說道。

我淡淡一笑,回頭看着蘇啓晨和小蝶,讓他們來回到這個問題,蘇啓晨也沒有說話,而是看着身邊的愛人小蝶,緊接着小蝶小臉一紅,說道:“如果到了那個時候,我會伴隨他而去,輪迴重生,如果下輩子還有緣分的話,我還要做他的女人。”

“哈哈!下輩子是嗎?”屍王說到這裏,一下子癱坐在地上,屍王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再打贏我們了,只有被擊殺,相對來說,輪迴重生或許是最好的選擇吧。

我們都沒有說話,而是靜悄悄的看着屍王,屍王沉默了一會兒,慢慢的站了起來,說道:“好,我答應你們,我願意輪迴重生,你們不是想要知道我爲什麼要跟着鬼王嗎?因爲他提出了一個讓我無法滿足的要求,那就是成神!擁有神之力!”

我哀嘆了一聲,緊接着說道:“屍王,你想得太簡單了,如果能夠成神的話,爲什麼要帶着你一起?他一個人神豈不是更好?管理萬物蒼生,一切都是他的,你只不過是他的一面旗子罷了。”

“是啊,我只是一面旗子,反正已經被利用慣了,來吧,我已經準備好了,準備了輪迴重生我吧。”屍王閉上雙眼,一臉釋然的說道。

我脫下我的衣服,至少將屍王的身體給擋住了,接着說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不如等我要死的時候,再來解決你如何?反正我要保證我有那個實力,怎麼樣?”

屍王有些愣神,沒有想到這個自己重生之後第一個見到的男人會做出這種事情,真的很令人震驚,屍王微微一笑,抓着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淡然說道:“謝謝你。” 我淡然一笑,緊接着扶起了屍王,說道:“屍王,你知不知道鬼王的蹤跡,我們要消滅他,這件事情纔算完了,不然的話,這個世界依舊是留着一個毒瘤,反而是不好的。”

屍王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我並不知道他在哪裏,他和我一般都是用電話通話,或者說是讓昊戾傳輸消息,所以,我只見過鬼王一次面,也就是他勸說我成功加入他的隊伍的時候,之後就是電話和昊戾中間聯繫了。”

“昊戾?沒有想到昊戾真的與鬼王有關係,這是我沒有想過的事情,現在該怎麼辦?我們都沒有鬼王的蹤跡了,現在到哪裏去找?”我有些焦急,鬼王一日不除,我就一日找不到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

“對了!屍王,你知道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在哪裏嗎?”我想起了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的存在,連忙問道。

屍王一愣,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其實這一直是一個圈套,恐怕知道蹤跡的也只有昊戾了吧。”這個時候,外面的戰鬥也已經完結了,陰山派的隊伍被打散了,莫煙更是被昊天等人聯合擊殺了。

這個時候,頭領樣子的人都紛紛聚了進來,紛紛都問着鬼王在哪裏,要殺死鬼王的這番話,我擺了擺手,示意大家安靜,不一會兒,我才慢慢開口道:“大家別急,鬼王的蹤跡,我們暫時失去了消息,但是我們目前爲止有一個人可以知道鬼王的蹤跡在哪裏,這個人就是昊戾。”

“昊戾?夜叉族的大公子?”霍正捂着胸口,疑惑的問道。

我點了點頭,接着看了一眼昊天,昊天則是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是的,昊天和昊戾兩人從小就不對付,而且生死相拼,但是昊天是知道自己哥哥昊戾的行爲的,不可能爲鬼王服務的,我也是知道的,昊戾的生性一向孤僻,根本不可能爲鬼王賣命,看來是有什麼東西被鬼抓在手中。

“這件事情,我們還是先緩一緩,大家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養傷,鬼王有可能就在附近,不得不說,鬼王這一次有一手,將我們大家玩的團團轉,不過不要緊,我們一定會找到鬼王的,還大家一個清靜的世界。”我擺手說道。

衆人應了一聲,便紛紛開始養傷了起來,我也是呆不住,在邊緣不斷的巡邏查看,但是始終沒有找到一絲一毫哦的蹤跡。

我唉嘆了一聲,緊接着無奈的聳了聳肩,緊接着擡頭看了看天空,說道:“今日是月圓,乃聚陰之日!所以說,今天晚上,鬼王一定會出現,抓捕我和我師妹的,行了吧,我還是先回去吧,和師妹待在一起好一點。”

我快步的走了回去,剛剛要走動的時候,發現一個身形動了一下,我快速的扭動身子,緊接着一個手掌揮打過去,叮噹一聲,我的手中居然抓着一個飛箭,而且箭上似乎還有信封,這個信封很有可能就是關於鬼王的蹤跡的,我連忙打開一看,上面寫着“今晚你帶着你師妹、昊天、蘭夢瑤來到東陽村的山洞口,我們就在哪裏等候你們。”

我仔細看了看這個字,我認不出來,畢竟我沒有看見過鬼王和昊戾寫過字,那麼這個,我就要拿回去給昊戾觀察了,自己的哥哥,自己應該也是見過他的筆跡的吧,我也不想耽誤多長時間,快速的回到了屋裏,緊接着召集了一下,說道:“你們都聚過來,我有一件事情要說。”

大家疑惑的聚了過來,想要問我什麼事情的時候,我將信封攤開,讓大家看,隨之就有人說道:“這個鬼王居然自爆自己的位置,那我們還等什麼?直接殺過去啊!把鬼王幹掉!”

有些人看着這個人的舉動無奈的白了一眼,“真是二窮白嗎?智商是硬傷?這麼硬打過去,只有自己吃虧,就算是對面的人少,只有一兩個人,但是他是鬼王,能夠召集這麼多出來的人幫手,能夠是一般人嗎?”

美色難擋 那個人被罵了也不知道這麼還口了,只好憋着火,一臉不滿的看着別處。

“好了,這件事情,我覺得就我們四個去就行了,你們不用去,多了反而是負擔,你們就好好養傷,如果兩日之後了,我們沒有回來,那麼你們再出發吧,當然了,並不是讓你們就呆在這裏,反而是要將整個東陽村給包圍起來,圍一個水泄不通,到時候,如果鬼王沒有在哪裏,我們就出來,如果在,我們能夠殺死鬼王的話,那麼我們就快要出來了,但是我們被鬼王殺了的話,那就將整個東陽村圍起來,保證不讓一隻蒼蠅出來!”我站在最前面說道。

“好!我支持小夥子你這個想法。”食屍鬼族長是第一個贊同的人。

接着便是師傅、霍正、屍王,居然還有楊凌,看來這個小子是真的服了我了,當然了,原本師妹的兩個寶貝徒弟是不願意,說什麼都要跟着去,但是想到她們兩個的實力不足,去了也只是負擔,也拒絕了。

我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我的東西,緊接着和大家一起出發了,向着東陽村的山洞口而去,山洞口並不是很多,所以我們可以很好的尋找這些地方,然而剩下的大部隊,則是將整個東陽村圍的水泄不通。

我們走在路上,師妹就提出了疑問“你們覺得,這個信封是誰給的?是鬼王還是昊戾?”

我並沒有讓昊天去辨認這個信封,反而是猜測了起來“應該是昊戾,他的實力我也是知道的,也是有過一段經歷的,所以我覺得是昊戾。”

“但是鬼王真的放下昊戾來放信封?這會不會太過於詭異了?或者說,這只是一個障眼法呢?”蘭夢瑤歪着腦袋,猜測到。

我們爭論了一會兒,昊天開口道:“是昊戾,是昊戾送的信封,他的字,我認得出來,而且這個字也是他寫的,他當時沒有對子良動手,那就足矣證明他是昊戾了,或許,我已經猜到了昊戾爲什麼會給鬼王賣命了。”

“恩!?昊天,你猜到了?快說說,到底是因爲什麼事情?”我們三個連連圍在昊天的身邊,疑惑的問道。

昊天呼了一口氣,說道:“應該是關於我母親的事情,我母親是人類,也是昊戾的母親,當然了,昊戾被生下來,擁有了父親的能力,也就是百分之百夜叉族的能力,而我生下來,則是半人半妖,也就是他們常說的半妖,母親的是,是因爲我和昊戾造成的,所以我和昊戾不斷的尋找陰陽玉碎片。就是爲了有一天,能夠打開地獄之門,去救活,或者跟着自己的母親說一句對不起,但是,我們兩個不想有任何的瓜葛,所以便自己開始蒐集陰陽玉的碎片,甚至有時候還生死相拼。”

“想必,鬼王應該是有能力打開地獄之門的,所以昊戾纔會放棄陰陽玉。從而纔會跟在鬼王的身邊,說到底,昊戾不是真心想要爲鬼王做事的。”昊天嘆息了一口氣,說道。

我點了點頭,說道:“看樣子是這樣的,這個鬼王的東西很多,能夠吸引這麼多的鬼魂妖道來幫忙,果然是百萬年的生物啊,就是不一般。”

“就算是這樣又怎麼樣?還不是會被我們殺死?鬼王沒了,這個世界就會太平許多,好了,不說了,這是最後一個山洞了,如果沒有沒有的話,或許我們真的被騙了。”師妹說道。

我們慢慢的接近最後一個山洞,不一會兒,裏面傳來一陣聲音“進來吧,外面多冷啊。”

我聽過鬼王的聲音,便知道是鬼王說的話,我們挺直腰背,也沒有設下陣法,徑直的走了進去,不一會兒,就看見鬼王坐在一個椅子上面,一臉悠哉的樣子,而昊戾則是站在一旁,畢恭畢敬的樣子。

“鬼王,陳俊濤和王巧巧呢?”我並沒有想要和鬼王多說什麼話,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鬼王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話語,而是快速的扇了扇扇子,潸然笑着說道:“沒想到啊,你王子良這麼一個小小的年輕人,居然能夠帶來這麼多的人,我還真是低估了你,而且你的實力變化也太大了,我對你的身體很感興趣啊。”

“你讓這裏,你認爲我想聽你這些狗屁嗎?快點說,陳俊濤和王巧巧在哪裏!?”我有些惱羞成怒了,沒有想到鬼王還如此的悠哉悠哉。

鬼王絲毫不着急的說道:“很簡單,你和你的師妹讓我吸收掉,然後,我就會放了他們兩個,我很公平的,不會反悔的,怎麼樣,你決定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