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l~1`x*>+` (貓撲中文)3109

而且凈化的速度也是一點也沒有減弱,這幾百座仙島,起了很大的作用。

葉楚關於這幾百座仙島,也是有感情的,在亂星海之中得到它們,一直伴隨著自己。

還有那位神秘的天妖一族的女人,不知道是不是當初為了救他,已經沉睡了,自從二百年前便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因為葉楚沒有感受到那種,突然醒來之後,就那什麼的場景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發展,相信用不了多久,這裡面的屠戳之氣就要被吸光了。

……

一年後,洞府中。

兩個小娃娃,正在這洞府中,你追我趕的玩耍著。

她們雖然還站不是太穩,但是卻已經可以離地飛行了,這天賦就是天賦。

修行強者的後代們,與一般的平民自然是不一樣的,兩個瓷娃娃般的小女娃,穿著開檔褲子正在這裡飛來飛去的,到處玩。

而在她們的旁邊,米晴雪和七彩神尼正坐在涼台中,跟著一旁的許若學做手工活,正在給兩個孩子織毛衣。

這裡現在是她們的小家了,雖然這個家的主人,現在還沒有出來看過她們的孩子一眼,但是她們卻很喜歡這裡的環境了。

隔了一會兒后,七彩神尼的眉心動了動。

她大喜的對米晴雪說:「晴雪,葉楚要出來了。」

「真的嗎!」

米晴雪也很興奮,七彩神尼她們立即來到了兩個孩子身邊,一人抱著一個孩子,然後就見七彩神尼敞開了乾坤世界。

裡面一道人影飛了出來,葉楚果然是回來了。

「這就是我們的寶寶?」

葉楚一出來就見到了兩個漂亮的小女兒,心中的父愛,也如潮水一般涌了過來。

他直接上前,一左一右一邊抱了一個。

「哈哈,叫父親。」

葉楚朝這兩個孩子擠眉弄眼,結果沒想到,兩個孩子幾乎是同時,一人朝他打了一拳。

然後還笑得咯吱咯吱響,這一下子把幾人都給逗樂了。

過了好一會兒,白狼馬才從許若的乾坤世界中出來了,一出來便想過來抱孩子。

他等了一年多了,總算是可以見到這兩孩子了,心想這些女人們想什麼呢,非得讓孩子看到親生父親第一眼,要不然不讓自己出來看看孩子。

好歹自己也是半個男保姆好嘛,怎麼看個孩子也不行了,這讓他鬱悶的。

不過葉楚也沒搭理這貨,讓他離自己孩子遠一些,要不然跟著他玩多了,以後就變得和他一樣無恥了。

白狼馬受了嚴重的打擊,葉楚陪著兩孩子玩了好一陣,她們終於是睡著了。

等她們一同睡在一個小搖床中后,葉楚這才得空,和他們講白萱的事情。

「還好,只要白萱姐姐她們沒事就好。」

聽葉楚講完之後,幾人也長出了一口氣,總算是放下心來。

至少白萱沒有出事,而葉靜雲她們應該也沒有事情,現在就在白萱的乾坤世界中,只是白萱現在還沒有完全清醒,他們也無法進入她的乾坤世界。

相當於是被半封印了,白萱現在還有些不是太清醒,時不時的就會睡著。

清醒的時間比較少,不過好在她清醒的時候,葉楚現在也能與她進行一些溝通了。

她並沒有完全失憶,只是現在選擇性的失憶吧,屠戳之氣對她的身子有比較大的影響,現在能恢復成這樣子已經是很不錯了。

起碼在她現在有限的記憶中,她還記得自己的乾坤世界中,還住著一大幫人,只是現在她也無法讓她們出來。

能有這樣子的恢復,已經讓葉楚他們感到欣喜了。

……

最棘手的事情,總算是解決了一大半了,葉楚也感覺輕鬆了不少。

不過白狼馬去那石城轉了一圈回來之後,卻告訴了葉楚一個不好的消息,那石城於一年前經歷了一場災難,當時死了好多億人。

現在石城都還處於半片廢墟的狀態中,現在還沒有恢復過來,白狼馬和葉楚說,天空之城的主城主,虹漫天現在過來了。

就在坐鎮,石城。

白狼馬想讓葉楚過去看一看,葉楚皺了皺眉道:「我過去看什麼?」

他早就知道了靈刀隱父子的算計了,當初還提醒了靈刀隱,他兒子動手了。

靈刀隱自己也過去了,本來以為靈刀隱能制止這一切,只是不知道事情怎麼就發展成這樣了。

白狼馬對葉楚嘿嘿笑道:「大哥,這虹漫天可是這天空之城中,頭號美人呀,排名第一位的,難道你不去看看?」

「呃……」

葉楚有些無語,他對這個並不感興趣,直接說:「我不去,你小子要是有本事,收了她就行了。」

「哥,我哪有這本事呀。」

白狼馬有些無語道:「傳聞她可是半隻腳邁進了至尊之境的呀,我還搶了人家的聖女,我現在過去不是送死嘛……」

這傢伙還是有自知之明的,葉楚也總算是明白了這貨的小心思了。

看來他現在是遇到麻煩了,沒準那虹漫天,已經知道了他在這一帶了,所以盯上了他了。

「出來吧。」

可是葉楚這話都還沒說,洞府外的天空中,便傳來了一聲悅耳中帶著震怒的女人的聲音。

白狼馬脖子一縮,立即對葉楚說:「大哥,你看這事怎麼辦吧,說她她就來呀。」

「你小子還怕什麼……」

葉楚笑了笑道:「你反正有黑天羅盤,現在走就行了。」

「怕是走不了呀,這娘們兒沒準封鎖了這片虛空,她有一塊虛空鏡可以封鎖虛空。」白狼馬訕訕的笑了笑。

葉楚這才明白,這貨的打算了。

看來他是被人家追回來的,虹漫天有虛空鏡,可以封鎖虛空,白狼馬只要一出去,就是一個死字。

葉楚也沒辦法,將這貨給丟進了乾坤世界。

同時將七彩神尼她們,全部送進了自己的乾坤世界,自己一人飄到了半空中。

出來的時候,葉楚也是眼前一亮,不遠處的那個渾身閃爍著流彩神光的女人,確實是美極了。

這種美很難形容,有些像是仙界的仙妃,端莊高貴又典雅,不是一般的人就有這樣的氣質的,再加上別的方面也無可挑剔,一身修為更是深不可測。

這樣的女人,被稱為九大仙城第一美人,也不為過。

「你是何人?」

虹漫天見出來的不是白狼馬,不由得眉頭微鎖。

讓她眉頭緊鎖的是,這傢伙的修為,竟然自己也看不透。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110

這樣的女人,被稱為九大仙城第一美人,也不為過。

「你是何人?」

虹漫天見出來的不是白狼馬,不由得眉頭微鎖。

讓她眉頭緊鎖的是,這傢伙的修為,竟然自己也看不透。

難道這是白狼馬的靠山?

九大仙城中,什麼時候,有了這樣的一號人物了。

葉楚拱手笑道:「在下葉楚,是小白的大哥。」

「原來是你的兄弟。」

虹漫天道:「他搶了我天空之城的聖女,毀我聖城名聲,你將他交出來吧。」

「這個恐怕不行了。」

葉楚笑道:「他和孝潔可是真心相愛的,可不是什麼搶的人,我想虹城主可能是搞錯了吧。」

「你是要包庇他?」虹漫天有些不悅。

葉楚道:「我這可不是包庇,而是講的事實。」

「看來你是要包庇他了。」

虹漫天冷哼一聲,隨即一道神光,突然打到了葉楚的身上,這道光影太快了,葉楚都沒有反應過來。

不過令虹漫天沒有想到的是,葉楚的身上,有一層淡淡的神光,竟然沒有打傷他。

葉楚好像只是被撓了撓癢,馬上就沒事了。

「虹城主,身為聖城聖主,偷襲可不好。」

葉楚的臉色也黑了下來,沒想到這娘們兒,直接就偷襲了。

要不是自己手上戴著九龍珠的話,剛剛這一下,真要被打成重傷了,這娘們兒應該用的就是虛空鏡了,竟然直接就用至尊之兵偷襲自己。

「呵呵,這可不是偷襲,是論道而已。」虹漫天笑了笑道,「只是我沒想到,天空之城中竟然有你這樣的人物,看來你也半隻腳邁進至尊之境了。」

「論道?」

葉楚咧嘴笑了笑,葉楚突然問她:「要不虹城主,我們論論別的道?」

「你想怎麼論?」

現在看來,打架是不行的了。

剛剛虹漫天是想一擊將他給打傷,然後逼他交出白狼馬和孝潔的,現在看來這一招失效了。

葉楚邪笑道:「床道。」

「葉某知道幾百個先古之士,傳下來的姿勢,特想向虹城主請教請教……」

葉楚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虹漫天的臉色也是瞬間拉了下來。

她冷笑道:「你身為不世強者,竟然如此惡俗!」

「呵呵,這能叫什麼惡俗呢,男女之事,是天地間最原始,最純粹的事情。」

葉楚這是要挑豆虹漫天了,剛剛她竟然偷襲自己,葉楚就決定看看她的道心夠不夠堅固了,拿這些話來激她。

「無趣!」

虹漫天只是冷哼了一聲:「你這樣的人,也配這個修為?」

「這個虹城主就有所不知了,葉某所知的這床道,乃是天地間最原始的力量,你我若是雙劍合壁,共修的話,我想說不定能雙雙步入至尊之境,這又何樂而不為呢。」

「無趣!」

虹漫天不想再聽葉楚的廢話了,她也知道葉楚這是故事的,剛剛自己偷襲了他,他就故意拿這些話來激她。

可是對她這些事情沒有用,儘管她到現在也是一個人,只收了三個義女,從來沒有過男人,甚至沒有與男人牽過手,哪怕是經神上的戀愛都沒有過。

她一直就只相信自己,在天空之城中,從以前名不見經傳的一個小丫頭,慢慢的成為這天空之城的聖城的聖主,這都是她自己努力拚到的。

「將白狼馬交出來吧,如果他們真是真心相愛的,我不會殺了他們。」虹漫天說。

面對一個境界和自己一樣的不世強者,她也無法再進行強攻了,到了這個境界了,想要殺死對方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而唯獨的辦法,就是勸葉楚將白狼馬交出來,當然她也要做出妥協了。

本來白狼馬毀了天空之城的名聲,就必須得死,現在自己答應若是,真如葉楚所說,就不殺他,已經是做出了大的讓步了。

「我聽聞你有三個義女,這樣吧,你把她們交給我,我收了她們做我的小老婆,我就將小白交給你。」葉楚也提出了條件,但是更像是直接的拒絕。

「你當真不交?」虹漫天威壓大放,直接輾向了葉楚。

不過葉楚也毫不示弱,同樣是以極強的威壓回擊,兩人僅僅只是威壓的交鋒,就令這一帶方圓幾萬里的地貌,瞬間化作了飛灰了。

這恐怖的威勢交鋒,可見一斑。

葉楚笑道:「虹城主,我想這筆交易還是划得來的,反正義女你可以再收嘛,天下間有天賦的孩子多的是呢。」

「我葉某人不過是孤家寡人一個,收了她們三個做老婆,也算是續個后吧,不會虧待她們的,她們跟著我,一定可以名動天下的。」葉楚笑道。

虹漫天臉色凝重,葉楚這話無非就是在警告她,她虹漫天有顧慮。

這天空之城是她的地盤,而葉楚呢,卻是一個孤家寡人,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自己有拖後腿的,而葉楚卻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