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在看什麼?」趙前突然轉頭看著靜妍。

「沒,沒什麼,」靜妍嚇了一跳,頓時滿臉通紅,「我是在想,您到底是什麼身份。」

一聽這話,其他女孩紛紛看向趙前,她們心裡也都好奇著呢,只是不像單線條的靜妍,會直接問出來。

「唔,」趙前眼珠轉動,「其實我是大夏侯爵,而且很有錢。」

「你騙人,」尤娜沖著趙前皺皺鼻子,「聽說大夏的貴族都有私人飛機的,才不會坐普通航班呢。」

趙前抿嘴偷笑,我說得可是真話哦,你們不相信可怪不了我。

一看趙前笑著不說話,尤娜愈發肯定心裡的猜測,「騙人是不對的,不過就算你不是貴族,應該也是大公司的社長吧,所以我們社長才這麼重視您,」

「那你就錯了,」趙前嘻嘻笑道,「我雖然很有錢,卻沒有任何職務,只能算是無業游民。」

「有錢的無業游民?」靜妍試探地說道。

趙前笑著點點頭。

「那麼,你去法國是旅遊的嗎?」賢恩也參與進來。

「算是吧,」趙前轉過頭看著她,雖然這個小姑娘在組合中顏值只能算中等,但其青春認真的氣質倒也獨樹一幟。

「我們是去戛納,你也是去參加電影節的嗎?」最前面的金小個實在忍不住,跪在椅子上身體向後,興沖沖地問道。

「不是,我對電影不感興趣,」趙前搖搖頭,「你們去參加電影節?是有作品參展嗎?」

「是我的,」尤娜興奮地舉起右手,「我主演的電影有參與展映,是在閉幕式上哦。」

「哦,那挺厲害的嘛,」趙前詫異地看著尤娜,雖然對電影了解不多,但戛納電影節這種傳承了幾十年的老牌電影節還是知道一些的,整個電影節周期有兩個星期,期間會展映數百部電影,但只有優秀影片才會拿到開幕式和閉幕式上放映,其中開幕式又最重要,貌似楊詩帆主演的那部戲魂,就是開幕式上的重頭戲。

想到這裡,趙前看著尤娜問道,「你聽說過戲魂嗎?」

「知道知道,」前面的金小個歡快地叫著,「是這次電影節上最好的影片,聽說所有人看了都說好,尤其是裡面的那個女主角,演得比尤娜強多了。」

「金小個!」尤娜咬牙切齒地看著前面。

「我再說一遍,請叫我金夏蓉」金夏蓉怒視回去,「再叫金小個你就死定了!」

「是你先挑起戰爭的,」尤娜嚴正以待,目光斜視,「再說了,你本來就是小個嘛。」

「林小抽,」金夏蓉眯著眼睛,努力地表現出威嚴的樣子,只是那副童顏怎麼看都沒威懾力,反而還有些萌萌噠,「朴導演的電影自然是好的,但你敢說你演得比戲魂里的主角好嗎。」

「呀,竟然向著外人說話,」林尤娜猛地站起來,「你是要決裂嗎。」

「我是公平的化身,」金夏蓉舉起雙手,「什麼都不用說了,決鬥吧!」

隔在兩人中間的靜妍兩眼上翻,這兩個人又開始抽風了。

就在戰爭即將開始的時候,兩個巴掌落在兩人頭上,金秀拉站在旁邊一力鎮壓,「還不給我安分點,當這裡是宿舍嗎。」

兩位鬥士立刻捂著腦袋縮回椅子上,一副淚眼摩挲的可憐樣。

以趙前敏銳的精神嗅覺,自然能察覺她們是在打鬧,不禁有些好笑,這些女孩子未免也太能鬧騰了吧。

時間就在玩鬧中悄然溜走,折騰了半天的女孩們也終於消停下來,趙前睜著雙眼,神念運轉集中到眼睛上,便能看見一絲絲漂浮在雲層中的月華穿過飛機艙體,落入到前面的靜妍體內。

趙前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難怪她性子冷冰冰的,果然是千年難得一見的月女,這可是寶貝啊,放到玄門就是修鍊天才,放在教廷可以做聖女,就算被黑暗種族得到,也有大用,就不知道這顆明珠有沒有人能慧眼識別出來呢。 飛機快速地從空中劃過,經過近十二個小時的飛行,終於平穩地降落到戛納機場。

大夏和法國差了七個時區,早上十點起飛,結果到的時候正好是當地時間下午三點,陽光正濃。

這一路上風平浪靜,趙前所期待的劫機事件並沒有發生,也許那群人的目標並不在飛機上,管他呢,反正別惹到自己就行,跟在林尤娜一行人身後,趙前空著兩手施施然走下飛機。

剛走下舷梯,便看見一支九輛車組成的車隊向這邊緩緩開了過來,金夏蓉頓時兩眼放光,雙手虛捂著嘴巴,「哇哦,八輛最新款的賓利超級跑車,中間的是還沒有發售的元首級概念房車吧,這都能買到?九輛加起來價格都要超過薔薇飛車了,是來接我們的嗎?」

「你就發白日夢吧,」靜妍往前兩步站到她旁邊,「連最大牌的影帝恩格利到這裡,組委會也只安排了一輛雪鐵龍來接人,你覺得你比恩格利還要大牌嗎?」

「要是能坐一下就好了,」林尤娜挽著金夏蓉的手,眼珠都快掉出來,「不知道是來接誰的,好隆重哦。」

「不會是來接他的吧,」落在後面的金秀拉隱晦地看了眼趙前,暗自猜測著,「如果是真的,恐怕這個人的身份比想象中更驚人啊,這裡可是眼睛長在額頭上的歐洲,能得到這樣的禮遇,起碼也是在權利榜上排名前列的人才行,可是權力榜上好像沒有他啊,他到底是什麼人呢?」

趙前眼裡透著一絲玩味,自己這次過來歐洲可是突然得很,雖然說沒有做任何偽裝,也沒有特意保密的意思,但能這麼快就得到消息,看來他們從來沒有放棄盯著自己的行蹤啊,或者,是盯著薔薇商盟!

不過倒是沒想到會是這個人過來,當初他可是被自己這邊揍個半死。

車隊緩緩停下,中間的那輛房車正好側對著趙前,車門打開,一個金髮碧眼,身材高大魁梧的歐洲中年白人走下車,沖著趙前張開雙臂徑直走來,「嗨,趙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果然是來接他的!不僅金秀拉等人詫異地看著趙前,就連後面正陸續走下飛機的乘客也放慢了腳步,這樣的大場面可不多見,沒見連機場的警衛隊都在旁邊維持秩序嗎,那可是只有政府迎賓才會出動的部門。

「凱撒,你正常的樣子看上去也還蠻順眼嘛,」趙前笑著說道,「比鼻青臉腫的時候好看多了。」

「嘿,我就知道他會提這個,所以他們才都不願意過來,」凱撒囧著臉對著旁邊的人說道,然後轉過頭看著趙前,「趙先生,你不提這個我們還是好朋友。」

凱撒是法國異能部門最頂級的戰士,一向信奉的是騎士精神,上次在大馬先是被張清烈硬碰硬地狠狠揍了一頓,輸得心服口服,接著趙前又饒了他們一命,當時便心生感激,只是基於雙方的敵對關係才沒有後續接觸,後來又聽說趙前連教廷聖殿騎士團的兩位聖靈騎士都給打敗了,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但同樣是因為立場原因沒有結交,直到法國政府與薔薇公司展開合作,沒有了敵對的立場后,他才想主動去認識趙前,可惜這時候趙前又失蹤了。

恰好這次趙前來歐洲,歐洲政府擔心趙前的破壞力太大,就想著找個人做他的嚮導,精心招待的同時也順便約束,當然約束也只是做做樣子,但這種事普通人做不了,只能由異能部門的人出動,便讓凱撒帶隊選人,結果他得到消息後主動請纓過來接機,並將自己家族的車隊拉了過來沖場面,現在看來效果還不錯。

「那好吧,就不提這個,」趙前微笑地看著凱撒,「你的那套盔甲換新的了嗎?」

凱撒剛剛由陰轉晴的臉色立刻由晴轉陰,「不是說不提這個了么。」

「哈哈,行了凱撒,」趙前仰天大笑,「我是說如果還沒換新的話,或許我可以送你一副,保證比原來的好。」

這個人的性格耿直豪爽,如果是做朋友的話也是不錯的人選,趙前也不介意結交一下,他交朋友從來只看性格,不問出身。

「真的嗎,那太好了,非常感謝!」凱撒聞言頓時大喜,開玩笑,眼前這位無論從超能實力還是科技儲備來說都是這顆星球上最頂級的人物,他送的東西肯定比自己後補的那套強多了,不要白不要,這點變通他還是知道的。

「如果你還沒確定下榻的地方的話,我這裡有個不錯的選擇。」凱撒笑著說道。

「行,」趙前無所謂地聳聳肩,「去哪裡都沒關係,不過先幫我個忙。」

「哦?」凱撒面帶疑問,接著燦然一笑,「沒問題,請說。」

趙前往旁邊一指,「反正你帶的車挺多的,就幫我送幾個朋友吧。」

「不用了,」金秀拉受寵若驚地說道,「我們自己可以過去的。」

雖然很想坐一坐最新款的豪華跑車,但幾個小姑娘還是連連推辭,就連最愛車的金夏蓉也躬身說道,「謝謝趙先生,不過我們公司安排了工作人員提前過來,他們會安排接機的。」

就說這麼多的小姑娘怎麼會只有一個經紀人跟著呢,原來其他人都過來打前站了,趙前點點頭說道,「沒事,就讓你們的人在前面帶路。」

然後又轉頭看著凱撒,「將她們送到目的地,另外留個人陪著,如果有人找麻煩的話就幫她們解決,解決不了的就報我的名字。」

這句話一出來,頓時所有的人都有些傻眼,凱撒詫異地看看這些小女孩,心裡想著難道這位趙先生喜歡這種類型的?可是他的四個老婆都好像不是這一類的吧,換口味啦?

金秀拉等人先是覺得趙前口氣太大,緊接著心裡也開始緊張起來,趙先生不會看上她們了吧?她們身處娛樂圈,各種各樣的事情見多了,只是以前有公司保護,才能獨善其身,但現在如果這位開口的話,可能連集團出面都沒用,或許社長還會主動將她們送上門去呢。

趙前成精一樣的人物,自然能看出她們的心思,卻也只是笑笑,並不多做解釋,而是沖著林尤娜說道,「好好表現,如果能得最佳新人獎的話,就送你們一人一輛這種跑車。」

「啊?」林尤娜張大著嘴,更加不知所措了,心裡也愈發肯定趙前另有所圖,臉上也開始露出憤憤之色,虧自己之前還以為他是風度翩翩的好人,沒想到也是個大壞蛋。

趙前沖著正在旁邊憋笑的凱撒說道,「要是她得獎了,你就負責送車。」

「關我什麼事?」凱撒瞠目結舌,這純屬躺槍啊,三四千萬美金對他來說也不是個小數目了。

「誰讓你開車來顯擺的,」趙前嘿嘿一笑,然後沖著那群女孩揮揮手,對她們臭臭的臉色視而不見,轉身便向房車走去。

只是誰也沒有發現,趙前在揮手的時候,同時在靜妍身上種下一道牽機咒,這種小巫咒不需要法力就能施展,而且以趙前如今的修為,效果相當的不錯。

雖然月女對他沒用,但其他大夏玄門可是對其趨之若鶩,如今還有青陽子之類的人存在,也必定有一些上古門派傳承下來,這些人把門派傳承看得比自己的命還重,到時候這個月女可就值錢了呢。

凱撒看著趙前的背影聳聳肩,終於確定趙前並不是要將這幾個女人收藏起來,否則的話就不是敲自己的竹杠,而是每人送一台飛車了,但心裡的疑問卻絲毫不減,既然不是對她們感興趣,那又為什麼要特意照顧呢?想不通!

看著已經上車的趙前笑著搖搖頭,然後留下五輛車送人,自己也隨後步入房車之中。

目送著縮小了一半的車隊漸漸遠去,金夏蓉雙眼迷茫地看著金秀拉,「姐姐,我們要怎麼辦?」

「唉,」金秀拉嘆了一口氣,「我們先去酒店吧,順其自然就好,相信不到最壞的時候,公司不會放棄你們的。」

一句話出來,眾人卻更加沉默了,很顯然,連她們的經紀人姐姐都沒什麼信心。

「我覺得你們有些杞人憂天了,」這時一直冷眼旁觀的靜妍突然開口說道,「趙先生從來就沒有任何明確的表示,而且我看他的眼神很清澈,沒有半點慾望,反倒是……。」

說到這裡,靜妍卻又沉默下來,林尤娜不禁急得拉著她的手,「反倒是什麼?你說呀。」

靜妍眼裡閃過一絲疑惑,「反倒是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就好像是看到了什麼感興趣的東西一樣,卻又沒有任何佔有的意思,不懂。」

「感興趣的東西?沒有佔有的意思?」林尤娜感覺腦子不夠用,「什麼亂七八糟的?」

「呼,」靜妍長出一口氣,「不管他了,反正就是覺得他並不是要對我們怎麼樣。」

「但願吧,這樣就夠了,」金秀拉稍微平復了一下心情,「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嗯嗯嗯,」金夏蓉連連點頭,接著便向跑車衝去,「我要坐這輛。」

其他人頓時滿頭黑線,這個粗線條的女人,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逗比青年歡樂多?

車還沒出機場的趙前動動耳朵,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心裡對自己的運氣愈發得意,還沒有修鍊就有這等靈覺,月女果然名不虛傳,就沖這個,這趟歐洲就沒白來。

豪華車隊陸續離開,飛機上的乘客也漸漸下完,落在最後面的幾個人互相交換一下眼神,然後裝作不認識地往外走去,只是他們之間的距離挨得很近,卻又與其他人拉得比較遠。

「頭,剛才那些是什麼人?」之前打趣過趙前的嘻哈青年左顧右盼的樣子,嘴唇不動,從喉間發出一道聲音說道。

「少管閑事,」落後兩步的一個中年男人目不斜視,同樣從喉間發出聲音,這個人西裝革履,看上去就是個商務精英,稍微頓了頓,又接著說道,「那些女的不過是群普通人,沒什麼戰鬥力,和她們一起的那個男的看不透,但是來接機的那個人,實力極其恐怖,要滅我們輕而易舉,為避免麻煩,以後看到這些人,盡量避開。」

「明白。」……

短暫的交流過後,一行人快速走出機場,上車離去。 戛納地處法國南端,靠近地中海,本來只是一個普通的法國小鎮,但由於其優美的自然環境,精巧、典雅、迷人的小鎮風光,使得法國政府將自己最頂級的電影節落戶在這裡,最終成就了戛納這座小鎮。

車隊沿著濱海公路緩緩而行,一路上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路邊排成行的高大棕櫚樹,這種四季常青喬木在這裡隨處可見,就連電影節的最高獎項也用它冠名,金棕櫚獎是每一個電影人都夢想收藏的獎項。

趙前身體后躺,手搭在扶手上,手指還在有節奏地敲動著,顯得很是愜意。

這輛房車的確不負頂級豪車的名頭,裡面的空間不僅寬大,各類設施更是奢華之極,甚至還有一個小型酒吧,前方駕駛室被一塊黑色玻璃隔離開來,寬大的車廂內只有趙前和凱撒兩個人。

凱撒拿出一隻冰鎮的紅酒打開,倒上一杯遞給趙前,「出發前才開的,到現在剛好可以喝。」

趙前笑著接過酒杯,一口喝乾,「也就你們這種人才這麼講究,喝個紅酒還要醒酒,我一般都是直接開了參著雪碧喝的。」

「呃,我能說你說在暴殄天物嗎,」凱撒囧著臉說道,「真正的好酒是需要品嘗的。」

「品酒有講究,但心情不用,」趙前將酒杯放下,隨手給自己倒上一杯果汁,「你喝的是酒,我喝的是心情,所以喝什麼都無所謂,還是這個適合我。」

其實趙前不是不喝酒,只是喝酒挑人,只有和真正的好朋友一起的時候才會放開了喝,其他時候,或者說對著其他人都沒有喝酒的心情。

凱撒聳聳肩,將紅酒重新放回冰箱,然後也給自己倒了一杯果汁,「也許你是對的,我也覺得喝杯酒還有這麼多講究挺累人的。」

趙前詫異地看了他一眼,「我還以為像你這樣的貴族,會恪守那些貴族禮儀呢。」

「必要的時候會,」凱撒笑著舉起手中的果汁,「但私下裡我比較討厭這一套,乾杯!」

「乾杯!」 穿越后和王爺一起去種田 趙前將杯中的果汁一口喝完,「好了,說說你的來意吧,別告訴我你就是來給我做導遊的。」

「這是我的榮幸,」凱撒沖著趙前笑了笑,看著趙前嘴角含笑表情不變,便將兩手一攤,「好吧,是真的,我的任務就是陪著你,如果有需要幫助的時候提供便利,當然,如果有出格的可能,會事先勸解,但並不強求結果。」

「這麼說,你上頭的人是擔心我會搞破壞,所以讓你來約束我的。」趙前眼裡帶著一絲玩味,笑著說道。

「你可以理解成我是來給你跑腿的,」凱撒聳聳肩,「以你的實力沒人能約束你,除非動用大規模武器,但那是自己找死,上頭只是擔心會有一些不開眼的會惹怒你,所以讓我來擺平他們,畢竟這裡是歐洲,不是大夏,這種情況不是不可能。」

「唔,如果是我主動惹別人呢?」趙前微笑地看著凱撒。

凱撒聞言一愣,隨即臉色一變,「這是你來歐洲的目的?」

趙前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轉移話題,「說了半天,我還只知道你叫凱撒,不知道你的全名是什麼呢?」

凱撒眉角挑動,不過趙前不說,他也沒辦法,只得回答到,「凱撒喬治洛林。」

「洛林?」趙前眉角一挑,「那個延續了一千零六十四年的洛林家族?」

「你知道?」凱撒微微一愣,隨後又釋然,畢竟這也不是什麼秘密,只要社會地位足夠,就能知道這些東西,以趙前如今的地位,無需多言自然是夠得上的。

「歐洲三大家族,不知道洛林和卡佩家族關係怎麼樣?」趙前眼裡閃過一絲異色,沒想到這位還是個真正的貴族出身呢。

「是十七家族,我們三家只是保存得更好一些,」凱撒先是正色對趙前的話進行糾正,才繼續說道,「洛林和卡佩家族之間有很多的聯繫,甚至有不少親緣關係,誰也離不開誰,但同時也有不少競爭,恨不得對方立刻倒大霉。」

「就像大夏和美國?」趙前眼珠一轉,然後對著凱撒說道。

凱撒聞言一愣,隨即點頭,「也許可以用英格蘭和法蘭西來形容更恰當。」

「那麼,」趙前盯著凱撒的眼睛,「如果霍亨卡佩消失的話,你會開心嗎?」

凱撒聞言頓時驚出一身冷汗,「你要打霍亨的主意?他的地位可要比我在洛林家族的地位要更高,他身邊的高手甚至不遜色我們的異能部,而且如果他出了事,卡佩家族會發瘋的,你最好別亂動,有什麼事我可以去斡旋。」

「那又如何,」趙前身體後仰,翹起了二郎腿,「他做錯了事,就該承擔責任。」

「做錯了事?」凱撒眼裡閃過一絲疑惑,隨即想到了什麼,猛地抬頭看著趙前說道,「你是為楊詩帆來的?!」

「沒錯,」趙前點點頭,冷冷地說道,「不妨告訴你,如果楊詩帆安然無恙,那麼對霍亨小懲大誡也無妨,但要是他敢動楊詩帆一根頭髮,我會讓卡佩家族徹底消失,別懷疑,我有這個能力,就算你們整個歐洲加起來也一樣。」

看著趙前冷冷的目光,凱撒頓時背後升起一股涼意,貌似這個人比起一個多月前更恐怖了,至少那時候的他還沒有如此恐怖的眼神,只是對他所說的能單挑整個歐洲,心裡還是充滿懷疑。

凱撒不知道的是,雖然如今的趙前不是一個月前能比的,但光憑一個月前的他,就能橫掃歐洲異能界,只是當時他並沒有展露威能而已。

「請稍安勿躁,」凱撒苦笑著說道,儘管早就知道陪趙前這份差事不好做,卻還是沒想到他會同歐洲第一家族杠上了,先不管趙前的實力是不是真的像他自己說的那樣,但自己還是要儘力阻止的,「據我所知,霍亨對楊小姐是真心的,楊小姐除了不能離開科西嘉之外,其他方面都沒有受到任何不當待遇。」

「這也是為什麼我還坐在這裡,而卡佩家族還存在的原因。」趙前冷笑著說道。

凱撒想了想,隨後從車櫃里翻出一部手機,同時說道,「我給霍亨打個電話,讓他將楊小姐送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