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所有人都在翹首以盼著,等著劍門建成之日。

倫薩站在輝煌的神殿內,目光直視殿內的那個十字架,他的身後跪著一個男人,不敢抬頭看他。「還沒有她的消息嗎?」他冷聲問道。

「沒有。」

「她的親人和她的那些手下呢?」

「也消失了。」

「呵呵……」倫薩冷笑,「準備工作挺充分的,就是不知道你是誰養的狗,華山論劍,那時,你會不會出現呢。」

外面風起雲湧,都和崑崙上的林攸沒有一毛錢關係,哦不,還是有一點關係的,比如她的懸賞已經達到了十分驚人的地步,日本月華山和教廷聯手追捕她,除此之外,損失最嚴重的華夏竟然沒有什麼多餘的表示,或許華夏的高層也在偷著樂呢,畢竟魔君是華夏人,管她好的壞的,她殺了兩個國外的宗師,就是為國爭光啊。

林攸的神庭主穴里,兩股力量依然在糾纏爭鬥,但是她看起來一點也不急,哪有人會在急著恢復力量的時候,坐在熊貓車上散步的呢……

是的,她兩年前養的熊貓依然還記得她,只是瘦了許多,而她種在山後的稻子和玉米,也早就枯萎了,幸虧她儲物戒里什麼都有,米面不缺,否則她就等著吃糠噎菜吧,偌大的島嶼上那麼大的一片平原都浪費了。

她在熊貓身後綁了一個小木車,是她自己製作的,雖然有些顛簸,但是因為熊貓走的並不快,所以還能忍受。

而她手裡則拿著一把竹筍,熊貓走累了就歇歇,順便扭過頭去吃林攸手裡的竹筍。

一人一熊在長滿荒草樹木的平原上閑逛著,島不大,大約只有台灣的三分之一大小,上面因為沒有人居住,十分荒涼,野獸縱橫。

就算野獸很多,也沒有什麼攻擊性強大的猛獸,這裡最兇猛的大概要數林攸身前那個為了一把竹筍就拉車的某隻熊了,就連山上的黑熊都比不過它。

順著小溪走走停停,林攸閉上眼睛,打了個哈欠,這樣的日子,真是悠閑啊,她的心難得的平靜,越發覺得歡喜,只希望時間過慢一點,讓自己可以多享受一會這樣的靜謐和愜意。

其實她是個享受孤獨的人,上輩子一個人也可以穿越大漠,翻過雪山,會在一個人的夜晚喝了一杯清酒,翻看一下相冊,偶爾寫兩張明信片寄給老哥,遇到可愛的人就多相處一段時間,遇到討厭的人就遠遠避開,她活的那麼自在,當親情都無法阻止她那顆飛翔的心時,你能指望她有愛情嗎?根本不可能。

「滾滾啊,按你的速度,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家,師父等我做飯呢。」林攸懶洋洋的說道,雖然嘴裡那麼說,可是她並沒有催促熊貓加快速度,只是手裡的竹筍不多了,要是再回不去,熊貓沒有吃的,會發脾氣的,它可不是農民工,還能拖欠工資,人家會直接撂挑子。

緊趕慢趕,終於趕在天黑前回到了小院。

推開籬笆門,小院一角的窗戶上有昏黃的燈光,看上面的剪影,一定是容卿正在看書。

那個女人是不會做飯的,林攸很想念她曾給自己熬粥的日子,果然啊,一旦讓她知道自己是個做飯小能手,她便再也不動手了,不就是做的比她好吃么,至於這麼小氣。

今晚做什麼好呢……

她看著自己早上採的那些野菜,燙一下,涼拌吃。

翻翻儲物戒指,裡面還有幾顆白菜,嗯,做麵疙瘩。

本來還想做一道紅燒肉,但是考慮到晚上吃的太油膩對身體不好,林攸便放棄了。

等她端著菜走進容卿的房間時,容卿並沒有抬頭。

而當容卿看到她端著兩碗麵疙瘩時,終於忍不住問道:「這是什麼?」

可以吃嗎?不過聞起來倒是很不錯。

「很好吃的,不騙你。」林攸遞給她一雙筷子。

容卿是個遵循食不言寢不語的人,一般情況下,此時的房間內應該只會有兩人吃飯的聲音,但是今晚,容卿破例了。

「實力恢復了。」

林攸吃飯的動作一僵,「嗯……」

「那明日你便離開吧。」

林攸沒有回答,她其實很好奇,容卿是如何看出她實力恢復的,在坐著熊貓車回來的路上,她看到了夕陽落下去的那一刻,環繞島嶼的白色霧氣消失,無法阻攔太陽最後的餘暉,黑暗和光芒在那一刻,同時在天空中出現,也是那一刻,她突然就頓悟了。

天地分,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而後萬物生。

所以,她神庭主穴中的糾纏的兩股力量,緩緩的被剝離。

萌妻歸來:惡魔老公,求輕寵 所以,黑白色的兩種力量,融合之後,成為了一副太極。

她的實力當然恢復了,不僅恢復了,還強大了許多,雖然不比魔君時的巔峰狀態,但也和伯陵不分伯仲。

「不著急,我挺喜歡現在的狀態。」林攸吃了一口野菜說道。

「外面有很多人在等你,你有太多需要去做的事,不要把時間浪費在這裡。」容卿依然平靜的說著。

林攸放下了碗,掏出紙巾擦了擦嘴,「外面也有很多人想殺我。」

她不是清霖,在她看來,容卿就是她的師父,是她需要尊敬和愛戴的人,她無法容忍自己的師父在這個孤墳似的島上待著,她不知道也就罷了,知道了,便不會袖手旁觀。

「以你的實力,那些人根本無法對你造成任何傷害,出去吧,這裡不屬於你。」容卿勸道,她不喜歡多費口舌,卻為了林攸一次次開口。

「您到底為什麼不願意出去呢?告訴我一個必須的理由,我也不喜歡強迫別人改變,如果您真的喜歡這個地方,我不會再提讓您離開這樣的話。」看看,連敬稱都出來了,看出來林攸是真的生氣了。

容卿卻突然笑了,似乎對林攸十分無奈,「我也不喜歡這裡,既然你堅持,那我們便出去吧,正好我也許久沒有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林攸立刻歡喜,眉開眼笑的樣子,「那真是太好了,我帶你去看看長城,還有神農架,哦對了,你怕不怕冷,我帶你去冰島看極光好不好,海南還是不去了,你都看了那麼多年的海了,我們去西伯利亞,那裡是冰帝狼的老巢,我讓蘭德爾雕個冰雕給你看,他家世代玩冰的,技術一定很好……」

聽著林攸像個孩子似的做著各種安排,容卿的眼神溫柔了下來,她終於知道林攸和清霖之間最大的不同是什麼了。

若是她想老死荒島,清霖會陪她一起,而林攸,會將荒島變成樂園。 離開崑崙的那天,容卿兩袖清風,林攸卻忙的要死,她需要把一些功法打包帶出去,到時候可以作為賠禮送給劍門,還得和黑熊以及熊貓道別,屋子裡的東西都被她用布蓋住了,免得落灰,崑崙出產的衣服也得帶兩件,質量不錯。

但是出去之後,卻不能就那麼穿著,會被人當神經病的,當她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一套衣服讓容卿換上時,她確定從容卿的眼裡看出了尷尬……

「那個……你要是穿不慣罩罩……可以繼續穿肚兜……我不……」介意……後面兩個字被關門聲掩蓋……

等容卿穿戴好之後從房裡出來,林攸確定自己想多了,人家穿的很好,根本不需要教什麼。

只是原本很知性的衣服硬是被她穿出了禁慾的冷淡感,也真是厲害了。

為了掩人耳目,蓬萊會飄到舟山,然後在白霧的遮掩下林攸和容卿裝作旅遊的遊客,之後,便是哪裡有趣去哪裡。

就在蓬萊出現在舟山附近時,二十四小時不間斷檢測沿海海面的國安局收到了警示聲。

花辭鏡看著上面大紅色的提示,嘴角勾起一抹笑,「終於捨得出來了,看來是實力恢復了,這下能不能找出叛逆者,就看你的了。」

而林攸和容卿剛踏上地面,便迅速的離開了,等到國安局和冒險聯盟的人趕來時,那裡已經人去樓空。

出來之後,第一件事當然是去看看哥哥,可惜,林攸敢肯定,他哥哥住的地方一定被國安局監控起來了,也許監控的人還有冒險聯盟和其他勢力的人,現在已經無需躲躲藏藏,因為那樣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她也沒有登陸自己在冒險聯盟內的賬號,因為那樣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容卿是無所謂去哪裡的,林攸的打算是一路慢悠悠的趕去瀋陽,到那裡和國安局的主事人好好談談,然後再去劍門致歉,至於劍門原不原諒她,到時候再說吧。

可惜她的計劃做的很完美,卻被一隻從天而降的黑貓打斷了。

【喵嗚!!!大王!!想死我了!!!】86從窗戶外面飛了進來,準確的落在了林攸的懷裡。

而林攸此時正帶著容卿在飯店裡吃飯。

林攸似笑非笑的揪著86脖子後面的軟皮,看著它的綠色眼睛,「捨得回來了?我就很好奇,你怎麼知道我恢復正常了,之前清霖控制我身體時,你去哪了,不說清楚就給我滾蛋。」

86縮了縮脖子,求救的看向了容卿,卻看到容卿面無表情的端起了碗喝湯……

「別看了,師父不會幫你的,她比你還心虛,因為她瞞了我更多的事。」

86在林攸的腿上滾來滾去撒潑耍賴,可惜,這次林攸鐵了心的不讓它得逞,沒有任何反應。

沒辦法,86隻好祭出殺手鐧。

【喵,林攸同學,因為你的第一個新手任務失敗,將要面臨嚴重的懲罰,但是地球目前出現了非正常東西,公司需要你做一個調查,如果這次你做好了,就能功過相抵,免去懲罰。】

喲,學會轉移話題了。

林攸笑眯眯的問道:「你現在還能變成眼鏡嗎?」

86怯生生的點了點頭,「那你變一個給我看看,我被你氣的頭暈,有點看不清東西。」

因為林攸的樣子太具有欺騙性,86就老老實實的變成了眼鏡,一點不顧忌容卿在場,這讓林攸再次確定,容卿就是那個宇盾的金牌守護者,也是地球所在小宇宙的守護者。

只有還有一點最大的疑惑,她的實力為什麼這麼低?不符合金牌守護者的要求啊。

現在猜測也沒有結果,出出心中的怨氣才是最重要的。

於是,在林攸憤怒的一揮手之下,86從窗戶飛出去的軌跡變成了一條完美的拋物線。

拍了拍手,林攸嘆了口氣,「好久沒扔了,準頭有點差啊。」

容卿看的十分驚訝,「你以前就這麼對過它?」

林攸點了點頭,「是啊,對了,如果你是我的引路人,那麼你的實力……」

「哦,現在不是我巔峰的狀態。」容卿直接說道。

「那你可以恢復嗎?在天啟日到來之前……」

這是想讓容卿去拯救地球啊,可惜的是,容卿並不是主角啊。

「不行,我的情況很複雜,實力永遠無法再有寸進。」

這讓林攸皺起了眉,這麼嚴重?對於一名武者來說,實力無法進步,簡直就是最大的折磨,可是,按照容卿所說,她現在的實力撐死了虛空級,根本不可能活三千年。

林攸準備問出口的話咽了下去,因為她發現容卿的情緒不是很好,一副不想多說的樣子。

【大王!我又回來啦!】86從窗戶外飛了進來,這次沒有落在林攸的懷裡,而是直接站在了桌子上。

【大王,我還有一件事要通知你,你需要去一趟月球分基地,在那裡進行身份信息錄入,而且管事大人有事情要和你說。】

林攸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聽。

「你說什麼?月球分基地?你們公司還在月球有個分基地???!!」

86臉上的鬍子高高翹起,【請注意你的用詞大王,不是你們公司,而是我們公司,你現在也是公司的一員啊。】

那什麼,林攸還真的容易忘記這件事……

「什麼時候可以去?我怎麼去?」林攸非常激動,上月球哎,參觀基地啊!第一次那麼近距離的接觸宇宙啊!

作者寫了將近三百章主角終於可以上天了啊,多麼不容易啊。

【隨便你吧,越快越好,你忘了在秘魯時,你接收的一艘飛船了,已經在基地里補足了能源,隨時可以接你上去。】

林攸恨不得現在就跑出去找個沒人的地方飛上天……但是她好歹控制了自己的心情,師父還在呢,總不能把師父拐出來然後就不管人家了……

容卿沒想到林攸會這麼激動,她以為自己已經足夠了解對方,覺得在某一方面林攸和自己一樣,都是對外物比較不重視的那種人,卻沒想到,她有一天也會這樣……亢奮……

是的,如果有什麼形容詞可以形容林攸現在的狀態,那就是亢奮。

這樣的情況曾在她未重生前出現過,那還是她第一次參與冒險,隨隊進入神農架的時候。

「如果你著急過去,那就去吧,我一個人也可以的。」容卿好心的說道。

「那不行,我得把你送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最好有趣一點,我上去應該很快就能回來,嗯,一天吧,要不然你在酒店住一天,不行……對了!你不是守護者嗎,你可以和我一起上去啊!」林攸突然想到。

容卿一愣,上去……

她已經許久沒有去過月球基地了,或者說,她從未真正上去過。

搖了搖頭,她拒絕了。

「不了,這是你的安排,我還是不去參與了,要不然這樣吧,你和我一起去一趟劍門,我在那裡等你。」

林攸冷靜下來,懊惱的拍了拍腦袋,「對不起啊師父,我一想到我可以去月亮上,就激動的忘乎所以了,我先陪你去劍門,給劍門賠禮道歉,之後再去月球分基地,等我下來,我直接去國安局總部解決問題,然後我就帶你好好遊玩一下。」

「嗯。」

飯吃的差不多了,林攸知道容卿沒有身份證,再急也不急這幾天,她買了輛車,帶著容卿走國道一路朝華山而去。

而某隻貓就趴在她的肩膀上,摳都摳不下來,看來它是對上次林攸失憶時在西藏把它丟掉那件事耿耿於懷,搞的林攸去買車的路上差點被人圍觀,畢竟一隻貓趴在肩膀上,實在很可愛很稀奇啊。

很奇怪的是,容卿的相貌那麼出眾,卻沒有多少人注意到她,這讓林攸下意識的想到了自己的隱匿,可是容卿並不是精神力者,那麼應該是另外一種降低自己存在感的手段。

林攸並沒有買新車,在z省沒有比她更熟悉的人了,在h市找了一個專門倒賣二手車的,證件齊全,車的質量也不錯,還不用交稅麻煩,林攸取了車,帶著容卿準備出發去華山。

開著車遠遠的看了眼盛世集團的大樓,她似乎是想穿透那些建築,看到辦公室里林峰疲憊的臉。

「你可以避開那些人,去看看他。」容卿說道,她知道林攸有一個哥哥,也知道她和她哥哥的感情很好。

林攸踩下油門,緩緩開動了車子,「不用,知道他現在很好就行了,想必祈冰她們已經告訴他我現在沒事了,每次和他見面,他都會有不好的事情的發生,我實在不想冒險。」

重生前,她經常一跑就是一兩年,和林峰也只是在冒險結束后,隔著屏幕閑聊一會,她知道自己很沒良心,可是躁動的心讓她無法停止自己的腳步,那是刻在骨子裡的冒險因子,這輩子都割捨不了的。

重生后,她雖然很想多陪陪林峰,卻總是因為這樣那樣的事情而無法成功,最重要的是,因為她樹敵太多,她總是擔心會連累林峰,不要說其他的,就拿前一段時間來說,她殺了教皇和宮本武藏,和梵蒂岡日本結下了那麼大的仇怨,她不接觸林峰還好,一接觸,那些人難保不會去找林峰的麻煩,蛇窟的事情,她不想再經歷第二遍。

而如果她不去找林峰,那些人便會以為她覺醒成為了魔君,人世間的感情對她已經沒有羈絆,或許林峰很安全許多。 華山還處於警戒之中,但是那些警戒對於林攸和容卿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山上的建築工隊轟隆隆的抓緊建設新的劍門,一時間她們根本找不到伯陵在哪,不過幸運的是,林攸看到了正在視察工地的文兮爾。

霸道首席俏萌妻 大夏天的,文兮爾穿著長褲長袖,太陽底下不見人家流一滴汗,到了先天高手這個層次,普通的冷熱已經無法讓他們覺得不適了。

一顆石子滾到了文兮爾腳邊,她回頭朝樹林里看去,一隻黑色的貓正站在樹梢上對她喵喵叫喚,她認得那隻貓,全世界只有林攸的那隻貓會笑。

和工地的負責人說了一聲,她朝著樹林里走去,跟著那隻貓走了大約幾十步遠,突然從她身前的樹上伸下來一個腦袋,倒掛著,扮著鬼臉。

文兮爾面無表情的看著林攸,伸手把她的腦袋撥開,「幼稚。」

容卿從樹後面走出來,灰色的寬鬆襯衫明明那麼慵懶嫵媚的一件衣服,愣是被她穿出了高冷的仙氣,這也是一種本事啊。

林攸一躍而下,無趣的撇了撇嘴,「一點都不好玩,門主呢,我找他有事。」

「在山下的小鎮上呢,他最近正帶一批人下山歷練,尋找魔修的人來練手,你運氣不錯,他昨天剛回來。」文兮爾淡淡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