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人必須急早剷除。」男子眼神透露一股殺氣。。。。。。。。~ ?———-

黑衣男子抽出長劍,一道劍芒射向這團紅色人形液體。

原本,銘起即將破碎的虛魂突兀感受到一股殺氣,原本已經極度消散的意識陡然清醒幾分。

「不行,就要成功了,我要堅持住。」銘起心底咆哮,原本已經出現不少裂口,力量破碎的虛魂,裂口悄然癒合,苦修果內最後一絲能量消散,那灘紅色人形的液體陡然聚合,從分子,快速聚合,原本紅色的人形液體,快速變化,骨骼重新癒合,再是肌肉,血管,皮膚,銘起的雙瞳陡然睜開,那道劍芒已經射到銘起眼前。

銘起捏了捏手,能已經從這液體中回到了體內,自己的身體依舊是越入這苦修液的身體,沒有絲毫改變,不過,毅力卻強大了一倍以上,毅力的增強,伴隨能使用超過自身極限的力量也越強。

劍芒射破苦修果果皮的瞬間,銘起身體已經消失在果皮中,出現在樹叉上,銘起緩緩穿上焰火套裝。

黑衣男子腳踏虛空,木劍突兀出現在手中。

「去。」男子喝道。

「對了,剛才謝謝你了,沒有你的殺氣,我就死了。」銘起微笑道。射來的樹枝欲將銘起纏繞,銘起運起體內的能,猛地暴漲到一個程度,施展千影,能強行撐起經脈運作。

這點疼痛已經不算什麼了,幾乎影響不到銘起的思考和注意力。

銘起的速度暴增是過去的一倍以上,僅僅比籠施展控能技下的速度慢一點,瞬間出現在男子背後,銘起的妖血斜劈向男子的後背。

男子微驚,急忙抽起長劍擋在身後,巨大力量將他震飛。

「可惡。」黑衣男子手中的木劍再度伸出許多巨枝,射向銘起。

「現在的我,還不是你的對手,不過,下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定會贏你。」『銘起』笑道,身影閃動隱沒在山林間。

確實是勝不了,銘起雖然能夠憑藉毅力強行將實力提升一倍以上,可是這種提升是以**的傷害為代價,而且隨著實力提升一倍,能夠戰鬥的時間也會縮短一倍,能的消耗也會劇烈一倍。毅力提升的真正價值不是在此,而是在於對日後的修鍊,突破起重要的決定性影響,比如一個天才因為一點點的疼痛就要休息一天半天,那他能成長到多強,而一個廢材,天賦不行,卻付出常人十倍的努力會如何?還是廢才嗎?毅力就在其中取很大因素。

「可惡,我一定要手刃了你。」男子呼道,旋即飛向銘起飛走的方向。

樹上的苦修果果皮因為剛才的那一劍,完全乾癟了,被微風緩緩吹落。

隱沒在樹林間的銘起,微微休息恢復了一會兒,再次站起身,自己依舊面臨大批別宗弟子的追殺,因為除了這靈木宗的黑衣男子知道自己使用了苦修果,其他弟子還不知曉,而且就算黑衣男子告訴他們也不會相信的,畢竟一人使用苦修果太過逆天了。

這麼下去,非得被群攻,銘起心底暗道。

「不如飛走苦修山,大不了到時候再回來,只要我不被別宗弟子看見,那宗里的兩名長老應該也不會責怪於我。」銘起心底默念,畢竟是宗里的長老,總不會幫著外人為難自己吧。

「對,就這麼干。」銘起坐起身,一路穿行在林間,時而突出的偷襲者皆死於刀下。

一兩個時辰的飛行,已經到了苦修山的山腳,銘起不敢貿然飛出,用手緩緩試探,突然一股能量將自己強行彈回,銘起心底暗道「結界?」

難怪兩名長老那麼有恃無恐的坐在山頂修鍊,有結界保護,絲毫不必擔心有人偷偷溜走。

銘起從能戒中取出月牙,只要這結界不是超強者,比如能地,自己應該就能憑藉月牙突出去。

銘起揮動月牙,重重切在結界之上,頓時一股阻力傳來,銘起低喝一聲,雙手控刀,能蓬勃運作,結界被緩緩割出了一道口子。

銘起欣喜,趁這口子還未復原之際,身影閃動,從破口突了出來。

銘起深深呼吸了口外界的空氣,那般清新,與修鍊山的空氣相比美好太多,與在苦修果內更是天堂中的天堂啊。

「回宗里看看。」銘起念道。

旋即,全速飛向火晶宗。

此刻,大戰已經開始了五天,從苦修果熟透那一刻開始,發生戰鬥的就不知這苦修山,整個連山域都在巨大的的動蕩之中。

戰爭開戰一派,火晶宗,極其隨宗。對戰方,木靈宗,以及其所屬宗派,大多數宗派都加入以這兩個超級宗派為首的戰鬥,一些宗派,比如連山宗,出了宗派也就二等宗派的實力,所以並未參加,而是龜縮在老巢里避難了。

戰場,以木靈宗宗地為主戰場,一些木靈宗隨宗宗地為次戰場,一些二三等勢力的宗地戰鬥的戰鬥幾乎影響不了大局,一旦領頭宗派落敗,他們依舊被決定了失敗,因為這些二三等宗派的最高戰力都被調去了一等宗派宗地與木靈宗作戰,整個連山域大一點的宗派,都被捲入這場戰鬥,就算處在中立位置一些一等宗派也是如此。

「下方怎麼回事?」銘起看著下方的一個小宗派,宗門外已經屍體橫布,戰鬥連連響起。銘起只是略微留意了一眼,並沒太多懷疑,畢竟小宗派的戰鬥時有發生,小宗派被滅也是再正常不過。

可是剛飛不遠,又一座二等宗派出現了同樣的情況,一個小宗派出問題可能沒什麼,可是一個二等宗派出問題就有問題了,而且兩個宗派相距很近,那就更有問題。

銘起加快了速度,飛回火晶宗。

雲霧繚繞,穿過這層白雲,銘起飛回火晶宗,沒有守山弟子,銘起從能戒中取出一顆黑色菱形石頭,放入邊旁的石柱凹槽中,頓時結界露出一個洞門。

「奇怪。」銘起自己喃喃一句,宗里還沒出現過這種五人鎮守的狀況。

銘起直接飛上山頂的火嚴石門外,輕輕敲動石門道「師傅,弟子有事求見。」

許久,無人回應,銘起皺了皺眉頭,一掌劈碎石門,一個人影也沒有。

「去宗主那裡問問。」銘起念道。

旋即,飛向宗主修鍊的石室外,輕輕敲門,卻依舊沒有動靜。

「奇怪?」銘起心中疑惑更盛了幾分,旋即,飛向大殿。宗主可能在那裡。

落到殿外,原本殿外石階前的三名弟子已經不在玉台上安坐。

「走己?!」殿內傳來一聲驚訝的呼聲。

銘起撇過頭,正是自己的師傅火嚴,還有宗主火簡,甚至於兩名自己沒有見過的長老。

「兩位長老,你們怎麼在這裡。」銘起盯著坐在宗主讓座四座中的另外兩座,驚訝道,自己記得自己從苦修果里出來的時候兩人明明就在樹下。

「你居然敢從修鍊山跑回來,還真夠大膽的。」一名長老微微笑道。

「呵呵。」銘起撓撓頭,笑了笑。

「苦修果呢?」那名長老問道。火晶宗是這樣規定的,火晶宗弟子得到苦修果,在滿足自身的前提下,將剩餘的部分交給宗里。一般弟子能夠用百分之一的苦修果液就算很不錯,所以得利還是宗里。

「我使用了。」銘起尷尬的笑了笑。

「呵呵,小子,還想私吞啊。」長老笑道。

「長老,弟子真的用光了。」銘起眼神誠懇道。

「不可能。」長老有些不耐煩了,拍桌而起。

「信不信由長老。」銘起不再多做解釋。

「哼,別以為你是宗里天賦最佳的弟子我就不能把你怎麼樣。」長老剛欲出手。

宗主卻突兀的揮揮手,示意長老。

長老冷哼一聲停下手,宗主緩緩飛起,只手貼在銘起的臉上,頓時一股鑽心的刺痛傳來。。。。。。。。。。。。。。。~ ?———-

「他說得沒錯。」宗主壓低心底的震驚,緩緩開口。

「他體內殘留的苦修果藥力是如同宗派弟子的千萬倍,就連我手上也觸到都有強烈的刺痛感。」宗主接道,如果是如同弟子服用苦修果,宗主觸碰他的臉什麼也不會感覺到,可是宗主觸碰到銘起的臉頰的時候,那瞬間傳來的痛感,宗主都有些承受不住,已經證明銘起體內殘留的藥力有多強,得是使用多少苦修果才能達到如此效果。

「怎麼可能?!當年那位強者也才使用半個苦修果。」這長老如同在看怪物般驚恐的看著銘起。

「或許這就是天意。」宗主深吸口氣道。

「走己,你是怎麼跑出來的。」長老不禁問道。

「弟子躲避其他宗派弟子的追殺卻無意間發現了結界的一個破口,弟子就從那破口中出來的,可是剛出來那破口又癒合了。」銘起道。

「可能是山裡的獸皇造成的,獸皇巔峰能夠破開結界。」宗主道,誰不知道銘起說謊,哪有那般巧的事,能夠自動癒合的結界讓你笑道出口?不過宗主認為每個弟子都會有他自己的秘密,只要這秘密不會危急宗里,自己這些長輩就不該刨根問底,這樣反而會引起弟子的反感。

聽宗主這麼說兩名長老也不好說什麼。

「兩位長老,弟子見你們不是還在苦修樹下嗎?」銘起惑問道。

「那是我們留下的能體分身,只能說話和釋放能聖級的能,沒有攻擊力。」另一名長老道。

「哦,對了,宗主,弟子回來的時候見到路上的兩個宗派都發生了戰鬥,是不是有什麼事發生了?」銘起問道。

「既然你回來了,也就不隱晦了,百年一次的宗派大戰已經開始了,那些是靈木宗的所隨宗派,我們火晶宗正全力攻擊靈木宗。」火簡表情凝重,前方的戰鬥結果不是很理想,自從靈木宗內傳出有名弟子極有可能衝擊到地之院之後,不少附庸火晶宗的宗派投向了木靈宗,木靈宗的實力微微壓過火晶宗一頭,也正因為這個,怕靈木宗先發動戰鬥會對火晶宗更不利,火簡才決定先出手。

「難怪弟子見到宗內弟子少了許多。」銘起道。

「走己,是不是把我涼快了。」火嚴在一旁瞪著銘起。

銘起上前,施了施禮,道「師傅。」

「我回來收拾你!」火嚴似笑非笑道,聽說銘起一人使用一顆苦修果他疼愛還來不及呢,明顯只是為了面子上過的去,才故意這麼說的。

「師傅,弟子這就出發了。」火嚴對著宗主火簡施禮道。

「嗯,去吧。」火簡道。

「師傅是去靈木宗?」銘起問道。

「嗯,那邊一代弟子已經陣亡不少了,我們這一批得去補上。」火嚴指了指堂下坐著的十數人,道。

「宗主,請允許我去。」銘起毅然轉身雙手抱拳,朗聲道。

「不行,你是宗里萬年難遇的天才,依我看,你終有一日定能衝上地之院,帶我火晶宗漸漸昌盛,怎麼可以讓你去涉險。」火簡口氣很強硬。過去火簡認為銘起的天賦絕佳也只是在宗派里,相比其他域里,就只能算不錯了,而且天賦好也不一定能夠成為強者,可是這次苦修果的事已經讓他忍不住要保護好這麼個萬年不遇的天才苗子。

「宗主,強者之路容易么?」銘起問道。

「不,可以說是萬分艱難,能夠成為強者的修能者無一不是經歷無數生死,磨難,才成為…」宗主自覺郝然,不再說下去。

「那就請宗主讓我去木靈宗,我現在是天才,可是沒有經歷過生死的我十年後呢?一樣是普通貨色罷了。」銘起反喝道。

宗主火簡,盯著銘起,這毛頭小子的話,居然讓他無法反駁。

「好吧,希望你不是第二個火陵」火簡長呼口氣,道。火陵就是當初宗主火簡弟子中天賦最為強,卻隕落了的弟子。

「我就是我。」銘起眼神中露出異樣的神采。

「師傅,走吧。」銘起拍了拍有些木納的火嚴的肩膀,率先飛上天空。

「師弟,收了和好弟子嘛。」邊旁的一代弟子拍了拍火嚴的肩膀飛走。

「恭喜了師兄。」

「你快被出師了師兄。」



眾人紛紛拍拍火嚴肩膀,陸續飛走。

原本火嚴收這麼個弟子只是圖他的天賦,現在發現,他有比天賦更吸引自己的東西,一顆能夠成為強者的心!

靈木宗,層雲繚繞間,一顆巨樹聳出,雖然比不上苦修果樹那般巨大,不如銘起初入世外界的那普通巨樹高大,可是幾百米依舊能夠俯視這四周所有樹林,因為需要,所有宗派四周的圍樹都不會太高大,這靈木宗的木靈祖樹卻是特例,樹冠茂密的枝葉將下方圍樹而建的宗地遮擋大半,足有千米直徑。

「那是什麼玩意兒?」銘起惑問道。

「木靈祖樹。」火焰道。

「木靈祖樹?」銘起疑惑。

「木靈宗的何種寶貝多半就來自它,像我們火晶宗的火母晶一樣,木靈宗的起家也是看著這顆木靈祖樹起家。」火嚴道。

「為什麼我們不從上空直接進攻他宗級?還可以直接攻擊他的木靈祖樹。」銘起問道。

「木靈宗靠木靈祖樹射下了特殊的結界陣法,越是靠近木靈祖樹的地方結界越強,除了從山腳的結界攻破之外沒有辦法。」焰火的表情也不是很好。

「難怪?」銘起看著下方聚集在山腳的兩批人馬,堵在結界兩旁。

落地,火晶宗的幾名一代弟子對著這十幾名一代弟子,相互問好。

「師兄,戰鬥怎麼樣了?」焰火問道。

「還能怎麼樣,傷亡比較大,雖然我們火晶宗有火晶能夠剋制他們的各種靈寶,可是因為這次跟隨靈木宗的宗派,多過加跟隨我們火晶宗的宗派,人數差距太懸殊了。」男子嘆息道。

「回撤!」男子揮了揮手,原本涌在一起的兩方快速飛離出一方。

這時,靈木宗的弟子衝出結界,進行瘋狂的追殺。

「媽的,蝦兵蟹將。」火嚴看著逃走的火晶宗弟子的狼狽模樣心底就來氣,手中泛起白芒,對著這追來的一群靈木宗弟子與別宗弟子,頓時一股無形的力量將石階地面轟碎,數百弟子其餘此擊,不過損失的不過是一些無關緊要的蹩腳色。

追擊暫時被阻斷,火晶宗這一邊快速撤到十多里在的一座一等宗派內,這宗派是被火晶宗出其不意攻奪下來的。

退回這裡,戰鬥明顯有屬下風。。。。。。。。。。。。。。。。。。。。。。。。。。。。。。。。。~ ?———-

這一等宗派的宗地容納所有人還是有些稍顯不夠,因而外面森林裡築起了帳篷,實力弱的弟子就住在這裡。

銘起自然有資格住在這宗地內。

夜晚,已然將臨,火晶宗極少數一代弟子,以及宗里三名長老,一等勢力的宗主,去了大殿商議如何戰事去了。

銘起走出房門,緩緩飛到空中,那邊木靈宗的木靈祖樹銘起忍不住好奇想要去一探究竟。

銘起從能戒中將聖羅召出,銘起也不會傻到認為自己一個人能夠滲透到火晶宗聯合許多宗派都久攻不下的木靈宗。

「啊~」聖羅在夜空中伸了個懶腰,呻吟了聲,相比能戒中,這外面的靈氣和生命能將就稀薄很多了,聖羅自然感覺舒服。

「主人。」聖羅恭敬的跪在銘起面前。

銘起點點頭到,我們去那裡,銘起指了指木靈宗的山頭。

「沒問題。」聖羅抱著銘起,陡然加速,傢伙呼吸,已經到大靈木宗的山腳。

「聖羅能沒有動靜的破開這結界嗎?」銘起問道。

「當然很容易。」聖羅自信一句,手伸出,一股死氣從手間射出,貼在結界之上,結界頓時被緩緩熔開。

「隱藏我的氣息,我們進去。」銘起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