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

第三層某處平原上,一幫來自海外的能力者暴徒,將薩克的得力手下『結石聖拳』、『無間龍槍』,以及『膠帶魔』團團圍住,雙方僵持對峙,氣氛緊張危機,戰鬥一觸即發。

就在這時,一個可愛的男孩推開站在身前保護他的『妮妮』,走到暴徒面前,眼睛閃過一圈奇異的光芒,接著露出一個可愛的表情,開口笑道:「各位,交個朋友哦如何?!」

獨特的氣場擴散開,一股令人如沐春風的氣息撲面而來,原本緊張的局面突然緩和下來。鄧肯一夥在這幫海外暴徒的眼中,似乎也變得不那麼討厭,淡淡的好感悄然醞釀,在潛移默化間影響著每一個人的想法。

眼前這個粉嫩可愛的小男孩,正是糖概念發源地第三層中,公認三大零戰鬥力聖糖之一的『好感聖糖』。

好感聖糖,掌控好感,化敵為友,號稱一生之中從無敵人的傳奇存在!它雖然沒有戰鬥力,但同樣不需要戰鬥力,只要微微一笑,世間便不再有敵意存在……

只要人人都獻出一份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明天。『好感聖糖』,正是當初『糖-根源』隕落後,遺留的一部分美好規則,血統最純正的土著生命。

……

另一處,一隻身穿紫色長袍,手中拿著一把小團扇,遮擋住嘴巴的東洲美女,在一群身穿黑色賽車服,相貌氣質各不相同的美女的保護下,成功圍殺了最後一位『聖糖三備胎』。(未完待續。) 制服了最後一位『備胎聖糖』,紫衣美女在一種少女戰士的護衛下,屈身蹲了下來,輕輕移開小團扇,露出粉色的嘴唇,對著戰敗的聖糖輕輕吹出一口氣。

紫色煙霧覆蓋了備胎聖糖的身體,將它緩緩分解,最終消失不見。接著,一顆顆完美的鑽石漂浮在空氣中,有迷人的血鑽石、藍色鑽石、綠鑽、粉鑽、黑色鑽石,全套一共十二顆,形狀各不相同,但都完美無瑕。

「啊,真是迷人的寶貝啊!我都有些捨不得了。」紫衣少女眼中閃過一絲迷醉,誇讚道。

「紫大人,還記得我家領袖與白尾大人的約定吧?」一個飛車黨妹子開口提醒道。

「放心吧,我的屬性是『大破滅』,與這個東西不搭配。現在,東西是你們的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這就告辭了。對了,如果你們碰見那份『分解重組』屬性的『集合體』,還請幫我留意一下,到時必有重謝。」紫衣女子滿不在乎的揮揮扇子,起身離去。

「那麼,告別了!大人走好。」

美少隊長收好飄在空氣中的十二顆『鑽石糖果』,召喚出一輛重機車,率先離開。接著,她身後的十位妹子也各自騎上一輛機車,追著頭領的方向而去。

這一夥飛車黨,正是無頭學姐阿爾托莉亞的嫡系手下,中央冥界十二圓桌烤串騎士團。阿爾托莉亞經常帶領她的手下們,圍繞一張圓桌烤串吃,最終博得『冥界烤串騎士團』的美名。

那位離去的紫衣女子,是白尾帶進糖概念發源地的大妖之一。白尾與無頭學姐同為『虛數根』成員,建立同盟,相互守望。在收到無頭學姐的請求后,白尾大人派出這位強力手下幫忙。

這支隊伍此刻的行動,正是為了完成與塞西莉亞之間的第二個約定。學姐與她的手下兵分兩路,她本人尋找實力弱小的『邪念聖糖核心』,另一支構成完整的隊伍,則負責捕殺『完美鑽石糖』。

完美鑽石糖,備胎三聖糖之一,也是糖概念發源地三大零戰力聖糖之一。如果說『好感聖糖』可以操控人與人之間的好感,消除世間仇恨,讓世界處處充滿愛的話。那麼『完美鑽石糖』的作用呢,就是讓食用者獲得最完美的身材、最完美的外貌、最完美的體香、與聲音……等等。

如果一個妹子吃掉了全套『完美鑽石糖』,不敢說她一定成為核晶壁內最完美的女人,但絕對是最完美的女人之一。這一組『聖糖』,對一般能力者毫無誘惑力,但對於女性來說,卻充滿了無法抗拒的魔力。

只不過無論白尾、阿爾托莉亞,還是其他女性災神,都有著強大的自控力,知道自己的目標是什麼,又想要得到什麼,不會因為區區『完美鑽石糖』而背離自己的宗旨。

因此進入『糖概念發源地』后,諸多女性災神,都圍繞自己的目標布置計劃,並沒有被『完美鑽石糖』吸引。

比如白尾,她看中『冰棒聖糖』,因此全力剝離抽取『冰棒聖糖結合體』。而阿爾托莉亞為了成為大死神,與塞西莉亞進行交易,目標正是『世界樹的死亡碎片』。再看麗塔與奈奈,她們在第三層冒險,就是為壯大西撒的勢力,這才冒死盜竊『核爆聖糖』。艾爾莎同樣為了滿足自己打家劫舍製造破壞的邪惡欲|望,在發源地內各種花樣作死。

當然,她們敢如此無視『完美鑽石糖』,除了不知道世上真的有這種『糖意識集合體』外;也和這幫妹子天生麗質難自棄,對自己形貌充滿了100%的信心有關。

這群女災神,並不認為自己還有吃掉『完美鑽石糖』進行二次美容的必要。事實上,這幫女妖孽們,也的確不需要『完美鑽石糖』來二次美化,因為她們的容貌已經達到一個極致,足夠完美了。(卡蜜拉的****是硬傷……)

塞西莉亞同樣如此,雖然她的嘴角兩邊,有兩條淡淡的縫合線,但這絲毫不影響她的美麗,反而更添一種奇異的『死亡魅力』。當然,這是審美觀扭曲的西撒的個人觀點。

塞西莉亞想要得到『完美鑽石糖』,並非追求完美之軀,而是有著其他的目的。這是一個極少數人才知道的秘密。

她身為北冥界公主,從世界樹神系遺留的記錄中,得到了一個驚人的秘密,因此一意孤行,來到糖概念發源地,為的就是要得到這分『完美鑽石糖』,至於那份『邪念核心』反倒是次要的。

……

在第三層某一處山谷內,三大零戰力聖糖中的最後一位,位列『九聖糖』之一的『智慧口香糖』,終於被虛數根的精銳們聯手擊殺掉。

西撒的老相識,曾一度在南域戰場『送葬軍團』一同送死,又跑去東域告密寶瓶宮的綠髮青年,伸手一把奪過一包『七片裝的口香糖』,在手中把玩幾下。

「還要繼續嗎?」青年身邊的一位血族,看著他手中的『智慧口香糖』,開口詢問道。

這支屬於虛數根的隊伍,並不是隸屬於某位大議員的私人武裝,而是諸多大議員共同拼湊起來的超級隊伍。

西撒的老朋友,楠,負責組織與指揮。他身後的血族,則是博格大公手下的得力幹將。此外,還有人馬之王派來的巨人後裔、玉藻白尾提供的東洲大妖顧問,哥特式金屬私生子手下的『火種生命』、中央冥界七大候選人之一的……

「把我那個傻弟弟帶過來!」楠將手中的『智慧口香糖意識結合體』握緊,有些激動的喊道。

「啊嘚~!啊噠~!啊嘚嘚噠~!……啊嘚~!啊噠~!啊嘚嘚噠~!」

不一會,一個蹦蹦跳跳,嘴裡唔噥著旁人無法理解的語言,頭頂長著一朵紫色小花,年紀大概在七八歲左右,眼睛看起來特別大的熊孩子,被一個相貌完美英俊,一頭金色長發的死亡騎士帶了過來。(未完待續。) 金髮帥哥,正是來自中央冥界的『大死神』競選者之一,紅龍騎士,亞瑟。

這位帥哥的經歷頗為傳奇,與卡蜜拉一樣,他也是生活在第二紀元的上古人物。 盛京記事 隸屬於一個名為『光明教會』的宗教機構,職業是『聖光騎士』;死後安眠無數年,卻又被第三紀元的中央冥界挖出來鞭屍,製作成『死亡騎士』為大冥界效力。

『紅龍』亞瑟實力強大,光暗雙修,劍技無雙,是無頭騎士姬心目中最大的競爭對手。同樣也是這次虛數根精英小隊的成員之一。

而他負責看護的多動症熊孩子,正是楠的弟弟,寶寶藤。

楠所在的家族神秘強大,並不屬於十二位大議員任何一家,但卻在『妖怪議會』中有著非常大的權利。事實上,他所在的家族,正是一手創建了『虛數根』的幕後勢力,雖不在『十二大議員』之列,地位絲毫不比大議員差,甚至要更勝一籌。

這也是他在東域峰會時,有資格成為那支臨時小隊領導者的真正原因。可惜運氣不佳,碰到了要搞大新聞的寶瓶宮,結果輸的一塌糊塗。

這一次進入『糖概念發源地』,他又得到了一次將功贖罪的機會,帶領虛數根的精銳隊伍,搶奪能夠賦予萬物無限智慧的『智慧口香糖意識集合體』。

現在,他成功了!在他的計劃下,一干精英彼此默契配合,終於擊殺了『智慧聖糖』。組織交給他的任務,只差最後一步,就能全部完成。

把這份『智慧聖糖』,餵給自己的弟弟,智力永遠停留在七歲的寶寶藤。融合『無限智慧』,讓弟弟突破智商的桎梏,成為真正的超級強者。

他的這個弟弟,擁有可怕的戰鬥意識,以及驚人的天賦,一出生就表現的極為妖孽,是罕見的天才,非常被家族看好。然而當他成長到『七歲』后,終於暴露可怕的缺陷。

越是強大的血統,就越會在某方面被克制。比如妖孽如西撒,會在海鹽面前跪下。風窟那麼拉轟,還是要在固態屁面前跪倒。沙羅曼以屠神為了,還是要在『女人方面』跪下。而他這個弟弟,在七歲之後,無論身體還是智力,都徹底恆定下來,不再增長。

你能想象一個武道經驗每日不斷增長,但智力與身體素質卻毫無變化,如同一個普通小孩的超級天才嗎?一個天真弱智,卻擁神一般戰鬥天賦的多動症兒童,一切全憑任性而活著的極道強者嗎?

他的弟弟『寶寶藤』,就是這麼可怕!

尤其這熊孩子在五歲時,就揉粹了現世各大近身肉搏流派武技奧義,在精神上踏入『歸一境』,獨創出屬於自身的禁忌武技雛形——『柔身蹦躂流』!

單論武道修養,寶寶藤在五歲時,就已經不比年輕時代的古蛇差了!當然,寶寶藤的戰鬥力遠遠遜色於沙羅曼,估計要不了一個回合就會被古蛇活活打死。

畢竟寶寶藤的身體素質,只有七歲熊孩子那麼強。當然,寶寶藤所屬種族十分可怕,哪怕停留在七歲,也有患級實力。如果『寶寶藤』的智力沒有卡死在七歲,身體能夠像正常人一樣成長起來,那麼他的未來,絕不會比沙羅曼差。

可惜天不遂人願,他弟弟的智力一直是硬傷,被家族雪藏。這次『糖概念發源地』開啟,虛數根從探險者的口中打聽到第三層九聖糖中,有一位代表『智慧』的聖糖,智慧口香糖。

於是虛數根召集各大議員,組建了這隻隊伍,誓要奪取『智慧口香糖』,餵給寶寶藤,彌補缺陷,刺激身體發育,進行『寶寶藤補全計劃』,讓這個還未成長起來就已經隕落的絕世強者,煥發新的生機!

如果『補全計劃』成功,那麼虛數根內部將多出一個能夠制衡古蛇沙羅曼的『極道強者』。儘管所有人都不看好『寶寶藤』能戰勝『古蛇』,但只要打造出能拖住沙羅曼腳步的戰士,就已經是一種成功了。

「弟弟,吃了它!」青年將『智慧口香糖意識集合體』遞給自己的弟弟,眼中充滿了期待。念過三十卻一直像個孩子的『寶寶藤』,這可是他眾多兄弟之中,最有天賦的一個。

「嘚兒~嘚兒~噠啊!」天真的寶寶藤仍在原地亂蹦亂跳,對著哥哥吐了吐舌頭,接著一口吞掉賦予萬物無盡智慧的『智慧口香糖』。

聖糖集合體下肚,現場所有人都安靜下來,死死盯住寶寶藤,期待著奇迹發生。

只見這個造型只有七歲的熊孩子,突然停止亂動,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整個人的眼睛被濃郁的綠色所充斥。而他的手腕腳腕出,也竄出一根根綠色的藤蔓,在空中來回抽打。

「怎麼樣?起作用了嗎?弟弟?!」楠激動的伸出雙手,按在弟弟的雙肩,急切的問道。

這時,寶寶藤突然抬起頭,一臉天真的看向哥哥,歪頭髮出一聲囈語:「咦……?」

「怎麼了?你要開口說話了嗎?」看到弟弟做了個疑惑的表情,楠喜形於色的問道,聲音說不出的激動與興奮:「你是不是想和我說話?」真是蒼天開眼啊,自己的弟弟終於恢復智力了!

「嘻嘻……!」寶寶藤突然咯咯一笑,頭頂的那朵花轉動方向,對準親哥哥。突然,花蕊中呲出一道水柱,精準命中哥哥的臉頰。

下一刻,智力處於正常人水準的楠,突然鬆開弟弟的肩膀,臉上露出弱智一般的天真笑容,嘴裡發出奇怪的囈語聲:「啊嘚~啊噠~啊嘚嘚兒噠~!」

口中念著無腦的噪音,身體不受控制的搖擺起來,做出一系列低幼而又羞恥的動作,和同樣低能的寶寶藤做起遊戲來。

「這是怎麼回事?寶寶藤的身體素質明顯在急速提升,這說明『智慧聖糖』確實起到了效果,但是他的智力怎麼沒有變化?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未完待續。) 亞瑟此刻還是面帶不解,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這時,寶寶藤頭頂的花朵轉移方向,瞬間又呲出一道水柱,命中了他身後看熱鬧的巨人。

「啊嘚~啊噠~啊嘚嘚兒噠~!」

又一個低能弱智障兒誕生了!身高達到六米的巨人後裔,在原地又蹦又跳,發出弱智低能而又恐怖兇猛的野蠻人怒吼,吐著舌頭搖擺起來,像個sb一樣。

而寶寶藤也因為兩個小夥伴的加入,變得更加興奮,緊接著轉動頭頂花朵,對準亞瑟,打算再造一個同類出來。

「該死!」亞瑟面色大變,哪怕自己再傻,也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於是他急忙移動大劍,用寬闊的劍身擋住『弱智液體』的濺射,向後翻滾規避,終於逃過一劫。

寶寶藤見攻擊失效,頓時大怒,臉上笑容不再,身體本能的施展出『柔身蹦躂流』,跳躍著使出旋轉迴旋踢,追著亞瑟就是一陣猛打。

別看他只是個擁有七歲智力與身體的熊孩子,再吃掉『智慧口香糖』后,雖然智力沒有提升,但身體素質卻打破了枷鎖,不斷增強。而寶寶藤甚至沒有力量超出自身控制的不適感,反而能夠超水平發揮出這股力量。

「快退!智慧口香糖失效了!」那位血族成員想到了什麼,連忙抽身急退,同時開口喊道。

直到這時,眾人才意識到到底發生了怎樣可怕的事情。

『糖意識集合體』雖然蘊含著強大的力量,而且異常容易被融合,但也有『不穩定,容易逆轉突變』的特性。比如邪念糖果,再被打爆重組時,因為自我認知錯誤,將『邪惡』定義為『噁心』,變異成了天怒人怨的『噁心十人眾』。

而剛才的融合也是一樣,腦殘無葯醫也!寶寶藤的血統優良,哪怕強大如『智慧聖糖』,也無法彌補它的智力缺陷。既然『能力失效』,智慧口香糖便順其自然的變異,成為了『弱智口香糖』,最終與它頭頂那朵沒有用處的『花朵』融合,產生了一種可以將萬物智商拉到與自己同一水平線的『弱智液體』。

弱智液體的大體作用,大概是:既然你們智力比我高,而我智力已經到了極限,不能再增加。那麼就讓我將大家的智力拉到我的水平線上,再讓我用豐富強大的經驗來擊敗你們吧!

雖然名為『弱智液體』,但從寶寶藤的角度來看,『智慧口香糖』確實發揮了作用,讓它變聰明了!

常理來說,在對方智力恆定的情況下,為自己『+智力』,這就是變聰明!

同樣,在自身智力恆定的情況下,為對方『-智力』,同樣是變聰明啊!(真是太機智了!)

因此,智慧與弱智只在一線之間。

被『弱智液體』濺射的受害者,通常會在十分鐘內,於頭頂處生長出一根類似『天線』的奇異植物,接著智商急速下降,被固化在七歲水準,成為一種名為『天線寶寶』的奇葩存在。

亞瑟捨棄同伴,一路逃亡,終於躲過了寶寶藤的『低能攻擊』。

「啊嘚~啊噠~啊嘚嘚兒~噠!」xn

不一會兒的功夫,寶寶藤便憑藉強大的『柔身蹦躂流』武技,將一眾毫無敵意,來不及防禦的隊友全部放翻,製造出一大批弱智兒童,並在第三層那末日一般燃燒的大地上,搖動頭頂的天線,陪著他做著種種弱智而又羞恥的歡樂遊戲。

那畫面太美,沒人敢看……

……

在風系聖糖的地盤上,同樣加入寶瓶宮的『風.十一』,周身環繞著微弱的旋風,將他身體輕輕拖起,高高漂浮在天空之中,擺出一個靠坐在椅子上的舒服姿勢。

只見他手腕微轉,輕輕揮動手中摺扇,方圓數十公里立刻被一圈巨大的龍捲壁障包裹,無數古樹、山石被強大的吸力扯離地面,一頭扎進龍捲風暴中,接著被鋒利如刀的風刃分割成碎片。而這幾乎連接天地的超級龍捲內部,卻又平靜似水,好似一個巨大的圓柱形監牢。

風十一的舉動,只是為了將這位神秘的『風系聖糖』限制起來。之前連翻交手,能夠掌控世間之風的他,幾乎無法發現這位『聖糖』究竟在什麼地方?一次次的範圍性後攻擊后,他終於利用經驗與計謀,將那位『聖糖』逼近這處暴風監牢之中,並打算逐步壓縮空間,將它的蹤跡逼迫出來。

而在風十一興緻勃勃的獵殺聖糖同時,一個身披杏黃色長袍,賊眉鼠眼的東洲妖怪,也駕著一陣妖風降臨附近。

他被風十一弄出的動靜吸引,抬頭望向橫衝直撞肆虐大地,不斷改造地形的超級龍捲,接著陰邪一笑,露出一張十分猥瑣的臉:「嘿嘿嘿,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風家,風系聖糖,好好好,都是我黃風大仙的!」

說著,他掏出一張卡片,接著又抬頭看了看那巨大如天柱的超級龍捲風暴,眼中閃過一絲畏懼:「這個級別的暴風,一定是風十一!只要拖住他,就等於便向保護了那個叫西撒的小子,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好好好,這趟糖概念發源地沒有白來,只要得到『風系聖糖』,老仙我必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言罷,他長袍一抖,展開袖口,喊了一句:「袖裡乾坤!」

緊接著,他周身的妖風統統被袖子吸收掉,整個人變得普普通通,毫無存在感,隨便找了塊大石頭將身形隱去。

……

鏡頭跳轉,西撒此刻正陪著無頭學姐在第三層瞎溜達,雖然他內心十分想通過那條捷徑進入最高層,奈何身邊有兩個實力不弱的外人,而且他也答應要幫助無頭學姐完成最後的任務。

「怎麼,你看起來非常不安?」塞西莉亞伸手戳了戳西撒的後背,低聲問道。

「你沒看到剛才天空中飄起一個巨大的黑洞嗎?你不怕被吸進去嗎?」西撒翻了個白眼回道。

不久之前,那個號稱『聖糖三備胎』之一的『黑洞糖』也不知被哪個組織給獵殺了,死的那叫一個凄慘。死亡瞬間,整個第三層風雲變色,天空中突然冒出一個巨大的黑洞,將不斷噴向天空的岩漿火柱吞噬了一大半。(未完待續。) 「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每一位聖糖隕落時,都會出現了類似的畫面,因為它們本身就代表這方世界的某種規則。當這個世界的『某樣』核心規則被抽取掉后,世界會出現法則坍塌,然後以某種超自然災害的現象表現出來。先前原罪財團擊殺了『磁暴糖果』,同樣引發了上萬條雷霆齊鳴的大場面。」學姐解釋一句。

「這麼說來,這些不斷噴發的岩漿,代表著『核爆聖糖』也掛了?」西撒抬頭望向不斷跌落的熔岩雨點與火山灰,有些恍然道。

麗塔與奈奈做賊的事情,還未通過『暴食虛界』傳遞過來,西撒只知曉『白銀主巢』中少了一口棺材,元素天魔門捷列夫被女僕徵召,至於具體什麼用途卻不明了。不過西撒卻知曉麗塔與奈奈監控奧斯特洛夫斯基vs核爆聖糖的消息。

看到眼前這一幕,他順利的腦補出女僕+小師姐大殺四方,拳打大炎魔,腳踩『核爆糖』的拉風畫面,根本想不到兩女竟然發揚了他的『猥瑣風格』,悄悄盜走了一部分『核爆聖糖意識集合體』。

「那邊在下大雪,整片山脈都被染白了,看樣子那個『水系聖糖』也快撐不住了。」塞西莉亞抬頭看向冰棍聖糖的底盤,發現那邊出現了冰封萬里的奇景,與整片天空都在燃燒的畫面,構成了冰火兩重天的格局。

除此之外,白金聖糖的領土之中,不斷爆發耀眼的白色聖光,彷彿一個失靈的燈泡,一閃一閃,將整個第三層空間映的時明時暗,十分瞎人狗眼。西撒幾人不得不掏出墨鏡,這才適應下來。

Boss太囂張:老公,結婚吧 雖說十二位聖糖身為『糖概念發源地』的十二種核心規則,每隕落一位都會引起天地變色,但也有例外存在。比如剛剛被幹掉的『智慧口香糖』,這廝死的就相當無聲無息,至少沒有什麼聲光音效十分帶感的特技。當然,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糖概念發源地』內部的土著糖生物,智力都在大幅度縮水,向著弱智進化。

皇家棄女:鳳主天下 細數一下,截至目前已經死亡的『聖糖』並不在少數,不提全軍覆沒的『聖糖三備胎』,此外已確認死亡的還有核爆跳跳糖、智慧口香糖、邪念糖果,以及正在死亡中的『冰棍聖糖』、『土味紅砂糖』、『白金十字架』……

「快看,最高峰的山巔開始顫動了!通往第四層的道路即將打開!」卡蜜拉突然尖叫一聲,指著直插雲霄的山巔喊道。

西撒抬眼望去,被五色流光不斷渲染的雲朵正急速變幻形狀,光影交疊明滅不定,看起來如同極光一般美輪美奐。

「五行殺!是邪孔雀,他在攻擊通往第四層的通道!」塞西莉亞立刻認出這五色彩光的出處。正是東洲最強災神之一的『邪孔雀』,操控五行之力毀滅世界萬物的五行殺正是他的招牌能力,如同西撒的『拉鏈嘴巴』一般廣為流傳。

「媽蛋啊,要被人搶先了,好想立刻進入第四層啊!」西撒看著不斷衝擊雲朵,想要強行進入第四層的『五色神光』,心中鬱悶的快吐血了。自己明明有近路,但身邊卻有兩個拖累。

「通道一時半會打不開,先助我完成任務,再一起殺進去。」學姐隔著不透光的頭盔冷冷瞥了西撒一眼,雖然看不清對方視線,但西撒還是全身發涼。

「好了,不要廢話,快點幫我得到『鑽石糖』,然後大家一起殺上去搶東西不就行了。」塞西莉亞點頭贊同阿爾托莉亞的提議。

「你那個鑽石糖連九聖糖都不是,能比得過第四層的終極寶物嗎?我有近路可以上去,咱們別耽誤功夫了好嗎?」西撒苦口婆心的勸道。

「你居然知道近路?」塞西莉亞有些吃驚的看來西撒一眼。果然,能夠進入第三層的傢伙,每個人都有小秘密。自己深知『鑽石糖』的秘密,西撒也曉得一條通往第四層的捷徑。

「怎樣,心動了吧?學姐快快隨我一起殺到第四層,麗塔就在上面孤身奮戰,正等待我們的救援。而且,第四層的寶貝可都是『根源級別』,再怎麼也比那『鑽石糖』珍貴,你拿這個做交易,塞西莉亞一定無法拒絕。」西撒慫恿道。

阿爾托莉亞聞言也有些意動,她是需要『世界樹碎片』不假,但這不代表她不在乎第四層的寶物。

第四層是糖概念發源地最高層,也是那位『根源』居住的地方,是這處時空的核心,擁有著『根源級』的遺產。哪怕第四層的『寶物』並不與她契合,拿來交易,也能換到超越『世界樹碎片』的好東西。

「我拒絕!我拒絕現在就進入第四層!」塞西莉亞搖頭否決了西撒的提議。

「為什麼?你對四層的寶物不感興趣?」西撒詫異的看向面紗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