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現在心裡也是憋屈得很。

「看清楚對方是誰沒有?」曠遠航皺眉問道。

鈴鐺被搶了,連敵人是誰都沒看清楚,那丟人真是丟到姥姥家了。

「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我可以肯定就是武識乾的!」馬樂立馬答道。

「武識!」曠遠航不由咬牙切齒。

方才武識罵他們白痴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壞了他的好事,搶走了所有的鈴鐺,讓他在這些人面前顏面掃地。

不過曠遠航的確很倒霉的。

先前他的確沒在意鈴鐺的聲音,後面經過武識那一說,靈機一動,立馬有了主動。

那就是將所有的鈴鐺集中在眾人中實力最弱的馬樂身上,讓馬樂在前面充當誘餌。

只是一個先天中期的武者,相信有很多人都會按奈不住,那時,就是他們的機會。

曠遠航甚至想過,說不定要不了一天的時間,就能讓所有人都持有十個鈴鐺。

可是這一切,都因為武識被打亂了。

曠遠航自然是將武識給記恨上了。

「曠少,現在鈴鐺沒了,那我們該怎麼辦啊?」馬樂弱弱的問道。

「去搶別人的,既然我答應了你們,就一定會做到,你們大可放心!」曠遠航深吸了一口氣,還有三天時間,還有機會。

這些人一聽,也就沒有那麼垂頭喪氣了。

雖然發生了這樣的事,但並沒有人選擇離開,因為離開曠遠航,他們想奪到十個鈴鐺可謂困難無比,就算運氣好,肯定也很快被別人奪走了,還不如跟著曠遠航,能夠多些勝算。

……

另一邊,武識一臉無語的看著關明旁邊倒在地上的野豬。

這隻野豬沒有掙扎,明顯已經死去。

剛才就因為他說了一句肚子餓,關明就很乾脆的說去弄吃的,然後就有了現在的這一幕。

老大,這是比賽的,能不能有點緊張感。

這睡完覺就弄吃的,別人不知道,還以為是來度假的。

「愣著幹什麼,過來幫忙啊!」關明瞪了武識一眼。

「來了!」武識立馬屁顛屁顛的跑過去,真別說,他的確餓了,畢竟蒼黎島的食物都是有人負責的,可那點量,根本就滿足不了他的胃口。

關明先是左右一個水球術,右手施展火炎術,然後利用火炎術,水球立馬就沸騰起來,然後淋到野豬的身上,兩三次下來,該燙的地方都燙好了,就能夠拔毛了。

武識一臉羨慕的看著關明:「早就聽老爹說古武者神通廣大,掌握著我們無法修鍊的異能,看來果真如此!」

「你也別羨慕了,我現在教你你也修鍊不了,而且你持續修鍊下去,成就不會比古武者低!」關明笑著回了一句。

修真者被武者成為古武者。

修真者修鍊起來,可沒武者這般輕鬆,因為修真者是逆天而行,與天相爭,而且修鍊的資源也沒有武者那麼飽滿,而且顯得有些貧瘠。

而以武識的天賦,就算從頭再來修鍊,最大的成就也就地丹而已,想突破金丹簡直難如登天,還不如老老實實的修鍊武者玄功,以武識如今的境界和天賦,日後要達到真武並不是什麼難事。

武識是憨厚之人,嘿嘿笑了兩聲,自然不會再說什麼,亦沒有多想。

這隻野豬也就五六十斤而已,很快就被兩人拔毛去臟,清理得乾乾淨淨,關明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把直型武器,將野豬穿起來,然後用火炎術烤,不是的灑向調料,很快肉身就飄了出來,讓一旁的武識大咽口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野豬。

烤得差不多后,關明扯下一隻野豬腿遞給武識,武識也顧不得燙,狼吞虎咽的吃起來,那速度,讓關明看著都咂舌,好傢夥,竟然比自己都快。

「老大,我能不能再吃一隻腿!」武識希冀的道。

關明再次扯下一隻:「吃完自己來,不用問我。跟著我,管飽!」

武識當時就興奮了,狼吞虎咽的吃著肉,含糊不清的道:「老大的手藝真是太好了,我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烤肉,跟著老大我有口福了!」

雖在說話,但武識吃肉的速度那叫一個快,看得關明滿頭黑線。

暴龍撞上小甜妻 好傢夥,這樣下去,估計得被武識吃完。

關明當即也開始大口吞咽起來,兩人就好像展開了一場吃肉大賽一般。

最後,一隻野豬只剩下一個豬頭。

兩人的目光同時落在上面,然後同時伸出手去搶,一人抓住了一隻豬耳朵。

關明毫不客氣的一腳踹過去,武識當即滾了一圈,豬頭落在關明手上,武識當時就不幹了,立馬回擊,兩人都是用最純粹的招式,武識本就不弱,最後還是搶到了豬頭三分之一的分量。

經此後,兩人之間的關係微妙的上升了許多。

武識是豁達之人,看得出來『葉子』不喜歡那種繁文縟節,規規矩矩。

兩人躺在地上,武識明顯有些撐了,打了一個飽嗝,興奮的道:「老大,我們是不是該動手去搶鈴鐺了!」

「急什麼,我剛才抓野豬的時候看到那邊有個湖,水很清,我們先去洗個澡再說!」

武識:「……」

他現在只想大聲的吐槽:「能不能幹點正事!」

……

蒼黎島某處,祖韻姚掂量著手裡的鈴鐺,嘟著小嘴:「又是一個鈴鐺到手,這也太簡單了些,完全沒有挑戰性嘛!」

「那是我們運氣好,到現在都沒遇到真正的高手,你不要忘了,這次可是正邪兩道混合在一起的,至今為止我們一個邪道都沒有遇上,還是小心些為妙。」凌瀧說道。

雖然兩女的境界都很高,但她絲毫沒有自滿大意,看得出來,這是個十分謹慎小心的女孩。

「那有什麼,凌瀧姐都已經化勁中期了,有幾個會是凌瀧姐的對手!」祖韻姚滿臉不在乎的說道。

「你這丫頭,難道忘了你凌伯伯說的話了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凌瀧沒好氣的在祖韻姚額頭上點了一下,自己這表妹啊,就是太看不起同齡武者,要等真正吃了虧才知道。

其實這次的比武峰會,凌瀧和祖韻姚本是不參加的,因為守護契有更適合她們的歷練方式。

不過,因為邪道那邊出了一個大才,實力恐怖無比,而且據說有兩人已經達到化勁中期。

以小小年紀達到化勁中期,這是十分恐怖的。

很多來參加比武峰會的武者,都是做足的準備,也才堪堪突破化勁初期而已。

達到化勁中期的,寥寥無幾,或者就是三十幾歲。

但三十幾歲,已經過了參加比武峰會的年齡。

所以守護契才會將凌瀧和祖韻姚派來,為的就是對抗邪道那兩個大才。

如果這次比武峰會讓邪道以壓倒性的力量獲勝,那正邪兩道的格局將會被改變。 其實還有一點讓凌瀧非常擔心,因為關明同樣是以邪道散俢的身份參加比武峰會,而關明的實力她根本就看不透,詢問祖黎的時候,祖黎也是笑而不語。

本來邪道出了兩個大才就已經讓正道頭痛無比。

偏偏,關明也以邪道散俢的身份。

這也讓這場比武峰會,變得微妙起來。

其實凌瀧一直弄不明白,關明為何要以邪道散俢的身份參加比試。

「哼,只要有凌瀧姐在,我才不怕!」凌瀧的話似乎對祖韻姚並造不成絲毫影響,她微微皺了皺鼻子,顯得有幾分可愛。

凌瀧能有什麼辦法,一臉無奈的笑容。

驀然間,凌瀧臉色大變,喝道:「誰,藏藏躱躱,鼠輩行徑,給我出來!」

「嘿嘿!」林間想起怪異的笑聲,接著,有三人從不遠處的大樹後走了出來。

這三人服飾統一,一身紅色的長袍極為引人注目,在紅袍的左胸上,更是有著一個鮮紅的鮮血滴印標記,應該是這三人的所屬勢力。

「血煞宮,屠戮生!」凌瀧臉色變得難看,吐出這幾個字,內力更是被她調動起來,已經做好隨時動手的準備。

「沒想到凌瀧姑娘竟然認識在下,真是讓在下不甚榮幸吶!」三人中,其中一名男子位於前方,剩下的兩人則在他的左右,有此可判身份,而回答的這人,正是屠戮生。

凌瀧眉頭緊緊的皺起,因為這三人中,屠戮生正是邪道的兩個大才之一,年紀輕輕就已經有化勁中期的實力,而他後面的兩人,也有著化勁初期的實力。

這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

「難怪我就說一路走來,怎麼沒遇到一個邪道中人,肯定是你們搞的鬼吧!只是,你三人實力雖強,可要對付我們,未免有些不夠!」凌瀧又繼續開口道。

屠戮生出現在這裡絕對不是偶然,顯然是早作準備的。

目的就呼之欲出了。

是為了伏擊他和祖韻姚,將她們重傷的話,無法獲得十個鈴鐺,兩女自然就無法參加第三輪的比賽。

邪道那邊,也可以排除掉一個強大的對手,多些勝算。

屠戮生聳了聳肩:「凌瀧姑娘這麼看得起在下,真是讓在下不甚榮幸,可是在下可不曾說過,這次對付你的,只有我一人!」

「什麼!」凌瀧面色大變,心中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果然,從另外一邊,一道風聲響起,接下來,竟然再次出現三人。

新出現的這三人,領頭的一人竟然是一個少年模樣,看起來也就十七八歲左右,不過從他身上展現出來的實力,赫然也是一個化勁中期的高手,他身後的兩人,也散發著沉穩的氣息,是化勁初期的高手。

「百歌,你來得有些晚了!」屠戮生看著這模樣少年的人開口道。

「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百歌冷聲道,只是他的聲帶好像沒有發育成熟,同他的身體一樣,只有十七八歲這樣,可熟悉百歌的人卻知道,百歌今天已經二十五。

只是因為他修鍊的玄功,所以才會這樣。

突然出現的六人,皆是化勁期的修為,其中兩人還是化勁中期的高手,祖韻姚也沒有了剛才的玩笑,同樣一臉謹慎的看著這六人,顯然她也知道麻煩大了。

而百歌這三人,除了百歌一身白衫之外,其餘兩人則是被黑袍籠罩,就連面目都不曾露出來。

但在三人的左胸,有著一個虛幻的鬼影標記。

這三人,來自邪道最神秘的勢力,鬼宮!

「血煞宮,鬼宮,邪道的兩大天才都來了,為了對付我們,還真是煞費苦心!」凌瀧冷哼道,她知道,一場惡戰是避免不了了。

雖然他同樣有著化勁中期的實力,但屠戮生和百歌,她對付其中一人就會顯得有些吃力。

何況旁邊還有一個化勁初期的祖韻姚。

在邪道那邊,則是有著足足四個化勁初期的高手。

形勢對她們來說非常不利。

「其實像凌瀧姑娘這樣的佳人,我真捨不得出手傷你,奈何家師有命,不能違抗,心中實在難安!」屠戮生開口說道,臉上竟然真的有絲絲歉意,彷彿是在愧疚一般。

「哼,屠戮生,收起你那虛偽的面孔,讓人作嘔,不要忘了我們今天的目的,早點解決掉這兩人,才是正事!」百歌不屑的撇了撇嘴。

「百歌,你未免太心急了些!」屠戮生也不氣,但他分明已經調動內力,隨時準備攻擊。

「韻姚,我們不是她們的對手,等下我攔住她們,你趁機離開這裡!」藉此機會,凌瀧小聲的對祖韻姚說了一句。

「我不走,我要和瀧瀧姐並肩作戰!」小姑娘祖韻姚倔強的說道。

「放心吧,比武有規定,她們最多傷我,還不敢要我的命。」凌瀧的聲音突然變得嚴厲下來,此時形勢已經在明顯不過,還不如保護祖韻姚離開,最起碼祖韻姚實力保全了!

「哼!」祖韻姚卻是不依,而且一掌朝著前面的屠戮生拍了過去,從她身上爆發出來的實力,堪稱驚駭。

只見祖韻姚打出的這一掌,似乎連前方的空間都變得有些扭曲起來。「

「大羅乾掌!」祖韻姚的嬌喝隨之響起。

「有意思,這就是祖黎先生的成名絕技,乾坤大挪移吧,但你還沒練到那種火候,對付我,還不夠!」屠戮生笑道,只見他看似輕描淡寫的拍出一掌,卻是讓周邊狂風大作,無形間凝成了某種威壓。

兩掌頓時撞上,祖韻姚被生生逼退了一步,嘴角已經多了些血跡,被凌瀧扶住。

祖韻姚畢竟只有化勁初期的修為,對付化勁中期的屠戮生,實在有些勉強,更何況,屠戮生被譽為邪道的兩個大才之一,擁有的手段,豈會弱於祖韻姚,還是在這種有備而來的前提下!

「雙龍取水!」凌瀧猛然嬌喝一聲,只見她身子上前,擺出一個動作,雙掌同時推出。

「吼!」

在他雙掌間,兩隻五爪金龍飛奔而出,這五爪金龍栩栩如生,就連鱗片都能看得清楚,彷彿活物一般,龍威從兩隻五爪金龍身上散發出來,在凌瀧的控制下,竟然從兩個方向,分別攻向屠戮生和百歌。

因為在凌瀧動手的瞬間,百歌就已經出手了。

面對凌瀧,顯然,邪道的這兩個大才絲毫不敢大意。

「幽鬼撕裂!」百歌低吼一聲,他的身體凌空躍起,靈活無比,竟然在瞬間就同時抓下數百道漆黑的鬼爪,落在五爪金龍的身上,五爪金龍顏色頓時暗淡了些!

「血煞掌!」屠戮生也沒有絲毫留手,直接使出了血煞宗的最強絕學,在空中形成一隻血紅色的大掌,直接捏住了五爪金龍的脖子,五爪金龍拚命的掙扎,奈何卻徒勞無功。

凌瀧獨自一人分心對付邪道兩個大才,壓力何其之大。

「這就是降龍十八掌嗎?我早就想挑戰了,竟然讓我感覺到一絲顫抖,哈哈,來戰個痛快吧!」百歌不斷的發出漆黑的鬼爪攻擊五爪金龍,聽起來不成熟的聲音卻充滿了濃濃的戰意。

看來,這百歌是個狂熱的戰鬥份子。

「那我就如你所願!」凌瀧嬌喝一聲,內力拚命的釋放而出,和兩大高手對陣,戰鬥場地瞬間就變得一片狼藉,林間直接被夷為平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