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周拿著玉擺弄的時候,忽然發現這上面,出現了一個個螞蟻大小的金色的蠅頭小字,在玉石下面像水一樣流動著。

再轉過神一看,那些字卻又忽的不見了,又撥弄了幾下,但再也看不到了。

「難道是自己的幻覺?」

不過他很快又否定了這個想法,自己絕對沒有看錯。

周林冥思苦想了一通,忽的想起自己是在對著月亮看的時候才出現了小字的,莫非和月亮有關。

小豆丁迫不及待地將那獨目魚形狀的白玉舉起,對準月光看去。

在他的的視線里,月亮已經與護身符完全重疊在了一起,銀色的光華,透過玉上的孔洞,照在了一隻期待的眼睛上。

在小豆丁的視線中,月亮和護身符重疊在一起,果然,那些小小的金色字體又出現了。

這回小豆丁沒有再動它,仔細的認著那些小小的金色文字。

「天缺歸一,守衡望三,激樂祟五骨,流華宇賢,血逝道七肌骨,源台九相溺申」

那是一種不認識的字,但周林似乎著了魔,心神沉入,竟然自行念了出來,彷彿,有人在借自己的嘴說話。



周林頓感天地驟變,心神恍惚出神,神魂遊離宇宙,一片朦朧的光中,似看見天地宇宙混沌開闢之景。

一篇奇妙經文,金光璀璨,奪目生輝,映射宇宙,照亮世間。

它突兀的出現在自己腦海,周林還沒來得及觀看,便昏迷了過去。

滴答

雨水落在臉頰上,絲絲涼意讓周林從昏迷中蘇醒,腦中一片胡亂,記不清剛才發生了何事。

「林兒,下雨了,快進來吧!」

娘親的聲音響起,周林遲疑了一下,隨後緊握手中白玉,回到了屋中。

——

「天缺歸一,守衡望三,激樂崇五骨,流華宇賢,道逝血七肌骨,源台九相溺申……」

第二天,周林心不在焉的練習著,嘴裡默念奇數詩,心中思考昨夜之事。

發光白玉,神秘文字的奇數詩,還有,那依稀記住的天地開闢之景,和金色經文。昨夜的怪事,早已超出了他的理解範圍。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周林低頭,白玉被他用紅線串起,掛在胸口。

自昨夜怪事後,白玉不再發光,但腦海中卻多了一篇莫名的經文,但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經文的內容,讓他極為煩惱。

「周林,你是不是也不想練了,習慣了就好,我剛開始的時候也這樣。」周小星挪到他身邊安慰道。

周林一聽,就知道周小星誤會了,回答道:「沒有,就是有些事想不通,不用擔心。」

「是因為修改呼吸法的事嗎?」周小星吸了吸鼻涕道:「其實你可以去問婷兒姐的,聽說她是修改呼吸法,用時最少的人。」

「陳婷兒?」周林沒想到問出了這麼個好消息,道:「她用了多久時間?」

「兩周吧……好像。」周小星老實回答道。

周林忘記了白玉的事,徑直跑向陳婷兒,向她請教修改呼吸法的事。

——

訓練場分男女兩個陣營,周林穿過人群,竄到了女孩子的陣營,而後引起一陣驚叫聲。

一會兒后,周林回來了,臉蛋紅腫,衣衫不整,看起來有些凄慘。

周小星被他嚇到了,急忙問道:「周林,你沒事吧?」

「沒事……」周林捂著紅腫的臉說道,捏他臉的,不止陳婷兒,還有其他女孩子,不然,他也不會這麼慘。

「唉——看來得晒黑一點了。」周林看著自己粉嫩的胳膊想道。

不過,苦也沒有白受,周林如願從陳婷兒那裡知道了修改呼吸法的快捷方法。

陳婷兒的方法很簡單,加快或減慢,全部的動作,呼吸的節奏。找出最適合的『點』,然後記住它們。

《七禽戲》並不是深奧的鍛體術,許多『點』都是可變的。快慢間,能快速尋找到最適合的改變的『點』,剔除許多不需要改動的『點』,效率因此會變高。

這並不是多深奧的技巧,但悟到的人不多,也極少有人分享,陳婷兒能告訴周林,對他確實很好了。

但周林並不知道,心中嘀咕著長大以後報仇,一邊加快了動作的節奏。

呼,呼吸,呼呼吸……

呼吸加快,減慢,肺部的疼痛暫忘,周林專心記住每一個會引發律動的『點』

這是一個相當冗長的過程,一千零八十個呼吸,節奏不同,身體的律動也極難把控。

找出和記住那些『點』,是一件很難的事情,這需要強大的記憶,和時間積累。

——

記住這些點,周林花了兩周功夫,甚至比陳婷兒還要快上兩天。

噗噗噗

拳拳出聲,招招自然。周林呼吸平緩,帶著節奏,《七禽戲》的呼吸法,他已全部修改完成。

每一個呼吸,都與身體動作契合,呼吸與身體律動,暖流激蕩全身,氣血沖刷下,疲勞盡去。

周林能感覺到,經過修改的呼吸法,效力最少提高了三層。 「唰唰唰」

大雨毫無徵兆,傾盆而落,眾人潰逃,躲到一屋檐下避雨

周林蹲坐檐邊,無聊的看著漫天大雨。這幾天,陰雨連綿,嚴重影響了訓練,但眾人也無法,因為鎮上沒有室內場所供全部人修鍊。

大雨中,有人來了,帶著雨傘,將躲雨的子女接回家,林教練站在一旁,沒有阻止。

漸漸的,只剩下了寥寥幾人還在。

「林教練,您給我們講講外面的事吧!」

周林提議道,雨勢不減,看來要落很久,等著也是等著,不如聽故事來打發時間。

林教練聞言,遲疑了一下,但看到眾人希翼的目光,點了點頭道:「好,你們想聽什麼?」

「我我我,我先來!」周林急忙舉手道。

「好吧,周林你想聽什麼?」林教練笑著道。

「我想知道,這天地,到底有多大!」周林問出了自己最想問的問題,這天地,是否真的跟書中寫的那樣,無邊無際。

「你還真會給我出難題……」林教練搖頭苦笑,這個問題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很難回答。

其餘人也很好奇,天地有多大,他們還從未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

林教練沉思了一下,道:「天地廣袤,宇宙縹緲。若說無邊,到也不是。但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這天地無邊或有邊,其實並無太大區別。

就好比魚塘,湖泊里的青蝦,池塘大或不大,有無邊際,不重要,因為它這一生也跑不出魚塘湖泊,見不到海洋,更遑論找到海洋的邊際。」

「林教練,你是說,我們都是魚塘里的青蝦嗎?」有人問道。

「不止是你我,那些上古大能,或許也只是大一點的青蝦而已。」林教練回答時帶著自嘲的笑。

他聽到這句話時,臉上的表情,想來也和這群少年的差不多,震驚和失落中,或許是失落占的多一點。

「靈越國之外,到底是什麼?」周林不滿的問道,林教練沒有好好回答他的問題。

「就算是從一個魚塘,爬到大海的希望渺茫,但總要有個爬的方向啊!」周林說出自己的觀點。

林教練愕然,而後搖頭笑道:「倒是讓小孩子點醒了,真是不應該。」

「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靈越國外,是天楚莽荒之地。天楚大陸,就是我們腳下這片土地的名稱。長七十萬里,寬三十五萬里,型如洪洞大鐘。靈越,蘭山,齊河,萬肖四國並立,以斷靈山脈為界,佔據天楚大陸南方一隅之地。」

「這麼大?」眾人震驚,七十萬里,三十五萬里,這裡何等的概念,他們知道的,最遠的地方,也就是百里之外的幾座大城了。

林教練繼續說道:「天楚大陸四周是浩瀚汪洋,不知邊際,渡之不盡。以北是上古莽荒之地,靈氣匱乏,有一種「荒氣」存在。大妖凶獸,以『荒氣』代替靈氣修行,吞食日月精華,沐浴星輝修鍊,造就一副鋼筋鐵骨,雷劫不動的強橫體質。」

「因為『荒氣』雜駁不堪,導致那裡凶獸神智混亂,極度危險,更因為有媲美上古大能凶獸存在,成為修士禁地。一片斷靈山脈,縱橫十萬里,將靈越四國與之隔離,令人族得以繁衍生息。」

林教練說到這時,已經有人嚇的把舌頭吐出來了。堪比上古大能的凶獸,那是何等的恐怖。上古大能是何境界沒人不知道,但在在他們看來,上古大能已經與神靈無異了。、

然而,震驚還沒結束,林教練繼續講道

「再往北,是一片黑色海洋,沒有生靈存在,沒有靈氣。水中無浮力,輕鴻亦沉,無舟可渡。唯有上古大能,才能憑藉修為,強行渡過。」

「渡過黑色海洋,對岸,就是無盡之地。」

「無盡之地?那是什麼地方?」以無盡為名,難道真的無邊無際?

林教練臉色肅然,道:「那裡是真正的天地,天楚大陸,對無盡之地來說,只不過是座小海島而已。」

「什麼!?」即使吃驚過多,有些麻木,聽到這個消息,還是有不少人驚到了。

天楚大陸,居然只是一個小海島?

林教練繼續說道:「無盡之地疆域遼闊,無邊無際,號稱有八萬神域。即使最小的一域,其面積也是天楚大陸的千倍,萬倍以上。」

「其內人族,妖族,魔族,靈族,上古異族,天外神族,萬族林立。」

「有傳承萬古的世家,也有隻手遮天,可與上古聖賢爭鋒的絕世大妖,亦有長相與人族相似,但擁有各種神通天賦,傳承上古的神異種族。」

「道統傳承,萬年神葯,無敵功法,驚仙道術,靈源寶地,絕世神兵,修道資源幾乎無窮無限。人族崛起之地,亦是萬族爭鋒,神魔大戰之所在。」

震撼,極度的震撼。八萬神域,每一域都是天楚大陸的千倍,萬倍寬廣,這是何等的浩瀚,何等的廣袤無邊。

無盡之地,名副其實。

望著眾人震撼的表情,林教練理解,畢竟他剛開始知道的時候,也是極受震撼的。

「還有人說,這無盡之地,無盡之洋,在宇宙中也不過汪洋里的一片葉舟。這漫天星辰,每一顆,都是一片無盡之地。」

但他話已經沒人在意了,宇宙再寬廣,對他們來說也沒有意義了。

像林教練一開始說的,大家都不過是池塘里的青蝦而已。

雨停了,天放晴了。

林教練離開,或許是受了刺激,一行人沒有回家,在此來到積水的訓練場,繼續練習著。

「不努力,這輩子都只是池塘里的青蝦,看不見外面寬廣的世界。」這是林教練離開前說的話。

拳腳揮舞,拳拳爆音。哼哈有聲,動作有神。

沒人肯當青蝦,也沒人願意一輩子待在小池塘里。他們想化龍,化為遨遊宇宙的真龍。

——

下午,所有人到齊。見到這幾人認真訓練,十分驚愕,不能理解。唯有林教練露出知意的笑容。

「給我好好訓練,不然就給我圍著訓練場跑上三百圈!!」

——

當夜,周林回到家中,迎著月光,繼續修鍊。

《七禽戲》打出,動作嫻熟,呼吸對應,節奏平穩,但周林的心思早已飛走。

『天楚大陸』『莽荒』『無盡之地』『八萬神域』幾個辭彙縈繞心神,讓他困惑。

不努力,只是青蝦。努力了,也不過是只大點的青蝦。

周林手中動作也停下了。上古大能也只是大點的青蝦,那努力的意義在哪裡?

他能超越上古大能嗎?不能!

那他為何要努力?

周林迷茫了,他看向天,眼瞳倒映漫天星辰,銀河懸挂,星辰如天河砂礫,星星點點,數之不盡。

茫茫宇宙,連號稱『八萬神域』的無盡之地,也只是漫天星沙中的一粒,他有資格走到盡頭嗎?

「咳咳……林兒,外面風大,早點進來休息,咳……」

娘親的聲音傳來,在咳嗽,連綿不絕的陰雨,讓身體本來就差的她病倒了。

「知道了娘……您……去休息吧……」

周林的聲音有些顫抖,聽到娘親虛弱的聲音,他瞬間想起自己修道的目標是什麼了。

「林兒,你的聲音怎麼了?是不是著涼了?」

屋裡傳來窸窣的聲音,周林急忙進屋,卻看到娘親掙扎著要穿衣起床。

「娘,您別起來了,我沒事,你看,我好好的穿著衣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