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們這麼辛苦才將這七尾妖狐擊敗,怎麼都不能空手而歸的!」

「是啊!還請三皇子出手!」

「我想,不用他出手了吧。」在所有人都興奮無比的時候,杜飛突然瞳孔一縮,旋即視線落到了大殿的深處,輕聲開口道。

「鏘——」

在杜飛的聲音落下的瞬間,突然間,那練武場上的大殿之中,有一陣奇異的鐘鳴之聲響起,旋即,就見到原本幽暗無比的大殿,驟然間明亮了起來,而大殿深處的空間一陣波動,隨後,一個巨大的拱門浮現而出。

從這拱門之處看進去,能夠見到那內部的古皇城的建築群完整無比,同時,一股澎湃大氣的遠古氣息也是撲面而來,令人感覺到一陣陣的震撼。

「真是壯觀啊!」

透過拱門視線掃到了其中的建築物之上,杜飛也忍不住驚嘆了一聲,旋即眼眸中閃過了驚艷之色。從這古皇城的裡面的氣息來看,恐怕從封印之日開始,就沒有人進入過其中,也就是說,這裡面當年不管有什麼東西保存了下來,如今恐怕依然是那些東西。這古皇城之中的所藏,恐怕會超過所有人的想象。

「諸位,請吧!」

杜飛眼神火熱的在裡面掃了幾眼之後,才緩緩的吸了一口氣,旋即對著身邊的另外三人輕輕一笑道。

「呵呵,請!」

這個時候,皇普辰等人也沒有任何客套之意,都是彼此點了點頭,旋即就身形踏空飛快的竄了進入。而杜飛見到有人先進去了,也是淡淡一笑,旋即身形瞬間化為了流光,瞬間竄入了其中。

只不過幾步的距離的,四人幾乎同時都進入到了古皇城之中,而從半空中看過去,卻更能看到古皇城的之中的建築連綿不絕,遠古的氣息撲面而來,令人不容忽視。

「轟——」

伴隨著領先的四道人影竄入了其中,周圍原本就有幾分激動的身影此刻一個個也是迫不及待的沖入了那大殿之中的拱門中,剎那間,這寂靜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古皇城,就又變得人聲鼎沸了起來。

「吼——」

只不過,伴隨著大批的人影竄入其中,整個古皇城似乎都是微微的顫抖了起來,而後,就有一些原本極其隱晦的氣息,竟然隱隱的瀰漫而開!旋即,古皇城之中,頓時就響起了各種武技爆轟之聲!

「不好!這古皇城裡面竟然還有妖狐一族!」

「什麼!怎麼還有這麼多的妖狐?他媽的,老子怎麼這麼倒霉遇到了六尾妖狐!」

「啊!」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頓時就令得不少人的臉色瘋狂變化,雖然每個人都清楚,這古皇城之中定然會有不少的好東西,但是,這些在人意料之外的妖狐一族,卻令得不少人覺得頭疼無比。

「唰——」

杜飛的身形一閃,躲開了一頭撲過來的妖狐,瞬間竄到了連綿不絕的建築物中的一處陰暗角落之中,隨後飛快的收斂了氣息,才輕輕吁了一口氣道:「想不到這古皇城之中,竟然還有這麼多的妖狐,這些傢伙也不能殺是吧?真是麻煩啊!」

「主人你也應該慶幸,這古皇城裡面有這些妖狐,那麼就說明,這裡面應該沒有其他的機關禁制了,這樣也是好事。而且妖狐一族,最是齊心,外面那些人,他們不擊殺那些妖狐還好,要是擊殺了妖狐的話,只會引來更多的妖狐的圍攻,所以,我們只需要等一下,等到那些妖狐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們的那些仇人身上,我們再行動就可以了。」小白淡淡道。

聞言,杜飛視線飛快的在天際掃了一圈之後,倒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這當年在古代皇城設置這等禁制的人,倒是極其聰明,想來一般人若是進入這等地方,遇到妖狐一族的襲擊,定然都是全力反擊,但是越是反擊,最後卻吸引越多的攻擊,在這種情況下,恐怕無論何等強者,都會被生生的磨死。

這種禁制說起來極其簡單,但是偏偏卻是最難對付的,如果不是自己有小白的提醒的話,恐怕沒有多久,也會陷入其中的。

就這樣藏身在角落之中大半個小時之後,望著那此刻已經火熱無比的戰圈,還有空氣中瀰漫的血霧,杜飛才緩緩吸了一口氣,低聲道:「現在應該差不多了吧,接下來我們去哪裡?這一次可沒有人給我們帶路,我可是只能靠你了啊。」

「這地方太大了,東西不好找,不過,我們倒是可以先去丹堂看看。以我看來,按照這設置古皇城禁制之人的手筆來看的話,說不定這古皇城裡面的丹藥還能夠服用,而這裡,最容易找的地方,應該就是丹堂了,因為,一般來說,丹堂附近定然儲存著大量的藥材,以主人的能力,要發現哪裡有大量的藥材,應該不難吧?」小白跳到了杜飛的肩膀上,視線在四周掃了一圈之後,才淡淡道。

「有道理,先不管什麼傳承,什麼虎符,若是能夠得到一些不錯的丹藥的話,對我們都是有好處的!」杜飛聞言也是點點頭,旋即伸出手指在眉心之處一點,片刻后才猛的睜開眼睛,視線看著左手邊的一處建築物,飛快道,「這裡面葯香之味最為濃郁的,應該就是那裡了!」

「走!」小白也是興奮的叫了一聲。

當下,杜飛也不再多說什麼廢話,而是小心翼翼的繞過了四處的戰圈,身形直接化為了光影爆閃而出。

因為天空中的戰圈基本上吸引了所有妖狐一族的注意力的關係,所以,此刻雖然還有不少的妖狐從各處的建築物之中竄出來,但是,它們卻似乎對杜飛都沒有任何興趣一般,而是直接化為了一片妖狐的洪流,向著戰圈最為密集之處竄去,想來是去為它們的族人復仇了。

而見到這一幕,杜飛也忍不住有幾分慶幸,還好自己沒有殺那些妖狐,也沒有在外面的時候對那七尾妖狐出手,否則的話,恐怕自己也會陷入這等膠合的戰局之中,說不定最後就被磨死了。

一念及此,杜飛臉上倒是浮現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旋即,他也沒有什麼去提醒其他人的興趣,而是腳尖猛的一點,身形以更快的速度向著古皇城的深處竄去。

杜飛的速度極快,如此飛快的竄行了十幾分鐘,不知道越過了多少的密密麻麻的建築物之後,他的身形才落到了一處廣場之上,而當視線在四周一掃之後,他渾身卻忍不住一震,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色彩來。

此刻,這廣場之上可不是空無一物,而是種植著大片的藥材,而且隨意的看過去的時候就可以發現,這些藥材大都是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歲月才長成這樣的,裡面隨意的一樣藥材拿到外界去,肯定都是千金難得的寶物。

「吼——」

在杜飛微微發愣的時候,懷中的小虎似乎也感應到了什麼,它猛的跳了出來,視線落到了四周的時候,臉上也是露出了激動無比的神色來,旋即,它飛快的跳到了杜飛的腳邊,繞著圈子,一臉焦急的模樣。

「你想要我幫你把這些藥材煉製成丹藥?」杜飛掃了小虎一眼之後,才遲疑道。

「吼!」小虎飛快的點了點頭。

「可惜現在沒有這個時間啊!」杜飛微微皺了皺,旋即回頭向著後方看了看,因為他也可以感應出,此刻,似乎也有人突破了妖狐的圍攻,向著這個方向來了。

「你自己想要什麼藥材,就盡數收起來,我去裡面的丹堂看看。」微微遲疑了片刻,杜飛已經甩出了兩個空的容戒到小虎的面前,旋即身形一動,已經向著廣場中心之處的建築物閃去。

此刻在場的這些藥材雖然值錢,但是杜飛卻沒有興趣搶奪,畢竟,若是能夠從裡面搶到丹藥,那麼才更划算,至於這些藥材,小虎能夠搶到多少,就是它的本事了。

聽到杜飛這麼說,小虎也是飛快的叼著那兩枚容戒,身形瞬間竄入了四周的葯圃之中,旋即也不見它做什麼動作,那兩枚容戒之中竟然爆出了一陣強悍的吸食之力,直接將四周的藥材吸入了其中。

見到小虎這模樣,杜飛才放心的點了點頭,旋即他不帶絲毫遲疑,身形一動,已經掠過了大片的葯圃,直接向著廣場中心的丹堂所在之處竄去。

丹堂是位於葯廣場中間的巨大建築物,當杜飛的身形落地的時候,他就發現,此刻彷彿被塵封了多年一般,而他就是第一個進入此處的人。

走進丹堂內部,可以看到走廊兩側有著不少的丹房,丹房的房門之上都有一道道的淡薄的真氣封印著。杜飛看了一眼之後,已經隨手一拍,就轟開了其中一道房門,而後,就感應到房間之中有極其濃郁的衍宗之氣瀰漫而出。

「衍宗丹!?」望著那丹房之中堆積了遍地的丹藥,饒是以杜飛的心性,也是眼眸一凝。這一個丹房之中堆積著的衍宗丹竟然就有差不多近萬了,也不知道四周這麼多的丹房裡面,到底有多少的衍宗丹。

一念及此,杜飛也不多說什麼廢話,而是衣袖一甩,頓時就見到遍地的衍宗丹直接化為了一片洪流飛快的竄入了他的黑靈戒之中,而不等一個丹房的衍宗丹收完,杜飛已經毫不客氣的轟開了另外一個丹房的禁制,旋即又有一股丹藥洪流飛起。

一分鐘的時間不到,杜飛已經收到近十萬顆的衍宗丹,這等收穫,在他參加殿前大比之前,是想也不敢想的。

而就在杜飛還有幾分頭腦發熱的時候,在其身後,突然有數道破風之聲響起。

「天!衍宗丹!全部都是衍宗丹!」

有點瘋狂的咆哮之聲瞬間也是響起,那幾道落地的聲音此刻也如同發狂一般,一個個轟開了四周的禁制,在搶奪衍宗丹的同時,一個個都是發出一陣嚎叫之聲。

而這等嚎叫之聲,卻彷彿引來了更多人的注意一般,旋即杜飛就感應到,又有一些氣息向著這個方向而來了。

「走!」

這些人的嚎叫之聲,倒是令得杜飛瞬間冷靜了下來,這裡不過是這丹堂的最外圍之處,就有這麼多的好處。那麼在深處,又會有什麼?一念及此,杜飛的心頭也是一陣火熱,他咬了咬牙,強迫自己不去想這遍地的衍宗丹,身形一動,已經猛的向著丹堂深處竄去。 這一路行來,丹堂里不少的丹房之中那密密麻麻的遍地丹藥,饒是以杜飛的心性也是看得眼睛發紅,不過他畢竟不是普通的人物,雖然這些丹藥都是極其吸引人,但是他卻沒有半分被吸引的樣子,而是飛快的向著丹堂的最深處竄去,大概兩刻鐘之後,就見到一個最為龐大的丹房出現在他的面前。

此刻出現在杜飛面前的,是一座外型如同一個巨大的葯鼎一般的房間。在這房間的牆壁之上,都是隱隱的有葯香之味瀰漫而出,顯出了這裡面似乎真的有什麼不得了的好東西。而且,這建築物的造型比起其他的房間顯得更為古老,而那略微泛黃的大門之上,隱隱間還有一層層淡淡的光芒在流轉著,而一股股若有若無的能量波動,也是從大門之上散發而開。

杜飛凝視著眼前這古老的丹室,也不廢話,而是體內的真氣飛快催動,旋即一拳已經狠狠的轟到了大門之上。

「轟——」

這古樸的大門受了杜飛的全力一擊,卻沒有出現意料之中的崩潰,反而是一股巨大的反衝之力直接將杜飛整個人彈開,令得他的腳掌飛快的地面之上踏了數步之後,才算是穩住了身形,而同時,其臉上也有難看之色浮現。

想不到這丹房只是一個大門就這般難開了。

「這是…一種極其古老的禁制,恐怕是沒辦法強行攻破的,而且,使用的力量越大的話,恐怕受到的反彈之力就會越大。」小白似乎思索了片刻,旋即才低聲開口道。

「那怎麼辦?」杜飛皺眉道。

「將精神力和真氣盡數輸送給我,我現在也沒時間解釋什麼,不過,以系統的能耐,應該能夠解開這道陣法。」小白身形飛快跳出,旋即低聲道。

杜飛也知道時間緊迫,畢竟後面那些傢伙,可以說是隨時都會竄進來,所以他也不遲疑,右手在眉心之處一點,強悍的精神力和濃郁的真氣已經飛快的向著小白所在之處涌去。

而接受了杜飛的精神力和真氣,小白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飛到了大門之前,手掌緩緩的按到了上方,旋即就見到一陣奇異的光波緩緩的瀰漫而開,隨後,那大門之上的流光在這光波之下,竟然輕輕的向著四周散開,到了最後,那大門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直接腐朽了下來,最後直接咔嚓一聲倒在了地面之上。

「轟——」

然而,就在那大門倒下的瞬間,那丹房之中,驟然間有一股極其可怕極其濃郁的藥力如同被囚禁了千年的怒龍一般,猛的噴發而出!而這噴發而出的藥力,竟然直接將這丹房四周的建築物直接摧毀,旋即就見到一道金色的光芒,衝天而起!而這一道光柱,恐怕整個古皇城之中,人人都能夠看到。

「該死!」

見到這一幕,杜飛的臉色也是猛的一變,他倒是想不到,只是打開了大門,這丹房裡面竟然就會有這等變化,這丹方裡面的丹藥,究竟是何等的變態啊!而且,發生這等動靜,恐怕在丹堂裡面的強者,瞬間就會被吸引過來了!

「走!趕快!」小白見到杜飛還在發愣,已經猛的跳到了他的肩膀上,催促道。

被小白催促,杜飛才身形一震,此刻也顧不上太多,身形頓時如同鬼魅一般的閃入了丹房之中。

丹房之中,光線並不黯淡,反而是柔和無比,只不過在這丹房裡面卻有濃郁的葯香瀰漫而出,令人視線也是微微的受阻。而杜飛輕輕的吸了一口氣之後,竟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微微的顫抖了起來。而這等顫抖並不是因為自己害怕,而是因為,那濃郁到了極致的葯香,竟然透過了自己皮膚上的毛孔鑽入了身體裡面,只從這一點看,就明白此處的藥力究竟是何等的驚人!

微微的吸了一口氣之後,杜飛才算是適應了眼前的這等局面,旋即其視線飛快的向著四面八方掃出,而幾乎同時,他就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片丹房的面積並不小,在地面之上,擺放著大大小小的玉石葯鼎,而在這些葯鼎之中,此刻卻有一股股濃郁的葯香瀰漫而出,顯然,那些丹藥就都藏身在這些葯鼎之中。

而只看這些葯鼎裡面瀰漫出來的葯香之味,杜飛就明白,此刻這些葯鼎裡面的丹藥,定然是極其強悍的。

「這是…回天丹?」杜飛吸了一口氣之後,突然微微一陣遲疑道。

這回天丹乃是六品丹藥,其效用極其恐怖,據說,無論受了多重的傷之人,只要服用了一枚回天丹的話,那麼第二天都會恢復傷勢,可以說,有一枚回天丹在手的話,基本上就相當於多了一條命了。這樣的一枚丹藥,在外界,恐怕是那些千年世家手中也未必有,但是在這裡,居然這般常見?

所以,就算是杜飛,此刻感應到了這回天丹的葯香之味的時候,也是忍不住有幾分不可置信的感覺,畢竟,這等幾乎是傳說中之中的東西,實在的太過令人覺得恐怖了。

下一瞬間,杜飛不再掩飾自己眼眸之中的火熱之色,他此刻倒是毫不遲疑的直接掠到了離自己最近的一尊葯鼎之前,旋即右手一拍,將那葯鼎轟破,一把向著裡面的丹藥抓了過去!如此好東西,他豈能錯過。

杜飛的動作極快,幾乎一把就抓到了那回天丹的上方,然而,就在其手掌即將抓到了那回天丹身上的時候,那丹藥竟然猛的一顫,就向著另外一個方向竄了出去。

「咦!?」

見到這一幕,杜飛倒是微微一愣,他倒是知道,傳說中一些丹藥出爐之後,就會了一點靈性,只不過他倒是想不到,這回天丹不過的六品丹藥,居然靈性這等之強。

不過,他也是微微愣了一下,下一瞬間,其身形一動,已經竄到了那回天丹的去路之前,一把抓出,真氣直接封住了這回天丹的所有去路,隨後就將這東西抓到了手中。

丹藥一入手,一股極其溫和的藥力就緩緩的散發而開,隱約間,杜飛也可以感應到,那些溫和的藥力竟然會自行滋補肉身。

「果然是好東西啊!」視線在這丹藥之上掃了一眼之後,杜飛才感嘆了一聲,旋即他毫不遲疑的將這丹藥塞進了自己的黑靈戒之中,隨後視線又一掃,片刻后詫異道,「這是…天魂丹?」

這另外一個葯鼎之中的丹藥,也瞬間被杜飛認了出來,這天魂丹,乃是能夠增強丹師精神力的神物,想不到在這裡,居然也有。

杜飛又一次出手,直接將這天魂丹弄到了手之後,視線才火熱的落到了其他的葯鼎之前,望著那丹房之中差不多近百的葯鼎,杜飛幾乎瞬間就肯定,這些葯鼎裡面的丹藥,定然都是有價無市的寶物,這等東西,若是可能的話,當真是要盡數收到自己手中!畢竟這等東西的價值,可不是十來萬衍宗丹可以比擬的!

「唰——」

下一瞬間,杜飛猛的一咬牙,竟然將那具靈丹奴召了出來,旋即一甩手,直接灌了五千塊衍宗丹進入其體內,隨後他才對著小白一咬牙道:「在有其他人出現之前,能夠搶多少,給我搶多少,不用客氣。」

聽到杜飛這命令,小白也是猛的一點頭,旋即就見到一人一傀儡幾乎同時向著另外的兩個方向掠去,所經過之處,那些葯鼎都是被盡數轟開,而裡面躍出的丹藥,都是被兩人毫不客氣的收了起來。

杜飛和小白聯手之下,這搜刮丹藥的速度已經是快到了極致了,只不過,這些葯鼎都是極其難打破的,丹藥也有點難以入手,所以,就算是以兩人的速度,經過了一刻鐘之後,也不過才將這丹房之中的東西搜颳了近半而已。

「唰唰唰——」

在搜颳了近百丹藥之後,在丹房之外,頓時就有急促的破風之聲響起,顯然,那些發現了此處波動的強者,已經盡數趕來了。

「可惜了!」

感應到這一幕,杜飛也只能在心裡嘆了一口氣,旋即飛快的將小白和靈丹奴收了起來,畢竟,他不可能為了這些丹藥,就讓自己的底牌暴露出來。

「嗤——」

幾乎在杜飛將小白和靈丹奴收起來的瞬間,頓時就有一道道的身影閃電般的竄入了這座丹房之中,而見到了這丹房之中濃郁的葯香,還有那一尊尊一看就知道不簡單的葯鼎,頓時進入此處的強者,一個個都是倒抽了一口涼氣。

「來了一些麻煩的傢伙!」見到這些的表情,杜飛就明白,自己已經是沒可能繼續搜刮那些丹藥了,恐怕只是要搶奪其中的一顆,都要引起不少的爭鬥了。所以在這一刻,就算是杜飛,也心中有了幾分退意,畢竟,他也算是撈足了好處了。

只不過,就在杜飛剛準備離開的時候,他突然心神微微一動,彷彿有了某種感應一般,猛的抬頭向著半空中看去,旋即,就算他的臉上,也是閃過了一絲驚愕之處。

此刻,在這丹房的半空之中,竟然有一個黑色的古老葯鼎懸浮著,而在葯鼎之中,有一股股奇異的能量瀰漫而出,這股能量,竟然令得那葯鼎一直保持著懸浮的姿態。

這葯鼎之中,隱約有幾分稀薄的破壞之力瀰漫而出,彷彿,裡面的東西似乎隨時能夠打破什麼規則一般,

「這是…破宗丹!?」

幾乎在下一個瞬間,杜飛就認出了這巨大葯鼎之中的丹藥,在這一剎那,就算是他也覺得有幾分口乾舌燥!這一枚破宗丹的價值,恐怕就比下方所有的丹藥的價值還要高了!而剛才那衝天而起的藥力,多半也是這破宗丹之中傳出的了!想不到!想不到!想不到這等神物,自己第一個進來,竟然沒有發現!若是早就發現了此物的話,杜飛肯定是第一時間搶走,至於下面那些東西,此刻倒是已經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破宗丹!主人!這真的是破宗丹!以主人你實力,只要得到了這東西的話,突破那天人之隔,達到武宗境,指日可待!」小白有點癲狂的聲音,也是猛的在杜飛的腦海之中響起,顯然,它也是被這東西完全的吸引了注意力。

「唰唰唰——」

幾乎在杜飛有所感應的時候,房間之中所有人的視線也是同時落到了半空中之中,旋即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愕到了極致的神情來。 「這下麻煩了啊……」

感應到了此刻的局面,杜飛的眼角也是微微的抽了抽,旋即在心中喃喃開口道。

「咔嚓——」

然而,就在他眼角抽搐的時候,半空中那巨大古樸的葯鼎之上,驟然間卻浮現了一道道的裂痕,旋即幾乎只是一個呼吸的瞬間,這原本應該堅固無比的巨大葯鼎,竟然就這樣寸寸崩裂,泛起了漫天的煙塵。

而待到了那漫天的煙塵消散的時候,每個人才都看清楚,此刻,在半空中竟然有一顆黑白兩色交替的丹藥靜靜的懸浮著。這丹藥之上,隱隱的瀰漫出一股驚人到了極致的氣息,就彷彿在這東西上面,也有一股極其強悍的威壓瀰漫而出一般。

而這等威壓,杜飛並不陌生,因為他可以清晰的感應出,這東西,赫然便是只有宗級強者身上才有的絕對威壓!也就是說,此物,便是所有半步入宗強者夢寐以求的……破宗丹!

「呼——」

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杜飛才令得自己的身形不至於顫抖了起來,眼前的這東西,只要入手的話,自己晉階武宗境界的幾率,就會大大的增加,而自己復仇的機會,也將是大大的提升,也就是說,此物不管如何,自己都不能錯過!

因此,幾乎是一個呼吸間,杜飛已經壓抑住了那澎湃的心境,然後他也不廢話,腳掌猛的一踏,身形已經對著半空中的破宗丹所在之處竄了過去。

「轟——」

然而,就在杜飛身形剛竄起的瞬間,在其身側,突然間有數道凌厲無比的勁風猛然暴掠而來,而這些勁風的所指之處,盡皆是人體的要害部位,顯然那出手之人,也不會是什麼簡單人物。

「鐺鐺鐺——」

這等攻勢,令得杜飛的眼神一寒,旋即其身形竟然硬生生的在半空中停住,古銅鍛體功被他瞬間催動到了極致,旋即就見到那原本應是可以令人傷筋動骨的攻勢落到了他的身上,竟然如同落到了金鐵之上一般,沒有半分效用。

「唰唰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