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屬人間四個字,讓石開山有些失神,他喃喃問道:「仙人說的那個地方,莫非是天上?」

「天上……哼,你這小子醒醒吧,我都說了是好像,好像。」

石開山尷尬的笑了笑,轉移話題道:「以前問仙人,您那好友是什麼人,您沒說,我在想,您是仙人,那您那好友也一定是仙人,眼見著過了這麼多天,仙人也可以告訴我您那好友是什麼人了吧?」

這次熊貓仙人極為乾脆,道:「前面路途不遠,我就告訴你了,我那好友乃是九尾狐,與四凶一樣,也是流傳上古的大妖,修為更是與百眼魔君差不多,她極為聰慧,二百年前獨居桃花谷,卻被百眼魔君逼迫成為他的手下……」

聽到這兒,石開山一愣,打斷熊貓仙人的話,道:「仙人您說她是百眼魔君手下,那為何現在要去找她?」

熊貓仙人道:「這便是我要說的,雖然她成為了百眼魔君的手下,可只是偶爾為魔君獻計,且她所獻計謀大多對百姓無害,而且常以人形示人,會盡量避免與人交鋒,後來她被獵魔旗追殺,被四大神獸圍捕,最終被我師父昭陽制伏,但是他們最後知道了她並沒有迫害百姓,便被獵魔旗策反,共同封印了百眼魔君。」

石開山恍然大悟,道:「哦,原來仙人您的好友是一隻……狐狸精。」

「哎呦,我的老天……」不曾想熊貓仙人聽到這句話,立刻嚇得趕緊捂住石開山的嘴,左右望了望,似乎是在看有沒有人看著他們,他對石開山說道:「以後見了她,可千萬別在她面前提到狐狸精這三個字,若是被她聽見,她必追殺你到天涯海角,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

石開山嚇了一跳,道:「這麼嚴重?」

熊貓仙人認真地點了點頭,道:「她的脾氣,難以捉摸,你知道的,九尾狐生活在這世間已經有千年之久,就像凡人女子終會有年歲更迭之期一樣,這幾百年的她,只怕也在這個階段,不說你,就算是我,也不敢惹她,而且,她背後,還有一個恐怖的大人物。」

「恐怖的大人物,那是什麼人?」石開山聽熊貓仙人這樣說,反而越來越來勁。

熊貓仙人卻不說話了,只是催促道:「那個以後你會知道,現在還是不要問了。」

說罷,也不管石開山,便邁開步子上路。

「又賣關子。」石開山小聲嘟囔了一句,快步跟上。 二人走離來運村地界后,便再次一頭扎進山林里,這山林與葫蘆村周圍的山林不同,葫蘆村周圍的山裡樹木雖也茂盛,但那樹大多不高,而此處的樹,不僅茂密,而且每一棵樹都幾乎在十數丈之上,石開山將脖子抬得老高,也只望到樹頂之上的一抹白雲,看起來就像是這樹頂上頂著一朵白雲。

密林必然潮濕,尤其因為石開山在那酒館里睡過了頭,所以這個時候已經到了日中時候。太陽掛在天上,幾團白雲被風吹來吹去,遮擋日光而在地面形成的陰影也在大地上緩緩移動,當那陰影來到石開山頭頂的時候,天色一暗,卻讓他感覺到了一種久違的平靜。

他知道這種平靜不會持續多少時間,而且這個時候,在其他地方,只怕沒有這樣的平靜,百眼魔君與他麾下的一百零八妖離了葫蘆山,入了人間,此刻不知打碎了多少凡人百姓的寧靜。

時間又過了四日,這四日時間裡,石開山一直在山林中跟隨熊貓仙人學習武功,熊貓仙人還給石開山教授了一套吐納之法,配合武功使用,可以把妖牢獄的力量發揮到最大程度。

這一日,熊貓仙人帶著石開山穿過山林來到了一個極為奇異的山峰前,這山峰鍾靈毓秀,雖然不高,但形狀卻極似一頭沉睡的卧狐,而這卧狐山峰並不在山林中,反而是在一個下陷的盆地里,而盆地中,滿是桃花。

石開山與熊貓仙人便在這盆地邊緣,低頭俯視著眼下的滿眼桃花。

「不錯,這裡便是桃花谷了,以前我也只來過這裡一次,那頭卧狐還沒有那麼高,沒有那麼滄桑,今日一見,這卧狐表面的石頭倒變得斑駁了許多。」

熊貓仙人看著這一幕十分感慨,這感慨中又有幾分落寞。

「當年的人,活著的活的,走了的走了,還在世間的,卻是不多了。」他心道。

石開山不知熊貓仙人的想法,他只看到滿眼粉紅便覺驚奇,他站得高,所以看得遠,若將眼前這一幕縮小億萬倍,可不就是一頭狐狸卧在一團桃花中嗎?

「人都說狐狸精體態多媚,傾國傾城,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樣子。」石開山眼中露出光彩。

不得不說世事無常,前些日柳鳯芝遇到那降大滔的時候,便被他俊美外貌所吸引,而這時的石開山,還沒有見到九尾狐,便被這滿眼的桃花所吸引,想見一見那傳說的九尾狐,說不得又是一番糾纏。

糾纏?

熊貓仙人若聽到這句話,必對之嗤之以鼻,接著大笑三聲,笑看石開山與九尾狐所謂糾纏,坐等九尾狐背後那人出來好生收拾石開山。

「走吧,此處便是桃花谷了。」

熊貓仙人說了一句,便帶著石開山在這盆地上的一塊塊白色巨石往下走去,這白色巨石相互之間相隔一丈之遠,以往石開山自然不能輕易跨過這一丈距離,可是身擁神器之力,又學了熊貓仙人功夫的石開山,這時只是輕輕一躍,便將這距離跨過,且動作連貫,雖不瀟洒,但好歹自然流暢。

一刻鐘后,他們來到了桃花谷的入口處,熊貓仙人道:「我那好友最為謹慎,桃花谷內迷路極多且處處陷阱,你一會兒可得跟緊我。」

石開山應了一聲,便進了桃花谷。

桃花谷果然不負其名,桃花四季不落,他們也只能在桃樹之間的縫隙之中行走,一會兒低頭又一會兒抬頭側身,眼中這一片粉色看得多了,人的腦子便會產生一種凝滯感。

「這,仙人,這樣走下去會不會迷路?」

「怎麼會?我又不是沒來過這裡,放寬心。」熊貓仙人道。

一個時辰后。

「仙人,這個地方,一個時辰前我們好像走過。」石開山指著一棵只長著三株插條的桃樹說道。

熊貓仙人一愣,道:「是嗎?這個地方我們來過?」

石開山臉一黑,道:「我們是不是迷路了?」

有一句話叫望山跑死馬,之前在盆地邊緣看著桃花谷的時候,石開山並不覺得這地方有多大,只有真正到了這裡,他才明白,眼睛給了自己錯誤的判斷,這地方,實在太大了。

熊貓仙人聽到石開山這樣說,臉色也是一黑,說道:「你是在懷疑我的判斷?」

石開山毫不客氣地說道:「不錯,因為你這明顯就是迷路了嘛……不成,接下來還是由我帶路好了。」

石開山之前在葫蘆山做過好幾年的嚮導,對地勢要比熊貓仙人熟悉得多,所以他才會這樣提議,他以為熊貓仙人會答應,沒想到他剛說完,熊貓仙人立馬搖頭。

「不成不成,九尾狐乃是擁有千年道行的大妖,和百眼魔君相差不遠,若她想走成仙的路子,早就成仙了,而她在這桃花谷布下的陷阱,更是只有道行高深的人才可識得,你若帶路,說不得便會踏入陷阱。」

石開山道:「可是走了這麼久,我也沒見過什麼陷阱,倒是你讓我們迷路了。」

熊貓仙人聽后哼了一聲,隨手彈出一道勁氣,那勁氣沒入他們不遠處的一棵桃樹背後,石開山便看見一團小旋風從那桃樹背後升起。

「那就是陷阱?」石開山看著那一團不過一人高的旋風道。

幾枚跌落在地的桃花被那旋風捲起,在裡面緩緩打轉兒,形成了一團小漩渦,無論怎麼看,那也不像什麼危險的陷阱。熊貓仙人看了石開山一眼,從地上撿起一顆石子,丟到了那團旋風中。

石開山的目光隨著那石子同樣沒入那漩渦中,接著,他看到那顆小小但是堅硬的石子被那團同樣小小卻很輕柔的旋風絞成細碎的石粉,隨風散落。

一股子涼氣,從石開山的腳底升起,通過雙腿,竄過他的尾椎,脊背,最後到了他的頭皮,使得他的頭皮一炸。

「仙人,您說得對,我都聽您的。」石開山對著熊貓仙人,討好而認真地說道。

熊貓仙人點點頭,淡淡道:「你明白就好。」

所以……在熊貓仙人的帶領下,他們一直在這桃花谷的桃花中走著,迷著。

女孩子尤其對粉色的東西喜歡,所以當柳鳯芝從盆地邊緣看到眼下無數的桃花時,她只覺得內心一顫,臉色泛紅,亦如桃花顏色,這使她更為嬌美。

「好美!」她低聲喃喃,「是吧!降大哥,真的很美!」

站在他背後的降大滔打了一個哈欠,道:「美?什麼呀?」

柳鳯芝的臉色一滯,不管降大滔,便向盆地中走去,邊走邊嘟囔:「哼,之前那姑娘對你那樣好,你怎麼就沒有留下來給人家做個乘龍快婿。」

降大滔聽到了后,神情一變,腦中出現了一個濃妝艷抹的胖姑娘,他身子一顫,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在此之前,當柳鳯芝與降大滔剛到來運村村頭兒的時候,便被一群人截住,一般情況下,降大滔不能對凡人出手,而柳鳯芝又是一個弱女子,所以便被他們綁到了來運村中。

柳鳯芝以為這些人是垂涎她的美色,心中有些害怕,可是一想到降大滔在她身邊,也就沒想那麼多,可是萬萬沒想到,這些人綁他們並不是為了她,而是為了降大滔。

一個胖姑娘從眾人簇擁下來到了柳鳯芝二人跟前,她先是看了一眼柳鳯芝,眼中流露出難以抑制的厭惡,女子與女子之間的矛盾,不外乎你比我美,我就看不慣你而已,她將目光轉向降大滔的時候,眼中忽的發出像煙火般的光彩。

當時那胖姑娘便指著降大滔問旁邊一人道:「這就是昨日說我漂亮的那位公子?」

那人毫不猶豫地說道:「是,他之前剛要出村,便被我抓了回來,大小姐,我看得很清楚,是他沒錯。」

那胖姑娘哈哈笑道:「好,賞,今日起,你便是這酒樓的老闆了。」

二人的對話,降大滔與柳鳯芝一句也沒聽懂,便見那胖姑娘盯著降大滔,露出如狼似虎的表情,道:「這位公子,你可願做我的夫婿?」

柳鳯芝愣了愣,看著此時還獃頭獃腦不知所措的降大滔道:「還不快跑,人家這是逼婚啦!」

「逼婚?」

「就是要你娶她過日子,再也打不了妖怪了。」柳鳯芝看起來要比降大滔還要著急,所以當著眾人的面大喊道。

降大滔這才明白,二話不說轉身便跑,雖然他不能對凡人出手,可是他要想走,凡人又哪裡擋得住他,只一個跨步,他就已經跑得老遠,將眾人甩在身後,也在這時,他忽然發現,似乎丟了什麼。

丟了什麼呢?

「你這獃子,還不救我。」柳鳯芝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這是她第一次罵降大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忍得太久,這一聲獃子被知書達理的她罵出來,竟產生了一種極為舒暢的感覺,當然,這感覺也使她有些愧疚。

降大滔聽見后,一拍腦袋,轉身便看見柳鳯芝被胖姑娘捏著臉蛋兒,一副威脅他的表情,天地良心,降大滔長這麼大從來沒見過這樣兇惡的女子,一時之間,連百眼魔君這種絕世大妖都不害怕的他竟然有些害怕。

柳鳯芝見降大滔猶豫,悄然收起那絲愧疚,對著降大滔大喊道:「還楞著幹嘛?」

降大滔強壓下心中那絲害怕,大吼一聲,頓時整個街道捲起一陣突兀的大風,眾人被這風吹得一陣晃悠,降大滔趁機將柳鳯芝救了出來,一直跑,便跑到了這個桃花谷周圍,好巧不巧,他們這時身處的地方,正是之前石開山與熊貓仙人走過的地方。

他們二人花費了近乎半個時辰才走到桃花谷的入口處,近距離看著桃花,柳鳯芝只覺得這地方更美了,而降大滔卻看著這地方,微微皺眉,他感覺這桃花谷,似乎有些不對勁,但是任他如何看,也看不出什麼不對勁之處。

柳鳯芝不顧降大滔,便要走進這桃花谷看看。

降大滔連忙叫住柳鳯芝,道:「鳯芝姑娘且慢,這地方似乎有些不對勁。」

「怎麼不對勁?」柳鳯芝問道。

「這……怎麼不對勁我現在也看不出,可是……」

「或許是降大哥的錯覺呢?」柳鳯芝打斷降大滔的話,便踏進了桃花谷入口。

降大滔見勸不住柳鳯芝,便緊趕幾步,走到了柳鳯芝前頭。

二人走了一會兒,也不見這桃花谷盡頭,且滿眼桃花,看得柳鳯芝頭昏眼花,恍惚中,她忽然看見一隻七彩蝴蝶朝她飛來。

「呀,好美的蝴蝶!」柳鳯芝叫了一聲,便朝著一個方向走去,降大滔聽見后,朝著柳鳯芝走去的地方看了看,可並沒有見到什麼蝴蝶,他以為自己聽錯了,便道:「鳯芝姑娘,你說什麼?」

不曾想,柳鳯芝似乎並沒有聽到降大滔的話,依舊自顧自朝前走去。

幾枚桃花落下,接著,無數桃花落下。

降大滔臉色一變,正要去追柳鳯芝,卻感覺一股無形的壓力自天而降,桃花紛飛,竟組成兩道巨大的籠子,其中一道大得將降大滔困住,而柳鳯芝同樣被小了一號的籠子困住。

這便是,兩個桃花籠,困住無心人。 當柳鳯芝與降大滔被桃花籠困住的時候,一股香氣襲向二人鼻尖,這香氣給人一種寧靜的感覺,柳鳯芝聞到這香氣,便感覺渾身一輕,產生了沉睡之意,她的眼前,悄然出現一個身影,這身影瘦削,卻讓她感到心安。

「開山……」她輕輕說了一句,便在桃花籠中睡著了。

降大滔也感覺到了沉睡之意,他沒有看到幻境,可是依舊眼皮子不住打轉,最後與柳鳯芝一同睡去。

這一睡,竟睡了一個日夜。

當降大滔迷迷糊糊睜開眼的時候,他的眼中,緩緩出現了一抹雪白,這雪白不亮,十分柔和,桃花鮮艷,遮不住這雪白中的一豎朱丹痕,同樣,也遮不住那道沉凝而內斂的妖氣。

白虎不知何時,站在降大滔的身旁,三丈高的她,似乎也打不破這桃花籠,只能在裡面轉悠,不時對著桃花籠外發出低沉的虎嘯。

降大滔深吸了一口氣,一定神再看向桃花籠外,那抹雪白,漸漸變成一隻雙眸蒼藍、平靜如水的白狐,白狐身形龐大卻不失優美,微風吹拂,便如泛起白色浪花,她背後,九條長尾微微飄動,如同散開的扇花,尤其白狐眉間一道豎起的朱丹紅,讓她看起來,很神秘,也很高貴。

「你是誰?」

第一次見到陌生人,每個人都會這樣問,降大滔同樣是這樣,而且,他更清楚,自己眼前這條長著九條尾巴的白狐是多麼的可怕,白虎神兵自動化靈,卻打不破一道看似脆弱的桃花籠。

這白狐身上沉凝的妖氣,竟與百眼魔君相差不多。

白狐在聽到降大滔這樣問后,微微低頭,一雙蒼藍眸子盯著降大滔,直看得他額頭冒汗,如果是平常妖怪,他早就什麼也不顧地跳起來打過去,可是在這白狐面前,他竟起不了半點反抗的心思。

白虎一聲低嘯,降大滔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怕是中了這狐狸的媚術。

媚術,是各類妖狐天生擁有的本領,能使人迷亂,喪失判斷,山野傳說中,常有某家男子被狐妖勾引,施展媚術以作欺騙,最後被吸盡生氣而亡的傳說,降大滔想到這兒,止不住心中發涼,而這白狐竟只是一眼就將自己魅惑,可見她妖力之強,舉世罕見。

那白狐見降大滔從自己的媚術恢復,目中閃過一絲驚訝,她看了一眼白虎,似是確定了某些事。

「原來如此。」白狐的聲音十分溫婉,可溫婉中卻帶有一絲毫不掩飾的漠然,這漠然就像活得太久而看盡世間繁華最終僅剩的一絲無趣。

柳鳯芝捂著腦袋睜開眼睛,嘴裡不住念叨:「這是怎麼回事?我在哪裡?」

婚寵賢妻 當她看到眼前桃花籠的時候,顯然吃了一驚,而這一驚在她剛看到白狐的一刻,轉變成了錯愕。

「好漂亮……」柳鳯芝看著白狐,情不自禁道:「如果能夠再能小一些,給我作伴兒,那該多好。」

白狐聽到柳鳯芝的話,將碩大腦袋轉向她,冷冷道:「怎麼,我看起來很像給凡人作伴兒的玩物嗎?」

這話之後,柳鳯芝才意識到,自己眼前的白狐分明就是一隻狐妖。

降大滔以為白狐要對柳鳯芝出手,大喝道:「妖精,住手。」說話之時,他身上湧出白氣,在手中凝出九尺白虎槍,對著白狐一刺。

白狐看見降大滔手中白虎槍后,更是確定了心中猜測,眼見白虎槍刺來,她身後九條白尾其中一條悠悠一轉,如同墨筆在空中畫出一個金環,這金環一閃便進入桃花籠中,在降大滔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套住了他手中白虎槍。

沒想到,這金環一套住白虎槍,就立刻縮小,降大滔只覺得這槍像是憑空增添了整整一座山的重量,他把握不住,連帶著身體瞬間摔在地上。

「砰。」

白虎槍墜地,將地面砸出一道裂坑,震得整個桃花谷顫了一顫,而降大滔身邊的白虎也在金環套住白虎槍時,化為一道白氣沒入他體內。

柳鳯芝見到這一幕,緊張道:「降大哥,沒事吧?」

「沒事……」降大滔整張臉都被地上彈起的桃花覆蓋,看起來有些狼狽。

那白狐看著降大滔道:「就算你手中有神兵,對付我,還是差了些。」

她剛說完,便聽柳鳯芝平靜道:「我勸你還是放了我們。」

「放了你們?」白狐目露奇色,仔細看了一眼柳鳯芝,道:「這世間可沒有多少人敢和我這樣說話,你一個凡人女子,竟有這般勇氣,不過,你們擅闖我桃花谷,剛剛又準備攻擊我,你們說,我又有什麼理由放你們?不過放心,我也不會吃你們。」

「你……」柳鳯芝一滯,細想確實是這樣,但還是辯解道:「我們也不知道這是你的地方,這裡桃花極美,卻也沒有寫你的名字。」

白狐道:「你們剛剛進來時,沒有看見那座山嗎?」

柳鳯芝想了想那座極像卧狐的山峰,訕訕道:「這誰知道!」

「那座山峰代表的就是我——九尾狐。」

降大滔一聽九尾狐,忽然覺得自己聽過或者說見過這個名字,可是具體在哪裡他卻記不起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