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魔神形態!

雖然由於自身實力、融合程度、魔神殘念等問題,並不具有真正魔神的實力,但魔神形態下能夠得到魔神殿的認同,這對秦羽來說就足夠了!

一點黑芒從心口飛出,急速擴張化為黑色的古老殿宇擋在秦羽面前,以排山倒海之勢,迎著鯤撞了過去。

轟!

魔神殿劇烈震蕩倒飛而回,秦羽心神狂震心臟劇顫,七竅同時飆血,外骨骼寸寸崩裂,模樣慘不忍睹。

然而,傷再重也比死了前,魔神殿擋住了鯤的死亡之手,將秦羽從鬼門關拽了回來!

或許是受到魔神殿的影響,亦或許是別的什麼原因,第五蠻神終於成功了,鯤雙目瞪圓僵在原地,眉心第三眼溢出一滴粘稠的黑紅色血液,滴落在圖騰雕像上迅速滲透進去。

「快帶我走,快!」圖騰雕像居然張口說話,語氣急迫卻虛弱到了極點。

「快把出口打開!」秦羽借魔神殿的反震之力恢復自由,來不及恢復人形,直接將龍魅兒扛在肩上,然後衝到鯤的面前,在鯤狂怒憤恨的注視下,劈手奪走圖騰雕像。

「千萬別攻擊他,你不可能殺得掉他,抓緊時間快走!」圖騰雕像急聲叮囑,蒼穹中間緩緩開裂,出現了一個圓形的空洞,萬道白光從中落下,赫然是千顏離開時通過的出口。

秦羽當然不會傻到試圖殺死鯤,鯤這種級別的強者,又有無限變/態的體魄,即便躺在那讓他殺,他也不可能殺得掉。

不敢有分毫耽擱,秦羽魔翼猛力向下一拍,捲起滾滾氣浪衝天而起,準備朝那好不容易得來的出口飛去。

便在這時,虎妖聖和牛妖聖突然鑽了出來,牛妖聖失去了一條胳膊和一條腿,樣子慘的不得了,慘白著臉朝天空高喊:「帶我走,求求你帶我走,只要你帶我走,我什麼都答應你!」

「還有我,帶上我們吧,算我們求求你了!」虎妖聖直接跪在地上磕頭,原本健碩的身軀變得瘦骨如柴,也不知道究竟經歷了什麼。

他們不是不想飛,而是根本飛不起來,鯤限制了他們的飛行能力,此時生路就在眼前,卻無力逃走,那種絕望和痛苦,瞬間摧垮了尊嚴。

尊嚴?已經沒有了,這七個多月的折磨,他們已經忘記了自己身為妖聖的尊嚴,剩下的只有恐懼。

「帶你們走可以,但我不相信你們,為了防止你們出去后反過來殺我,我需要你們放開靈魂,和我締結主從契約,為我效力五十年後方可重獲自由,在此期間,我不會奴役你們,還會給你們好吃好喝。好了就這樣,我沒時間和你們討價還價,行就行,不行我這就走。」秦羽說完就要振翼飛走。

「我同意我同意,帶我走,一定要帶我走!」牛妖聖二話不說答應下來。

「我也同意,來吧,只要帶我們走,你想怎樣都行!」虎妖聖直接放開靈魂,他也是豁出去了,反正已經夠悲慘了,難道還能更悲慘嗎?情況能稍微好轉都是賺的,更何況秦羽許諾五十年重獲自由,期間還有好吃好喝,和現在的境遇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堂。

秦羽使用千顏傳授的妖族秘術,以對待三足金烏同樣的方式,與二位妖聖建立靈魂連接,締結主從契約。

做完這些后,抓起他們振翼衝天,腳踏流光瘋狂加速,以畢生爆發出的最快速度衝天而起,化為一顆黑色流星,鑽入光門消失不見。

片刻后,出口合攏,白光消散,鯤腹世界恢復平靜,鯤從禁錮中掙脫,仰天發出狂怒到極點的嘶吼:「你們逃不掉的,等我成就真正的神級,定要把你們一個個揪出來生吞活剝,你們等著!!!」

吼聲在整個鯤腹世界所有小空間隆隆回蕩,巨浪滔天島嶼沉沒,不知道多少地方崩潰破壞,不知道多少生靈慘遭塗炭。

最慘的還是天上那隻三足金烏,還沒來得及飛走,就被鯤隔空一把抓了下來,龐大的身軀被硬生生撕成了兩半,悲慘的哀鳴聲中,血雨火羽漫天灑落。

另外三隻三足金烏躲在世界盡頭瑟瑟發抖,萬分慶幸今天輪值的不是自己。

妖界,海洋掀起前所未有的恐怖狂潮,鯤長達千里的本體再次浮出海面,瘋狂毀滅眼前看到的一切,試圖用餘波殺死可能還沒有逃出太遠的秦羽。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鯤腹世界雖然在鯤的肚子里,但本質上是不同的,鯤腹世界比鯤大得多,那開口可不是開在體表,而是開在很高很遠的地方,即便以他的實力,想在廣闊天地間找到已經逃離許久的秦羽,也幾乎是不可能的。

至於反重力離開海域擴大搜索範圍,消耗太大了得不償失,現在最重要的是融合源規則,將妖界和鯤腹世界合二為一,屆時他將徹底脫離本體的限制,再去搜尋秦羽為時不晚。 卻說秦羽,扛著一隻龍妹,拖著兩位妖聖,速度卻快的連他自己都感覺不可思議,感受著周圍瘋狂呼嘯如海浪般排開的空氣,簡直有種化身人型戰鬥機的感覺。

為什麼會這麼快,首先當然是浮光掠影境界的提升,浮光掠影作為高速飛行異象,每提升一層,速度都會暴漲一大截。其次魔化之後魔翼加速也是很重要的原因,魔族的速度普遍取決於血脈和魔翼的品質,魔翼越強,速度越快。

然而,最最重要的原因還是高重力環境下得到的鍛煉,二百三十倍習慣重力,三百倍抵抗重力,讓秦羽得到了難以想象的鍛煉,突然回歸正常重力,簡直輕盈的打個噴嚏都能飛起來。

「還是我來帶你飛吧,你受傷了!」龍魅兒道,回歸正常重力,她也感覺輕盈無比,那是一種自打出生就從未體驗過的全新感受,彷彿自己真的變成了一片羽毛。

「好,別直接回去,繞個圈。」秦羽叮囑之後,將龍魅兒放下來,轉而趴在她的背上閉目凝神專心恢復,雖然魔化之後恢復力極端強橫,但剛才先被鯤殺氣震傷,又被魔神殿反震,傷上加傷非常嚴重,被動恢復多多少少有些力有不逮。

龍魅兒當然明白秦羽的意思,點點頭雙手分別抓住虎妖聖和牛妖聖的脖子,周身紫電閃爍,一聲雷鳴化為電光狂飆消失,速度竟比秦羽還要快!

虎妖聖和牛妖聖相互對視,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驚和狂喜,狂喜當然是因為成功逃出生天,再也不用被鯤奴役啃食,震驚則是因為秦羽和龍魅兒表現出的實力,區區帝級就已經如此強橫,尊級聖級那還得了,還不得把天捅個窟窿?

……

石妖族地石心殿

不遠處站著三尊石雕,全都朝著出口的方向,保持著朝外跑的動作,栩栩如生連面部表情都惟妙惟肖,如果讓當世最偉大的雕刻家看到,必定會感到羞愧不已。

如此石雕,已然巧奪天工,然而實際上,三尊石雕之所以如此栩栩如生,是因為她們本身就是人變得。

清漪、慕容雪和石姬,聽聞秦羽被鯤吞噬的消息后,立刻就要趕赴海域搜尋救援,完全不顧自己是不是有那個實力,石妖女皇迫於無奈,只能施展大能力,將三人變成石雕,以防她們自尋死路,讓局面更加複雜。

「唉,希望我這麼做不是錯的吧。」石妖女皇嘆了口氣。

一隻小巧的三足金烏懸浮在水池上空,不斷吸收石心殿中產生的妖力,聞言道:「你做的當然沒錯,就算秦羽真的出了什麼事,他也一定會希望她們平平安安,哪怕她們會非常傷心絕望。」

「殿下,秦羽和那個姓龍的姑娘真的會沒事嗎?」水鏡在水池中載沉載浮。

千顏的語氣顯然沒有那麼篤定:「我也不知道,希望鯤能夠守信用吧,不過我相信秦羽是個聰明人,能夠最大程度利用自己的優勢,那鯤好吃懶做,只要他把握住鯤的舌頭,鯤應該不會捨得殺他。」

「如此說來,他們豈不是要困到天荒地老?」水鏡擔憂地說。

千顏聞言也忍不住嘆了口氣,被困鯤腹世界,呆在鯤的眼皮底下,以秦羽和龍魅兒那點微末修為,保住命就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逃出來根本沒有可能,也許真的會一輩子都困在裡面。

石妖女皇目光再次落在清漪、慕容雪和石姬的石像上,如果秦羽和龍魅兒回不來,總不能就這樣石化她們一輩子吧?

「也罷,我再去轉轉,看看會不會有什麼發現。」石妖女皇說完就往外走,其實她明知道不會有任何收穫,之所以堅持要去,只是為了心裡能好受點。

「抱歉,如果不是因為我,他們就不會被困。」千顏突然說。

石妖女皇停下腳步,頭也不回說:「沒什麼可抱歉的,這一切啊,都是命!」

話音剛落,就聽外面傳來呼嘯雷鳴之聲,幾股不同的氣息極速接近,其中赫然有兩種氣息屬於妖聖,雖然無論怎麼感覺都很弱,但的的確確是妖聖。

水鏡臉色驟變,下意識以為是千顏轉生的消息泄露了。石妖女皇面籠寒霜,眼中掠過一抹森然殺意,直接將無鋒刃擒了出來,管它妖聖不妖聖,膽敢在石妖族地撒野,先問問她的刀同不同意。

然而,下一秒,石妖女皇和水鏡的表情又都變成了愕然,因為老遠就聽到一聲呼和傳來:「別動手,自己人!」

自己人?為什麼聽著是秦羽的聲音?石妖女皇和水鏡愕然之餘完全懵比,只有千顏眼中迸發出驚喜之色,雙翼猛力一拍,捲起閃亮的火焰朝外飛去:「是他,他回來了!」

是他?他回來了?是秦羽回來了?秦羽回來了?怎麼可能呢?

水鏡和石妖女皇愣了幾秒鐘,反應過來之後也趕緊沖了出去,不管回來的是不是秦羽,不能讓千顏遇到危險。

石心殿外,一道紫巍巍的閃電轟然落下,雷鳴聲隨著狂暴的氣流滾滾擴散,龍魅兒單膝跪地,周圍石板一圈圈碎裂上翹,接著變成齏粉。

秦羽摔倒在地狼狽爬起,抱怨地說:「讓你小心一點,聲勢怎麼還是怎麼大?生怕不會被發現嗎?」

龍魅兒鬆開頭暈目眩面色慘白的虎妖聖和牛妖聖,站起身看了看周圍破壞殆盡的底面,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那個,實在有些控制不住,太飄了。」

秦羽無語凝噎,好吧,突然從數百倍重力回到正常重力,的確容易飄的控制不住,如果讓他來做,估計也不會好太多,需要花一段時間收斂練習,重新適應正常重力之後,才能做到收放自如。

「真的是你,你怎麼逃出來的?」千顏又驚又喜,急忙飛到秦羽面前。

「你們都逃出來了,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水鏡透明的身/子飄在空中一臉不可思議。

石妖女皇收起無鋒刃,同樣一萬個想不明白,她自問,即便以她的實力,被困在鯤腹世界里,也絕對沒有逃出來的可能,秦羽和龍魅兒還不到尊級,怎麼可能這麼快就逃出來了? 無敵全能打臉系統 難不成是鯤良心發現大發慈悲? 「一言難盡吶。」秦羽聞言一聲長嘆,這段時間的經歷雖不說離奇詭譎,但真的是驚心動魄,在生死線上走來走去,即便以他的大心臟,也感覺后怕不已。

「那就慢慢說,你到底是怎麼逃出來的?」千顏不問明白誓不罷休。

「先讓我們緩一緩,稍後再詳細說明,哦對了,她們呢?」秦羽左看右看,卻沒有看到清漪、慕容雪和石姬。

石妖女皇趕緊返回石心殿解除石化秘法,由於石化會將狀態和意識都定格在石化的剎那,所以對她們來說,時間還停留在許久之前,甫一解除石化,立刻急匆匆往外沖,誰料剛衝出石心殿,就和秦羽撞了個照面。

「秦羽哥/秦羽!」三女異口同聲,又是驚喜又是驚愕,完全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秦羽和龍魅兒不是被鯤吞了嗎?怎麼一轉眼又回來了?

「母皇,你對我們施展了石像之遺?」石姬畢竟是石妖,最先反應過來,怒視石妖女皇,眼睛刷就紅了。

石妖女皇嘆道:「不把你們石化,難道讓你們去送死不成?」

「如果秦羽永遠回不來,你難道要石化我們一輩子?」石姬怒聲質問。

石妖女皇沒有回答,只是看著石姬,用眼神給出了答案,沒錯,她會的。

秦羽趕緊走過去拉住石姬安慰道:「好了好了,是我堅持不讓你們來救我的,但我又不想騙你們,所以只能讓女皇限制你們,所以錯都在我,你要怪就怪我吧!」

「你滾好了!」石姬心裡亂糟糟的,又是憤怒又是委屈,根本顧不得詢問秦羽為何能逃出來,用力將他推開轉身就跑。

自打認識以來,秦羽還沒見石姬發過這麼大的火,剛想追上去卻被石妖女皇攔住。

「讓她自己呆一會吧。」石妖女皇搖搖頭。

秦羽只能作罷,轉頭看向慕容雪和清漪,用萬分歉意的語氣說:「害你們擔心了,要打要罵我都認,好不好?」

慕容雪才不管那麼多,猛地撲到秦羽懷中放聲大哭,當時得知秦羽被鯤吞掉,她真的差點嚇暈過去,感覺整個世界都變成了灰色,此時能夠看到秦羽觸到秦羽,確認秦羽沒事,剎那間灰暗的世界又重新恢復了色彩。

「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清漪抬手摸了摸眼角強笑著說,雖然失去/了記憶,但自從被解救之後,秦羽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依舊讓她刻骨銘心,她已經失去/了過去,真的不想再失去未來。

「唉……」秦羽輕聲嘆息,反手摟住慕容雪,他還能說什麼?他很清楚,自我保全才是對她們最大的安慰和承諾,可問題是,天下已亂,許多事情身不由己,即便不主動靠近危險,危險也隨時可能降臨。

一個小時之後,慕容雪和清漪終於緩過勁,秦羽讓牛妖聖和虎妖聖找地方休息,然後將千顏離開后經歷的一切和盤托出,沒有任何隱瞞。

千顏、石妖女皇和水鏡聽的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秦羽居然是這樣逃出來的,更不敢相信秦羽居然收了兩尊妖聖當小弟。

「圖騰雕像呢?」千顏沉聲道。

「在這裡,我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畢竟是第五蠻神。」秦羽將圖騰雕像取出,此時的圖騰雕像已經失去/了大半光澤,上面甚至還有好幾條裂紋。

「你是一個守信用的人類,請不要嘗試殺掉我,否則你也會付出不願承受的代價,我們可以想辦法共存。」第五蠻神虛弱的聲音從圖騰雕像中傳出。

雖然明知道第五蠻神已經不構成威脅,但石妖女皇和水鏡還是下意識向後退了半步,畢竟對方是神,即便只剩下殘魂,也不可以輕視。

「共存?你有什麼建議?」秦羽將問題拋回去。

「你吸收了神之戰士的核心,血肉骨骼已經有了我族烙印,如果你不攻擊我,並且給我載體重生,我可以給你好處。」第五蠻神道。

「好處?什麼好處?」秦羽好奇,第五蠻神都已經悲劇到這種地步了,還能拿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我可以指引你去尋找蠻神殘體。」第五蠻神一句話讓秦羽陡然心跳加速。

「蠻神殘體?這麼多年過去/了,怎麼可能還存在?」秦羽盡量控制住情緒。

第五蠻神道:「蠻神之體即便被摧毀,殘片也不會隨著時間腐朽,這就是我們蠻神真正的強大之處。如果你能得到蠻神殘體,即便只是小小的碎片,也能對你產生巨大的好處,讓你的身軀再次強化,最終有可能無限趨近於真正的蠻神之體。」

秦羽沉默了,接連吸收獨眼將軍和獨眼大將軍,他已經從中得到了莫大好處,並且深知下一步強化的難處和重要程度,如果能夠得到蠻神之體的殘片,下一步強化道路上的障礙就將被打通,最後真的有可能成就蠻神之體。

「你不用猶豫,我沒有騙你,五大蠻神隕落,總會有碎片留下來,只要你肯放我重生,我就帶你去尋找殘片,用你們人類的話說,這是一場公平合理的交易,對我們雙方都有好處。」第五蠻神見秦羽沉默趕緊接著說。

秦羽還是有點拿不定主意,蠻神和千顏龍玄不同,千顏龍玄是自己人,又有系統相連,是完全可以信任的,而蠻神不同,蠻神的隕落直接與鴻蒙神族和魔神有關,相當於仇敵,是不可以信任的,至少不能完全信任。

「答應她!」千顏突然開口。

「什麼?」不止秦羽,石妖女皇和水鏡也都用愕然的眼神看著千顏。

「危險是以後的事,利益近在眼前,美食大陸和魔界你都已經呆不下去,妖界你也得罪了鯤,即便為了自保,你也必須儘可能獲得更強的實力。」系統的聯繫依然存在,千顏通過意識直接對秦羽說。

秦羽聞言苦笑,這話怎麼聽起來那麼怪呢?難道真成了三界不容的節奏嗎?

「而且就算讓她重生又如何?大家都重生,大不了以後再打一場,誰怕誰?」千顏這句話是直接說出來的,顯然也是說給第五蠻神聽的。

第五蠻神道:「我不想再和你們戰鬥,我想生存,僅此而已。」

「好吧,我可以答應你,但必須使用一個能夠讓我放心的辦法,否則萬一你重生之後選擇逃跑,或者選擇反過來殺我,我可就真的太虧了,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秦羽道。

「什麼方法?」第五蠻神問。

「很簡單,成為食海神殿的守護靈,我將為你開闢新的區域!」 秦羽提出的方法,竟然是讓第五蠻神成為食海神殿也就是超級美食系統的守護靈,如果真的能夠成功的話,第五蠻神受到許可權限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說不好聽就是綁在一根繩上的螞蚱,威脅度自然大大降低。

可問題是,超級美食系統七大領域都已經開啟,並且都有自己的守護靈,第五蠻神怎麼可能成為新的守護靈呢?

「你是說……」千顏似乎明白了什麼。

「沒錯,我將衝擊尊級,當我成就食尊,食海神殿將多出一個功能,那就是創造新領域,新的領域只能創造一次,也就需要一個新的守護靈,第五蠻神正好合適。」秦羽道。

千顏略作思考道:「的確有這麼一個功能,新的領域貌似和已有的領域不同,形態和功能不固定,全看你自己的理解,你的理解越深刻,塑造出的新領域就越強,所以我建議你最好聖級以後再造,不要浪費了僅有的一次機會。」

「你說的我當然了解,但我等不到聖級,那太遠了,而且早在鯤腹之中,我就在思考創造新領域的問題,直到看過源規則之後,才終於得到了新領域的雛形,也因此下定了決心。」秦羽道。

「你真的看透了源規則?」千顏有些不可思議。

「那倒不至於,但收穫頗豐,可以說這些規則層面的收穫,才是鯤腹世界最大的收穫!」秦羽微微一笑,如果讓鯤得知這些,不知道會不會氣的吐血。

「原來如此,塑造新領域最重要的就是對規則層面的理解,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就隨你意吧,有個蠻神當守護靈,的確也蠻不錯的,不過得她同意才行。」千顏不再阻攔。

第五蠻神一直靜靜聽著沒有多言,知道此時才問:「守護靈是什麼,是奴役嗎?如果奴役那不可能,這是我的底線。」

「守護靈就是一群吃我喝我的小祖宗!」秦羽心中吐槽,同時給千顏使了個眼色。

千顏立刻會意,道:「守護靈和秦羽之間並非奴役關係,而是寄生關係,相互依託共為一體。」

「寄生?和寄生蟲差不多?」第五蠻神問。

「我呸,你才寄生蟲,你全家寄生蟲!」千顏登時怒了,罵了兩句才接著說,「本妖神現在就是守護靈,不但得到了重生,而且擁有絕佳的庇護所,所以你最好弄清楚,給你成為守護靈的機會是看得起你,少在這嘰嘰歪歪!」

秦羽道:「明白了吧,守護靈和我是共生關係,只有這樣,我才能信任你,否則我不可能讓你重生,大不了我不殺你,就這樣把你收藏起來,困你個成千上萬年。」

第五蠻神沉默,應該是在權衡利弊,片刻后道:「我有一個條件,若你成神,放我離開,若你不成神,五百年之後放我離開。」

「可以,就怕你倒是自己不願意走。」秦羽鬆了口氣,隨手將蠻神雕像收回儲物櫃,只等通過考核成就食尊,就可以嘗試創造新的領域,屆時超級美食系統將擁有三位神級守護靈。

嘖嘖,說出去估計能嚇死一大片吧?

石妖女皇和水鏡一直默默旁聽,雖然聽不明白,但沒有多問,畢竟那是秦羽自己的秘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