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真是拿你沒辦法。」

赫麗貝爾對正太貓下命令:「打滾~~~~」

正太貓照做。

赫麗貝爾:「抓自己的尾巴~~~~~」

正太貓很聽話,用嘴咬著自己的尾巴在那玩的很開心。

霜如玉:「…………」

封唯:「真想把大哥抱回家!」

艾麗兒制止住了張小雨那愚蠢的動作,「小雨,別玩了。」

正太貓很受歡迎的,他現在又被雪依抱走了,「親親姐姐~~~」雪依這麼說道。

某貓照做!

…………

moon阿姨向我走來了,「小冰墨,你好。」

「moon阿姨好,moon阿姨再見。」

丟下這兩句話,我轉身就走。不想和她碰面,她肯定是來向我炫耀她那火辣的身材的。

「小冰墨,請我吃東西吧,我沒錢。」

這是何等的厚臉皮啊,她怎麼能讓後輩請她吃東西,而且還那麼理直氣壯,好像我欠她似的。不請,才不要請她吃飯呢!

「moon阿姨,請不要跟著我。」

「小冰墨,這樣好了,你把錢給我,我自己去吃東西。這樣你就不會覺得我礙眼了。」

我:「…………」

不覺得臉紅么,一位成熟的長輩向一個美少女伸手要錢,而且她們的關係還很緊張。

「小冰墨,小雨吃的第二顆糖是你給他的吧。」

「……你想說什麼?」

「我只是想你身上是不是還有其它的糖……你說呢,小冰墨。」

「moon阿姨,你想吃嗎?」

我從包包里取出那顆白色的糖果。

因為目睹了小雨前輩身上發生的驚人變化,我沒了吃它的勇氣。

「你準備把它送給小雨?」

「嗯。」

打算跟著我到什麼時候,你要去小雨前輩家嗎?moon阿姨跟著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決勝新金融時代 「小冰墨,你認為小雨還會吃你手中的那顆糖么?」

「誰知道呢,我又不是前輩。」

我發現她走路晃晃悠悠的,在打瞌睡啊!

「……雖然這樣問不太禮貌,你昨晚去做什麼壞事了?」

「還真是沒禮貌的問題,其實,我昨晚因為沒有錢而露宿街頭,所以現在很沒精神。」

真是差勁的借口,不過考慮到她是moon,或許真的是那樣也說不定。「對了,我想起一個問題,moon阿姨,你吃的那顆糖果是什麼顏色的?」

「……應該是黑色的吧。」 富少強寵:殘妻只歡不愛 不是很確信的語氣。

「黑色的啊。」我盯著手中那顆白色的糖,小雨前輩因為除了紫色的糖才長出貓耳還有貓尾的,這顆白色的糖吃了之後會有什麼效果?長出兔子的耳朵還有兔子尾?

「個人建議,你把糖分成兩半,一半做實驗,另外一半交給小雨。」

「有道理呢,moon阿姨,你要吃那一半嗎?」

「不了,不了,我就不吃了。」

「你害怕自己長出貓耳?」

「不,我害怕自己變回蘿莉。不過,我知道一個人,他會很開心的吃掉那半顆糖的。他現在應該已經在小雨家了……」

moon阿姨自信滿滿說道。

「……你知道我會把糖交給前輩,也知道需要有人試吃?」

「討厭啦,我哪有那麼厲害嘛。」很平常的笑。

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么……

「小冰墨,如果蘿莉筆記的主人變成了一隻貓,蘿莉筆記對他來說就沒用了呢,你不這麼認為么?」她盯著我手裡的那顆白色的糖。想要毀了它?

「……你是認真的嗎?」

「你說呢。」

moon反問道。

「你不喜歡現在的蘿莉筆記的主人?」

「他很有趣,不怎麼討厭他。只是……」

「只是想把蘿莉筆記保存在自己那裡么?」

「你不是也有相同的想法嗎,畢竟,它是神留下來的…………」

感覺上,今天的moon阿姨怪怪的,雖然她平常就很奇怪。赫麗貝爾會同意么,讓她保存蘿莉筆記。

「不要緊張,我不會搶你手上的糖。」

「那個,在你說這句之前能否把你的手拿開?」

真是毫無說服力,明明嘴上說不會搶的,為啥還向我伸手,那個姿勢不管怎麼看都是搶東西的架勢。

「咕~~~」

從她那裡發出不雅的聲音。

「她似乎餓了……」我推出這個結論。

「小冰墨,我再不補充葡萄糖的話恐怕撐不到小雨家了。」

「……你已經欠我很多錢了。」

「唔,是這樣嗎?我怎麼不記得自己有欠過你錢啊?」

「賴賬的人都是這麼想的。」

「等我以後有錢了一定會還你的啦!」

惹愛上身:國民寵男神 「我怕等不到那一天,你和金錢之間的親和力不是那麼高。」

「嗚嗚嗚,好過分,小冰墨你要相信我!我早晚有一天會有很多很多錢的。」

「停止你的妄想,不如實際行動去努力賺錢。」

……

最後,還是我請這位很厚顏的moon阿姨吃東西的。

「你是一個好人,姐姐以後還會讓你請我吃東西的。」

「請你一定不要這麼做!」

「小冰墨,你要吃嗎?」

「不要咬過之後再問我要不要吃。」

總覺得那位被moon阿姨壓榨的封唯很是值得同情。「不幸的傢伙。」

「……嗯?你在說啥?」

「吃你的煎餅吧,不要一邊吃一邊和我聊天。」

剛才想到封唯,我突然明白了moon說的那位肯試吃我手中糖果的人是誰了,芭蕾少年――

封唯是一隻很m的雄性生物,他聽迷戀小雨前輩的,而且還是一個很標準的蘿莉控。

「……封唯在小雨前輩家?」

「誰知道呢,也許吧。」

就這樣,moon一邊補充著葡萄糖一邊和我聊天,我們繼續向前輩家裡前進。夜夜狐狸,又在打什麼主意,雖然她告訴我她是為了蘿莉筆記才來現世的,「那個世界的人稱呼我們生活的世界為現世…………」

她生活在怎樣的一個世界里?

「小冰墨,你在想什麼?」

「沒想什麼,普通的發獃。」

「對了,那個給你糖果的面具女長什麼樣子,我對她很感興趣,想要拆散她全身的骨頭~~~~~~~」

「…………」

暴力蘿莉。

月亮的女兒,moon。

「迦南之淚的主人…………」

…………

「靜流,你在看什麼?」

「18x漫畫。」

「喂,你什麼時候迷戀上那種東西了?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啊!」

「無雙,你的思想太齷齪了,我只是想要通過18x漫畫了解人類是怎樣製造後代的。」

「……你沒有資格說我!」

「吵死了,請保持安靜,我現在全身發熱,口乾舌燥,感覺自己很興奮,有某種衝動,關於性的。」

「不要說一些和你幼女外貌不搭調的話!」

「無雙,你要看嗎?還有很多!」

「不要!」

「……你那裡不正常嗎?!」

「…………!!」 來到小雨前輩家。

「果然,芭蕾少年也在這裡。」

看著坐在那裡的封唯,我下意識的捏住了那顆白色的糖,要把糖分一半讓他試吃嗎?他應該沒沒有傻到那種地步吧。

芭蕾少年很有禮貌的向moon打招呼,「moon姐,早。」

雪露還有雪依也站起來了,她們同樣很尊敬moon,因為她是她們的老大,強勢的大姐頭。某個神秘組織,據說,moon是組織的創始人。既然都有組織,我就不明白了為什麼moon阿姨還是那麼貧窮,她可以向組織里的成員搞募捐啊,得到的錢財可以供她隨意揮霍。

「不,也許她已經這麼做過了也說不定。」我也用尊敬的眼神瞄著moon阿姨。

小雨前輩像貓咪一樣蹲坐在沙發上,他看著我還有moon,「喵~~」

「嗯?喵?這是新的打招呼的方式?」

小雨前輩的左手握成拳狀,放在左側太陽穴附近,扮可愛?

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招財貓的姿勢和他現在的姿勢差不多,招財貓是舉起的左前爪還是右前爪,這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赫麗貝爾睡在沙發上,他用左手拍著小雨前輩的腦袋,「moon老姑娘,你來這裡做啥?」

聽到赫麗貝爾的這句話,我,我有那麼一點點激動,但是moon阿姨就激動多了,應該說是憤怒。

「蒂亞?飛機場,我又不是來看你的,小雨,過來,讓moon姐姐抱抱你~~~~~」

小雨前輩用色迷迷的眼神瞄著moon的胸部,然後他雙眼放光,頭上的貓耳朵也直立起來了,「少爺我來了喵!」

真是遺憾,前輩還沒跳起來就被赫麗貝爾按在了沙發上,兇殘的赫麗貝爾單手拎起來了貓耳前輩,「嘖,下仆,你想做什麼?當著我的面和moon老姑娘卿卿我我?你認為我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前輩手腳並用,在那裡抓空氣,還真像一隻貓。「……前輩就這樣也不錯呢,想辦法把他帶回家,好好飼養。」我這麼想道,因為他現在的姿態很有趣,喜歡可愛東西的我自然會動心。

擅長勾引人的貓姑娘真是的,她怎麼能不招呼我坐下來?話說人呢,她人在哪裡,從進門的時候我就沒看到艾麗兒。她不是喜歡以這個家的女主自居嗎。真是沒責任敢的傢伙,換好鞋之後,我還有moon向著裡面走去,我看到貓姑娘了,和她一起走出來的是我的霜姐姐!

「哎……?」為什麼她們走在一起,她們在我不知道的這段時間裡做了什麼不純潔的事情?我用飄忽不定的眼神看著霜姐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